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聞言,月千歡冷笑兩聲。她忽然開口說:「咦?南宮無你聽見了嗎,這是誰家的狗在叫?吵死了。」

「聽見了!這麼大隻狗,肯定聽見了。就是不知道這狗肉好吃不好吃。」

墨雲飛氣的紅了眼,「你們找死!」

二長老死死拉住墨雲飛。盯著眾人猙獰笑了笑,煞氣騰騰丟下一句話。「來日方長。四公子咱們走!」 眼前這慌張的靈族弟子,正是青龍派去通知老鬼頭的!老鬼頭他們應該還躲在原來的老地方,要是他和李瀟雨還沒出事,那肯定是在等著我回來,也就說子龍也沒有蘇醒。

但一聽到這靈族弟子說青龍的朋友出事了,我心裡立馬就緊張了起來。青龍的朋友,說的自然是老鬼頭他們。青龍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就搶先問道:「不要慌,告訴我,他們到底出什麼事了?」

這靈族弟子嗯了一聲,咽了口唾沫,說:「剛才我帶人去找到了他們,差一點雙方就動手了。我稟明了我的來意后,他們就立馬讓我下山來找你們。說你們的朋友出事了,讓你們趕快上去幫忙……」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子龍快要蘇醒了。青龍也大致知道一些情況,此時應該也想到了這一點,立馬對著眼前這個弟子下達了命令,「你去通知所有的靈族弟子,讓他們全部集合到長生峰的神壇,準備打開冥河入口,快!」

「好的,尊主!」這靈族弟子抱拳離開后,我和青龍就匆匆的去了他們的神壇。

等我們到長生峰最後的石屋時,就看到老鬼頭和李瀟雨他們已經出來了,兩人就圍在子龍的身邊。看到我上來后,老鬼頭就苦笑著搖了搖頭,說:「初九,子龍堅持不了多久了!」

我沒有說話,徑直走到子龍身邊,這才發現他身上穿著的袈裟竟然全部變黑了。尤其是袈裟上面的金線,有一部分竟然變成了灰燼。

再一看子龍的臉色,黑氣遮臉,眉心處凝聚的黑氣更是越來越明顯。在我觀察他的時候,還發現他的身體會時不時的抽搐一下,那眼皮也是會跟著翻一下。

這時候我也注意到了一點,子龍的瞳孔不對勁。不是那種黑色的瞳孔,像是一團火焰一樣。而他的眼仁兒也不是白色的,變成了深邃的黑色。就好像他的眼睛不是正常人的眼睛,沒有那種黑白分明的構造。給人的感覺是他的眼窩很深邃,如同看不到底一般,那兩團火焰就漂浮在眼窩裡。

這一看,我當即一驚,心裡更是暗叫了一聲不好。子龍出現這樣的異常,那就說明他快要蘇醒了!只要等他蘇醒過來,就會徹底的變成十惡不赦的魔王傀儡。

「初九,你消失了三天,我們原本想下去找你,可又擔心子龍!所以只能寸步不離的守著子龍,同時等你回來!」李瀟雨此時看起來很疲憊,臉上蒼白的看不到任何一絲血色。

她為了子龍也是弄的心力交瘁,而就在她的手上,還拿著一把匕首。我心裡清楚,如果我沒能趕回來,她應該也會動手殺了子龍。

她愛子龍,勝於愛過自己。她能下如此大的決心,也是因為對子龍的摯愛。她不想看到子龍變成六親不認的魔頭,哪怕清醒的送他上路。

我笑著拍了拍李瀟雨的肩膀,安慰道:「瀟雨,沒事兒,我回來了!只要我在,就絕對不會讓子龍出事!」

「嗯!」李瀟雨憔悴的點了點頭,連笑容也是很疲倦。

此時的情況很著急,我看向青龍的時候,青龍立馬點了點頭,跟著就提氣大喊了起來,「靈族弟子聽令,放下手中的任務,全速趕來神壇!」

青龍的喊聲帶著氣息,聲音很洪亮,傳的也很遠。老鬼頭看到這一幕,沖我笑了笑,說:「看來,靈族已經易主了!有青龍小哥在,子龍大可無憂,哈哈!」

老鬼頭此時放鬆了不少,那張焦急的臉,也總算是露出了放鬆的笑容。青龍心裡沒底,苦笑著搖了搖頭,說:「老先生,我只能幫你們打開九幽地獄的入口。至於其他的事情,那就得靠你們自己了!」

