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摒棄了混沌神界,也就沒有了無限神殿的饋贈。又凝造成了全新的武符,和甚寶平起平坐!

念頭通達了,心中一片純凈!

甚寶猶自驚疑:「你的這種情況。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像是西方神系的古神不需要信仰之力,只是勘測到世界的規則本源,就能永生不朽。但是你又不是!你的這枚武符。古怪而又強大,散著我從來都沒有見識到的威儀霸道!」

「沒有錯藍影胡飛開口道。「我的武神之道,和四方神系的修行大道,都不相同!另闢蹊徑,獨樹一幟,萬千宇雷,只此一家。無限神系的修行體系,參考了東西兩方的精髓。而我又單獨凝造武神神格。造成修為混亂。如今江河如海。萬歸於一。從此之後,我的神通就是本能。沒有神力,而只有武力。沒有神國,因為我本是就是天地。沒有以身合道,我要以道合身!」

胡飛一字一句淡淡地說著,但是卻有一股強烈的威儀於字裡行間散出來。

甚寶張大嘴巴,定定地看著胡飛,良久無語。

片刻后,他終於澀澀地開口道:「你這是什麼怪胎啊?!不得了,我敢肯定,即便是盅聖也決計計算不到這樣的情況。當你決定捨棄一切。返璞歸真之中,已經脫離了盅聖人的計劃了!」

魚人又指著地上的群芳譜,道:「你現在已經重鑄力量核心,不算是無限神系的一員了。這份神界你也使用不了,控制不住。不如把它交還給我吧

藍影胡飛卻搖搖頭,道:「得劍之後,然後忘劍。並非心中沒有劍,而是達到了脫,本身就是劍。以神界為力量核心。也許是一條通往神的大道。但是卻還要經過良久的演變改善,不是這一代人能夠到達的地步。但是現在它不作為力量的核心。於我也是有大用處的

說著,他手一指。那些逸散在無限神殿之中的混沌之氣,頓時洶湧而來,匯聚成一個混沌神軀。

只是因為剛才的變化,混沌之氣被消磨了夫部分,只餘下小部分。明飛現在失去了神界溫養,再也沒有辦法產生新的混沌之氣。只得將其化為一位小童子面貌,然後藍影胡飛又還原成武符,遁入其中。

紅唇白臉的俊俏童子胡飛睜開雙眼,又一指地上的群芳譜畫卷。

畫卷無火**,神界內的大好河山碎成虛無。裡面的眾多信徒,各個面目含笑,化為一股股的芳香之氣。

每一位絕世佳人,都是一種獨特的香味,說不見,道不清。

香氣糾結,形成蓬勃的粉色氤氳,從畫卷中脫離而出,圍繞在童子胡飛的周身,最後隱藏在他的身體之中。

甚寶細細一聞,頓覺得周身酸軟、提不起一絲的力氣,駭然出聲道:「你這是什麼神通?!連我這個神,都身受影響!」

胡飛慨然笑道:「我說過了,我的本能就是神通!其他神靈,要動用神力、法力,才能動神術、動用神通。但是我卻不是。我揮出一拳,就是我拳。我虛空一抓,便是大圓擒拿手。神術、神武、神通。統統匯聚成我的本能」。

甚寶聽得失神,愣在當場。他終於明白,眼前此人,已經走出了一條所有神靈都沒有走的道路。最為關鍵的是,這條道路還是一條康庄大道。

胡飛笑完又嘆,道:「可惜這具混沌神軀,需要搭配無限神界使用。否則沒有神界的產出和溫養,混沌之氣會越來越少。而且這具身體。不夠強悍。不足以演化天地。我需要一個全新的身體,強大的身體。越強大的身體,我的力量便會越大!」

「武道規則、先天靈寶、神器神靈,都可以被我吸納到身體中來,組成我身體的器官!這具混沌神軀。太弱小了。只能承載我的體香!我將信徒化為體香,潛伏在我的神軀之內。越是新鮮動人的女性武徒。所化的香味便越動人心魄。只要我不滅,她們便永生不死。待到我尋找到一具凡入聖的神軀,她們也可以重新凝聚成形體,生活在我的身體上。但是現在這個混沌神軀,太小了。她們生活不了。」

