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時候,縱馬飛奔來的男子見大家默不做聲,沒有人答話。一下子翻身了下了馬。高聲向人群喝道:「誰是太平鎮的地保?」

剛才那個喊叫著張羅叫眾人敲鑼打鼓的矮胖子,從人群的前排滿臉堆笑的跑了上來,口裡說著:「小的,小的是咱們太平鎮的地保啊。」族長,那可是鎮子上的天!那可不是他這麼一個小小地保得罪起的。然而身為地保的他,極會辦事兒,他口中用了一個咱們太平鎮,這樣也好和這位新上任的族長大人拉近些關係不是。

那中年男子,見了地保,急切的從懷中摸出了一張文書,一伸手遞到了地保面前,倉促的說道:「我是新來上任的李浩然啊!你快問問,誰有奶水喂喂我的孩子啊!」說著,李浩然從背上解下了一個襁褓,正是他從玄尼山洞中撿到的嬰兒。

要說這一路上可把李浩然給愁死嘍!嬰兒哭倒是沒有什麼,讓他最愁的是,自己沒奶水喂孩子。他這一路上,邊走邊打聽誰家有奶水。

這一路上什麼牛奶,羊奶,他都收集。好在身上錢財充足,誰又能和錢過不去呢?有奶水的自是樂不得的賣給李浩然了。就是那沒有奶水的,見他先是塞給自己幾個銅板做賞錢,也是四處張羅著,幫他打聽誰家有奶牛,奶羊,甚至是誰家有剛剛產下小孩,奶水充足的少婦。叫他欣喜的是,孩子還好,一路上不是哭,就是哭。這哭總比不哭好吧。馬背上顛簸,一路操勞,一個剛剛出世的嬰兒哪裡受的住呢。可就在今天,叫李浩然心裡發涼的是,這孩子居然不哭了。用手指放在孩子的鼻孔,到是還有呼吸,但這也叫李浩然擔心不小。難不成是病了?要不就是餓暈了?眼看就要回到太平鎮了,所以今天自己可是大半天在馬背上趕路了,沒有顧得去管身後的孩子。要說這孩子能跟著自己跑到這個時候命也算真硬了。要是一般的嬰兒,怎麼能禁得住這麼折騰呢?

此刻,李浩然見了家鄉的這麼一大群人,可算是見到了親人。所以,人還沒下馬,就大喊著找奶水。而人們的默然,使他誤以為是沒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這才從懷中摸出了上任的文書,遞到地保面前。

地保哪裡敢去檢驗那文書,見了李浩然懷中的孩子,趕忙轉身向著人群喊話張羅著:「誰家有剛剛產下小孩的婦人?二狗子,你家不是有頭奶牛嗎?三娃子,你家我記得也有幾頭奶羊。快,快去給李族長的孩子搞到些奶水來。」

頓時,兩個人應了一聲,往家跑去了。

鑼也別敲了,鼓也別打了。萬一吵到這位新族長的孩子,自己可是擔待不起啊!

這時候,李浩然的大哥李浩明站在人群的前排望著弟弟,心裡盤算著:按說這弟弟剛剛回來,現在又是族長了。自己也不該多問,可剛剛聽到兩個長舌婦輕聲的嚼舌根子,說這是弟弟的私生子。這在外面生了個私生子的帽子,可是不那麼好聽啊。這也奇怪了,弟弟哪裡冒出來的兒子呢。

越想越奇怪,李浩明不禁笑臉走了上來。

「二弟。」李浩明快走到李浩然身前的時候,忽然快走了兩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李浩然的手,殷切地說到:「我是浩明啊!」

「呦,大哥啊!你的樣子,真的變了很多。」李浩然三歲離家,後來雖然也回來過兩次,但是自從十六歲,以弟子的身份進了紫霞門后,李浩然就少有回家了。這當然是由於紫霞門,門內,門規甚嚴,不許五級以下武者私自外出,更不要說是經常回家了。算起來,到現在四十歲,他從紫霞門回家的時日,加起來,也就是了了的數天而已。還都是因為家裡有事,請假回家的。現在,這李浩然當然是不認識自己的大哥了。

