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嗯,有時間帶我去看看!」蕭寒點了點頭,這麼好吃的果子,若是今後吃不到了,未免可惜了,再說了,這裡是義父蚩尤的產業,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一直衰敗下去。

蘊含靈氣的果子是不能夠吃太多的,很容易消化不良的,這個消化不良不等同於普通人的消化不良,而是靈氣吸收不了就會浪費,浪費是一種可恥的行為,所以蕭寒吃了一個果子之後就不再吃了,而這些蘊含靈氣的果子貯存的時間要比普通水果長多了,而且這些水果更是類似於靈藥,普通人吃一顆即使不能脫胎換骨,也能強身健體,延長壽命!

這些果子拿到外面,絕對是價值連城!

原本蕭寒打算兵分兩路,以節約尋找的時間,但是現在聽蕭金說,另外六座山峰都有強大的禁制,恐怕只有他才有能力破除這些禁制,因此只能一起行動了。

第一和第二座山峰,白青霞都來過,十分熟悉,在她的記憶里,沒有找到跟元靈果相似的植物,因此完全沒有必要再上山,直接忽略,只不過山上有那些「甲骨文」,蕭寒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先找到元靈果,然後就在這裡將元靈丹煉製出來,讓蔚姿婷和修紫衣突破晉階。

至於血色試煉那一塊,有白眉主持,艾琳一邊看著,不會出什麼事情。

五老推舉大會還有些日子,趕在之前回去就行了!

從第三座山峰開始,蕭寒領著白青霞一行,由於蕭金已經破除了禁制,所以一路推進的比較順利,除了採摘與元靈丹有關的藥材,其他的都暫時不管。

「主人,我就是在這個山洞現那把孔雀扇的。」蕭金領著蕭寒一行來到了半山腰的一個洞口,指著裡面說道。

「孔雀扇,你說的兵器是孔雀扇?」蕭寒有些驚訝,一把扇子,就算是孔雀的羽毛做的,也不過是件美麗的裝飾品,居然是這第三座山峰中最重要的藏寶,肯定不會那麼簡單。

「是的,五根羽毛織成的,五種顏色,美琳她很喜歡,可她根本駕馭不了,孔雀扇很排斥她,後來,我就把它作為壽禮送給金鵬王了!」蕭金語氣之中有些惋惜,可自己又使喚不了,留在手裡很燙手,還不如送給那金翅大鵬,還能賣個天大人情,落點實惠的好處!

「孔雀扇的事情以後另說,你先帶我們進去。」蕭寒略微沉yín了一下說道。

蕭金見蕭寒並沒有不高興,心中不由的一定,抬腳第一個走了進去。

裡面並不深,進入不到三十米,就看到一個空蕩蕩的大廳,大廳內有些陳設,可能是因為時間的原因,已經風化腐朽了,稍微一點風吹,就變成一攤粉末。

還有就是一些石器,製作的並不算精美,不過上面雕刻的圖案蕭寒看上去有些熟悉,具體是什麼又說不上來,這倒向是一個石器時代考古挖掘現場。

「主人,當時孔雀扇就放在這裡,有一個木盒子!」蕭金領著蕭寒走向洞壁上一個扇形的圓洞道。

「木盒子,什麼樣的木盒子?」蕭寒驚訝的問道。

「主人,就是這個!」蕭金取出一個暗紅色的長方形的盒子遞給蕭寒。

蕭寒伸手接過,手猛然一沉,心道,好重的盒子!

「萬年沉香木!」白青霞倒是一眼認出了盒子的材質,驚呼一聲道。

「不止萬年,起碼十萬年以上!」白青霞猛的一提醒,蕭寒也認出來了,盒子就在他手中,份量他最清楚不過了年的絕對沒有這麼重。

蕭寒將盒子平放於掌心,然後將其打開,裡面除了鋪了一層珍貴的天鵝絨之外,什麼都沒有,不過從天鵝絨被壓過的痕迹看,這裡面曾經盛放的確實是一把扇形的物體。

盒子里還殘餘了一些能量,蕭寒感覺了一下,居然是五行力量俱全,難道蕭金口中的孔雀扇是一把五行力量俱全的扇子?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如果是五行俱全的話,那能夠駕馭它的也一定也是五行俱全才行,難怪他和美琳都駕馭不了孔雀扇,要把它送給別人做人情。

