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同時,在場的其他人,也均都在恢復行動之後,把目光投向了高空的金光身影。

這一刻,這道身影無疑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到底是繼續崩碎丹雷,還是被丹雷轟成粉碎。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最終的答案揭曉。

而此時的幻雨,臉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雖說有天怒的力量加持,他充滿了自信。

可四周的無形壓力收縮得越來越快,讓他的身形也前進得越發艱難。

但當他的眼神落在手中的長劍上,此時劍身好似傳遞出了一股意志,又好似傳遞出了一種渴望的情緒。

感受到這些之後,他也不在猶豫。

要想得到,必定有所付出的道理,他早已瞭然於心。

「給我破」

一聲怒喝從他口中響起,周圍的無形之力都在這聲怒喝下停頓了一瞬。

趁著這個間隙,他的身形再次加速,很快便接近了兩道丹雷,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手中的寒霜陰陽劍猛得朝著兩道丹雷一斬而出。

下一刻,下方的所有人同時抬手遮住了雙眼,耳邊傳來了低沉的嗡鳴。

蘿莉老婆萌萌噠 此時的高空之上,完全變成了一片光芒的海洋,至於幻雨的身影也完全被淹沒在了光芒之中。

這樣的情況整整持續了約莫半刻鐘。

原本懸挂在高空的雷雲彷彿發出了一聲不甘的嘆息,然後緩緩開始消散。

那片光芒的海洋也緊隨其後慢慢歸於無形。

待得一切恢復平靜,高空之上只留下了一襲白衣身影,手中握著一把泛著銀光的長劍。

看著這道巍峨的身影,所有人的目光都露出了敬意。

強者,無論在任何地方,都是焦點。

但也在這時,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高空的時候,原本處在天幻爐周圍的六位幻皇中的四人,同時飛身而起,朝著爐中那顆懸浮的渾圓丹藥抓去。

不得不說,這幾人抓的時機極為巧妙。

「大膽…」

一聲怒喝響起,蘇天嘯的身影已經飛射而出。

別人或許會大意,但是他,絕對不會。

為了這顆丹藥,可以說他已經付出了自己的全部,豈會讓此物落於他人之手。

要是先前他被丹雷滅殺的話,說不定這些人還真有機會得手,但現在嘛。

看到自己的行動已經被發現,這四人再次加快速度,眼看著其中一人即將抓到丹藥的時候,一隻小狼模樣的小獸卻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甚至還對著他咧嘴一笑,然後一張嘴,便把那顆丹藥吞入了嘴裡,緊接一溜煙就朝著遠處閃身而走。

這人愣了一瞬之後,怒火瞬間升騰,眼看著到嘴的肉被這樣虎口奪食,他氣得幾欲吐血。

總裁哥哥惹不起 「孽畜,哪裡走」

口中怒罵一聲,他正要動身追擊,可隨即,一股危機感瞬間降臨,使得他原本要向前的身子不進反退。

就在他剛剛退開的剎那,一道寒光從他先前的位置一閃而逝。

還不待他慶幸,一隻手掌便狠狠的轟在了他的背後,他的身子瞬間飛出老遠,隨即砸在了地上,一大口鮮血直接從口中噴出,已然重傷。

這一切發生得極快,用電光火石來形容也不為過。

直到此時,在場的所有人才反應過來。

幻丹宗的長老們紛紛怒目相視,第一時間把那幾位幻皇圍在了中央。

至於先前重傷那名幻皇的,自然便是蘇天嘯,不過他本就是強弩之末,發出這一擊之後,身子便緩緩向著地上倒去。

不過還不待他徹底倒下,他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張年輕的臉龐,一把將他扶住,這個人就是幻雨。

