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答應你了。」

她跟陸辰煌那個小白臉一起生活了三年,在他身上花了不少心思。

這人倒好,吃她的用她的,最後欺騙感情不說,還一刀把她捅死了。

有仇不報就這麼憋著,這可不是她蘇宜貞的風格。

【宿主做出了作為最明智的選擇,以後本系統會盡全力輔佐宿主。】

「廢什麼話呢?你先告訴我現在什麼情況。」

系統可疑的沉默了一下,【……因為一點意外,我們跳過了新手任務,現在提前進入了第一個任務世界。】

蘇宜貞敏銳的很,一下子就發現了問題所在,「這是你的鍋吧?有沒有什麼補償?」

甩鍋要快,動作要帥,這樣才能撈到好處。

系統沒有回答,冰冷的電子音在腦中發出警報聲,【系統提示:浴室里的黎重華已經要出來了,請宿主及時應對。】

【支線任務已發布:情況緊急,請宿主在十分鐘之內逃出這棟公寓。】

「慌什麼?」

沒見過世面的東西。

她掃了一眼浴室門口,眯著眼睛笑的分外妖冶。 凌厲的巨大刀芒和彩虹光譜衝天而起,雷遁麒麟咆哮著俯衝而下,三者幾乎是在出現的同時就撞在了一起,卻什麼都沒有發生,刀芒和彩虹光譜穿過雷遁麒麟的身軀向天空飛去,而麒麟速度不減的衝下。

似乎什麼變化都沒有發生?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實,路飛、索隆和山治都能感受得到雷遁麒麟真正的變化,看似完好的麒麟那股天災般令人心悸的氣息被削弱了一半不止,之所以看起來和之前相同,那只是雷遁麒麟移動速度過快在視網膜中留下的殘像而已。

即便如此,路飛、索隆、山治三人沒有絲毫喜色。

轟!咔嚓!

雷遁麒麟最終落下,轟在了纏繞武裝色霸氣防禦的路飛三人身上,之前索隆和山治的攻擊效果才體現出來,麒麟被一分為二,左半邊身體化作毫無約束的雷光四散,甚至無法突破路飛的武裝色霸氣。

只剩下右半邊身體的麒麟也不是路飛能夠輕易當下的,凝聚成麒麟的雷電有著可怕的破甲效果,而且高度聚集的雷電也有著很高的溫度,還有速度即力量帶來的衝擊力。

路飛作為橡膠人的特性能夠免疫雷遁麒麟最強的電擊,然而武裝色被打出縫隙之後滲透進來的雷電蘊含的高溫和攪動五臟六腑的衝擊,讓路飛十分難受。

而且雷遁麒麟的造成的效果不僅於此,他們現在是在黃金戰艦的甲板上戰鬥,而黃金則是非常良好的導體,所以再雷遁麒麟撞在路飛身上解體之後,成年人手臂粗的電弧就在黃金甲板上流竄。

路飛的保護畢竟不是全方位的,結果除了路飛、索隆、山治、克爾拉四個能夠用出武裝色霸氣的,其他人全都遭到了電擊。

草帽一夥的音樂家布魯克是個骷髏架子,被電擊了也沒什麼感覺,其他人的感覺就不太好。

喬巴的皮毛炸起,蓬鬆膨脹成了一個球。娜美和羅賓感覺全身酥酥麻麻的,她們都感覺自己的長發有點飄。特拉法爾加·羅、烏索普、薩博三人最慘,他們躺在黃金甲板上,被電的最多,頭髮豎起,身體還一抽一抽的冒出絲絲縷縷煙氣,好像被烤熟了的樣子。

咚!

索隆飛了出去,被一隻毛茸茸的獸爪按著胸膛拍在黃金戰艦的船舷上,深深的鑲嵌了進去,同時電光纏繞,噼里啪啦作響,讓他一邊吐血一邊抽搐,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硬生生被電暈了過去。

「索隆!」

草帽一夥驚怒交加的驚呼。

「第四個,不要掉以輕心哦。」

雷歐奈輕笑一聲,她不打算給草帽一夥兒放鬆的時間,在草帽一夥兒露出破綻的瞬間,爆掉了對她威脅最大的大劍豪。

雷歐奈說著收回了按在索隆胸膛的獸爪,可以看到索隆幾乎大半個胸口塌陷進去,凹陷的形狀能夠清楚的看出一個貓科動物獸爪的輪廓,和雷歐奈的獸爪嚴絲縫合。

「混蛋啊!」

山治不甘的咆哮卻不敢輕舉妄動,他們從未這麼被動過,冒然動手只會被對方抓住破綻,但就這樣防備,就算打起十二分精神也難以防禦成功。敵人的速度太快,力量太大,他們之中除了體質特殊的路飛,不管是誰,只要被打中一次就可以宣布退場了!

