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過卻愣了一下,旋即相視一笑。其中一人更是搖頭嗤笑:「小兄弟誤會了,咱哥倆要錢,裡邊人可不要,咱們這天下會館,哪位客人不是日費斗金?而且二殿下有嚴令,只有滿足三個要求中的任何一個,才能進入會館,你一無邀請,二無金令,如何進去?」

葉天猶豫一下:「那第三條呢?第三個要求是什麼?」

第三個要求?

兩名護衛聞言卻愣住了,而後對視一眼,皆是露出一臉玩味的表情,彷彿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

見葉天還想追問,這才說道:「第三個要求不難,打敗我們兄弟二人即可。或者說,在我二人的防守下,穿過這道門,便算過關。」

「打敗……你們?」葉天眼睛一瞪,真沒想到是這種條件:「那就是硬闖咯?」

「沒錯,就是硬闖。」

兩名護衛默契一笑,眼神中透出一抹傲然。

然後就聽到「咻——」的一聲,一道風聲從耳邊掠過,同時眼前一花,居然沒了那少年的身影!

「怎——怎麼回事?他人呢?」

兩人面色一變,都是傻在原地,跟著心頭一震,意識到了什麼,立馬回頭瞧了一眼,頓時眼睛瞪大,一臉的難以置信。

只見剛才那少年,此時正站在自己身後,面帶微笑地看著自己。

「如何?我這算過關了?」

葉天淡淡一笑,又招呼王胖子三人:「你們在外面等我,我去會會那包公子。」

說完自先走了,留下兩名護衛原地發獃,半晌才問道:「他……他怎麼過去的?」

兩人面面相覷,都沒想起剛才發生了什麼,只得轉身問王胖子:「你……你朋友怎麼過去的?怎的眼前一花就……」

……

且不提王胖子閑到蛋疼地在門口與兩名護衛吹逼,卻說葉天,用《凌波微步》閃過那兩名護衛,便徑直穿過前院,來到了中間這棟黑白大樓前。

此樓高達九層,二十餘丈,幾乎高插入雲,與網路城相彷彿,不過設計是非常古典的黑白樓宇,層層往上,越上越小,極目望去,最高處隱約似一座涼亭。

葉天駐足打量幾眼,覺得有點意思。

倒不是設計有多麼新奇,而是這用來待客的樓,居然建得像一座塔,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名堂。

來到門前,自也有實力不凡的武者守護,面前一共八人,左右兩排,皆著金甲,身上透著一股肅殺。

系統掃描一邊,戰鬥力居然全都超過了一萬五。

五位宗師級強者守門,這二皇子還真夠奢侈。

但也只看一眼就算,他是來找人的,不是來入會的,人家的高手跟他可無關。

不過意外的是,他舉步朝前走去,本以為多少回攔下來問一問,沒想到這些護衛就好像沒看見他一樣,直接放行了。

稍稍一愣,繼續往前,已有一陣闊論之聲傳來。

葉天走了進去,也沒人理他,一群錦衣玉服的世家公子,亦或勁裝鐵甲加身的江湖俠客,都是在聚精會神的聽著什麼。

舉目望去,正前方一張長案后,一位紫衣青年正侃侃而談,說的居然是江家比武招親之事。

而此人的身份,赫然是他此行拜訪之人,包不同。

「……這比武招親,說好了是比武,其實就是比家世,天才有什麼用,便如那過江之鯽,比比皆是,真正的武道天驕,還是得從各家豪門,各大門派中找,而依包某所觀,熱門人選無非有三,十四殿下雲燁,無極道宮首席牧青玄,與江家表少爺江別鶴,此三人……」

包不同的聲音不斷傳來,目光掃過從門口進來的葉天,微微一愣,便裝作不知地繼續往下說去。

葉天自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無奈只能先坐著,一等等到了晚上,才終於喚住正要出門的包不同,道明來意。

包不同本不耐煩待見葉天,可聽清楚內容之後,卻一時愣住,最後突然冷笑:「你要買秦侍郎的宅子?我敢賣,你敢買么?哼~」

說完袖子一甩,竟莫名其妙地走了,把葉天晾在原地,半晌沒回過神來。

一直到第二天蕭鶴生上門拜訪,才總算明白事情的原委。 「攻擊加速!」

「遲緩大法!」

「聖靈佑佐!」

「惡咒附身!」

……

夜晚,夢境戰場中,葉天正在苦練魔法!

當前是場景是一片歐洲中世紀戰場,他正在與一群地獄三頭犬搏殺,手上使的是《天龍八部》中的武學,口中念的咒語卻是《英雄無敵》中魔法!