先前要不是他搶先逼退那名幻皇,蘇天嘯也不能一擊把此人重傷。

「你…」

「蘇老…」

「宗主…」

妖王寵邪妃 「爺爺…」

還不待他開口詢問幻雨的身份,莫雲軒,木秋北,以及蘇雅琴,便盡數來到了他的身前。

感激的看了幻雨一眼,蘇雅琴連忙接過蘇天嘯。

這時幻雨也彷彿想起了什麼,對著遠處一招手,龍傲的身影閃爍而來,然後張開嘴吐出了那顆丹藥。

幻雨接過丹藥之後,緩緩遞給了蘇雅琴。

「爺爺,丹,丹藥還在,爺爺,你不要丟下我啊…爺爺…」

蘇雅琴一邊將手中的丹藥拿到蘇天嘯的眼前,一邊泣不成聲的說道。

只不過此時的蘇天嘯已經到了彌留之際,口中都已經難以發出聲音,但是他的眼神卻希冀的看著自己的孫女,彷彿在告訴著蘇雅琴,要好好把幻丹宗延續下去。

這一幕看得旁邊的人都極為心酸,特別是幻丹宗的人,幾乎所有人都早已泣不成聲。

「雨兒,你看…」

莫雲軒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對著幻雨開口道。

可還不待他說完,幻雨便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在他有些期待的目光中,緩緩搖了搖頭。

他雖然會些醫術,可蘇天嘯的情況,已經非人力所能及,否則他早就已經出手診治了,畢竟他也不是神,這樣起死回生的事情,他辦不到,就算是天怒,也同樣無能為力。 沒過多久,蘇天嘯便在蘇雅琴的懷中緩緩閉上了雙眼。

這個為了幻丹宗傾盡一切的老人,終於走完了他輝煌的一生,直到最後一刻,他的心中所牽挂的,想來依然還是幻丹宗的未來。

在場的所有勢力,包括先前動手的四位幻皇,都在這一刻,深深彎下腰,對著這位老人表達了最後的敬意。

不管是否為敵,至少在這一刻,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真心。

蘇雅琴由於悲傷過度,再加上先前吐血所受的暗傷,在這一刻,她也終於難以支撐,昏迷了過去。

就在木秋北準備護送蘇雅琴進入幻丹宗內歇息的時候,現場的氣氛開始劍拔弩張起來,因為那顆丹藥還在蘇雅琴的手中。

先前動手的四位幻皇,除了被重傷的一位之外,其他三位再加上另外先前沒有動作的兩位,一共五位幻皇,同時爆發出自己的氣勢,攔在了木秋北的前方。

「你們要做什麼」

木秋北對著幾人發出了怒喝,不過這五人沒有一人開口,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

「把丹藥留下,今日我等便即刻離去」

這道聲音出自天劍門的領頭人之口,至於地衍宗的領頭之人也緩緩站起身,儼然表達出了同樣的意思。

「你們…」

木秋北聞言緩緩轉身怒目相視,所有幻丹宗的弟子這一刻也都盡數拔出了兵器。

蘇天嘯剛剛故去,這些人便開始咄咄逼人,竟然想要搶奪這枚由蘇天嘯付出生命才煉成的丹藥,這如何能不讓人悲憤交加。

眼見這樣的情景,幻丹宗的人雖然都很憤怒,但面對著五位幻皇,坦白的說,他們絲毫勝算也不會有,但要就這樣交出丹藥,那也是決計不可能的事,所以場面陷入短暫的僵持。

而在這時,莫雲軒閃身站在了木秋北的前方,金瀾谷所屬也都盡數匯聚在了他的身後。

「諸位,你們如此行事,倒是有些過了」

有些冰冷的話語從莫雲軒的口中傳出,他的眼神淡淡的從幾方勢力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了秋冥的身上。

在場的眾多小勢力看到這幾方勢力針鋒相對,早就遠離了開去,他們可不想被殃及池魚。

既然黑皇殿也出手了,這一瞬間,莫雲軒的心裡哪裡還不明白,想來這三方勢力早就已經達成過默契。

果然。

當眾人順著莫雲軒的目光看去。

一直端坐的秋冥緩緩站起身來,目光有些複雜的看了幻雨一眼,然後才轉過頭看向莫雲軒,語氣很是平靜的開口道。

「我們暫時無意與金瀾谷為敵,只要莫谷主現在退去,冥絕不阻攔分毫」

聽到這句話,莫雲軒不怒反笑,並沒有再次理會秋冥,而是把目光轉向了另外兩方勢力,繼續開口道。

「你們也是這個意思嗎」

這兩方勢力的領頭人都露出了不可置否的表情。

這個時候,莫雲軒轉過頭,眼神從金瀾谷的一行人臉上掃過,讓他感到欣慰的是,沒有一個人露出了膽怯的表情,每個人的眼神都很堅定。

正當他要開口的時候,木秋北卻率先說道。

「你帶上弟子們走吧,今日之事與你無關,即便我幻丹宗勢弱,也絕不可能任人揉捏,大不了…」

還不待他說完,莫雲軒便抬手阻止了他,用著不容置疑的語氣回到。

「你把我當做是什麼人了,且不說蘇老,就是你我兩人的交情,你覺得今日我能置身事外嗎」

「可…」

木秋北還想說什麼,卻發現實在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如果今日遭劫的是莫雲軒,他木秋北會置身事外嗎,答案不言而喻。