「浩然,這孩子是誰的啊?」李浩明微笑著問道,聲音卻是很高。他誠心的想要讓這太平鎮的父老鄉親聽聽,這孩子到底是不是弟弟私生的。

「我的。」李浩然想也不想的答道。他此刻也有自己的主意,說是撿來的,等這孩子大了,難免會傳到他耳中。孩子不是自己生的,那保不齊就和自己不親了。還不如現在就咬牙狠狠心,直接使得眾人猜想是自己私生的呢!於是他大聲的回答著自己的哥哥:「這是我在紫霞門時候有的。」

李浩明聽了,縮了縮脖子兒,咽了口吐沫,好在到底是李家的骨肉。看著自己弟弟手中的孩子,李浩明臉上一陣尷尬后,又露出了笑臉。趕忙說道:「快,快,快回家」。

回到李家的宅院,老媽子、傭人一通忙活。地保也取來了牛奶,這修羅山的孩子喝了奶水后,竟是重新有了生機。他好似也感覺到了,自己安全了似的,竟然不哭反而笑了起來。

李宅上下,見這嬰兒長得極其可愛,都大為歡喜,雖然此刻都認定了是個私生子,但畢竟是李家的骨肉,誰還在意呢。尤其是李浩然的母親,見了這孩子更是歡喜,樂的簡直是合不攏嘴兒。當下老太太問李浩然這孩子的名字。在一旁高興著的李浩然順嘴答道:「李岩。」這也難怪,他本就是在岩石洞中發現的這孩子嗎。

沒過幾天,李家上下就都發現,李岩這孩子也真是奇了,像是具有靈根一般。不但你沖他笑他就笑,要是你沖著他瞪眼,他也會沖你瞪眼。而要是你嚇唬他呢。比如,忽然沖著他,啊的一聲叫,這孩子不但不哭不怕,反而是雙目中,頓時射出叫人不安的目光,那感覺,似乎是被雷劈了一般。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十五年後的一個春天。

三月清風,萬里無雲,

還是那條太平鎮外,還是那條進鎮子的大路上。路的兩邊朵朵桃花掛滿枝頭,在**的照耀下,使人看了就感覺心情大好。

一片春季盎然的景象。

忽然,路上一陣騷亂。

順聲望去,一個白衣少年,正灰頭土臉的大路上狂奔。後面還跟著幾個青衣人,為首的青衣人年齡和這白衣少年相仿,一面追著前面狂奔的少年,一面口中奮力的吆喝著:「別叫這小子跑了。別叫這小子溜進太平鎮!」

「對追上他,非揍死他不可。」

「在太平鎮前面,堵上他。非揍死他不可。」

眾青衣人跟著那為首的青衣少年一同七吵八嚷的喊叫著。

再看那白衣少年,神色慌張,一邊跑,一邊還不時地回頭看看。就這樣,一個人在前面逃命的跑,一群人在後面罵罵咧咧的追。由遠及近的跑到了太平鎮的鎮子口。

太平鎮,鎮口處。另一個身材高大的少年剛剛走出鎮子。忽的,看見了這迎頭逃命而來的少年,不禁大喊了一聲:「李岩,怎麼回事?」

那逃命狂奔的白衣少年,見了同伴,面容上露出了喜色。急忙喊了一句:「鐵牛,快攔住他們。」人隨聲到,這狼狽的白衣少年跐溜一下子,鑽到了高大少年魁梧的身後。

此刻,後面的那群青衣人已經追到了鐵牛面前。再看,那鐵牛,揮起鐵塊似的拳頭,東一拳,西一拳的把追來的青衣人打的是七倒八歪。隨著,領頭的青衣少年喊了聲:「撤。」一群青衣人屁滾尿流的沿著進太平鎮的大路,倉皇回逃。

鐵牛也不去追,而是回過頭兒來,問白衣少年:「沒事兒吧。」

白衣少年則是滿面通紅的,看了鐵牛一眼。拍拍身上的塵土,微微一笑的答道:「沒。沒事。」

這白衣少年正是李浩然撿來的雷靈根之子。李岩。

這十五年來,隨著李岩年齡的一天天長大。李家發現他身上的與眾不同之處也是越來越多。且不說李岩比其他孩子早學會說話,就說李岩八歲那年,李浩然和妻子在他屋子外幾米處低聲交談,提到了他。這李岩就自己走出來了,據李岩自己說,正在屋裡看書,感覺父母的聲音提起了他,於是就自己出來了。從那以後,李浩然發現李岩的聽力是一天比一天的好。

