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多跡象表明。中國情報部門在最近加強了對日本地情報搜集力度。」大概在中國生活得太久。用詞時馬會偶爾用一些漢語辭彙。比如說到國家名字地時候直用地是漢語。而不是英語。

最初。韋斯特伍德與布魯德林都不大習慣。久而久之。兩人也習以為常。不再覺得奇怪。「更多地跡象表明中國提高了對日本地防範與警惕。大概認為日本會採取某些過激舉動。」

「過激舉動?」布魯德林冷笑了一下「日本什麼時候溫和過?」

「不是以往地問題。而是新地問題。」湯馬沒有跟國務卿較勁「上個月下旬。中國元首曾經在夜間前往總參謀部聽取工作報告。雖然新元首有在夜間聽取工作報告地習慣是在其前往總參謀部之前。很可能從情報部門、準確地說是從軍情局長那獲得最新情報。隨後總參謀部舉行了一次多兵種計算機模擬對抗演習。演習地具體內容還不清楚。只能肯定與元首突然聽取工作彙報有關。此舉表明。中國很有可能啟動了戰爭倒計時。 重生之攻追攻異 正在積極準備與日本開戰。」

「會很快打起來嗎?」韋斯特伍德問得很直接。

「誰也說不準,在中國的謀略裡面,戰爭往往是最後才會考慮的手段。」湯馬聳了下肩膀。在某些方面,他仍然與普通的美國人很相似。「雖然獲得的情報非常有限,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國與日本的關係非常微妙。『四方談判』開始以來,中國一直在日本『核問題』上做文章,多位高層領導在各種場合表達出對日本擁有核武器的厭惡與反感。東方的思想觀念與我們有很大區別,更加含蓄、更加內斂,不喜歡用直接方式表達對其他人或者某種事物的感受與感情。在我們看來,『厭惡』與『反感』是很普通的情緒,我們可以對一切不滿意的事物感到厭惡與反感,但是在東方的思想觀念中,『厭惡』與『反感』已經是非常強烈的情緒,甚至是嚴重不滿情緒的直接表現方式。」

「也就是說,我們必須把中國向日本發動戰爭的威脅等級提高一些。」

「不是一些,而是肯定。」湯馬淡淡一笑,說道,「東方世界,不管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講的都是一個『和』字。按照字面意義,我們可以將其理解為『和平』、『和睦』等等,更貼切的說,『和』是東方思想

組成部分,表達的是相互合作、相互信任、和平共~則。在東方辭彙中,『和』與『戰』是一對反義詞。由此理解,當中國領導人對日本表達出『厭惡』與『反感』情緒的時候,戰爭就不遠了。」

韋斯特伍德皺起眉頭,朝國務卿看了一眼。

「如果中國準備對日本開戰,會怎麼做?」

「這就是最關鍵的問題。」見到總統與國務卿都開始重視,湯馬駟來了精神,「中國自古以來就講求『出師有名』,不興『無名之師』,用我們的思維來理解,就是在出兵之前謀求一個正當的、充分的理由。事實上,中國一直在這麼做。從第四次印巴戰爭開始,中國在參與每一場戰爭的時候,都尋求了充分的戰爭理由。在東方世界,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不是實力,而是『道』。用通俗的話來講,就是我們常說的『正義』。東方思想觀念中,正義的一方必將贏得戰爭的最終勝利,非正義的一方必然失敗。由此可以斷定,中國領導人不但要為戰爭尋找理由,還要讓中國成為正義的一方。」

權少的小獵物 「正義是可以創造的?」布魯德林很是不解。

「在我們看來,『正』是公理,不是由誰創造的。可是在東方世界,『正義』是一種勢態,將隨時間、地點、敵人等等因素髮生轉變,因此『正義』不是公理,而是某種可以利用有利條件創造的有利態勢。創造『正義』的過程,就是東方觀念中的『謀略』。」湯馬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或許在我們看來,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而在東方世界,『對』與『錯』既是事物的正反兩面,又是一個相對概念。沒有絕對的『對』,也沒有絕對的『錯』,只有在某種時期、或者某中局面下才存在『對』與『錯』。」

