• Home
  • 未分類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真龍一族與妖夜族的交集並不深。

不過青龍在羅征的體內與熏產生了這麼久的交集,也算是對她的性格有所了解。

即便熏實際的壽元已有了十萬年之久,但在青龍面前,依舊跟個孩子一樣。

顯然,熏對雪妖幻化出羅嫣的模樣有所不滿,不過青龍也不便揭穿而已……

這熏自從踏上王位,就是妖夜族殺戮的象徵,掌控妖夜全族的殺戮之心,便是針對外族人最強的一把劍。

至於那為叫做「瑤」的女子,則完全相反,瑤代表著妖夜族的戒律,乃是他們妖夜中的懲罰之錘,便是針對內族人!

踏上王者之位,便是幻化為全族人的象徵,甚至因此沾染上一絲神性。

經過數萬年的殺伐洗禮,熏已經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妖夜族人了,她雖然不是真神,甚至連天尊都不是,但在妖夜族人眼中,她就是媲美神一般的存在,但方才熏流露出來的情緒,似乎對羅征動了一絲情愫,青龍也是萬萬沒想到。

不過這事情與青龍也不相干,關鍵是羅征因為內心流露出一絲破綻,被雪妖所抓住,還要讓他快些掙開這個破綻才好。

那一道環境,並不是雪妖刻意製造,只是雪妖抓住羅征的破綻之後,誘導羅征自身產生的幻境,也是羅征內心之中最美好的臆想……

橘紅色的天空之下,整個羅家都鍍上了一層淡淡的光芒。

坐在羅家的屋頂之上,望著平靜的崇陽郡,羅征的臉上泛著平靜的笑意,這種恬靜的日子殊為難得。

一直以來,羅征的心境就像是一道緊繃的弦,容不得有絲毫的舒緩,也沒有任何形式的張弛,這幻境中的寫照,便是他最純真的幻想。

羅嫣靜靜的坐在旁邊,她卻是翻著一疊古舊的字畫,那字畫是從祖屋的角落中剛剛找出來的,因為她十分好奇,才將這些字畫搬上屋頂,一張張打開,拂掉上面的灰塵,然後分名別類的整理。

她整理的十分認真,若是碰到一些有意思的字畫,她便將之展開,遞給羅征讓哥哥評價一番。

「哥,你看這一幅字,乃是我們羅家祖上唯一一位狀元所留,竟然被遺棄在角落之中,太過分了,」羅嫣像是找到了寶貝一般,呈給了羅征。

這世界乃是由武者掌控,莫說什麼狀元了,就算是皇帝,不小心惹了宗門,一怒之下也是要被滅國的……一個家族出一位狀元,那也算不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不過羅征還是專心致志的點評一番……

時間過去的很快,夕陽消失在天際,夜幕降臨。

羅征依舊躺在屋頂上,望著滿天星斗,而羅嫣依舊陪伴在身邊,輕聲低語。

在這種安逸的環境之中,一絲倦乏之意,悄然而至,在羅征的童年之中,好多次一不小心就在屋頂上睡著了,甚至有一次從屋頂上直接滾了下來,摔得夠嗆。

不知不覺中,羅征已經微微閉上了眼睛,羅嫣在身邊陪伴之下,他似乎特別安心,再沒有任何煩擾,一切都是如此順心順意……

就在這一刻,「羅嫣」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悄然靠了過來,那笑容在羅嫣絕美的臉上之上,顯得是如此詭異以及不協調。

就當她的腦袋距離羅征僅僅只有三寸距離,羅嫣便是張開了那檀香小口,露出森白尖利的牙齒。

而原本已經閉上眼睛,微微發出鼾聲的羅征,卻是驟然睜開了雙眼!

他的目光很純凈,就這般冷冷的盯著羅嫣,但那冷冽的目光之中卻蘊藏著一絲不舍,隨後他才淡淡一笑:「這種體驗真的很不錯,雖然很喜歡,但我不得不殺你……謝謝。」

「嗖!」

他的手宛若閃電一般探出,瞬間沒入羅嫣的身體!

在這一刻,羅嫣整個人又開始發生奇怪的變化,從她口中不斷爆發出陰冷的笑聲,雙手化作一道道利爪朝著羅征抓過來……可惜雪妖的這種精神攻擊並不強大,它們只是利用人性的破綻而已,而一旦被人掙脫,雪妖的攻擊可以說是脆弱不堪。

隨著羅征微微用力之下,在幻境之中的這隻雪妖就被他擰成了碎片……

周圍的景色開始漸漸地模糊,然後化為一道螺旋,開始不斷地攪動,宛若一場戲劇的幕布被人驟然扯開,羅征的雙目恢復了清明,他已經從幻境中掙脫而出!