李岩不但聽力大大的超出了常人,而且還有奇特的感應能力。九歲,李岩生日的當天,李浩然興緻勃勃地左手攥著一個金幣,右手攥著一個核桃。叫李岩選,選了哪只手裡面攥的東西就給他。叫一家人驚奇的是,李岩想也不想的就回答了:「金幣,核桃。我當然是要金幣了。」問他怎麼知道的?李岩撓著後腦勺子,說道:「我也不知道怎的,就感覺到了。」

至於說李岩的頭腦更是驚人,不但記憶力好,而且十歲以後,算賬速度極快,遠遠地超出了賬房先生用算盤的速度。

李岩喜歡大雨傾盆的日子,尤其是打雷的時候,他總是異常的興奮。經常在狂風暴雨的時候,不拿雨傘的跑到院子外面,去聽天空上響起的雷聲。李浩然擔心兒子,也都會拉他回屋兒,並且急切的勸阻:「暴雨天別屋外站著,小心被雷擊到。」而這李岩就是不聽,而且天空中一有雷鳴之聲的時候,他就會興高采烈的跳起腳來喊:「好啊!好啊!打雷啦!打雷啦!」沒有辦法,後來李浩然也就只好聽之任之了。

要說這李岩的脾氣,真的是比較暴躁。在外面,也經常和人打架。不過,他在打架這方面李岩可就沒有什麼特長了,和普通孩子一般無二。要說這太平鎮里,打架最棒的還得算是張鐵匠家的兒子,張鐵牛了,這孩子,人如其名從小就是一身使不完的渾力。由於李浩然經常要叫張鐵匠打些兵器,所以這李家和張鐵匠來往密切。李岩和張鐵匠的兒子鐵牛也從小就是朋友,一起玩到大。

這一天,李岩正在房間裡面讀書。忽然聽到正房裡父母在議論著什麼,側耳凝神傾聽。原來是說自己的事情。

「哎,這李岩怎麼就不像我呢?從三歲開始,就到處給他請名師學習武功。可是現在卻是和人打個架都不行。」李浩然搖頭嘆氣說道。

「你也不要為兒子發愁了。」似乎是李岩母親的聲音,傳入李岩耳中:「李岩雖然武功上沒有什麼造詣,但是聰明過人。以後叫他當個賬房先生什麼的,搞不好還能當個縣府師爺呢!再給他娶上一房媳婦,日子不是也過的滋潤。」

此刻,另一個少女的聲音飄來了:「哥哥不是學武當武者的料,我看叫他當武者那可是難為他的了。」這聲音正是李岩的妹妹,李翠芝的聲音。自從回了家后,每天有妻妾守候在身邊,這李浩然還真的四十歲以後,生了兩女,一兒。這李翠芝就是李浩然的大女兒。

這時,李浩然發出一聲長嘆,低沉著說道:「看來也只能如此了,幾年前,我本還打算走走關係,托師兄把李岩收入紫霞門。這麼一來,也不用了。」

「是啊!」母親答話說道:「不然明天就叫李岩停止習武吧。 愛已成殤:冷麪閻羅的殘妻 他這麼和你一起練了十幾年了。和沒有練過絲毫武功的同齡人也差不了多少。你不如還是把心思放在他弟弟李傑身上吧。」

李浩然又是長嘆了一口氣,悶聲答道:「也只好如此了,叫他早些和管家熟悉如何管理賬目,以後拖拖韓縣令的關係,看能不能收他做個師爺。再不濟,到縣衙裡面做個賬房先生,我想韓縣令還是會給我這個面子的。」

李岩聽了父母的談話,心頭急了。像是父親那樣長大做一個武者,受人尊重,是他從小的志向。現在不但要叫他做什麼賬房先生,還已經給他安排了娶妻生子的人生軌跡,能叫他不急嗎!

李岩一頭沖入了父母的房間,大聲的吼叫著:「我不娶媳婦,不當賬房先生。我要到紫霞門,長大后像是父親那樣做武者。」

父母都是一愣,我們在正房議論。這在偏房讀書的李岩是怎麼聽到的呢?轉頭一想,或許是這孩子的聽覺又有所長進了。可這又有什麼用呢?在實際和人動手打鬥中,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啊!