路飛反而前所未有的冷靜下來,在這種幾乎是輸定了的時候,他沒有像一般人一樣反思自己對黃金城宣戰是不是錯了,他想要的是勝利,他要打飛那個獅子女和艾斯德斯給同伴們報仇。

見聞色就是精神力的衍生,路飛渴望勝利導致精氣神一瞬間的變化,使得他的見聞色霸氣更進一步提升。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路飛的見聞色霸氣只是提升了少許,卻足以令他看到更多的東西,例如雷歐奈的移動軌跡。

轟!

這次倒霉的是山治,碾壓級別的絕對力量和速度,不論怎麼警惕和防禦都是沒有用的,在被打中之前,山治連雷歐奈的蹤影都沒發現,草帽海賊團三大主力去其二。

「咦?」

雷歐奈將山治打成重傷昏迷,臉上卻稍稍露出一抹異色,並不是因為山治。

雷歐奈盯著路飛,她能感覺到路飛的精氣神變化,真正讓她感到意外的是在她攻擊山治時路飛所作出的攔截動作。

雖然路飛的攔截並沒有成功,但那個方向和位置,的確是雷歐奈的移動路線,路飛攔截失敗的原因是他的速度太慢了。

見聞色能夠看得到,身體反應卻跟不上,感覺世界都遲鈍了,身體僵硬腐朽了一樣,令路飛十分難受。

「看得到!能做到!」

路飛捏著拳頭,面容沉穩的盯著雷歐奈,自信的說到,那種身體僵硬遲鈍的感覺讓他很難受,但他依然信心十足,相信自己能夠很快適應,並且反擊雷歐奈。

雷歐奈聽得懂路飛貌似沒頭沒腦的話,笑了笑沒說話,並不認為路飛還有機會能翻盤,只是接下來的戰鬥要比之前麻煩許多是肯定的。

身影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一拳重重的砸在了路飛的肚子上,背後柱形的氣勁噴出,由於橡膠人的緣故路飛沒有飛出去,只是被打中的地方被拉長了。

「沒躲開呢。」

雷歐奈調侃似的對面前神色痛苦的少年輕笑,心中有些驚訝路飛的戰鬥天賦,她的攻擊路線的確是被路飛看穿了,她察覺到路飛有著提前縮肚子並加厚武裝色霸氣的舉動,加上橡膠人彈性特性對鈍擊的承受力,她看似強勁的一拳,對路飛的傷害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強。

「一定會打飛你的!」

路飛沒有被雷歐奈的調侃所影響心態,彷彿忘卻疼痛,中氣十足的吶喊,同時很狡猾的延伸手腳,試圖結網包圍雷歐奈,只要限制住雷歐奈的移動速度,勝利就屬於他們。

然而,雷歐奈沒有見聞色霸氣看不到路飛的小動作,卻不代表她沒有察覺,戰鬥直感在戰鬥中發揮出的作用形同預知,提醒著雷歐奈危險來自何處,接下來如何做最為有利。

—————— 系統的電流音出現了一絲波動,【……再次警告,請宿主不要辱罵系統,否則系統有權力扣除宿主任務積分。】

「那你扣吧。」她觀察著屋子裡的環境,漫不經心的冷笑了一下,「最好扣成負的讓我趕快徹底掛掉。」

從剛才的交流里,她就隱約能感知到這個系統並不會像它說的那樣輕易就抹殺她。

有了這個底氣,她還怕什麼?

【……】糟糕,好像被這個狡猾的女人發現什麼了。

系統瞬間不吭聲了。

不過蘇宜貞這會兒倒也沒功夫跟它耍嘴皮子。

她環視了一下這個面積不算大的公寓,最終在衣櫃里隨便翻出了一套內衣跟無袖A字版小黑裙,不緊不慢的穿著。

而當黎重華帶著怒火腳步踉蹌的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面——

身姿美好的女人正背對著他一點點的套上黑色的衣裙,雪白纖長的手指調整好肩帶,動作優雅又嫵媚。

天鵝一樣修長的脖頸處,烏黑柔順的長發被攬在一側,光是一個背影就足以讓人驚艷。

黎重華略微失神的看著這一幕,剛才的那股怒意忽然間就被遏制住了。

這副身體他早已經看過不止一遍了,每次都會覺得厭煩。

可不知道為什麼,這會兒再看著這身體卻覺得跟平時有所不同。

她渾身上下都在散發著一種別樣的誘惑感。

「看夠了?」

蘇宜貞轉過身,將長發撩至背後,紅唇微微一挑,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個剛才敢對她出言不遜的東西。

黎重華回過神來,神情陰鬱又憤怒,「你瘋了么?居然敢打我?!」

要知道她平時唯唯諾諾的連一句反抗的話都不敢說,今天居然敢對他動手?

