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紀羽愕然,不過雲戰說的雖然直接,但卻也是在理的,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氣氛異常的壓抑,紀羽還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默,開口道:「既然這樣,雲戰大哥你來這裡是做什麼的?不要告訴我是為了來慰問我們哦!」

「其實也不是,本來我是好好的守城的,不過忽然收到命令,有人想要見你們,所以我才來打擾老弟你的!」雲戰搖了曳,而後說道。

紀羽愣了一下,有人要見他?難道他什麼時候已經被盯上了不成?

不、不對\快他就想起來了,今天對抗那個攝魂眼的時候,他的確是被盯上了,也許就是那一次吧

那盯上他的人,應該是聖域五帝吧?

「雲戰大哥,你的意思是說五帝要見我?」紀羽有些意外的看著雲戰,問道。

「呵呵,還是兄弟你聰明啊!的確,五帝想要見見你,還有黃公子。」雲戰笑著點了點頭。.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貓撲中文)一秒記住【神馬】,最快更新無彈窗免費閱讀!

紀羽的確是有些意外,沒想到五帝竟然要見他?他不過是在抵抗攝魂眼的時候表現有些不同而已,但以他的實力,對抗天人應該是不大可能的吧,竟然這樣,又有什麼好見的?

等等,難道……他們要打鎮魂鐘的主意?!

紀羽心中一驚,這個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畢竟鎮魂鍾絕對是屬於神器,以五帝這種級別的存在,不可能看不出鎮魂鐘的奧妙所在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紀羽心中也有些糾結了,鎮魂鍾是他的重寶,若是五帝要他交出來,他到底應該怎麼選擇?鎮魂鍾對天人有莫大的震懾作用,也許他會選擇交出來吧……

「紀羽老弟,想什麼呢?」這時,雲戰忽然問了一句,將紀羽從沉思之中拉了回來。

他打了個哈哈,笑道:「沒有,只是有些震驚而已,那個級別的存在竟然也會見我這種小人物!」

「可別這麼說,我有預感,你將來肯定是個大人物!如果這一關熬得過去的話,以後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雲戰擺了擺手,一臉認真的說道。

紀羽愣了一下,倒沒想到雲戰還會跟他說這些……

「我說你們在說個什麼勁呢,既然那幾個老傢伙要見我們,那就趕緊去吧!時間不等人!」這時,一個聲音傳來,黃岐正有些急切的說道。

紀羽跟雲戰相視一笑,最後帶著小樂兒,便一同跟著雲戰走了。

系統女主不好當 「唉,這丫頭命苦啊,如果不是生活在這亂世……」雲戰自然也注意到了在紀羽懷中熟睡的小樂兒,有些可惜的道。

生活在這種亂世,性命都是朝不保夕的,普通人的確很難熬。

「我還記得我年輕的時候,天王府也是很熱鬧的……」而後,雲戰又對著紀羽他們吐了一大堆的苦水。

天王府曾經繁華過,但卻因為這一次的天人入侵,死傷無數,最後被破死守一城,以謀生存!

「一切都會過去的……天人一定會輸的,大家都會過上好日子的……」紀羽摸了摸小樂兒的腦袋,有些心疼的說道,的確,如果不是亂世,小樂兒又會是一個多麼活潑可愛的小丫頭啊,又怎麼可能會像現在一樣,沒有了親人?

只希望歷史不會因為自己的出現而改變,一切如古籍所寫,紀元會出現吧……

天王城的核心府邸中,守衛也不森嚴,所有的守衛都被派出去守城了,再說,這裡居住的都是聖域的強者,不可能會有什麼危險。

「好了,我送你們到這裡了,進去吧。」雲戰停下了腳步,轉身對紀羽他們說道。

紀羽跟黃岐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抱著小樂兒便走入了府邸當中。

輾轉而行,很快,那燈火通明的大殿便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大殿中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讓人望而生畏。紀羽知道,那便是五帝所在的地方。

「是紀羽小兄弟跟黃岐賢侄么?快快進來吧!」這時,大殿中有聲音傳來。

紀羽與黃岐相視對望一眼,而後便推開大門,大步走了進去。

大殿古樸不奢華,周圍卻有種非常緊迫的氣氛。而大殿的主上坐,便有五位老者坐在上邊,看上去仙風道骨,氣勢凌人,赫然便是五帝!

