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凈荼會怎麼做,軒轅小硯根本不會過問,同樣軒轅小硯也不會主動給蘇沐說起來這事,不是說想要有意隱瞞,只是軒轅小硯不認為這事有多重要。

正沉浸在網球運動中的軒轅小硯,讓簡無憂這個指導老師終於見識到什麼叫做天賦聰慧。簡無憂都已經敗下陣來不說,更重要的是簡無憂的體力早就跟不上。而軒轅小硯呢,非但沒有任何疲憊的意思,反而是越戰越勇。

網球館中,軒轅小硯和蘇沐就這樣你來我往,打得熱火朝天。

從最初的四人混雙,如今已經演變成兩姐弟在旁邊觀看,蘇沐和軒轅小硯則以一種堪稱典範般的節奏打著網球。什麼叫做典範?說的就是小小網球在兩個人的掌控中。根本就不會飛出場地外面,只要是對方打過來的球。總能輕鬆接住,然後反打回去。

沒有失誤,動作優雅,節奏明快,二人完全在享受打網球所帶來的樂趣。

蘇沐原本還想多打會,但這會網球館中已經陸續有人過來。當看到那些人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全都落在軒轅小硯身上后,蘇沐頓時就沒了繼續打球的念頭,宣布停戰。

「好了,差不多了,回去洗個澡。然後出來吃晚飯吧。」蘇沐說道。

「好咧。」

晚飯就在龍泉山莊的餐廳中解決,吃過晚飯後簡無憂和簡無慮兩人便回到房間中,今天折騰下來,他們都累得夠嗆。如今他們除了睡覺其餘什麼事都不想做。難得偷閑,蘇沐當然不會浪費這種大好時光,他約了軒轅小硯一起去外面散步。

說真的,年輪縣的夜色還是不錯的,沒有鋼鐵都市帶來壓抑和冷森,靜寂的夜空中,無數繁星在閃爍,周圍點點燈火點綴在濃濃暮色中,空氣中瀰漫著油菜花的獨特香味。

難得如此安靜。

軒轅小硯並沒有像是以前那樣獨自行走,她雖然沒有談過戀愛,但卻有本能。本能驅使下的她,要做的動作很簡單,就是直接挽起來蘇沐,兩個人甜蜜的相依相偎著散步。

「喜歡這種感覺嗎?」蘇沐笑著問道。

「當然喜歡,你都不知道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能像現在這樣。我在家族裡大家都說我安靜,但一個人的安靜不叫做安靜,那叫做寂寞。我說給你聽,你不要笑話我。以前沒有遇到你的時候,我一個人待著,總覺得很自然。但自從在京城遇到你,從你拒絕我和你的賭約那刻起,我發現只要是獨處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你。

我在想這是不是有一首歌中所唱出的那種感覺,到了某個年紀你就會知道,一個人的日子真的難熬。漸漸開始嘗到孤單的味道,時間在敲打著你的驕傲。我知道你心中以前肯定在想我是驕傲的,我也不否認,我就是驕傲的,是高傲的。但你知道嗎?當你將我的驕傲輕易撕成碎片后,我的心情是如何複雜,我的日子是如何難過。」軒轅小硯拉著蘇沐的手,走進一個涼亭后,隨意坐在木椅上,凝視著蘇沐雙眼,她認真嚴肅說道。

這算是告白嗎?

蘇沐知道自己必須說點什麼了。

————————————————

嗯,一直在努力趕上進度,這個月應該能完成目標,可否向諸位書友們,要點月票嗎?謝謝了!(未完待續。。) 然中國與美國磋商交換戰略技術屬於絕密行動,別中美兩國的高層官員都不清楚,但是中國情報人員在歐洲國家頻繁活動、美國要員突然出訪英國、美國在北約首腦會晤上向法德施壓、中美兩國情報人員連續會面,仍然引起了日本政府、特別是村上貞正的高度重視。

8月日進行了x-11導彈的第一次試射后,村上貞正就在關注中國與美國的反應。

隨後,中國與美國在安理會發出制裁日本的提議、要求日本向國際原子能機構開放國內核設施等等事情,都在村上貞正的預料之中。日本遲遲沒有做出回應、不發表態度,正是村上貞正想搞清楚中國與美國的真實態度。

相對而言,村上貞正更加關注中國的態度。

在發展核武器與戰略武器的策略上,村上貞正非常有分寸。做出秘密研製核武器的決策時,村上貞正就把重點放在了中美關係上。可以說,村上貞正非常有頭腦。利用未沒正式解除的日美同盟關係、中美兩國的現實矛盾,日本藉助美國對中國實施戰略封鎖的機會,不但獲得了美國的先進軍事技術,還在核問題上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對日本來說,繼續維持日美同盟關係,採取「借力打力」的方法是唯一選擇。

