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你們別看我啊,我雖然有些特殊的能力,可對這種事情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不過,勞拉現在給我的感覺好多了。」

「而且,你們以為我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不跟著大部隊一起往墨西哥跑,反到是偏偏趕到這裡來。」

「放心吧,我在山姆的身上,看到了希望和溫暖的光輝,按照我以往的經驗,他將會是我們這一次的救星。」

……

ps:求點擊、求推薦、求收藏!求各種支持! 米國的基因戰士前往印國,這是在預料中的事情,畢竟現在米**方能夠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基因戰士了,這些戰士成本相對比較便宜,再加上隨著51區的技術不斷完善,生產基因戰士比以前也要快了不少。

這些比一般特種戰士要強出不少倍的戰士一旦投入印國戰場,在特種戰場上將會起到奇效,特勤局的隊員雖然在格鬥方面比較擅長,但是跟這些變異的戰士相比,還是有些許不足,再說特勤局的隊員培養出來要數年甚至十數年的功夫,而基因戰士只需要幾個月就可以成批量的生產出來。

兩相對比之下,自然不會讓特勤局的隊員去跟基因戰士比拼了,還好在西南軍區有大量的修士以及精怪在那邊駐守,一般的基因戰士根本不可能抵擋這樣的對手,不過旱魃出現了那就有些頭疼了,這個大殺器擺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能夠讓人頭痛。

當年為了把旱魃給逼向東南亞各國,楊靖可跟孫建他們乘坐軍艦出海進行驅趕的,現在旱魃再一次出來,誰知道它有沒有被戮魔動手腳,八岐都有可能投敵,這個頭腦簡單的旱魃,也會不會被戮魔給引誘的到華夏大肆殺戮,好讓華夏的精英盡出,讓戮魔好看看華夏到底有多少高手。

旱魃的智商相當低,可以說全都是憑藉本能在行動,可是偏生的他又是屬於殭屍一脈,**相當強悍,一般的武器或者修士的飛劍根本就傷害不到它分毫,破軍他們對此沒有辦法也情有可原,畢竟旱魃的強悍擺在那裡,而修士這些年來成才的太少了。

「基因戰士有你們在,相信他們也鬧騰不起來,魔族戰士沒有到印國來,相信他們也知道前線是在太平洋上,現在唯一麻煩的就是旱魃,而旱魃**強悍無比,就算是古妖只怕也難以傷到他,除非是同為先天殭屍的雨蘭或者劍藏鋒。

只是這兩個都是前線的高手,如果他們離開了前線,只怕很有可能出現意外,我們這一邊的高手本來就不多,現在在前線的也不過劍藏鋒、雨蘭和伍空,如果調一個出來,前線的情況就不容樂觀了!

所以對於旱魃我們還得從長計議,現在基因戰士已經到了印國沒有?旱魃的體型巨大,一般的飛機根本運載不了,必須要貨輪來運載,而且普通的鋼鐵或者合金也困不住他,得要天然的岩石才能抵禦他的腐蝕性。

因此我們還有時間,如果那艘貨輪出了問題,旱魃趕不到印國,這樣的話西南軍區的壓力無疑就小了很多,而基因戰士的話,只要他們一到印國,你們修士和精怪可以趁著他們立足未穩,進行快速毀滅性打擊,這樣的話相信就算是基因戰士也對我方構不成威脅了!」楊靖把自己的分析說出來后,破軍和天泉也不由的點了點頭。

楊靖說的正是他們想說的,目前基因戰士已經乘坐運輸機前往印國了,他們已經準備了突襲計劃,準備等基因戰士抵達印國的24小時之內,對他們進行毀滅性打擊,這次要突入印國腹部數百公里,還好破軍他們這些人都會御劍飛行,到也不用擔心會被印國發現。

不過海上正在運送旱魃的船隻,他們就無能為力了,這次運送旱魃的肯定不會是一般的魔族戰士,破軍他們的實力在普通的特勤局隊員面前或許是天人一般,但是在古妖和魔族面前,只不過是跳樑小丑罷了,就是實力強橫的精怪,也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因此這次他們過來,就是想讓楊靖他們出面阻攔旱魃的到來,在海面上把旱魃給滅了,或者把旱魃給投放到敵國的國內,利用旱魃給他們帶來損失,總比旱魃在西南大肆屠殺華夏人要好,而且西南多森林,旱魃一出赤地千里,火燒西南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

「我們也是這麼想的,這次過來主要是想通知你一下這個事情,剛好我們從師門回西南,路過東方市就過來見見你,晚上趕到西南后我們修整幾個小時就會突入印國,準備把基因戰士全部滅了!

