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聖人再次狠辣殺招。

千星倚槍站立,吐著血沫,不是他不敵,最後竟然敗給了神器。

只差一步,他就自信可以涅成聖,逍遙天下,誰也別想奈何他。

他瘋狂的逆轉,然而還是差一步,沒有時間。

這次敗了,沒能逆境突破。

還是抗不過命運嗎,亦或太急切了。

他是著急,月兒生死未卜,天使傳承的冷漠,讓他心痛,發瘋。

他的道本就肆意,不受束縛,迎難直上,若是他退縮,也不是他的道,不再是他。

這才是他的道,殺戮中證道。

本來已經要做到,此人帶著神器而來。

殺招未至,千星已經感應到無盡危機,根本擋不住,想躲開都不行。

他手中是聖兵,與他一同成長,脫胎換骨,浴血沙場,心念如一,活力無限,對方明顯不是自己的兵器,還有破損,遲暮之感,但神器就是神器,沾了一個神字,層次截然不同。

神器選定混沌體,跟著此人,卻也一樣忠誠。

各有優勢,他境界被完全壓制,有些無力。

逆境證道,本來就是瘋狂,極其危險的,可謂生死邊緣,這次對手級別太高,已經是這個世界的最巔峰。

他只差一小步,給他時間他也能成聖,之後哪怕神器之威,他也自信能躲過。

神器強大,也看施展的人。

哪怕很短的時間,然而此時並沒有。

羽聖人瘋了,不顧一切想奪到千星的兵器,滅殺千星。

沒拼過嗎?千星無奈,沒錯,只是無奈,他很自信,但也想過會有這個結果。

還是不如混沌體氣運?千星戰意依舊,不到最後一刻,他不會倒下。

滾滾戰意,力量都在消散。

「哈哈……去死吧。」羽聖人狂笑,腦海中已經幻過無數無敵畫面,風采,充斥著無儘快感,殺戮就在現在。

千星目光銳利,力量強自爆發,想要借勢遠退。

然而哪有那麼容易,四兩撥千斤也要對方只是千斤。

紅顏禍水 狂暴威勢碾壓,剛能夠擋住一下已經是極限,這次完全擋不住,千星飄零,血灑虛空,徑直翻飛出千里。

他還是夠強的,全力又擋住一次,但已經完全到了極限。

小星星孩子般哭泣,倔強的想要帶著千星逃走。

他已經是聖兵,如妖一般,特殊的存在,有感情有本體,自己都能做不少事。

但他也很萎靡,這次不是之前放逐地那樣。

他自顧不暇,護不住,況且後面殺伐再來。

「青萍劍,你放過我父親,我讓你吞噬,他也是來自一個地方,你不能殺你老主人家鄉的人。」小星星傳音,特殊交流。

青萍劍頓了一下,不過接著殺伐亦然,「敗了就是敗了,失敗者活著也沒用,只有少主一個便可,少主是混沌體,他能斬遍一切敵,成就無敵至尊。」

「就他,他算個屁,你腦子有病吧,就他這心性基礎,若沒有你幫忙,我父親剛剛都能逆戰突破,逆轉滅他,廢物一個,你還當寶……」

「哼,你根本不了解混沌體。」

「老不死腦殘,你怎麼不去吃屎……」小星星跟著千星他們,可是很會罵人的。無法善了,他還客氣什麼。

青萍劍怒哼,一切都在瞬息之間,羽聖人都不知道,他還在那兒勾畫未來。

劍氣呼嘯,席捲虛空。

千星感覺渾身都要碎了,一絲力量都提不起,他想極限突破,沒有做到,只差一點,沒有機會了。

殺招籠罩,千星眼睜睜看著橫穿過自己身體,虛空錯亂,橫飛無數里,聖體分解,意識模糊下去。

「父親。」小星星嘶鳴,他創傷一樣極重,本來凝實的身體,如今又變得虛無,一閃消失虛空,彷彿也自行解體。

虛空平靜下去,羽聖人大笑聲充斥天地,緩步虛空走來,心情暢快不已。

