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混進監獄可不比霧影閣那樣的地方,現在外面風聲很緊,實在不好運作這件事。」分會長內心的貪婪戰勝了理智,大不了得了這一千萬就運走高飛,憑自己的本事,要想隱姓埋名做一個富家翁那不是一件多難的事情。

「別告訴我。你在監獄里沒有人?」歐陽鋒冷冷的問道。

「人是有,可是這萬一暴露了,那代價可就太大了,錢雖然我喜歡,可有了錢,得有命話不是?」分會長艱難的吞咽了一下塗抹道!

「事成之後,再加一千萬!」歐陽鋒加碼道。

「歐陽長老,這不是錢的問題,你這不是讓本會長為難嗎?」分會長心臟不爭氣的狂跳起來,兩千萬金幣,最後能夠落到自己口袋的至少也有一千五百萬,這筆買賣只要不留尾巴,誰知道是他做的呢,況且又不是叫他去殺人。

「三千萬,只要你能把我送到中央監區,這些金幣就是你的。」歐陽鋒一下子拿出三枚紫晶卡對分會長碩大。

三千萬!分會長吞咽了一下口水,喉結蠕動的聲音清晰可見,眼睛也慢慢的不滿血色,蔥白的纖細嫩手一絲血色都看不到了,彷彿都轉移到了他的眼睛里。

富貴險中求,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三千萬,已經能夠讓一個人豁出去性命賭一回了。

但是這個代價很有可能是盜賊公會蒙哥城分會被憤怒的黑新總督給掃平了!

不過這沒什麼,只要人還在,以後還可以重建,大不了上交部分利潤給公會,這樣自己得到的一部分那還是非常可觀的。

「三千萬,我現在就要!」分會長知道這個條件不太可能,但是他還是說出口了,萬一歐陽鋒掛在裡面了,他找誰要去?

「好,我可以給你,但是你必須保證今晚我就能進入中央監區!」歐陽鋒冷冷的一笑。

「今晚?」分會長一愣,「這也太快了,我來不及布置呀!」

「就今晚,我不想在等下去了!」歐陽鋒很直截了當的說道。

「好吧,我試試,如果不行的話,這三千萬我會還給你的。」分會長一咬牙答應了下來,為了這三千萬,他拼了。

「我等你的消息,記住是今晚!」 諸天之龍脈巫師 歐陽鋒冷冰冰的眼神看著對方,眼中毫不掩飾那濃濃的警告之意。

「好,我這就去安排!」分會長手裡喘著三枚千萬金幣的紫晶卡,離開了歐陽鋒藏身的密室。

「大人,我們查過了,最近盜賊公會的人很活躍,他們似乎對歐陽克叔侄的案子很關心,另外分會長白斯文最近幾天行蹤很詭異,為了不打草驚蛇,我們的人試圖跟蹤了幾次,但每次都被他甩掉了,然後就沒有再跟了。」劍五想蕭盧稟告道。

蕭盧點了點頭:「主公知道這個消息嗎?」

「主公還不知道,我還沒來得及通報!」劍五道。

「那我們一起去,將這條消息通報給主公!」蕭盧起身與劍五一刀去懷玉的園子。

蕭寒聽完劍五的稟告之後,略微沉吟了一下,問道:「除了盜賊公會這個分會長白斯文之外,還有沒有可疑人在打聽歐陽克叔侄的案子?」

「有,不過沒有這個白斯文這麼活躍,盜賊公會在我蒙哥城一直處在第三位的,前兩位是劉順手下的密營還有歐陽世家的密諜,現在密營和密諜都為主公服務,盜賊公會的一舉一動都在咱們的監控之中!」劍五道。

「查封盜賊公會容易打草驚蛇,而這個白斯文很警覺,不好對付,一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就會躲起來,蒙哥城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要找一個人那還真的如同大海撈針,何況這個白斯文十分熟悉蒙哥城的情況。」蕭盧道。

「最近白斯文都在那裡出現過?」蕭寒問道。

「這個人很警覺,出現的地點都沒有規律,是一條狡猾的泥鰍,很不容易對付!」劍五道。

「他有沒有住所,或者情人之類的?」蕭寒問道。

「主公您真厲害,這個白斯文還真有一個相好的,住在雨前街一百四十六號,這個秘密可是我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挖出來的,還沒有上報蕭盧大人。」劍五驚嘆道。

蕭盧聞言,頓時有些不滿的瞪了劍五一眼。

「蕭盧大人,並非劍五有意隱瞞,而是這個消息我們還沒有完全確定,冒然上報,萬一不是的話,豈不是有意耍弄上司?」劍五尷尬的解釋道。

「好了,蕭盧,別為難劍五了,他們下面的人辦事兒也不容易,要是什麼消息都沒驗證都報給你,那你還不煩死!」蕭寒理解的道。

蕭盧也就是提醒劍五,別忘了他才是他的直屬上司,別總想著在主公面前邀功請賞!