至於一直面對羅征的那隻雪妖,也是化為碎片,如同撕碎的紙片一般,紛紛揚揚的消散。

想要抹殺雪妖,要麼一開始就抗拒它,要麼在幻境中將它滅殺,羅徵選擇的是後者,因為他的確也很想體驗與羅嫣團聚的感覺,即便這不過是一場欺騙,對於他的內心也有很大的安慰作用。

看著雪妖紛紛揚揚的碎片,羅征卻沒有太多喜悅,反而有一絲傷感。

「出來了?」熏的聲音幽幽傳來,她的聲音一向冷淡無比,但這番聽到卻有一絲幽怨糅合在其中……

「嗯!」羅征微微一笑,倒是沒有察覺到熏的情緒。

隨即羅征便是一個轉身,望向身後的其他武者,幾乎所有的武者似乎都沉浸在幻境之中,這些武者便是閉著眼睛,以自由落地的形式墜落著。而那些雪妖則變幻成各種不同的模樣,圍繞在各位武者的身邊,輕聲細語的訴說著什麼。

纏上首席情夫 只有一人例外,便是妖夜族的那位金髮女子,她似乎動用了某種寶物穩固本心,那隻雪妖未能變幻模樣,只能圍繞著金髮女子不斷盤旋,但始終無法攻入她的本心之中。

「慕茗雪……」

當羅征的目光落在慕茗雪身上,臉上便是流露出怪異之色。

他看到慕茗雪整個人蜷縮成一團,單手撐著腦袋,臉上掛著微笑,而慕茗雪的對面,那雪妖所幻化的人,赫然就是羅征自己!

「嘿嘿,這個羅征,可是比你本人還要帥多了……」熏的聲音又冷不丁冒出來了。

就像熏所說的那樣,慕茗雪對面的那個羅征,身材要比羅征本人高達三分,而容貌更是要俊朗不少……

這倒是很正常的現象,人往往就是如此,若是喜歡一個人,那麼這個人在心中的形象往往比本人要完美不少,若是厭惡某個人,那麼被厭惡的這個人在對方心中的形象,也會比實際上差上不少。

羅徵到時沒有想到,他自己在慕茗雪心中竟然是這樣的形象,倒是讓他有些慚愧……

「現在怎麼辦? 朱顏改:有鳳來儀 直接叫醒他們,還是等他們掙脫?」羅征問道。

別看那雪妖對羅征沒有造成傷害,這雪妖的攻擊非同小可,一旦讓雪妖得逞,自己的本心迷惑,整個靈魂都會被雪妖給侵吞掉,直接等同於死亡,而自己的肉身,則成為雪妖的一副軀殼!

「先等等,雪妖雖然能迷惑人,但他們還是有相當大的可能性掙脫,」熏卻是勸阻了,若是可能性的情況下,儘可能讓他們自己掙脫。

不過就在這時候,不遠處的一位人族武者忽然睜開了雙眼,那武者睜眼雙目的瞬間,臉上就流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嘻嘻……」人族武者發出一道陰柔的笑容,便是掏出手中的一把長劍,往慕茗雪這邊飄過來!

「這傢伙……已經被雪妖侵佔,他已經不算是人類了,殺了他,」熏說道。

不用熏說,羅征也已經感覺到了,那人族武者的目光絕非正常人的目光!

羅征就伸手拽住慕茗雪,將她輕輕一扯,拽在了自己的後面,隨即他須彌戒指中閃爍出一抹劍光,而後三道幽神影分別從不同的方向,朝著那位人族武者飛射而去…… 這武者被雪妖佔據肉身之後,便是如同傀儡一般的存在。

雖說那人族武者本身也是神極境的存在,但佔據他肉身的雪妖,恐怕連他本身十分之一的實力都無法發揮。

熏的命令十分果斷,羅征也沒有任何猶豫,被雪妖佔據之後,這人已經不能稱之為人。

那人族武者晃晃悠悠,手持長劍,想要抵禦那三道幽神影,可是那雪妖便是連真元都無法抽取,如何能擋得住?

幾乎是瞬間,就被三道幽神影絞殺!

處理掉了這人族武者之後,羅征再次將注意力關注在慕茗雪身上。

雖然熏並不擔憂,可是凡事都怕萬一,被這雪妖侵蝕之後,等同於死亡,羅征自然擔心慕茗雪萬一沒能從雪妖的幻境中解脫出來。

但是他剛剛扭頭之下,就看到慕茗雪的手指之間,一道寒氣驟然爆發,隨即便是一道鮮血自她的指尖飈射而出!