青萍劍一樣在顫抖,器靈在喘息,他受損嚴重,爆發殺招后往往也很不輕鬆。

羽聖人漫步走來,俯視天地。

他是天地主角,聖人又如何,他出手,各路聖人都不敢靠近,全部退讓,這便是王者風采。

暗中聖人確實忌憚他的神器,但很多打心裡也是看不上的。

「終於結束了。」羽聖人玩味說道,「你說說你,追隨我多好,非要與我作對。」

「或許這註定是你的結局,我要思索前路如何走,你就送上來,你的使命完成了。來日我君臨天下,什麼十大,皇族,我全鎮壓,為你報仇,呵呵。」羽聖人風采飛揚。

反派毒妃逆襲攻略 「少主,不對,他或許死了,弒神槍逃了。」青萍劍穩住后提醒。

「什麼?怎麼不早說。」羽聖人興奮的神色直接陰沉下去,「找,給我找,天上地下我也要找到它。」

羽聖人低吼,臉色近乎扭曲,本以為前路光明,如今戰利品沒有,那他幻想的一切美好都不復存在,大起大落,讓他發瘋。

他早已當成是自己的,不容有失。

羽聖人提著青萍劍,極速追尋各處,搜尋任何一片地方,然而茫茫黃土地,放眼望去各處都一樣。

沒有千星的氣息,他也看到千星被打爆,必死無疑,根本沒有興緻,但也沒有絲毫弒神槍的氣息。

「啊……」羽聖人連續尋找,半日後,早已沒有往日風采,雙目血絲,風塵僕僕,滿是煞氣。

他找遍每一寸土地,但什麼都沒有找到。

「難道是被打爆了,你怎麼不小心點?」羽聖人怒吼。

青萍劍沒有反駁什麼,他出手強弱還要看羽聖人,剛剛羽聖人意氣風發,肆意發泄,全力想要把對手轟成碎片,與他沒有直接關係。

「有可能,不過可能性很小,它是聖器,應該不至於,除非它自己自毀。」劍靈說道。

「自毀?」羽聖人更怒了,咬牙切齒。

「千星,你這個廢物,都是你,毀壞我的戰利品,我要殺了所有你在乎的人,你的女人全部收入飛羽宮,然後再賜予屬下,我要你死不瞑目……啊啊……」

羽聖人不甘心,狀若瘋狂。

接下來的時間,他沒有離去,還在附近搜索,然而什麼都沒有。

他無法接受,已經勾畫好未來道路,竟然失去,無法接受。

他沒想過,那根本就是別人的。

他還讓青萍劍全力幫忙,不顧損耗,感應同類氣息,一樣沒有多少收穫。

流星槍不是當初的弒神槍,重新成長起來,跟著千星感悟生死,經歷很多,一些道路已經不同,哪怕還不及神器,青萍劍一時也無法,不是曾經的,況且它也破損。

戰場混亂,虛空規則都錯亂,暗裡還有聖人蹤跡,錯亂感應,聖人所在方圓影響氣場,法則,很難感應的,所以遠了久了更難探尋。

「死了嗎?」有聖人都在觀望。

「應該是死了,剛剛那一擊,你我都未必躲過。」

「那個小子夠瘋的,他在找什麼?」

「應該是千星手中的聖器吧。」

「有病。」有聖人嗤笑,「這小子我很不順眼,要不要一起出手,找機會滅了。」

「老夫也想,沒有把握,想殺他還是借來神器,輕易能做到,你們神域不是有嗎?」

「你們宇文家也有,怎麼不用。」

「我身份不夠啊。」

「算了,這小子別看是聖人,威脅還不如千星,沒必要死拼。」

有人離去,有人還在暗中觀望,他們一樣渴望千星的聖器。

還有也狐疑,真的死了嗎。

很多彼此也都戒備起來,共同目標沒了,他們彼此也不是多好關係,還有那個羽聖人,一樣有人惦記,上次不少勢力就出手過。

風雲轉變,局勢更詭異了。

消息也瘋狂傳出,千星被滅殺極西之地,灰飛煙滅,羽聖人提著神器出的手。

一時間大陸炸開了鍋,一片嘩然。

無敵再隕落,還是逃不過宿命嗎?

