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您若出兵豈不中了他的圈套。以孩兒之見,我們先按兵不動,看看譚雲究竟離開天罰山脈要做什麼。」

「此外皇城加強防禦,防止譚雲帶人突襲!」

聞言,拓跋聖主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最終點了點頭,聽取了拓跋麟的意見……

……

時光飛逝,五個多月後,明日黃昏便是汝嫣辰與南宮玉沁成婚之日。

南宮聖朝長公主成婚之事,乃是當今南宮聖朝第一大事,此時,方圓五百萬里的繁華皇城內,家家戶戶張燈結綵,喜慶洋溢在皇城所有人臉上。

皇城中央,一堵紅牆呈現直徑千里的環形狀,將高樓林立的皇宮圍繞其中。

皇宮,玉沁殿。

大殿二樓閨房內,一頭白髮的南宮玉沁跪在石碗若身前,哀求道:「母后,女兒求求您了,女兒真的不能嫁給汝嫣辰,女兒不喜歡他,女兒愛的人是譚雲。」

「不行!」石碗若冷聲道:「其他事母后可以答應你,唯獨此事絕對不行!」

「明日便是你成婚之日,貴客們也都在貴賓殿住下了,你明日無論如何也得成婚,否則,我南宮聖朝的臉都會被你丟盡!」

南宮玉沁淚水簌簌滴落,她緩緩起身,自嘲道:「無情最是帝王家,這話一點也不錯。」

娛圈霸寵:邪魅首席壓天后 南宮玉沁螓首微抬,盯著石碗若,美眸中泛出毫不掩飾的恨意,口吻前所未有的堅定,「母后,有些事女兒不說,不代表女兒不清楚!」

「女兒幼年的記憶,都是被人灌輸的,女兒自幼在譚家長大,當女兒和譚雲成婚時,卻被該死的段蒼天強行帶走!」

「母后,您別說此事與你無關!女兒告訴你,女兒絕不和汝嫣辰成婚!他想娶,也只能娶到女兒的一具屍體!」

聞言,石碗若閉上了眼睛,接著她驀然睜開了雙目,「啪!」一記耳光,將南宮玉沁抽倒在地!

霎時,南宮玉沁吹彈可破的臉頰上,浮現出清晰的五指印記。

「小賤人,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本聖母今日就和你攤牌!」石碗若目光惡毒道:「明日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南宮玉沁之所以被石碗若,如此輕而易舉的抽倒,那是因為,她早已被石碗若下了葯,如同手無縛雞之力之人。

「小賤人?哈哈哈哈……」南宮玉沁撫摸著被抽腫的臉頰,凄美的笑著站了起來,盯著石碗若道:「我若是小賤人,那你又是什麼!」

「啪!」

石碗若又一記耳光,將南宮玉沁反抽在地,譏笑道:「南宮玉沁,本聖母實話告訴你,你和如雪根本不是本聖母的女兒!」

南宮玉沁呆立當場,這個訊息令她措手不及。

緩過神來后,南宮玉沁冷聲道:「那我娘親呢!」

「小賤人,你別急。」石碗若恥笑道:「待本聖母給慢慢講一下,你母親這個大賤人,是如何勾引聖主后,懷上你和如雪兩個野種的!」

「當初本聖母,乃堂堂石族千金大小姐,在本小姐嫁給聖主時,身邊陪嫁了一個叫聶柔的侍女。」

「本小姐看她一向老實本分便將她帶到了南宮聖朝,可未曾想,她竟敢勾引聖主,背著我懷上了你!」

「那時我恨的牙癢,我絕不能讓你這個孽種活下來!」

話音一頓,石碗若怒聲道:「可是我沒想到,這個賤人生下你這個孽種后,竟然讓人把你送走逃過了一劫。」

「後來沒過多久,聶柔這個賤人,又懷上了如雪!」

「不過這一次,我決定再也不會饒過這個賤人,我要殺了她!」

「那晚我記得很清楚,我手中提著襁褓內的如雪,讓你娘選擇。是選擇她讓我親手殺死,還是我親手摔死如雪!」

「最終你娘為了如雪跪在了我的面前,我用劍斬下了她的腦袋!」

聞言,南宮玉沁嬌軀發抖,雙目赤紅的盯著石碗若,落淚尖叫道:「你這個心狠手辣的畜生!我要殺了你!」

南宮玉沁用盡全力朝石碗若撲去,卻被其伸出右手掐住了脖子。

南宮玉沁臉色漲紅,心痛的無法呼吸,她淚水模糊了視線,若眼神可以殺人的話,石碗若已死千萬遍!

