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哦,沒事,剛剛在門口碰到了周銘。」

周銘這兩個字一說出口,在場的人就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

簡馨看了兩個男人在場也不好再繼續問什麼,只是拉著簡馨來到一旁,「他有沒有對你做了什麼。」

簡馨搖搖頭,「沒事,你的傷口還痛不痛。」要說以後,她要是再碰到常月蘭她一定把清音護得好好的。

沈闊聽到傷口兩個字,認真的看著葉清音,「你的傷口,不能再感染了。」 墨北辰一聽沈闊所說的話,心裏面十分的不開心。

放下手上的工作,看了一眼葉清音,然後起身。

清音不敢出聲,就怕墨北會說什麼事情來。

墨北辰站在葉清音的旁邊,「簡馨,這幾天你要看好葉清音,她要是有什麼差池,唯一是問。」

葉清音想要拖住墨北辰讓他不要胡說,可是墨北辰根本沒有理會她的意思。

簡馨看著葉清音的模樣,瞬間有些同情她。

「好的,墨先生,我知道了,我會看好的。」她心裏面知道墨北辰這是因為擔心葉清音,才會這麼做的,所以她心裏面就沒有其他的想法。

清音不滿的看著墨北辰,誰讓他自己擅自自作主張去做這些事。

沈闊看著他們的互動,只要先行離開,豆豆歪著腦袋看著墨北辰,然後跑到葉清音的床沿邊,嘴裡糯糯的叫了一句,「媽咪,媽咪,」

原本生氣的葉清音聽到豆豆的叫喊聲,心裡至少舒服些,溫柔的對著豆豆說:「豆豆,過來媽咪這裡,媽咪抱你。」

豆豆心裡就是想著就是和葉清音一起,立馬跑向她,「媽咪,抱抱。」

他心裏面就是想著待會會不會和葉清音一起可以去玩。

簡馨還想在說什麼,只是看到墨北辰,只好什麼都沒說就離開。

待大家走出去了之後,墨北辰看著葉清音,「記得我說的話,要是出現什麼差池,到時候你就知道什麼是懲罰。」

他不想葉清音再受什麼其他的傷,所以自己對她所說的話比較重了點。

清音心裡不服氣,「要是不給我出去,我現在就要出院回家。」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不高興的模樣,有點心疼的看著她。

