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凡修出原罪法身的存在,其自己根本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原罪。

這一點,黑水娘娘與老乞丐都深有體會。

他們也都覺得,當年自己等人被打入歸墟,並不是因為命運無法抹殺自己,而是命運知道將他們這些原罪老祖打入歸墟,遠比抹殺他們更有價值。

猛地。

老乞丐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說道:「這神聖裁決弓如此厲害,一箭秒殺了綠袍,那我們這些老傢伙怕也扛不住神聖裁決弓的一箭之威啊。」

老乞丐雖然是荒古時代的老傢伙,但他並沒有見過神聖裁決弓的威力,更多的都是聽說。

在他的印象中,神聖裁決弓,還有蒼天主宰弓,光明凈化弓都是荒古時代頂尖的殺人利器,只要被這三把弓盯上,任你修為再高,實力再強,造化再厲害也在劫難逃,不死最多也只剩下半口氣,當年大道爭鋒的時候,不少高手都死於這三把弓的箭下。

說這三把弓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也不為過,

在荒古時代,聽見這三把弓的名頭,沒有人不怕。

唯一感到慶幸的是,即使在荒古時代,也鮮有人能夠駕馭這三把弓,而且就算能夠駕馭,也鮮有人能夠射出第二箭。

這三把弓畢竟都是大道先天至寶,且射出的又都是大日審判箭,每拉一弓都是對自身大道根基的極大考驗,每射一次箭,都需要凝聚大日之威。

大道根基再穩也承受不住幾次拉弓,且大日之威每次凝聚都自身來說都是極大的消耗。

讓老乞丐驚疑的是,場內那軒轅昊在一箭抹殺了綠袍老祖之後,雖然化身的神聖大日沒有先前那麼強烈,漫天的聖光也沒有了先前那麼耀眼,但也只是僅此而已,給老乞丐的感覺,軒轅昊一箭秒殺了綠袍老祖之後,還有能力再次拉開神聖裁決弓射出第二箭,甚至第三箭…… 「究竟是咱們老了,看不懂這天地大道了,還是說時代變了,天地大道也變了?」

老乞丐有感而發嘆息一聲道:「一個乳臭未乾的小輩,未成聖竟然能駕馭神聖裁決弓,而且射出一箭之後,看起來並沒有多大影響,似乎還可以射出第二箭乃至第三箭,這是不是太誇張了。」

「誇張嗎?」

黑水娘娘面無表情的微微搖首,道:「不!一點也不誇張,我們確實老了,時代變了,天地大道也變了,早已變的我們看不懂了……」

老乞丐又唉聲嘆口氣,他也覺得時代變了,天地大道也變了。

荒古時代雖然很混亂,但混亂的比較純凈,也沒有這麼複雜。

沒有什麼原罪變數,應劫定數。

什麼光明血脈黑暗血脈,神聖血脈邪惡血脈都沒有。

也沒有亂七八糟的各種莫名其妙的造化。

反觀今古時代。

各種寶體,各種糟糕,各種神識,各種魔念,各種血脈真是眼花繚亂。

在老乞丐想來,軒轅昊能夠駕馭神聖裁決弓,大概與他與生俱來的神聖血脈有關,且他能夠化身神聖大日,說明也已將自身融入大日本源,可能修出了大日寶體也不是沒有可能。

場內。

漫天的聖光依舊籠罩著整個離宮虛空。

一輪神聖大日懸挂在當空,其內軒轅昊的人影若隱若現。

儘管無論是神聖大日還是漫天的聖光都比先前弱了許多,但並沒有人在意這些,現在大家都想知道軒轅昊手中的神聖裁決弓能否一箭抹殺是乃原罪變數之子又是窮奇輪迴轉世的俊美少年。

盛世婚寵:易少的嬌妻 白衣白髮的俊美少年依舊安安靜靜的佇立在虛空之中,腳下的窮奇之鼎也仍然在緩緩旋轉著。

自始自終都是如此。

一張俊美的臉上也沒有任何錶情色彩,無所畏懼,也不知畏懼。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被綠袍老祖逼出來的不是他,被聖地針對的也不是他,而是別人一樣。