不過旱魃的事情就只能拜託你了,你的實力我們清楚,當年你可以逼得旱魃轉向,看來你身上一定有讓旱魃潛意識害怕的物品,這次過去阻攔旱魃,最為主要的還是隨船的那些魔族戰士,只要把他們給擺平了,相信旱魃就不難辦了!」天泉對楊靖打了個稽首后,這才把這次他們過來的原因說了一下。

看來這次他們從師門趕到西南,也是迫於西南方面的壓力太大,不得不御劍飛行趕過去,基因戰士抵達印國的消息,只怕是駐守在西南的修士通報到各個門派的,這才導致這些在師門隨時等候支援的修士也全部出山了。

估計這次基因戰士的數量不少,否則破軍和

天泉也不會急著趕過去了,看著這兩個自己認識多年的朋友,楊靖很是叮囑了他們幾句,然後才目送他們離開,只有人活著才有希望,他們是修士中年輕一代的精英,就算事不可為,也不能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失地存人總比失人存地要好,戮魔當年如果不是躲到北美去了,也不可能在數千年後對華夏進行挑釁,從而導致第三次神魔大戰的爆發,由此可見華夏的那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果然說的不錯。

「這麼了?有什麼事嗎?」郭芳聽到楊靖把破軍他們送走之後,這才穿著一身睡衣從樓上走下來,看著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的楊靖問道,這段時間以來楊靖這邊多了不少郭芳從沒有見過的人,這些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而且各個臉色陰沉,彷彿出了什麼事一般。

目前華夏和東南亞各國在邊境不斷增兵,華夏打下菲國的戰機和軍艦,這些事情在新聞和報紙中都有過報道,西南軍區大軍雲集,印國方面在藏南地區大軍壓境,這也是事實,不少人都知道戰爭已經不遠了,還好建國以來華夏對外的自衛反擊戰都是以勝利告終。

華夏陸軍天下第一的名頭可不是靠吹噓出來的,而是靠無數人的犧牲和勝利贏回來的,之前國慶大閱兵中華夏的軍備可不是以前能比的了,楊靖的外公以及大舅他們在邊境作戰,這個郭芳知道,兩個表哥更是在中東立下了赫赫戰功。

「出了點事,明天我可能要出去一趟,黨校那邊我待會會打電話請假,不能在家裡陪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楊靖看到郭芳走了下來,一臉擔心的樣子,不由的一掃心中的陰霾,笑著對郭芳說道。

「我知道你出去都是有大事,不過不管做什麼,都要記得,在家裡還有一群等你回來的女人!千萬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別逞強明白嗎?」郭芳抱住楊靖的手臂,整個人縮進楊靖的懷裡,很是溫柔的說道。

「知道!我可還沒吃夠小芳給我做的飯菜,你放心吧!我出去沒什麼危險,自己好好照顧自己,工作別太累了,最近一段時間全國都在進行嚴打,東方市雖然治安一向不錯,不過也得小心一點,千萬別占著自己是學刑偵出身,遇到事情就頭腦一熱向前沖!

