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妍,你會看男人嗎?」

金泰妍當然不會說自己不會,所以反問:「你會看?」

「一點。」

金志雄用手比劃著,然後神情嚴肅道:「如果林蔚然在我這的一切不是做戲,他是值得你喜歡的男人。如果他在我這的一切是做戲,那他就是值得你嫁的男人。」

看金泰妍一頭霧水的模樣,金志雄突然換回那副笑臉,伸出一根手指在金泰妍面前輕輕搖擺:「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曾權軍神危有此複雜的瞥了一眼還在滔滔不絕的和自己***著如何在能源、通信等領域引入競爭機制,如何在限制外資快速發展的同時擴大民資投資的積極性的趙國棟。

還是那句話,這個傢伙是今天生的鬥士,幾乎是沒有歇停過的時候,也只有過年這段時間安靜了一會兒,年剛過完,就又開始折騰起來了。

已經有不少人將這個傢伙視為對國企的天生敵視者了,尤其是像能源、通信這些壟斷性國企來說,趙國棟在《對話》欄目上那段擲地有聲的話語讓這些行業的老總們徹夜難眠,尤其是鋼鐵產業整合範例在前,如果這個傢伙真的要在能源通信這個領域再度掀起波瀾,誰也不知道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連曾權軍自己也感受到了一絲變化,國資委方面也在主動和自己聯繫,了解發改委今年的工作動向和重心,曾權軍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總是有些人感覺到了局勢的變化,他們所希望一直延續下去的壟斷地位受到了威脅和挑戰。

說實話,曾權軍也還真有些希望能夠有趙國棟這樣一個不甘寂寞的傢伙在委裡邊了,正像有人提醒過自己的一樣,發改委需要一泓清泉注入」帶動起整個委裡邊的活力,不管成功與否,只要你去做,總能帶來一些變化,就連素來無視人言的國資委,現在也已經感覺到了危機,這份功績必須要歸功於趙國棟。

但是現在????,曾權軍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他已經獲知中*央在**召開之前會有一輪人事變化,據說這一次高層有意要大力推動領導幹部年輕化,一批六零后幹部可能要走上主要領導崗位,而據說眼前這一位很有可能名列其中。

這是中*央一個令人震撼的大動作。

但是更為關鍵的是眼前逞個傢伙居然名列其中!

連曾權軍也有些搞不懂中*央決策層究竟在怎麼考慮這一輪人事政策,不錯,提拔年輕幹部到主要領導崗位上來是黨近二十年來一直推行的方略,六零后幹部走上主要領導崗位也符合時代變化潮流,但是曾權軍覺得應該遵循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過分注重反響反而就落入下乘了」而在趙國棟的擢拔問題上,顯然太過於突進了。

雖然現在只是一個風聲,尚未在決策層形成定論,但是僅僅是這個風聲也足以讓人震動了。

趙國棟今年才三十七歲」參加工作時間不過十五年,在副部級幹部任上還不滿三年時間,在正廳級幹部任上也只有短短五年時間,現在竟然位列可能要步入正部級幹部的序列中,這無論如何也算得上是國內人事體制格局上的一個巨大突破,就算是破格提拔也顯得太過突兀了,至少在目前來說」國內四十歲以下進入正部級序列幹部中尚未得見」尤其是在地方上,這就更讓人無法想象了。

眼前這個傢伙似乎毫無感覺」依然勁頭十足的探討著怎樣來打破現有能源和通信領域的國有壟斷局面,促進良性競爭,讓民眾從中受益。

在捕捉中*央風向割乇上趙國棟的確有著常人所不及的敏銳牲,這一點曾權軍有著深刻的體會。

當十六屆六中全會精神一出來之後,這個傢伙就在自己耳朵邊上鼓搗著發改委要迎合民意,傾聽民間呼聲,主動出擊做出變化,否則就會變成民間輿論抨擊的焦點,當時自己還有些不太在意,只是要求趙國棟適當結合發改委實際做些先期工作。

