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怡伶腿腳受傷的讓幫她處理傷口,咬著牙忍著疼,定定的看著男人,「為什麼要幫我?」

「你家男人來找我做的交易,不是虧本的買賣為什麼不做。」許家山神色慵懶的坐在沙發上。

周怡伶眸瞳狠狠的顫了一下,緊張的問著男人,「金潤澤跟你做了什麼交易。」

許家山慢悠悠的喝了口紅酒,狹長的眸子透著如蛇一般的涼意,一步一步的走進周怡伶,手指捏起她的下頜,細細的看著她的長相,語氣嘲笑的說道,「就你這樣的長相,連給我倒酒的傭人都比不上,那個男人用傅氏和莫氏換你平安,還真不是一般的痴情。」

周怡伶心尖一顫,被震驚的好幾秒都沒有說出話來,金潤澤用傅氏跟莫氏跟許家山做交易,就是為了護她平安,就單單是一個莫祖元就很難對付,傅辰修是他絕對對付不了的,他不是在以卵擊石嗎?他為什麼要這麼傻。

周怡伶這是第一次體會到心疼的滋味,那種感覺難以描述,他為什麼要這麼護著自己,她不需要他這麼護著,不需要。

許家山看著她臉上的表情,狹長的眸子裡面全是嫌愕,在他看來為了女人而不理智的男人都是傻子,就包括許苑澤,為了一個女人已經許久都沒有回過本家,估計已經被那個女人迷的忘了許家的生存法則,不過這剛好也給了他機會,許家家主的位置只能是他的。

嫌棄的把周怡伶的下巴甩開,「我既然答應你的男人護著你,你就安安心心的在這裡待到他來接你,不要怪我沒有警告過你,現在傅辰修的兄弟在找你,你應該比我了解他兄弟的能力。」

周怡伶臉色僵硬的坐在原地,她當然知道傅辰修兄弟的能力,她自己有辦法躲過,她有信心可以躲過的,金潤澤那個傻子為什麼要把他自己牽扯進來。

……

徐家山跟周怡伶交談完過後,跟金潤澤通話,「你的女人現在很平安,就是腳擦破了點皮,莫祖元那裡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幫你。」

「暫時沒有,我會儘快讓你拿到莫氏,至於傅氏那邊,我也會很快給你回復。「金潤澤看著自己電腦裡面東西表情嚴肅。

」我等著你的好消息。」許家山把電話掛斷,捏臉捏旁邊女人的臉,「你說爺要不要去看看爺的弟弟。

女人強迫自己笑起來,「爺,自然是該他來看您。」

許家山哈哈大笑起來,很滿意女人說的話,「爺的那個弟弟被女人迷的已經忘了許家的生存法則,我這個當個哥哥需要去提醒他一下。」

「爺,你真是善心。」女人有吹捧了一下,誰知道男人當場就變臉了。

眯著眼睛,陰沉著臉,嗓音冷寒,「許家的人最不能擁有的就是善心兩個字知道嗎?」

「知道了爺。」女人臉頰被捏的生疼。 說話之人,正是雲飛揚!

