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此時鹿羽那向來淡定從容的臉龐上,卻是顯現出了一種很難見到的殺機。

鹿羽的眼睛寒冷到了極點。

鹿羽是很少動怒的,但是這次是個例外。

他親眼看到這血腥殘酷的場面。

名劍宗和羅剎府的卑鄙無恥,超出了他的想象。

世人都說魔族狠,但更該殺的,是人族內部的一些人!

這些人做事根本沒有底線!

丹神谷和大道蒼生門那些無辜的人,都死在了這一場入侵中……

他也看到了自己瑤光宗被殘忍殺害的弟子,還有正被段天滄肆意欺凌的芊玉。

「段!天!滄!」

鹿羽一字一頓的叫道,每一聲都有如是雷霆一擊,重重的擊在眾人的心頭。

段天滄堂堂大成人王,居然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了一種寒意。

「什麼!鹿羽晉陞到王者境了!」

名劍宗中有人忽然驚呼。

鹿羽就在剛才出言的時候,身上的氣勢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

正是王者境!

而且,此時的鹿羽身上有一片盛麗的藍光在顯現,在升騰,這分明是元神的標誌!

此時歸來的鹿羽,乃是一個全新的鹿羽!

「他竟然修鍊到了王者境!」

眾人此驚非同小可。

要知道鹿羽進入到大丹聖湖並沒有多長時間,居然就完成了這樣不可思議的銳變,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

多少天才一輩子都卡在這個關口。

從後期人尊到人王,看似只有一個等級的差別,實則上是天翻地覆的差別。

而這個突破對於鹿羽來說,簡直來的太輕鬆了!

「老夫早就有言,鹿羽此子絕非池中之物。」

打坐中的蒼梧真人也是緩緩睜開了蒼老的眼睛。他看向鹿羽的時候,眼神中的光異常的光亮。

「或許此子能多救我們一些人!」

在蒼梧真人旁邊護道的玄青子心中湧現出一股希望。

雖然說鹿羽不可能改變他們的大敗局,但是以鹿羽的能力,想必能多解救下他們幾個弟子。

這對他們來說,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忽然聽得丹神谷弟子激動的叫喊:「蘇丹小師妹也出來了!」

眾人這才發現,在鹿羽的身後,還跟著一道火紅的身影。

那火紅的身影,就像是火神一樣,一身紅衣如驕陽。

她身下的坐騎,更像是一隻太陽神獸。整個身體中包藏著一輪烈日。

那絕世的氣息,那王者的風範,當即是掀翻全場,引發天地狂涌。

正是蘇丹!

鹿羽攜著蘇丹而來,少年少女都是驚艷全場。

「蘇丹小師妹功力又精進了!」

丹神谷眾人可以感應的到,蘇丹比之閉關前,氣息提升了太多。

蘇丹的到來,給他們帶來了新的希望。

但是她們同時又擔心蘇丹,只怕蘇丹會在這場大戰中受到傷害。

「蘇丹小師妹!快護送著谷主離開!」

有人激烈的叫道。

也許讓蘇丹護送左玉谷主,這是她們最好的選擇。

說到底,她們還是覺得自己這邊的敗勢難以逆轉。即便是鹿羽和蘇丹歸來,對於整個局勢的影響也不大。

「鹿羽!我們還擔心你不敢出來呢!如今你既然出來了,那就去死吧!」

羅剎府這邊分出了上百個精英殺手,就像是一道龍捲風般,朝著鹿羽衝去。

「殺天滅地劍陣!」

他們上百個殺手的手中分別射出一道飛劍,上百道的飛劍在前方形成了一片飛劍光陣,有如是大羅盤般,以一種撕裂空間的氣勢,來絞殺鹿羽。

這等凌厲的氣勢,使得全場都充滿了肅殺之氣。

無數的劍光光影飛騰,無盡的殺氣席捲翻騰全場。

看到這一幕,大道蒼生門和丹神谷很多人都不由為鹿羽擔心起來。

鹿羽雖是厲害,懂一些對付三味魔火的手段,也擁有絕世的煉丹天賦,但畢竟現在也只是一個小成人王,勢單力薄之下,如何能擋住這上百個精英殺手的聯手。

在這種交鋒之下,一代天縱奇才,怕是要永絕人世了。

「宗主快走!」

瑤光宗很多人忽然叫喊起來。

她們雖然很希望鹿羽幫她們報仇,但是更希望自己的宗主能夠平安。

「擋我者死!」

鹿羽的口中吐出暴雷一般的殺聲。

他猛地一揮手。

瞬間,就成沸騰。 嘩!

自他的身體中,衝出一道熾烈的藍光人影。

這是元神的力量!

但鹿羽這元神和其他人的元神可不一樣。

在他的元神之後,帶著三大聖玉的絕世力量。

這融合成一道力量的絕響!

