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好意思,本宮不是人,而是妖。」

「好吧,你說這話,爺還真不知該怎麼回。」

古清風無言以對,將地上的兩顆碎片之晶撿起來,笑道:「不過,妹子,你真以為憑這小小的封印就能困住爺?」

「這封印名為『千重變』蘊含九萬九千九百之多羅天禁制變化,本宮倒想看看,你一個沒有修為,又沒有造化,肉身又虛弱不堪的人,如何破開本宮這千重封印萬重變。」

「既然如此,那你就睜大眼睛瞧瞧吧,爺今兒個讓你開開眼界,順便長長見識。」

說著話,古清風揚起右臂,五指張開,掌心朝上,撐著楚嬌紅布置的千重封印萬重變化,只見他猛然一用力,咔嚓一聲,封印瞬間顫抖了一下。

但也只是顫抖了一下。

並沒有潰散,也沒有炸裂。

即便如此,也著實令楚嬌紅神情微微有些異樣,喝道:「本宮不信你單憑肉身的力量就能破開我的千重封印萬重變化。」

「不信歸不信,你不信,並不代表爺不能啊。」

古清風將酒杯收起來,搖了搖脖子,說道:「很久沒活動手腳了,倒是有些生疏了啊。」

他深吸一口氣,再次揚起手臂,依舊只是右臂,五指張開,掌心朝上,撐著這千重封印,瞧著當空中的楚嬌紅,笑了笑,說道:「大妹子,別眨眼,瞧好了,給老子破!」

轟然語調劇烈的聲響,將古清風籠罩起來的千重封印萬重變化就那麼在瞬間爆炸了。

沒錯!

爆炸了。

爆的徹底潰散,炸的虹光漫天。

當空之中,楚嬌紅大驚失色,瞪著雙眸,望著此間的古清風,她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千重封印萬變變化就那麼……那麼被破開了?而且還是被古清風用一隻手給硬生生撐開的。

若非親眼所見,楚嬌紅根本不敢相信,即便此刻親眼目睹,亦是無法接受。

「你怎麼能……你怎麼可以……」

「對於爺來說,只要我想,這天地間,從來就沒有什麼能不能,更沒有什麼可以不可以。」

古清風抖了抖衣袂,向上空的楚嬌紅勾勾手指,說道:「早知道你會給爺玩陰的,來吧,咱們比劃比劃,爺也好趁此機會活動活動手腳。」

「本宮不信你的肉身當真那麼強!」

嘩!

楚嬌紅周身光華閃爍,一時間妖氣衝天,轉瞬襲來,抬手就是一掌,這一掌變化重重,神通無限,如萬重巨山強壓而下,震的當空炸裂。

「不愧是朱鳥修鍊而成的天妖,被封印這麼久,實力還是這般強橫,倒是難得。」

古清風依舊佇立在荒漠廢墟之中,他只是輕描淡寫的抬起手,便擋住了楚嬌紅那一招仿若萬重山嶽般的手掌。

轟!噥叭!

霎時,地動山搖。

荒漠廢墟被強大的波動碾壓的宛如驚濤駭浪般翻滾起來,也震的整個秘境劇烈顫抖起來。

「可惜,今兒個你實在不幸,偏偏遇見了老子。」

古清風揚起一腳,砰的一聲,直接踹在楚嬌紅的胸口,楚嬌紅悶哼一聲,被踹的橫飛出去,再次站立在當空,她不可思議的盯著古清風,仿若意識到了什麼,怒然道:「你剛才助我破開封印的時候,明明明承受不住封印的力量,你……你那是故意假裝的!」

「廢話,像你這麼謹慎的小娘們兒,爺我若是不跟你玩點手段,你的本尊怕也不敢隨意出來啊。」

「你!你個卑鄙小人!」楚嬌紅氣的咬牙切齒!

