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麻煩你轉告你們少爺,我現在很忙,如果他真的要見,可以去錦園找我。」夜若晞對著老者說完,便直接離開。

「姑娘!」老者直接喊住夜若晞,「你初來乍到,應該謹言慎行,你如果如此不識抬舉,就休怪我家少爺沒有給過你機會。」

夜若晞臉色一變,落在老者身上的視線以後寫深沉,隨後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

謹言慎行?

這個城哪怕她真的而是初來乍到,若然剛走,就有人送上門來想要和她拉關係,顯然是和若然有仇。

在城中來來回回逛了幾圈,整個天炎城並沒有什麼特別,而她還要好好計劃一下,怎麼讓上官凌浩功敗垂成。

上官凌浩肯定是看到她今天完好無損走出了錦園,這才讓邵歡和若然中途攔下了她。

他這種人一定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對他來說精元就是修鍊的一切,而只有他們這些從外面來的人,即使死了也就死了,絕對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畢竟整個天炎城沒有一個人會歡迎外來人。

所以哪怕是一個人,上官凌浩都不會輕易放棄,對他來說這來之不易的精元。

「美女,那我們現在去哪裡?」司馬傾趕緊走上來,跟夜若晞搭訕。

夜若晞本來走得好好的,聽到司馬傾的聲音都給停了下來,「我說你能不能好好說話,說人話?明明就不是弔兒郎當的人,就不要露出這樣違和的樣子,看著瘮得慌。」

堵上司馬傾的嘴,夜若晞才朝著錦園走去。

出來走一遭,惹了一身腥。

司馬傾看著夜若晞越走越遠,臉上嬉笑的表情漸漸消失,林木上前問道,「少爺,我們是還要繼續跟著嗎?」

司馬傾的臉上帶著一絲凝重,嬉皮笑臉的表情盡數消失,眉眼間已經沒有此前的玩世不恭,倒是帶著繼續認真。

「你們先去,我明日到。」

「是少爺。」

…………

錦園。

「昨天看這裡感覺挺恐怖的,現在看看也就如此了。」夜若晞嘆了一口氣。

「我……我們真的還要住在這裡嗎?」琉茉膽子小,一想到這些人就差和死人沒什麼區別了,她就不想再跨進錦園。

更不要說住在這裡面了。

「你在這裡這麼多天,就讓他們這麼日晒雨淋?」

對上夜若晞探究的目光,琉茉臉一紅,「那不然呢!我可不要,我連玉清哥哥都搬不動。」

「搬不動還是不願意?」

「你管我!」琉茉趕緊說道,但是臉上明顯已經燥熱不已。

「找幾個房間把他們安排進去吧。」

夜若晞嘆了口氣,老實說她都不想搬,這麼多人都要一個個搬進房間,偏偏他們就三個人。

但是她還是擼起袖子說干就干!

琉茉雖然說絕對不會碰這些人,但是看到夜若晞開始動手的時候,她站在旁邊扭捏了半天,也還是走了上去。

「我先聲明哦!如果我在搬他們的時候,磕了碰了千萬不要怪我!」

司馬傾緊隨而來的時候,也正好看到夜若晞在處理堆積在錦園的人,他並沒有扭捏,一貫帶著他玩世不恭的假象,直接迎上前去幫忙。

「美女們,還是讓我來幫忙吧。」 「真要是想幫忙,就去查玉器在什麼地方,這些人的命也是命。」說完夜若晞感嘆了一聲,「我什麼時候有這樣的修為了。」

以往或許她真的不會管,畢竟還是一群毫無交集的人。

或許是因為這是在修羅界,或許是因為這些在修羅界發生的事情,從某些時候說起來,和鳳溪、和她也有關係,所以她才會有一點負罪。

司馬傾將人抗在肩頭,「好,沒問題,給我兩天時間,我一定給你查出來。」

「兩天時間?」看著信誓旦旦的司馬傾,夜若晞不過就是隨便說說,倒是沒想到司馬傾竟是認真的。

「對,就兩天,誰讓我也很看不慣這種草菅人命的行為。」

一直到把眾人都安排進了空置的房間里,夜若晞才得空可以休息。

此時琉茉匆匆忙忙地跑了過來,「那個老頭兒又來了。」

夜若晞看琉茉跑的辛苦,隨後把一杯水遞過去,「一個人?」

琉茉接過水喝了一口,「不,還有一個年輕的,不過他看著不像是好人,而且,長得有點眼熟。」

「關門,不理。」

「耶?真的?」

夜若晞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你看看這裡那麼多人全都昏迷不醒,你想想今天的栽贓嫁禍,說不定待會就會說是你害了這麼多人。」

