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個秦南,看來不凡,光是這幅肉身,就可以抗衡武王境三重之下!「在眾人驚訝之極,焦哲緩緩開口。

抗衡武王境三重!

這句話不亞於一記重拳,狠狠擊打在了眾人心中。

然而,異變遠遠沒有結束,一道道妖獸的咆哮聲,突然從秦南的腦海內,迴響起來,每一道聲音都蘊含了股奇異的魔力。

這一刻,所有天驕都變色了,哪怕是焦哲等人,都不例外,因為這竟然是神識,而且還非常強大!

眾所周知,只有內丹成功渡過雷劫,晉陞武王,才能誕生神識。

可是為何這個秦南,在區區半步武王境的時候,就誕生了神識? 第三百二十三章戰神左瞳燃熱意

比武場發生的這一切,自然被在場的人,全部看在眼中,都露出了抹異色。

「能夠在半步武王境誕生神識,這恐怕沒多少人能夠做到!」

「什麼叫做恐怕沒多少人做到?這還是我頭一次見到!」

「奇怪,這也是奇怪,難道此子身上,有什麼重寶,或者是修鍊了某種特殊的功法?」

「那也不應該啊!」

「……」

這些使者,無不議論紛紛。

要知道,他們都是武皇境的強者,見多識廣,經歷過無數奇聞異事,可秦南這種異變,他們還是第一次碰見,從未聽聞過。

至於秦南,他根本不知道全場使者、天驕,都被他吸引過來,他現在的全部心思,都在了這顆內丹上。

只見這內丹之中,與之前如出一轍,一縷縷的金光,從內部湧起,糾纏成了三道金紋,再度印在了內丹之上,使得整顆內丹,纏繞足足六道金紋。

除此之外,秦南還發現,當內丹形成六道金紋的時候,他體內的烈陽金甲體訣、清心蕩魔訣,都是突破了境界障礙,達到了大成的地步,就連他那百丈神識,也是再度倍增,變成了兩百丈!

「奇怪,奇怪至極!這顆內丹又誕生三條金紋,使得我渾身力量、神識,都堪比武王境三重的存在,但是它依然毫無反應,就好像是與這片天地斷絕了關係一樣,無法引來天地雷劫……「秦南心中的疑惑更甚。

他原本以為,內丹這次異變,會引來天地雷劫,可是依然毫無所動。

「難道我的內丹無法引來天地雷劫,一直這麼強橫下去?」

秦南臉色沉了下來。

內丹在吞噬了混沌之氣之後,就在一步步成倍變強,遠遠超出常人,可是如此,竟然還無法晉陞!

「不管了!既然你能夠吞噬混沌之氣,晉陞自己,那麼我就讓你吞個夠!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要晉陞到相當於武王境巔峰的地步!」

秦南一咬牙,再度調動混沌之氣,不斷輸入內丹之中。

這顆內丹,頓時嗡嗡震顫,瘋狂吸收,這一次足足吸收了二十屢,才徹底停止下來,升起一團灰白霧氣,陷入死寂之中。

很顯然,內丹又在增強突破,但還未有晉級之兆!

「呼!」

秦南長長吐出了口氣,甩掉了滿腦子的疑惑,雙目緩緩睜開。

這一睜開,他當下神色一凜,他發現,這四面八方的各大天驕們,居然全部都在盯著他,眼神就好像是看著『怪物』一樣。

「秦南,厲害啊!「司馬空屁顛屁顛跑過來,擠眉弄眼道:「快告訴小弟,你是用了什麼方法,居然能夠半步武王境的修為,誕生出來神識?」

秦南立刻明白過來,原來是剛才內丹突破的波動,吸引了四周的注意。

「秦南道友,恭喜恭喜,你的修為,又進一步。」這時候,那江碧蘭,走了過來,笑臉如花,好似從內心之中,為秦南高興。

那焦十一看到這一幕,呼吸微微一滯,他追求江碧蘭這麼多年來,都還從未被這般對待。

秦南和司馬空兩人神情同時惡寒。

這個江碧蘭,到底是無恥到了什麼地步?

「秦南,你這是什麼表情?我看你是找死!」焦十一看到這一幕,當下怒火直冒。

江碧蘭這般對秦南,秦南居然還露出了嫌隙的表情,簡直是豈有此理!

「閉嘴!」焦哲一巴掌甩在了焦十一的頭頂上,同時對著秦南抱拳道:「秦南道友,實在是不好意思,我這個弟弟,從小缺乏管教……」

秦南眼神冷漠。這已經是焦十一第二次觸秦南霉頭了。

這時,比武場上武宗境強者之間的對決,已經進入了尾聲,其中有八名武宗境強者,被峰主欽點,剩下的,全都是使者開口,分別加入兩大聖地之中。

方劍對全場情況,瞭然於胸,當下連忙道:「全場諸位,現在武宗境強者,已經結束比賽。現在開始武王境強者的比賽!一百二十號對一百三十號,一百三十一號對一百三十三號……」

「你給我老實點!」

焦哲對著焦十一大喝一聲,丟給了秦南一個歉意眼神,當下身形一閃,落入了比武台上。

「秦南,我在最後勸你一次,你最好對江碧蘭的態度,給我放尊重一點!」焦十一被念到了號碼,也要上前比武,臨走之際,對著秦南冷冷的丟下一句話,道:「否則的話,等我哥不在了,定然要讓你後悔!」

說完這句話,他腳尖一點,身形飛入比武台上。

那江碧蘭則是滿臉歉意,眼神深處,卻是閃爍出來了一絲得意。

秦南,你厲害是吧?