現在看來這一些前期工作相當明智,自己和趙國棟接受採訪在國內激起了相當大的反響,對主流民意對發改委的態度都持贊同態度,而現在商務部卻陷入風口浪尖,成為民間輿論炮轟的靶子」尤其是在統一石化面臨困境和天華集團遲遲未能獲得成品油批發經營和原油進口權的行政許可,加上近期成品油價格持續上揚,更是激起了國內主流民意的強烈反彈,上次自己開會是商務部主要領導都在半開玩笑的說發改委是「可恥的退縮和背*……」,把商務部推上了火山口,進退兩難。

趙國棟也許的確算是一個難得的人才,但是他畢竟太年輕了,在資歷和經驗上真的能夠勝任到一地擔任黨政主官?或許讓趙國棟再在發改委副主任位置上幹上兩年,那個時候再下去擔任某省省長還勉強能行,但是現在就要推下去,未免有些揠苗助長的感覺」曾權軍不太認同。

這個傢伙真的就對自己的命運一無所知?曾權軍**有些不太相信。

趙國棟和戈靜的關係密切盡人皆知,而錢副總*理對他如此青睞,親手簡拔到這個位置上」恐怕也不僅僅是只看中了他在某些方面的工作能力那麼簡單吧?距離**召開也只有半年時間了,一些省市一級的黨代會已經陸續籌備中」即將要拉開序幕,出席**的代表也會在這一兩個月內陸續選出,這基本上就是一個動向。

寧法接到書*記處的會議通知時也是頗有感慨,這一次政治局會議的議題他已經知道了,會議實際上是**召開之前的一次預備性會議,同時也要對**之前一些較為重要的人事安排進行一個提前研究討論和定案,其中就就有一些年輕領導幹部的任用問題。

自己在十五大時擔任中*央委員時已經是驚艷絕才了,引起國內外媒體一陣熱議,但是這一批在**要擔任中*央委員中至少有好幾個都和自己當時的年齡相仿了,甚至還有比自己更年輕的。

這都在其次,問題是趙國棟據說也可能要入圍這個名單,不能不讓自己感到後生可畏。

贈你一世情深 從自己離開安原開始趙國棟就開始了他的三級跳,都說應東流這個人在處理很多事情上比自己謹慎,但是在對趙國棟的使用上比自己更大膽,這和戈靜從中撮合有很大關係,戈靜在對趙國棟的認識上比自己更準確,也比自己更放得了手。

姚文智這一次也要競逐中*央候補委員」寧法估計問題不是很大,但是想到姚文智已經是安都市市長時,趙國棟還是懷慶市市長,現在五年過去了,趙國棟甚至有可能要競逐中*央委員」而姚文智還只能為候補委員而奮鬥,這期間的差距明顯可見,寧法心中也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寧法也隱約知曉在關於趙國棟入圍問題上現在依然有很大爭論,估計要在政治局會議后才能下定論」畢竟用這樣一個充滿個性和才華的年輕幹部是要承擔一定風險的,當然用得好,的確可以起到標杆性的引領作用,但是一旦失誤,帶來的影響也是很壞的。

看來也並不僅僅只有自己看到了趙國棟這顆苗子啊,是金子哪裡都會閃光這句話用在這個傢伙身上還真是挺合適的。

趙國棟在發改委的表現讓他成為了風雲人物」這是一把雙刃劍,估計會在政治局會議上也會引起爭論。

太過激烈的政策變動並不符合中*央主張的高看、深思、漸進、穩行的策略,作為一個十三億人的大國,任何重大決策的出台都不能不考慮更周全更細緻一些,哪怕因此而犧牲一些效率,那也是必須的,這是寧法這幾年從擔任安原省委書*記之後這幾年裡逐漸總結出來的經驗。

中*國不能亂,不能折騰,在很多事關國計民生的決策政策上,嘗試性的探索可以多一些快一些,但是真正要大娓模的全面付諸實施,就需要充分評估可能帶來的巨大影響。

當然寧法也不贊同借口擔心帶來負面影響而停滯不前,趙國棟的一些動作雖然看似激越,但是寧法注意到在大規模政策出台之前,趙國棟都會選擇一些試點來試探社會反應,而一旦確定試點效果能夠達到效果,就會果斷的推動大規模付諸實施,這看似不經意的時間差,足以證明這個傢伙在很多方面日趨成熟了。

很多人都只看到了趙國棟的夾手筆動作以及引發的轟動效應」但是卻忽略了趙國棟之前所釋放的試探氣球,正式試探氣球給了他的足夠的底氣」他才敢於毅然下決心。

這大概也是上邊之所以想要把趙國棟列為入圍人選的原因,這個傢伙在很多方面表現出來的成熟老練,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年齡,絲毫不遜於那些浸淫政壇多年的角色。

姚文智比起趙國棟來在思路和想法上並不遜色多少,也許欠缺的就是一點膽魄和毅力,但是文智到商務部這短短時間裡卻有了一些不一樣的表現,或許是他在南粵有些受到自己影響而未能發揮的因素?