「你的意思是,中國會想方法的將日本逼入絕境,讓日本成為非正義的一方。」

湯馬駟點了頭,說道:「這正是中國領導人寧願花上幾年時間布局,也願意趁半島戰爭取勝后的有利局面向日本開戰的根本原因。」

「關鍵是,中國會怎麼做?」魯德林問得很直接。

「目看來,只有一個地方能夠滿足中國主動向日本開戰的所有條件。」湯馬故意賣了個關子,說道,「如果日本插手中國內政,對中國採取實質性的侵略行動,中國就是戰爭中正義的一方,中國領導人也會……」

「台灣?」布魯德林打斷了湯馬的話。

湯點了點頭,承認了布魯德林的猜測。

「日本會這麼做嗎?」韋斯特伍德問得更有深度。

「問題就在這裡。」湯馬似乎對總統的反應速度非常滿意,「雖然日本推行了上百年的西化政策,但是從本質上講,日本是東方國家,深受中國思想文化影響。有足夠的事實證明,村上貞正是一個非常精明的領導人,不但讓日本成為了有核國家,還多次率領日本避開危機。村上貞正不可能不清楚插手台灣的嚴重後果,但並不表示村上貞正會迴避危險。按照東方的價值觀,既然『正義』是可以轉變的東西,也就有可能使日本成為正義一方。」

「也就是說,村上貞正有可能冒險?」布魯德林對湯馬駟賣弄學問非常反感。

湯馬駟點了點頭,說道:「日本早已通過《周邊事態法》,並且將台灣納入了『周邊地區』。如果台灣出現動蕩,日本可以據此出兵干預。站在村上貞正的角度,這就是正義。當然,站在中國的角度,不管日本有什麼樣的理由,只要日本向台灣派兵,日本就是侵略者,就是非正義的一方。」

「當雙方都認為自己是正義的一方,戰爭就會爆發。」韋斯特伍德做了簡單的總結。

布魯德林看了眼總統,對cia局長說道:「照你這麼說,雙方都在為戰爭做準備,都在積極推動戰爭……」

「也不能這麼說,在東方世界……」湯馬駟遲了一下,改口說道,「現在開戰,對日本極為不利,村上貞正很有可能只想利用台灣牽制中國,讓中國不得不放棄向日本開戰的想法。要想達到這個目的,必須具備一個前提條件。」

「我們捲入台海戰爭。」韋斯特伍德說出了cia局長要說的話,「看來,我們一直低估了日本的能力。」

「不管怎麼樣,我們不能再次與中國爆發軍事衝突。」

總統沒有表態,卻明顯支持國務卿的主張。

美國確實不能與中國爆發直接衝突,美國承受不了戰爭的慘重代價! 「滴滴。」

擺放在床前的一個類似鬧鐘般的小玩意突然一邊震動一邊響起來,你要是認為這只是普通的鬧鐘,那可就大錯特錯了,能被南造雲子帶在身邊的可不會是沒用的小玩意。整個地下室只有靠著這個小鬧鐘才能打開,這也是為什麼南造雲子會將落腳地選在這裡的原因。因為只要在這裡,她就是最安全的,沒有誰能夠發現這裡,能夠走進來。

「說。」

南造雲子手指劃過小鬧鐘,滴滴的聲音便隨之停止,伴隨著她的清冷問話聲,從裡面傳來另外一道有些驚顫的聲音。這聲音不敢大呼小叫,就連稍微大聲點都不行,他明顯是在剋制著音調,用細弱蚊鳴般的日語恭聲道:「打擾了,小姐,有人要見您。」

南造雲子眼底閃過一抹泠然殺意。

「小勾,說你是刀勾,你還真的將自己當回事嗎?難道你忘記之前我給你說過的話,除了我主動聯繫你外,不要主動和我有任何聯繫。你現在不但這樣做了,還敢將其餘人引薦過來。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不敢殺你?真的以為這裡是你的地盤,你就能囂張跋扈?別忘記你的身份,你不過就是服部家族的一個賤奴。」

噗通。

聽到南造雲子的這些話,彷彿感受到那股凌然殺意,刀勾額頭唰的冒出豆大冷汗,只覺得雙腿有點發軟,噗通一聲就跌倒在地,但隨即突然意識到這樣畏懼有點丟人時,又麻溜地趕緊站了起來。

「小姐,不是,我沒有那麼大的膽子,您千萬別誤會。實在是因為這次要見你的人十分重要,我必須通報。」

必須通報?