稍作遲疑,李浩然說話了:「李岩,不許胡鬧。父母為你定下了人生,這也是為了你好。你不知做武者的艱辛和所要面對的風險。」

「我就是不做賬房先生!」李岩的脾氣上來了,也不管父母,拔腿就往屋外跑。

從小的夢想,心中的希望,難道真的就在十五歲磨滅了嗎?明天,父親真的就不教自己武功了嗎?李岩就這麼一邊想著,一邊跑著。不知不覺的來到了附近的卧牛鎮。心中鬱悶至極,李岩衝天大喊一聲:「我不做賬房先生。」

「嘿,你個私生子。喊什麼呢!」路邊上,一片樹林裡面,走出了一個和李岩同等年齡的青衣少年。正是卧牛鎮族長的兒子,黃天霸。

這卧牛鎮的族長黃龍和李浩然十年來一直不對付。要說這黃龍也沒有什麼,不過是靠著自己有一個做六級武者的哥哥才當上了卧牛鎮的族長。此刻李岩見了黃天霸自是不甘示弱,況且他還喊自己是私生子。什麼亂七八糟的私生子,李岩長這麼大可沒聽說過。

「你是個什麼東西。」李岩沖著黃天霸高喝一聲,震得人耳膜嗡嗡聲響,要說這李岩不知怎的,從小就喊叫聲像是打雷一般。

「好小子,你還敢罵我。也不看看這是個什麼地方。大伙兒都出來,揍這太平鎮的私生子!」

黃天霸這麼一吆喝,一下子從身後樹林子裡面竄出來了幾個青衣大漢,這下子可把李岩給嚇壞了。在人家卧牛鎮的地盤,有這麼多人,自己哪裡是敵手啊。自己那兩下子,他李岩自己還不知道嗎?李岩也不多說,拔腿就往回跑。

於是就出現了本章開始的那一幕,李岩被青衣人追的倉皇逃竄,巧遇鐵牛出鎮口搭救,擊退卧牛鎮黃天霸。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李岩垂頭喪氣的回了家,想自己的父親那可是四級的武者,四級,四級啊。自己從小與弟弟一起和父親學習武功怎麼就一點效果也沒有呢?這黃天霸管自己叫私生子,自己就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不對,好像聽鎮上也有人小聲的議論過自己是私生子,這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李岩愁眉苦臉的進了父親的房門兒,張嘴就問:「人家說我是個私生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李浩然坐在客廳的太師椅上,聽李岩這麼猛地一問自己,先是一驚,轉瞬見這孩子灰頭土臉的,沒有回答李岩,而是沉聲問道:「看你這樣子,是不是又出去惹事生非,被人揍了?剛才我和你娘叫你放棄習武的事情,你還是考慮一下吧。免得學不出個上乘的武功,反倒是天天出去惹事,不能自保。」

放棄習武,剛才被黃天霸這麼一追,李岩幾乎是忘了這事了,現在父親這麼一提,心頭像是有塊鉛塊似得。在這凌武國,不做一個武者,自己以後能有什麼大的出息啊!想到了這裡,李岩喊了一句:「我才不放棄呢!」就頭也不回的出了門。

身後李浩然唉聲嘆氣的搖了搖頭。他倒不是因為兒子對自己這麼沒有禮貌,而是發愁。他深深知道,自己這兒子從小希望做一名武者,而且也每天刻苦鍛煉,可怎麼十五歲了,連個石鎖都舉不動呢?想必這李岩的親生爹娘是個病怏怏的胎子,所以才生下這麼一個沒有氣力的兒子來。

此刻的李岩在院子裡面可比李浩然還發愁,他像是每天一樣,雙手端著父親的石鎖,可就是怎麼也舉不動。 總裁你出牆吧 無奈之下,又趴在地上,做了幾個俯卧撐。哎!沒有氣力怎麼能做一個武者呢?看看父親,再看看弟弟,哪個不是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英雄。再看看自己,連個石鎖都舉不動。

