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如今兩大聯盟的關係十分的微妙,誰也不願意率先打破僵局,動戰爭,畢竟時間已經到了十二月,雖然第一場雪遲遲未下,不過寒意卻已經無處不在。兩個諸侯聯盟都在加緊時間儲備各種物資,以待一場曠日大戰,那一戰將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就在李萬三人帶著三千兵馬小心翼翼的搜索大明河南面的森林,河南面的森林面積並不大,大概只有數十平方公里,而且林木略顯稀疏,但就算如此,三千多人進入到森林中,也猶如將石頭丟入大海,掀不起半點風浪來。

就在李萬三人搜索南面的森林的時候,在河北面,緊靠著河北。林的梨木鎮上駐紮的一個。千人衛所內,一個身高六尺,勉億匕喊的黑臉大漢穿著鎧甲,手持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帶著五百衛所兵丁同樣舟林中摸去,黑臉大漢叫做吳明,是梨木鎮千戶所的千總指揮使,手上有著八百多弟兄,說起來這隕石墜地,梨木鎮可謂是當其沖,半個鎮子都被震塌了,而作為梨木鎮的千總,自然有責任去探明情況。

對於這片林子,吳明可以說十分的熟悉,因為梨木鎮主業就是伐木,梨木鎮附近的林木多梨木。是上好的木料,可加工成梨木弓,以及各類傢具,而作為這裡的千戶,除了與大隋那邊的人打仗外,大部分時候,吳明都帶著手下到林子里獵殺一些野豬,野鹿之類的改善改善生活,所以這片森林也算是知根知底。

不過隨著深入,吳明的心裡卻總是有種不好的預感,不過看著身邊不遠的數百兄弟,吳明作為指揮千總總不能露出窯怕的神色,那不是顯得自己很孬,所以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林子里走,河北面的林子面積不走了小半日,深入了幾里也沒有現什麼情況,吳明的心也鬆了不少,膽氣也大了起來。

河北的林子大概有兩三百平方公里,吳明曾帶著人穿過整個林子,大概也就大半天的路程就能走完。算下來也不過是十幾二十公里的樣子,不過林中道路難行,度不快,不過就算這樣,日頭偏西的時候,仍然讓他們走了大半個林子。

「大人,你看,這邊的林子全都倒了,還有好多攔腰斷裂的。

。又走了沒多久,眼前的林木終於變的不同,眼前也豁然開朗起來,那高聳蒼天的巨木此時是狼藉一片,到處都是攔腰折斷的巨木,甚至還有許多連根都露出的古樹。越往前走,樹木損毀的情況也越嚴重,在往前甚至還有不少樹木還在燃燒,燒了一夜,都只剩下黑炭了。

沿著燃燒著的黑圈行了沒半個小時,眾人終於看到了那塊巨大的隕石,隕石深陷入地面,四周已經形成一個,湖,湖面上還散著蒸汽,而在湖面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漂浮的「屍體。」整個。湖泊內可以說是一個被血侵染的湖舟,而隕石上也多是密密麻麻的奇獸幼體,為了快生長,這裡顯然經過了一場慘烈的生存之戰,只有最強壯的那一個才能快的成長。

雖然是幼體,但一個晚上的生長卻讓這些奇獸具有了一定的戰鬥力,似乎是感覺到周邊有陌生人入侵,十幾隻羽毛已經豐滿,雙翼閃爍著金屬色澤的疾風雕張開翅膀,那黑青色的羽毛伸展足有六七米寬,幾聲響亮的啼鳴聲響起,十幾隻疾風雕撲騰著翅膀從隕石上跳落,然後向著水面扎了下去,顯然他們這是第一次進行飛行,眼看著這些疾風雕就要扎入水面,一道肉眼可見青色光團卻在雙翼下方浮現,那本來無法掌握的翅膀一撲扇,頓時改變了下墜的去勢,在水面上划,過一道道血紅色的波紋,然後飛上雲霄。

就在吳明等人還未緩過神來,那十數只疾風雕已經在天空中翻轉了十數個迴旋,從天而降,對著吳明等士兵撲了過來,二十餘米的高空,疾風雕懸停在半空中,雙翅劇烈的忽扇著,兩團青芒從羽翼下形成,疾風刃,兩道淡淡的青色風刃劃破空氣,以極快的度落入人群之中,噗噗,十餘人被風刃擊飛了出去。一聲聲慘叫聲響起,吳明扭頭看去,卻現自己的手下胸前的護心鏡上留下兩道十字形的四痕,而護心鏡周圍,鎧甲已經被平整的切割開來。傷口深可見骨,但還好有鎧甲阻擋,並沒有危及生命,但就算是如此,吳明也是被驚起一身的冷汗,如果,如果那些密密麻麻的獸類都是那種祥獸,凶獸,那吳明沒有想下去,而就在這時,那快巨大的隕石上,一頭雪白色,身高數丈的巨大白猿站起雙拳捶打著健碩的胸脯。仰天長嘶一聲,而四周的奇獸,玄獸無不響應:「媽的,快跑吳明幾乎想也不想,轉身就逃。