「劍五,你接著說!」蕭寒看到蕭盧跟劍五的這點小表情,沒有說什麼,微微一笑道。

「這個白斯文至少每個月去這個雨前街一百四十六號三次,每次停留的時間都不一樣,最短的十分鐘,最長的兩三個小時,從不過夜,而且白斯文是一個易容術的高手,他每次出入的面孔都有細微的差別,而我們的人之所以現他,還是因為他一個很小的習慣,就是,喜歡摸自己的鼻子,這個動作很自然,很多人都有,但是他不一樣,他喜歡用自己的左手中指,他左手中指上有一處傷痕,不仔細看基本上是不會察覺的!」劍五解釋道。

「看來,劉順的密營是下了功夫的,如此細微的特徵都被他手下的人現了?」蕭寒吃驚的道。

「不,這不僅僅是密營的功勞,還有密諜,關於白斯文的調查,其實密營和密諜都在做,這一次是兩家一起找到的,然後通過觀察的來的,尤其是主公提供的望遠鏡幫了我們的大忙!」劍五由衷的說道。

「哦,這裡面還有我的功勞,呵呵!」 國士無雙之將軍年少 蕭寒很高興的一笑道。

「劍五,這個白斯文的情人是誰,你們調查了嗎?」蕭盧問道。

「這個白斯文的情人名叫茉莉婭,金碧眼,沒有任何職業和修為,大概在三年前來蒙哥城,以前的身份是一個貴族小姐的丫頭,後來貴族小姐嫁人了,她不願意跟著嫁過去,於是就放了出來,有了些積蓄,就在雨前街買了一棟房子住下了,不知道她是怎麼跟白斯文勾搭上的,或許以前就有關係,跟她住在一起的還有兩個丫鬟和一個廚娘,基本上足不出戶,深居簡出的,平時也不跟人來往,除了白斯文!」劍五道。

「你們是怎麼現她跟白斯文的關係的?」蕭寒問道。

「白斯文並不是蒙哥城人,他是盜賊公會從別的陽城分會調過來的,時間大概是五年前吧,這個白斯文來到蒙哥城一直很守規矩,平時大多待在盜賊公會總部,一般的事情都交給下面的人處理,蒙哥城分會在他手上這幾年幾乎沒有太大的展,要不是這一次事件,我們也不會盯上他了。」劍五回答道。 殷玄縣改名為殷玄市,這是必須值得慶賀的事情。

蘇沐雖然說因為地獄盜墓團的事情對在座的每個人都下達了這樣的嚴令,但並不意味著他會將所有的事情都混淆起來。什麼事情就是什麼事情,任何事情都絕對不能夠混為一談,這是蘇沐的原則。是誰的就是誰的,難道說任何事情都要做到橫向比較才成嗎?真的要全都一鍋亂燉的話,那一個人的人生只能夠是變的要多蒼白有多蒼白。

所以蘇沐最後說出來的還是這種慶賀的話。

所以說這種慶賀話說出來后蘇沐緊隨其後做出來的就是更加讓在座眾人激動的事情。

「今天晚上下班之後,你們誰都不要走,全都喊上你們的家人,我今晚請你們在座的每位吃飯。」蘇沐微笑道。

「真的假的?書記,你不是認真的吧?」

「書記,這個真的是能夠喊上家人的嗎?」

「那書記咱們去哪裡吃飯那?」

每個人臉上都露出著興奮神情,他們不是說所有人都知道蘇沐的身家。在場的就徐炎是比較清楚,但也僅僅只是知道個大概,你要是說到詳細的話,那是沒有可能的。蘇沐如今到底有著多少身家,就連他自己都弄不清楚。

至於說到今晚的請客,其實並非是蘇沐心血來潮,他是早就想要這樣做的。

為什麼那?

