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夏目很清楚。這兩種戰鬥方式就足以讓他成為怪物。

雖然言峰綺禮沒有魔術刻印,但是他手上的令咒卻賦予了他超人的臂力和所有反應力。

不是人類,和夏目一樣,都是接近於怪物的存在。

然而雙方有著決定的差別,夏目的經驗和鍛煉都沒有言峰綺禮那麼多,幾乎所有戰鬥都是靠著本能橫衝直撞的打過去。

所以這次不一樣,對方除了會使用令咒之外,還是一個近身武術高手。

不是單純的靠著武裝和其它魔術的加護。而是最根本的戰鬥方式。

夏目往前看去,確認了言峰綺禮的身影之後右手武裝反向斬擊而去,撕裂空氣的破風聲在這個時候顯得尤為劇烈。

那是因為夏目拼盡了全力,將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攻擊都提升到極致。

面對這邊的攻擊,對方抽出了三把黑鍵,只需要一剎那的時間,黑鍵的移動速度提高到極限,它從言峰綺禮的右方突擊而出,介入了夏目武裝和對方身體空間。

相互碰撞。由於夏目的武裝要大一些,靠著重要加上速度就可以壓制下去。可夏目很清楚,對方的行動不只是這個。

移動視線,仔細觀察周圍的情況,努力掌握一切動作。

不是從自己的視角來看,而是要從空中的視角來看。

黑色的袖子甩動起來,夏目十分敏銳地捕捉到了言峰綺禮空出的左手的動作。

握成拳頭,以從下往上的下勾拳的方式擊打而來。

這很明顯,是想要擊打自己的側腹部,這個計劃怎麼可能讓對方實現。

那種足以擊碎岩石,打破鋼鐵的拳頭,一旦擊中自己的腹部,恐怕連同肋骨和所有內臟都會在同時遭受破壞,全部破裂。

肯定是致死一擊。

夏目讓右手繼續揮斬武裝,身體則是在半途放低,跟著刀刃切割的方向進行了如同爬行般超低移動。

恩?

明顯吃了一驚,不過由於夏目速度足夠,這種違背物理方式的移動行為的確可以做到。

已然發現夏目的動作,言峰綺禮的黑鍵在相互牽制的同時順著刀刃滑行起來,想要切向這邊的右手。

兩邊同時開弓,言峰綺禮的身體也隨之壓低,剛才即將越過夏目頭頂的拳頭直接往側下方擊打過來。

夏目對言峰綺禮的判斷有些吃驚,他根本不害怕自己左手的contender?

不對,不是不害怕,而是早已做好了防禦,他的右手不是想要擊打自己的腹部,而是瞄準了夏目的左肩。

在戰鬥當中,不是為了殺掉敵人而戰鬥,而是為了解決敵人行動能力而戰鬥。

只要這樣思考,就可以慢慢蠶食對方。

很顯然,現在的言峰綺禮想要毀掉自己的左手,這樣一來,自己和他進行遠距離戰鬥的可能性就會降低,被迫與他進行近戰。

如果近戰的話,夏目可不認為自己能夠佔據優勢,對方的體術和進展肯定比自己強。

雖說夏目不想承認,可是這就是事實,毫無疑問的事實。

面對快速切精確的攻擊,夏目喊了出來。

「!(固有時間制御三倍速)!」

體內的時間產生變革,為了最大限度使用從強敵手中盜取的細微間隙,夏目快速地往後退去。

雙腳傳來強大的力量,肌腱的悲鳴變成了疼痛傳達過來。

夏目無視了來自於**的疼*痛,在退後的同時收回了大罪武裝。

同時抬起了左手。

contender的填充已經完畢,狩獵大型動物的獵槍的槍管對準了敵人的頭顱。

由於使用了固有時間制御,夏目發現自己的呼吸變得越發急促,胸口傳來鞭撻精神的刺激性疼痛。

在自己的視界中,夏目努力鎖定言峰綺禮的身影。

一切都在緩慢中進行,夏目左手抬起來準備扣下扳機的同時,言峰綺禮這才收回往下揮出的黑鍵。

想要擋住這次攻擊需要令咒對黑鍵的加持,同時又需要移動黑鍵的時間,這些都是最佳的攻擊時刻。

在瞄準后開始判斷!他來不及躲避!