吳明反應不慢,但想跑卻顯然不那麼可能,整個隕石上的奇獸,玄獸沒有十萬也有八萬,雖然都是幼生體,但就算是一星的奇獸,玄獸也要比一個普通士兵強上數倍,那可是三流武將的水準,如果是一頭,兩頭,乃至十頭八頭,吳明帶著五百士兵也有一拼之力,然而面對數萬頭,吳明還沒有傻,所以他很明智的選擇了逃跑,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

隨著巨猿的呼嚎,整個隕石上的奇獸,玄獸都好像得到了命令了一般,上百道黑色的影子落向血色的湖面,那是黑青色的疾風雕。再在隕石上,巨猿邁動著那一步都有七八尺長的巨大腳掌,每走一步大地都在顫抖一次,十幾步的助跑后。巨猿猛的飛起一躍,數百米的距離,竟然一躍而過,那巨大的腳掌落的。一道地震波快的傳遞而出。

五百多人類士兵在顫動的地面下,紛紛被震暈摔到,吼,巨猿一步十米,快的奔跑著,伸著那巨掌一把將一顆只燃燒了表皮的巨木握在手中,砰砰砰的對著地面猛砸。就好像是大象踩螞蟻一樣,這樣的攻擊幾人能扛得住,離的七八米,都被震得渾身內臟移位,十星奇獸,冰雪白猿,相當於人類逆天級武將。然而一般獸類通常要比人類強上一層,所以十星奇獸已經是可以薪視一切的存在。

吳明是幸運的,他在跌倒的時候,掉進一個樹坑之中,強烈的震蕩讓他昏了過去,卻也讓他逃過了一劫,而跟隨他的那些士兵,不是直接被拍成了肉餅,就是被當成高爾夫球,被掄飛出上千米,十星奇獸飆,那是幾百士兵無法抗衡的存在。沒多久,看著沒有一個活人的巨猿,丟掉了手中的巨棒,踏著步子向隕石走去。而那些在半空中飛翔的疾風雕則撲騰著翅膀落回隕石。剛剛。出生的它們還需要一段時間適應這片大6。澗書凹甩凹咖廠告少,事薪由」、謊事多 如果再不想辦法,自己這些人遲早會被累死的。

「菲兒,這些改造仙人實在是太多了,照這樣下去,我們的力量遲早會被消耗完的。不如我們分成兩批,一邊抵抗這些改造仙人,一邊去破壞強力電磁風暴的發射器。只要金龍戰艦進來,這些改造仙人就不足為懼了。」

火麒麟道:「主人,我陪你去破壞強力電磁風暴的發射器。」

小楊華搖了搖頭:「我已經想好了,破壞強力電磁風暴的事就交給我了,你們都留下來和菲兒一起抵抗這些改造仙人。」

「老公,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去冒險。」

小楊華小道:「菲兒,你的意思我知道。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先前你們都出大力了,我的力量還沒怎麼用,再則我目標小,由我一個人去是最合適不過的。到是這邊改造仙人數量太多了,你們要小心一點。」

胡菲兒知道楊華已經決定的事,任憑自己怎麼勸也是沒用的。

「老公,你一定要平安回來啊!」

小楊華笑道:「你們就放心吧,你們忘了我是誰?血嬰的轉世,九天玄女的傳人,血嬰帝國的至尊。。。。。。。。想想,我會有事嗎?好了,那些傢伙都衝上來了,我先走了。」小楊華飛過去在胡菲兒臉上親吻了一下,隨即就隱身走了。