「嗯!」老鬼頭點點頭,抱拳感激道:「感謝青龍小哥的大恩大德,他日只要有需要我老鬼頭的地方,儘管開口!上刀山、下油鍋,絕不皺一下眉頭!」

青龍擺了擺手,禮貌的笑道:「老先生,您太客氣了!我也是子龍的朋友,自然也不希望看到他們出事!他們來了,你們趕快順著石壁下去,先上扁舟!等我們使用潮汐之力打開冥河入口,你們就趁機進入冥河入口!」

青龍說話時,那兩百來號靈族弟子就已經沖了上來。青龍話音一落,立馬就招呼靈族弟子,「速速歸位,立馬打開冥河入口!」

「好的,尊主!」靈族弟子平日訓練有素,井然有序,在各個領頭人的帶領下,紛紛走向了那些從海底拔地而起的石柱。

趁著這個機會,我也把子龍背了起來,在走到懸崖邊上的時候,我沒有順著石梯下去,而是背著他一步跳了下去。

在沒有衝破百會穴之前,我根本不敢跳這麼高的懸崖。因為我體內的氣息,還不足以支撐我馭氣飛行。而此時我背著子龍跳下去后,先是感覺重心迅速的往下墜。但只是過了兩三秒鐘的樣子,我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很輕,不是急速下墜,而是緩慢的往下降落。

老鬼頭和李瀟雨是順著石壁上的石梯下來的,等他們到岸邊時,我就已經背著子龍上了扁舟!差不多只是相差了半分鐘不到的樣子,青龍便帶頭大呵了起來,「以我之血,誠祭陰靈;以我之軀,號令萬鬼!馭鬼之術,天下為尊!魂引潮汐,萬鬼之力,助我打開陰陽通道!」

隨著他一開始帶頭,其餘的靈族弟子也跟著喊了起來。剎那間,只感覺整個海灣都回蕩著他們念咒的聲音,聲勢滔天,久久不散,聽的人一陣熱血沸騰。

而這咒語的回聲還沒有消失,青龍就在上面大喊了一句,「初九,我幫你們壓陣,你們自己進去!記住了,冥河有兩條分支,一條通往陰間,還有一條通往天界!區別就是你們道教的太極印,千萬不要走錯了!」

青龍留下來壓陣,那就無法幫我們帶路。但有他在上面壓陣,我也是最放心的。就算奪魄來了,青龍也能攔住他。

我大聲回應了一聲好之後,就撐著扁舟朝中間的地方劃了過去。剛一進入石柱包圍的範圍,原本風平浪靜的海綿忽然開始暴躁了起來。

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用蠻力改變著洋流的方向。 偶像歸來之老婆回家做飯啦 我就站在扁舟的船頭,低頭一看,正好就看到海面上漂浮著一具具白色的陰魂,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幾乎佔據了整個海平面。

而這些漂浮在海面上的萬千陰魂,全都順著石柱圈逆時針遊動。這也是靈族最大的秘密,利用萬千陰魂的力量來推動潮汐之力。

潮汐之力很快就讓海平面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隨著陰魂的速度加快后,漩渦也是越來越急。在那漩渦最中心的位置,海水逐漸分開,更是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吸扯力,猛的一下子就把我們的扁舟給卷了過去。