「這個盒子?」蕭寒合上木盒,問道。

「這個盒子放在我這裡沒什麼用處,主人喜歡的話,儘管拿去就是了。」蕭金忙道。

「好,不過,我也不白要你的東西,這樣,青霞,回頭你給他幾顆丹藥作為補償。」蕭寒說完,將沉香木盒收進了空間戒指之中。

洞壁上還有些字體,蕭寒一時半會兒也難以認全,讓蔚姿婷等人用白紙拓下,帶回去慢慢辨認。

第三座山峰上沒有找到蕭寒需要的元靈果,於是一行人下山,向第四座山峰進。

蕭金說過,他曾經到過半山腰,而那金翅大鵬險些登頂,在山腳下,蕭寒也看到了禁制被破壞的痕迹,由於闖入禁制的人不懂得陣法,都是要蠻力破陣,所以禁制被破壞之後,就失去了效果,不能繼續運行了,所以蕭寒等人不費什麼力氣就達到第四座山峰的半山腰。

第四座山峰上的靈氣和藥材的品質要比第三座山峰上高出不少,年份也久遠,除了一些受年齡限制的,基本上很少有千年以下的藥材。

白青霞更是少有的激動,這些藥材大部分都是煉製絕品丹藥的材料,而她雖然是絕品丹師,可要湊一份絕品丹藥的藥材,那得花費多大的代價,那都是傾盡全家族的力量才能辦到。

而現在她只要隨手採摘一下,一份絕品丹藥「九轉還魂丹」的材料基本上就收集全了,甚至還有富裕。

至於元靈丹的材料,雖然第四峰上只看到了一兩株,但都是極為重要的主藥材,十分的珍貴,收穫也是不,向目標有邁出了一大步。

到了半山腰,前路變得艱難曲折起來,禁制的力量越來越強,蕭寒還現了不少強行破除禁制的痕迹,相比就是那金翅大鵬所為,不過他破壞的並不徹底,禁制還能繼續運行,給蕭寒一行帶來相當大的麻煩!

完整的禁制,只要找到破解的辦法,那破起來很容易的一件事,但若是禁制被破壞了,可有沒有破壞的徹底,那就麻煩了,推算禁制破壞的程度,找到破解的方法,那就得一步,一往前走。

好在第四峰的禁制不太強大,蕭寒花費了半個時的計算,終於找到了破解之法。

幾棵樹移動一下,幾顆石子打出去,還有動地上的幾塊石頭,這看似容易,可實際操作起來,那就不容易了,力道,距離,還有時間間隔,錯一步,晚一秒,那就可能陷入萬劫不復之中。

輕者被困山上,重著被禁制的力量反制,重傷,甚至喪命都有可能。

陣法其實是人類從自然的規則中學習演化過來的,大自然的力量遠勝過人類自身的力量,以力破法,其實就是你一個人跟整座山峰爭鬥,甚至還不止,山峰有靈脈的支撐,力量可以收是無窮無盡,金翅大鵬能夠順利的下山,不能不說這是他的運氣。

禁制破去之後,前路一下子變得清晰起來,整座山峰在眾人的感知中也不那麼模糊了,神識也可以使用了。

「主人,山頂有一個湖泊!」蕭金驚訝的道,他眼力極好,千米之內,一隻飛過的蚊子都難逃他的偵知。

「嗯,上去看看!」蕭寒也現了,山頂湖泊,聯繫丹房地下被封印的地火,蕭寒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個湖泊就是地火的宣洩之後形成的。

「赤火金!」眾人登上山頂,來到湖邊,清澈的湖水下面閃耀著火紅的光芒,比金子的顏色還要燦爛三分!

赤火金是一種鍛造兵器的極品材料,尋常兵器加入一點,就可以產生火屬性傷害加成,十分厲害。

赤火金異常正規,一塊拳頭大的赤火金,就價值百萬金幣,赤火金打造出來的兵器,基本上不低於聖兵,而且赤火金很稀少,每年蒼茫大陸上的產量不過十噸,十噸數量看似不少,可分到大陸數百億的人口頭上,每個人一克的量都不到,何況,鑄造兵器是添加赤火金也需要一定的兩,一柄長劍,至少需要融入拳頭大的赤火金才能揮劍的威力,而拳頭大的赤火金就可以重大一百鈞,也就是說十噸的赤火金最多可以打造一百把兵器而已,一百把而已,市場需求量是它的一百倍!

