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當然,對此秀兒大力支持的,對於采雲的事,她也不知道多少,總之,她是相信蕭春等人的。

大廳之中所說的,脾氣古怪,難以相處的姐妹就是指蕭春寒夏兩人。

實際上從楊玉冠將彩雲帶來這個客棧讓蕭春寒夏照顧開始,他們就已經擬定了作戰計劃。

蕭春寒夏的名聲,也是從這幾天開始傳出來的。

看熱鬧一向不嫌事兒大的落城閑人,又怎能放棄這一次觀看熱鬧的機會。

所以等福少爺急匆匆的隨著采雲步伐往三樓上去的時候,眾人已經伸長了脖子等著看好戲了。

又見一位不修邊幅的中年男人隨在福少爺身後,不認識的人以為是福少爺身邊的侍衛,等知道以及確定不是之後,大廳之中的人,興緻更高了。

連二樓的一些人都聽到了動靜,如今,可以算是客棧內最熱鬧之事。

眾人竊竊私語,福少爺心急火燎,龍源不疾不徐。

采雲腳步猶如蓮花般搖曳,裙角擺動,垂眉轉過幾個房間,就到了蕭春寒夏的房間所在。

托著的食盤之中,酒釀略微晃動有聲,白玉酒壺旁邊擱置著兩個新的白玉杯,正隨著采雲移動的步伐而發出清脆的聲音。

「吱呀–」一聲,緊閉的門扉被采雲小心翼翼的推開,蕭春寒夏兩人正對坐著閑談,一聽有聲音,都轉頭過來。

采雲見之,微微頷首,目光往旁邊側了側,示意福少爺已經跟了上來。

這小會兒的停留,在身後跟隨而來的福少爺面前,就顯得是害怕和膽怯,如今再看這美人,竟然越發的楚楚動人起來。

福少爺就在不遠處,非常想將這美人兒擁入懷中,只是想到那些人說這裡面住的人不好對付,故此,他還是有一瞬間的遲疑。

也就是這一瞬間的遲疑,使得采雲又側身將門扉緊閉了,端著食盤往屋子裡面去。

見著美人兒突然消失的身影,福少爺瞬間覺得心中空落,翡翠玉石別在腰間,心中一橫,拳頭一握,就大步往前面走去。

二婚不昏,獨愛名門少奶奶 在落城這地界,讓他害怕的人並不多,故此,他才想從蕭春寒夏兩人手中搶走采雲。

采雲進了屋子來,蕭春寒夏已經明了,采雲輕手輕腳的走過去,開始為蕭春斟酒。

屋子裡酒水入白玉杯的聲音分為明朗,寒夏細細聆聽著外面的動靜,一感應到有人靠近,確定是楊玉冠畫中之人之後,她便對身旁的蕭春示意。

蕭春會意,采雲自然是明白。

就在福少爺正巧走到蕭春姐妹房間之外,將薄薄的窗戶紙捅破,做賊一般的偷窺屋內情況的時候。

蕭春突然豁然站起,秀眉緊蹙,手臂似有若無的揮舞了一下,采雲正全心為其斟酒,未曾注意,被蕭春這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

「呀–」

采雲驚叫了一聲,嬌軀忙往後退去,一個手中不穩,方才還緊緊握在手中的白玉酒壺就這樣往蕭春那裡飛去。

酒釀純凈,從白玉酒壺之中灑落出來,猶如珍珠。

采雲見自己闖禍,眼見白玉酒壺往蕭春那裡撞擊而去,此時的她已經沒有了辦法,正手足無措的站著。

蕭春見之,凝眉,看起來心情非常不好,瞬間,殺意便起來了。

旁邊的寒夏見之,忙伸出手指一揮,剛要撞擊到蕭春身上的白玉酒壺就這樣偏離了最初的軌道。

酒壺之中的酒釀依然往外灑落,如今飛奔而去的方向,正好就是福少爺偷窺的方向。

「啪嗒–」

白玉酒壺絲毫不差的砸在門扉處窗欞上,瞬間變成碎片,掉落在地上。

這一聲響,著實將在外偷窺的福少爺嚇得一個趔趄。

還未等他站穩,就聽到一聲清脆的,鞭子抽動的聲音。

當他回神之時,蕭春的化雨鞭又再一次收回,第二次結結實實絲毫不留情面的抽在了跪拜在地上,顫顫巍巍的采雲身上。

「啪–」

肉體的疼痛,加上采雲嬌聲驚呼,使得門扉之外偷窺的福少爺心尖為之一顫。

此行他就是為了憐香惜玉來的,卻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敢當著他的面鞭打他心愛的女人!