五帝之所以叫五帝,可不是因為他們成為了超聖級別的強者,要知道超聖級別的強者在聖域還是有不少的,也就是帝級強者。但唯獨這五人擁有五帝的稱呼,不為其他,只因為他們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號稱最接近戰神的人。

紀羽站在這五人的面前,說實話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這麼強大的人,一時間不免覺得有些拘束。

這時,那坐在最中間的老者卻是呵呵一笑:「呵呵,不用拘謹,坐吧。」

紀羽跟黃岐坐在偏坐,等待著幾個老者的發話。

五帝的確已經很老了,每個都有幾千歲的年齡,他們的實力也非常的恐怖,但此刻,卻像是一個樸素的老人那樣,讓人生起一種親切感。

「黃賢侄,我們也不是第一次見了吧?當年你出生的時候老夫還抱過你呢!」中間那老者笑著對黃岐說道,而後又看著紀羽,道:「紀小兄弟跟我們倒是第一次見面,在這裡我們就介紹一下自己吧,大家都稱我們為五帝,是因為我們各自掌控著五行之一的力量。」

「我是金帝,這位是木帝,這位是水帝,這位是炎帝,這位土帝。」

而此時,沒等金帝介紹完,那位土帝就馬上跳了起來,如同一個老頑童似的,吹鬍子瞪眼的朝著金帝喊道:「都說了我不叫什麼土地了!我叫大地之王!不是土地!」

「嘿嘿,在小輩面前還是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吧,土地又如何,大地之王又如何,不過是稱呼罷了。」這時,那身穿藍裳的老者也想著說道。

「哼!水帝,你當然沒意見!又不是你叫土地!」土弟哼了一聲,道。

「行了行了,都少說兩句吧,大地之王就大地之王吧,我們現在可不是談論這些東西的!」這時,那一臉沉著穩重的木帝站了出來做了一個和事佬,說道。

氣氛被土地這麼一攪和,一下子就鬆了很多,但紀羽心中還是震驚無敵,五帝,原來就是五行之帝,每一個人都對應著五行之一!

他現在才算是明白了五帝的真正含義,至於那一直沒有說話的炎帝,看得出來他身上擁有者非常恐怖的力量,除了金帝之外,也許炎帝就是最強的吧……

「大哥哥,怎麼了?怎麼這裡會這麼吵呀!」這時,一個有些不高興的小聲音忽然傳了出來,是小樂兒一邊擦著眼睛,一邊嘟著小嘴,在表達自己的不滿。

紀羽苦笑了一下,他有什麼辦法,大神吵架小鬼遭殃?他可不敢阻攔這些人……

小樂兒的聲音一下子就讓五帝安靜了下來,他們竟然是同時轉頭看向了小樂兒……

「等等!你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這時,土地率先說道。

炎帝,水帝,木帝以及金帝在此時都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問題,就出在那丫頭的身上!」這時,炎帝忽然開口說道。貓撲中文 ?就在炎帝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經聚集在了兄兒的身上。

五行之帝,每個人臉上都有那麼幾分的凝重,眉頭緊皺的看向兄兒,似乎在努力尋找些什麼。

兄兒哪裡試過被這麼多個老頭子盯著,一時間芯頭心中慌亂,死死的拉著紀羽的衣袖,死命的往紀羽身上挨去,如同受驚的小雀兒那樣。

紀羽也是一驚,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五行之帝是什麼意思?是掌控了五行之力的五位帝級強者兄兒呢?是五行之體的擁有者啊!

他馬上就想清楚了一切,拍了拍兄兒的性袋,笑道:「沒事,樂兒不用害怕。」

紀羽的話似乎也讓五個老傢伙反應了過來,他們臉上紛紛露出幾分笑意,甚至連不苟言笑的炎帝臉上都出現了一分笑容。

「嘿嘿,芯頭別怕,來,讓爺爺好好的看一看。」這時,土帝臉上露出了一個有些猥瑣的笑容,朝著兄兒招了招手。

兄兒又往紀羽的身上縮了一縮顯然是有些害怕眼前這個老人。

「我說猥瑣老兒,你別將人家挾孩給嚇著了!」這時,水帝拍了拍土帝的胳膊,而後直接換了一張笑臉對兄兒道:「來,小姑娘,來爺爺身邊,爺爺不會讓別人欺負你的,放心吧!」

然而兄兒顯然是對幾個老頭子沒有任何的感覺,只是一味的拉著紀羽的衣裳:「大哥哥,這些人好奇怪,我們回去好不好!」

紀羽哭笑不得,若是讓別人知道五帝這樣和藹的對待一個芯頭,那芯頭還一點都不領情,恐怕會讓無數人羨慕嫉妒恨導致大罵出口了。

接著他便看到了五個老人那殺人的目光朝著他衝來,似乎在告訴他,如果你敢走就有你好看的了!