要是換作普通的船,肯定會被掀翻,甚至被拖入海底。但這扁舟卻是異常的平穩,根本感覺不到晃蕩,只是隨著漩渦不斷的被捲入漩渦中心的位置。

速度越來越快,我也是有些頭暈目眩,就好像是暈船了一樣難受。但只是過了一兩分鐘的樣子,我們的扁舟終於被卷到了漩渦中心的位置。

扁舟還沒有挺穩,就感覺漩渦底部忽然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吸扯力,一下子就把我們的扁舟給拖了下去。周圍的海水全數被漩渦的力量給分開,我們身上沒有沾到半點海水,直接就被拖到了海底。

而就在我們的扁舟快要撞擊海底之時,那海底突然傳來了一聲咔嚓的聲響。我往下一看,正好就看到了海底的那個太極圖案。

那太極圖案中間的陰陽線,同時往兩側打開,剛好形成了一個通道入口。看不清楚通道裡面是什麼,黑黝黝的一片,好像是沒有盡頭的深淵一樣!

也就是短短几秒鐘的時間,我們的扁舟直接沉入了海底這黑漆漆的深淵中!剛一沉下去,上面的太極圖立馬合上。下一秒,我們就被黑暗吞噬,完全是伸手不見五指,如同是進入了一個黑色的密封空間!

過了好一會兒,周圍才出現了光亮。但這種光線並不是很亮,反倒是有些昏暗,隱約還有些昏黃的色彩。

還沒反應過來,扁舟就好像落在了水面上。等我看清楚周圍的情況時,當即大喜了起來,更是激動的脫口道:「是冥河,你們看……我們終於找到冥河了!哈哈……」 二長老和墨雲飛純粹是被明老逼走的。兩人臨走前毒辣兇惡的眼神,恐怕文選武試沒結束前,月千歡也不會有安全的日子過。

墨蕭嘆了口氣。他抿唇看向月千歡,欲言又止。

月千歡手搭在受傷的肩膀上,冷眸盯著墨蕭沒有客氣。「人都走了。墨蕭公子還不走嗎?」

「再不走,咱們可就不客氣了!」南宮無朝墨蕭揮了揮拳頭。

見此,墨蕭嘴角的笑容苦澀幾分。他歉意的看了眼眾人,開口:「抱歉。」說完,墨蕭才吩咐暗衛推著輪椅離開。

南宮梟搖了搖頭,開口:「這墨蕭倒真不像是墨家人。」

「不像又如何,他生在墨家。這身份是不會改變的。只可惜,他這樣溫和的性子在墨家活不長久。」

「明老此話何意?」

明老沒有回答南宮梟,而是轉身看向月千歡。

南宮無正圍繞在月千歡身邊,格外的激動歡喜。南宮無:「千公子你真是太厲害了!本少太崇拜你了!」

「那個二長老可是二階武王!千公子你不僅傷了他,還給他下毒了!那個毒怎麼樣,會不會把他毒死?要是能毒死那個壞老頭,就更好了!」

月千歡面色蒼白,聞言瞥了眼南宮無搖頭。「你都說了是二階武王,平常的毒怎麼可能毒死他。」

「可是千公子你這麼厲害啊!你能煉製出引來丹雷劫的丹藥,為什麼就沒有毒死武王的毒藥呢?」

丹雷劫?南宮梟和明老聞言,挑了挑眉。

明老是完全不知道。南宮梟是暫時還不知道轟動朱雀的雷劫,還有證道的絕世妖孽就是月千歡。因為墨家死士刺殺,南宮無還沒來得及告訴。

但現在,兩個人都生疑,開始關注探查起來。

月千歡並不知道南宮梟他們開始懷疑了。垂眸看著南宮無,月千歡有些頭疼。她是知道能毒死武王的毒藥,可是想要煉製也得先有材料啊!