「小賤人,故事還沒講完呢,你別急,我給你慢慢地講。」石碗若看著南宮玉沁越是傷心,她越是心情愉悅,「你娘死後,我本想摔死如雪,無奈聖主趕來了。」

「若非看在聖主的面上,如雪早已死了!」

「還有,你是不是很疑惑,為何十幾年後,段蒼天才找到你?」

「你別疑惑,我來告訴你,哈哈哈哈!」

「後來,我逮住了當年把你送往望月鎮的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你的親大舅。」

「我把你親大舅整整折磨了十年,他再也撐不住了,便告訴了我把你送往瞭望月鎮。」

「後來我讓段蒼天,把你找回來,便是覺得你還有可利用之處,畢竟你娘那個賤人生的天生麗質,身為女兒的你,應該也不會差吧?」

「比如現在,你瞧瞧因為你,我南宮聖朝便和永恆仙宗聯姻了,啊哈哈哈哈!」

此刻,被掐住玉頸的南宮玉沁,哭腫了美眸,朱唇中擠出了一句充斥著無盡憤怒之音,「你不是人,你卑鄙無恥……你是魔鬼!」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我絕不會嫁給汝嫣辰,我生是譚家的人,死是譚家的鬼……」

石碗若嗤之以鼻,語氣中透露著掌控全局的意味,「小賤人,話不要說得太滿,我保證你一定會同意的!」

話罷,石碗若陰測測的道:「段老,把人帶進來。」

「是小姐。」隨著一道恭敬之音,段蒼天帶著五名黑衣人進入了房間。

五名黑衣人手中,分別有一位年邁的老者、一位年邁的老婆婆、三名中年人。

「讓他們跪下!」段蒼天命令一聲,五名黑衣人將五人按著跪在了地上。

石碗若右手一揮,將南宮玉沁甩倒在地,「小賤人,看看吧,這五人可是你的外公外婆,還有你的二舅、三舅、四舅。」

「小賤人,除了如雪和你那個父皇外,和你血脈最親的人,可都在這裡了。」

聞言,南宮玉沁一邊落淚,一邊看向五人。

「沁兒,我的外孫女啊!」老婆婆哭喊著,將南宮玉沁抱在懷裡,「你們之前的談話,外婆在外面都聽到了。」

「你別聽這個惡毒女人亂說,事實根本不是你娘勾引的聖主,而是聖主垂涎你娘的美色,玷污了你娘呀!」

「沁兒,外婆不怕死,你要記住,你如今父親雖貴為一朝之主,可他就是徹頭徹尾的禽獸……」

話音未落,石碗若右手一揮,一股靈力風刃,帶著一股血液,斬斷了老婆婆的咽喉。老婆婆當場斃命!

「外婆!」南宮玉沁撕心裂肺的哭泣著,「外婆您不要死……嗚嗚……」

「別再哭!」石碗若冷聲間,右手一揮,一道靈力之刃,斬飛了南宮玉沁二舅的腦袋!

手段殘忍至極!

「好,我不哭,我不哭!」 邪凰歸來:廢柴逆天太子妃 南宮玉沁抹去淚水,劇烈搖動著螓首,神色恐慌道:

「別殺了,別再殺了!我答應你嫁給汝嫣辰,你不要再殺我的家人了!」

石碗若笑道:「這還差不多,記住你今晚的話,明日給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嫁給汝嫣少主。」

「嫁過去后,休想藉助永恆仙宗來找我報仇,你要記住,你的三舅、四舅和外公可在我手裡呢。」

南宮玉沁落淚,六神無主道:「我知道了,我清楚了……只要你別再傷害我的親人,我什麼都答應你。」

「不錯,覺悟很好。」石碗若笑了笑,旋即,側視段蒼天,「把人帶下去看好了。」

「老奴遵命。」段蒼天應聲后,命令黑衣人將南宮玉沁正在哭泣的外公、三舅、四舅,和兩具屍體拖了出去。

石碗若帶著燦爛的笑容,邁出了房間。

南宮玉沁悲痛欲絕的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哭啞了嗓子:

「外公,外婆!」

「舅舅!」

「沁兒對不起你們,沁兒真的對不起你們……」

……

一個時辰后,圓月懸空。

一抹殘影從天而降,自皇城城門外的草地上,化成了譚雲!

「玉沁你等著,我來了!我今夜便帶你走!」譚雲心神堅定! 篤定主意后,譚雲右手一翻,手中出現了四撮金色的毛髮。

譚雲一念之間,化成了兩撮低垂的金色眉毛,覆蓋在了劍眉之上。

接著,剩下的兩撮金色毛髮,分別覆蓋在了嘴角兩側上方。

旋即,譚雲臉上皮膚微微皺起,儼然變成了六旬金眉老者的模樣,失去了原來的模樣。

而他那長而懸垂的金眉,與長長的八字鬍金色長須,自然是從金龍神獅身上取下來的。

至於金龍神獅,譚雲已經收入了極品玲瓏聖塔八層內。

易容過後,譚雲微微佝僂著身子朝城門走去。

南宮皇城,城牆高達萬丈,寬約數百里,遠遠望去,猶如一頭洪荒巨獸匍匐在地,人越是靠近,一股無形的壓迫感便瀰漫在心間。

浩瀚的虛空中,一蓬金色光幕猶如一個摩天巨碗倒扣在整座皇城上空。譚雲一眼便看出,這護城大陣乃是中品亞仙階的金訣麒麟仙陣!

