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展紅堂飛射而上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便是來到了赤霞環跟前,沒有任何猶豫,身形輕輕一閃之下,便是直接通過了赤霞環!

「嗖!」

寵溺成婚:傅先生請上坐 當他穿過赤霞環的瞬間,整個赤霞環頓時綻放出一道赤紅色的炫目光暈。

「好濃的紅光,這展紅堂前幾年聽說是一位展開了五葉蓮華的天才,如此濃郁的紅光,估計他已經展開七葉了!」

展紅堂穿過赤霞環后,便是站在了一位副宮主的身後,他乃是那位副宮主引入這雲渺天宮的,也算是那位副宮主的嫡系了。

那副宮主微微一笑,神色之間有些得意,而展紅堂臉上也是流露著倨傲之色,俯視著雲渺天宮下方。

第一人穿過了赤霞環后,很快,第二名武者也是飛射而起!

當這名武者直奔赤霞環而去,就在他即將穿過的一瞬間,整個赤霞環上卻驟然綻放出黑色的光芒,隨後便是有一道透明的薄膜出現在這赤霞環的中央,將這名武者擋在了外面。

「失敗了?」

「嗯,這傢伙是凌雲堂的武者,以他的天賦不足以通過赤霞環!」

「凌雲堂的通過率本來就不高!」

那位武者臉上便是流露出失望之色,雖然不服氣,可是他卻不敢置疑宮主,只有滿臉怏怏不樂的退了下去。

緊接著,不斷地有武者朝著天空的赤霞環飛過去!

不過看他們飛行的速度和勢頭,其實就能大概看出他們能否通過赤霞環,那些信心極強的武者,便是以全速飛梭而去,幾乎沒有減慢速度!這樣的武者,十之八九都能通過赤霞環,當然,也就極少數盲目自信的武者,以極快的速度沖向赤霞環,結果直接被那一道薄膜給彈了回去,鬧了笑話。

而那些放慢速度,猶猶豫豫的武者,絕大部分都無法通過赤霞環,他們對自己的天賦也是心知肚明,只是姑且一試罷了,當然,其中也有少部分武者原本以為自己無法穿越赤霞環,結果莫名其妙的竟然穿越過去,臉上頓時流露出欣喜若狂之色!

羅征看著那赤霞環,嘴角微微一翹,他倒是不急著跟別人一窩蜂的湧進去,還是等人少一點的時候再說。

不過就在這時候,他卻留意到旁邊那艾安心的目光,他的眉頭頓時又皺了起來。

這個女人給羅征的感覺,就是非常的自負,而且也十分樂意挑戰和接受挑戰,她一直伺機等待,便是想要與自己較量一個高下。

問題是羅征對這種事情,興趣並不大。

在經歷了心靈困境之後,他明白自己的目標,他需要的是一步步實現自己的目標,而不是向別人證明什麼,或者說他已經度過了這個階段,兒很顯然,這艾安心卻沒有度過這個階段……

「開啟的蓮葉越多,對蓮華的感應越強烈,這赤霞環的光芒應該就越明亮,」艾安心笑吟吟的說道:「不知道,你開啟了幾葉?」

羅征撇撇嘴,回答道:「不清楚。」

諸天之道叩洪荒 「不願意說么?」艾安心笑道。

羅征聳聳肩膀,他的確不願意說。

正在兩人對話之際,又有一道藍色的身影飛升而起,那是一位身穿藍衣的武者,這般飛升而去,身上更是散發出凌厲的氣息。

「是薛木陽!」

「燕雲堂位列第一的妖孽!」

「那薛木陽應該是九葉蓮華的武者,他穿越赤霞環是板上釘釘事情啦……」

「聽說他也是一位飛升者!六年前便是飛升上來了!」

只見那薛木陽穿越赤霞環的瞬間,整個赤霞環中便是綻放出更為熾熱的光芒,一道道赤色的霞光縈繞在環上波動著,將天宮中諸人的臉膛映的通紅!

眼下穿越這赤霞環的武者已經有了上百位,而這薛木陽便是在穿越赤霞環的時候,綻放出光芒最為明亮的一位!