「好,我現在去幫你辦出院手續。」墨北辰說得十分的認真,讓葉清音聽起來總覺得他這話說的是氣話。

清音看著他的模樣,臉上有點不好意思,「那個,要不,我還是繼續在這裡吧。」

她不敢和墨北辰對著干,可是豆豆心裡想的是,要是葉清音回家,他們就可以住在一起。

所以他立馬抓住葉清音的衣服,「媽咪,我們回去吧,回去豆豆可以陪著你哦。」

清音摸著豆豆的頭,安慰的撫摸撫摸他的頭,聲音十分輕快,「豆豆乖,媽咪暫時不回去哦。」

豆豆癟著嘴巴,眼裡都是無辜,墨北辰看著他的模樣,特別想要捏一捏他。

「行了,過幾天你媽咪就可以回去了,她現在還需要在醫院觀察。」

清音認同的點點頭,像墨北辰這模樣,她哪裡敢去招惹他。

墨北辰還想著再繼續說什麼,可是見到豆豆,他不開心了,自己也不繼續說下去。

晚上,豆豆想去吃飯,看著墨北辰,他心裏面特別激動,立馬走過來拉了拉墨北辰的衣服,「爸爸,我們去吃飯飯吧,豆豆肚子餓了。」

墨北辰看了一眼葉清音,「我們去了你媽咪呢。」

豆豆被墨北辰這麼一問,自己也犯難了,可是他現在真的肚子餓了。

清音看得出豆豆真的餓了,「去吧,帶他去吃飯他肚子餓了。」 墨北辰猶豫的看著豆豆,「行吧,那我們先去了,你在這裡等著,待會我和豆豆打包回來給你。」

清音點點頭,「沒關係,你們先去吧。」她現在並沒有什麼胃口,所以讓墨北辰先去吃東西也可以。

豆豆看著葉清音高興的說:「媽咪等我們哦,我們給媽咪帶好吃的回來。」

清音點點頭,「恩,好,你先跟你爹地去吃吧。」

墨北辰心裡也心疼豆豆,所以只好帶著他去吃飯。

墨北辰一走之後,清音閉上眼,今天和墨北辰的鬥氣,她到現在都沒有休息過。

所以她想要趁著現在的空擋睡覺,當她剛沉睡過去的時候,房間里悄悄走進了兩名醫生,在葉清音白皙的手臂上注入了其他的液體。

葉清音這個時候徹底的睡過去,兩名帶著口罩的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將葉清音推著離開病房。

簡馨在外面逛了一圈,正好回來看一看墨北辰要去吃飯了嗎,她可以換班了。

只是在她走到葉清音的病房的時候,只看到兩名醫生推著病床著急離開。

簡馨追上去,往病房一看,葉清音不見了,她著急的跑出來,立馬給沈闊打電話。

沈闊這個時候正好和墨北辰在點菜,剛剛他正好在病房門口碰上了墨北辰,因為豆豆也在,所以現在他正好可以帶著豆豆一起吃東西。

妖孽本宮踹死你 「什麼事。」接到簡馨的電話,沈闊心裡不是很滿意,這個時候打擾他和豆豆一起吃飯。

簡馨四處的找,可是已經沒有了他們的身影,直到電話接通的那一刻,「喂,沈闊,清音不見了,有兩名戴口罩的醫生帶走,你立馬聯繫墨北辰啊。」

簡馨急忙的將整個走廊找了一遍都沒有看到葉清音的聲音。

所以她只好再去看看其他的地方,墨北辰看著沈闊不太好看的臉色,「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沈闊看了一眼墨北辰,「北辰葉清音在醫院被人帶走了。」

沈闊剛說完這句話,「你,」後面的字還沒有說出口,只見墨北辰已經跑了出去。

豆豆滿是眼淚的看著沈闊,「叔叔,叔叔,你說誰不見了,是不是說媽咪。」

豆豆差點就要哭出聲,可是媽咪說了愛哭的小孩不可愛,所以他現在一直憋著自己的眼淚。

沈闊不知道該怎麼和豆豆說要是說實話,也會讓豆豆擔心。

所以,沈闊心裡雖然也擔心,可是現在他也不好讓豆豆擔心。

「豆豆,你看就,你爹地可是非常棒的英雄,他一定可以找到你的媽咪的,我們都要相信他好嗎。」

豆豆忍著眼淚點了點頭,「恩,爹地是英雄,叔叔我們去找媽咪吧。」

沈闊有點為難的看著豆豆,並不是他故意這麼做,而是因為現在帶著豆豆去找,也是在給墨北辰添亂

沈闊就怕豆豆鬧脾氣打著商量,看著豆豆,「豆豆,這樣吧,叔叔跟你商量一個事情。」

豆豆點點頭,等著沈闊說話,沈闊看著豆豆一副很認真的模樣,知道他是一個好孩子。

「這樣,我們現在過去,會影響你爹地所以你聽叔叔的,在這裡等著。」 豆豆一聽到沈闊這麼說也擔心自己會影響到墨北辰去救葉清音,所以他暫時沒有說話,像是再考慮沈闊所說的話。

「沈叔叔,那要是媽咪找到了,我們在這裡,看到媽咪。」

豆豆還小,想要表達的事情還不是很清楚,沈闊聽出了他的意思,「豆豆,我們會知道的,要是你爹地找到了媽咪,他會過來接你的,我們先吃點東西,你媽咪告訴過你,小孩子不可以浪費食物的吧。」