隨後她身體猛然一顫,雙目睜開,目光清純如水,看到羅征關切的望著自己,便是朝他莞爾一笑,隨即說道:「我沒事。」

羅徵到時臉色大奇,略有疑惑的望向慕茗雪手指上的那一道傷口,「這是……」

「方才我怕自己被雪妖迷惑,所以用真元凝結了一道冰刺,然後將它捏在手中……一炷香的時間后,我若是不融掉這冰刺,它就會爆開,」慕茗雪笑道。

雪妖原本就是設置一道幻境,讓武者沉浸在美夢之中無法自拔,藉此機會吞噬武者的靈魂,佔據武者的肉身。

不過慕茗雪這個小小的設置,卻是能夠起到奇效,當痛楚傳來的同時,她就能藉此機會掙脫雪妖的夢境……

即便是羅征也忍不住讚歎了,他便是發現慕茗雪本身的實力不算厲害,但是腦袋卻非常夠用,十分懂得利用一些小技巧,而許多關鍵的時候,這些小技巧就能起到相當大的作用!@^^$

爾後,不斷地有武者蘇醒……

雪妖雖然厲害,不過能夠通一路走來,堅持到這種地步的武者,武道之心都不會差到哪裡去,或者說很難有大的破綻。

所以大多數武者還是從雪妖的幻境之中掙脫而出,只有極少數武者迷失自我,而後被雪妖佔據肉身,面對這種情況,其他的武者也只能選擇將其擊殺。

還有幾位武者,則因為沉入幻境之後,沒有保持一個正確的墜落姿勢,身體朝著邊緣飄過去,直接砸在了淵壁上的冰刺之上,輕的也是頭破血流,重的則身負重傷,不得不激活回歸神紋,離開這輪迴深淵,這也算是比較倒霉,因為根據此前的經驗判斷,在這輪迴深淵之中轉一圈,就能夠獲得一次獎勵,而眼下通過這雪妖的幻境之後,第二圈應該是到頭了。

果不其然,不久之後,下方再度出現了一個凸出的石台……!$*!

留下來的武者們看到這石台之後,神色都為之一振!

大家拚命都要留下來,從這深淵上一路往下墜,目的就是為了這樣的石台!

不過相比上一座石台,這石台便是略微有些不同,整個石台都被一層厚厚的堅冰所包裹,羅徵調整自己的方向,徑自降落在那石台之上。

以他的衝擊之勢,就算是十丈厚的冰層,也能夠硬生生的踩碎,但羅征踩在上面僅僅只是發出兩聲脆響,包裹著石台那三寸后的冰層,竟然連一個腳印都未曾出現,顯然也是那位遠古天尊特殊處理過了。

其他的武者紛紛降落在那石台之上。

然而就在這時候,悲劇性的一幕便發生了,跟隨艾虎一路進來的那位侯三,因為自己的方位比較靠外,發現石台之後也是調整自己的方向墜向石台,沒想到一腳踩歪的情況之下,直接從那冰層之上滑了下去……

「這……」羅征的目光微微一凝。

羅征身邊的艾虎則是淡淡一笑,「嘿嘿,只能祝這傢伙好運了。」他對這侯氏七兄弟印象可不好,對他來說,這侯大死了最好,即便是不死,等到離開這地宮,艾虎未必會放過此人。

那侯三等於是直接進入了第三圈輪迴深淵之中,至於他一個人能否熬第三圈,又或者選擇激活回歸神紋,那就看他自己的抉擇了。

眼下眾人站上石台之後,哪裡還會關注這樣一個人物?紛紛朝著這石台後面的洞穴之中邁進,甚至可以說用爭先恐後來形容。

第一個洞穴之中就能拿到品階不凡的天才地寶,這第二個洞穴中的東西自然不會平凡,眼下所有的武者心中都充滿了期待!

「第二個洞穴之中有什麼?」羅征看著這幫武者急吼吼的樣子,忍不住搖搖頭。

「古寶,」熏簡潔的回答道,「這遠古天尊遺留下來的各種古寶……」

「古寶?那豈不是……」

「沒什麼用,十萬年前我只是進去逛了一圈就離開了,」熏如此回答。

即便是神器,如果不給予特殊的保護,也難以抵擋時間的侵蝕,任何法寶武器隨著時間的流逝,威力都會逐漸減弱,這遠古天尊建立這一道輪迴深淵,不知道有多少億年,即便遺留下來的這些古寶在當年威力非凡,但現在恐怕也已經失去了效果……

這洞穴之中,武者們站成一排,在眾人的面前,便是出現了一座寶山。

劍,戟,槍,刀,錘,弓,斧……

各種各樣的武器,應有盡有,可是眾人的臉上卻流露出痛苦之色。

這些武器,在當年基本都是神器一般的存在,可是經歷無數歲月的摧殘,現在早已經是破銅爛鐵一堆了!