寧法一時間想得有些出神。 雖然整場下來只是不到十分鐘的客串,但準備工作卻依舊馬虎不得,素未謀面的准大舅子幾條簡訊就讓一個事業有成的成年人加入到青年們的遊戲中,不但出人出力,每天兩個小時的綵排也從未遲到,如果從這些地方還看不出林蔚然對金泰妍的執著和重視,那金志雄也就不會叫林蔚然這一聲妹夫了。

金泰妍依舊沉默,似乎是有苦說不出,金志雄沒有刨根問到底的意思,正是需要**的年紀,知道即便是家人相處起來也要給對方留下餘地。說實話,排練時看著西服革履,顯得很是成熟的林蔚然穿上龍套西服,金志雄的惡趣味還是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想到這裡,他問:「他生意大嗎?」

「很大?我也不是很清楚。」金泰妍喃喃道。

金志雄感嘆說:「做大生意的人還能和我們這幫人玩到一起,不容易。」

金泰妍轉頭問:「你想說什麼?」

金志雄看向妹妹回答:「如果你見了他掉頭就走,也不回來,我就明白你們沒機會,會跟他說別糾纏我妹妹,不然給你好看。但你回來了,我這個做哥哥的就又沒保護妹妹的機會了。」

好像被說中心思的金泰妍目光閃躲:「你們什麼都不知道。」

「其實我見了他之後這一周來一直都在想,到底是什麼讓你們吵的這麼嚴重。」

金志雄總每個正經的臉上突然嚴肅起來:「是不是他背著你和別的女人有什麼了?」

承認還是否認?

和林蔚然相處的金泰妍,幾乎每天都處於這種境地。

「我的事你們別管了。」雙臂一撐。金泰妍跳下舞台。

金志雄跟著跳了下來,堅持:「給我留這麼個懸念,你叫我怎麼跟爸媽彙報?」

「什麼都不說,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金泰妍有些煩躁。

金志雄並未退讓:「難道就處理成這樣?猶猶豫豫的不知所措。 保鏢故事:霸道總裁愛惹事 還一點都不坦率。我雖然戀愛的次數不多,但我知道你這是什麼表現。」

「不要說。」金泰妍轉過身,聲嚴厲色的打斷了金志雄,把他這哥哥嚇了一跳。

「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回事?」金志雄這下真的疑惑了。

金泰妍強壓下湧起的煩躁,頓了下,然後認真的跟金志雄說:「我們兩個事我們自己清楚就好,如果你有機會回去一定要幫我跟他們說說,就說請他們相信我。我自己完全有能力處理好。」

他把寂寞當深愛 金志雄只是看她,沉默著不說話。

出了小劇院,抱著消遣目的過來的金泰妍帶著一身煩躁離開,林蔚然的每次出現都能讓她大吃一驚。但每次也會帶來麻煩。從他自作主張的到全州,出現在她家人面前開始,這麻煩就開始變得讓人無法忍受了。

上了計程車后報了地址,金泰妍和來時那樣一言不發,她望著窗外的燈光璀璨。心裡像是著了一團火。她拿出手機,看著那個還停留在黑名單里的號碼,幾經躊躇,那屏幕上好像出現了林蔚然穿著戲服站在舞台上的情景。對那個男人來說,他為了叫做金泰妍的這個女人付出了很多第一次。從心甘情願的扮小丑。到做自己原本不會去做的事,現在看來。他還會一直繼續下去。

最後,金泰妍還是收起手機,之後卻有些茫然。

她該怎麼辦?