乖乖在家等我回來,這才是我的好郭芳,王小珊和馮艷她們十一假期也會到東方市來,過幾天等她們過來,你就有人作伴了,這次出去不知道要幾天,不過我會儘快趕回來陪你們!」楊靖笑著摸了摸郭芳的臉蛋后,這才起身挽著她的肩膀上了樓。

當晚楊靖就給華建國打了個電話,說了自己要請假去台東的事情,因為之前楊靖掛了軍委台東巡視員的名頭,現在要去台東,說有事情軍委要讓自己過去一趟,華建國自然不會多說什麼,他是主管黨群的書記,現在又是代省長,給黨校方面掛了個電話后,楊靖的假條就批到了。

第二天一大早,楊靖等到郭芳被李軍他們送走後,直接瞬移離開了東方市,比起乘坐飛機,楊靖瞬移的速度無疑要快很多,從東方市去台東,也不過十幾個瞬移而已,雖然要耗費不小的靈力,不過比起時間上的節省來說,卻是相當划算的。

杜麗此時正在ny財團的總部大樓中處理公務,近期因為東南亞戰爭的臨近,馬六甲附近的船隻都少了許多,不少運往亞洲方面的原油都開始稀缺起來,而華夏和倭國等地運往中東、非洲和歐洲等地的廉價產品以及電子產品,也少了許多,直接導致各地物價提高。

占著空運的便利,ny財團到是在這段時間借著歐洲和中東等地漲價的風波,很是賺了一筆,杜麗對里維斯特的經商和投資眼光相當信任,整個財團自從總部搬遷到台東來之後,利潤比之前在米國上升了不少,這也讓不少原本反對ny財團搬遷的股東閉上了嘴巴。

寬大的辦公室中突然出現一個人,原本準備暴起的杜麗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頓時抬頭看向坐在對面沙發上的楊靖,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就在這個時候,十幾名異類從外面沖了進來,對於楊靖這個突如其來的來客,異類們還以為是敵人來了。

見到是自己小姐的男人後,頓時在護衛隊長的帶領下,又全部轉身離開了辦公室,看著這群精銳,楊靖滿意的點了點頭,不知道他們是如何監控杜麗這間房的,自己趕到這裡沒30秒,這些異類中的變異精銳就沖了進來,看來這些護衛的實力都相當不錯。

「過來也不提前打個電話!怎麼了?不用到黨校學習了嗎?」杜麗放下手中的鋼筆,走出辦公桌來到沙發旁坐在楊靖的大腿上,笑著挽住楊靖的脖子問道。

如此親昵的動作楊靖到是相當喜歡,杜麗跟他認識這麼多年,隨著兩人雙修的次數增多,感情也越來越牢固,嚴肅的杜麗在楊靖面前,可是風情萬種的很,讓楊靖直呼過癮,再加上杜麗的相貌靚麗異常,跟杜麗在一起楊靖身心都舒爽,自然喜歡杜麗在自己面前更女人一點。

「本來想打電話來著,不過想到要給你一個驚喜,這就沒打了,剛剛從東方市瞬移過來,主要是出了大事!」楊靖說著把旱魃以及基因戰士抵達印國的事情說了一下,破軍他們杜麗雖然沒見過,但是聽楊靖說過多次,自然知道他們說的不會是假的,當下就放開楊靖的脖子,坐在一旁深思起來。

半響之後她才抬起頭來對楊靖說道:「現在旱魃是否已經上船了?而那船究竟是軍艦又或者是貨輪,如果是油輪改建的我們在外面也分不清楚,而太平洋這麼大,每天來往的船隻這麼多,我們要如何狙擊這艘船?

如果這個是戮魔布置的,那麼肯定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他們或許根本就是想等著我們過去劫船,畢竟這個消息如此隱秘,修士不可能如此輕易的知道,只怕這個事情是對方布置下來的陷阱,如此說來的話,那批前往印國的基因戰士也很有可能是假的了。

修士以及精怪聯盟只怕這次危險了! 黑天使的溫柔甜心 這些人難道就沒想過有可能是對方布置下來的陷阱嗎?傻傻的人家怎麼可能把這麼機密的事情透露出來?就算印國那邊真的是基因戰士,那麼在運輸旱魃的船上,肯定就布置了陷阱,等著我們這邊的高手前往。

旱魃不是一般的精怪,古妖和一般的魔族戰士根本拿它沒有半點辦法,就算是伍空想要把旱魃滅了也得大費周章,除非是先天殭屍出馬,不過殭屍一族本來就人丁稀少,雨蘭和劍藏鋒只怕都不會想把旱魃給滅了。