轟隆!

重重的一擊,直接將虛空中擺列飛舞的上百柄長劍給掀翻了!

一道道飛劍倒飛出去。

「給我死!」

鹿羽在頃刻間揮舞出自己的王劍。

這一劍,揮出了氣勢如虹。這一劍,揮出了萬里劍光!

火符聖石和毒道聖石的力量,血精寶石和力量寶石的威力,統統都加持上來。

全面爆發!

嘩!

這一劍之下,上百個殺手全部被殺!

鮮血四濺,屍體倒飛!

鹿羽這一劍打出了氣勢,打出了霸氣!

「啊!什麼!」

羅剎府的人大驚失色。他們這些殺手平時奪人性命,在別人眼中都是殺伐果斷的形象。

但這一次,他們羅剎府的人卻讓人給切菜一般的屠殺!

他們不得不重新看待鹿羽。鹿羽雖然只是個小成人王,但是比之其他一般的小成人王實在強太多了!

「他區區一人,焉能翻起什麼風浪!」

「上!」

名劍宗這邊馬上分出了五百人。

他們這五百人,可絕對不是羅剎府的一百殺手可以比的。他們五百人乃是統一的劍客。

自小就是一起成長,一起練劍。他們不僅是將本門的劍法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而且彼此間非常的默契。五百人有如是一人。

「天絕伏地劍陣!起!」

五百人!五百柄劍!

他們演練出非一般的神奇,那熾烈奪目的劍光,那洶湧奔騰的劍氣。

撕裂了天空和大地,掀翻了空間和一切!

無盡的劍光瀰漫,有瘋狂的符文在環繞旋轉。

最後,一柄巨大的古劍從天而降,乃是萬光所凝結!

「天啊,這是當年天劍宮的偉大劍陣!」

有識相的人,認出了名劍宗這一劍陣,當即是駭然變色。

「天劍宮」三個字,震徹著眾人的心。

所有人都沒辦法迴避名劍宗的顯赫身份,他們可是繼承了天劍宮絕學的武道聖地!

當年之天劍宮,如今之名劍宗!

當劍帝尊和天劍宮已成塵煙,名劍宗引領著劍客的榮耀,在這個世界上將劍道發揚輝煌下去。

「據說這天絕伏地劍陣,乃是劍帝尊當年親自所創啊,這劍陣曾殺魔無數!真是沒想到,名劍宗居然連這等絕殺劍陣都傳承到了!世人常說名劍宗乃是天劍宮最後的輝煌,果然是沒錯。」

「之前對付丹神谷和大道蒼生門,名劍宗的人都沒有施展這麼一門厲害劍陣,而對付鹿羽時,卻一出手就是這絕殺。看來名劍宗是真的打算一劍就滅了鹿羽,不讓鹿羽有任何的喘息機會啊!」

場面已經是徹底的沸騰。

然而首當其衝的鹿羽,卻是一聲冷喝:「欺世盜名的名劍宗,也敢說自己繼承了天劍宮。天劍宮真正的劍道精髓,你們連皮毛都沒有學到!這天絕伏地劍陣,施展是狗屁不通。在我面前,也敢班門弄斧!」

鹿羽此話一出,眾人是紛紛色變。

他們真是服了,鹿羽面對如此大的兇險,居然還敢嘴硬。

這天絕伏地劍陣的驚世威力,大家都是親眼目睹的,誰不知道這劍陣的厲害。

但是鹿羽居然說「狗屁不通」!

就算是主宰人王,只怕也不敢說出這樣的話來吧!

敢小覷天劍宮傳承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鹿羽!你這信口雌黃的傢伙,也配議論我們的劍陣!給我們去死吧!」

名劍宗的人大怒之下,將劍陣催動到了極點。

嘩!

那頂空的巨大古劍,有如是雷霆一擊,直壓鹿羽。

「我說了狗屁不通,就是狗屁不通。」

鹿羽一聲冷喝,忽然是打出了一道掌光。

他這掌光非常的盛麗,看的出來乃是人王的水準。但是鹿羽這一掌並非是擊向天空迎擊古劍的,而是射向名劍宗的五百人劍陣那邊。

「額?」

對於鹿羽這個反應,眾人都不由是錯愕無比。

他們不是震驚於鹿羽的高超實力,而是震驚鹿羽的愚蠢決定。

此時古劍壓頂,鹿羽馬上都有覆滅危險,鹿羽怎麼也要去抵擋上空的古劍啊。

鹿羽對上空的古劍置之不理,而只是一掌朝著劍陣這邊打過來一道掌光。

這不是自己送死嗎!

見過愚蠢的,也沒見過這麼愚蠢的啊。

「鹿羽,你這等愚蠢之人,也敢和我們較量……」

眾人正要嘲笑鹿羽,但馬上驚奇的一幕出現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