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們的人已經到達了最近的指定地點了,目前並沒有發現。現在粗略的估計,這三處地方有人的可能性不大。」

行動人員的速度很快。在下達命令后沒多久的時間,就到達了可疑的地方。

不過很有可能,這第一批搜尋是無用功……

…… 搜查的人員,分別前往最邊緣的三個可疑地點,但最後的結果卻並不理想。

雖然已經有了預料,但知道時心中也是有著沮喪的。慕尚情的表情很冷,雖然不帶一分火氣,可身上散出的寒意,卻讓前面的兩個屬下緊張氣氛下引起的熱感都消失了。

「往好的方面想。這三個地方雖然沒有找到人,我們換個方向想,是不是現在離尚熙被關押的地方越來越近了。」

閻宸的這個勸人方法還是挺另類的,不過卻也成功的讓慕尚情心底的氣都散了。

「我是擔心。最近一段時間的事情太多了,說不上什麼時候,一個弄不好,就會發生點大事出來。那樣的局勢,將會很難控制。

我們接二連三的遇到險情,如此頻繁的遇見攻擊,顯然對方的心是有些急了的。這次慕尚熙又招到劫持,顯然是想讓我們分心。

種種的因素歸結到一起,可以很自然的得出一個結論來……」

「對方要有大動作了。」

慕尚情的這些話,讓閻宸立刻就明白了想表達的意思是什麼。

「對。如果沒有估略錯,對方絕對是要有大動作了。而慕尚熙呢,就是一個餌。這個餌,在最開始的時候選定的是我們兩個人,只是多次失敗后,退而求其次才選擇了他。」

慕尚情對閻宸的這句答話十分肯定,更是推測出,先前那一波波刺殺的目的。

「或許他們並沒有放棄,為什麼就沒可能是連環計?我們在公園那時所遭遇到的刺殺,也許是真的,也有可能只是計劃中的一環。

就像是一個連環的套子,驅趕著獵物一步步的踏入。而我們,就是他眼中的獵物。」

閻宸說著自己的分析。他有種預感,這次的慕尚熙被綁走的事件並不簡單。

「阿宸也有這樣的感覺?其實我心底也有著這樣的猜測,只不過沒有依據。所以這次和我前去救人,可能會有許多不可預料的危險存在……」

「不管將要面臨的是什麼,我都會和尚情一起去面對。」

閻宸打斷了慕尚情的話,似乎後面的話,是他十分不想聽的。慕尚情微微嘆氣,怎麼感覺她有丟孩子的習慣啊!

「我是想說,危險恐怕要比預計的要高出很多,一到成功找到人進行營救,別只顧著其他人,自己也一定要注意安全。」

救弟弟心切,但身邊的人也絕不能出事。救一個搭一個的事,是不允許發生的。

萌妻駕到:傲嬌首席別囂張 「你也要注意安全。」

同樣的,慕尚情的安全也是閻宸所在意的。

「嗯。」

在慕尚情回答剛落下時,閻宸卻將目光猛的投向了人。

「我那邊的人又有了新發現,他們看見了一個很意外卻又合理的人。我們s市虞家的二少爺,虞哲,在他們重點查探的監控區域內,顯露過身影。」

這條新得來的線索,可是暴露了很多的問題。而與此同時,也會讓事情變得更複雜。

「可否能確定,他是無意間經過那裡,還是就是特意的?或者是否有可能,是敵對方再借用他來開我們的視線。」

這幾次交手的敵人很狡猾,讓慕尚情不得不多想些。麻痹大意,可是會出人命的。

「他們可以完全肯定,虞哲會從哪裡經過,既不是路過,也不是有任何一件明面的事情想要辦。

他的車子在南郊不知名的地方,停了差不多有10到20分左右的時間。車子是在一個小時后,在次出現在那個攝像頭裡的。這一個小時的時間,足夠到達任何一處我們圈出來的可疑地點。」

說著那邊查出來的結果,閻宸同時也在分析著。這個虞哲的嫌疑很大,如果他是光明正大的,為何在其餘地段在監控上沒有發現他的身影?

正所謂只有做賊才會心虛。把自己的行蹤痕迹藏得那麼隱秘,想做什麼?只能解釋,是他有問題。

「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就是說,這代表著此次的劫人行動,有那個勢力的影子。朱冉冉很有可能不是在和什麼人合作,而是直接的就是在和虞哲行動。」

可慕尚情心中又有一個疑惑,這兩個人是怎麼攪到一起去的呢?那個勢力又想在做什麼?