不可饒恕!

所以當蕭春的化雨鞭第三次高高揚起,就要再次抽到采雲那羸弱的嬌軀之上之時,剛剛將身形穩定,明白了事情的福少爺不顧一切的就將門扉一腳暴力的踹開了。

「嘭–」

灰塵揚起,本來還在啜泣的采雲聞聲,驚叫一聲,忙轉頭看去。

此時福少爺還保持著踹門的動作,一見采雲那梨花帶雨的模樣,頓時覺得心都要融化了。

顧不得許多,福少爺將腳收回,然後便快速的往采雲這裡來,直接將采雲護在了身後,好似一個大英雄一般。

就在蕭春寒夏兩人目瞪口呆,怎麼出現一個陌生人之時,福少爺又恢復了以往那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模樣。

連語氣都是那麼的居高臨下!

「你們兩人是何人?為何本少爺從未見過?竟然敢毆打采雲姑娘,你們的眼裡還有沒有王法了?啊!?」

最後一句,幾乎算是歇斯底里的吼出來的。

見這人狂暴模樣,蕭春揚起化雨鞭的動作止住,兩人面面相覷,心中會意,頓時露出了一種害怕的意味。

只可惜這只是一瞬間的動作,但是卻被福少爺看到了。

對此,他肯定,這兩個女人並沒有傳說之中的那麼厲害。

遲疑了一個呼吸,蕭春裝作穩定心神的樣子,說話都有些略微的結巴,同樣不可一世的回答道。

「本姑娘在替人調教丫鬟,有什麼錯?」

「哼–」

福少爺聞言,得意的哼了一聲,他可是將蕭春寒夏方才那驚恐的樣子看了個清清楚楚。

要知道他福少爺的威名,那可是落城人人皆知的。 「少……少爺。」

采雲低眉,微微仰面,梨花帶雨的模樣,好似受盡了無數委屈,對著護衛自己的福少爺的背影溫柔的喚了一聲。

這一聲呼喚,讓福少爺心肝都酥軟了,此時他心中燃起一個慾望。

一定要保護身後的女子,哪怕是為她去死都甘願!