他穿過這赤霞環之後,嘴角微微翹起,便是徑自朝著雲落飛躍過去。

雲落淡淡一笑,「不錯!」

「遠遠不夠,」薛木陽便是說道,「我會在薪火傳承之中向你證明我自己!」

雲落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了,卻是說道:「不要再說了!」

但這薛木陽卻根本不聽,「我是為了你才加入雲渺天宮! 女總裁的私人助理 我會證明我自己,證明給你看,我是這個大世的主角,只要給我二十年,二十年時間,我一定能夠追上你!能夠般配於你!」

聽到這番話,諸多武者,包括那些副宮主們臉上都是流露出古怪之色!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竟然向宮主表露真心,這也太……

關鍵是兩人的實力差距太大了,那薛木陽不過才神海境而已,而雲落已經是半步界主,這武者的時間雖然是以實力為尊,但是除了妖夜一族外,男性武者的數量遠遠多於女性武者,而且實力一般也強於女性武者。

倘若這薛木陽真的對雲落有意,首先要掂量的是自己的修為!

聽到這話,雲落的臉色頓時沉了下去,她便是冷聲說道:「薛木陽,你曾經所看到的,所追逐的不過是我修鍊功法產生的一道分身,一道幻象而已,請不要做這種無聊的夢!」

被雲落訓斥之後,薛木陽咬咬牙,便是站在了雲落的身後,雖然他的臉色不太好看,但雙目之中依舊展露出熾熱的光芒。

「誰告訴我,這薛木陽是怎麼回事?」

「你沒有聽說過嗎?雲落宮主修鍊的《百萬分神大法》,自斬百萬分身散落在諸多下界之中修鍊,這薛木陽原本是一位下界武者,卻是愛上了雲落宮主的一位分身!」

「他也是一個奇葩,據說他飛升的上界,距離咱們這個大界,有六十多個大界的距離!也是靠著自己的毅力和運氣,硬是跨越了這麼多大界,來到了雲渺天宮!」

「也不能算是奇葩了,他本身的天賦也高,扔在哪個聖地之中都會受到重視,只要他有要求,別人沒有理由不將他保送雲渺天宮!」

「不過他這算是苦戀了,喜歡上宮主的一個分身,如今宮主將所有的分身回收之下……那就不是一回事了!」

聽到這諸多議論,羅征的臉上也滿是愕然之色。

大約是明白了其中原因……

這薛木陽身為一位飛升者,在下界之中遭遇了雲落的分身,但那終究是一道分身,眼下他便是試圖通過證明自己的天賦和實力,來追求雲落。

問題是這一招,有些行不通啊,羅征微微搖搖頭。 從羅征飛升上來,第一次接觸雲落的時候就有一種十分陌生的感覺。

其實這種陌生感,直到現在都未曾消除。

在羅征看來,眼前的這位雲落,與下界的兩位雲落在容貌之上沒有絲毫差異,但實際上完全是不同的人!

換言之,曾經羅征所認識的雲落已經消失了,被眼前這位雲落給吞併掉了。

儘管眼前的這雲落宮主繼承了兩位雲落的記憶,但那終究只是百萬分之二的記憶而已。

而雲落之所以對羅征印象深刻,那也是她而已從百萬個雲落中的記憶中,抽取了關於羅征的記憶……

倘若雲落沒有抽取關於那薛木陽的記憶,薛木陽對於雲落來說,等同於陌生人的存在。

縱然因為薛木陽追隨到了雲渺天宮,並且因為表現優異,讓雲落注意到了,她也了解了薛木陽的意圖,可是這依舊改變不了這是陌生人的事實。

不過看著薛木陽的架勢,似乎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羅征只能微微搖頭,就算日後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又如何?感情也並非是靠實力爭取的,倘若雲落是一般的女子也就罷了,可是她本身乃是天尊之子,加上如今位高權重,又怎麼可能會隨意委身於誰?