頭疼欲裂,傷口劇痛。兩相夾擊,月千歡身體晃了晃差點栽倒。雲夜就在後面,伸手要攙扶住月千歡卻被幽光月格擋開了。

月千歡眼神有些飄忽不定。她疏離的笑了笑。拒絕雲夜,「不用。我沒事。」

嘴裡說著沒事。可月千歡的面色更加蒼白難看,身形搖搖欲墜。

雲夜微微蹙眉。「你受傷了。」

南宮無慌了:「千公子!千公子你還能堅持嗎?千公子?」

「他是被血傀的青銅巨劍所傷。快快回到府里去,老夫給她運氣療傷。「

「哦好的!」

月千歡警覺不讓人碰。南宮無便立馬找來了軟轎,抬上月千歡迅速往南宮府邸趕。有明老在,倒讓他們鬆口氣沒有太過擔心。

明老除了明家大長老的身份外,可也是下南之地赫赫有名的神醫煉藥師!

……

「砰!」

墨雲飛一拳砸在桌上,四溢的武力瞬間讓楠木桌四分五裂。

墨雲飛雙眼發紅,面目猙獰而扭曲。他惡狠狠,極為不甘心的道:「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就能殺了千公子。」

「偏偏被明老擋住了。該死!」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正是一條地下暗河。但這河水卻是和普通的河水不一樣,不是清澈見底的河水,也不是湛藍的海水,而是像岩漿一樣的河水。

我也不知道這冥河的河水到底是不是岩漿,顏色和岩漿一樣,是紅色的。冥河的水面上,還咕咚咕咚的冒著氣泡,就感覺這冥河的河水是燒開的。

而現在的我們,正好就落在一個奇怪的圖案上。周圍有很多從冥河河底冒出來的亂石,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這也是一個太極圖案。

奇怪的是,冥河的河水正好就是從這太極圖案下面冒出來的,在太極圖案里流了一圈后,依次流向了兩側,剛好形成了兩條冥河分支。

兩條冥河的造型幾乎是一模一樣,完全區分不出來,唯一不同的只是方向不同而已。老鬼頭看到這一幕,眉頭一皺,嘀咕道:「初九,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應該就是冥河的轉折點!可兩條冥河的情況都如出一轍,也不知哪一條是通往天界的?」

老鬼頭提到的這一點,也是我疑惑的地方。子龍的時間不多,我們不敢冒險,如果走錯了道,肯定會浪費不少的時間。

我沒有立即回答老鬼頭,而是想到了之前青龍給我說的那些話,他說過冥河的方向是按照太極八卦來區分方向的。一條是通往九幽地獄,一條是通往天界。而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正是代表著陽間的太極圖案。

乾坤分五行,太極分陰陽,太極印中的陰陽魚,正好就代表著陰陽方位。白色的是陽,黑色的是陰。也就是說,只要我們能找出那黑色的陰陽魚,對應的方向肯定就是通往九幽地獄的方向。

我把我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老鬼頭立馬明白了過來,嘆道:「唉,都怪我太擔心子龍,連最簡單的道理都忘記了!你說的沒錯,只要能分辨出太極的陰陽,就一定能找到去天界的冥河。」

重生之香途 老鬼頭話音一落,就連忙開始觀察起了周圍的亂石。可看了幾眼,眉頭再次皺了起來,臉色也是變的很難看,說:「這亂石形成的太極圖案,雜亂無章,也沒有明顯的指向。他娘的,到底哪一條支流才是通往天界的?」

老鬼頭此時有些急了,說到最後爆出了一句粗口,一臉的無奈和著急。

「老鬼頭,別心急,我有辦法!」我連忙安慰了老鬼頭一句,老鬼頭就怔怔的看著我,說:「初九,難道你想用八卦羅盤來區分方位?這地方很邪門,法器根本沒有作用!」

老鬼頭是在提醒我,我笑了笑沒說話。先是走到了其中一側陰陽魚的方向,道指猛的一指,一道真氣當即激射而出。砰的一聲就打在了冥河的河面上,炸的河水四濺!