「大妹子,話可不能這麼說,打從一開始你就給爺下好了套兒,引誘爺往裡鑽,怎麼好意思說爺是卑鄙小人呢。」

這一刻,楚嬌紅終於意識到自己上當了,上了古清風的當了,被這個傢伙給騙了,旋即又想起破封印時,古清風耍詐,故意讓自己放鬆警惕,他的目的是什麼?難倒說……

「你要打我手中那一顆無道碎片晶核的主意?」

「不然你以為爺陪你折騰這麼久幹啥,可不就是相中你手裡那些好玩意兒了嘛。」

說著話,古清風一步踏出,人已出現在楚嬌紅的對面。

「來,美人兒,乖乖交出來,不然這次欺辱的就不止是你的石像了。」 的確。

事實正如古清風所說的那樣。

楚嬌紅雖說不知道他究竟是一種什麼存在,但能看的出來古清風與無道時代有關,而且她料定古清風也一定會對無道時代的碎片之晶有興趣,故此,才用此引誘。

本來想著利用古清風強悍的肉身,抵擋封印之力,同時也趁此之際,順便試探試探他的深淺。

若是古清風的肉身比想象中的強悍,她絕對不會冒然出來,即便出來,也會第一時間離開。

反之。

若是古清風的肉身沒有想象中的強悍,她不僅會出來,同時也會報當年欺辱自己的仇。

可是。

她千想萬想也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在承受封印之力的時候,竟然會假裝承受不住,而且裝的那麼像,當時楚嬌紅看的非常清楚,古清風的肉身被封印之力壓的模糊扭曲,幾乎險些潰散。

那是真的差點潰散。

當時楚嬌紅還留了個心眼,怕對方使詐,特意仔細探查了一下,古清風的肉身虛弱至極,不僅皮膜,竅穴,連根骨經脈也都亂的一塌糊塗,為此她的內心當時還有那麼一絲愧疚,想著本尊出來之後,只是將其封印起來,嚇唬嚇唬他就算了。

現在楚嬌紅終於知道,這個傢伙從一開始就看穿了自己的計劃,不僅看穿了一切,還用卑鄙手段欺騙自己,只是,讓楚嬌紅想不通的是,她到現在都不明白,古清風的肉身當時明明亂成一團糟,也真的模糊扭曲,險些潰散。

不!

不是當時。

哪怕現在古清風的肉身依舊是混亂不堪。

可偏偏力量還是如此強大,比想象中還要可怕!

他的肉身到底是一種什麼存在?

或者應該問他古清風到底是一種什麼存在?

不知道。

楚嬌紅真的不知道,此時此刻她也沒有機會更沒有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

因為古清風不僅打的她連連敗退,也打的她毫無還手之力,若非本尊是乃天妖之體,怕是早已被打的灰飛煙滅。

楚嬌紅修鍊了很多年,多的連她自己都記不清了,她也與很多高人交過手,其中不乏修為高深者,也不乏各種造化者,更不乏神秘莫測者,但像古清風這種存在,她還是頭一次遇見,像古清風這種打法,她也是頭一次遇見。

他打出一拳,只是很純粹的一拳,也是輕描淡寫的一拳。

但就是如此一拳祭出,不管她施展的神通是何等玄妙,又是何等高深,都會被如此一拳輕而易舉的破開,楚嬌紅使出渾身解數非但未能撼動古清風分毫,反而還被打的進無進路,退無退路,連逃也逃不掉,完全被壓制的死死的。

「大妹子,好歹也是朱雀後裔修鍊成的天妖,就算被封印了那麼多年,也不該這麼弱啊。」

此間。

古清風打的很輕鬆,輕鬆的不像在打鬥,更像是在耍猴一樣,笑道:「自打爺蘇醒過來,一直沒有機會活動手腳,今兒個好不容易碰上個像樣的,你好歹也給點面子,使點勁兒啊。」

「姓古的!你欺人太甚!」

嘩!

楚嬌紅怒了,徹底的憤怒了,她本就是高貴的朱雀後裔,又修鍊天妖,可以說要身份有身份,要背景有背景,要實力有實力,要地位也有地位,多年以來,不管是大仙,還是大魔,誰也不敢不給她幾分面子,什麼時候遭受過這等羞辱?

沒有!

從來沒有!