范浪在那邊戰鬥,他在這邊煉化中樞寶珠,總算是將其煉化完畢,徹底掌控。

時隔千年,雲飛揚重新成為了這裡的主人,一種熟悉的感覺涌遍他的全身,彷彿擁抱了整個風帝神宮,又好像化身成為了這裡的一部分。

這裡的每一寸大地,成為了他的血肉。

每一條通道,成為了他的血管。

每一個陣法,成為了他的力量。

「這感覺太熟悉了……風帝神宮,為我所用!」

帝少的獨傢俬寵 一聲大喝,雲飛揚催動整個風帝神宮。

轟隆隆……

大地為之顫動,方圓萬里劇烈震蕩,彷彿一尊巨靈神蘇醒,重新煥發生機。

主要展開行動的是各個地方的陣法,這些真煩原本是按照固定的規則運轉,現在受到中樞的操控,改為按照雲飛揚的心意運轉。

眾多陣法的力量,向著這處大殿匯聚而來,半空中能量如潮,呼嘯澎湃,空氣劇烈震蕩,種種景物變得模糊不清。

暮青松見此情景,辨明形勢,失聲道:「他們竟然把這裡給煉化了!怎麼會這樣?他們的煉化速度怎麼會這麼快?沒道理啊,沒道理啊!」

霜雪姐妹見狀,也是大驚失色:「我們煉化那麼久都沒能煉化完成,這群賤民怎麼可能煉化完成?」

他們誰都沒想到會出現這種事情。

之前他們在這裡悶頭煉化,足足花費了好幾天的時間都沒能成功,工程大概進展了七八成。

就算范浪等人是接著他們的進度繼續,按理講也不該這麼快。

從一開始,暮青松三人就認定了范浪他們要煉化很久,所以並沒有特別急於去殺雲飛揚,而是將目標鎖定在了范浪身上。

然而現在發生的事情,狠狠的抽了他們一巴掌。他們要花很久的事情,范浪這群人很快就辦到了。

暮青松三人頓覺不妙。

呼!

大殿能量匯聚,燃起了火焰,火焰化為了人形,形成了大將軍的模樣,手持火焰大刀。

這是陣法火靈。

嘩啦。

空氣冒出流水,凝聚成為了人形,同樣是將軍模樣,只不過所持的武器與火靈不同,是一條流水長鞭。

接著是風靈、雷靈、石靈等等,各種強大的陣法之靈出現在大殿當中。

這些陣法之靈,全都是催動整個風帝神宮凝聚而成,比起那些獨立陣法凝聚的陣法之靈,要強大千百倍,完全是兩個概念。

「糟糕!這些陣靈很強大!」暮青松驚呼道。

「這可怎麼辦?這幫該死的賤民,竟然給我們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早知如此,就該力薦聖帝血洗騰龍大陸,把他們都殺個精光。」蔣玉霜咬牙切齒。

陣法之靈來到這裡,可不是來當擺設的。

在雲飛揚的操控之下,所有的陣法之靈,都將矛頭對準了暮青松三人,然後暴起攻擊。

在場一共有十二個陣法之靈,每四個陣法之靈,就擁有堪比玄神的實力,十二個陣法之靈一起進攻,戰力何其驚人,堪比千軍萬馬。

每個陣靈屬性不同,發出不同的攻擊,火靈揮舞大刀,水靈甩動長鞭,雷靈以雷電做為箭矢,霎時間各種能量齊飛,壯觀而又危險。

陣靈的攻擊替范浪解了圍,將暮青松強行逼退,范浪只覺渾身一輕,立即從地底跳到了外面。

暮青松三人遭到陣靈群攻,一下子陷入了艱難的苦戰,被打得左支右絀,頭尾難顧。

「還真是一出好戲,現在輪到你們焦頭爛額了,看你們還怎麼囂張。罵啊,繼續罵啊,你們不是瞧不起騰龍大陸么。有本事把你們的聖帝叫來啊!讓你們知道知道,什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范浪一下子輕鬆了很多,懸空站在中樞附近看熱鬧,出言刺激暮青松三人。

「賤民!少在那裡猖狂,你們這些騰龍大陸的賤民,簡直就不是人,比豬狗強不到哪裡去。就該把你們趕盡殺絕,讓神浩星成為我們這些聖子的家園,那樣世界就清靜了。」

事到如今,蔣玉霜竟然還能罵的出口。

「好,算你這個臭娘們夠狠,死到臨頭還在嘴硬,看你們能堅持多久!」范浪佯怒道。

他嘴上叫囂,卻沒有加緊攻擊,而是繼續看熱鬧。

連他的金陽戰獅,都放緩了攻擊,只是以圍困為主,壓制著暮青松三人。

「現在正是殺死他們的好時候,你怎麼還不動手?」阿紫費解道。

「不急,再等等,放長線釣大魚,順便把他們的底牌都逼出來看看。」范浪解釋道。

他這樣安排,自然別有用意。

其實騰龍大陸的九大超然勢力當中,至少有一方超然勢力投靠了聖光大陸!