南造雲子知道外面這個刀勾的性格,平常做事就極為小心謹慎,是絕對不會犯低級錯誤的。既然他說必須要通報,想必這個人的身份就不簡單。那麼問題來了,到底是誰。能讓刀勾說出這種話來?想到這裡,南造雲子就在腦海中快速的閃過一些人來,就在她暗暗思索的時候,在刀勾身旁緊隨其後響起的一道聲音,讓她立即知曉了來人。

原來是他。

「雲子,開門吧,是我要見你。」服部慶雄淡然道。

竟然是服部慶雄。

整個服部家族誰不知道,服部慶雄是服部九藏最鍾愛的兒子,也是整個家族未來的掌舵人。雖然暗地裡都說服部慶雄是個扶不起的阿斗。是個沒有能力和魄力的人,但這種話有多愚蠢南造雲子是知道的。你們都說服部慶雄不是個合格的忍者,那是因為但凡見過他動手的人,全都死掉。如今只有寥寥無幾的人知道服部慶雄的真實修為。

而服部慶雄的修為之高,是南造雲子遠遠沒有辦法睥睨的。

所以南造雲子趕緊翻身從床上下來,利索的將地下室的大門打開,然後恭恭敬敬的站在門邊,看著走進來的服部慶雄。低頭輕聲說道,「南造雲子見過少主。」

服部慶雄徑直從南造雲子身邊走過。上下掃了一番地下室的布置后,臉上露出滿意笑容,「雲子,大家都說你是搞情報的好手,我以前還略有質疑,現在是不信都不行啊。你果然是我服部家族中的人才,有你為我們服部家族,家族必然昌盛。」

「謝謝少主誇獎,雲子愧不敢當。」南造雲子再次鞠躬。

「沒有什麼不敢當的,我說的可是實話。就算是當著父親的面,當著那些長老的面,我也會這麼說。」服部慶雄坐在床邊后,揚起手臂召喚南造雲子過來。

南造雲子不敢不聽話,趕緊走過去后,剛想要坐在床邊,誰想卻被服部慶雄一把抱起來,然後放在他大腿上后,沒有任何停頓的意思,在南造雲子的心驚肉跳,面頰羞紅中,他的修長細指已經靈活的伸進長袍中,準確的抓住一座飽滿的山峰肆意揉捏起來。

手感真好啊。

服部慶雄臉上露出愜意神情,南造雲子感受著身體傳來的酥癢感,喉嚨中有種想要**出來的衝動。她知道服部慶雄每次見到她都會這樣做,但卻很少直接要了自己。以前她是不知道服部慶雄這麼做是因為什麼,後來她知道,服部慶雄這麼做不是說他是無能,不是說他不想,而是想要憑藉她來磨鍊自己的毅力。

美色當前,只需褻玩。

一個能很好控制住**的人,才有資格執掌服部家族,才不會讓整個家族走上末落。

但你服部慶雄是能控制住**,我卻不能。

每次只要被這樣玩弄,南造雲子都會有種說不出的快感游遍全身,但是她卻只能迎合,必須要默默忍受,卻不敢提出任何不滿意。況且,不是說誰都有資格被服部慶雄這樣寵幸的,南造雲子也是心中暗暗得意和踏實,因為二人的關係越親密,越能保持她在服部家族中的較高地位。

「少主,你怎麼會有空過來?」南造雲子忍受著身體中的酥癢,媚眼如絲問道。

「富士葬神被滅了。」服部慶雄微微顰眉緩慢道。

「什麼?」

南造雲子身體中的所有**,在聽到這個消息的剎那全都如同潮水般褪去。即便被服部慶雄繼續刺激著,她都沒有任何**,身體中湧現出來的除了恐懼就是震驚。

富士葬神被滅了,這是真的嗎?要知道富士葬神可是服部家族中的最強王牌之一,是服部家族能夠稱雄整個島國的底牌。南造雲子更清楚這個小隊是如何強橫,而現在服部慶雄卻說,富士葬神被團滅了。

這如何不讓人震驚?