雖說這些武器並沒有生鏽,也未曾破損,但所有的武器表面都是灰白一片,已經不再擁有原來的光澤。

這陰羅界三大聖地中的武者,即便是神極境,多數也只能佩戴一件從三品神器,至於三品和從二品神器,都是十分稀有的存在,這些古寶的品級都不低,最少也是二品神器,甚至不少從一品以及一品神器。

可惜這些古寶中的天衍精華隨著時間的流逝,早就流淌一空,而篆刻在上面的神紋,也已經殘缺不全,畢竟繪製神紋的材料也是有時間限制了,一些出色的神器或許能夠在百萬年後依舊如故,但是卻經受不了數千萬年,甚至數億年的時間侵蝕,如此久遠的時間跨度,其實連「古寶」都稱不上……

難怪當年熏來了此處,只是轉了一圈就離開了。

一些武者並不甘心,他們或許熬不到下一個洞穴了,而兵器又是他們最缺的東西,他們遲疑了一會後,便是紛紛鑽入其中開始翻撿,期望有好運眷顧自己,能夠找到一些特殊的東西。

於是這原本堆積如山的各種兵刃,便是被諸多武者紛紛扒開,在其中一件一件的挑選。

若是看到滿意的古寶,明知道是一件破銅爛鐵,依舊還是將其收入須彌戒指中,這些古寶雖然失去了效果,也值不了幾個錢,但還是有一定的收藏價值,當然,那價值不會太高……

慕茗雪眨巴了一下眼睛,隨即也加入了翻撿的行列。

羅征並沒有加入這支隊伍,倒不是說他瞧不上這些東西,只是他心中還有一點疑惑。

這些古寶,乃是那遠古天尊的遺產?看樣子應該也不對,這遠古天尊如此周密的布置出這輪迴深淵,然後將九次開啟地宮的方法和鑰匙散播在寰宇中,也是煞費苦心,那麼他也能預見到這種狀況,他留下的這些武器在數億年後,必然會變成一堆破爛。

明知道如此的情況下,那天尊依舊這麼做,羅征思前想後,總覺得其中應該有些問題。 相比上一個洞穴,這個洞穴明顯要小上一圈,幾乎一眼就能窺得全貌。

周圍也沒有太奇特的地方……

羅征看到慕茗雪正在小心翼翼的挑揀古寶,他自然也不會先行離開,便是在這洞穴之中隨意閑逛起來。

轉悠了一圈之後,羅徵才更加確定,這洞穴內並不存在其他的玄機。

等到羅征再回頭一看,方才那些古寶堆積成一座小山般,這沒多少功夫,竟然就只剩下一半了。

看到這一幕,羅征也是忍不住搖搖頭,天衍精華流逝之後,這些古寶的價值真不大。

他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剛剛要邁出一步,卻是發現前方不遠處,卻是有一把劍矗立在地上。

「這劍……恐怕連古寶都算不上,卻不知道誰將這劍,如此倒插在此,」羅征的目光微微一凝,但臉上再度流露出疑惑之色。

先前那些堆積成小山一般的古寶,雖然因為時間的流逝,天衍凈化也消散在天地之間,可是嚴格來說,每一件都是精品……

而眼前的這把劍,看上去品質差了許多,甚至連劍鋒都鈍化了,這真的是一把劍嗎?

在這洞穴之中沒能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羅徵到時也不氣餒,但看到這把劍,羅征頓時也來了興趣。

想到這裡,羅征便是邁前兩步,伸手握住了這把劍暴露在外面的劍身,隨即微微用力一提……紋絲不動!

「咦?」

羅征卻更加好奇了,他雖然只是微微用力,但想要將一把劍給拔出來,恐怕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這劍似乎埋的特別深?

於是羅征站定之後,便是將雙手牢牢握在這把劍身之上,這把劍的劍鋒已經鈍了,並不割手,不過就算沒有鈍,以羅征現在的身體強度,對他應該也沒有太大的阻礙。

抓住這劍身,羅征便是猛然發力!

一道巨大的力量,朝著上方猛然提了起來!

「轟隆隆……」

就在這一刻,整個洞穴似乎都開始震動起來。

原本還在挑揀那些廢棄古寶的武者們,頓時抬起頭,觀察周圍傳來的動靜,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了羅征身上!

「那傢伙,在拔什麼?」

「好像是一把劍,必然不是凡物!」

「快,咱們過去看看!」

「過去有什麼用?你敢在羅征手中奪東西?」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