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好在木小唯說說也就罷了,還是笑著將東西送到她眼前,算是給她一個台階下:「吃了你的東西,我也沒什麼拿的出手的,這串紫葡就當是我的回禮,你要不要我就當你看不起我了啊!」

「誰說不要了?」玉逍遙癟癟嘴,伸手將東西搶了過去,「這麼的好東西送上門來,不要白不要。」

「噗~」

木小唯笑了。

看著玉逍遙將紫葡拿在手裡端詳一陣,這才心滿意足收進儲物袋,木小唯覺得她這東西算是送對人了。

「你一個勁兒盯著我看做什麼?」玉逍遙面色羞赧。

「沒什麼。」木小唯頓了一下,「就是想告訴你,雲光城到了。」

玉逍遙這才發現,不知何時無弦琴已經停了下來,下方土地上卧著一座巍峨的城市。

「這城市好生眼熟!」玉逍遙打量著,嘟囔道,「我怎麼感覺在哪兒見過一樣。」

「見過就對了。」木小唯淡淡一笑。

卻馬上就找到玉逍遙的反駁:「你什麼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走傳送陣來二重天的,那麼這裡將是三重天與二重天唯一的連接點,你懂了嗎?」三重天通往二重天的傳送陣就設在這裡,玉逍遙從三重天下來,見過這座城市,對它熟悉也當屬正常。

「哦,我懂了。」

玉逍遙點點頭:「我從三重天下來就是在這座城市,當時想要急著見到你,所以並沒有怎麼留意這座城市的情況,沒想到我竟然還有舊地重遊的一天,嘻嘻……」

玉逍遙笑了。

一副很高興的樣子。

木小唯並沒有急著下去,因為她忽然想到一件事兒。

「對了!」想到那件事兒,木小唯皺了皺眉,「你給嵐墨下了軟筋散,還把人關進水牢,這樣沒關係嗎?」

「能有什麼打緊的。」玉逍遙嗤笑一聲,「小唯你跟他認識時間不長,自然不知道他有多厲害,憑他的修為,一座水牢對他來說想要逃跑,輕而易舉的事情,何況他在天庭身居要職,也沒人敢把他怎麼樣!」

「那不是被下了軟筋散嗎?」木小唯有些氣弱,因為她發現自己一點也不了解嵐墨。

「軟堅散最多能控制他一時三刻,之後就自動失去效用了,要不然我能那麼著急?連雲光城這麼美麗的地方,都沒有留下來玩耍?那也太不是我的作風了。」於曉瑤憋憋嘴。

原來是這樣嗎?

木小唯意外了一下,很快又變得哭笑不得:「行行行,你怎麼說都有道理,我說不過你總行了吧!」

「本來就是嘛!怎麼說的好像本姑娘蠻不講理似的。」玉逍遙傲嬌的偏過頭去,結果這一看,就看到嵐墨站在不遠處冷著臉看著她們,當即驚訝的掩住小嘴,「嵐…嵐墨…」

嵐墨瞪了玉逍遙一眼,並沒有責怪她之前對他所做的一切,最後才笑盈盈的看向木小唯:「你們這是打算去哪裡?」

「小唯說雲光城裡面有好吃的烤兔肉,所以帶我來嘗嘗鮮,怎麼?嵐墨你該不會是吃醋…不同意吧?」

玉逍遙情不自禁就將兩人歸為一談,對此嵐墨還是挺高興的,只是木小唯就羞紅了臉:「逍遙你說什麼呢?我跟嵐墨大哥又不是那種關係,他吃那門子飛醋啊?」

「嘖嘖…還擱我面前不好意思了?呵呵…」玉逍遙輕笑一聲沒再說話。

嵐墨適時的把話接了過去:「小唯她臉皮薄,逍遙你就別逗她了,不是要吃烤兔肉嗎?在哪裡?帶我過去我請客。」

玉逍遙又道:「果然是有媳婦兒了就是不一樣啊?扣神一樣的嵐墨,居然也有這麼大方的一回,難得!難得啊!」

說著拽緊木小唯的胳膊:「小唯那地方在哪裡?趕緊帶我們過去!今天要好好宰一宰嵐墨,叫他平時那麼摳門,你是不知道,我追他那會兒,他可是連杯水都捨不得給我喝,瞧把他給小氣的。」