夏目在心中大聲確認,與此同時,他對著言峰綺禮的頭部射出了與火舌一同賓士而出的『起源彈』。(未完待續。。)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三十九章老爺子走了

英庸的眼睛準確來說是落在了兩人的手臂卜。每人的左甲,二巾帶著一個黑黑的孝布。

吳庸的恐懼感提升到頂點,身體甚至開始發軟,嘴巴顫巍巍的動了幾下,吳庸最後還是沒能說出一句話來。

「庸庸,我們先回去吧!」吳石嘆了口氣,急忙上前拉住吳庸的胳膊。他和吳明來接機之前就已經能猜測到吳庸見到他們的反映。

「大伯,這到底怎麼回事?」

吳庸聲音有些發顫,吳石和吳明都帶著孝布,只能證明一件事,家裡面有長輩離開了。

不是爺爺就是奶奶,想起身體一直不好的爺爺,吳庸的手腳發涼,身體也微微有些的抖。

「庸庸,我們回去在說好嗎?」吳石和吳明已經想到了吳庸的反映。可是也沒想到吳庸反映會這麼大,這次來接機的可不只有他們的家人。

「不,大伯,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吳庸突然大叫一聲,眼淚已經不自覺的從眼睛中流出。

「吳書記,不如你們先回家吧!」軍委副主席悄悄走進來。輕聲對吳石說道,誰也沒想到吳庸會這麼大的反映,當場情緒失控。

吳家最高的一輩,曾經對吳庸的發展有過最大笑心和幫助的吳老爺子口月舊號再次犯病最終不治身亡。享年刃歲。因為那個時候吳庸在非洲正是和美國作戰的關鍵時刻,吳家上上下下沒有一個敢將此事傳出去,甚至電視上也沒有播報任何的新聞。

按照吳老爺子的級別,他的喪禮和追悼會都要被電視和媒體通報的。可是因為吳庸這一信息全被隱瞞了下來,就這樣一拖拖到現在,誰都明白,吳庸要是知道這事之後肯定會不顧一切的返回華夏。

吳家,大客廳內,吳庸獃獃的跪坐在老爺子的遺像之前,爺爺走了。他連最後一面前沒見上就走了。

吳庸腦海里似乎還存留著上次離開時老爺子的笑容,似乎還聽到老爺子親切的叫著他的名字,爺爺彷彿就在他的面前,坐在輪椅上笑呵呵的看著他。

吳庸還記得,他以前對老爺子說過。等非州穩定下來之後他一定帶老爺子到非洲去看一看,那裡已經變成了他們吳家的後方基地,無論出現什麼問題,吳家都會有一個保障之地。

可是現在,留在他面前的只有冰冷的遺像,老爺子一臉微笑的遺像。

「庸庸,吃點東西吧,你這個樣子。你爺爺看見的話也會傷心的!」

奶奶輕輕的勸說了吳庸一句。從回來到現在,吳庸已經在這裡跪坐了一天一夜,誰來勸都不行。

吳庸一點的反映都沒有,還是獃獃的坐在那裡,吳庸的眼睛里已經沒有了眼淚,剛進來的幾個小時就流幹了。

「庸庸,你爺爺他走的很安詳。也很滿足!」奶奶在吳庸的身邊坐了下來,也不管吳庸的反映,繼續自己說道:「這麼多孩子裡面,你爺爺最喜歡的就是你,他不止一次的對人說過,你是讓他感到最驕傲的一個孫子!」

「你打手,年紀就到外地獨自闖蕩,其實那個時候你爺爺是不想同意的。只不過你爺爺看出你的心很大,阻止你的話恐怕你還會做出其他的事情來便同意了,不過最後你爺爺和我都沒想到你會做的這麼好,這麼出色!」