老鬼頭還沒有反應過來,我便已經笑了起來,因為我心裡此時已經得到了答案。老鬼頭看到我笑,很是不解,問:「初九,你這是要幹啥?」

我笑了笑,解釋說:「老鬼頭,我對應的這個方向,就是通往天界的冥河支流!剛才我使用的是純陽真氣,並沒有感受到其他氣息的干擾,氣息沒有產生排斥,這就說明不是陰氣。陰氣只有九幽地獄才會有,天界斷然不會出現陰氣。所以,我們沿著眼前的方向走,必然能找到冥河盡頭的紅蓮血池!」

老鬼頭的道行一般,無法感受到周圍的氣息,自然明白不了其中的微妙關係。但他見我說的如此肯定,那張焦急的臉也終於鬆了一口氣,說:「那我們趕快去找冥河盡頭吧,事不宜遲!」

「好!」確定了方向後,我便開始帶頭駛向了我們事先確定的位置。冥河只有一條通道,來回皆是同一條路。我把扁舟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限,但這冥河盡頭的距離還是遠遠超出了我的預期。

足足有半個鐘頭的樣子,我才看到前面的視線突然變得開口了起來。那種昏暗的顏色,也逐漸變成了白色的光線。

放眼看去,就好像已經是天的盡頭,一條橫河攔在視線的盡頭。河流上方,還飄散著一團團白雲。但周圍卻是沒有任何的建築物,無邊無際的一片白色。除了白雲和河流,再也看不到其他任何的東西。

抬頭一看,天空好像離我們的距離很遠。更奇怪的是,這天空竟然出現了七種不同色彩的雲層。從下往上,分別是紅、橙、黃、綠、青、藍、紫!

老鬼頭看到這一幕,當即咂舌道:「這應該是九重天的七彩雲,每一種雲層代表著一層天,最頂端的紫色雲層,正好就是紫氣東來,仙家居所的象徵,應該也就是道教史書上記載的天界!天分為九重天,七彩雲層代表了七層天。還有一層,應該就是我們腳下的冥河。而前面那條橫河,應該就是天河。加起來,正好就是九重天。冥河聯通天界和陰間,看來確有此事。道教史書上的記載,也全數正確。現在,我們只要找到那片紅蓮血池,子龍就有救了!」

老鬼頭越說越激動,臉上的激動之情無言以表,只差像個小孩一樣手足舞蹈。

而就在老鬼頭話音剛落之時,李瀟雨忽然指著我們左側,激動的喊道:「你們看,那是不是紅蓮血池?」

李瀟雨一喊,我和老鬼頭就同時看了過去。這一看,正好就看到冥河和天河交匯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片紅白相間的區域。

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那是天河河水還有冥河河水交匯的地方。天河河水是白色的,而冥河河水卻是紅色的,兩種不同顏色的水質交匯在一起,竟然神奇的形成了一片太極圖案的區域。

一面是白色的,一面是紅色,正好和太極圖案里的黑白顏色相對應。太極分陰陽,果然天地構造離不開太極生四象的遠離。萬變不離道,道生萬物,這就是道最強大的力量。

可奇怪的是,我們並沒有看到這太極池裡有蓮花。除了交匯形成了這神奇的太極區域外,和其他的地方並沒有異常。因為在冥河和天河交匯的地方,雖然沒有形成這神奇的太極區域,可也有很明顯的分界點。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和老鬼頭之前才沒有注意到這一片神奇的太極區域。

「不對勁、不對勁!」老鬼頭搖頭嘀咕了兩句,而後才看向了我,說:「初九,按理說這冥河應該就是連接天界和人間的盡頭。地藏王菩薩也說過,在這盡頭的地方,長著一片紅色的蓮花。以他老人家的見聞,這應該假不了。只是,這蓮花池到底在何處?」