他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范浪知道這個叛徒是誰,但是光他一個人知道是不行。

我說的話就是證據——這招不是每次都好用。

另外他還考慮到了蝴蝶效應問題,也許大局會有變化,凡事不能完全依靠前世的所知。

這就是范浪要釣魚的原因。

暮青松三人身陷險境,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一旦他們向那個叛徒勢力求援,引來了援兵,那事情就有意思了。

釣魚看運氣,能不能釣上來,還是未知數,范浪只是試一試。

大殿之內,混戰仍在繼續。

十二個陣靈圍攻暮青松三人,還有金陽戰獅也在進攻。

暮青松見勢不妙,斷然道:「他們掌握了此地,催動陣靈攻擊我們,我們不是對手,還是放棄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我們離開這裡,回到聖光大陸再作打算。」

「可惡!真不甘心,竟然被一群賤民逼到這一步。」

「真想殺光他們再走,這次行動太失敗了。」

霜雪姐妹都恨得咬牙切齒。

然而迫於形勢,還是非走不可。

如果是在外界,他們可以直接撕裂空間瞬移,但是在這裡不行,風帝神宮有這方面的限制。

想走,就只能飛走,強行撕裂空間,最多也只能短距離傳送,逃不了多遠。

「一起走!」

暮青松豁出去自己的老本,放出妖寵跟傀儡,盡量抵擋一二,然後帶著霜雪姐妹一起衝鋒,想要逃離此地。

要是放走了魚餌,還談什麼釣魚。

一道手握雙劍的身影,豁然擋住了暮青松三人的去路,劍氣縱橫爆發,一道道筆直衝起,猶如白色的森林。

「想走,沒那麼容易。」

范浪森然道。 許家山收回捏著女人的手,「走跟爺一起去醫院看看也的弟弟。」

「是。」女人剛才被許家山捏著的地方留下一大片紅印。

……

醫院

莫江湘還不知道姜下時出事,只知道昨天開會的內容,姜小時處理的很好,那些股東穩定下來,只要股東穩定下來,等著她出院就好了。

「許苑澤,明天我就出院吧,回家養傷。」 燕王傳奇 莫江湘想著回家還可以處理一下公司的事情,也不會像在醫院這麼無聊。

許苑澤眼皮都沒抬一下吧,幫她擦著腳,「醫生沒有允許你出院之前,我不想在聽到你這樣的請求。」

莫江湘,「……」她為什麼要去多此一舉去問一下,偷偷的去跟醫生商量好就可以了啊!失策,失策。

許苑澤幫她把襪子穿上,就準備去倒掉溫水,病房門被無理的推開。

許家山摟著女人進到病房,看到眼前的場景,眼裡有著對許苑澤的鄙視,「澤弟,我們許家是落魄了嗎?你都來醫院當起來護工。」

許苑澤冷眸半眯著,像是沒有看到他這個一般,先去洗漱間把水倒掉,然後再坐在病床邊緣打電話,「病房裡面來了兩個垃圾進來丟出去。」

許家山在他打電話的同時,找到地方坐下,視線落在莫江湘的身上,彎著唇角打招呼,「莫莫,澤弟不是把你賣了嗎?怎麼又把你買回來了。」

莫江湘擰了擰眉,回嘴到,「二爺,你現在連我跟澤爺的夫妻情趣都要管了嗎?也是聽說一個人單身久了,就會見不得別人甜蜜。」

「莫莫,你這小嘴還是這麼的不討喜,不過爺喜歡,不如你來投入爺的懷抱,爺保證好好的疼你。」許家山對著莫江湘拋去一個飛吻。

莫江湘還想回嘴,視線卻被許苑澤給擋住,抬眸冷冽的凝視著許家山,嗓音很寒涼,「是讓我把你丟出去,還是自己走出去。」