「很奇怪吧?其實我也很奇怪,但沒辦法,這就是事實,是個殘酷事實。當東條家族的櫻花號商船還沒有回國時,我們就已經收到消息。是我親自趕過去的,在那艘船上他們七個真的死的不能再死,而且全都是被一擊秒殺掉。咱們服部家族的富士葬神,就以這種最凄慘的死法,和世界宣告離別。」服部慶雄儘管說心情已經從最初的震蕩中平靜過來,但再想到那幕時,心情猶然會泛起漣漪。一股陰冷氣息從他身體中釋放出來后,他的右手忍不住加重力道,彷彿要將那座山峰抓碎似的。

咿嚀。

南造雲子嬌軀因為疼痛顫抖起來,眉頭也縮成一團,被抓住的山峰真的像是要爆破開來般,那種難以忍受的痛苦,讓她沒有像以前那樣保持沉默,本能的哼叫著。

「對不起,是不是我將你抓痛了?」

服部慶雄深吸一口氣,將情緒重新控制住,臉上露出歉然笑容的同時,將南造雲子摟在懷中,耳鬢廝磨,從他嘴中呼出來的陣陣熱氣,撩撥著南造雲子的耳朵痒痒的很。

「少主,我沒事,倒是富士葬神他們怎麼會被團滅? 狼性總裁的私寵寶貝 他們七位可全都是中忍巔峰強者,隨時都能邁進上忍門檻的,怎麼會有人能殺死他們?他們當時還是在一起的,對方又是秒殺,怎麼聽起來感覺有點不可置信?」南造雲子趕緊問道。

「是令人驚愕,但這就是血淋淋的事實。」

服部慶雄重新恢復冷靜后,臉上露出一個讓南造雲子見到后絕對會為之痴迷的笑容,只是這笑容背後的陰森恐怖,卻充滿了無盡的殺意和憤怒。只要他露出這笑容,便意味著要以血和生命來寬慰。

「有消息說這事是那個蘇沐動手做的,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蘇沐當時會在櫻花號上,我更加不相信他能做成這事。憑他的能耐,哼,還真的不是我小瞧他,估計在來三個都不夠。不過既然有消息說是他做的,我總要驗證下。所以這次過來,就是要親自拜會下蘇沐,要和這個讓人厭惡的傢伙見上一面,看看他到底有什麼本事。等我確定消息后,你就不要留在這裡,跟我回去吧。」

「回去?」南造雲子被一個又一個意外消息驚得有些不知所措。

「就是回去。」

服部慶雄剛毅的面頰上蕩漾出一種殺意,那雙微微眯縫起來的眼眸中迸射出好像劍鋒般銳利的光芒。

「必須回去了,富士葬神覆滅的消息,不知道怎麼搞的已經被國內其餘家族知道,他們都開始蠢蠢欲動。我服部家族的很多生意,早就被這些家族覬覦。如今有這個機會在,他們能放過嗎?一群餓狼,隨時準備撲上來嚼食我服部家族的鮮美肥肉。你說在這時候我要不回去,斬斷他們伸出來的爪子的話,他們又如何知道敬畏。」

內亂嗎?