而這裡湖底幾乎鋪滿了一層赤火金,最的要有拇指大,最大的可比人的腦袋,還不知道這一層赤火金有多厚,就算是眼見看到的這一層,就足夠令人瘋狂了!

前面三座山峰雖然財富驚人,蕭金所獲得的三樣至寶也令人羨慕,但是真正的財富應該是從第四座山峰開始!

真滿湖的赤火金就可抵得上前面三峰所得了,當然是不包括三件寶物,那三件至寶是無價的。

可以肯定的是赤火金不是第四峰的至寶,若是至寶的話,絕對不會輕易的被現,而且還搞的到處都是,隨處可見。

第四峰的至寶在何處呢?不像前面三峰,藏在隱秘的山洞之中,第四峰的至寶一定藏在這湖泊的附近,亦或者是就在湖泊之中也說不定!

湖泊不大,但也有上千平方米,湖邊較淺,湖底中心就比較深了,不動用神識,一眼是看不到湖底的。 莘懼帶隊前來少陽市。

這就是宋判理電話中聽到的消息,莘懼是坐高鐵過來的,現在已經是出現在少陽市市公安局不說,更是已經開始對這邊的戶籍科某些工作人員開始進行問話。

這是讓宋判理最為震驚之處。

莘懼是誰,宋判理當然zhīdào,那是省公安廳警務督察處的處長,代表的是省公安廳的威嚴。而且最為讓宋判理對莘懼重視的原因是因為莘懼的鐵面無私,在整個吳越省公安系統是出名的。據說莘懼因此很有kěnéng,除卻繼續擔任警務督察處處長,還會被省公安廳的紀檢委相中,並且選拔進去委以重任。」豬豬島小說「

所以說,沒有誰會想要見到莘懼。

更加讓宋判理意外的是,莘懼到來自己這邊提前竟然沒有收到任何消息不說,就連璨皇市那邊都沒有任何風聲。這麼說,難道說璨皇市市局也沒有得到提前招呼嗎?

最後一尊魔 劉延坪?

宋判理倒是zhīdào這個女人,因為她當初走的是副局長丁營陽的路子進來的。其實宋判理有著幾次是真的想要將劉延坪給開掉,但想到丁營陽,想到丁營陽也算是自己這邊的,就沒有動劉延坪。沒有想到,這次真的是因為這個女人出事了,而且不出是不出,一出這事竟然直接驚動的是省公安廳那邊。

「你說有份報告給我?」宋判理急聲問道。

「shìde,是昨天一個叫做郭輔的人送到辦公室的。然後我看是關於劉延坪的事情。就想要給您送過去。誰想到這時候丁副局長過來,他就將那份報告給拿走了。」

「什麼?」

宋判理是當場就要瘋掉。

難怪會這樣。

難怪會這樣。

我就zhīdào事情不kěnéng這麼簡單的,果然是有內情的。該死的,丁營陽,我zhīdào你是想要照顧劉延坪。但這次真的是被你給害慘了,你恐怕是做夢都沒有想到,這次劉延坪會捅出多大的簍子吧。 囂妃,你狠要命 有著這樣的簍子在,真的是很難想像,你以後會如何。丁營陽,這是你自己選擇的。真的要是說被莘懼調查出來點什麼事情的話。我是只好丟車保帥的。

「我現在就去局裡,你馬上通知所有副局長前來局裡。」

神算凰妃,帝少慢點追 「是。」

我怎麼說今天的天氣瞧上去是有點不舒服那,感情是因為這個,真的要出事。這事一冒出來。就是這樣的恐怖。你讓我如何說好。你讓我如何面對莘懼的責問。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趕緊過去,必須第一時間找到莘懼。或許只有這樣。才能夠將事情給緩解下來。不過到底是誰給捅出來的那?

郭輔又是誰?

作為少陽市的市公安局局長,宋判理是真的不zhīdào這個所謂的郭輔是誰。在少陽市是絕對沒有這樣一個juésè的,一個能夠驚動莘懼的juésè,按理來說宋判理是絕對會zhīdào的。作為在這裡八面玲瓏的宋判理,那不只是說說話那麼簡單,他是真的在各行各業都有著絕對人脈,所以說他現在才是有點懷疑這個郭輔是誰。

但宋判理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這個所謂的郭輔竟然會是蘇沐的秘書,而蘇沐卻是省發改委的第一副主任,他要是zhīdào的話,顧忌心底的震驚會更大。

蘇沐會留在少陽市這邊繼續盯著這事嗎?