「呀!有道理!那我關門!絕對不會讓他們進來的!」琉茉趕緊跑了出去。

「你這樣騙人好嗎?」落風忍不住笑出了聲。

「我哪裡騙她了,本來也是事實好不好。」夜若晞可不承認自己是在騙琉茉去做小跑腿的,「不過你看這個小姑娘的嬌氣,不過就兩天功夫,是不是好多了?」

「那倒是,恐怕還是多虧了你調教的好。」落風誇讚著,臉上似乎還帶著真誠的笑。

卻讓夜若晞一下子忍不住笑出了聲,隨後直接給破功了,「行行行,是我故意的好吧,不過我就想看看吃了閉門羹的人究竟會做什麼。」

此時琉茉已經衝到了門邊,司馬傾也正站在門后,看到琉茉來的時候,往旁邊退開了一步。

琉茉不理會司馬傾,直接打開了門,正好看到外面站著的老者和若其。

「今天太忙,沒空!」

嘭的一聲,大門直接被關上。

就是旁邊的司馬傾都看呆了。

「看什麼看!沒看過趕人的嗎?」

司馬傾趕緊點點頭,看是看過,他突然明白為什麼不是夜若晞出來趕人了,因為夜若晞的效果絕對達不到琉茉這般。

驕縱的小姑娘,這趕人的氣勢就更強了。

司馬傾趕上琉茉,順便問了一聲,「怎麼把人給趕走了?」

「當然要趕走了,你向被當成罪魁禍首?」琉茉就這樣學著夜若晞說話的樣子,同樣對司馬傾這麼說道。

聽到琉茉的話,司馬傾愣在那裡倒是沒有說話。

「怎麼不說話?」琉茉不滿地看著司馬傾,「真是的,明明就是你自己跑來問我的,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

聽到琉茉的抱怨,司馬傾趕緊開口說道,「說的對!我剛才是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再想到夜若晞,真的有些懷疑,那個女人是那種會介意這種事情的人嗎?

門外若其吃了閉門羹,他眼中帶著陰鷙,但是嘴角卻勾了起來。

「少爺,那我們現在是不是先回去?這錦園裡面住的也都是外來人,他們身份低下,少爺何須自己親自到這種地方來,如果少爺真的想要這個女人,老奴把她直接綁來了便是。」

若其瞥了一眼老頭子,隨後嗤笑出聲,「你懂什麼,這種女人才有意思。」

說完轉身就走,似乎並沒有太多的留戀。

反倒是身後的老頭子,若有所思地看著錦園,隨後才跟上了若其。

…………

城主府南院。

密室內,上官凌浩看著這個放著人精元的玉器,因為背對著燈,讓他整個人都好似被黑暗籠罩。

「二少,那個女人的精元是上品,如果能夠得到的話,你的實力一定會突飛猛進,只不過那個女人似乎很是難纏,你要就這麼算了?畢竟還有這麼多人的精元,已經足夠你提升的。」

同樣在黑暗之中,傳來一個老婦人的說話聲。

「這麼上等的精元,你讓本少放棄?」上官凌浩的聲音充滿陰鷙,顯然老婦人的話讓他聽了非常的不滿。

「老奴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幾天是最佳時機,如果二少不趁著現在突破,豈不是太可惜,只怕到時候上官宇楓突然又反撲回來。」

上官凌浩用旁邊的青布蓋上了玉器,隨後轉頭看著說話的老婦人。

「上官宇楓氣數已盡,難道你覺得本少還需要忌憚他?這路上的伏擊,沒想到還讓他挺了一條命回來。」

上官凌浩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隨手打開了密室的門,「明天在城主府設宴,本少會把那個女人也找來,既然是這麼上等的精元,你可不要給本少再出錯了。」

「是,少爺,老奴一定竭盡所能。」

上官凌浩直接走了出去,將身後密室的門重新重重的關上。

只是才剛剛走出房門,就看到一隻手朝著他的臉狠狠地甩了下來。

「啪!」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辦事情要乾淨利落,要不是這兩天姥爺都在我那裡,我早就過來好好問問你了!上官宇楓怎麼還活著!」崔曉帶著怒意,看著眼前不爭氣的兒子,心中更是憤怒,「我花了多少力氣在你身上,還不是為了讓你成為名正言順的少城主,你倒是好,我給你鋪好了路,你竟然還是這麼不爭氣!」