小楊華放出神識尋找了半天,卻怎麼也感應不到電磁風暴的氣息。

無奈之下,只好在仙界亂飛,希望能碰到個知情的仙人,好獲得一些有用的情報。

也不知飛了多久。

小楊華來到了一處風景優美的地方。

映入眼前的是一汪清澈碧綠的湖水,遠處幾座翠綠的小山被湖水環抱,像是被母親攬在懷中的嬰兒般恬靜。

一陣清風吹來,湖面盪起一圈漣漪,煞是好看。

突然,他感應到體內生出一種莫名的感應來。

似乎是從本體傳來的。

「咫尺天涯!」

小楊華髮現湖水邊放著一個石碑,上面雕刻著「咫尺天涯!」四個字,龍飛鳳舞,筆力遒勁,隱隱間還有能量流轉。

小楊華突然明白了,剛才那絲感應一定是該隱發出的,神嬰體和本體之間一直有著聯繫,該隱一定是通過神嬰感應自己父母的氣息。他曾經說過,亞當和夏娃正是被禁錮在咫尺天涯。

閉上眼睛,小楊華集中起精神和本體內的該隱取得了聯繫。

「小華,我父母就在裡面,你快進去救他們出來,我能感應出他們的氣息已經很弱了。」小楊華剛和本體取得了聯繫,就聽到了該隱的聲音。

「老蝙蝠你先別急,我既然答應你了,就肯定會幫你救出亞當和夏娃的。對了你的修鍊結束了?」

「沒有,我正在修鍊,突然感應到了一絲父母的氣息,所以就急忙醒來了,這次的修鍊算是白費了。不過知道了父母的消息也值得了。我先不說了,你快幫我救人。」

小楊華飛了過去,發現湖水旁邊有一座美麗的花園,裡面繁花似錦,綠樹成蔭,還有一些奇妙的小動物,懶散的跑來跑去,一副愜意的樣子。

小楊華感應到這門口被下了禁制,根據這能量的強度應該是一個仙王級別的仙人布置的禁制。

小楊華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隨手就破除了那禁制,徑直飛了進去。

裡面的靈氣好濃!

「喂,你是什麼人?」

一個細小的聲音傳來,小楊華向四周看了看,發現四周並沒有人。

「難道見鬼了?」

不過小楊華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仙界是不會有鬼魂存在的。

「你才是鬼?」

小楊華仔細一看,原來說話的是一條盤在樹枝上的小蛇。

看著這小蛇,小楊華突然想起了什麼:「當年父母為了轉化我體內的黑暗能量,不惜犯險去仙界御花園採摘黃金蘋果,無奈被蛇精所騙,拿來了長的一模一樣的幽暗蘋果。。。。。。。。。。」

「靠,你就是那條引誘亞當和夏娃摘錯黃金蘋果的蛇精?」小楊華臉色大變,身上不由的爆發出一股殺氣。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當年的事?」小蛇感應到來人的強大勢力,心中不由的有點害怕。

小楊華冷聲道:「你別管我是誰,我現在有幾個問題想問你,如果你答的好,我就放過你,否則我就把你烤了吃。蛇肉可是我最喜歡的食物。」

沒等小蛇說什麼,小楊華問道:「說說這咫尺天涯是怎麼回事?」

小蛇不敢隱瞞:「咫尺天涯本來是仙界有名的靈地,是用來培植天材地寶的花園,後來被上代仙界至尊下了禁制,只要是一對相愛的人進入,就會觸發其中的禁制,陷入幻境,彼此成為路人,鬱悶而終,終生不得解脫。」

頓了一頓,小蛇有補充道:「如果是一個人進入的話,咫尺天涯的禁制就不會被觸發。」

「第二個問題,當年將亞當和夏娃困在咫尺天涯是哪個完八蛋仙人?」

「是耶和華。」

「耶和華不是天國的至尊嗎?」小楊華記得該隱也曾經說過,耶和華當初也是仙界的一分子,後來得以奇遇才成了天國的主人,不過具體情況就不知道了。

小蛇想了一下,道:「耶和華是紫薇大帝一樣是仙界的土著,後來被下界非升的仙人給蓋過了光彩,心會意冷之下,就來到咫尺天涯栽種天材地寶。後來無意中得知亞當,夏娃手裡有一件神器,可以開天劈地,頓時心生貪念,利用我引誘他們摘錯了蘋果,後來又設計將他們困在此處。至於那件神器估計也被他搶了過去,否則他也不可能成為天國的主人。」

「耶和華。。。。」小楊華默默念著耶和華的名字,心中暗下決心,仙界戰事一了,下一個目標就是天國和伊甸園。

想起伊甸園,小楊華明白了為什麼耶和華把在人界建立的國家命名為伊甸園,敢情是他對仙界還有點懷念。 ※峰火大6的與氛旦得十分的詭異,而原因自然就是凶么…謂神器降世,三太保李萬一行雖然沒有現隕石的蹤跡,在只是隔了一條河面,還是聽到了一些動靜,尤其是直入雲霄的嘶吼之聲,讓李萬。高明,高亮三人都面面相覷。在搜索完整個河南森林之後,三人合計了一會,就退出了森林,趕回了安洛城,將一路行遇到的情況說於楊林知曉。