如果……這是一個充滿了可能性的名詞。

在十二點前回到宿舍,打電話給金延平報備,然後吃飯、洗漱,在睡前集合所有成員通知明天的日程,以隊長的威嚴壓迫幾個精力旺盛的夜貓子回去睡覺,檢查煤氣、窗戶、水龍頭,回屋之前在慣犯們卧室門口喊一聲我要拉電閘了,得到馬上就睡的回應後作勢開門,聽到敷衍的睡了睡了,這才回到自己的房間。

整個少女時代宿舍,就屬這房間最大,因為要住三個人的關係,隨著少女時代越來越紅火,宿舍里的可用面積也就越來越小,習慣性的留下一盞檯燈是以前聽鬼故事留下的後遺症,當她爬上床的時候,敏銳感覺到身旁投來的目光。

燈光下,是允兒那猶猶豫豫的表情。

金泰妍看了眼崔秀英,發現她果然吃得好、睡得好,便問:「什麼事?」

林允兒立刻鑽到泰妍床上,像是就等著她這句話的小孩子。金泰妍有些尷尬,索性便盤腿坐在床上,故意笑著問:「到底什麼事?」

林允兒爬起身,湊到泰妍身邊咬起耳朵:「姐,如果我戀愛了怎麼辦?」

對朋友,林允兒從來都善於分享,乍一看像是得瑟和炫耀,實際上則是因為喜悅。

「別告訴我,不然我一定會跟公司彙報的。」不顧林允兒滿面的〖興〗奮,金泰妍直接側著躺下身,背對允兒,表示不想繼續交談。

林允兒『噢』了一聲,入睡前還單純的想隊長真是一個很辛苦的職位,就在去年的那幾個月空白期,做為曝光最高的兩人金泰妍和林允兒各自承擔了不少壓力,這些壓力來自組合內外,是一段叫人非常辛苦的時光,如果沒有金泰妍,她覺得自己很難堅持下來。只是現在,金泰妍越來越不像是那個總去照顧她的姐姐了。想不通的林允兒慢慢合上眼睛,對她這種單純是常態、腹黑是興趣、聰慧是偶爾的女人來說,陽光積極的氛圍足以讓她收起女人的敏感和多疑。

金泰妍背對允兒睜著眼,今夜註定又會失眠。

如果,她去把他搶過來會怎麼樣?

金泰妍是女人,當一個男人為她不厭其煩的做到如此地步,總免不了會有這種念頭。

如果。此時是一個充滿了誘惑性的名詞。

……

努力卻又不讓人知道,這要麼是準備扮豬吃老虎,要麼就是情商不足。林蔚然不是對金志雄完全沒有所圖,但不想耍什麼商場手腕的他見了這種大舅子不說吃癟。也肯定不會如沐春風般舒服。金志雄這個有意思的傢伙接二連三的給林蔚然出難題,肯定是存了幾分考校的心思,林蔚然不知道自己給出的〖答〗案怎樣,但總歸不會是個太差的成績。把這次幫忙當做一場考試,正應了金志雄要他幫忙的初衷。不過他還是希望金志雄能保留一點同為男人的惺惺相惜,畢竟那穿著戲服站在舞台上的滑稽模樣,林蔚然不想讓金泰妍見到。

這個七月對上市之後的新韓傳媒是不折不扣的重要轉折點,ceci收購順利的消息一經發出。股市上的反應最為直觀。況且新韓並不是單單的廣告公司,其製作部的優秀業績以及『idolworld』跟『虛擬偶像』在it領域的諸多建樹更是讓新韓傳媒成為了一隻明星股。

七月,『idolworld』註冊人數正式超過五百萬。

七月,『虛擬偶像』在廣告方面的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增幅近百分之五十。

七月。新韓製作接連正式確定了兩個大計劃,一是iris的一系列製作發布會和先期宣傳,二是買下sbs每周二晚上的時段,準備主打一個脫口秀節目。主持人已經確定,一個是和劉在石並駕齊驅的主持人姜虎東。另一個則是因為『燦爛的遺產』大獲成功、歌謠界成績也異常堅挺而獲得『皇帝』之稱的李勝基。這對搭檔在大眾看來,可要比新韓傳媒投資的巨額費用更加吸引眼球。