戮魔這手安排真不錯,不管這個事情是真是假,我們兩條戰線都必須要小心謹慎,一個不小心,不是駐守在西南的修士和精怪聯盟會被對方圍殲了,就是我們前往旱魃所在船隻的時候,被對方打一個伏擊!」杜麗臉色相當的不好看,楊靖聽到杜麗的話后,也不由的一愣。

修士基本上都是在國內駐防,旱魃和基因戰士前往印國這樣的事情,他們是如何知道的?破軍他們又如何這麼肯定,這些事情無一不透露出古怪,如果印國那邊真的有埋伏,只怕這次過印國的修士和精怪會全軍覆沒,到那個時候,華夏西南方面就在也沒有能夠制衡基因戰士的對手了。

特勤局的那些隊員,楊靖和杜麗根本就沒想過他們能夠做什麼,實力不濟,再加上東部沿海地區都需要他們駐守,本來華夏疆域就遼闊,公民更是多大十幾億,如此龐大的人口基數,僅僅靠數千特勤局的隊員來保護,確實不夠用。

楊靖拿出電話直接給遠在西南的大舅去了一個電話,自從西南大規模駐軍后,燕京軍區有一個集團軍前往了西南,配合西北軍區一個集團軍,加上西南軍區原本的3個集團軍,在西南地區一共有5個集團軍,算上空軍和二炮的支援,足夠對付印國了。

「大舅,現在有這麼一個情況我想了解一下!是不是有情報顯示米國方面派遣了基因戰士前往印國?」楊靖在電話接通后,馬上對李昌兵問道,對面不斷傳來參謀們的彙報聲,估計在西南的指揮部裡面,眾多參謀和聯絡人員相當忙碌。

「根據軍情處的消息,確實有這麼回事,印國兩處軍用機場一次抵達了4架運輸機,數百名相當彪悍的戰士從運輸機中下來,這些人身穿米軍的特種作戰服,並且跟普通人都沒有言語,收到消息后軍情處跟特勤局交換了情報,根據情報分析,這夥人確實是米國51區的基因戰士。

怎麼了?你現在不是在黨校學習嗎?怎麼會突然想到問起這個事情了?特勤局顧問團的人已經準備就緒了,準備晚上就對這兩處基因戰士駐紮的基地進行毀滅性的打擊,免得這些變異人衝到我們國內進行破壞!」李昌兵如此一說后,楊靖才明白原來只是有軍情處的特工看到了機場最新抵達的米國大兵。

普通人根本就分不出魔族戰士和基因戰士的區別,如果抵達印國的是一群魔族戰士,而卻被情報人員誤認為是基因戰士,那麼前往印國偷襲的破軍他們,那就危險了,魔族戰士絕不可能放過任何一個前往印國偷襲的對手。

「大舅,現在特勤局顧問團的那些人在哪?您儘快讓破軍跟我聯繫,就說我有急事找他們!沒有跟我聯繫之前,他們不能前往印國,我懷疑這很有可能是米國方面的一個陰謀!」楊靖著急的對李昌兵說道,現在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李昌兵身上了,修士和精怪都沒有隨身攜帶手機的習慣,楊靖現在就算想找人也找不到。

李昌兵聽到楊靖的話后,臉色頓時一變,現在在西南方面,能夠在另一個戰場保護普通軍人的就是這些特勤局的顧問了,如果印國的基因戰士是一個陷阱,這些顧問全部陷進去后,整個西南將不會有能夠同對方相抗衡的高手,那數十萬將士的生命就有些不靠譜了。

對於這樣的情況,李昌兵不敢大意,也沒有問楊靖究竟是為什麼,畢竟楊靖是特勤局出來的精英,跟破軍他們也相當熟悉,楊靖絕不會無的放矢,相信自己外甥為人的李昌兵,第一時間下達了命令,正在宿舍修整,準備晚上前往印國的顧問團修士頓時被突入其來的訪客給攔住了。 如果說,寧致遠之前的一番話,和及時發現勞拉的傷並給予藥物治療的事情,讓在房間里的眾人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等到了晚飯時間,隨著一口不鏽鋼的野營深鍋,一大塊新鮮的牛肉,一袋土豆、兩顆洋蔥還有些新蘑菇被拿了出來。