虞哲的背景可是不太乾淨,可這一點卻很隱蔽。如果這些那個人也知道的話……

事情啊,越來越好玩了。

「朱冉冉?那應該就是個沒腦子的。她的參與,充其量就是一個塵埃及的炮灰。這些人會到他的目的,應該也就是只有一個作用,給尚熙打一個電話,再被推出去當個擋箭牌。」

那個姓朱的女人,在閻宸看來就和她的姓氏一樣。那完全就是一個沒長腦子的草包,還是沒有自知之明,狂妄自大的那種。

「擋箭牌,這還真有可能。引尚熙的電話是她哥哥打的,還查出她糾集不法人員。你不知道使對方許諾了她什麼樣的好處,讓她如此既出人又出力的。」

那個沒腦子的蠢貨,平時就不靈光,經常被人不經意間就當槍使了。如果對方再許給她利益,不,或許只要吹噓一番,以她們兩人一直互不看順眼,那個女人絕對會被對方鼓動的直接做點什麼出來。

「哈,利益?那就是個被人賣了,還在幫對方數錢的傻子。人家賠錢還是為了賺吆喝,她是沒腦子抽風賠的。」

要說閻宸在很多時候對女人只是不加言辭,可對於那個姓朱的,絕對是有情緒的,厭惡的情緒。

「看出來阿宸討厭那個女人了,你這厭惡的情緒,都快化成實質了。車速再快一點,我們先頭的人應該都已經快到。」

這話雖然說的平淡,但卻已經帶著催促了。在沒將慕尚熙救回來之前,再冷靜,心也是提著的。

車子如同離弦的箭一般飛速的狂奔著,斑駁的樹影後退著,顯示著車子主人心情的急切感。

……

這一邊慕尚熙在多次奮力掙扎后,終於成功的在如同夢魘般的情景下掙脫而出。

睜開雙眼的他,靜靜的躺在那裡,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還真的是個倉庫。

他的正前方是一扇閉合的大鐵門,年久失修的緣故,已經無法閉合的很緊了。透過那半個手掌寬的縫隙,可以隱約看到有幾個男人正聚集在一起坐著。

昏黃不明的燈光下,他能看到的只有6個人。此時正吵吵嚷嚷的,可卻無法聽清他們在說什麼。

不過看那些人手上比比劃划的,似乎說著的事,讓他們的火氣很大。

慢慢挪動身體,看向關押他們這處倉庫的其他地方。

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除了牆還是牆。整個地方除了灰塵滿布,牆角處還堆積著一些被遺棄的雜物。

唯一還能透著亮的地方,是後方牆上近兩米高的地方,有一扇小窗子。窗子上豎著三根手指粗的鋼條,想要直接通過是不可能的。

心下微微嘆氣,慕尚熙想著,事情有點難辦呢。雖然清醒了,可身子還是軟綿綿的沒多少力氣。門前被人堵的,裡面的窗子被封著……

再看看不遠處的兩個手下。

真是一陣頭疼。

他可沒有丟人的習慣,所以有機會的話,他也不會把那兩個人丟下。

生氣一口氣,攢足力氣一點點做起來。頭還有點暈,好在不是很嚴重。看著壓在身下的那塊破磚頭,就是這個東西差點給他硌死。

不過卻連將它扔出去,出出氣都沒可能,心下鬱悶。

站起來到兩位屬下前,伸手推了推。

「真是堪比死豬了。」

目光掃射了一圈,那個小窗檯在外面罷著幾個罐子,花花綠綠的,該是裝油漆的。

豪門盛寵:蝕骨嬌妻,別跑! 「希望裡面能有水,不然可別怪少爺我不管你們。」

費了好大的力氣,慕尚熙才將窗檯外的鐵罐子,從鐵欄杆的縫隙處拿了進來。好在沒白費他的力氣,罐子裡面是有水的。

應該是下雨的時候雨水倒灌進去的,雖然不是很乾凈,但是量卻不少,有多半罐子呢。

這讓他鬱悶的心情,有了一點高興。隨後,又將其餘的兩個罐子也拿了進來。

「這水灌下去,也不知道會不會出問題。不會管不了這麼多了,先醒過來,跑出去再說吧,其他的只能是你們自求多福了。」

將人從側躺的位置放平,慕尚熙強行捏開了人的嘴巴,將罐子里的水,急流的倒入。

水倒的很猛,不僅進入了嘴巴,連整個臉上都是。 春雷1979 不是他的耐心不夠,而是只有這種激進的方式,才能將人刺激醒。

大量灌入的水,讓昏迷的人本能的產生掙扎。而慕尚熙呢,卻在這時一把將人的口鼻全都捂住了。

水灌入的刺激,讓人產生了意識,瞬間的缺氧更是讓人掙扎的意識加強。人的思維回籠,慢慢的清醒了過來。

慕尚熙看人有了反應,便好心的將人的鼻子放了出來。不過嘴,卻依舊被他死死的捂著。

水灌下去的急,指定會嗆到人。人醒后的第一件事,絕對會劇烈的咳嗽。現在他們的處境,可是不允許發出一點聲音的。

『好難受。』這是善季有了思想后的第一個想法,感覺自己的肺都要憋炸了。

「忍著。」

一道壓的極低的聲音,傳到他的耳中。

聲音雖輕,可善季即便是在模糊的時候,也可以分清到底是誰的話。畢竟是已經跟了10多年的組織了。

強忍著難受,善季不讓自己掙扎,也不讓自己咳。

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片黑暗。而在他的身邊,有一個模糊的影子。

又怎麼會認錯?