你真的當蘇沐沒yǒushì情可做嗎?

莘懼既然已經來到這裡,那麼蘇沐相信這件事情很快就會有結果的。不出意外的話,當莫沫再次光臨戶籍科的時候,剩下的那幾個人,是絕對會將莫沫當作公主般招待。要是誰再不zhīdào莫沫的能量,那麼就只能夠說明你們這些人的眼力勁不是一般的差勁。

蘇沐這邊吃過早飯後,突然心血來潮。

「郭輔,你對少陽湖是很熟悉的吧?」

「shìde。」郭輔心思微動。

「那咱們現在就去少陽湖轉轉,就去那個項目中所提到的幾個湖泊全都轉轉。」蘇沐淡然道。

「好。」

郭輔就不敢針對少陽湖改造項目說任何話,因為他zhīdào,這事是不能夠多說什麼的。你要是不提的話,是不會出事的。真的要是多嘴說出來的話,他有點害怕,怕這事背後會涉及到誰。要是說蘇沐心中真的想到這事背後的博弈,想到楊彥勛是因為這個而倒台的,那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郭輔不想要讓蘇沐因為這個項目被顧憲章給盯上。

楊彥勛的事情發生過一次就成,真的要是說在繼續發生的話,郭輔都不zhīdào該如何去面對蘇沐。到那時恐怕所有人都會想著,是不是壓根就不是項目的事情,而是郭輔就是個喪門星那?

少陽湖。

作為少陽市中最為出名的湖泊,少陽湖是位於這個地級市的最上源位置,不誇張的說,就是這個少陽湖支撐著整個少陽市的農業發展。要是說沒有少陽湖的話,這邊的土地是沒有kěnéng得到澆灌的。

「這裡就是少陽湖嗎?」

當蘇沐出現在這裡后,看著眼前的少陽湖忍不住露出一種驚詫神情,難道說整個少陽市的農業系統就是靠著這個所謂的湖泊支撐的嗎?真的假的,這也未免是有點太過誇張吧?就這個面積看上去很小的湖泊,站在這邊,一眼就能夠看到對面,又能夠有多少的蓄水量?

「shìde,這裡就是少陽湖。我zhīdào主任您肯定是沒有想到這裡的湖泊面積會這麼小是吧?其實這個也是當初楊主任為什麼會堅持要對這裡進行改造的原因之一。改造以少陽湖為中心的周邊幾個湖泊,為的是能夠最大限度的蓄水,為的是能夠形成一條供水鏈條,只要這個鏈條成功的話,我敢肯定是絕對能夠影響到少陽市的格局。

既能夠保證農業第的灌溉,又能夠達到出現洪災時候的緩解,畢竟任何一座單一的湖泊都是沒有kěnéng達到那種規模效應的。除卻這個目的外,就是眼前日益萎縮的湖泊面積,這才是最為致命的。按照楊主任給出的報告書,這座少陽湖倘若說再不進行治理的話,不出十年,必然會變成一個狹窄的小湖。

屆時就靠著那種湖泊面積,是斷然沒有kěnéng形成任何灌溉和泄洪的kěnéng。這些年周邊的圍湖造田是真的很為嚴重,要是說再不能夠加以控制住這種趨勢,是會帶來嚴重後果。蘇主任,楊主任之前的那份報告書是真的沒有任何私心,他真的是為少陽市著想。只是沒有想到,後來會落得那樣的結局。」郭輔在旁邊感慨道。

蘇沐是研究過那份報告書的,就因為研究過,所以蘇沐才會主動動身前來這裡。任何時候任何所謂的書面資料,都不會是最為完美的。蘇沐喜歡那種親身實踐的感覺,喜歡做任何事情都要用雙眼去衡量。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最大限度的確保真實性的還原。

很顯然眼前就是這種景象。

「難道說少陽市農業部門沒有就這事進行過研究嗎?」蘇沐皺眉問道。

「怎麼kěnéng沒有?」

郭輔臉上露出一種無奈神情,「少陽市這邊的農業部門和漁業部門全都是進行過研究,但沒有辦法,在少陽市這個地面上,很多事情都不是說你想要如何就能如何的。主任不是我搬弄是非,而是這裡的市委書記真的是很為強勢的一個人。