紀羽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而後笑著說道:「樂兒,你不是想要變得更強大嗎?現在就有一個機會呀b幾個老爺爺都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人哦!」

聽到紀羽這句話,兄兒,m.

紀羽一愣,還沒等他說話,土帝便搶先一步問道:「那是自然q你大哥哥那樣的傢伙老夫一隻手就能幹掉了,你說我們厲不厲害!」

紀羽滿頭黑線這老傢伙未免也太不給自己留面子了吧!

兄兒好奇的看了一眼紀羽,又看了看這幾個老頭,最後腦袋一歪,哼道:「你騙人,我不信!」

「這!老夫說的是實話啊怎麼可以不相信呢,你這修娃真是」土帝馬上就沒了脾氣,一臉無奈又有些捉急,這可是一個修鍊的好苗子啊,而且跟他們五個老頭所練的戰技尤其匹配,絕對是打著燈籠也很難找到啊,絕對不能錯過!

五帝一時也沒轍了,只有愣愣的將目光投向紀羽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不錯的傳人,他們絕對不希望就這麼錯過了。

紀羽知道五個老人的意思,他有些無語的摸了摸鼻子,而後又蹲下來拍了拍兄兒的兩個肩膀,笑道:「樂兒將來不是要保護大哥哥么?」

見兄兒點了點頭,紀羽便繼續說道:「那你就要找這幾個老爺爺啦,他們可是真正的絕世高手,兄兒跟他們學習,將來一定可以變得更加強大的,就有本事保護大哥哥啦!」

紀羽都感覺自己這個時候就像是那種拐賣孝子的怪蜀黍那樣了,但他還是非常清楚的知道,兄兒要得到更好的發展,眼下就有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只有跟著五帝才會變得更強,而他自己他感覺自己很快就要離開了。

兄兒聽了紀羽的話之後,還有些似信非信的看著五帝,顯然是有些猶豫了。

星程攻略 這時,金帝看出了機會,馬上就朝著芯頭招了招手,笑道:「樂兒,來,爺爺給你看一個很漂亮的東西,你一定會喜歡的!」

說著,只見金帝的手微微一顫,一道金之力便慢慢從他手上成型,慢慢的形成了一朵金花,看上去非常的美麗刺眼,最後,這金花開始不斷改變,越變越多,華麗至極。

「哇!!」兄兒嘴巴張的大大的,顯然是被這景象給迷住了,芯頭向來都是比較喜歡神奇又漂亮的東西。

「這算什麼,芯頭,你看好哦!」這時,木帝,水帝,炎帝以及土帝都紛紛用出自己的招式來吸引芯頭的注意。

水帝讓周圍的空氣凝結成水,一個漂亮的水晶球在手上旋轉著,精美無比。

木帝則是直接做出了一個漂亮的小姑娘的木雕,讓兄兒臉上異彩連連。

炎帝則是化出了一條火龍,一指而出,那火龍飛出,聞兄兒旋轉。

而土帝則是幻化出了一間小屋

若是讓外人看到傳說中的五帝竟然用這種法子來想辦法讓一個芯頭,必定會跌破眼球,心中更是羨慕無比的。

「哇C漂亮啊,這個也是」兄兒眼花繚亂的看著這一切,不斷的拍著兄,顯然是已經著迷於五帝的神通當中

「嘿嘿,芯頭,跟著我們學習,以後你還會更厲害哦!」金帝這時便是嘿嘿一笑,看向了兄兒。

兄兒的心都快飛出來了,她此時已然有些心動,不由轉身看了看紀羽,似乎在等待著自己大哥哥的回答。

這時,紀羽笑了笑,道:「樂兒,還不叫幾位前輩師父?」

「恩V兒知道了!」樂兒小臉一喜,連連點頭,一下子就跑到了五帝的面前。

面對五個笑眯眯的老人家,樂兒又縮了一步,有些弱弱的看著幾個老人,似乎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那樣。

看著幾個老人等著眼睛都直了,紀羽不由苦笑一聲:「還不快叫?」

「師師父!」

「是師傅們!」

「師傅們!」兄兒鼓足了勇氣,喊道。

幾個老人的臉上都樂開了花五行之體的徒弟,打著燈籠都難找,竟然這麼走運的就讓他們遇上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這幾個老傢伙真不要臉,為了收了弟子還真的是無所不用至極啊!」