這不是一種自信。

也不是一種不在乎無所謂。

更像一種聽天由命。

就好像看淡了生死一樣。

反倒是不遠處的青木老仙與虎力大仙在親眼目睹軒轅昊一箭秒殺了綠袍老祖之後都被嚇的不輕。

青木老仙還好,只是眉皺成川,眼中驚懼不已。

而虎力大仙看起來就比較糟糕了,他早已沒了先前的蠻橫,臉色有些鐵青,一雙虎目死死瞪著當空中化身神聖大日的軒轅昊,左看看又瞧瞧,想跑不敢跑,想躲又不知該怎麼躲,有些不知所措。

確實。

綠袍老祖好歹是原罪本身,而他們不過只是原罪自身而已,無論修為實力還是原罪高低都不如綠袍老祖。

軒轅昊既然能夠一箭抹殺綠袍老祖,那麼抹殺他們自然也易如反掌。

這個道理青木老仙明白,虎力大仙更加明白。

虎力大仙現在很後悔,後悔自己不該來湊這個熱鬧,現在好了,惹禍上身了,怎麼辦?

跑?

往哪跑?

逃?

又能往哪逃?

另外一位聖子軒轅瞳手握宇光鏡,叫人根本無處遁形,又能跑到哪裡逃到哪裡?如果能跑的話,綠袍老祖早就跑了,也不會落個灰飛煙滅的下場。

怎麼辦?

難倒等死嗎?

想來想去,虎力大仙覺得現在自己除了等死似乎也只能等死了。

唯一讓他感到慶幸是的,還有窮奇這麼一位原罪變數之子在這裡頂著,換句話說,即便軒轅昊動手,也會先殺窮奇。

若是窮奇能夠頂住軒轅昊,那麼一切都好說,若是窮奇今日死在這裡,那麼他們十有八九也活不成了。

問題是,窮奇能頂住軒轅昊手中那把神聖裁決弓射出的大日審判箭嗎?

不知。

虎力大仙內心也沒有底兒。

他又祭出神識掃了一下虛空暗處,內心更加擔憂了,不知道如果軒轅昊真對窮奇動手的話,那些藏在虛空暗處的原罪老祖們會不會出手相助。

希望那些原罪老祖出手吧。

高冷上司強制愛:祕書,你好甜! 時至今日,他也只能在內心默默希望了。

虎力大仙也知道,如果這次窮奇死在這裡,那些原罪老祖袖手旁觀的話,那麼無道時代開啟的希望就會非常渺茫了。

「在我軒轅昊神聖裁決之下,所謂的原罪根本不值一提!」

虛空中。

軒轅昊的身影在神聖大日中若隱若現,比之先前,他現在看起來更像一位主宰此間神聖世界的神靈,且口吻也比先前更加狂傲。

「神聖之下皆螻蟻,原罪也不例外。」

軒轅昊俯視下方的窮奇,居高臨下的傲然大喝道:「窮奇,你可敢接我一道大日審判箭?」

就在軒轅昊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原本安靜的虛空頓時變的風起雲湧。

遠處。

大行癲僧猛地打了一個激靈,頗為興奮的說道:「來了!終於來了!軒轅小兒終於要對窮奇下手了嗎?」

「好戲終於要開場了啊。」古清風也正了正身子,眯縫眼睛仔細瞧了起來。

要說他們二人還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古清風更是趁此機會打開一壇美酒,準備迎接即將開場的好戲。

他仰頭灌了一口美酒,又瞧了瞧風起雲湧的虛空,道:「看來剛才軒轅小兒一箭秒殺綠袍老祖之後,並沒有嚇唬住那些原罪老祖,瞧他們的動靜,似乎要準備與聖地火拚啊。」

「嘿嘿!現在的情況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且聖地這回顯然是鐵了心要把局勢穩定住。」