如今與焦十一為敵,不管能不能對付你,也要讓你日子不好過!

「這個焦十一跟個弱智一樣,可惜我的對手不是他,不然的話,我定然幫你好好出這口氣!」司馬空滿臉憤慨,是否真實,暫且不知。

秦南看了司馬空一眼,並未多言。

突然,他的左瞳之中,忽而傳來了一絲絲的灼熱,這一絲絲的灼熱,雖然非常淡薄,可是秦南卻敏銳的察覺到了。

「恩?」

秦南微微有些愕然,怎麼戰神左瞳,突然生出了反應?

驟然間,秦南想到了什麼,臉色大變!

這種灼熱感……不是和那龍虎山脈的灼熱之感,一模一樣?

ps:今天五更完畢,作為星期一來說,也算是不少。另外明天周二,找輔導員請了一天假,專門來碼字。所以想問問大家,從現在開始,截止到11.17號晚上五點,能夠新增五百條評論嗎?如果有,11.17晚上八點前,驚喜奉上。只要評論,不要打賞,不要**,我需要的是你們的熱情,給我動力! 第三百二十四章問道魚

上一次戰神雙瞳異變,帶領秦南,發現了戰神左瞳的存在。如今異變再生,難道是戰神的肉身部位,再度出現?

「不對不對,這種波動,極其微弱,並且就在這附近!」

秦南很快冷靜下來,一雙眼睛,朝著四周掃去。

如今武王境強者開始對決,自然人數眾多,數百個比武台上,弟子紛紛開始對戰,武魂法寶等等殺招,層出不窮,光芒閃動,聲勢震天。

「是他?」

秦南的目光,忽而定格在了一個比武台,上面赫然是焦哲和另外一名天驕。

只見焦哲滿臉嚴肅,道:「這位道友,我每次出手,都是傾盡全力,若有傷害,還望勿怪。」

一邊說著,他緩緩的從儲物袋之中,抽出了一柄古劍。

這柄古劍,極為奇特,上面有著無數道花紋,劍刃上有著忽大忽小的缺口,看起來十分破舊,可是從那古劍之中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令人不寒而慄。

「就是這把劍!」

秦南呼吸一滯。

當這把劍拔出來的時候,他的左瞳,再度灼熱起來,儘管微弱,卻是無比清晰,並且還莫名生出一種親切感,就好像這把劍與他血脈相融。

「我明白了,在這把劍上面,沾染了戰神肉身的氣息,只不過這種氣息,極其微弱,才觸動了戰神左瞳……」

秦南很快明白過來,深深吸了口氣之後,立刻下定決心。

無論如何,他都要得到這把古劍。

因為這把劍和戰神的肉身,有所聯繫,若是得到,恐怕有著極大機會,尋找到剩餘的戰神肉身。

不過哪怕如此,秦南也沒有貿然出手,畢竟這柄古劍,屬於焦哲,他雖極其想要,卻也不能直接去搶,只能等待此次弟子考核結束之後,再與焦哲溝通,看看能否將其買下。

「先看看這些天驕們的戰力!」

秦南深吸了口氣,平復了心神,目光聚集在了焦哲、司馬空等人的身上。

這些人不愧是峰主欽點,焦哲氣勢如虹,劍氣剛正,僅僅一招,就將對手擊敗。至於司馬空,則是手持雞腿,當做狼牙棒揮舞,敲在了另外一名天驕的頭上,將其打暈,這看似無比滑稽,其實內含奧妙,司馬空肥胖的肉身,顯然是修鍊了某種淬體功法,強橫無比,力量才如此強大。

除了秦南在觀察之外,比武場四周的各大使者們,也是在暗暗觀察,不斷分析,不過他們並未開口欽點,因為這第一關,只是讓他們摸清一下各大天驕的實力罷了,真正的重頭戲,在那第二關。

「武王境弟子比試結束!現在開始第三輪,先天境弟子比武……」半響之後,方劍大聲喝道,念出一竄名單。

先天境弟子不如武王境弟子多,只有寥寥幾十人,秦南對戰的也是一名半步武王境,僅僅一拳,就結束戰鬥,這讓不少注意他的使者、天才們,都是嘆息一聲,不能看到這傢伙的真實戰力,實在遺憾。

半柱香時間后,先天境弟子,比試完畢。

「按照兩大聖地選拔弟子的規則,武宗境強者,無需參加第二關測試!」方劍喝聲如雷,道:「武王境、先天境弟子,現在開始參加第二關考核。在考核之前,首先宣布一下規則,本次考核,與眾不同,我們兩大聖地動用了一種天地奇物,名為問道魚!它可以嗅到你身上的潛力、天賦、武魂、性格等等,從而選擇是否接近你,若是接近的越多,證明你成為強者的希望,也就越大!」

問道魚?