「哥,還在練舉石鎖呢?」這個時候,李岩的弟弟笑著走了上來,輕而易舉的單手把一個石鎖舉過了頭頂。笑嘻嘻的看著李岩說道:「聽說爹想專門培養你當賬房先生?」

「胡扯!」李岩狠狠的瞪了弟弟一眼,頭也不回的出了院子。

第二天一早,李浩然帶了些禮品,找了太平鎮所屬的鄭縣韓縣令,為自己的兒子李岩到縣衙里尋個好差事求個人情。這鄭縣的韓縣令一聽說李岩頭腦聰明,算數快,再礙著李浩然的面子自然是滿口答應了。不過這鄭縣已經有了師爺自是不會叫李岩去當了,於是和李浩然商量定了可以先讓李岩來縣衙管理文書做個縣衙主簿。要說這也是極給李浩然面子了,他自然也是知趣,滿口答謝的回了太平鎮。

第二天晚上,這李家的人,就開始輪番的到李岩屋裡面做說客。先是李岩的娘,再是兩個妹妹,當然了弟弟李傑也是說客之一,最後連李浩然的兩個妾都跑到了李岩的屋子裡面嘮叨了幾句。可就是誰也沒有能說動李岩。最後無奈之下,李浩然只得是親自出馬了,他心裡已經盤算好了如何叫兒子徹底的打消習武的念頭。

月下夜神 「爹,您不用勸我了。我是不會放棄做武者的信念。」李岩頭也沒抬,就知道是父親李浩然進來了。嘴裡嘀咕著:「李傑,怎麼就能明年帶他去紫霞門面試。我憑什麼連去紫霞門叫人家看看都不行。嫌我舉不動石鎖,給您丟臉啊。」李岩嘴上雖是這麼說,心裡其實卻是發虛,自己可不就是連石鎖都舉不動嗎?

李浩然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把隱藏在心中的實情,吐露出來,他輕嘆了口氣,緩聲向李岩說道:「哎~~~!其實你不是練武的材料啊!你有所不知,你的天資不是很好。」

「我早就知道自己天資不好了。那又能怎麼樣,李傑是您兒子,我也是您兒子。只要努力還能進不了紫霞門成為武者?」李岩不服氣的說道。

而李浩然後面的話卻是叫李岩大吃一驚,只見他微微的張了張嘴唇,面帶難色的說道:「其實想必你的爹娘就是身體虛弱之人,這才使得你天資不好啊!再練也是沒有用的。你是我十五年前,從玄尼山上的一個山洞中撿到的。你脖子上面帶的玉佩就是你親生父母留給你的。」

這玉佩?!?玉佩從李岩記事起就一直掛在他的脖子上面,怎麼會……李岩一時間張口結舌,心中猶如翻滾的江水無法平靜。

而這時候,李浩然則是起身對李岩說道:「這玉佩才是你親生父母留給你的,你沒有習武的血統,自己好好想想,明天一早,還是到縣衙去報道吧。」說著,李浩然又是長嘆了一聲,輕輕的把李岩的房門帶上,徑自的出了屋子。留下了李岩一個人。

我不是爹親生的?!?爹沒有生過我!李岩一個人在屋子裡面,手輕撫著玉佩,心中如起了破濤駭浪一般。這個時候,他的頭腦中一片混亂。我不是練武的材料!我的血統**,所以才舉不起來石鎖,怎麼練也沒有用的。

就這樣,李岩在屋子裡面胡思亂想的呆了兩個時辰,忽的一個念頭從他腦海中閃過:我要到玄尼山父親撿到我的山洞去看看。對,我必須去到那裡看看。想到了這裡,李岩邁步出了房門,從馬廄裡面牽出了一匹大黑馬,策馬揚鞭的向著玄尼山而去。

這一天,玄尼山的山腳下,出現了一個少年,單人單馬,仰望著眼前的玄尼山脈。此人正是,李岩。

傳說這玄尼山上有妖獸出沒,雖然不知是真是假,但李岩心中還是有著幾分驚懼。他緩了口氣,雙腿一夾馬肚子,奔向了玄尼山。

正當李岩要上玄尼山之時,忽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李岩聽見天空上的一側,傳來了兩女人的對話聲。

「師姐,沒想到這玄尼山還有凡人敢來。」一個嬌柔的聲音從空中傳來。

「是啊,我們下去把他抓了做奴隸吧。」另一個甜蜜的聲音答道:「今天出來也不能白白的瞎跑一趟啊!」

這兩個女人的對話聲音不大,但李岩聽力敏捷,所以每個字都真真的落在了耳中,他不由得仰頭一看,頓時是大吃一驚。只見天上兩個身著綵衣的嫵媚女人,立於她們各自所持之劍上,正在向著自己這邊移動。