原因很簡單,這個原因有著兩個方面,第一就是為殷玄市的成立慶祝。別管如何說,要是說沒有在座諸位的共同努力,僅僅只是靠著蘇沐自己的話,你以為他能夠成功將這件事情搞定嗎?沒有可能的。任何時候集體的力量都是要超越個人力量的,個人只是有榜樣之說,什麼時候聽說過有這種超越團體力量的說法?

第二就是蘇沐的離別宴。蘇沐前來殷玄市的時候是沒有過好好的請客,自己這眼瞅就要離開。那麼剩下的事情就不必有著太多避諱。再說蘇沐也是經得起調查的,他不過是想要請客吃頓飯而已,還是家宴,難道說這有什麼問題嗎?只要是自己私人掏腰包,還真的是沒有誰敢說出來什麼,也沒有誰能指責什麼。

這就是蘇沐想要請客的原因。

徐炎知道,杜鳳知道,余順知道。他們都是蘇沐的絕對心腹,知道蘇沐的想法,和知道蘇沐的事情。從蘇沐說要請客那刻起,他們就心知肚明。為殷玄市的成立只不過是其中一個理由,蘇沐恐怕更多的還是想要表達對自己即將離任的感慨。想到這個,他們便沒有誰多想什麼,至於說到這頓飯錢,還真的是沒有誰認為應該要讓蘇沐自己來出。

作為縣委辦主任孟嘗直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個飯錢必然要走公家的賬,而且這樣的走賬是沒有誰會查出來什麼的,也是在座的每個人都不可能說出來什麼的。

只不過蘇沐是不會讓這事發生的。

「你們都給我聽清楚。我蘇沐今晚要請客,當然要請的是你們全家。要是說光請你們的話,被你們的家人知道。豈不是說我太沒有肚量。再說這是好事啊,咱們現在已經是殷玄市,難道說連這樣的請客都請不起嗎?

你們就該做什麼去做什麼,現在下班,然後地方的話咱們就定在殷玄市內最好的飯店,我聽說最近新開了一家不錯的新方酒樓,就在那裡。時間的話,就定在七點吧,你們全都要準時出席。反正明天不上班,今晚怎麼吃喝都沒有問題的。就這樣是說定了。散會。」蘇沐果斷道。

蘇沐的話都說成這樣,你還能夠多說什麼?

每個人都轉身離開會議室后開始回到家中安排起來。在這個安排的時候,蘇沐在回到辦公室后,杜鳳和徐炎走進來,他們是蘇沐要求過來的。反正他們兩個都是單身,也不需要準備什麼。不過蘇沐當然不是說的請客吃飯的事情,他真正想要說的是,和兩個人就自己剛剛想到的一件事情交個底。

這事將會是蘇沐留給殷玄市的最後一份禮物。

蘇沐相信這份禮物要是說杜鳳他們利用好的話,是絕對能夠將殷玄市這邊的名聲打響。到那時候提起來燕北省,想到的就是殷玄市。蘇沐要麼不做,要做就要讓殷玄市成為最為響亮的縣級市。

這是蘇沐的野望。

辦公室中。

「徐炎,你那邊情況怎麼樣?」蘇沐直接問道。

「佛墓現在完全處於保護之中,不但是已經發現的佛墓,就算是其餘和佛墓有關的地方,也全都在咱們的保護範圍之內。確切的說,那座山峰和附近幾座山峰都已經安排了人,是沒有誰能夠在不驚動咱們的情況下對佛墓進行盜掘的。」徐炎肅聲道。

沒錯,蘇沐要說的就是佛墓。

蘇沐要給的禮物就是佛墓。

「這個倒是沒有必要那麼緊張,既然地獄盜墓團只能夠將盜洞選擇在哪裡,就說明其餘地方是沒有多少用的,最起碼附近幾座山峰是不可能出現大面積佛墓的。這座佛墓的純儲量驚人不驚人是不重要的,關鍵是看裡面的東西。知道嗎?佛教中只要是有佛祖舍利,那才是最為值得宣傳的。

而且這次我敢肯定,這座佛墓中絕對會出土佛祖舍利。所以說這個才是你們要重點防範的,不過無所謂,只要過了今晚,明天國家文物局的人就會過來,到時候他們會幫著咱們進行挖掘。」蘇沐說道。

「那就好。」徐炎長出一口氣道。

徐炎壓根就不擅長這種挖掘,你要是讓他做的話,他就是最為簡單的方式,那就是將這裡徹底給挖掘開來,然後從裡面一件件的將東西被搬出來就成。至於說到其餘的,那不是徐炎所會關心的。