「那個時候,你爺爺就說,孩子還小,出去闖蕩一下也沒什麼,青春就是資本,咱也輸得起,回來家依然是你的港灣,那個時候你爺爺說要把你轟到西北去其實是故意給你點壓力,怕你太年輕不知道輕重的胡亂做事!」

「一直到後來,你做出成績了,有出息了,你爺爺是見人就笑,那個時候他經常高興的半夜都睡不著覺,經常念叨著你的名字。 勾心女人香:邪性總裁乖乖愛 想讓你回來看看你,卻又害怕耽誤你在外面的事!」

「最後,你的成就完全讓你爺爺放下了心他也就安心的放權了,快快樂樂的過了幾年輕鬆的生活。可以說你爺爺離開的時候是滿足的,是笑著離開的!」

「奶奶!」吳庸終於忍不住,趴在***懷裡放聲痛哭起來,壓抑了一天一夜的感情終於可以向外宣洩。

三夭之後,吳庸終於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只是吳庸的眼睛里沒有了往日的那種隨意,變的更加成熟了。

老爺子是離開了,可是吳家還有很多人,老爺子把吳家帶到了一個輝煌的頂尖,他們這些吳家的子弟不能丟老爺子的臉,一定要保持住這種輝煌。

有一點吳家和華夏其他的紅色家族不一樣,很多紅色家庭老爺子就是頂樑柱,老爺子一旦離開家族的的位立即會掉上幾分。 他說愛情已遲暮 吳家老爺子離開了,可是吳家的地個卻沒有變化,現在對吳家影響最大的就是吳石和吳庸,只要這兩人一直在,吳家的地位就不會有任何的動搖。

吳明的去向已經確定了下來。年後就將奔赴淅江,擔任淅江省委書記。做為東三省的重要一員,淅江的的位和影響都是非常的巨大,吳明弈淅江任職,也意味著吳家的影響力將不在局限於東北。

在吳庸恢復之後,吳庸和吳石秘密談了整整一天,吳庸把很多自己的想法都告訴了吳石,並且說出了自己的計發打手,。

眼下非洲八成以上的國家經濟都被吳庸操控,一半以上的國家軍事和政治也被吳庸給插手,整個非州無人敢對吳庸的話提出異議,加上雇傭軍在民間巨大的影響力,把非洲說成他們的後花園也不為過。

不過吳庸的敵人也不少,最大敵人就是美國,這次戰爭美國吃了大虧。可以讓吳庸消停上一段時間。還有美國霸主地個的消失也同樣提供給了吳庸很多的機會。

其他的敵人目前對吳庸也不會做出什麼事來,這等於讓吳庸有了一個安穩的發展空間,這種空間來之不易也無法確定能有多長時間。世界變化風雲莫測,誰也說不準哪一天會再發生非州和美國這樣的事情來。

眼下吳庸最愁的還是海軍,沒有海軍非洲雇傭軍的活動範圍就只能局限於非洲大陸,對外界的威懾力也有限,只哼哼了強大的海軍,雇傭軍才有能力和機會。從多大國爭上,番夭下,成為真正的世界強軍

發展海軍,首先缺的就是錢,艦隊的製造,海軍士兵的培養,設備的維護都是不小的資金,雇傭軍自己的財力根本不可能拿出這些錢了,所以吳庸目前最關鍵的還是要賺錢。

石油,銀行都是吳庸最賺錢的生意,戰爭之後,吳庸擁有的油田己經累計達到了年產三億噸的恐怖數字。按照目前的市場價格,這些油田一年的收入就是三百多億美金。不過吳庸自己還要戰略儲備石油,加上吳庸的開銷也大,這三百多億是無法全部拿去組建海軍的。

還有就是銀行,在經濟上達到對非洲大規模的控制之後非元的想法又被吳庸重新擺了出來,現在時機漸漸已經成熟,推出非元的事情已經提上議程,有了非元的發行權,吳庸在組建海軍資金上將會寬鬆的許多。

打手,月萬號,從老爺子去世的悲痛中解脫出來的吳庸帶著自己的一行人回到了鄭州。這幾天里,他分別和華夏主席,總理還有軍委副主席都進行了秘密談話,華夏和非洲雇傭軍正式確定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並且華夏答應幫助非盟雇傭軍組建新的海軍。