仙女!?!李岩,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而正在他驚詫的時刻,那兩名嫵媚女人飛行的速度遠遠的要比他想象中快,瞬間便已經漂移到了他的面前。一名女子伸出手臂,向著李岩迎面就是一掌,那手掌沒有打到李岩,卻是幻化出一股彩霧,李岩聞到這霧氣就一頭從馬背上栽下來了。而另一名女子,尚未等李岩栽倒到地上,就是長長的絲絹一甩,把他攔腰卷了起來。接著,兩名女子帶著李岩御劍飛走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玄尼山的一座峭壁前,兩名綵衣女子帶著一個少年在空中懸浮。那少年正是李岩。

此刻,一名女子在胸前打了個手勢后,用手指點向了那懸崖峭壁,口中輕輕的喊了一聲:「開」。峭壁上有屢屢青煙冒出,不一會兒在峭壁的半山腰處,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山洞。

兩名女子帶著李岩御劍飛入了山洞當中,山洞裡面很大,像是一條隧道的樣子很長,洞中石壁上鑲著月光石,發出微微的光。兩名女子就這麼帶李岩在洞中向前,大約飛行了半炷香的光景后,出了山洞。眼前浮現出了一個採石場。

這時一名綵衣少女,把李岩向地上一丟。口中掐訣念咒,喊了一個:醒,字。李岩從昏迷中醒了過來。

他先是環視了一下四周,採石場里有幾十個肩背,背扛石頭的壯工,上身**。兩名手拿皮鞭的漢子時不時的吆喝著:「快點,別偷懶!」

這個採石場四面都是陡峭的懸崖峭壁。要想逃走,就只有來的那個山洞了,除非你能衝天飛走。向天上望,霧氣遮蓋著天空,還有幾隻兇猛的巨鳥在霧氣中盤旋,那巨鳥,其頭似龍頭一般,雙翼如蝙蝠,展開大約三丈開外,身形龐大,體帶鱗片,爪似鋼鉤,尾部有點像是鱷魚尾巴。說它是鳥,倒是用翼龍來形容彷彿更恰當一些。看那巨鳥的樣子,似乎是把守天空上出路的。

「王大,你過來。」把李岩劫持到這裡的一名女子,此刻沖一名手拿皮鞭的漢子招了招手兒。

那漢子立即滿臉堆笑的跑了上來,沖著那女子說道:「仙姑,您有什麼吩咐。」

那女子向著大漢,用手指了指李岩說道:「我又帶來了一名奴隸,你把他帶走吧。」女子說著沖著李岩的雙腳上一指,口中輕喊了一個,鎖,字。從李岩不遠處,一對腳鐐竟然自己飛了過來,嘎嘣的一聲,牢牢地鎖在了李岩的雙腳之上。李岩心中一驚,順著那腳鐐飛來的方向望去,這才發現,那裡還擺放著一堆生鐵打造的腳鐐。

此刻,大漢對兩名女子又是阿諛奉承了一番,一口一個仙姑的叫著。那兩名御劍帶李岩飛到這裡的女子聽了,倒是也受用。大漢見兩名仙姑,此刻心情大好,於是詐著膽子,小心的問道:「仙姑,應允小人的那玉靈訣,可否賜予小人。」