「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一下敢違逆我的下場!」

說著,他大步上前就要來拉她的手臂。

蘇宜貞又怎麼會讓他得逞?

她眼神一厲,動作迅速的抓著他手臂反剪到身後,然後狠狠的往他脖子上來了一記手刀。

黎重華完全沒有防備,悶哼一聲,乾脆利落的趴下不動了。

【……】它這宿主好生兇悍啊,這也太簡單粗暴了吧。

她揉了揉手腕,「太久沒動手了,還好水平還在。」

任務說明是十分鐘之內,蘇宜貞也不耽誤,直接從鞋櫃里翻出一雙黑色高跟鞋穿上。

她從屋裡扒拉出這個身體的手機和錢包證件之類的東西,打開了公寓房門。

「喂,我這樣算是完成任務了吧?」

【是的,只要走出這道門,支線任務就算完成了。】

「任務時間還有幾分鐘?」

【兩分鐘。】

她哦了一聲,回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黎重華,然後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到他身邊,在他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腳。

這一腳力氣極大,尖細的鞋跟戳在他尊臀上,系統看著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好了。」蘇宜貞淡定的攏了攏頭髮,「誰讓這個王八蛋剛才罵我還打我,長得人模狗樣的,居然打女人。」

……關鍵是人家打到你了嗎?

系統默默腹誹,記仇的女人真是可怕。

報復完之後神清氣爽,她步履輕盈的走出了公寓門,搖曳的身姿嫵媚動人。

【叮咚!支線任務:逃離公寓已完成,獎勵積分100點,請宿主再接再厲。】 成功離開公寓的蘇宜貞很謹慎的打了輛車。

在確定遠離了之前那棟公寓之後,她才找了個相對繁華點的地段下了車。

她帶上在半路買的墨鏡,然後用原主身份證在一家不怎麼起眼的小酒店開了間房。

保險起見,她沒有用原主的銀行卡,而是選擇使用不方便追蹤的現金。

她被這個狗系統坑的完全不知道現狀如何,小心點總是好的。

一直到進了屋子鎖上門,蘇宜貞才繼續呼喚系統,「喂,那個什麼瞎逼.逼,現在沒別人了,能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了吧?」

【警告,嚴正警告,本系統名為XBB-666,請宿主尊重本系統。】

她不耐煩的皺起眉,「XBB不就是瞎逼.逼的縮寫嗎?」

【並不是!】冷冰冰的電子音難得多了一絲波動,【宿主可以叫我666!】

叫個名字還這麼麻煩,垃圾系統。

「知道了,瞎逼.逼。」

【……】這個女人不要太過分啊!

「好了,別廢話了,快跟我講清楚來龍去脈,任務到底是什麼。」

情況不明之下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甚至連身體都是陌生的,這種感覺讓她很沒有安全感。

【本系統全稱為『殺死汝愛任務攻略系統』,宿主需要在本系統的輔助之下穿越到各個位面世界對該世界的氣運之子進行攻略。】

【在完成攻略任務之後,宿主需要用最完美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令氣運之子傷心欲絕,成為他心中永遠不可磨滅的存在,以此獲取相應的『心殤值』。】

【順便提醒一句嗎,氣運之子越傷心,『心殤值』就會越高。】

「攻略完之後再死在人家面前?」蘇宜貞一臉鄙夷,「簡直是禽.獸不如。」

【……宿主以後就要進行這種禽.獸不如的任務了,所以最好還是快點適應比較好,不然如果任務失敗,真的會進行抹殺的。】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那冰冷的電子音里有種幸災樂禍的嘲諷。

不過無所謂了,這種沙雕系統對於她來說可有可無。

蘇宜貞坐在床邊,「那心殤值能幹嘛?」

【每個世界任務完成之後,系統會自動給出心殤值等級評定,從最好到最差分為S、A、B、C、D五個等級。】

【心殤值的高低決定了宿主任務積分獲取的多少。】

「嗯,懂了,現在告訴我這個世界的任務吧。」

【好的,系統即將為宿主傳送該世界任務資料,請注意接收。】

當劇烈的眩暈感襲來的時候,蘇宜貞完全沒有防備,眼前天旋地轉,她差點就吐出來了。

還好她是坐在床上的,要不然肯定就一頭栽地上了。

蘇宜貞臉色蒼白的爆了句粗口,「你是故意的對吧……」

不提醒她記憶傳輸的後遺症,讓她完全沒有準備。

什麼狗玩意兒系統!

都趕不上幾十年前的小霸王學習機!

【宿主誤會了,記憶傳輸本來就會有所不適。】系統的電子音一板一眼,【反應大小因人而異。】

蘇宜貞翻了個白眼,她現在沒心力跟它計較這些。

等她頭不那麼暈之後,剛才傳輸的那些任務資料她也都了解消化的差不多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