發展,必須快速發展,留給吳庸的時間並不多,在眾多國家沒有分出勝負還處於戰國時代的時候,吳庸務必把雇傭軍的實力發展成為可以和俄羅斯,華夏還有歐洲各強國相抗衡的現代化強軍,否則在未來雇傭軍同樣沒有世界上的發言權。

康師傅集團總部,看著自己那一塵不染的辦公室,吳庸也有些感嘆。每次離開,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到這裡來。

「老闆,這是您不在這段時間的報表!」

張友軍抱著一摞資料,有些敬畏的看著吳庸,吳庸的身份現在已經被媒體公報出來,康師傅集團的人在驕傲的同時也增加了對吳庸的崇拜和畏懼。

「你先跟我說說,有沒有什麼重要的!」

看了看那一摞資料,吳庸略微沉吟了一下才說道,這麼多資料吳庸才不想一個一個的去翻,有那時間還不如想想如何發展海軍的好。

「是,老闆!」張友軍佔了點頭:「網路現在已經被民眾們所接受,這一年也被稱為網路年,現在很多人都開始著好網路公司,我們之前收購的那些公司市值都有著很大的增長,其中撥狐,網易還有新浪市值估算都有上億!」

提起這些,張友軍明顯帶有一絲興奮,之前網路公司只出不進讓這位總經理見到集團其中子公司頭頭的時候都不敢抬頭,現在誰見到他都會羨慕的看他一眼,網路公司短短一年就發生了翻天的變化。

「目前升值最大的就是我們的四凶和美國的谷歌,已經有權威機構估算了我們四凶的影響力和市值,我當初們花兩億多美金買下來的四凶現在已經價值八億美金,谷歌的估算也在五億以上!」

兩個公司就是十三億美金的市值估算,雖然是估算,不過證明世人很看好它們,特別是四凶方面,現在四凶已經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即時通信工具,全球擁有客戶三千多萬,這一數字還在每天快速增長著,龐大的客戶群是很多四,公司無法相比的。

說到這裡,張友軍看著吳庸的眼神中又露出了深深的敬佩,收購這些東西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理解和明白。現在才知道是老闆的眼光厲害,難怪能在非洲發展出更大的一片天地來。

「除了這些還有嗎,比如最近有沒有收購新的網站?」吳庸微微點小了點頭,有這些成就都是他意料之中的。做不到這些哪裡還值得他花費大力氣去關注這些事情。

「有,最近半年多公司一共收購了十二個網站或者公司,參股三十五個,耗費資金兩億多人民幣!」

說到資金的時候張友軍聲音有些低,吳庸不在,這些錢都是李志成簽字答應的,不過目前這些網站的整體情況還不錯,雖然錢沒賺回來可是市場前景看起來都不錯。

「說一下,都有哪些!」吳庸點點頭,也不去看那些資料,就讓張友軍在這給他彙報。

「我們收購的十二個網站有兩個搜索類,一個綜合新聞類還有兩斤小剛遊戲類,其餘的都是社區類網站!」

遊戲類?」其他都沒有引起吳庸的注意,只有這個剛。遊戲讓吳庸微微皺了皺眉頭,吳庸知道後世網路遊戲的瘋狂,不過剛。遊戲是個什麼鬼東西他還真不知道。

「是的,最近剛遊戲類很火,所以我們也收購了兩個加入到了四之中!」

「效果怎麼樣?」吳庸又問了一句,他記憶中還是沒有剛這個詞,他記得最清楚的網路遊戲是傳奇,之並好像還有幾個印象就不深了。

張友軍點了點頭:「還行,每組伺服器都有幾百玩家!」

「好,我知道了,你繼續說!」吳庸微微點頭,網路遊戲他也不知道哪一年開始真正流行起來的,其他的他可以不去管,這個傳奇一定先搞到手。

「另外有很多網站都有不錯的發展前景,只可惜有部分網站不願意讓出引%的股權,您不在這裡,我們只能先折中購買部分股份成為股東。為以後做打算!」

張友軍小聲的說道,說的時候又抬頭看了看吳庸的臉色,吳庸的習慣他可是知道的,網站只要看重的都是最低都要引的控股權,不知道他對這次自己自作主張只入股不控股會有什麼反映。