大行癲僧噎著喉嚨說道:「如果軒轅小兒沒有一箭抹殺綠袍老祖的話,那些個原罪老祖有些或許還會猶豫要不要出手,問題是,軒轅小兒一箭抹殺了綠袍老祖!」

「這他娘的意義就不同了,軒轅小兒能夠一箭抹殺綠袍老祖,那麼毫不誇張的說,藏在虛空暗處的原罪老祖有一個算一個,十有八九都承受不住軒轅小兒這一箭,這個時候如果他們再不團結起來的話,到時候別說無道時代能不能開啟,就是他們自己能不能活著都是一個問題。」

古清風瞧一眼場內,道:「我估摸著這一場好戲未必能開場啊,聖地似乎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不然的話,軒轅小兒也不會只打雷不下雨了。」

「你說的不錯,聖地也怕激怒所有原罪老祖,所以,軒轅小兒問了一句窮奇敢不敢接他一箭,不得不說,軒轅小兒這個問題問的相當高明。」 「怎麼個高明法?」

「如果老衲猜測不錯的話,窮奇一定不敢去接軒轅小兒這一箭,不!這不是一個敢不敢的問題,就算窮奇敢,他也有信心接住軒轅小兒這一箭,他也不會答應的。」

儘管古清風內心也是這麼認為,不過還是問了一句:「你怎麼這麼肯定?」

「這並不難推測,方才窮奇自己都說了,他對原罪真主沒有興趣,也不打算去爭搶什麼原罪真主,這話雖然是他自己說的,不過老衲琢磨著應該是真的,畢竟先前窮奇一直藏的很深,這次完全是被綠袍這個老梆子給逼出來的。」

「既然他不打算去爭搶什麼原罪真主,自然不會去接這一箭,接了就等於和聖地開戰,甚至引發大道老祖與原罪老祖之間的戰爭,老衲認為窮奇應該不會捲入這個漩渦。」

古清風又道:「如果窮奇說對原罪真主沒有興趣只是謊言,先前隱藏的很深是為了更好的圖謀原罪真主呢?」

「嘿嘿!」大行癲僧咧嘴笑了笑,道:「如果窮奇當真圖謀原罪真主的話,他更加不會與聖地開戰了。」

「這又是為何?」古清風問道:「如果窮奇不敢接這一箭的話,那麼局勢就會穩定下來,無道時代開啟的希望將會非常渺茫,他既然圖謀原罪真主,想來也不希望局勢穩定下來吧,再則說了,那些藏在暗處的原罪老祖應該不會袖手旁觀,就算與聖地開戰,也並不意味著會輸。」

「小子,這你就不懂了吧。」大行癲僧解釋道:「窮奇一旦決定與聖地開戰,他自己根本無法置身事外,甚至極有可能被聖地針對,從而遭到抹殺,如果你小子想圖謀原罪真主的話,你會做這個出頭鳥嗎?古往今來太多太多的事實告訴我們,出頭鳥沒有一個好下場。」

「至於那些個原罪老祖……」大行癲僧搖搖頭,說道:「他們只關心無道時代能否開啟,至於誰能問鼎原罪真主,他們根本不在乎,自然也不會在意窮奇的死活。」

「最重要的是,並不是所有原罪老祖都只是純粹的嚮往無道時代,還有一些原罪老祖也圖謀原罪真主,他們更加不會在乎窮奇的死活,一旦打起來,他們很可能在背後捅窮奇的刀子也不是沒有可能。」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原罪變數之子,他們巴不得窮奇去做這個出頭鳥,窮奇死了,對他們來說只有好處,沒有任何壞處,還少一個競爭對手,何樂而不為呢,說不定綠袍老祖的背後可能就是一位原罪變數之子在搞鬼。」

「現在的局勢,怎麼說呢,各大洞天福地的大道老祖雖然一直在猶豫,但也只是猶豫而已,並不存在互相勾心鬥角,更不存在任何競爭,可是原罪這邊就不同了,原罪老祖們有的嚮往無道時代,有的圖謀原罪真主,還有原罪之子,原罪變數,互相之間也是競爭對手。」