喜歡一言堂的曲和寡,不但是喜歡將任何事情全都抓在手中不說,而且工作作風還是那樣的霸道。任何事情只有他說了算數的份兒,其餘任何人都是別想要提出任何反對意見,誰敢那樣做,誰就會面臨著被收拾的結果。

這裡的市長是誰?是楊兼,但楊兼也不過是所謂的代市長。作為一個代市長的楊兼,就因為和楊主任是親戚關係,所以說很多事情做起來就會惹人非議。少陽湖改造項目,明明就是很hǎode事情,但在曲和寡這裡硬是壓著不予通過。曲和寡不通過的話,在顧主任那邊就是沒有通過。我是不zhīdào兩人有沒有關係,但結果就是這樣的。楊主任被拿下,項目宣布廢棄。」

蘇沐沒有多說什麼。

郭輔將這些話說出來后,蘇沐zhīdào就成,剩下的事情蘇沐要做的就是用雙腳丈量這裡,他要zhīdào這個所謂的少陽湖是不是真的那麼重要。要是說像楊彥勛說的那樣,那麼就算是拼著和顧憲章對上,蘇沐都是會在所不惜的。

不遠處有著幾個人,蘇沐走過去。

「咦。」

郭輔看到那幾個人中為首的那個后,不由情不自禁的喊叫出來,「是楊主任。」

「楊彥勛嗎?哪個?」蘇沐問道。

「就是前面那個。」

順著郭輔的眼光,蘇沐瞧過去。發現為首的是個老者,儘管說瞧上去容貌有些蒼老,被風吹著的頭髮也是有點披散,但他卻硬是站在風中,身軀像是一桿標槍般,沒有任何鬆動的跡象。

他就是楊彥勛。

而在楊彥勛身邊,站立著的卻是幾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他們的神情明顯是有著一種敵意,在蘇沐他們的注視下,其中一個竟然是不厭煩的直接推向楊彥勛。猝不及防之下,楊彥勛一下就摔倒在地。 第五百九十九章:通道開啟大戰在即(二十四)

「大家四處找找看,看周圍有沒有隱秘的洞穴什麼的!」白青霞招呼一聲道,率先沿著湖邊尋找開去,蕭金夫婦看了蕭寒一眼,緊隨而去。

而蔚姿婷、修紫衣還有白牡丹三個人則向另外一個方向尋找而去。

狂少的惹火寶貝 留下蕭寒一個人靜靜的站在湖邊,看著平靜的湖泊想是在思考什麼。

驀然,蕭寒縱身一躍,只聽見「噗通」一聲,湖面上濺起一朵微的浪花,蕭寒整個身形就從水面上消失了。

「夫君,爺……」

兩聲驚呼聲傳來,但是除了看到水面上的蕩漾開去的波紋,其他的什麼都見不到了。

難道蕭寒現了湖水下面有什麼嗎?

六個人也沒有繼續尋找的心思了,都聚到了一起,靜靜的站在湖邊,望著湖面的中央,沒有人說話。

進入湖水之中的蕭寒,感覺就更加強烈了,這種感覺自從他來到第四峰的山腳下就有了,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彷彿嬰兒在期盼母親的懷抱一般。

當他站在山頂湖泊邊上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更加強烈了,彷彿一種聲音在不斷的呼喚他,讓他過去,而這個聲音就來自湖水的下面。

難道真的跟自己猜測的一模一樣,那樣寶貝就在這湖水下面不成?

儘管下去可能回出現未知的危險,不過蕭寒更相信,義父蚩尤設置這九座山峰,並設下禁制,其實並不像要人的xìng命,只是為了考驗,只要通過了考驗就可以得到每一峰上的寶貝!

這一點已經從蕭金身上得到了驗證。

不過很奇詭的是,蕭金夫婦五萬年前就來到了鷹愁澗,而義父三萬年前才被神王耶穌設計關押在風馬湖底,這其中兩萬年都是自由的,他怎麼會容許蕭金夫婦待在自己的行宮呢?

黑山老樹靈也說過,三萬年前他還見過蚩尤,蚩尤還給了留有一句預言,現在預言都應驗了。

這事兒透著一股怪異,難道蕭金夫婦連自己都不知道他佔據的地方是一個有主之地,而且始終主人都存在嗎?

還是蚩尤故意的這麼做的?

百丈以下,光芒逐漸暗淡,這個湖泊的形狀在蕭寒看來,就是一個巨大的漏斗,中間部位是最深的,而且照目前的情形,至少過了兩百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