主意拿定,福少爺假意咳嗽了幾聲,這才對著似乎是不敢答話的蕭春寒夏兩人用吩咐的語氣道。

「本少爺不管你是替誰調教丫鬟,總之這丫鬟本少爺帶走了,要多少銀子,本少爺都給得起。」

蕭春聽聞這話,裝作有意無意的將化雨鞭收回,藏在身後。

兩人裝作好似被福少爺的氣勢所震撼一般,沒有說話。

看此情景,福少爺以為自己又再一次成功,心中甚是得意,將蕭春寒夏沒有反對,他便轉身,用自己平生最溫柔的姿態,將害怕到顫抖的采雲輕巧的扶起。

「采雲姑娘放心,只要你跟著本少爺,本少爺保證,再也沒有人敢欺負你。」

這話已經不知道說過多少次,現在的福少爺說起來簡直是信手拈來。

可是對於采雲這樣的遭遇的女子來說,就好像是看到了希望的陽光一般,一聽福少爺這樣說,她便啜泣著將眼淚止住,用那雙明媚的,略微帶著淚痕的明眸凝望著福少爺。

卻不說話。

看起來好似有難言之隱。

這樣的目光,足已將福少爺這種情場高手給整個融化。

他很少能夠見到這樣清麗脫俗的女子,一般他得到的都是那些想靠近他的女人,都是為了他的錢財。

而面前的這個女子卻給他不一樣的感覺,感覺她好似不食人間煙火一般。

那一刻,他是真的有了想要保護她的心思。

見她遲疑的模樣,他自然是知道她在擔心什麼。

臉上堆砌著溫柔的笑,然後伸出那雙不知道撫摸了多少女子肌膚的手指,輕輕的擦拭著采雲玉臉之上的淚痕。

手指的溫度剛剛觸碰到美人兒的小臉,采雲好似驚嚇一般,往後面退去,退後兩步,直接撞擊在了窗欞之上。

方才的傷口再次受到傷害,采雲忍不住疼痛的呼了一聲,咬著貝齒,不敢說話。

看美人兒如此惹人憐愛的樣子,衣衫已經被鞭子給抽得出現了痕迹,隱隱有血液滲出。

見此,福少爺更加氣憤,轉頭咬牙,對著好似不敢再頂嘴的蕭春喝道。

「竟然如此對待采雲姑娘,不可饒恕!」

說完,他氣哼哼的轉頭,往前幾步,伸手便將采雲拉起,初始采雲心中抗拒,不過一想到他們的計劃,咬牙便忍住了。

見美人兒似乎是認可了自己,福少爺便覺得自己底氣更加的足了。

「采雲姑娘,跟我走,不要呆在這個地方。」

「……」

采雲抬眉,還是望著他,依舊是那副好似不好開口的樣子。

福少爺已經顧不上許多,此時只想帶采雲走,就怕采雲再被這兩個女人傷害。

見采雲不說話,就當她是默認,福少爺心中一喜,伸手便來攬采雲腰肢。

蕭春見之,還未等福少爺的咸豬手觸碰到采雲的腰肢,她那輕飄飄的話語便不咸不淡的傳來。

「采雲,你確定要跟他走嗎?你可是關三少爺要的人呢。」

話語雖然輕飄飄,卻沉重的落在了背對著蕭春寒夏的福少爺心上。

聞言,他的動作停滯住,手指距離采雲的腰肢已經不過兩指距離。

他雖然也算是落城數一數二的有錢人,但是面對關青衫,他依然沒有與之對抗的把握。

這麼些年來,他家與關家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見福少爺遲疑,采雲自然是知道他心中所想,也知道蕭春此話的意思。

於是她側身過來,抬眉一臉純真的望著遲疑不決的福少爺,用一種擔憂的語氣輕柔的道。

「關三少爺不許采雲離開,那采雲就不離開了,只是……」

粉唇輕咬,看起來有些嬌羞的模樣。

此時福少爺正在思索著怎麼辦的時候,一見美人兒這般惹人憐愛的模樣,一時之間也顧不上許多,直接就中氣十足的喝道。

「本少爺看上的人,豈有讓給關青衫的道理。」

說完他徑直抓住了采雲的手腕,用一種特別霸氣的語氣吩咐道。

「采雲,我們走!」

「可是……」

采雲遲疑著,懼怕的望著蕭春寒夏兩人,又快速的低下頭去,看樣子非常怕蕭春寒夏。

「別怕,本少爺會保護你的,你只需要……」

福少爺還未離開,話還未說話,突然間,就在采雲的背後門扉轉角處,出現了一個不惹眼的身影來。

頭髮依稀斑白,衣衫粗糙,鬍子拉碴,身後背負這一把鋒利寶劍。

寶劍尋常,卻不是修仙者的寶劍。

一如既往,他的頭上插著一支俗氣的灰暗的發簪,將他依稀斑白的發隨意豎起。

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失魂落魄的中年大叔,整日遊盪,無所事事。

唯一與之前不同的就是,此時的改頭換面的龍源看起來比之前要精神得多。

嘴裡叼著一根牙籤,正閑適的剔牙,大搖大擺的往這裡來。

一見采雲的背影,他便將口中的牙籤吐掉,這才絲毫不客氣的說道。

「采雲姑娘,關三少爺命小的來接您了。」

說著,他還往屋子裡面望了望,蕭春寒夏正望向龍源的方向,沒有說話,都將目光落在了龍少爺身上。

福少爺聽聞龍源那粗狂的話,本來下定了決心,此時又有些猶豫了。

關青衫已經派人來接走采雲,這麼說,自己是沒有了機會?

「可惡!」

福少爺在心中暗罵一聲,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

還沒等福少爺表態,采雲聽到龍源那粗狂的聲音,嬌軀就是一抖,忍不住往福少爺的身邊靠了靠。

香風襲來,與美人兒距離越來越近,福少爺覺得整個人都快要燃燒起來了。

那一刻,方才與蕭春寒夏相爭的勁頭又再一次起來,甚至比之前更甚!

美人兒就在自己身邊,看樣子她也有想要跟自己走的意願,如此,更是不能在美人兒面前出醜,讓她看輕自己,留下一個無用的形象。

於是他腦袋一熱,直接就喝道:「關青衫又如何,采雲姑娘本少爺要定了!」

說完,他便後悔了,但是現在他已經被逼到了走投無路之地,上不上下不下的,實在是沒有辦法。

為了掩飾自己底氣不足,說完他又補充道:「福家家產可不比他關家少!」 「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