老鬼頭說話時,我也在觀察周圍的情況,並沒有看到任何的異常,除了這神奇的太極區域外,根本沒有看到有其他特別的地方。

如果地藏王菩薩的指示沒有錯,那這紅蓮血池肯定就在這一片區域。可直到現在,我們還是沒有看到任何一片蓮花池。

我看了一眼扁舟上的子龍,情況越來越糟糕,清醒的次數也是越來越多。要是持續這樣下去,我擔心他會隨時蘇醒過來。

如果他此時蘇醒了過來,那我們努力就白費了。

我無法回答老鬼頭的疑問,只能轉移了話題,堅定的說道:「地藏王菩薩他老人家的話不會有錯,這紅蓮血池一定就在附近!現在我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找到這紅蓮血池!」

老鬼頭聽了我的話,沉著氣點了點頭,也沒有再說其他的。雖然他的臉上依舊很擔心,可現在擔心沒有任何的作用。唯有找到紅蓮血池,否則什麼也改變不了。

我撐著扁舟慢慢在周圍轉了起來,天河無邊無際,起初我以為扁舟會沉入天河。可幸運的是,這神奇的扁舟竟然能夠在天河水面上安然無恙的航行。天河河水,鴻毛不浮,我曾見識過天河的威力,也忌憚天河的河水。

如今沒有了天河河水的威脅,我自然也能放心的尋找紅蓮血池。然而,我們在圍著天河附近繞了一圈后,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

除了那紅白相間的太極區域之外,根本沒有發現有其他特殊的地方。隨著時間慢慢的流失,我心裡也開始著急了起來。

但我不能表現出來,因為老鬼頭和李瀟雨此時更加著急擔心。我怕我一表現出來,兩人的情緒會立馬崩潰。所以,我只能強忍著,時不時的打氣鼓勵他們。

可時間一長,兩人的情緒就越來越糟糕,就連我也快穩不住了,只是都在強撐著沒有說出來。

又過了一會兒后,李瀟雨終於忍不住了,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同時把她的匕首遞給了我,眼睛里含著淚水,咬牙道:「初九,子龍快蘇醒了!我下不了手,還是你來吧!」

聽到這句話,我心裡難受的像針扎一樣。如果真的找不到紅蓮血池,那我們只能殺了子龍。而就在我要接過李瀟雨手中的匕首時,老鬼頭卻突然激動的大喊了一聲,「初九,瀟雨丫頭,你們快看九重天,這應該是要天亮了吧?」 「不,你說錯了。咱們差的可不是一點。」

二長老陰鬱沉著臉,他冷冷盯著墨雲飛。「有一點你沒有告訴老夫。否則老夫就不會如此輕敵,反在那個混賬身上栽了跟頭!」

說著,二長老不由摸了摸手腕。

挑斷的手筋被接上了。不影響舉止,但一舉一動牽扯到傷口都痛的難以忍耐。但更加嚴峻的,是匕首上的劇毒!

二長老到現在都沒有想到辦法破解劇毒。只能服用解毒丹來壓抑毒性在左手上。導致左手毫無知覺,青黑色的皮膚更是十分詭異。

聞言,墨雲飛冷笑:「這是二長老你自己輕敵。怎麼能怪到本公子頭上?」

「再說了。二長老可是堂堂的二階武王。怎麼還會被一個小小的三階武君挾持?不知道的,指不定還會以為二長老認識千公子,故意放水呢!」

二長老面色一沉。眼底閃過憤怒,但墨雲飛的身份不是他可以發泄怒火的。

二長老冷哼:「四公子可別胡亂開玩笑。那千公子是殺老夫侄兒的兇手。老夫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又怎麼會對他放水?」

「不是就好!那還請二長老下次看準了,下手仔細準確點。不要再讓千公子逃走了。」說著,墨雲飛嘲諷的瞥了眼二長老的手。

意有所指。明顯的讓二長老臉色變了變,更加難看陰沉了。

他心底積壓著怒氣,臉孔也因此扭曲了幾分。「老夫也請四公子做好自己的事。文選武試比賽將結束,大公子的毒,可準備好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