說著,胡飛還搖搖頭,一副不滿意的樣子。

甚寶繼續失神。

他在心裡這般猜想:「你的體香,都能如此強悍。那麼你要動起手來,豈不是天下無敵?」

這是一片血腥的戰場,虎牢關下。皇冠天爽王大馬金刀,坐在赤兔

上。

在他的面前,是十八路諸侯。無

這廝用神界群英傳收了呂布。俘虜了招蟬,又篡奪了皇位。擊敗了駐守在這裡的南華等等仙人。然後憑藉他遠凡人的武功,開始征討天下,以此來攻略這個位面。

十八路諸侯自然看不下去,紛紛起兵救駕,實現各自的野望。

但是不論是什麼樣的武將,又哪裡是皇冠天爽王這個變態的對手。終於讓他這位藍眼金的蠻武士,大殺四方,成就了他天下第一的威名。

又是一輪激戰之後,十八路諸侯惶急敗退。

皇冠天爽王得勝回城,其下風天遁地流恭賀道:「會長英明神武,真乃神中之雄,世所罕見吶!請容在下先向會長報告一個驚天好消息。

威廉猖狂大笑。志得意滿地問道:「哈哈哈,什麼消息?」

風天遁地流眨眨眼睛,道:「會長大人請看無限神殿的神級排行榜。不知道為什麼,您的老對手花間明月香,突然間神級下降,被打落原形,成了o級的神性之子了」。

「哦,居然有這樣的事情?」。皇冠天爽王調開無限神殿系統一看。果真如此。頓時高興的跟什麼似的。

「多少歲月啊。我終於登上了無限神殿神級第一的寶座了」。他覺的從來沒有這一刻如此開心過。長久以來,花間明月香這個名字牢牢地壓過他一頭。不論他怎麼努力。都無法越。

這個已經成了一座大山,他皇冠天爽王心中的陰影。如今突然消失,怎能不令後者爽歪歪呢。

「大人,屬下敬大人一杯。恭祝大人成為無限神系的第一人,願大人從此雄霸天下,傲視群雄!」

皇冠天爽王原本從來不喝三國世界的酒水的,但是現在,興緻高漲。立即接過來。喝上一大口。

古代的酒水,難喝至極。

皇冠天爽王卻彷彿喝到神仙酒釀一般。開懷大笑數聲,轉后又有些意興闌珊地道:「老實講,他這樣失敗。卻讓我也有些失落。在我理想中的劇本中,我不是這樣擊敗和越他的。不過第一的寶座,我既然奪過來了,就一定會牢牢把持住,直到永遠。遲早有一天,我們公會也將全面越公會,成為無限神殿第一的

但是他的理想宏圖,還沒有展望完。皇冠天爽王的瞳孔就猛的緊縮。 蝕骨情深離婚前夫,追求勿擾! 嘴巴張大,流出還未吞咽下去的酒水。

「不,不,不!這絕對不耳能!是我眼睛花了嗎?!」他失態地大

道。

只見在無限神殿卓統上,胡飛的等級突然從o級一路上升。到8級奪回寶座,再到口級。

雄霸天下!傲視群雄!

砰!

皇冠天爽王猛地站起身來,將手中的杯盞摔到地上。他是如此的用力,以至於青銅杯盞都被摔得猛烈形變。

前一刻的美酒佳釀,成了這一刻苦澀的口水。

前一刻的鬥志昂揚,成了這一刻的辛辣嘲諷。

皇冠天爽王第一的寶座,還沒有坐熱乎,就丟了。

「沒道理啊!沒道理啊!」一旁的風天遁地流思索得,幾乎把頭都要扯斷了。胡飛的情況實在是匪夷所思。

更難以置信的情況,還在後頭。

當胡飛分解了神界群芳譜。標著著「花間明月香」的存在根本神界,也就消失了。神級排行榜上。再也沒有花間明月香的名字。

「咦,這又是怎麼回事?!」重新回到第一寶座的皇冠天爽王,卻再也沒有了先前的躊躇滿志,只有無窮無盡的驚疑。

「快讓演算天機流,來算算花間明月香的狀態!」他大聲命令道。

可惜的是,就連聖人之一的接引,也只是依靠手中的佛武規則,計算到模糊一片的結果。那小小的下位神演算天機流,又能有什麼建樹呢?

皇冠天爽王的悲劇,也在意料之中了。而此時,在無限神殿偏殿,甚寶和胡飛的對話。已經到了最劍拔弩張的關鍵時刻。

甚寶的臉色冷酷冰霜:「胡飛!你在我的面前。分解了神界。是要彰顯你的威能,還是要宣布脫離無限神系呢?」

胡飛手一招,群芳譜分解之後,遺留下來的風、火、水、土、雷五靈珠,紫金葫蘆、酒仙葫蘆等,都融入他的神軀當中。秩序之龍,此時成了他的神寵,盤旋到他的肩頭。

他將灼灼的眼光凝注在甚寶身上,似乎在思考著如何說話。

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胡飛現在的力量核心,根本不是神界六因此也就沒有狸邯,想要脫離無晰系,簡直是易如反掌。

一旦脫離,便是獨神。從此逍遙自得,縱橫隨心。

但是一來,他放心不下公會中的伙仆。二來,他的實力雖然標明有口級上位,但是真正的力量卻遠遠揮不到這種極限。他需要合作,也需要一個保護傘去抵禦漫天神佛投來的敵意。

所以胡飛緩緩搖頭,誠懇地說道:「第一次到達無限神殿的情形。我還歷歷在目。當初我選擇群芳譜作為我的神界。如今我親手焚燒群芳譜。正所謂因果相依。得劍之後棄劍,得到神界之後。放棄神界。這是一種越,而非簡單的忘卻