「你們怕嗎」

莫雲軒的這句話,是對著金瀾谷的弟子們所說。

畢竟眼下的情況,他們這一方只有金瀾谷三位幻皇,而對面足足有六位,雖然有一位受了傷,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些幻王一二階的弟子,即使是一名身負重傷的幻皇,依舊是彈指可滅。

聞言,金瀾谷的數十名弟子,包括幻雨在內,沒有絲毫猶豫的搖了搖頭。

俗話說,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且不說身為谷主的莫雲軒都已經表明了立場,就是為了那剛剛逝去的老人,他們也義無反顧。

宿主 看著莫雲軒已經做出了選擇,秋冥只是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語氣有些遺憾的說道。

「既然莫谷主執意如此,那麼,便只能得罪了」

話音剛落,他的手輕輕一揮,頓時不僅那六位幻皇同時釋放出了自己的氣勢,就連他身後以及另外兩方勢力剩餘的人,也全都釋放出了自己的氣勢,大戰一觸即發。

「秋北,稍後你帶領宗門的長老拖住靈劍門的兩位幻皇」

「鍾老陳老,黑皇殿的兩位幻皇便交給你們了」

「至於地衍宗的兩位,便,由我暫時拖住」

「其他的人就由弟子們先行對戰」

既然馬上要開始大戰,自然要先做出部署,莫雲軒自然無可推卸的擔起了指揮的責任。

身為一方勢力的領頭人,他自然有著這一份才能。

不得不說,他的這番分配還是相當合理。

靈劍門兩位幻皇,一個在一階一個在二階,而以木秋北為首的數十位長老,想要打敗可能有些困難,但要暫時拖住,應該並不難。

至於黑皇殿的兩位,正好和金瀾谷的兩位修為相當。

而地衍宗的兩位,雖然都是二階,但其中一人已經身負重傷,莫雲軒自己倒也可以一試。

快速部署好了之後,三方勢力的人也已經壓了上來。

「殺」

莫雲軒口中發出一聲大喝,當先找上了地衍宗的兩位幻皇,而其他人也緊隨其後,找到了自己的對手。

整個場地頓時幻力橫飛,刀光劍影,先前已經退開的小勢力,連忙再次後退了一段距離,畢竟幻皇強者的威勢不容小覷。

幾處戰圈瞬間形成,除了金瀾谷的兩位長老處暫時勢均力敵,其他地方的情況都有些不容樂觀,特別是木秋北那一處。

雖然有著人數上的優勢,但是幻王和幻皇的差距顯然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彌補的,不少幻丹宗的長老才剛一交手,就已經受了傷。

至於那些低階的弟子,也是瞬間死傷無數。

一直觀察著局面的幻雨,對著早已躍躍欲試的龍傲點了點頭。

龍傲立刻會意,身形一晃,便出現在木秋北的那處戰圈,直接找上了那位二階的幻皇。

這突如其來的幫手,讓木秋北還愣了一瞬,顯然先前莫雲軒或許是情況緊急,也忽略了龍傲的存在。

沒有過多的考慮,木球北立刻帶著眾位長老開始對著另一名幻皇猛攻,他們這一處也算暫時穩定了下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對戰的雙方也已經出現了大量的傷亡,幾處幻皇的戰圈早就從地面延伸到了高空,顯然他們也已經打出了真火。

場中唯一還保持理智的恐怕只有幻雨和秋冥兩人了。

秋冥從始至終都很是從容,因為對他發起攻擊的大多都是幻丹宗的低階弟子,以他的修為,這些人自然難以對他造成任何威脅,而他的眼神也一直注意在幻雨的身上,其他幾處戰圈他並不擔心,因為表面上看起來,他的一方都處在絕對的優勢。

在場的其他人或許已經忽略了先前那個在高空力戰丹雷的人,但是他絕對不會,雖然從始至終他也沒有看清樣貌,但他的心中無比確信,那個人就是幻雨。

所以他的心中有那麼一分直覺,那就是今日如果會出現變數的話,恐怕只能和幻雨有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