******2k閱讀網 很多人唏噓,事前便不看好,還是隕落了。

不是不夠強,是敵人太多太強,底蘊無敵,讓人無力。

這次甚至有聖人法則映照的影像流出,一擊神威,無可阻擋,聖體分解,讓一些不信的人也都沉默。

這次沒有奇迹……

無數人嘆息,哪怕一些敵人,有的也不由感嘆。

當然也有人幸災樂禍,嗤笑,什麼人都有,不過在公共場合的,很快差點兒挨揍。

千星疑似無敵,戰績不差無敵,可與史上無敵天驕齊名,足以自傲,雖死猶榮,名留青史,如荊力無涯他們一樣,他的道之後也將會有無數追求夢想的年輕人追尋。

無敵不可辱。

但死了就是死了,讓人長嘆。

無敵很耀眼,卻又像一個魔咒,璀璨的流星,剎那芳華無盡,也只是剎那。

「我不信,嗷……」滾犢子他們也得到消息。

「千星,我要回去找他,他肯定不會有事。」龍劍吟拉著蝶舞,少女哭的很傷心。

龍劍吟臉色也很難看,「干他大爺,什麼羽聖人,小子,龍給你報仇。」

金牌毒寵:冷情邪王狂醫妃 「怎麼可能,不會的,別開玩笑……」八方學院那邊,牛奮蒼井江憶起墨風他們都在這裡,已經認識。

他們之前就聽說,也找過院長,院長讓他們不要添亂,他們才沒去,他們暫且也確實幫不上。

很多人都插不上手,那邊規則太高。

「阿彌陀佛,師弟,等著師兄,我們古寺也在西面大陸,我這就拉老和尚去救你,不過這次你真要皈依我佛了。」

「兄弟……」贏無雙走在大地上,握緊拳頭。

「你就是一個混蛋,你又是害我擔心的是嗎,等我找到你,我一定先暴打你一頓……」院子內,青羽靈兒在笑,臉頰淚珠滑下,她默默離開,向著西面大陸,雖然遠離無數州地,普通道境不知要走多少歲月。

這段時間家族幾乎分裂,她不能做什麼,很失望,很彷徨,如今只剩心痛。

廣寒宮內,水雲夢皺眉,看向外面。

她也得到消息,或許是故意讓她知曉的,這段時間她沒有出去,甚至有種被囚禁的感覺,她意識到很多,還有很多想不明白……

真的死了嗎?她一直想殺的,這個可惡的男人,為什麼沒有高興,還有那麼一絲……難過?

深淵魔域,惡魔很興奮,很囂張,大擺筵席,歡慶勝利,展露崢嶸凶威,甚至還準備再次遠征天外,這次他們看到了那個世界傳承的潛力。

靈魔族內,藍曦坐在院內,皺眉看向惡魔方向。

她也得到很多消息,那個傢伙……一言難盡。

還有很多朋友,敵人,反應不一。

至尊保安 朋友自然都是悲痛,傷心,憤怒……敵人有的尊重對手,還有嗤笑,鄙夷。

敢和他們爭鬥,敢挑釁他們威嚴,下場早已註定。

實則如今嗤笑的,不屑的,之前的戰場沒有幾個能摻合的上。

千星已經站在巔峰,很多人一輩子都難達到的境界。

然而出事就是出事,只剩無數話題。

風雨澗內,一群人又湊在一起,如今的很多勢力都這麼在聚著。

「早就想到了,可惜。」有人搖頭。

「這小子太瘋了,不然不至於。」

「怎麼都難,那些勢力強勢,不容挑釁,很多都已全力出手。」

「是啊,幾個能擋住。」

伏天盟內。

「剛過易折。」

「咦,你不是之前很討厭他嗎。」

「我原諒他了,佩服他的勇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