此陣乃是攻防兩用的摩天巨陣。

城門兩側,分別站著上千名神魂境的城衛,在高達的城門下,一名身穿鎧甲的守城大將,威嚴的端坐在椅子上。

譚雲掃視過去,發現守將是神脈境六重實力,在守將頭頂城門上,懸挂著一口龍紋巨鍾,用來通知敵情所用。

譚雲步履沉穩的朝皇城內走去,經過城門時,守將發現無法看出譚雲的修為,頓時,恭敬了幾分,「前輩,入城請交納一塊極品靈石,或者一百萬下品靈石。」

「嗯。」譚雲聲音沙啞道:「多的是賞你的。」

說著,譚雲乾坤戒一閃爍,霎時一萬塊極品靈石,懸浮於守將身前。

「晚輩多謝前輩賞賜。」守將開心的將靈石收入了乾坤戒中,「前輩慢走。」

譚雲點了點頭,剛邁入城門甬道內,便回首道:「哦對了,長公主成婚之日的具體時間是何時?」

「前輩,是明日酉時三刻。」

「哦,老朽知道了。」譚雲應了一聲,便穿過城門甬道,當他剛邁入皇城內時,忽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從自己身上掃過。

以譚雲媲美域胎境三重的靈魂,他能準確判斷出,有一名域胎境一重的強者,用靈識監控著整座皇城內街道上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正如譚雲所想,明日便是長公主和汝嫣辰成婚之日,儘管南宮聖主並不認為有人在皇城內撒野,可還是為了防止突發事件,派了一名強者,以靈識籠罩著皇城,以防萬一。

譚雲不露聲色的行走著,當他感受到靈識掃過自己的剎那,施展了鴻蒙神步,極速穿梭在低空中。

他身體每閃爍一次,便跨越了六千五百里的虛空,速度之快,使得皇城街道上絡繹不絕的人們,無從察覺……

半個時辰后,皇宮城門口,譚雲憑空而出,施展了鴻蒙神瞳掃視看守皇宮城門的上百名神脈境侍衛,頓時,侍衛們呆如木雞,腦海中響起譚雲之音,「神情都恢復正常,在你們心中,我是金眉聖師,是南宮聖主請來的貴賓。」

而這時,譚雲感受之前那股靈識鎖定住了自己,顯然,對方在審視自己。

譚雲不露聲色,一副並未察覺的樣子。

「哎呀,原來是金眉聖師父,您可來了,快請進。」上百名侍衛立即畢恭畢敬道。

「嗯。」 重生為後之賢后很閑 譚雲老氣橫秋的看著一名侍衛道:「你給老朽帶路吧!」

「晚輩遵命。」那名侍衛恭敬應聲后,譚雲便大搖大擺的邁入了皇宮。

進入皇宮城牆內后,譚雲發現之前那道窺視自己的靈識消失了。

譚雲不用想也知道,皇宮乃是南宮聖主和皇族們的住所,除非逼不得已,沒人敢釋放靈識,在皇宮內掃來掃去。

方才那道靈識的主人,既然未追進來核實自己身份,顯然是自己讓侍衛們配合之下,矇混過關了。

「告訴我,長公主居住的地方在哪裡?」譚雲給侍衛傳音道:「你也傳音告訴我。」

那侍衛如實傳音道:「在東方四百里處的玉沁殿。」

那侍衛話音甫落,譚雲便憑空消失,下一瞬出現在玉沁殿外。

這時,殿門兩側標杆般站立的兩名神魂境侍衛,視線中只有一雙妖異的瞳孔,接著,神色獃滯。

「嗡!」

譚雲右臂一揮,登時,整座玉沁殿表層虛空如水漣漪,卻是布置了一個隔音結界。

譚雲推門而入,剛進入大殿,便聽到熟悉的哭泣之音傳入耳中。

二樓閨房內,南宮玉沁披頭散髮的趴在地上,泣不成聲道:「上天為何對我如此不公平……嗚嗚……譚雲我好想你啊!」

「譚雲,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吱呀!」

南宮玉沁聽到房門被推開后,她頭也不抬的道:「你們煩不煩!我都答應嫁給汝嫣辰了,你們還想怎樣!」

「玉沁,是我!」 最強軍婚:神祕首長,投降吧 耳畔響起那魂牽夢縈之音,南宮玉沁緩緩抬頭,神色憔悴的看著已經恢復容貌的譚雲,她淚眸中泛起欣喜之色,「雖然我知道是我出現了幻覺,但我在幻覺中能見到你,我也心滿意足了。」

譚雲看著南宮玉沁掛滿淚痕的臉頰上,各有一記手掌印,譚雲的心一陣刺痛,身影一閃,便出現在南宮玉沁身旁,將她緊緊地擁入懷中!

「對不起,是我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譚雲星眸中落下一滴心疼的淚水,「這不是夢境,也不是幻覺,我真的來了!」

聞言,南宮玉沁依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顫巍巍的抬起玉手,牙齒狠狠地咬在了皓腕上,直到咬出鮮血,感受到劇痛后,她才相信這不是幻覺。

「譚雲……」南宮玉沁死死地抱著譚雲,發出一道痛哭聲。

她像是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依靠,嚎啕大哭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