黃岐鄙夷的看著幾個樂呵呵的老人,哼道。

紀羽笑了笑,黃岐自然是不清楚樂兒對幾個老人來說意味著什麼,五行之帝,五行之體只要教導得好,將來必定會成為傳說的。

見著幾個老人聞兄兒,滿臉笑容的問東問西,紀羽的心中也安定了不少。

如果他的預感沒有錯的話,在這最後一戰過去之後,他就將要離開這裡,那個時候兄兒該怎麼辦?他想了很久這個問題,但照現在看來,應該已經不用顧慮太多了,現在他要想的就是,這稱劫該如何才能過去,畢竟紀元還一點蹤跡都尋不到。

「呵呵,好,好V兒丫頭,你放心吧,我們幾個老傢伙一定會讓你變得比紀羽那傢伙強大的!」這時,土帝的大挾聲傳來,非常的高興。

紀羽翻了翻白眼,這老傢伙怎麼老是扯上他啊

「我說老頭,現在天也快亮了,你還沒說你找我們來這裡要做什麼啊!不說我們就回去咯,困死了!」黃岐再也忍不住了,他跟紀羽在這裡呆了已經快兩個時辰了,此時都已經快五更天了!

幾個老人此時也從喜悅之中反應了過來,看了看那遠處的天空,但忽然想起現在就算天亮了,也很難見到陽光啊!

登時,他們臉上便是一片嚴肅:「這次找你們過來是為了說一些重要的事情的。」

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嚴肅了起來,紀羽跟黃岐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了,他們一臉認真的看著五帝,等待著後文。

金帝嘆了口氣,緩緩說道:「對於天人的實力,你們清楚幾多?」

紀羽跟黃岐相視一眼,也沒有保留,直接便道:「天人之上,應該還有別的存在吧?」

幾個老人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沒有說話,卻也沒有否認,他們臉上皆是一片嚴肅

「沒錯,看來你們看的的確比其他人都要清楚,天人之上,還,m.

紀羽跟黃岐沒有太多的意外,跟他們推測的一樣,此刻,他們臉上都有不同的凝重,他們知道,接下來的話才是最重要的,應該怎麼做!

「我們五個老頭已經推演過一遍了,但卦象非常的奇怪,九死一生之局,按道理來說面對天人我們基本是沒有希望了,但卻隱約中見到了一線生機!」木帝這時也咬牙道。

「所以我們想到,這一線生機也許就在你們這些年輕一輩的身上,我們這些老頭子怕是沒有什麼希望了,這次找你們來也是為了讓你們提前離開天王城,好好的活下去,未來還要靠你們那一線生機,把握在你們的手上啊!」金帝嘆了口氣,滿臉皆是無奈。

雖然在外人看來,有聖域參戰,這辰斗希望還是很大的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幾個老人都知道,聖域的力量早已經不足以抵抗天人了,更別說還有天王,以及那傳說中的天皇就算他們拚命怕也是沒有希望了。

他們只有將年輕一輩們護送離開,總會有一線生機的,既然是九死一生,那麼最後大陸的生機也就把握在那些年輕一輩的身上了。

「現在我們已經送走了很多的年輕一輩了,你們也跟著離開吧!」其他幾個老人也開口說道。

他們,是叱吒了千年的超聖強者,所向披靡,一生難以遇到幾個敵人,但這一次,敵人的強大卻讓他們不得不暫避鋒芒,這未免也會讓他們感覺心情沉重。

「好了,不多說了,你們趕緊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吧,你們,才是我們最後的希望所在啊!」金帝嘆了口氣,不想再多說什麼,便道。

此時紀羽跟黃岐都沒有動,他們臉上的神情各異,心中也各有所思。

一線生機紀羽想的那九死一生跟五帝所想的完全不同,那最後的一線生機,應該是在紀元的身上!

「師父,你想讓大哥哥去哪裡?」這時,兄兒拉著金帝的衣袖,問道,芯頭還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樂兒,你也跟你大哥哥先離開,等以後再回來找師父。」木帝躬身對兄兒說道。

「為什麼?難道師父也不要樂兒了嗎?」 重生暖婚:復仇悍妻霸道寵 芯頭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末日,有些急切的問道。

雖然相處了不久,但芯頭對幾個師父還是非常喜歡的!

「不是,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土帝有些著急,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出來。

是啊,他們幾個老傢伙這麼著急收弟子做什麼?現在這辰爭才剛剛開始而已,他們雖然是超聖強者,雖然是聖域五帝,但卻不一定有活下去的希望啊!

「老傢伙,你們說什麼呢!為什麼我要離開!」這時,黃岐忽然開口,一臉憤然:「我已經從聖域退到這裡了,不想再退了,不管怎麼樣,這一次我一定要跟那群什麼天人斗一鬥了,就算是死了我也甘心了4正我不想帶著仇恨活下去,那樣實在是太累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