山姆和勞拉他們在不約而同地咽了口口水的同時,看向正在有條不紊忙碌中的寧致遠的眼神,也越發的不同起來。

除了受傷要休養的勞拉之外,所有人都被寧致遠給調動了起來,收集雪水的收集雪水,幫忙洗碗的幫忙洗碗。

幾個男勞動力,則被安排去圖書館的閱讀大廳抬幾張椅子、桌子回來,用某人提供的救生斧干起了劈柴的工作。

而那不多不少,正好對應了眼下人數的九隻木製飯碗和一個狗食盆,更是讓某人能預知未來的說法,變得可信了很多。

至於寧致遠,則是又從那碩大的背包里,掏出幾罐固體燃料、助燃劑、幾小瓶調料味,以及一個摺疊的鋼製支架。

因為條件有限,將洗好的牛肉、土豆、洋蔥還有蘑菇都切成小塊的寧致遠,只能選擇最為簡單的料理方法,燉!

好在,這天冷也有天冷的好處,到是不怕沒水可用,特別是隨著夜色突然撲天蓋地而來的暴雪,更是提供了很好的水源。

等野營深鍋與支架在已經燒去外層油漆的椅子面、桌子腿搭起的篝火上放好,沒多會兒的功夫,房間的空氣里就飄起了濃香。

雖然之前也從圖書館員工休息室里的自動販賣機上獲取過一些食物,可就象富二代傑迪所說得,光靠那些薯片、糖果之類的零食可撐不了多久。

所以,隨著房間里的香味越發的濃郁起來,「咕咕」、「咕幾」的腹鳴聲就開始在房間里接二連三的響了起來。

而那隻趴在自己主人身邊的狗狗,也開始發出撒嬌的哼哼聲。面面相覷了一下的眾人,卻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從遇到洪水躲入圖書館,到山姆從自己老爸那邊得到的有關暴風雪的消息,再到為了生存燒書取暖,從販賣機獲得零食。

雖然眾人八人一狗的表現從頭到尾都還算冷靜,但心情卻一直因為那看不清楚的未來而前所未有的沉重。

眼瞅著現在某人帶來的希望,更關鍵的是帶來了勾人口水的美味食物,眾人的心情卻是頭一回變得輕鬆了許多。

等牛肉燉了有半個多小時之後,試了試肉已經差不多燉爛了的寧致遠,這才將切好的土豆、洋蔥和蘑菇一起倒進鍋里。

雖然只是簡單的鹽、迷迭香、黑胡椒,以及一點番茄醬和醬油,但深受自己母親廚藝熏陶的寧致遠,卻依舊讓這鍋西式燉牛肉的味道越發的誘人起來。

特別是當一瓶紅酒從那隻碩大的野營背包里被拿出來時,立刻就引起了在場眾人的歡呼,畢竟,有什麼能比得上,在大冷的天圍著火爐吃牛肉喝紅酒來得爽。

隨著房間里的香味越來越濃郁,已經急不可待的眾人一個個圍坐在壁爐邊,急切的眼神,不停吞咽的口水,到是讓這一次天災所帶來的心理傷害被沖淡了不少。

又是半個多小時過去,調了些芡汁倒入已經差不多快好的西式燉牛肉中,將湯汁收得濃稠之後,寧致遠這才在眾人急切的視線中笑著說道:

「大功告成!」

可惜,這四個字是用華夏文說得,所以,並沒能得到山姆和勞拉他們的回應,於是只能聳聳肩,換回英語說道:

「晚飯可以開始啦!」

很快,在眾人的歡呼聲中,一碗碗真材實料、份量十足的燉牛肉就被分發了下去,同時,每人還有一小杯的紅酒。

就連那隻狗狗也分到了不少的一份,而這時,早把狗狗也看成其中一員的眾人,卻沒人覺得這樣的行為有什麼不妥。

雖然因為易碎的原因,寧致遠準備的可不是正常喝紅酒的那種高腳大肚杯,但在這種環境下,誰還會挑剔這個。

至於紅酒本身,雖然是國產貨,但選的也是比較高檔的品種,味道不算差,當然印有生產時間的地方自然被處理過。

看著房間里的眾人吃得很香甜,臉上也浮現出了開心的笑容,並且相互之間也聊起了一些各自曾經的開心事情。

而在主位面吃了三大塊牛排,現如今根本不餓的寧致遠卻只是淺嘗輒止,接著就開始收拾起了自己的行囊。

「約翰,你這是要幹什麼?」正跟大家邊吃邊聊著的勞拉,率先發現了某人的異常舉動,連忙關切地問道。

「哦,我打算一會兒出去看看還有沒有其它的倖存者,相信附近的大樓里肯定會有沒離開的人。」

「如果能找到得話,我打算都送到這邊來,能救一個是一個。順便再看看能不能找到讓我們可以生存下去的各種物資。」

做為自己計劃的一部分,面對女主角的提問,寧致遠到是一點隱瞞的意思也沒有,一臉的坦然。

只不過,這話里的各種物資,具體包括了哪些,自然是只有天知地知,還有寧致遠他自己知道了。

「那,我也去!」

正因為和勞拉的關係越來越的而滿心歡喜地山姆,在看到自己心上人看向某個傢伙的眼中浮現的關切之意后。

雖然明知道這樣想不好,但心裡依舊忍不住有些酸酸的。於是連忙也表態自己想加入到這次的行動中。

「算我一個。」

「我也是。」

並沒看出山姆心中想法的富二代傑迪和書獃子布拉恩,到是並沒想太多,只是覺得人多力量大,能幫忙的自然要幫忙。

而對於這三人的反應,寧致遠到是一點也不意外。

畢竟在電影中,為了女主角勞拉,這三位可是專門跑出去了一趟,還差點喪身於從動物園裡跑出來的野狼口下。

雖然這一趟收集物資的行程多少有些見不得光的計劃,但寧致遠卻並沒有直接就打擊山姆他們三人的積極性。

「山姆,傑迪,布拉恩,謝謝你們的好意,但外面的暴風雪太大了,以你們身上的穿著,我怕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凍傷。」

「勞拉身上的傷,又需要人照顧,而且,我也希望你們能把圖書館守護好,避免我不在的時候,發生什麼危險。」

寧致遠說完,從大背包里掏出了三樣東西遞了出去。

「這是……」暫時放下手中飯碗的山姆,接過一個類似單筒望遠鏡的東西,把玩了一下后,問道。

「這是紅外線的望遠鏡,能在夜裡清楚地看到擁有熱源的移動物體,這兩個則是電擊槍和甩棍,專門用來防身。」

將剩下的兩樣東西塞到富二代傑迪和書獃子布拉恩手裡的寧致遠,指著這三樣東西一一解釋了一下。

「遠紅外線望遠鏡?電擊槍?甩棍?約翰,你這是……」很奇怪為什麼會突然拿出這三樣東西的勞拉,不由問道。

「相信天災剛開始的時候,你們也應該看到過哄搶物品的報道吧,這些,我只不過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

將背包里的一些補給品全部給拿出來放到溫度比較低的靠處后,開始把之前脫下的裝備放身上放的寧致遠,聳了聳肩。

之前光想著怎麼熬下去,將期望放在山姆的父親能如約而來上的眾人,哪裡還聽不懂這話里的意思,心情頓時有些沉重起來。

「好啦,山姆、傑迪、布拉恩,大家的安全我可就交給你們來守護了,真要遇到危險,我希望你們能夠不要遲疑。」

原本找上門也只是為了能跟男主角山姆的父親搭上線的寧致遠,也懶得解釋太多,留下一隻強光手電筒后就往門口走去。

而山姆他們雖然沒再提出想加入的請求,但都站起身走到跟前,挨個地與帶來希望與食物的某人擁抱了一番。

在輪到勞拉和那個配角女孩時,出乎意料寧致遠得是,除了擁抱之外,自己還獲得了兩枚香吻。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吻是落在了臉頰上。