嵐墨不可避免的臉黑了。

再看木小唯臉上似乎沒有什麼變化,他那顆心才慢慢的踏實下來。

其實從中招到被關到水牢之後,玉府的人沒再對他怎麼樣,嵐墨就看的出來,玉逍遙其實沒打算將他怎麼樣,也猜到她只是想爭取點時間,來見一見木小唯而已。

原以為情敵見面,場面肯定不是很和諧,所以等他軟筋散的效果過去之後,他就迫不及待打暈兩個看守他的獄卒,來到了二重天。

沒想到就看到兩人其樂融融的畫面,欣慰自己沒看錯人的同時,也明白是他低估了木小唯的能力。

要知道玉逍遙在他這裡,可是出了名的難纏,就這麼被木小唯給搞定了,他還真的十分好奇,只是礙於臉面,他也不好問出口罷了。

聽說嵐墨請客,木小唯看了玉逍遙一眼,見她一副很興奮的模樣,木小唯覺得再爭執好像也沒什麼意義,也就笑了笑:「既然嵐墨說請客,那就他請好了,正好我現在窮的叮噹響,省點銀子為永定縣的老百姓做點好事,也是不錯的。」

「是是是,咱們小唯可是一位為老百姓做好事兒的,好土地神祇。」玉逍遙頓了一下,催促道,「現在咱們可以下去了吧?我的肚子真的好餓,你不能再這麼虐待我,知不知道!!」 虐待?

頭一次聽人用這個辭彙來說自己,夢想為愣了一下,旋即就是一笑:「行行行,不虐待你了,走吧!趕緊下去,這個點兒估計賣烤兔子的那裡,人肯定不少,咱們還得排隊呢!」

「排隊這種事,當然是男人去做了,所以咱們不用操心。」玉逍遙瞟了嵐墨一眼,「這事兒咱們嵐墨肯定能搞定,放心吧!咱們先找個酒樓坐著等他就是。」

「那行!」木小唯跟著笑了一下,「烤兔肉的攤位旁邊就有一座酒樓,咱們去那裡等,嵐墨你可別讓咱們失望啊!」

嵐墨聞言沒有拒絕,反而笑了笑:「我辦事你們放心,你們就在九樓好好等著吧!」

嵐墨嘴上說著,心裡也在琢磨怎麼樣將烤兔肉的方法弄到手,既然木小唯這麼喜歡這家的烤兔肉,那就講這烤兔肉的製作方法學下來,到時候親自做給木小唯吃,這樣就不用擔心,以後她為了吃烤兔肉離開他了。

不得不說嵐墨這招釜底抽薪的辦法相當好,只是烤兔肉的手藝是那麼好學的嗎?那可是烤兔肉老闆吃飯的本事,隨便就叫人學了去,他就不擔心自己下半輩子過不下去嗎?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所以後來嵐墨背著木小唯學手藝的時候,沒少在這兒碰釘子,但他依舊樂此不疲每天準時報道,最終還是感動了賣烤兔肉的老闆,將手藝傳授給了他。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咱們暫時不提。

且說嵐墨去了烤兔肉攤位,木小唯帶著玉逍遙在酒樓坐下來,然後就有店小二上來問她們要吃點什麼,木小唯看了玉逍遙一眼,見她沒表態就對店小二道:「來一壺你們這兒最好的茶吧!至於要吃什麼?我們在等人,晚點看看再說。」

木小唯說話很客氣,店小二自然也很禮貌的答應了下來。

店小二走後,兩人繼續閑聊。

玉逍遙的:「小唯你說,嵐墨他為什麼喜歡你,不喜歡我?」

回眸一笑楚傾城 「這我怎麼知道,我覺得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問他比較合適。」木小唯翻了個白眼。

「我就搞不懂,我到底哪裡不如你了?」玉逍遙癟癟嘴,「比身世,我是五重天捲簾大將家的女兒,而你只是二重天一個無根浮萍,比相貌,我與你也不遑多!就算比真才實學,你肯定也不如我,畢竟我爹可是尋了五重天上數一數二的夫子,在家教導我近百年時間……」

「才情學識,樣貌,家世,我樣樣都不輸給你,我就搞不懂嵐墨他為什麼不喜歡我,這是為什麼呀?」玉逍遙越說越委屈,差點就哭了出來。

木下為笑了一下有些無奈:「我覺得吧!不管為什麼,既然你都已經放棄了,又何必再去糾結呢?這樣子,弄得大家都挺難受的。」

「好像也對哦!」玉逍遙愣了一下,雙臂撐著桌子趴了下來。

木小唯見她似乎想明白了,也沒再多說什麼,提了店小二端上來的茶水,給玉逍遙與自己都倒了一杯。

恰好這時嵐墨也回來了。

「嵐墨你這速度挺快啊!不是說人很多需要排隊嗎?我們才在這兒坐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你就回來了,說實話是不是動了什麼手腳?」