先前被封印,自己的精神石像被這姓古的調戲凌辱也就罷了。

現在封印破開,本尊竟然再次被這姓古的調戲凌辱。

楚嬌紅內心深處的怒火徹底爆發開來,只見她怒喝一聲,縱身躍起,直衝天際。

滾滾妖氣如驚濤駭浪,漫天虹光如大海咆哮,磅礴的氣勢仿若貫穿天地。

無盡之多的殷紅色朱鳥衍化而出,漫天儘是,這些殷紅色朱鳥發出道道尖嘯,傳入耳中,令人精神混亂,更加詭異的是,這些殷紅色朱鳥被滅掉之後,竟會死而復活,源源不斷,殺不盡,也滅不掉,但卻能一點一滴的蠶**神。

「這等大精神威勢倒是罕見啊,得虧爺的精神也不弱,不然這麼一會兒功夫,怕是靈魂都被這些玩意兒蠶食的乾乾淨淨。」

「姓古的!本宮看你如何抵擋我的大精神威勢,朱!鳥!噬!靈!」

楚嬌紅髮動大精神威勢,一時間,漫天的殷紅色朱鳥瘋狂的向古清風撲了過去,仿若要吞噬古清風的靈魂。

「怎麼擋?站著擋唄,還能怎麼擋。」

古清風依舊佇立在荒漠廢墟之中,只見他緩緩抬起右臂,伸出食指,指向當空,道:「既如此,今兒個也讓你見識見識爺的大精神威勢。」

揚手一指。

如指滅當空。

如太陽墜落。

如黃昏而至。

如黑暗降臨。

如死亡籠罩。

當太陽墜落,當黃昏而至,當黑暗降臨,當死亡籠罩,原本撲向古清風的那數不盡的殷紅色朱鳥,瞬間靜止。

蒼天呢?

沒有蒼天!

大地呢?

也沒有大地。

什麼都沒有。

只有黑暗,無盡的黑暗。

只有死亡,無盡的死亡。

這一刻,楚嬌紅呆愣在當空之中,嚇的花容失色,也嚇的滿面煞白,嚇的精神崩潰,嚇的身軀在顫抖,也嚇的靈魂都在顫抖,她仿若墜入了一個沒有天與地,只有黑暗,只有死亡的虛無之地,不停的墜落著,驚恐道:「這是……這是什麼大精神威勢。」

「有人說這叫末日審判,也有人說這叫黑暗裁決,還有人說這叫死亡之寂,更有人說這叫無間煉獄,不過……」古清風抬腳一步,縮地成尺,人已出現在楚嬌紅的面前,微微淡笑道:「我喜歡叫它諸神的黃昏。」

話音落下,漫天的虹光煙消雲散,數不盡的朱鳥頃刻間灰飛煙滅,再也無法復活,楚嬌紅的精氣神也仿若被一瞬間抽空了一樣,癱瘓在地上,再也無法站起來,她恐懼的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和你一樣,不是人。」

「那你是什麼?」

「神。」 古清風走了。

臨走之前,也把楚嬌紅身上的寶貝搶了個精光,一件都沒有留,能搶的,不能搶的都全部都搶走了。

只剩下楚嬌紅孤零零的一個人失魂落魄的癱坐在荒漠廢墟中。

堂堂一代天妖,剛剛破開封印,就被人洗劫一空,此時此刻的楚嬌紅可謂萬念俱灰。

後悔嗎?

說不後悔那是假的。

說實話。

如果這次沒有碰上古清風,以她自身的實力也可以破開封印,無非是再等上個百八十年而已,既然已經被封印了這麼多年,她也不在乎這百八十年。

可偏偏老天爺給了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讓她碰上了古清風。

一個當年趁她封印欺辱她的人。

她知道古清風的身份很神秘,實力也很強大。

是的。

她知道。

甚至猜測可能比想象中還要神秘強大。

小心起見,起初的時候,她也並沒有打算找古清風幫忙,怕就怕古清風的實力超出想象。

可是當她發現古清風要離開煙羅,最後她還是沒能忍住,決定找古清風幫忙,確切的說,準備找古清風報仇,報當年欺辱之仇。

結果呢。

仇沒有報了不說,辛辛苦苦積攢多年的各種寶貝,乃至當年冒著生命危險,從無道山搶來的碎片晶核也都被搶走了。

這一刻。

楚嬌紅有種想哭的衝動。

她是真的想哭。

因為當年她就是因為搶奪碎片晶核才會被封印起來,如果不是為了碎片晶核,她根本不會被封印在這裡十萬年之久,但她並不後悔這樣做,如果重來一次,她還是會搶奪碎片晶核。

被封印的這十萬年,她只做了一件事,那就鑽研無道時代的碎片晶核,她很清楚,也深有體會,那顆碎片晶核的價值所在,絕對是一把打開無道時代的鑰匙,比起這個,被封印十萬年又算得了什麼。

現在碎片晶核沒了。

換句話說,她白白被封印了十萬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