相比這些具有震撼性的消息,第一個在『虛擬偶像』出道的偶像團體tara在七月也正式出道,雖然遭遇了2ne1以『idontcare』大紅大紫的悲劇時段。但在吸引人氣方面,tara居然取得了難以想象的優勢。其建立在『虛擬偶像』官方平台上的粉絲站在她們正式登台前就已經擁有了上萬名粉絲。而在她們登台之後,這個數字在短短一周內就翻了三倍之多。甚至有媒體用『近來很紅的女子偶像組合』來形容她們,如果不是出道單曲『謊言』有借著去年大紅大紫的bigbang博取關注的嫌疑,相信她們的成績也不僅僅如此。

時間就這樣到了八月,第一輪融資結束的慶功宴就被訂在八月中旬,現如今,可沒人再說新韓傳媒上市是什麼小打小鬧了。做為主導這一切的林蔚然已經提前向董事會遞交了一份完美的成績單,藉此他也開始自己的下一步計劃。

為新韓傳媒逐一打上他林蔚然的標籤。

不算是iris還是強心臟,又或者是新韓製作未來任何一個項目,製作人的位置上必須是他林蔚然的名字。如果成為不了那種一舉一動都能影響新韓傳媒股價的人物,那林蔚然和尋常的打工ceo也沒什麼差別,即便他代表的趙先生是這家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由此,『虛擬偶像』演唱會計劃被他在一次例行會議上提出,目標很明確,那就是取代『夢想演唱會」成為韓國最大的公益性質演唱會。

通過融資獲得了充足資金的新韓傳媒,下下都是大手筆。而這些計劃的主導人卻都是一個,只有林蔚然,成為林代表后在圈內就十分低調的他在成為林會長后,終於初露猙獰。

……

自從上個月參加話劇排練,每天兩個小時的『休閑』之後,把一顆心思全撲在事業上的林蔚然冷落了很多人。新韓傳媒上市不久,董事會成立,現有大小項目的整合,新項目的企劃和推廣,兢兢業業的林蔚然好像回到了大學時代跟在老教授門下的那三年,對數學來講誰說自己是遨遊在知識的海洋中都是句欠揍的屁話,枯燥、繁瑣,讓人不得不極度專註,就好像讓小學生去一字一字的讀什麼文學巨著,但如果獲得了成果,卻還是能讓他由衷感到高興。

如果說徐永哲在一次公開酒會上拉著林蔚然調侃說沒想到才幾年,你就能跟我們這些老傢伙平起平坐了不算是成果。那新韓此時接近七千億韓元的市值足以證明林蔚然的一切,最關鍵的是他把新韓廣告從一家單純的廣告公司變成如今幾乎涉及到娛樂圈方方面面的新韓傳媒,一共才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

跟金志雄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聯繫了,跟金泰妍卻不是,就在不到一周前林蔚然在一次公開就會上還見過金泰妍,少女時代在廣告領域的大紅大紫已經初見端倪,舉辦那次酒會的品牌是一家〖運〗動服飾,只是韓國本土品牌,論市場佔有率遠遠比不上跟林蔚然關係緊密的衣戀集團,因為是少女時代的固定贊助商,所以金泰妍理所應當的代表少女時代出席,兩人只是遠遠的對望了一眼,然後金泰妍由金延平領著來跟林蔚然打了個招呼,此後再無交集,也沒什麼突發情況能讓林蔚然去英雄救美。對原本還覺得接觸比較困難的林蔚然來說,這次偶遇打開了局面。

比如今天就是韓國另一家著名時尚雜誌『elle』舉辦的每月活動,少女時代在08年的時候曾經和這家雜誌社合作製作過一款叫做『factorygirl』的偶像紀實節目,收視率雖然不高,但雙方合作的還算愉快,特別是編輯組長南允熙和少女時代之間也算有了私交,類似這樣的活動,金泰妍總要出席。

進了會場就能聽到節奏感十足的電子樂,包下一整間club進行活動是『elle』的慣例,和經紀人入場之後金泰妍便獨自一人去找了南允熙,她畢竟不是凡事都需要有人來照顧的小女孩,在工作上也需要建立自己的圈子。