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體系,此刻竟神奇的融合在一起。

「凌波微步!閃!」

只見他心念一動,身體幻化出一道殘影,瞬間閃過一頭地獄三頭犬的攻擊,同時小拇指往前一?:「少澤劍!」

便傳來「BIU」的一聲,一道紅光一閃而逝,沒入地獄三頭犬的身體之中。

接著打出兩片薄冰:「生死符!」

兩道透明光影飛掠而過,準確地命中地獄三頭犬,後者身體一僵,轟然倒地!整個過程行雲流水!

「呼~」

葉天長出口氣,眼前七八頭地獄三頭犬圍殺而來,卻都被他無視,只道聲:「退出。」

便見眼前的怪獸和景物全都消散,返回到充滿藍色線條的戰場主界面中。

「沒想到還真可以,看來這魔武雙修之路,是走定了。」

看了眼面前的數據面板,上面顯示宿主一欄,即時戰鬥力已達到:11998,幾乎是化靈境二重高手的程度!

而修為方面,還依然是:凝山境八重,和中級大魔法師。

這是夢境戰場中的數據資料,上面有他所有的戰鬥職業和武學技能,包括練過的和沒練過的。

練過的是綠色光字,沒練過的是灰色光字,還顯示著各種技能的熟練度和修為境界。

比如《天龍八部》中的幾種武學——

名稱:六脈神劍,大成,熟練度:788/1000。

名稱:降龍十八掌,大成,熟練度:552/1000。

(熟練度對應等級:0-100為小成,0-1000為大成,0-10000為巔峰,0-100000為圓滿。)

(每修滿一個境界,熟練度顯示為100/100或者500/500,以此類推,突破后「境界」提升,熟練度重置。)

(比如六脈神劍,從小成到大成,突破前熟練度為:「100/100」,境界小成,突破后熟練度為0/500,境界大成,就像《傳奇》里角色升級一樣,等級提升后經驗值重置)

……

其餘像《小無相功》、《凌波微步》、《天山六陽掌》、《生死符》也赫然在列,只是境界高地和熟練度不盡相同。

其中熟練度最高的是《六脈神劍》,離巔峰只差212點。

最低的是《天山六陽掌》,才到小成,熟練度80/100。

沒辦法,貪多嚼不爛,在三種武學之中,《六脈神劍》和《降龍十八掌》無疑是威力最強,實用性最好的兩門,再加上還得練《凌波微步》,根本沒時間修鍊《天山六陽掌》。

至於《小無相功》,熟練度是100/100,為小成境界。

看似很低,其實因為是王級功法的緣故,經驗值和玄級武學本來就不是一個概念,修鍊難度也會大幅增加。

比如現在,要突破到大成,就必須將修為提升到化靈境,否則就卡在這不能動。

值得一提的是,《北冥神功》一直無法修鍊,不然作為開掛少年段譽的防身絕技,早掏出來直接就同階無敵了。

因為《北冥神功》的修鍊要求,是凝山境九重,只有達到這一境界,體內的真元量才能形成「吸力」,將他人的內力吸入進來。

若非如此,他用不著鑽研魔武結合,吸就完事兒了。

好在結果卻是極好,入睡前的突發奇想,竟能真的實現,有了這一手魔武雙修,自身戰力就增幅了好幾倍!

「叮——時間到,本次夢境戰場即將結束,請宿主做好準備,重回現實。」

便在沉思之際,腦海中突然傳來系統聲音。

「知道了。」

葉天點頭回應,旋即眼前一黑,主界面便消失不見,意念重歸黑暗。

這是從「夢境」到夢境的轉變,此刻他意識清醒,但其實還在睡眠之中,剛才只是從夢境戰場中脫離出來。

實際上此刻的葉天,就躺在飛雲樓一間天字上房中,鼻間發出輕微的呼吸聲,睡得十分香甜。

「咚咚咚,咚咚咚!」

可就在這時,房門被人敲響:「葉公子,葉公子?我家少爺來訪,您——」

一道陌生的聲音響起,沒說完就被另一道聲音打斷:「你先退下,我來吧。」

接著便問:「葉兄,蕭某有要事前來拜訪,不知葉兄可出門一見?」

聲音傳來房中,床上的葉天似有所覺,揉揉眼睛起來了:「哪位?」

問了一聲,已自坐起身來,穿好衣服下床迎客。

打開門才看見,原來是蕭鶴生。

「蕭兄?你怎麼來了?」

葉天眉頭微皺,他記得,這蕭鶴生不是對他很不耐煩了么,怎麼……

蕭鶴生今日一身紫衣,頭戴發冠,莊重非常,進門前拱手一禮,先露出一抹微笑:「葉兄言重了,你我可是至交好友,一見如故,蕭某豈能不來拜訪?聽聞葉兄……」

話正說著,把方才幫著叫門的店小二給揮退了,這才接著道:「聽聞葉兄昨日去了我蕭家斗場?怎麼也沒與在下招呼一聲,在下也好叫家裡人好好準備。」

面色仍是帶著笑容,好似並不知道自家斗場昨天才被面前人贏走了將近十億!