一位粉面仙姑聽了,輕笑著對大漢說道:「你不具靈根,要這玉靈訣的修仙秘法也是無用。」

而身旁的一個仙姑卻是輕輕一笑,側頭對那仙姑說道:「師妹,你給他想來也是無妨,就叫他胡亂的修鍊去吧。反正也不過是個普通入門功法而已。不算是什麼的。」

那粉面仙姑聽了,輕輕一笑,從衣袖中拿出了一本小冊子,順手往地上一丟,大漢則是附身跪倒,向著那粉面仙姑磕了個響頭,激動異常的爬到了那小冊子前,把冊子揣入了懷中。

兩位仙姑則又是輕聲一笑,在腰間一拍,頓時,儲物袋中射出了兩柄銀光閃閃的長劍懸浮在了空中。

那兩名仙姑輕輕一絕而起,身體已立於長劍之上,笑聲中,御劍飛去。

「小子,看什麼。還不開採靈石去。」那漢子見仙姑已經遠去,伸手推了一把,腳帶鐐銬的李岩。

此刻李岩也是無奈,雙腳鐵銬鎖住,再說跑到這麼個四面環山,頭頂有巨鳥把守的地方,只得是聽人家的了。在壯漢的吆喝下,隨著壯工,從一個乾枯了的河床處,扛起了一塊石頭,向著那邊一個叮叮噹噹,手拿鑿子,鑿個不停的漢子身邊走去。

「那玉靈訣是什麼?也不知這大漢對金幣敢不敢興趣。」李岩把石頭放在了開鑿石頭的漢子身前,手輕輕的伸到懷裡摸了一下自己從家帶出的一袋子金幣。幸好,還在。

收功的時候,李岩把那得到了玉靈決的漢子叫道了一邊,神神秘秘的低聲說道:「壯士,可喜歡金幣啊?」

那漢子本是懶得搭理李岩,但聽他這麼一說金幣,不由得欣喜,瞟了一眼遠處另一個手拿皮鞭的監工,又看了眼李岩的衣著打扮,心中暗想:這小子看樣子,是哪個有錢人家的公子。身上有些油水兒。

李岩悄悄的從懷中摸出了那一袋子金幣,打開了一個口給漢子看了一眼。那漢子瞟了一眼裝有金幣的袋子,心中暗想:我若是和他把這金幣搶奪過來,難免被同伴發現。到那時候,就要平分這袋子中的金幣了。不如獨吞。不如,看看這小子拿出金幣,有什麼所求於我。想到了這裡,大漢輕聲問道:「你想拿著袋子金幣換點什麼啊?」

李岩一聽,這漢子貪財喜愛金幣,立刻低聲說道:「壯士若肯放我逃生,這袋子金幣就是壯士的了。」

那漢子聽了,頭搖的卜楞鼓似的,口中說道:「逃生!我都不能逃生,還放你逃生。我也是被仙姑抓到這裡來開採靈石的,表現不錯這才升做了監工。告訴你,進了這裡的人,一輩子,別想再活著出去!」

李岩一聽,心中頓時涼了一半。但對那漢子手中的玉靈決卻是充滿了好奇。於是,他又對漢子小聲說道:「壯士如若將手中玉靈決,借小弟一觀,小弟也願意將這袋子金幣奉上。」

只是把書借給人看看,就能得到一袋子的金幣,放在誰身上誰也願意。而那漢子卻是稍作遲疑的看了手中的小冊子一眼后,才緩緩的說道:「你就站在這裡看,看完了馬上還給我。」說著不舍地將那冊子遞給了李岩。

李岩身具靈根,從小就有過目不忘的本領。這麼個薄薄的冊子,當然是看了幾眼,就將裡面的內容背了下來。把冊子和自己手中的一袋子金幣遞到漢子面前時候,李岩輕聲說道:「以後,還要壯士多加照顧小弟啊。」

那漢子見李岩翻了幾眼,就將玉靈決還給了自己,還主動的遞上來一袋子金子,自是欣喜,樂呵呵的對李岩說道:「這是自然。」接著他又猶豫了一下,低聲對李岩說道:「這袋子金子,可不要對他人講。」

李岩自然也是滿口的答應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水不可無魚,山不可無林,天不可無鳥,靈不可無修。

身具雷靈根的李岩,由於從來沒有都得到過修仙之法,所以體內靈氣從未被激發,不但武功上沒有什麼超人之處,反而由於出生時就遭大劫,外加先天氣力不足,練了十幾年的功夫卻和常人一般無二,連一般的地痞無賴也打鬥不過。

可自從他得到了玉靈決的練氣秘法后,情況就大大的不同了。修鍊的速度那真是快的驚人!