好在,電影里的這兩個年輕的女角色,長得都不怎麼樣,一點也不合寧致遠的胃口,所以,也算不上什麼遺憾。

很快,與眾人告別的寧致遠就帶著一聲聲關切的話語,走出了溫暖的房間,很快就穿過圖書館,進入到了漫天的風雪之中。

……

ps:求點擊、求推薦、求收藏!求各種支持啊! 破軍和天泉剛剛趕到西南軍區給他們準備的宿舍,正準備調息一下,晚上好突入印國殲滅那伙基因戰士的時候,突然被一大群荷槍實彈的士兵給圍了起來,本來還待抗議的修士們看到身穿中將軍服的李昌兵從門口走了進來,頓時停止了自己的動作,看著李昌兵默不作聲,似乎是想要一個說法。

破軍和天泉對楊靖的大舅都不陌生,當年逐鹿古戰場那次事件,李昌兵就見過破軍和天泉,這次他們修士門派駐紮在軍區,自然也免不了要跟軍方高層打交道,現在看到李昌兵帶兵過來了,眾多修士也想看看這個中將究竟要說什麼。

「破軍,天泉,剛才楊靖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讓你們馬上給他去一個電話,據他分析,印國這次宣揚的基因戰士,只怕是假貨,很有可能是米國方面布置的陷阱,目的就是想把你們一網打盡!」李昌兵這話一說出來,當場就讓數十名修士臉色一變。

楊靖的名字他們都不陌生,對於能夠在逐鹿古戰場攔住魔神而讓修士先行撤退的特勤局外勤處前處長,他們還是相當敬佩的,因此之前李昌兵帶兵過來的無禮,也被他們自然而然的忽視了過去,人家是特意來警告他們的,不是要對付他們。

聽到李昌兵的話后,破軍和天泉不由的面面相窺,剛剛他們才御劍飛行從東方市趕過來,跟楊靖分開還沒超過2個小時,沒想到楊靖竟然會打電話給李昌兵將軍,讓他阻攔修士前往印國,而且說很有可能這次印國放出來的消息是一個陷阱。

破軍疑惑的接過一名戰士.遞過來的衛星電話,按照李昌兵說的號碼,給楊靖打了過去,還好他們常年在人世間奔波,打電話到是知道,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楊靖的聲音從對面傳了過來。

「破軍,我現在在台東,我懷疑這次.事件是戮魔他們搞出來的名堂,不管是印國方面也好,又或者是旱魃也好,可能都是陷阱,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可能是事實這一點,剛才貊她們已經帶了200名實力強橫的古妖趕過去了,琰她們也會從國內趕往西南。

這個事情不管是真是假,我們.都不能放這一伙人回去,基因戰士也罷,魔族戰士也罷,他們都是我們的敵人,你們的實力有限,這次的行動就不用參加了,安排兩個飛行速度快的修士帶路就行了,琰和貊她們可能對印國的情況不熟悉。」楊靖的話語從衛星電話中傳了出來,言語間儘是關心,讓破軍心中很是一暖。

「那太好了!有古妖過來,我們就更有把握把這夥人.給留下來了,我們會在西南軍區等她們,今天晚上我和天泉將會給他們帶路,一舉把這些怪物給滅了!」破軍跟楊靖念叨了幾句后,掛斷了電話,把衛星電話遞給之前的那名戰士后,破軍對身後的修士做了個休息的手勢后,眾人都各自散開做起自己的事情來。

「李將軍,晚上的行動不變,空軍和軍方特種兵部隊.的配合也要繼續,不過我們顧問團的顧問不用上前線了,楊靖他們已經另外安排了數百名高手趕過來,晚上的話由他們打頭對付這些敵人。

晚上11點我方空軍按照參謀部預訂的打擊方案.升空,等到古妖把那數百名基因戰士消滅之後,只怕那兩個軍用機場就毀壞的差不多了,能夠迎戰華夏空軍的印國戰機絕對不會超過2個中隊,只要我方的速度夠快,可以摧毀大半印國前線的雷達站和防空陣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