所有天驕,都是齊齊愣住,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聽說這等奇物。

秦南眉頭也是微微一皺,不過很快他就明白,這種問道魚,恐怕和武緣閣的資質石,差不多是一個道理,只是能力略有區別。

「有請端木峰主,釋放問道魚!」

方劍轉過身去,拱手喝道。

轟!

眾人只聽見那山巔之上,傳來了一聲暴響,好像有著一尊巨手,跨越數百里的虛空而來,轟擊而下,使得比武台的虛空碎裂,從那裂縫中,游出來了一條條小魚,哪怕是在這半空中,卻也像是身處水中,歡快遊動。

這種魚,渾身赤紅,魚眼露青光,腮有兩道長須,鱗片上有著無數紋路,看起來無比神秘。

直到從那裂縫中,游出了九百九十九條問道魚,才平靜下來。

「好神奇的問道魚!」

不只是全場天驕,秦南眼中也露出了抹異色。

這種問道魚,明明沒有絲毫修為,可是他動用戰神之瞳,根本無法看透絲毫。

方劍掃視了一圈眾多天驕,開口笑道:「這種問道魚,甚是玄妙,造化無窮,想必你們應該知道殺皇吧?我可以告訴你們,殺皇當初在這一關的時候,足足引動了六百六十六條問道魚,轟動兩大聖地!」

說到這裡,方劍迅速補了一句,道:「當然了,引動這種問道魚,武魂等級雖然重要,但卻不是全部。 我成了一條錦鯉 當初殺皇比試的時候,就有一個人,武魂比他高出了兩級,最後還是敗給了殺皇!」

這兩句話一出,全場天驕的神色,無不震驚。

殺皇不愧是殺皇,居然創造了歷史!

「好了,現在開始比試。」方劍說道:「這一關你們自己決定,無需排號。另外在比試期間,什麼也不用做,也不用釋放武魂,只要走到這問道魚的下方就可以了,它會自己朝你游過來。」

比試開始,全場天驕,卻是毫無一人所動。

每個人都不願意在不知道情況之下,貿然行動,如果引動的問道魚少了,那就得不償失。

「既然沒人來,那我就先來,看看能否破掉,當年殺皇前輩創下的記錄!」

秦南暗道一聲,渾身熱血沸騰。

這一關考核,他的對手,不再是全場天驕,而是創下了歷史的殺皇!

不過就在他剛剛踏出一步的時候,一種難以描述的感覺,浮上他的心頭,極其怪異,就好像是一種被猛獸盯上,卻又沒有任何生命危險的危險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秦南身在人群之後,左右掃視,結果發現,哪怕是江碧蘭,這個時候也並未盯著他,正在觀察問道魚。

「這奇怪了啊……」

秦南眉頭皺了皺,目光朝著比武台看了過去,這一看之下,他悚然一驚。

那九百九十九條問道魚,在半空不斷遊動,眼中青光和渾身的赤光,交織一起,甚是夢幻,但是秦南卻極為敏銳的察覺到,那九百九十九條問道魚,雖然雜亂無序,但那眼角餘光,都看向了他! 第三百二十五章巨頭博弈

這一剎那間,秦南渾身緊繃,頭皮發麻。

試想一下,當一群奇妙無比的問道魚,在那天空遊走,在這峰主、數百使者、數百弟子面前,動作詭異的一致,將那眼角餘光,齊齊投射在你的身上,這是何等感受?

秦南向來直覺敏銳,這一次他的直覺,發出了強烈的警兆。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

秦南立刻打消了前去參加的念頭,臉色略微難看。

他和這群問道魚,無冤無仇,第一次相見,為什麼它們就盯上了他?

與此同時,在那比武場的四周。

全場使者,都在注視著這一幕,目光閃動,議論紛紛。

「你們猜猜,這次誰會是天驕王?」

「應該是焦哲吧,他不僅有著玄級七品武魂,並且心術極正,清風霽月,為人堅毅,他不取得第一,都太奇怪了。」

「我倒不這麼認為,你想想商道盟的聖女,還有那胖球,都是來歷神秘,說不定就會扭轉!」

「是有這個可能,現在根本猜不準!不過,倒是可以猜猜,這一次的天驕王,能不能吸引五百條問道魚!」

「五百條?你開什麼玩笑!放眼創宗以來,才不到幾十個人,能引發五百條!」

「……」

除了使者之外,端木峰山巔之上的六大峰主,目光也是齊齊鎖定比武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