修鍊玉靈決后的第一個月,李岩感到精神倍增,體內似有驚濤駭浪,又好似有暗流洶湧,當他凝神專註,把體內的種種靈氣存於丹田處后,竟然感到自己的氣力比以前大了很多。每天搬石頭的時候,李岩使用丹田一口真氣發力,不但一點不累,而且可以可以搬移比一般壯工重一兩倍的石塊。

那得了李岩一袋子金子的大漢王大,見李岩一個月來,氣力猛漲,想他是十五歲身體發育的時候,雖是心中驚訝,但也沒有太在意。不過這李岩氣力長了幾倍,飯量卻是沒漲,那王大大漢也是常常稱奇。不過他也自是不會往借給李岩玉靈決一閱的事情上面去聯繫。 鳳凰醉:邪君盛寵殺手妃 現在李岩幹活乾的比別人多,又曾收受過李岩的好處,自是處處照顧,有時候李然不去搬石頭,而是凝神打坐,他也不去理會。

又過了一個月,李岩感到體內的靈力和真氣似乎不再是那麼的狂亂翻滾了,而是先順著任督二脈周轉,接著沿著周身經絡通暢的運行。丹田處往往發熱,發脹,似有氣息凝集。此刻,他的視力,聽覺,嗅覺,觸覺,感覺也是比以前強了很多。

一天,李岩正在盤膝吐納,忽然感覺自己雙手奇熱無比,接著全身也是滾燙,竟然是大汗淋漓。李岩趕緊收了功夫,但見自己周身上下發出微弱的黃光,李岩心中大喜。腦海中記憶,根據這玉靈決所述,自己已經通過了練氣期一層的修為。

這玉靈決有上中下三冊,修鍊也可分為三個階段,而每個階段又分為四層。李岩所得的玉靈決的上冊上記載,修鍊這玉靈決必須是身具靈根之人,而根據每個人的靈根屬性和資質不同,修鍊產生的效果有所不同,比如說李岩,修鍊這玉靈決的產生的效果就是丹田凝氣,氣力大增,而卻不是每個身具靈根修鍊此功夫的都具有相同反應。甚至有些身具偽靈根之人,在前期修鍊此功夫,身體沒有絲毫反應。而然,如若通過了這練氣一級的修為,不過你是神力大增,還是沒有什麼內在的反應,都會身體發出淡淡的黃光。此黃光雖然極弱,但凡是修仙者便可看見,並且可以以此黃光的強弱遍布出你的練氣修為。據說,到達練氣期12級的修為之時,黃光將會無比強生,轉而發出淡淡的微弱金芒。而這黃光,若是凡人,則是看不到的。

修鍊玉靈決並通過了鍊氣期第一層的李岩自是欣喜萬分,想想自己的氣力已經不在弟弟之下,而且此功夫有固精強骨之功效。想自己要是現在可以回到太平鎮,武功定是不在弟弟之下,就是兒時的夥伴鐵牛,說不定也不是自己的敵手呢!想到這裡李岩心頭自是高興萬分,然而,望著四面的峭壁,和白霧籠罩的天空,自己如何脫身呢?李岩不禁又是苦上心來,真是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啊。

幸虧那收了自己一袋子金幣的大漢王大,對自己照顧有加。這才有時間經常在無人處打坐調息,這倒是也給了李岩一點點慰藉。想想修鍊了第一層的玉靈決的功法后,就已經是可以使用丹田之氣,這第二層玉靈決的功法想必更加了得呢?等著三層玉靈決都修鍊完畢之時,怎可見脫身無望呢?想到了這裡,李岩有是利用業餘時間開始潛心修鍊了起來。

不知不覺中,春去夏至,搬運石頭的壯工們每天都是大汗淋漓,口乾舌燥。而一個少年卻是肩背巨石,行走如飛,不但身上沒有出汗,而且也不像是他人那樣天天喊渴。此人正是李岩。

「李岩,你小子真行。一個人干幾個人的工。我看下次仙姑來的時候,恐怕就要提升你做監工了呢!」那收了李岩金子的王大此時已經和李岩成為了朋友,而經過這麼一段時間,李岩也能感到,這王大在靈石場可算得上是頭號的人物了。居然說,他不但深得仙姑賞識,而且很有管理的一套。把這靈石場的壯工們管制的是井井有條,從王大口中得知,這靈石礦是那兩位仙姑負責管理的,後來仙姑找他在這裡負責后,就來的少了。至於靈石,這裡的產量其實也不算怎麼豐富,所有的靈石都放在谷中的一個山洞中保管。仙姑每次來此處的時候,會把靈石全部取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