一見到嵐墨玉逍遙就來了精神。

嵐墨被黑逍遙這麼一擠兌,臉色就是一變:「你這丫頭說什麼呢?我就是那樣持強凌弱的人嗎?我看你這丫頭是找打吧!」

「來呀!來呀!你打我呀!你捨得下手嗎?我這麼可愛!」玉逍遙吐了吐舌頭,模樣俏皮極了。

木小唯在一邊笑笑,什麼也沒說,但是對他們之間相處融洽的模樣,還是心生羨慕的。

畢竟這麼多年過去,除了在學府進修的時候,與高樂樂有過這樣俏皮相處的一面,別的時候,這樣的相處方式簡直就是奢望。

不過此刻,木小唯看著還是樂得享受的。

嵐墨說完那句話就坐了下來,木小唯倒了杯茶水遞過去:「特意讓你跑一趟也是辛苦,喝口茶吧!」

「我願意的。」嵐墨接過茶水,淡淡地吐出幾個字,只是那粘人的目光,卻一直沒有離開過木小唯的身上。

玉逍遙心裡微微酸了一下:「我說你們倆,能不能考慮一下我這個單身狗的感受,就這麼旁若無人的粘人真的好嗎?」

「咳咳……」

被玉逍遙這麼一說,嵐墨尷尬的別過臉去,木小唯也因此紅了臉:「我們哪有,逍遙你別瞎說,我只是給他遞了杯茶而已。」

「沒有你解釋個什麼勁兒呀?」玉逍遙笑了笑,「沒聽說過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嘛?你這是不打自招了呀?呵呵呵……」

木小唯懵了一下:「咋?還有這樣的說法嗎?我倒是第一次聽說,當真是長見識了呢!」

「哈哈……」

玉逍遙突然肆無忌憚地,大笑起來:「沒想到小唯你的臉皮這麼薄,稍微說你兩句臉都紅成這樣了,唉……真是不禁逗啊!」

玉逍遙頓了一下,忽然又看向嵐墨:「不得不說你這回算是撿到寶了,不過就這麼放棄了本小姐,那也是你的損失,相信以後我肯定能找到比你更好的。」

「那我就提前祝你,早日找到如意郎君好了。」嵐墨也是一笑。

和俊男同居的日子 隨後將剛買來的烤兔肉,打開了放在桌子上。

這烤兔肉看上去色澤金黃,而且並沒多少油脂,大概是奶嵐墨細心,更是讓那老闆將兔肉,給切成了一小塊一小塊的,看起來頗有食慾。

「那店老闆人品真沒的說,我買了這麼一隻烤兔子,他居然另外還送了一條烤兔腿,你們倆誰要啊?」嵐墨另外拿出一個油紙包,對兩人笑道。

沐小唯與玉逍遙對視一眼,幾乎同一時間開口道:「給我吧!我要吃這條烤兔腿。」

「你給逍遙好了,這裡還有這麼多烤兔肉呢!不差這一塊兒。」

嵐墨無奈,靦容珊珊的把烤兔腿遞到玉逍遙手裡,原本他是打算把這條烤兔腿給木小唯的,誰知道……

她居然不要!

玉逍遙拿到烤兔腿,整個人高興得不得了:「啊…我終於拿到嵐墨送給我的第一件東西了,太難得了,你們說我是把這條烤兔腿,留著呢?留著呢?還是留著呢?」

「啥?」

彼時,木小唯正在啃一塊兔子肉,聽到玉逍遙這麼說,震驚的抬頭看她:「你就不怕這東西放下去,會變質、變壞嗎?」

玉逍遙白痴地看了她一眼:「你難道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儲物袋這樣的東西嗎?」

木小唯恍然一笑:「我倒是忘了,這世界上原來還有儲物袋呢!看我的腦子整天就想著吃了,啥都不記得,讓你們見笑了,見笑了……」 嵐墨看不過去了。

連忙對兩人擺了擺手:「行啦!行啦!趕緊吃你們的烤兔子吧!在怎麼爭論下去,天都要黑了。」

「切……」玉逍遙一邊啃兔子腿,一邊對嵐墨翻白眼,「不想讓木小唯在我這裡繼續吃癟,你就直說嘛!用得著找這麼蹩腳的借口嗎?」

被玉逍遙當面戳穿,嵐墨也不覺得尷尬,反而笑了笑:「你爹是怎麼允許你來二重天的?他不是寶貝你寶貝的很緊嗎?平日里除了往我府上串,他可是不讓你輕易出門的。」

「這個嘛……」玉逍遙想了想,「你也知道我爹疼我,我說要來二重天他不同意,我就給他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唄!就我爹疼我那勁兒,他能不同意才怪呢!」