沈闊這個時候異常的有耐心,他覺得自己現在就是豆豆的依賴,豆豆現在需要他一直陪著。

豆豆聽到沈闊所說的,葉清音三個字,自己也聽話的吃東西。

沈闊不得不說,葉清音這個人在豆豆心裡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不然不會一提到葉清音,他就會這樣聽話。

豆豆對著自己剛剛點的好吃的,已經沒有剛剛那麼有胃口。

沈闊心裡想到都是豆豆特別聽話的模樣,也跟著他吃了起來。

墨北辰急沖沖的趕來醫院,就看到一直在原地找人的簡馨。

簡馨碰到墨北辰,「墨先生,我剛剛從外面回來正好看到有人推著病床,我回到房間一看,就沒有發現清音在,我出來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

墨北辰冷著臉,點點頭,這個時候他要是發現是誰這麼對葉清音,他一定不會放過她。

墨北辰聽了簡馨的話之後,立馬去了監控室,讓他們將剛剛在葉清音出事的監控掉了出來。

墨北辰看到確實是有兩個身穿白大褂的男人男人進了葉清音的房間,而是手上還吐推著藥品車。

很快,他們就把葉清音給推出來,墨北辰立馬把醫院所有的出口的監控都給調出來,然後立馬報警。

他打了電話之後,看了他們離開的監控,打了電話讓自己的人去找常月蘭,他自己一個人去追那個帶走葉清音的車。

他立馬將車牌號同時發給了警察,自己一個人去地上室取車。

常月蘭剛在廁所里看到對方發給她已經成功的消息,所以她正想著要給對方發報酬,就聽到門外有動靜。

常月蘭來不及發出,就被人從浴室里發出來,她來不及阻止地方,整個人已經被拉到外面。

葉於偉看這些人,」你們,你們是派來的。」他很少碰到這樣的場面,所以現在遇到的時候,他還是有點被嚇到了。

常月蘭直接躲在自己的丈夫身後,一直警惕打看著圍住自己的人。

領頭的人看著常月蘭,「我們是受墨先生所託,所以你們從這一刻起,所有人都不能離開房間。」

常月蘭有點心虛不敢和這些人硬碰硬,就怕自己會讓對方懷疑。

葉於偉並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他這是在監視我們。」

其他人並沒有回答他們的話,只是默默的站子在一旁守著。

常月蘭一直不敢吭聲,葉清清也不敢出聲,現在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能說實話。

葉於偉總覺得今天這母子倆哪裡怪怪的,可是有猜不出來,以為他們是是被嚇到了所以不沒有理會。 很快在他們的等待過程中,穿著制服的警察來到葉清清的病房,將葉清清和常月蘭帶走。

葉於偉十分的著急,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天的時間裡,兩個人被帶走,他直接來到葉清音的病房找人,可是病房裡什麼的都沒有。

他只好去找護士,問問看這是什麼情況,護士告訴葉於偉,葉清音並沒有出院,只是剛剛有兩位兩名陌生人將她帶走了,現在已經報警在去找人了。

葉於偉聽到這個消息,自己也嚇了一跳,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常月蘭被帶走,跟這件事情有關,所以他現在整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清音很快醒過來,她睜開眼,這裡是哪裡,她不是在醫院裡睡著嗎,怎麼會在車上,難道是墨北辰現在要送她回去,可是想想也太可能。