「姐。」在工作人員那得到消息,來到卡座的金泰妍直接跟南允熙打起招呼。

「泰妍來了?」南允熙熱情的站起身,說:「我先給你介紹幾個人,然後再問你要喝點什麼。」

「趁著經紀人不在我想來點烈的,最近有點失眠……」金泰妍順著南允熙示意的方向轉過頭,看到坐在卡座里的男人,舌頭立刻就打了結。

「這位是新韓傳媒的林會長,你們見過吧?」。。 趙國棟當然不會對自只的命這擊向一無所知,但是他也知道把自己名列那批「青年干。」名單中引起了很大爭議,姜今仍然沒有平息,更談不上定論。

豪門絕寵:寶貝你不乖 準確的說其他幾名幹部雖然被稱之為青年幹部,但是他們都是六零后,年齡大多都比趙國棟大五到八歲之間,其中一名和趙國棟年齡相差最近的也是六五年的,比起趙國棟要大上五歲,早已經過了四十歲,而另外兩人一名比趙國棟大七歲,一名比趙國棟大八歲,無論是在工作經驗上還是年齡上都要比趙國棟有明顯優勢。

五年的差距就像一道鴻溝將七零后和六零后劃分開來,也許在社會普通層面中感覺不到什麼,但是在決定一個國家命運的政治精英群體中,七零后在很多大程度上會被佔據著政壇主流的四零后和五零后視為還不成熟的一個群體,或許六零后在他們看來可以在這一屆里逐漸嘗試著進入政治主流群體中,但是七零后顯然顯得太過於稚嫩了,也許下一屆更為穩妥一些。

但是趙國棟不這樣認為,他認為自己雖然在工作時間比另外幾位要短一些,但是他覺得自己在工作經歷和履歷上絲毫不亞於他們,甚至還有過之,長時間的基層工作經驗和在省直機關以及兩個國家部委工作的經歷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如此豐富的經歷,而且他也覺得拋開在地方上工作期間的耀眼成績,自己不管是在省直機關還是國家部委裡邊都應該是做出了一些拿的出手來的東西。

安原省交通廳工作期間安掛高速和安渝高速兩條高速公路的bot提出,雖然有些年少輕狂率意的味道在其中,但是畢竟也是一筆首開紀錄的實打實融資;能源部工作期間啟動了國家能源戰略儲備計劃施行,也是他最為得意之舉,直到現在能源部依然還在按照當初自己的意見不斷擴大戰略能源儲備;支持滇南省委組織部工作期間所取得的成績一樣有目共睹,縱然對那樣一場調整風波還有這樣那樣的爭議,但是無可非議的是滇南人事格局擺脫了昔日堊本土派和外來派之爭,進入相對平穩的局面。

至於國家發改委這一年多時間裡,是非自有公論,趙國棟更是底氣十足。

正因為如此,趙國棟覺得自己完全有資格去競逐這樣一份資格,哪怕是最後落敗,但是終歸也要在高層心目中留下一個深刻印象,何況根據各方綜合所得的信息反饋回來,他也不認為自己就沒有一點機會。

政治局會議召開在即,趙國棟知道這個會議就將決定自己是否能夠名列那張令人矚目的名單其中,其他幾位和自己同處一張名單的青年幹部基本上沒有多少爭議了,唯獨圍繞著自己的爭議依然在進行。

戈靜也沒有想到趙國棟這個人選問題上竟然會引起如此大的波瀾,她原本以為像前面幾位都已經順利的入圍,那麼趙國棟似乎也應該問題不大才對。

但是從幾位常委那邊反饋回來的情況都不是很好,除了委員長和副主堊席兩位態度較為明朗外,其他幾位常委似乎不是很明確,這讓她也有些拿不準了。

在她看來,至少錢越是比較欣賞趙國棟的,但是欣賞是一回事,錢越似乎更希望趙國棟能繼續在發改委發揮作用,好像並不太贊同趙國棟到地方上去,或許他覺得趙國棟在發改委的表現相當出彩,趙國棟更適合在發改委里推動他覺得更為重要的工作?

這似乎也不成其為理由吧?

好在錢越也沒有明確表態,只是說在趙國棟的任用上應該要綜合考慮,要揚長避短,充分發揮年輕幹部的長處,使其能夠承擔起適合他的擔子。

綜合考慮,適合他的擔子?戈靜對於這話也是琢磨良久,難以判斷這些個領導們話語中的深意,難道說到地方上去就不適合了?