當然,這事情跟羅征沒什麼關係……

下方的武者依舊有條不紊的朝著那赤霞環飛過去,通過的便是站在了諸多宮主副宮主身後,沒有通過的則垂頭喪氣的離開,漸漸的,飛射上去的武者也越來越稀少了。

「你還不去么?」一旁的艾安心問道。

「你可以先上去,」羅征建議道。

艾安心卻說道:「我其實讓你先上的……不過你讓我先上,那我就先去了!」@^^$

說完之後,艾安心便是腳尖輕輕一掂,在空中一個盤旋之後,身形異常敏捷的朝著那赤霞環鑽過去,在轉過去的時候,她甚至還一個轉身,回頭朝著羅征淡淡一笑,整個人是背對著赤霞環穿越而過。

便是艾安心穿過這赤霞環的一瞬間,就從那赤霞環的一端爆發出一道赤色的霞光,那一道霞光沿著這環兒迅速蔓延!

「嗡嗡嗡……」

整個赤霞環便是輕吟起來!

與此同時,一道道炫目的光芒宛若波浪一般,在那赤霞環上不斷地涌動,遲遲不肯散去!!$*!

也是因為光芒太過於耀眼,那赤霞環在眾人的眼中已經並不像是一個環狀物,而像是一個大火球,像是一個太陽。

「好強烈的反應,這個女人!她的蓮華開闢了幾道葉片!」

「那薛木陽已經是九葉了,莫非這女人已經超越了九葉?」

「難怪那麼囂張,敢挑戰整個雲渺天宮,這一份天賦,的確是難以想象……」

雲渺天宮的幾位副宮主,臉上也是流露出詫異之色,他們對這女子是有印象的,前不久這女子動用虎嘯令,直接挑戰整個雲渺天宮的天才們,這些副宮主們經過打聽,知道是老宮主的親傳弟子,也沒有深究。

既然是老宮主寄放在這裡的,就隨她去折騰吧……

老宮主的親傳弟子,無論是實力和天賦自然不會弱,但是他們卻沒有想到,這艾安心竟然能引動赤霞環如此大的反應。

雲落也流露出一絲詫異之色,「讓赤霞環如此反應,她的蓮華應該也是開闢了九葉!」

「嗯,」一位副宮主點點頭,「應該是如此,如果我猜測的沒錯,她應該處於九葉的巔峰,倘若引動她度過十次小天劫,怕是有那麼一絲可能性,長出大乘蓮華!」

「大乘蓮華……」另外一位副宮主感嘆了一句,「老宮主的氣運這麼好,不僅自己能夠衝擊天尊之位,逃開了那天人五衰,而且還撿到了這樣一位寶貝!」

擁有大乘蓮華者,在整個寰宇之中,各大種族裡也是渺渺之數!

雲落點點頭,卻是微微一笑,「此女,在大世之中應該會有一席之地……」

不過雲落並不敢將話說絕對了,現在大世開剛剛開啟,而整個大世之爭持續的時間將會相當久,許多東西都是未知數,無法評判,即便你真的擁有大世之爭者,擁有逆天的氣運,乃是這個時代的寵兒,但也未必就一定能夠成為主角!

何況在雲落看來,這女子太過於自傲,這段時間雲落雖然沒有離開自己的宮殿,但一些消息她卻是了解了,特別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挑釁羅征,說難聽點就是一副純粹作死的樣子……

若是一味作死的話,再逆天的氣運也難以挽救!

當然,雲落不會管這種事情,她沒有給羅征任何建議,也沒有給羅征很特殊的優待,既然羅征是雙重命格,那麼就任由羅征去走自己的路。

「羅征,為何還不上來呢?」雲落淡淡的瞥了羅征一眼。

獨家專寵:總裁先生太放肆 其實羅征與薛木陽的身份很像,兩者同為飛升者,同樣是在下界就遭遇了雲落的分身,兩人同樣都很優秀……

不過在雲落調取記憶的時候,關於羅征的記憶給予雲落的震撼,則要比薛木陽強烈的多!所以雲落對羅征的印象,相比薛木陽也深刻許多倍。

艾安心矗立在天空之中,她乃是老宮主引入雲渺天宮的,按道理應該站在雲落身後,然而她卻是一個人孤零零的漂浮在一邊,至於那赤霞環的光芒依舊絢麗非凡,火紅的霞光映射著她的臉龐。

她感受著眾人震驚的目光,臉色有些平靜,但心中也是微微有些得意!