當然,在制定具體政策時,村上貞正必須把握好分寸。

確定x-11導彈的技術性能時,東機谷勝代表的軍方要求將導彈的最短射程定為8000千米,村上貞正力排眾議、全力說服軍方,最終將導彈地最大射程訂為千米。不是日本不具備研製洲際彈道導彈的技術實力,而是8000千米的射程將對美國本土構成威脅,將美國「拖下水」。將射程限制在千米以內,不但能夠覆蓋中國絕大部分地區、還能打到阿拉斯加州,既表明了日本將中國作為主要戰略假想敵的意圖、又以適當地方式表達了不希望美國干預地意願。

在其他核武器載具方面,村上貞正的態度同樣非常「審慎」。

最初,東機谷勝要求一次性建立「三位一體」的戰略武器系統,除了x-11彈道導彈之外,還有用來運載y-11空射巡航導彈的戰略轟炸機、與zx-11潛射彈道導彈配套的戰略核潛艇。

以日本地技術實力。研製戰略轟炸機與戰略核潛艇地難度都不大。

經過慎重考慮。村上貞正首先否決了戰略轟炸機。原因有兩點:一是技術上難題。即便能夠研製出作戰半徑在7000千米以上地戰略轟炸機。性能也不會超過b-2。研製周期長達15年以上。實際意義並不大;二是戰略轟炸機屬於進攻性戰略武器。不是防禦性戰略武器。很容易引起美國地猜疑。

隨後。村上貞正讓防衛省放慢了戰略核潛艇地建造速度。

雖然戰略核潛艇屬於防禦性戰略武器。主要依靠出色地生存性能進行戰略核反擊。但是戰略核潛艇地部署非常靈活。即便配備地導彈射程相對較短。也能在抵近敵國沿海地區地情況下打擊敵國本土目標。顯然。日本建造戰略核潛艇將使美國非常不安。

由此可見。村上貞正地戰略政策幾乎與美國有關。在竭力避免與美國發生衝突。

不得不承認。村上貞正非常巧妙地利用了中國與美國地「心態」。

只要美國不肯用武力手段解決日本核問題,中國就不會為美國火中取栗,單獨對日本發動戰爭。

唯一讓村上貞正擔心地是,中國很有可能在最後關頭髮動「絕地反擊」。

第四次印巴戰爭之後,中國的國防政策明顯偏向進攻,以積極主動地方式解決對國家安全與國家利益構成威脅的周邊問題。是否使用武力不再是中國高層領導人重點考慮的問題,只要有必要,中國肯定會使用武力。

如果日本發展核武器對中國的安全、乃至生存構成了威脅,中國將別無選擇。

在這個問題上,日本內閣產生了非常巨大的分歧。

軍方堅決主張發展核武器,認為只要日本擁有核武器,中國就不敢對日本怎麼樣。包括外務大臣在內的眾多文職官員則認為日本應該在發展核武器上放慢速度,先試探中國的反應,確定中國不會採取過激行動后再擴大核武庫的規模。

作為一個擁有「主見」的首相,村上貞正沒讓自己的觀點受到其他人的影響。

村上貞正一直非常關注中國的態度,先進行彈道導彈試射,而不是先進行核武器試爆,就是為了摸清中國的底線;主張儘快具備足夠的戰略威懾能力,使中國不敢輕易採取軍事行動解決日本核問題。村上貞正做出這一決策的原因只有一個:中國的國家戰略防禦系統的建設速度比日本核軍備的建設速度慢了2年以上!

如果

器是大國手中的矛,戰略防禦系統就是大國手中的

在雙方都擁有足夠致對方於死地的矛之後,盾的「質量」決定了戰略平衡。

雖然日本在短期內無法擁有真正的「盾」,但是日本有能力在短期內擁有足夠多的「矛」。

只要中國的盾不足以抵抗日本的矛,中國就會在對日政策上有所顧忌。

看清問題的一面,還需要看清問題的另外一面。

日本擁有「矛」之後,中國肯定會加快「鑄盾」的速度,爭取儘快擁有一面足以抵擋日本「矛」的堅盾,使日本的努力全部白費。

中國情報機構的積極行動,中美情報機構秘密接觸,讓村上貞正感到了巨大壓力。

美國肯向日本提供先進武器裝備,就是想利用日本牽制中國。隨著日本擁有了核武器與戰略威懾能力,不會繼續充當美國的「馬前卒」。美國會不會調整策略,「唆使」中國以武力手段消除日本的核威脅?

