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九戒和其他菩提古剎宗的弟子們,則是牙關微咬,看向圓寂的目光之中,不但沒有任何敬重,反而充滿了憤憤之意。

「咳咳,道友,這裡人多,不能給我留點面子么?」

圓寂滿臉尷尬。

「連我也叫道友?怎麼教你的,見人叫施主!」

灰衣僧人額頭青筋暴跳,當下身形一閃,直接大手抓起了圓寂的身體,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頓胖揍。

那圓寂更是毫無形象,到處亂竄,一會兒求饒,一會兒破口大罵,還時不時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在場所有人見此一幕,臉色都石化了。

這便是絕世天才?

這還是他們印象中的僧人?

這分明就是兩個市井之中的小混混!

「媽蛋,果然是這圓寂害我,我剛才查了一下,這傢伙好像有某種特殊手段,能夠讓人反著來……」

修神良這時忍不住說道,滿臉憤然。

「讓人反著來?」

秦南眉頭一皺。

這是什麼奇怪的手段?

「小良啊,圓寂這個能力不錯,你要是跟著他的話,你這嘲諷別人的壞毛病,不就可以改掉了嗎?」

八曜魔王壓低聲音道。

他其實有點慌修神良,就憑這貨的嘴,指不定到時候惹出什麼天大的麻煩。

但是,他初來這第四小仙域的時候,有求於修神良,不得不把他帶在身邊。

「好像是的唉?」

修神良眼睛一亮。

本能的嘲諷人這個壞毛病,已經不知道給他惹來了多少次麻煩,讓他陷入了多少次危險。

就連他被逐出幻道仙宗,這個壞毛病也佔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但是,我好像有點上癮了,不想戒掉……」

修神良仔細想了想,縮了縮脖子,弱弱道。

八曜魔王聞言,差點沒噴出一口老血。

「各位道友,既然人已經到齊了,那就一起出手吧,將大門給打開。」

弄焰一族的祝罡仙王,說完一句后,又補了一句:「大師,你也停手吧。」

灰衣僧人這才停了下來,甩了甩袖袍,重重的哼了一聲,飛到了另外一邊,臉色仍然有些難看。

「好!」

江覺仙王、古情仙王、清離仙王等等應了一聲,同時飛到了那琉璃大門面前,其餘的修士們,則是跟隨在身後。

秦南四人也跟了上來,但是沒有靠近,隔了數百丈。

萬一這大門打開之後,發生了什麼危險,其他人面前有三十多位蓋世霸主頂著,他們可沒有什麼人來幫忙。

「出手!」

收了收心神之後,祝罡仙王一聲低喝,旋即所有蓋世霸主們,都爆發出來了全部氣勢,道光閃耀而起,道意滾滾席捲而出,將八方都為之震動。

轟隆!

冥冥之中,猶如有著一把天道之劍,跨空斬下。

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衝擊在了那宮殿大門之上,使得整座琉璃古宮,都微微顫抖起來,那大門上也隨之浮現出來了一道道裂紋。

女兒和媽媽的文字賬 數十息之後,又是一聲爆響,整扇大門便被震成了粉碎。

「打開了!」

所有修士都是心中一動。

秦南四人也是緊盯著這一幕。

只見到,大殿之中,籠罩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黑暗,即便是運轉了強大的瞳術,竟也只能看到紅木所鑄的門檻,無法看清裡面。

祝罡仙王、江覺仙王等等蓋世霸主們,並沒急著進入裡面,而是互相對視了一眼,交流了幾道神念之後,便曲起手指,朝裡面彈入了一道道仙光。

等了數息之後,大殿之中,仍無反應。

「一起進去吧。」

祝罡仙王沉吟一聲,走入其中,其他仙王們則是緊隨其後。

然而,就在這一刻,整個諾大的廢墟,毫無任何徵兆的開始震動起來,從北方更是湧來了驚人的大風,風力入刀,嗚嗚作響。

「嗯?」

突然間,秦南若有所感,看向了這座琉璃古宮的最頂層。

吼!

在那之中,好像有著一尊天地不容,萬物不納的恐怖魔頭,從亘古的長眠之中蘇醒開來,發出了一聲帶著無盡怒火的咆哮聲。

三十多位蓋世霸主們瞳仁齊齊一縮。

天仙修士們,臉色一變,而在這之下的,除了秦南、圓寂、肖一羽、祝子荒寥寥幾人之外,其餘人等都是悶哼一聲,遭受了無形衝擊。

那一位位人仙修士們,更是臉色煞白,五竅之中,流出了殷紅的血液。

他們連發生了什麼,都不清楚,卻已身負重傷。 「好恐怖的魔道意志,這宮殿裡面,該不會沉眠著一位魔道至尊吧?」

八曜魔王滿臉驚色,但是眼底深處,卻充滿了興奮。

包括遠處的肖一羽,也是如此。

他們兩人都乃魔道中人,若是能獲得什麼魔道至尊的傳承,那對他們的裨益可就太大了。

「此地果然是非同尋常!」

祝罡仙王、江覺仙王等等蓋世霸主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神念溝通了一下,又叮囑了各自勢力中修士幾句,便進入了宮殿之中。