「國家文物局的人會過來嗎?」杜鳳皺眉道。

「怎麼?是不是擔心什麼?」蘇沐問道。

「是的,我現在想要知道書記你對這座佛墓是如何打算的,你只是想要要個名,讓別人知道咱們殷玄市出土了這樣的一座佛墓那,還是說你有其餘想法。真的只是前面那個想法,那麼國家文物局的人過來,將東西全都挖掘出來后,按照他們的工作習慣,我想他們是會全都給弄走的。但要是書記你有別的想法,那咱們就要另說。」杜鳳斟酌道。

因為不知道蘇沐的真實想法,所以說杜鳳只能夠將話說到這步。

「杜縣長,其實這事你真的是多想了,既然書記說出來這個話,就肯定是沒有想過要將咱們這裡的東西上繳。」徐炎笑著道。

「真的嗎?」杜鳳急切道。

「徐炎,真的是什麼話都讓你說了。」蘇沐沒好氣的瞪了一眼,不過卻是沒有任何責備的意思。這樣的情景看在杜鳳心裡,哪裡還能夠不知道徐炎剛才的話是真的。

杜鳳對徐炎是真的佩服,知道徐炎果然是蘇沐的心腹,不然的話只是從蘇沐一句話就能夠猜出來他的心思他的想法,真的是沒有可能誰都能做到的。不過這個杜鳳是不會理會的,反正她只要知道,要是說她接掌了蘇沐的班兒后,對徐炎他們該怎麼用就怎麼用,不要存在著任何高人一頭的高傲態度就成。

再說杜鳳真正在乎的是蘇沐的想法。

你以為杜鳳沒有想要拿出耀眼政績的想法嗎?

蘇沐的調任就是這段時間的事情,是不可能會拖延太久,就算是蘇沐想要將這個佛墓的事情給解決掉,那麼都是必須要經過她的手來完成的,這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除非蘇沐不離開。真的要是那樣的話,杜鳳也就沒有必要多想什麼不是。杜鳳知道蘇沐是肯定會被調離的,所以說現在才頗為關注這個事情。

要知道這年頭除非是將工作提前做好,那樣的話國家才不會和你爭搶什麼功勞,不然的話,國家只要一聲令下,難道說地方還能夠違背不成?就像是佛墓這事,要是說文物局會將所有文物全都拿走,只是給殷玄市留下一個證書之類的東西,有意思嗎?有誰會在乎這個證書嗎?都不用多少年,幾天之後恐怕就沒有人知道這批佛教文物是從殷玄市出土的。

虛名都是假的。

要就要真正的實惠。

蘇沐從徐炎臉上掃過後,凝視著杜鳳,突然說道:「杜市長,我想要知道你對殷玄市的發展有什麼樣的計劃沒有?」

「計劃?當然有,我的計劃就是按照之前咱們制定下來的殷玄市發展計劃走,怎麼?難道說這個計劃有問題嗎?」杜鳳問道。

「計劃當然沒有問題,這是咱們整個殷玄市做出來的計劃,怎麼可能會有問題,我想要說的是,這個計劃是大綱,在這個計劃之外,我這裡突然想到有個計劃。不過因為是突然想到的,所以說倒是沒有怎麼詳細的羅列出來,只是有著一個大概的想法,我這裡列印出來了,你看下說說你的想法。」蘇沐沒有理會國家文物局,而是突然間將話題給轉移到這個上面來。

杜鳳有點疑惑,只不過隨著她接過蘇沐遞過來的文件夾后,看到文件夾的那幾個大字,神情瞬間震驚。 第五百八十一章:爾虞我詐「你們是怎麼發現她跟白斯文的關係的?」蕭寒問道。

「白斯文並不是蒙哥城人。他是盜賊公會從別的陽城分會調過來的,時間大概是五年前吧,這個白斯文來到蒙哥城一直很守規矩,平時大多待在盜賊公會總部,一般的事情都交給下面的人處理,蒙哥城分會在他手上這幾年幾乎沒有太大的發展,要不是這一次歐事件,我們也不會盯上他了。」劍五回答道。