「你做的不錯,我們不可能每個網站都控股,把大的好的控制住就行了,你說說看,都有那些有不錯發展前景的網站!」

吳庸點點頭,張友軍的心總算放了下來,吳庸不怪罪就好。市場部看重了很多網站,人家不願意讓出股份他們也沒辦法,放棄又可惜的,在當時聯絡不上吳庸的時候張友軍就擅自做了這個主張,現在看來他做的是對的,吳庸並不是一個思想不開化的人。) 戰鬥所需要的是冷靜的頭腦和對現狀的分析,找到彼此之間的破綻就是結束這場戰鬥的關鍵。

對方喜歡什麼樣的動作,在移動的時候會先一步踏出哪只腳,攻擊的當下是否會將視線移到自己將會攻擊的地方。

許多因素都是需要觀察和判斷,比起敵人更早的發現他自己的弱點。

同時,也要擁有對未來的計算能力。

比如身體偏轉的角度是否會讓自己處於不利地位,在攻擊之後自己和敵人的下一個動作又將是什麼。

所有的一切都必須仔細分析理解,將其化作腦海中的信息圖,以此當做戰鬥的『盾牌』和對方繼續對立下去。

超越了人類極限的對立戰,在這個道具倉庫所建成的舞台上,進入了最後的部分,即將走向勝利與失敗的終焉。

在人類視線難以跟蹤到的快速移動當中,如同發出咆哮的地獄怒吼般,contender所射出的大威力子彈擊中了言峰綺禮。

是的,擊中了,可夏目並未放鬆,而是在取消固有時間制御的一瞬間往後翻滾過去,體內扭曲的時間和空間被世界休整,伴隨著的疼痛來警告有些緊張的夏目。

雖然子彈命中了目標,但綺禮的頭部卻沒有被貫穿,只是擦破了額頭上的皮膚。

那是由於頭蓋骨是由曲面構成,子彈容易脫離有效角度,故而實戰中的原則是避免向頭部射擊。

使用步法迫近這邊的同時,夏目發現了言峰綺禮再次發動令咒。身體機能強化——反射加速。右手屈肌、橈骨肌、旋前圓肌的瞬間爆發力增幅。每一個部位都得到了強化。力量被引導至手上,沒時間強化防彈法衣的袖子,剩下的全看自身的功夫。

那是因為言峰綺禮看到了,看到了夏目的動作。

在落地的一瞬間,確認言峰綺禮被擊中頭部影響視野的同時,從風衣下方的懷中取出了一枚手榴彈。

拉出拉環,砸向對方的這個動作被夏目繼續利用,往旁側閃躲的同時打算在對方被爆炸的衝擊波掀飛之時一同攻擊。

一切都按照自己計劃進行。可是言峰綺禮非但沒有閃避這次攻擊,反而是在令咒的強化之下往前走了一步。

急速踏步,地面因此而崩裂開來,隨之而來的咔嚓聲被風聲所掩蓋。

初速度能夠撞碎人類的內髒的衝擊波被捲入了言峰綺禮的攻擊當中,那是將手臂快速揮出,形成的神速般的螺旋風流。

兩股狂風相互衝擊,反彈而出的巨大風暴往天空直衝而去,即便如此,剩餘的爆炸衝擊波依然撕裂了凱夫拉縴維的袖管繼續直行,與那強化且堅硬的手臂激烈碰撞。發出研磨石塊般的怪聲。

轟隆!巨響宣告著這次衝突的結束,夏目在那個時候也停了下來。

怪物般的男人直接用自己的力量抵消了大部分衝擊。只有右手的一些皮膚被風刃給撕裂,流下了紅色的鮮血。

所以,看到言峰綺禮收回右手擺好架勢之時,停下了移動,沒有貿然進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