「一句話說白了,原罪這邊根本無法團結起來,縱然真的與聖地開戰,恐怕在暗中觀望的居多,真正動手的少之又少。」

場內。

藏在虛空暗處的各大老祖們都在關注著窮奇,也都知道窮奇的答覆直接決定著荒古九宮的局勢,從某種意義說很可能還會影響大道能否守護住,無道時代能否開啟。

當空中。

軒轅昊的身影依舊在神聖大日中若隱若現,他手持神聖裁決弓,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窮奇,高傲如神,仿若隨時都會拉開弓弦,對著窮奇射出一道大日審判箭。

在他的旁觀,巽風老祖與軒轅瞳也是緊緊盯著,二人雖說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但內心深處卻尤為忐忑,也頗為擔憂。

此次他們降臨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抹殺綠袍老祖,耀武揚威,以儆效尤,從而穩定局勢。

計劃進展的很順利,也如聖地所預想的那般,但要想完整整個計劃,還剩下最後一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

那就是窮奇!

倒不是抹殺窮奇。

聖地很清楚,如若對窮奇動手的話,那些藏在暗處的原罪老祖定然不會袖手旁觀,到時候非但無法穩定局勢,反而還會令局勢變的更加混亂,這是聖地最不想看到的。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現在抹殺窮奇毫無意義,因為原罪之子並不是窮奇一個,原罪變數也不是窮奇一個,而是有很多,在原罪真主沒有出現之前,抹殺任何一位原罪變數之子都沒有意義,與其如此還不如留著,讓他們自相殘殺。

對於聖地來說最好的結果是在不動手的情況下震懾窮奇,從而穩住局勢。

儘管。

聖地很肯定的告訴他們,窮奇不會也不敢與聖地開戰。

但世事無絕對。

萬一窮奇真的決定與聖地開戰,那麼所引發的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聖地這回看似萬全之策,但卻是一招險棋,最後一步一旦走錯,到時候莫說穩住局勢,可能各大洞天福地的大道老祖都會傾向無道時代。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大家也越來越緊張,虛空暗處不斷的風起雲湧,顯然,那些原罪老祖已然做好動手的準備,一旦軒轅昊對窮奇動手,他們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然。

詭異的是,窮奇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他一直都是那麼安安靜靜的佇立在窮奇之上的上方,俊美的臉上面無表情,也不做任何回應。

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窮奇遲遲沒有回應,軒轅瞳與巽風老祖也越來越緊張,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深深的擔憂,他們都怕,怕萬一窮奇真的答應與聖地開戰,那就太糟糕了,他們現在只想穩住局勢,並不想與那些嚮往無道時代的原罪老祖們開戰。

然而。

緊張的不止是他們,藏身在暗處的原罪老祖們也都非常緊張。

且,不止是緊張那麼簡單,他們內心還很矛盾。

說實話。

聖地現在不想與他們開戰,他們同樣也不想與聖地開戰,至少現在不想。

如大行癲僧所言,原罪老祖並不團結,如果真與聖地開戰,那些圖謀原罪真主的老祖非但不會幫忙,還可能背後捅刀子,就算那些嚮往無道時代的原罪老祖們,動手之時也多是自保,誰也不想為了這麼一件破事兒而丟掉小命兒,他們嚮往無道時代不假,前提是有命活到無道時代開啟。

問題是。

聖地若是抹殺了窮奇,穩定了局勢,無道時代開啟的希望會渺茫不說,最可怕的是,今兒個殺一個窮奇,明日可能就會殺其他原罪變數之子,所以,原罪老祖們又不敢袖手旁觀。

重生之緣來就是你 正是因為如此,原罪老祖們都很矛盾,感覺自己被綠袍老祖利用了一樣。 「你不是號稱荒古四大凶獸之一的窮奇嗎?為何不敢回答我!」

神聖大日中,軒轅昊手持神聖裁決弓,居高臨下俯視著窮奇,傲然道:「你在害怕嗎?害怕接我軒轅昊一箭嗎?」

終於。

窮奇開口了,回應道:「我確實不敢,也接不住你手中神聖裁決弓射出的大日審判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