「我們先看看情況。」

秦南伸手攔下了躍躍欲試的八曜魔王。

先不提這個宮殿裡面,到底有著怎樣的危險,若是進入宮殿之後,可以隨意動手的話,那他們進去之後,就等於是羊入虎口。

江覺仙王那些蓋世霸主們,必然會第一個將他們滅殺。

墨墨溫情不得語 然而,那圓寂在眾人進去之後,非但沒有跟上,反而是朝著秦南四人走來。

「你……你想幹什麼?」

修神良抱住了胸口,眼中充滿了忌憚。

他那本能開口嘲諷別人的怪毛病,一直讓他都得罪過不少巨頭,這也導致他的膽量,其實是非常大的。

九洲仙武錄 但是不知為什麼,他現在看到這和尚就犯怵。

「咳咳,各位道友也看到了,我在菩提古剎宗非常不受待見,所以只能過來了。」

圓寂滿臉尷尬道:「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聯手,多一個人的話,那就多一份力量。」

八曜魔王聞言果斷搖頭:「你離我們遠點,而且我們——」

這個圓寂,實在是太怪異了,饒是他曾經見識了不少人物,也依然有點看不透。

所以,他一點也不想和這個傢伙有任何牽扯。

而且,這傢伙靠過來,肯定是不安好心。

只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秦南淡笑打斷:「圓寂大師想要跟著的話,那就跟著吧,到時候我們各取所需。」

他到想要看看,這圓寂接近他們,有著什麼目的,有著什麼樣的手段。

「秦南道友敞亮,大氣,不愧是第一仙!」

圓寂眼睛一亮,滿臉感激道:「到時候秦南道友有什麼吩咐,小僧一定第一個衝上去。」

八曜魔王三人都翻了翻白眼,這貨裝的還挺像那麼一回事。

不過,他們也沒有再多說,這個圓寂非要死皮賴臉跟著他們的話,他們現在也沒轍。

秦南聳了聳肩,沒有接話,看了一眼宮殿大門之後,盤算了一下時間,便道:「我們進去吧,稍有變故,我們就返回這廢墟。」

八曜魔王三人點了點頭,一邊飛向前方,一邊運轉仙力,身體緊繃,隨時做好撒腿開跑的準備。

圓寂則是滿臉隨意,跟在後面,眼神時不時的在秦南和八曜魔王身上掃視著。

幾息之後,秦南五人,進入了宮殿。

在進入的剎那,秦南五人的心神,都是微微一振,只感覺來到了一座無邊無際的浩瀚仙海之中,那精純的仙意,無處不在,無窮無盡。

「我靠!」

「乖乖,這還是仙福道地嗎?」

八曜魔王和圓寂的臉上,都是露出了抹驚容。

他們去過的仙福道地也不少,但是如此浩瀚的精純仙意,他們還真的沒有見識過。

毫不誇張的說,這足以比得上尋常三個仙福道地的核心之處了。

秦南對這一方面,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覺,稍稍驚了一下之後,就回過神來,運轉仙瞳,看向前方。

一看之下,神色頓時愣住了。

從外邊看去的時候,這琉璃古宮只有方圓千里之大,但是現在在他們的面前,卻出現了一片長達數十萬里的冰雪凝成的大地。

再其盡頭之處,則是一片茫茫白霧,不知通向了何處。

「嗯?」

忽然之間,秦南若有所感,低頭朝著腳下看去。

只見到,在這呈現出淡藍色,厚厚的冰層之下,竟然有著一具具大小不同,高矮不一,散發著各種各樣光澤,做出了千奇百怪的動作,手持著種種兵器的屍骨。

這些屍骨,不只是出現在他的腳下,眼神落在任何冰層之下,都能看到密密麻麻的一排。

「我去,怎麼這麼多的屍骨,是誰造下了如此大的殺孽?」

八曜魔王也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輕吸了口氣。

「阿彌陀佛!」

圓寂雙手合十,難得的誦了一聲佛號,神色莊嚴了不少。

眼下的這片地方,已經完全可以稱之為冰雪屍原了。

「我還以為你們都不敢進來了,看來你們的膽量,都很不小啊。」

不遠之處,江覺仙王投來了冷冷的目光。

祝罡仙王、古情仙王、清離仙王等等修士們,還有萬重仙樓和諸王孤島的人,則是行走在冰原之上,動用著種種仙術,觀察著此地的奧妙。

眼前的景象,也超出了他們的認知,他們需要好好看看。

八曜魔王瞥了江覺仙王一眼,對著秦南低聲傳音,道:「秦南,此地就別管了,我們先去盡頭的白霧之處。」

「一直跟在這些人的後面,肯定不是個辦法,不管前面是什麼,我們也必須過去,要甩開他們。」

秦南點了點頭。

他也是這樣的想法。

就在這個時候,江覺仙王等等人的數十里之外,毫無任何徵兆的響起了一聲巨響。

平整光滑的冰面上,竟是裂開了一條巨大裂縫。

裡面的那一具具屍骨們,空洞的眼眶之中,兀的燃起了兩縷火焰,一道道強大的氣勢,紛紛爆發開來。

每一具屍骨,竟有著堪比地仙的修為。

其中還有兩具屍骨,達到了天仙的層次。

「打攪聖地者……死!」

屍骨們發出了沙啞嘶吼,像是一個個悍不畏死的士兵,朝著江覺仙王等等修士們洶湧而去。

它們手中拿著的各種各樣的兵器,竟然也不是凡物,裡面閃耀起來了奪目的仙光。

祝罡仙王、江覺仙王等等蓋世霸主們,瞬間就反應過來,法印一結,打出了一門門仙術,將這一具具屍骨們,碾成了一片片粉碎。

但是,仍然有著一具具屍骨,從那裂縫之中不斷的衝來,無窮無盡。 「那就多謝喬總您照顧了。」簡長生開口道。

見到喬遠,那就證明自己之前並沒有記錯,喬遠既是能代表公司出席朗星酒會,那他應該就是薔薇娛樂里擁有最高實權的領導人。

而至於簡煜,或許是副總的職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