嵐墨點點頭,覺得玉逍遙說的挺有道理的,不然他又怎會在明知道自己有喜歡的人,還將自己的女兒硬塞給自己呢?他早該有這樣的覺悟才是。

好在玉逍遙本性不壞,不然這件事情,嵐墨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現在好了。

結局皆大歡喜,往後玉逍遙若找到如意郎君,他鐵定送上一份大禮,誰勸都不管用。

三人在酒樓上坐了一會兒,成功解決掉那隻烤兔子之後,這才找店小二結了茶錢,相攜而去。

當然那隻烤兔肉,大部分都進了木小唯的肚子,雖然玉逍遙對此很是不忿,卻也沒能再搶兔子這一方面,搶贏木小唯。

回去的路上,玉逍遙沒好意思在搶木小唯的車,因此三個人都招出了自己的飛行法寶,各顯神通的往永定縣方向疾馳而去。

在此之前他們打了一個賭,賭誰先到達土地神廟外面誰就算贏,輸的要答應贏的人一件事情,但是鑒於木小唯乃永定縣土地神奇的關係,她並不在這個賭局之中,因此打賭的人只有玉逍遙與嵐墨兩個人,木小唯則作為見證人。

賭局看起來公平,其實壓根兒就沒什麼公平可言,畢竟嵐墨的修為擺在那裡,又豈是玉逍遙能夠比得過的?

可問題就出在嵐墨身上,他覺得這件事情對玉逍遙虧欠太大,於是不知不覺地就放慢了速度,落在了玉逍遙的後面。

須臾之間,三人落在土地神廟外的平台上,西風烈烈,吹得三人衣服嘩嘩作響,直到許久之後,玉逍遙才從獲勝的喜悅中緩過神兒來。

「嵐墨你故意放水是不是?看不起我嗎?」玉逍遙神情有些激憤。

「不是看不起你,逍遙,你別瞎想。」嵐墨沉吟一聲,「我只是覺得,在這件事情上面虧欠你太多了,你有什麼要求就提吧!就當我對你這五年的痴情,做出的補償。」

「說的自己好像跟情聖似的。」玉逍遙笑著別過臉去,「不就是五年的光陰虛度嗎?這有什麼?咱們神仙的時間長著呢!五年說真的,咱們只要修鍊起來,不過眨眼就過去了。就當這五年我體驗了不一樣的人生吧!所以你也沒必要覺得虧欠我什麼,終歸都是我死纏爛打纏著你罷了,既然強求不來,後果也只能我自己承擔。」

「你的丫頭呀!怎麼說你都有道理,我是爭不過你,不過這承諾就先記著,以後遇到什麼事情,大可來跟我說,能幫忙的我絕不推脫。」嵐墨看不到她淚流滿面的臉,只當她故意使性子,便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

就像是一個大叔對待小朋友的模樣,看著十分和諧。

木小唯看不過去,走過去推開嵐墨,將玉逍遙摟進懷裡,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撫道:「好啦!別哭啦!這世上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想開了什麼都好了。」

雖然木小唯覺得這件事,她做的也很不地道,可是喜歡一個人真的沒有那麼多理由,可喜歡了就是喜歡了,不喜歡強求也沒用啊?

她總不能因為玉逍遙喜歡,就把不喜歡她的嵐墨,強行推過去吧?那樣只會造成他們三個的悲劇。

何苦來哉!

三個人各自情緒低落了好一會兒,終於在玉逍遙停止哭泣時結束,只是木小唯沒想到的是,嵐墨一開口,居然就是要趕玉逍遙回去。

「逍遙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五重天?」嵐墨望著玉逍遙淡淡地開口。

玉逍遙癟癟嘴,一臉嫌棄:「你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討厭,見到我就想趕我走,我告訴你,這一回本姑娘不走了。」

「不回去?這也是你爹同意的?」嵐墨想到太子納側妃這件事,身為捲簾大將的家屬,應該也會在出席的行列當中,玉逍遙不回去應該是不可能的。

提到自己老爹,玉逍遙神情黯然下來。

她是真的捨不得木曉為呢!

不想回去一個人孤零零的呆在院子里,她也想有朋友來的,真不知道他老爹到底怎麼想的,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事實上這事兒能怎麼想?天庭那麼多大臣,太子後宮就算現在納側妃了,依然妃位空懸,誰不想將自己的女兒與天家打上關係呀!因此才勸著她們,生怕她們在外面走動,被哪個公子哥給勾了魂去。

這或許就是凡俗間高門貴女一樣的悲哀吧!

「做什麼非得讓逍遙走啊?」木小唯同樣不不樂意。

嵐墨看向她,依舊沒有道出實情,只是支支吾吾的說了一點:「五重天過段時間有一件大事兒,逍遙她爹肯定要帶著她一同出席的。」

木小唯想了想突然鬆開玉逍遙,退後幾步:「你說的該不會是,太子納側妃這件事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