清音還沒有出聲,只聽到前面的兩個人說,「哎,哥怎麼樣,她給錢了嗎。」

另一個搖搖頭,他們想現在距離海邊不遠,就是在等對方給的錢了之後,在做打算,他們今天接到了一個電話,就是讓他們那病房裡的人運出去之後,扔到海里。

可是這要人命的東西,他們心裡也害怕會出事,所以他們也不敢只好等著對方給錢了之後,他們再打算要怎麼辦。

清音沒有想到自己現在已經算是被綁架了,可是他們口中所說的她是誰,到底是誰想被對方這麼做。

其中一個人回答「給什麼給,你沒有看到我不是在等著嗎,tmd,那個人是不是打算不認賬。」

他們互相看了一眼,「要不這樣吧,哥我們先,你知道的。」

清音心裡聽到他們壞笑的聲音,一直縮在後座上,怎麼辦,她現在要怎麼樣才能離開。

清音還沒有決定好,只聽到對方離開車門的聲音,她只聽到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嘴裡默念著墨北辰趕緊來救自己,只是她還沒有想好對策的時候,有人開始要抓自己,她一直緊緊的閉著眼,等到對方出其不意之後,再逃開。

對方剛想要在抓住她,只聽到耳邊有很大的剎車聲,然後清音只聽到車門一關,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已經不知道了。

清音心裡想著能不能有逃走的機會,所以她立馬小心翼翼的看著窗外,可是根本什麼看不到,她現在試了試旁邊的車門,可是根本打不開。

她焦急的待在車裡,不知道該怎麼辦,過了一會,車門再次被打開,清音只感覺到自己輕巧的落入了穩當的懷抱里,很快她就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墨北辰因為太過於擔心葉清音,根本沒有發現她已經醒了過來。

此時他的動作極為溫柔,就怕葉清音會磕著碰著,走起路來,每一步都特別沉穩。

清音想著自己裝昏迷一次,看看墨北辰會有什麼反應。

墨北辰將葉清音帶回醫院,給葉清音重新換了一間病房。

考慮到她的傷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他暫時還不敢將葉清音帶回家。

清音本來是想裝著騙墨北辰沒想到自己是真的睡著了。 墨北辰趕緊讓醫生過來檢查葉清音昏睡過去的原因,醫生說了,葉清音只是短暫的受到驚嚇熟睡過去而已,輸一些營養液就好了。

墨北辰給沈闊打了電話,「喂,葉清音我已經找回來了,你和豆豆吃好了之後,帶他回來。」

沈闊得知了這個消息,立馬帶著豆豆回來,豆豆一見到墨北辰,一把撲到他的懷裡,努力的吸了吸鼻子,軟糯糯的說了一聲,「爹地,抱抱。」

墨北辰坐在走廊外,將豆豆抱起來,「豆豆,沒事,你媽咪還在休息,別怕。」

豆豆窩在墨北辰的懷裡,只是輕輕的應了一聲,卻遲遲沒有說話。

沈闊看得出來,豆豆是真的受到了驚嚇,所以他剛剛吃飯的時候,都沒有吃得怎樣,剩了很多菜。

簡馨走過來,看到了墨北辰和豆豆,「怎麼樣,怎麼樣,清音找到了嗎?」

簡馨著急的看著墨北辰,墨北辰看了她著急的模樣,「嗯,已經找到了,她現在在裡面睡過去。」

簡馨這樣才會放鬆下來,終於把清音找回來了,豆豆一直躲在墨北辰的懷裡。

清音睡到了晚上醒了過來,豆豆原本在墨北辰的懷裡也沉沉的睡到現在。

墨北辰發現葉清音醒了過來,沉穩的走到她的旁邊,「醒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我讓他們幫你看看。」

清音換了一個舒適的位置,眼裡帶著朦朧的睡意看著他。

「嗯,挺好的,謝謝你來救我。」她發現只有墨北辰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

也只有他,才會讓自己差不多,她最想要的都是自己可以能夠找到這樣能夠給自己安全感的人。

墨北辰摸了摸她的額頭,想要再給想要再給她一點安慰,他知道葉清音這次是真的受到了驚嚇了。

清音其實想要告訴他,自己今天是真的嚇到了,「墨北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些人是誰。」

她明明記得自己醒過來的時候聽到了對方在那裡提到了什麼事情,那個她到底是誰,清音雲里霧裡的想到回憶那些事情,「我當時醒過來的時候聽到他們所說的她,但是我不知道她指的是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