得意,並不代表她滿足。

她的目標絕對不止限定在一個小小的雲渺天宮,她日後要面對的是整個寰宇中的頂級天才,她要在這個衍紀中唯一一場大世爭鋒之中,贏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而這薪火傳承,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隨著那霞光慢慢地黯淡下去,整個赤霞環也恢復了平靜。

在她的身後,又有幾位武者飛了上來,這時候她卻是同樣盯著下方的羅征,「羅征,歸你了,你不打算參加薪火傳承么?」

羅征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她的挑戰,她也沒有辦法,只能選擇在薪火傳承之中擊敗羅征!

聽到艾安心的話,羅征淡淡一笑,不少人也是將目光集中在羅征的身上。

這段時間表現最為優越的兩位新人,一位是艾安心,另外一位是羅征,其實雲渺天宮的諸多武者也是好奇,這兩人爭鋒的話,如何分出一個高下?

不過羅征在雲渺天宮中僅僅只是出手了兩次,第一次擊敗的是凌雲堂的武者,而第二次則一劍差點要了燕雲堂靜少爺靜軒的命!

但是靜軒在燕雲堂中排名僅僅只是兩百位左右……所以通過靜軒很難參考出羅征真正的實力。

然而,艾安心卻是連續擊敗了上十人,其中燕雲堂排名前幾百的也有,排名幾十的也有,而燕雲堂中排名第四的武者,也被艾安心所擊敗!

眼下艾安心穿越那赤霞環的時候,引動的光芒更是數倍於薛木陽,也是讓大家明白了這女子的潛力,似乎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之外。

所以絕大多數武者,雖然不喜歡這艾安心,但是與羅征兩相比較之下,心中還是偏向於她……

「快上來啊!」艾安心朝著羅征伸出了手掌,五根頎長白皙的手指攤開,彷彿想要隔著幾十丈的距離拉羅征一把。

羅征點點頭,便是催動混沌之氣,慢慢地將自己的身體漂浮起來。

「看羅征這樣子,似乎有些沒自信啊!」

「似乎也沒人知道他開啟了多少片蓮華,莫非,他只是開啟了三片?怕自己無法通過這赤霞環?」

「不可能吧……」

「還真有一點點可能性,畢竟自己開啟了多少蓮華,心中是有數的,你看那些猶猶豫豫的武者,絕大部分都是無法通過的!」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聽到那些話,雲落臉上則浮出淡淡的笑意,她對羅征的信心卻是十足。

她不知道羅征開闢了多少道蓮華,通過兩個分身的記憶也沒有收取到相關的記憶,羅征渡劫,那已經是前往神國大陸的事情,而她的兩個雲落一個在東域,另外一個則身處海神大陸。

當著羅征的面,她也沒有開口詢問,既然羅征能夠在罪惡之塔中獲得金色天位封號,若是連眼前的赤霞環都無法通過,那真是一個笑話了。

羅征只是保持著不疾不徐的速度,緩緩的朝著那赤霞環飛過去。

該通過的都已經通過,沒通過的則全部留在了下面,眾人對羅征是否能夠通過這赤霞環也十分好奇,大家的注意力便是全部集中在他身上。

羅征的速度雖然慢,但是這赤霞環的高度也不過二三十丈左右,不一會兒羅征就飛到了這赤霞環的跟前。

平靜下來的赤霞環,就像是一道燒紅的鐵環,裡面隱隱流露出一道道暗紅色的光。

眾目睽睽之下,羅征便是悄然朝著這赤霞環鑽過去……

大家看的很清楚,這赤霞環並沒有產生那透明的薄膜將羅征攔在外面,而且在穿越的一瞬間,那赤霞環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一道赤紅色的光芒便開始在那環上積蓄。

「那光芒的勢頭……好猛烈,似乎要超過那艾安心的樣子?」

「不至於吧,艾安心穿越赤霞環爆發的光芒,恐怕已經是赤霞環的極限了,既然是極限又如何被超越呢?」

「先看著,總是會分出一個高下的!」

赤霞環上空,艾安心也是咬著嘴唇,緊緊盯著這赤霞環。

為何她要將羅征列為自己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