「澤弟,我不來看你,都不知道你為了一個女人在當傭人了,你說我要是告訴老爺子了,他老人家是不是會被你氣死。」許家山不在乎他的威脅。

許苑澤連跟他廢話的心情都沒有,拿出木倉對著他,「現在走還是讓我少一個對手你自己選擇。」

許家山站起來往病房門外走,「澤弟,我只是來提醒你一下,許家的家規你可不要忘了,小心被吃的骨頭都不剩下,對了你跟這個女人結婚老爺子可是不太滿意的,沒有報備老爺子,你就私自結婚,小心老爺子親自出面解決她,畢竟你是老爺子最中意的繼承人,他可不希望自己的繼承人有軟肋。」

許家山說完就攬著女人離開,出去就看到自己帶來的手下,全部都被打的鼻青臉腫,心情極為的不爽,「一群沒用人的。」

手下,「……」

許家山離開過後莫江湘擔心的拉著許苑澤的手,「你還是先回許家,他看起來會有動作。」

「不用。」

「我怕他在老爺子面前說什麼,你還是先回本家去看看。」 范浪沒有急著殺暮青松這三人,但是也絕不會放他們走,否則豈不是功虧一簣。

發動整個風帝神宮,再加上范浪以及金陽戰獅,這個戰力足以困住暮青松三人。

現在的雲飛揚受到了風帝神宮的保護,已經安全無憂,閑著的阿紫也是一個可以動用的戰力。

眼下的局面就是瓮中捉鱉!

「滾開!」

暮青松豈能坐以待斃,憤然爆喝一聲,手上揮舞聖象拐杖,爆發排山倒海的威能,向著范浪怒擊過去,意欲強行殺出一條出路。

這一招根本不需要范浪去抵擋,金陽戰獅張開金甲般的毛髮,整個腦袋猶如黃金太陽,迎接了暮青松的攻擊,將其擊退回去。

暮青松不甘心,又換了幾個方向衝鋒,結果處處碰壁。

事到如今,就連霜雪姐妹都沒心思再去辱罵騰龍大陸了,額頭上雙雙都見了汗,顯得很是焦急。

「小子,你可知我們是誰?我是聖光大陸的左丞相,身居高位,是聖帝的左膀右臂。這兩位女子,同樣來歷不凡,與聖帝有親屬關係。你跟我們作對,等於跟聖帝作對,這個後果,你承擔不起。不如這樣好了,你我各讓一步,只要你放我們走,我們既往不咎,你看如何?我們堂堂的聖光大陸子民,能跟你這樣商量,已經很難得了。」

暮青松一邊戰鬥,一邊跟范浪談判。

聖光大陸的人有著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人人都認為自己是神聖的,能跟范浪談判,證明確實被逼到絕路了。

但凡有一線生機,暮青松也不會出此下策。

「真『踏馬』的可笑,這絕對是我聽過最失敗的一次求饒,以你這種態度求饒,能有活路都見鬼了。」范浪譏諷道。

「這不是求饒!而是跟你談判!你好好掂量一下我們的身份,也掂量一下聖光大陸的分量!我們幾個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保證你會死的很慘,連帶著整個騰龍大陸也會遭殃,一旦聖帝親臨,你們騰龍大陸必將天翻地覆!」暮青松恐嚇道。

「行了,別在那狺狺狂吠,搬出聖帝也救不了你。我知道你們是誰,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反倒是你們對我一無所知,根本不知道我的通天手段。將來兩個大陸燃起烽煙,聖光大陸必將在我的劍下覆滅!」

范浪說話之時,手中雙劍齊出,化作萬千劍氣,籠罩暮青松周身。

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