…… 善季醒過來了,眼前晃著的那道模糊的影子,是他最為熟悉,就算死都不會認錯的人。

他的小老闆,慕尚熙。

「試著活動活動,儘快恢復體力,我去旁邊叫醒小齊,千萬不要弄出什麼聲響來。」

交代完一句后,不再管醒的這一個,慕尚熙去旁邊折騰另一個手下。

還是一樣的手法,簡單粗暴,但是很管用。雖然過程是同樣的辛苦,小齊醒后,眼神哀怨的看著自家公子。

「都給磨蹭了,儘快把自己恢復自如。不然一會兒公子我跑的時候,可別怪不管你們。」

不管兩個手下那一臉難受的面容,天黑看不見。慕尚熙開始想怎麼逃出去的辦法。

正門是不可能的。不光有人守著,門上還掛著一個很粗的鏈子,很明顯是上了鎖的。

除了那扇大鐵門,這個倉庫的只有唯一的一個口了,那個上了鐵欄杆的窗子。

欄杆間15厘米的空隙,直接鑽出去是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卸下去一根鐵條。可那兩米高度,真是一個使不上勁的高度。

再拿那幾個鐵罐子的時候,已經覺察出有多使不上力了。

黑暗中的慕尚熙眸光不斷的搜尋。

牆角幾堆被灰塵掩埋的雜物,進入了他的眼中。殘破的箱子,斷了頭的破拖布……

可以的話,真是老天爺都在幫他。

走過去試了試堅固的程度,箱子雖然破了點,但料子不錯,很結實,踩上去幾個人完全不成問題。

推了推,著實有些沉。

「少爺,我們來一起幫忙。」

恢復了些許力氣的兩名屬下,這個時候自然不能閑著,站在一邊看。

「都好了?好了就一起賣力氣吧。」

有人幫忙,總是比自己一個人賣力好很多。

三個人合力,終於將箱子無聲息的抬到了窗子下面。才一點點的運動量,就累的三個人氣喘吁吁的。

「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還可以這麼虛。這比我們連續做三天高強度訓練的後遺症,無力感還要嚴重。」

后醒過來的小齊,一手叉著腰,一手扶著牆,嘴裡吐槽著此時的虛弱無力。

「就你話多。著了別人的算計,醒的還比自家公子晚,還好意思在這裡閑話不斷,也不臉紅。」

另一枚小夥伴善季有些看不過眼了,乾的少話還多,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

「喂喂喂,話怎麼能這麼說?這也不是我想的好不好?同為受害者,你怎麼可以這麼沒有同情心的奚落我。」

壓低的悲傷話語,顯露出來的憂鬱眼神,在黑暗下看起來那麼的滑稽。

「你們兩個要皮給我出去以後的,現在給我攢點力氣想想怎麼逃出去。被人抓住,丟在這麼個破倉庫里,不覺得丟人嗎?

這要是還得等人家營救時才能出去,你們就給小爺我收拾包袱,全都滾蛋。爺有換一批麻利的,好過天天被你們煩。」

看著在這時候還能鬥起嘴來的那兩個人,慕尚熙也是很無語了,這些個活寶到底是怎麼通過審核,來到他身邊的。

為什麼哥哥姐姐身邊的都是精英,他身邊的都是精神呢……

對於這個問題,實在不願意深想。

這樣的想法,如果若是被慕尚情和慕尚煜兩人知道,一定會一左一右每人反手給他腦袋一巴掌。

怎麼回事,心裡沒點數嗎?明明是一個地方,一批教練訓練出來的,怎麼到他手裡的人就變異了。

只能說不是下面的人不努力,而是慕尚熙這個領頭人太強大,如此意志堅定的隊伍,都被他給帶偏了。

「少爺,這鐵欄杆雖然看著並不結實,還銹跡斑斑的,可實際上卻很牢固。憑我們幾個人現在的力氣,想要將它硬掰掉一根下來,怕是沒那個可能。」

在慕尚熙那幾句嫌棄的語氣下,小齊也不敢再說多餘的廢話,麻利的動手幹活。

「呵呵還沒掉,你以為憑你現在的小身板,還是金剛,猿之類的?說你是只猴子都是抬舉了。」

慕尚熙都懶得瞪那個屬下了,用手掰,也虧是那個腦子想出來的。

就憑他們現在這半軟無力的狀態,還跟鐵較勁呢,開什麼玩笑?能不能動動腦子,有點自知之明。

妃常狠毒 「咳咳,雖然是事實,可是您也不要這麼明說啊,太傷自尊了有沒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