「你們派人監控了這個茉莉婭了嗎?」蕭寒問道。

「已經監控了,不過鑒於白斯文是個十分敏感的盜賊,我們沒有派人就近監視,而是在千米之外,這樣就避免被對方察覺。」劍五道。

「看好這個茉莉婭,也許會對我們後天夜裡的行動有用!」蕭寒勉勵道。

「主公放心,絕不會讓這個白斯文溜掉的。」劍五保證道。

蕭寒神情一動,他已經發現蕭虎的氣息了,馬車上還有一個人,自然是熟悉的厲風了。

「蕭盧,準備一下,蕭虎來了。」蕭寒吩咐道。

蕭盧知道今晚的見面是絕密,絕對不能泄露出去半個字,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親力親為的。

蕭虎帶著厲風小心的穿梭在總督府的道路上。雖然是總督府,防守嚴密,可是還是不能大意。

「大哥,真的是你?」密室之中,厲風見到了蕭寒,眼神有些激動的上前道。

「三弟,聽蕭虎說真的聯繫上你了,真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蕭寒也很激動,他跟厲風的感情多數是在魔獸森林的額那一段時光,四個人喝酒、吃肉外加打架,那段日子是他最難忘的。

「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厲風也有很多疑問。

「此事說來話長,三弟,你聽我慢慢的對你說!」蕭寒拉著厲風的手坐了下來,蕭虎和蕭盧都識趣的退出了密室,他們也有要事相談,倒也不會無事可干。

於是蕭寒就從自己去龍島參加龍五婚禮說起,然後遇到海族襲擊,在講到跟火龍王燭融比武,落水之後飄到黑炎島,再講到如何以黑塔的身份渾水摸魚,將叛亂的獠牙殺死,奪得黑塔行省大權等等經過說了出來,當然都是長話短說,真要細細的將每一件事說出來,恐怕三天三夜也未必說的完!

厲風聽了蕭寒的講述之後。嘆服道:「沒想到跟大哥一別大半年,大哥居然有如此多的遭遇,早知道,風也跟大哥一道去那龍島,好好的跟大哥一起廝殺一場了!「

「呵呵,老三,聽蕭虎說,這一次你來蒙哥城的任務就是救那林平之?」蕭寒問道。

厲風道:「別提了,這刺殺霍小玉的任務失敗之後,我被樓主雪藏了半年多,也虧的情報不準確,不然我那一次回去也不知道會遭到什麼樣的處罰,這一次任務是將功補過。」

「天機樓不是殺人的嗎?怎麼這一次居然救人了?」蕭寒同樣疑惑的問道。

厲風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天機樓內十一樓以下都是外圍,真正的核心十一樓以上,加入天機樓也有兩年了,除了樓主之外,還沒有見過其他跟我同級的人呢!」

「你見過天機樓的樓主?」蕭寒道。

「見是見過,可是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卻也不知道,反正就知道他叫高樓。其他的一概不知。」厲風道,「這一次任務,就是樓主親自下達的。」

「你們的任務都是樓主親自下達嗎?」

「當然不是了,十一樓以上的人員才有資格讓樓主親自下達任務,一般的任務也不會動用十一樓以上的人。」厲風道。

「這麼說這大半年來,你是沒有任何的收穫了?」蕭寒有些沮喪道。

「也不是沒有收穫。」厲風道。

「有什麼樣的收穫?」蕭寒驚喜之下,追問道。

「我這大半年來雖然那被雪藏了,但是也需要跟樓內聯繫,我發現天機樓雖然是殺手組織,但是殺人賺來的錢似乎並不能夠讓他維持整個天機樓的運營,因此我懷疑天機樓應該還有賺錢的營生,或者他另外有資金來源!」厲風道。

「天機樓干不幹綁架的活兒?」蕭寒問道。

萬古帝尊 「綁架?」厲風一愣,隨即搖了搖頭,「我加入天機樓兩年,還從來沒有接過綁架的活兒,這救人還是第一次。」

當年費立國和鄧肯他們是怎麼懷疑天機樓的,難不成靠猜的?好像他們兩個並沒有對他講這些,莫非這兩人對自己還隱瞞了什麼?

「你救的人身份很特殊,知道這一次任務的僱主嗎?」蕭寒問道。

「我們接任務是不知道僱主的,這是天機樓的特殊之處,接任務的人和執行任務的人不發生交集,也就是說,我們即使任務失敗了,也不會泄露僱主的秘密!」厲風解釋道。

「林平之是魔族,即使你把他救回去,他一身修為也難以恢復。」蕭寒道。

「大哥獨門手法,我救人的時候就認出來了,不然救人之後我還留下來打探一下了,否則我早就走了。」厲風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