「或許神靈,越到高端,便越是貼近規則,性情冷淡。但是我卻非如此。武是最好表達吾的道,不像風,不像火,都是無情的天道。風神,行的是吹風的神職,最後必然也如風一般,飄忽不定,喜怒無常。而修鍊我的武道。任何的情感都是我這方天地的變化。水火無情。但是水武、火武,只是我表達情感的一種棄式。我乃有情神,並非無情仙也!」

修了天道,就是把自身的小天地。融入到大天地當中。去貼近大天地中的規則。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對待萬物,天地一向公平對待之。

所以天道修行,是那有情化公平。對萬物都公平,那便是無情。即便是聖人,也只剩下紛人性。7分天性。

修行武道。反其道而行之。就是把大天地的規則,納入到自己的小天地當中。從而增益自己,將自己的小天地逐步逐漸地升級為大天地。然後他的身軀變得無比的巨大。他的修為變得無比的高深。

這叫拿「無情」增「有情

最後大天地都包容不住他,被他撐破。

這種事情當年盤古也干過。

可惜他不懂得節制修養,無止境地揮霍力量。最後累死了。開了天地之後,戰果都享受不到,白白化了天地。

甚寶聽到胡飛的這份表白,將信將疑道:「你現在有了那兔子皮,讓我怎生相信你的話?而且你的武道,已經不是任何一個故有的神道。出了我所理解的範圍。除非你將那兔子還給我,」

甚寶的提議被胡飛斷然拒絕。

「不行!到了我手上的東西,就是我的了。平白無故交給你,就是違背了我心,違背了武道。你放心,我要時刻做最真實的自己。撒謊對我來講,就是違背過去的自我。不是表達自身的武道精神。這樣一來,對我也是損傷

甚宇被胡飛的無恥言語弄得無語了。

「我咧個擦!這什麼意思?我就是武,違背武道規則?說得冠冕堂皇了,其實不就是不想給么?。

甚寶拿幽怨的眼嚨冉著胡飛,用來提醒他:那兔子,是萬盅混沌聖人借給你使用,好脫離當年的神誓的。不是送你的。

這種滾燙的目光下,童子胡飛卻面目含笑,一副恍然未覺、怡然自的的樣子。

甚寶終於死了心,暗道:「我去!這胡飛無恥有我當年的神韻!也是了,他連勸人入教,都學足了那佛門准提道人的調調。如果評各大神系無恥排行榜。我們三個必定前三甲了」

吃到嘴裡的東西,就是「我」的了。哪有吐出來的?!

不過胡飛雖然無恥,但是他沒有脫離無限神系的表態,也讓甚寶的表情緩和下來。

胡飛又接著說道:「其實你大可安心。萬盅混沌聖人留給我們的計戈,我不過是跳躍性地完成了最後一步。只是那「芳香神通,被我升級成了自己的本能而已。我越了他的算計。但是卻不是向要和盅聖人反其道而行之。恰恰相反,他的計劃,我要修改,我要利用。」

關於萬盅混沌聖人的計」概括起來,就是五個字。

哪五個牡

無它「花間明月香。是也。無限神殿,乍一看亂七八糟,但是卻都不是亂起的。有著預示預言的作用。

單就胡飛而言。

「花間」是說的「花間賦」神通,能感化高等雌性智慧生命體,成就特殊聖靈。但是如今,卻被胡飛化為本能「花間指」。脫離藩籬,效果更為駭人。

「明」是說的「明心見性,結納我武規則」。代表著胡飛真正的武道無上根基。現今已被胡飛揚光大,與數千萬其他武道規則升華成一件武符,絕對武力的根本。

「香」是說的「芳香神通如今也被胡飛脫的面目全非。都化作了他的本能體香去了。當然威力更是卓絕。

最後說說這個,「月」字。

嘿嘿,這可就了不得了!饒是胡飛膽大包天,初時舊引盅聖人為其設寶的計土安膛目結舌當。※

盅聖人算準胡飛全新的投影神術。能衍化血肉,鑄就唯一。他也算出了胡飛需要強悍的身體,去釋放他武道的磅礴威能!

所以,他的想法是盜取明月,逆推盤古真身。成為胡飛的混沌投影!