南造雲子一下就知道服部慶雄想要說什麼,她很果斷的點頭,身上同樣冒出一股濃烈殺意。

「不管是誰,只要敢覬覦咱們服部家族,就要付出足夠的代價。還有,富士葬神死在櫻花號上,這事也必須向東條家族討要說法。我也不相信這事是那個蘇沐做的,他應該還沒有這個能耐。不過既然少主要見他,我就會做好安排。等到將這裡的事解決掉,咱們就趕緊回家族。」

「好了,雲子,不要說這些掃興的事,既然我過來了,你就好好伺候伺候我吧,嗯,說到這按摩的技巧,真沒有誰能比得上你。」

「哈伊,只要少主喜歡就好。」

南造雲子如一條游蛇般順著服部慶雄身體的向下滑去,很快地下室中就響起陣陣**喘息。(未完待續。。) 局長對東亞局勢的分析,對美國總統產生了非常重

7月11日到12日,2天之內連續生了3件大事。

北京時間11日18點3o,「半島戰爭交還戰俘第三輪談判第十一次會議第一次正式磋商」在瑞士日內瓦結束(此時是日內瓦時間11點3o分),美國席談判代表科波菲爾與共和國席談判代表陶涇淵在共同接受記採訪時表示,雙方已經達成重大共識,有望在年內達成戰俘交還協議。

該消息一出,頓時成為西方新聞媒體爭相報道的重大新聞。

net記採訪科波菲爾與陶涇淵之後說了一句話:雙方席談判代表的話意味著,數以萬計的美人能跟家人一同過今年的聖誕節。

2個小時后,美國部時間11日7點3o,美國國務院言人表聲明,聯邦政府將斥資數百億美元,讓那些在戰場上為國家做出重大貢獻,至今陷~+的軍人平安回家,與親人團圓。

這份聲明或多或少的透了談判的具體內容。

雖然共和國美國對達成的「共識」一直保持沉默,連神通廣大的net都沒能從美國官員口中套出消息,但是按照外界推測,很有可能是美國在關鍵問題上做出重大讓步,承認在半島戰爭期間侵略朝鮮,以戰爭賠款的方式交還戰俘方才在爭論年多之後、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取得突破性進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北京時間12日12點3o,全球新聞媒體在討論美國將為多名被俘官兵支付多少「贖金」的時候,「四方談判第五輪第十四次會議」在濟州結束,美國席談判代表奧尼爾在隨後舉行的記招待會上透露,美國將盡最大的努力促成中國與日本在『核問題』上達成一攬子協議,緩解緊張的東亞局勢。

就在外界還沒有搞懂奧爾這番話地意思時和國席談判代表常舒欣在回答記提問地時候提到。共和國不會在日本核問題上做出任何妥協。共和國不會僅僅考慮用談判方式解決日本核問題。必要地時候。共和國將以實際行動消除威脅。

日席談判代表筱原多睦沒有接受記採訪。急匆匆地返回了東京。

鮮席談判代表崔永成在回答記提問地時候提到個擁有核武器地日本是對東亞、西太平洋、乃至全世界最大地威脅。也是朝鮮地最大威脅。朝鮮將盡一切力量支持共和國在日本核問題上地主張與行動。

直到這個時候方新聞媒體才猛然反應過來。

共和國肯定在談判桌上拋出了「重磅炸彈」。甚至威脅在談判無果地情況下對日本動戰爭!

消息傳開。世界各國地電視台、網站、報紙都做了重點報道。

按照net的評論,如果沒有及時進行「第六輪談判」味著中國與日本已經在核問題上徹底決裂,戰爭將很快爆。

連相對樂觀態度的新聞媒體都認為,日本核問題已經到了必須解決的地步。

東亞局勢驟然緊張,似乎戰爭即將到來。

北京時間12日22點3o,專門負責亞太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相當於共和國的外交部副部長或某個地區司司長)謝斯菲爾德到達台北,以商務人員身份對台灣進行非正式「訪問」。

15鍾后和國外交部言人雷曉天召開新聞布會,強烈抗議美國官員「訪台」。

雖然只是助理國務卿是謝斯菲爾德是2o199年以來,位「訪問」台灣的美國聯邦政府官員義非同凡響。

全世界都認為共和國與美國的關係將跌入谷底時,共和國卻沒有採取進一步行動。

連續生的3件大事下搞得新聞媒體頭昏眼花抓不住重點。

共和國與美國先在戰俘問題上達成重大共識,兩國關係由對抗走向緩和;接著在日本核問題上拋起驚濤駭浪,似乎美國正在儘力化解共和國與日本的矛盾;最後美國又在台灣問題上過界,使得兩國關係驟然降溫。