上官凌浩看著崔曉,眼中帶著一抹複雜,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見。

「母親今天來找我,難道就是為了來罵我的不成?」

「你!」崔曉怒從中來,看著自己不爭氣的兒子,「難道我還說錯了你不成?這路上的殺手我都給你找好了,你看到他進城,你不會半路找人攔下?他都已經受了重傷了,還能夠翻得起什麼風浪!」 崔曉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再看上官凌浩那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也只能暗恨上官凌浩地不爭氣。

「那母子二人現在已經絕無翻身的可能,我這次連自己的身體都貢獻出來幫你了,你要是還不能夠讓你爹開心,再去做那些尋花問柳的事情,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看著上官凌浩一臉無動於衷的樣子,她更加憤怒,「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個樣子!」

崔曉對著上官凌浩,又是一個耳刮子準備甩下去的時候,上官凌浩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眼神凌厲。

崔曉被自己兒子這一眼看的心中有些駭然。

「母親放心,這些事情我心中已經有數。」

崔曉狐疑地看著上官凌浩,卻不明白自己的兒子怎麼就好像一時之間變了一樣。

「上官宇楓已經是個廢物,全身靈力盡退,難道母親覺得還二連一個廢物都打不過嗎?」

上官凌浩對上崔曉的時候,這眼眸之中可沒有絲毫對於母親的敬重。

「那就最好,不要到時候連一個廢物都拿不下來。」

看著崔曉離開的身影,上官凌浩臉上閃過一絲陰鷙,「來人。」

「二少。」

「給錦園的女人派帖子,就說上官宇楓三天後設宴款待。」

「是二少。」

「另外,也是時候把上官宇楓從此是個廢物的消息傳出去了。」

上官凌浩手中握著一盞茶杯,嘴角帶著似有若無地笑意,他將杯中的茶一飲而盡。

…………

翌日。

夜若晞一如前一天,繼續在街上閑逛,不過這一次倒是沒有人不識趣地來打擾。

只是快要路過城中廣場的時候,看到很多人全都圍在了一起,中間一個中年男人被圍困在中間,好像被人逼問著什麼。

「美……」

聽到司馬傾說話,夜若晞直接一個眼神橫了過去。

「美景!」司馬傾趕緊改口,隨後繼續道,「好像和上官宇楓有關,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上官宇楓?

這一連兩天,上官宇楓受了重傷的消息竟然還沒有穿出來,上官慶成並不希望這件事情被城中的百姓知道。

或許上官慶成不喜歡這個兒子,但是這城中的百姓肯定非常喜歡這個少城主。

夜若晞稍微靠近一點,便聽到有人在那裡大喊,「秦大夫,你趕緊說,少城主究竟怎麼了?」

「就是啊!您倒是趕緊說,這時候了你還遮遮掩掩的,昨天若然小姐說的是不是真的? 總裁,請忍耐 難道少城主真的被人打傷了,還成了一廢物?」

「這……」秦淮被圍困在中間,想跑都跑不掉,這群人一大早就把他圍了起來,他跑著跑著跑到了城中廣場,這下可好了,直接被他們圍的水泄不通,更加出不去了。

「秦大夫,這事關少城主的事情,你就不能夠趕緊和我們說嘛?他們可是有人看到少城主回來的那一天,你去了城主府了,難道真的是因為少城主身受重傷,你才去的?」

一句又一句的逼問,但是秦淮被圍在中間倒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就在此時,有人直接衝上前,一把就揪住了秦淮的衣襟,隨後一拳頭狠狠地打了下去!

「瑪的!你不知道少城主對我們整個天炎城有多重要嗎?!」

嘭的一下,狠狠地砸在了秦淮的臉上,秦淮的臉在瞬間就被揍青了。

看到眾人激憤的表情,夜若晞不由得說道,「看來這個上官宇楓對整個天炎城來說,還真的非常重要。」

「那是自然,如果不是因為上官慶成還是天炎城的城主,就憑藉上官宇楓這些年來維護了整個天炎城的安寧,早就已經成了這天炎城的城主了,更重要的是,整個天炎城原本是六城之中實力最差的一個,上官宇楓卻在還未成年開始,就一步不讓天炎城從倒數的那一個,一路到了這六城第一的位置。」

夜若晞回頭看著司馬傾,「這麼厲害?」

「其餘五城,人人忌憚的只有這一個上官宇楓,就算上官宇楓真的身受重傷,或者真的成了一個廢物,上官慶成就是讓他死在城主府,也絕對不會將這個消息透露出去。」

「所以就算上官宇楓真的面臨生死的時候,上官慶成也不會給他找一個好大夫吧?畢竟一個已經威脅到了他城主之位的兒子,他應該很不得他趕緊死了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