「來了。」

不過葉天卻是心中一頓,早知道昨天那筆錢沒這麼簡單,心中果然來了。

旋即也是笑道:「蕭兄哪裡話,在下已麻煩蕭兄甚多,哪好意思多加打擾?就是不知蕭兄,今日所來何事?我家大黑,在貴府過得可好?」

言語間絲毫不提那筆錢,心中更是冷笑。

這蕭鶴生,昨天還嫌自己多事,不耐煩走了,今天又說自己不找他?

我倒是想找你,你特么也沒理啊~

「甚好甚好,葉兄的戰寵……」

蕭鶴生客客氣氣回答,哪還有昨日那般高傲?

但就是一直站在門口,多少有些尷尬。

等說得差不多了,才見葉天邀他進去:「蕭兄何故在門口站著?來來來,進來說話。」

兩人一同落座,又閑敘幾句,蕭鶴生這才道明來意:「不瞞葉兄,蕭某此來,是為給葉兄一個答覆。葉兄不是說要買宅子?我蕭家有處荒宅,年久失修,因故主曾鑄下大錯,家中以為不詳,才一直沒派人入住,葉兄不是說不懼鬼神?蕭某便做個主,將這宅子送你了。」

「此外便是那黑市暗語,蕭某也打聽到了,葉兄若想尋人,蕭某隨時可以帶葉兄前去,不知葉兄可還滿意?」

葉天一邊給蕭鶴生斟茶,一邊點頭:「滿意滿意,當然滿意。蕭兄盛情款款,葉某受寵若驚,哪有資格嫌棄?來,我敬蕭兄一杯。」

語罷,先給蕭鶴生敬了杯酒,又自飲兩杯,以表謝意,卻絲毫不提那筆錢的事。

這可把蕭鶴生急壞了,他又是找關係弄宅子,又是打聽黑市暗語,為的便是與葉天談條件,好把那筆錢要回去。

因為斗獸場的日常事務,都是由他管理,前幾日去臨城出差,才由二小姐代任幾天。

誰知剛一回來,就得知斗場虧了十億!還是被一個外地人所得!

而他更沒想到的是,此人居然是自己前腳拋開不理的葉天!

為了免於家中長輩責問,他迅速理清內情,又托關係左右安排,這才滿足了葉天的兩個要求,結果這小子居然給他裝傻?

可要跟葉天動怒,他也不敢。

此人連碧眼通天蟒都能戰勝,必非等閑之輩,尤其昨日那兩股寒氣,打入通天蟒體內至今沒能解決,斗場是獸醫找了個遍,沒一個能治好!誰知道他是不是什麼邪道高手的弟子?

他只是一個小小的蕭家旁系弟子,因著有幾分做生意的本事才得了些地位,可不敢得罪葉天這樣的人。何況連二小姐都服軟了,他只能一咬牙,對葉天表明心意:

「葉兄! 電影人傳奇 不瞞你說,蕭某此來,是為那五億靈石!不知葉兄……」

言語中又是道歉又是攀關係,只想讓把這筆錢還回去。

沒想到,葉天還真還了。

只見他臉色一怔,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拍著自己肩膀道:「原來是這樣,你早說啊!來來來,九億兩千萬是吧?零頭我就不給了,你都拿著。」

一揮手,七八個大寶箱子和一疊厚厚的黑龍商會「現金寶鈔」,全都出現在了蕭鶴生的面前,把後者唬得一愣一愣。

最後才說道:「不過蕭兄,這願賭服輸和覆水難收的道理,你應該懂吧?這錢畢竟是我贏來的,你家二小姐也是自願與我交易,我沒有白給的道理,所以唯有一事要蕭兄代勞。」

話到此處便是停住,只目光灼灼地盯著蕭鶴生。

蕭鶴生心中一頓,立馬明白過來,當下起身一禮,莊重道:「葉兄請說!若蕭某力所能及,必為葉兄辦妥。」

葉天這才道出本意,蕭鶴生聞言后,一陣糾結,最後還是應下:「好!此事蕭某擔了!」

又伸出三根手指:「三天,請葉兄給我三天,三天之後,必有一棟宅子交到葉兄手上!」

隨後又看了看那些包廂:「這些錢,我三日後來取,以房契交換。葉兄,告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