很複雜,毫無規律可言。

做相關報道的時候,net的新聞節目主持人用了一個中文辭彙:太極拳。

雖然對很多西方人來說,「太極拳」仍然是一個非常陌生的辭彙,但是對關心國際大事的新聞媒體評論員來說,「太極拳」能最恰當的形容共和國與美國的關係。即有對抗、又有合作,即有矛盾、又有利益,即有強硬、又有緩和。

只有一點是西方新聞媒體都沒有忽略的,那就是日本核問題成了東亞的定時炸彈。

輿論很快轉向日本核問題,西方各大新聞媒體紛紛猜測共和國會在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是否與

解決日本核問題。很多新聞媒體翻出了陳年老賬共和國與美國在日本核問題上的對抗與博弈做了全面分析,由此得出結論:如果共和國在解決日本核問題上猶豫不決,美國很可能積極促成共和國採取軍事行動;如果共和國下定決心用武力手段解決日本核問題,美國則會作壁上觀。

簡單的說,美國既不會明確支持,也不會明確反對。在此情況下,共和國很可能只是在日本核問題上做做樣子,不會採取實質行動。按照西方大部分評論員的分析,如果共和國真把日本核問題當回事,就會在半島戰爭之後,東亞局勢對共和國最為有利的時候向日本開戰,而不是在談判桌上浪費2年時間,讓日本與外來干預勢力做好充足準備。

情況真是如此嗎?

外交部言人雷曉天召開新聞布會的時候,王元慶剛剛送走外交部長閻尚隆。

焦山還沒來得及換茶,李存勛就來到了書房。

「情況已經搞清了,這是cia給我們的消息。」李存勛將一份剛剛列印好的文件交給了王元慶,說道,「毫無問,謝斯菲爾德『訪台』只是為了傳遞某種信號,不會向島內當局做出任何實質性承諾。換句話說,美國已經注意到台灣,意識到日本很有可能在台灣製造麻煩。謝斯菲爾德將在台北會見藍營與綠營代表,主要目的是穩住綠營,希望能夠藉此穩住島內局勢。」

「也就是說,美國也不希望灣出問題。」

李存勛點了頭,說道:「台灣出問題,美國將是最大的受害。韋斯特伍德肯在戰俘問題上做出重大讓步,在日本核問題上轉向支持我們,表明不願意跟我們生衝突,希望與我們改善關係。由此來看,韋斯特伍德絕對不會容許日本在台灣問題上做文章。」

王元慶沉思一陣,說道:「美國傳達信號非常明確。」

「正是如此,美國已經表明度。」李存勛看了元一眼,說道,「我們是否應該在日本核問題上稍微放緩一點,免得使局勢惡化。」

「這看日本的態度。」王元慶冷冷一笑,說道,「美國在『四方談判』中突然改弦易轍,肯定對日本造成了極為嚴重的衝擊。如果我沒猜錯,村上貞正正在向筱原多睦了解談判過程。現在的問題是,日本會怎麼做,繼續進行第六輪談判,還是退出談判?」

「覺得,日本可能會退出談判。」

「是嗎?」王元慶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日本真要退出談判,我們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大不了大家撕破臉皮幹上一場。我認為,情況恰恰相反。以村上貞正的性格,他不會做出如此魯莽的事情,很有可能會以給美國面子的方式參加第六輪談判。果真如此,我們就得小心提防。我們已經在談判桌上挑明態度,日本會接受我們的要求嗎?如果做出銷毀核武器的承諾,村上貞正執政的合法性將遭到致命打擊,別說軍隊會支持他,連他的心腹都將集體背叛。」

李存勛點了點頭,說道:「也就是說,日本參加第六輪談判只是為了爭取時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