舉常委那裡戈靜打算專門去跑一趟了解一下對方的看法,在這個人選上如此大的爭議難免也會引起舉常委的關注,政治成熟這一各對於一個高級幹部來說是必須具備的條件,但是單單從趙國棟的年齡來說,恐怕很難說服其他人,所以戈靜必須要通過趙國棟的表現來說服其他人,包括奉常委在內口

「戈部長諸部長請你到他辦公室去一趟。」秘書走進來,注意到戈靜似乎在思考什麼,悄聲道。

「哦,我知道了。」戈靜輕輕嘆了一口氣,要面臨的問題難度很大,最起碼在諸賢這一關就很難過,諸賢他本人的態度很明確,趙國棟無論是資歷還是在經驗上都不適合,比起其他幾位同志有一定差距,不適合在這一批部級幹部中推出來,為此戈靜已經多次和諸賢交換意見,但是並未能獲得諸賢的認同。

諸賢思想不通,那麼就不得不huā更多的努力通過其他渠道來達到目的,戈靜也覺得有些頭疼。

好在關於趙國棟的爭論並非一邊倒,有強烈反對的,自然也就有旗幟鮮明支持的,這一點上趙國棟這一年在發改委里的工作為他贏得了不少分,而其中還有一個顯而易見的因素,那就是安原近十年來成長起來一批高級幹部也使得趙國棟頗多稗益,就像蘇覺華和寧法都已經是決策層中的人物,而趙國棟迅速成長起來的重要推手一一現在的津門市委書堊記應東流也即將進入這個層次,誰也無法忽略這一點。

戈靜為趙國棟的事情頭疼不已的時候,諸賢一樣對這個同題頗感棘手。

和戈靜了解常委們的意見相對應,諸賢更多的是關注其他政治局委員們的態度,讓他有些意外的是寧法似乎也和以前的觀點有些不太一樣,認為趙國棟這兩年成長很快,政治已趨成熟,在滇南和發改委表現可圈耳點,可以考慮趙國棟的問題。

蘇覺華和寧法在一個人觀感上如此一致的確不多見,趙國棟才三十七歲,工作時間不過短短十六年,政治成熟?能成熟到什麼程度?當了幾年市委書堊記,再在滇南省委組織部長位置上染一水,發改委里來攪合一年,就算是成熟了?這也未免太兒戲了。

諸賢也對戈靜在這個人選上固執己見有些惱火。

在他看來戈靜本來是一個相當冷靜理性的人物,在常務副部長這個位置上的表現也是相當精明能幹,其他啥都好,唯獨不知道什麼原因對趙國棟的觀感怎麼會這麼好,這讓他很是費解。

當然,趙國棟是在戈靜擔任安原組織部長期間成長起來的幹部,雙方關係密切他也能理解,誰都不是聖人,人情世故也都正常,有幾個自己欣賞偏愛的幹部也合情合理,但是在諸賢看來趙國棟的升遷已經相當快了,從一個市委書堊記幾乎是火箭般的爬到了現在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這個位置上,對於其他人來說幾乎是難以想象的,而現在竟然又要考慮晉陞正部級幹部,他覺得這就有些超出原則底線了。

但是他也不能不考慮戈靜的態度。

在常委們態度撲朔迷離的情況下,就需要更慎重的考慮這個問題。

他原本很想要說服戈靜,但是他很快發現這是徒勞,就像戈靜也一門心思想要證明她的觀點是正確的一樣,幾番爭論探討下來也沒有任何結果,在這個問題上諸賢不知道是自己究竟有了先入為主的思維定勢,還是戈靜真的被個人觀感所左右,總之兩人要想在這個問題上達成意見一致很難。

就在戈靜嘆氣的同時,諸賢也忍不住搖搖頭嘆了一口氣,關於趙國棟的工作情況部裡邊早就進行過認真摸底調查,厚實的一本調查報告,就擱在自己桌案前。

能夠引起如此多的領導的關注,僅此一點他也足以自傲了。

看來這個人的問題最終還是要拿到政治局會議上來定案,這是諸賢不希望看到的,他原本希望能夠在會前通過部裡邊的充分協商溝通,就這一批人選和各位委員們達成基本一致的意見,這樣可以避免矛盾突出化,但是現在看來這個意圖要落空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