在村上貞正看來,答案是肯定的。

即便中國使用常規武器,以外科手術式地空中打擊摧毀日本的核能力,盡量縮小打擊範圍,也必然轟炸包括核電站在內的日本核設施,造成核污染,迫使日本全力反擊。走到這一步,中日將爆發全面戰爭。不管勝負如何,中日兩國都將付出沉重的代價,美國成為最終地贏家。

為了鼓動中國使用武力,美國必須滿足中國開出地條件。

中國使用武力解決日本核問題的前提條件是,具備一定的國家戰略防禦能力,能夠有效攔截日本的戰略武器。

8月中旬,村上貞正給國家情報廳長官高野那智安排了一項新任務。

一個多月內,高野那智基本上摸清了中國情報機構在歐洲活動的目地,以及中美情報機構秘密接觸的目地,證實了村上貞正的猜測。

「也就是說,雙方基本上答應交換關鍵技術?」

「雖然雙方情報機構的高層還未正式會面,但是從接觸的進展情況來看,支那與美國都在努力推動這次秘密合作。」 首席的惹火小蠻妻 高野那智冷笑了起來,「美國向法德施壓,就是想阻止支那與法德合作。為了達到目的,美國甚至許諾與法德分享成果。」

「確實是無所不用其極。」村上貞正笑著搖了搖頭,「關鍵問題是,支那會不會用最關鍵的技術交換一些只在短期內具有意義地技術。」

「明擺著吃虧的事情。」

「如果支那願意,說明什麼?」村上貞正長出了口氣,「毫無問,支那正在拚命加快國家戰略防禦系統地建設速度,希望趕在我們前面。目的是什麼?以支那地戰略打擊能力,就算我們擁有了戰略威懾能力,也不可能與支那抗衡。如果為了自保,支那完全沒有必要與美國做這筆交易。」

「很明顯,支那準備對我們發動襲擊。」

村上貞正點了點頭,說道:「很有可能是一次外科手術式的空中打擊,摧毀我們地核能力。如果我們的戰略反擊對支那沒有威脅,支那會毫不猶豫的用成百上千枚核導彈將日本列島炸到海底,如果我們不發動反擊,我們將永遠失去擁有戰略核威脅能力的機會。」

高野那智苦笑了一下,這就是日本發展戰略威懾能力的死穴。

「我們沒有別的選擇。」村上貞正嘆了口氣,「必須破壞支那與美國的秘密行動。」

「即便我們把消息透露出去,支那與美國政府也能一口否決,然後以其他途徑完成秘密交易。」

「不是向新聞界曝光,而是採取秘密行動。」

高野那智微微皺了下眉頭。

「支那與美國進行情報界高層會晤,證明雙方都不太相信對方,不然不會提高會晤級別。」村上貞正遲疑了一下,說道,「儘快查出秘密會面的支那與美國情報人員,密切監視,適當的時候採取行動。」

「首相的意思是……」

村上貞正冷冷一笑,知道高野那智明白他的意思。

「我儘快安排,只是這需要時間。」

「採取行動時別與我們扯上關係,最好讓支那與美國相互猜疑。」

高野那智點了點頭,說道:「這是肯定的,我會審慎策劃行動,爭取獲得最好的結果。」

「隨時向我彙報情況。」

讓高野那智出去后,村上貞正長出了口氣。

在村上貞正看來,日本沒有別的選擇。如果不能破壞中國與美國的秘密交易,中國很有可能立即對日本發動突然襲擊! 相安排的特殊任務讓高野那智感到非常棘手。

由雙方情報機構最高負責人親自進行的國家級情報交易非同兒戲,中美雙方會格外重視安全工作。高野那智掌握著世界上規模最龐大的情報機構,卻沒有足夠優秀的情報人員。「情報戰」不同於其他形式的「戰爭」,人數無法取代人員素質。

關鍵時刻,1名優秀間諜的價值超過了1c萬個庸才。

高野那智本人是非常出色的間諜,問題是他不能親自參與行動。除了要處理國家情報廳繁忙的日常事務、抽不出時間之外,不能讓日本情報機構的高級成員牽扯進去,避免引火燒身。

花了3天,高野那智確定了行動方案與最佳人選。

谷樹良平,27歲,兵庫縣神戶人,父親為外交官;幼年跟隨父母先後在中國生活7年、在美國生活5年,漢語與英語說得非常流利;211歲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20166年底響應號召返回日本,成為國家情報廳招募的第一批成員;2正式成為間諜,20199年前往馬來西亞執行任務,沒有多大建樹;去年返回日本,在國家情報廳控制的外貿企業任職,等待新的任務。

雖然能力有待考驗,但是背景非常乾淨。

合上個人檔案,高野那智朝坐在對面的年輕人看了過去。

5年來,國家情報廳提拔了很多新人,培養出了一批能力不錯的間諜。高野那智選擇資歷不算深的谷樹良平,看種地就是「背景」。

「能說說你在吉隆坡的行動嗎?」

谷樹良平略微遲疑了一下。說道:「基本上沒有什麼行動。我地任務是搜集馬來西亞政府與支那政府談判地相關情報。因為談判工作在曼谷召開。馬來西亞政府一直低調處理。所以沒有任何收穫。」