胡飛繼續道:「嘿嘿,盅聖人的想法天馬行空,但是卻有理有據,實行起來的成功率非常之大。

而且如今我這份依靠血肉聯繫的混沌投影神術,也衍化成了我的本能。威力更加浩蕩!盤古當年累死。身化萬物。其實他的眼珠子就化為太陽和月亮。」

「我們合力,盜取這顆月亮日然後讓我逆推演化,成就盤古真身!這樣一來,我才能真正的揮出上個神級的實力。否則現在我雖然有7的神級,但是應該有的力量,本能,只剩下體香一途而已。」

太陽是不能盜取的,因為太陽比月亮大無數倍!長年有大神把守。相比較而言,月亮的重要性就少很多,居住在裡面的最強力量也不過是妹娥仙子罷了。而且月亮體積更更容易拖走。

太陽對於洪荒世界這個東方神系最大的根基世界太過於重要了。稍稍一動,就能引爆整個東方神系。對於現階段的胡飛來講就是麻煩而非收穫了。

說到這裡,甚寶也終於相信胡飛的誠意。他笑著道:「太急了,盅聖人預計的安排,是要等到!8o年後。再來盜取月亮。讓你提升一個層次。現在很多的安排都跟不上,就比如說衍化盤古真軀的材料都沒有胡飛瀟洒地一聳肩,道:「你錯了,甚寶。我武神講究的,不是謀定而後動。而是剛精猛進!用這雙拳頭來說道,用自己的本能去抗爭。不論天地、神佛、命運、規則。都是我要敲打抗衡的對象。對我來講,生命就在此刻最為激昂奮進!我從不讓一刻的我,成為將來的遺憾,過去的悔恨。我在把握每一刻的自我!」

接著他話鋒一轉,又道:「不過我也知道,逆推盤古真身,有不下於成就武神的危險。後者觸及所有神系的利益,前者則徹底引爆東方神系。畢竟盤古乃是他們的起源。所以在接下來的時光里。我會助你收集你的身體。同時我也要接管盅聖人遺留下來的棋子,還有世界。這些世界,都將成為我演化盤古真身的養料基石!」

甚寶嘆了一口氣,道:「也只能如此了。當你脫離了盅聖人的計戈。也就標誌著老大的計劃需要作出調整。不過現在無限神系由我倆當家,我也有個秘密要坦誠地告訴你。」

「哦,什麼秘密?」胡飛問道。

「呵呵,我就是這個秘密。」隨著一個溫潤如玉的聲音,胡飛的面前驀地閃現出一個佝僂著腰背的老頭子。

他的臉,就好像是柳樹皮堆疊到一塊。他的手枯瘦如柴,皮膚上也布滿了老年斑紋。但是他的這雙眸子,是歲月積澱的無窮智慧的結晶。散著比鑽石都璀璨的銀輝。

透過他的這雙眼睛,胡飛能展望到無限之遠。

老人的周身也蕩漾著澎湃的氣息。足足有創世神的力量!隨著他的出現,無限神殿都彷彿活過來一般,藍晶巨柱也散出幽芒,忽明忽暗,好像是人的土系。

「啊,你是」胡飛指著這位老人,頓時說不出話來。他立即察覺出這個老人的真實身份。同時也為無限神系的底蘊,和盅聖人的安排感到深深的敬佩。

原來所有的混沌之子,都被蒙在鼓裡了。這位老人,才是無限神殿當今名副其實的第一高手!

真正的底牌!

胡飛抗爭命運,引爆的餘波還遠遠不止這些。

西方凈土,佛之天縣。

如來端坐在金蓮之中,表情是從來未有過的肅穆。他對金蟬子道:「沒有想到當年的盅聖人還有如此之多的安排和後手!酒神秋俄尼索斯,一定只是其中之一罷了。幸好盅聖人還在鈞鴻道長的鎮壓之下。依靠武神、不完全體的果實大惡魔皇,或是意識都不全面的o8星魔神王,都不足以幫助他破開造化玉碟的封印。」

「金蟬子,我近來借來一件神器。已經推算得出武神的方位。著你帶領8羅漢,再去勸化武神。」

什麼樣的神器,居然連聖人都模糊一片的結果。都能推測出來?

紅衣袈裟的英俊和尚,金蟬子俯身領命。

「等等。」如來又覺得不保險。叫住金蟬子,「我會再著斗戰勝佛去助你。此去點化,如若未果。便將武神就地格殺了罷!」

「謹遵佛祖法旨。」金蟬子緩緩地退下了。 談話到了最後階段,已經再無營養。

甚寶向胡飛交託了他手中的所有底牌,展現出了精誠合作的誠意。這在以前幾乎是無法想象的。

「單從這一點上,我的選擇便足夠正確了。以前的自己,力量核心都是三祖神賜予的。現在我另起爐灶,終於換來了甚寶之流的徹底尊敬。然而,我的武神之道,才剛剛起步而已。」

胡飛暗暗握緊拳頭,此番重大挫折,轉而是一種契機和財富,讓他有了不一樣的風采。

本能即神通!

這樣的境界,預示著開發本身的身子已經達到了一種極高的境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