「有沒有人懷疑你?」

谷樹良平搖了搖頭。說道:「我以華僑身份在吉隆坡華人社區活動。沒有被人發現。」

「也就是說。沒人知道你地真實身份?」高野那智沉思一陣。說道。「現在你有新地任務了。」

「去支那?」

「不。是去美國。」

「美國?」谷樹良平微微皺了下眉頭。

「目的地是華盛頓,任務是監視cia高級官員。」高野那智拿出一疊照片,放在了谷樹良平面前,「這是我們這些年來搜集地cia高級官員的照片,雖然無法確定現任ciia局長到底是誰,但是他肯定在這些人中間。」

谷樹良平拿起照片,仔細看了起來。

大部分照片是在停車場、民舍附近或者cia蘭利總部拍下來的,角度不是太理想,有些只有側面,有些混雜在人群之中。

「也就是說,我地任務是監視他們?」

「不,監視他們中的某一個。」高野那智叉起了手,說道,「我已經聯繫日本分部,讓他們為你提供幫助。到了美國之後,由你直接指揮行動。

「目的是什麼?」

「確認誰在最近離開美國,然後進行跟蹤。」

谷樹良平微微點了點頭。「除此之外,還有別的嗎?」

高野那智拿出了一隻牛皮紙文件袋。「這是具體要求,用的是特殊紙張與油墨,文件將在二十個小時后自燃。」

谷樹良平的眉頭跳了幾下,抽出了文件。

「不用急著看。」高野那智笑了笑,說道,「我已經幫你訂好了兩個小時后飛往華盛頓的航班機票,你去找我地秘書,她會將旅行需要的東西交給你。」

「完成任務后怎麼聯繫?」

「我會主動與你聯繫,幫你安排撤退渠道。」高野那智看了眼手錶,「飛往華盛頓的途中,你有足夠的時間看完文件。沒別的事,趕緊去準備吧。」

谷樹良平沒再多問,起身告辭。

過了一陣,估計秘書帶谷樹良平去領取身份證件等必備物品后,高野那智將另外一名肩負特別使命的特工叫了進來。

不是別人,正是涉川幸之助。

幾個月前,涉川幸之助在「黎明傑遇刺案件」中不但證明黎明傑在日本遇害,還「揭發」妄圖藉此機會牟取私利的生野良次郎,受到防衛省情報安全廳的重視與重用。8月初,涉川幸之助被調往國家情報廳,從事「特殊裝備研製保密」工作。高野那智選中涉川幸之助地原因不是「能力」,而是涉川幸之助多年從事外勤活動的經歷。

作為日本情報機構內少有的「元老」級人員,涉川幸之助的年紀就是能力的最好證明。

高野那智對涉川幸之助有所了解,兩人最初都是外事情報局地特工。高野那智轉入情報安全部門的時候,涉川幸之助因為「作風問

派往駐外使領館。高野那智還知道,涉川幸之助是日:「傳奇人物」宮本健太郎地第一任搭檔。日本情報機構一直認為,宮本健太郎要麼在動亂中喪生,要麼在軍政府上台後「隱退」。包括高野那智在內的所有日本情報機構高層官員都不知道,宮本健太郎去了中國,而且為軍情局服務!由這件小事就能看出,東海戰爭后地動蕩對日本情報機構造成了多大損失。

選擇涉川幸之助,高野那智還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高野那智得到村上貞正重用,不是因為能力出眾,而是對村上貞正忠心不二,或者說村上貞正沒有別地選擇。

坐上日本國家情報廳長官的位置后,高野那智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剷除異己。

高野那智不但以「建設新日本情報單位」為由,大力栽培谷樹良平這樣的年輕人、發掘新資源,還不遺餘力的打擊對他構成威脅的情報界「元老」。

大批資深情報人員在動亂后「隱退」、甚至流亡海外,與高野那智不無關係。

5年下來,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元老」都被高野那智除掉了。

剩下的,大都是涉川幸之助這樣的庸才。

高野那智挑選涉川幸之助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藉此機會除掉「嶄露頭角」的潛在敵人。

要怪,也只能怪涉川幸之助在「黎明傑遇刺案件」中的「出色」表現,不然高野那智不會找借口將他調入國家情報廳,更加不會找機會向他下手。

可悲的是,涉川幸之助壓根沒有意識到危險。

看完高野那智擬定的行動計劃,涉川幸之助遲一陣,說道:「我的任務是前往曼谷,尋找與監視支那情報人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