楊林合計了一會後,便讓幾個乾兒退下,斟酌了一下,寫了一封書信給夏羽,便在沒了大的動靜,而是靜觀其變,畢竟神器降世的時候,天神還降下預言,神器降世必帶有大災,至於會帶來怎麼樣的災害,誰都說不準。

十二月十三日,靈夏城主府。夏羽6續接到兩處關於神器的消息,第一條自然就是楊林飛鴿傳書送回的消息,也是夏羽昨晚看到的那個最耀眼的一顆流星,而另外一條則是來自靈夏西南商郡傳回來的消息,昨晚那裡也有一道隕石墜落,不過大概的落兵在人跡罕至的銅山山脈之中。

不過隕石附近的情況誰也不知道,不過隕石砸落地面帶帶來的地震卻是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商郡的情況還好點,畢竟隕石塊頭小了許妾,大地震動也沒有那麼強烈,而大隋的情況可就不好了,楊林傳過來的書信上大致列了一數字。截止清晨統計,安洛周邊地區就死數百,傷者數千,上萬人無家可歸,而距離隕石墜落更近的幾個地方還沒有統計處具體的數字。

楊林的書信無疑是來求援的,以往楊林還拉不下那個臉面,生這麼大的地震怕是只能自己挨著。不過如今既然攀上了一個有錢的女婿,楊林也是人盡其用,我地盤都是你的,讓你拿出點錢來,救濟百姓你不會有問題吧,等於一甩手將問題都丟給了夏羽,弄的夏羽感覺自己上趕子被人敲詐一般。

不過老岳丈來求救信了。夏羽還真沒法子拒絕,畢竟名分上,夏羽很可能將繼承隋地,那隋的的百姓也就是夏羽的百姓,是無論如何都不能不管的,夏羽只能將謝安。張居正以及陳亮三人找來商議援助的



謝安管著戶部,戶部管理著靈夏的倉稟,而張居正管理著工部,而工部又管理著石頭,木料等等資源材料,至於陳亮則管理著靈夏數量最龐大的運輸車隊:「情況暫時就這麼多,具體的情況還不知道,不過看目前的情況,這次的損失怕是不叫你們過來,就是拿出一個章程,儘可能的援助受災百姓,畢竟這些百姓不要多久也是我靈夏百姓

謝安,張居正,陳亮三人都點了貞頭,這個事情自然是要做的,畢竟是拉攏民心之舉,如果靈夏實在困難,三人倒還要考慮考慮;但南大營那邊剛剛將起出來的數千萬兩財物起運回靈夏,看樣子,這批金銀數目不會太雖然尚書省和樞密省這邊正打著官司,對如何分配還沒有準信,但有了這麼一批金銀入賬。加上之前賣地收攏上來的大筆錢財還沒有完全消化,如果全部打造成銀幣,金幣,靈夏的金庫怕是要在擴建一二了。

手中有錢有糧,三人自然能穩坐泰山,不就是支援建設么,謝安管理著戶部,倉稟內的存糧數字可是一清二楚的,當即成竹在胸的道:「目前我靈夏擁有大型倉稟十六個,中小倉稟三十六個」十月,十一月兩月連續豐收,加之北面草原各部屠宰的牛羊數量大於去年,各倉稟的糧草都溢出倉門,毛皮堆積如山,如果要向大隋運送物資支援的話,可以從上都郡的上都倉和大月倉兩倉抽調,可以抽調糧草五十萬擔,毛皮十萬張,如果數量仍不足的話,也可以從靈夏城周邊的靈倉抽調部分,另外戶部在銀行還有兩千多萬兩銀子,加上南大營正運送進城的數千萬兩,可以先拿出兩百萬作為賑濟款,至於後期還需要多少在行撥付,不過這個,賑災的事情,最好由我們來做,畢竟隋地新附,大多百姓對主上並沒有什麼認同感。這次地震正可以豎立主上的威名

謝安話音網完,張居正不甘示弱的道:「我工部可抽調兩千匠人,上萬奴隸勞力進入隋地,幫助各地受災百姓搭建房屋,爭取在第一場大雪前,為無家可歸的百姓提供一個可以取暖過冬的房屋。

「恩,具體要出多少糧食,多少錢財,又派出多少人合適還需要隋地那邊拿出一些數據才好。不過就如謝閣輔所說的那般,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必須要佔據主動,以提高我靈夏在隋地的聲望,所以這次派去賑災的官員一定要精心挑選,千萬不能出了什麼岔子,陳尚書,這次運輸就交給你組建的插重部隊來負責了,也算是一次檢驗,一定要快的將物資送到隋地各處受災地區

送走三人之後,夏羽又召來吳用,對著他道:「昨晚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了,這次神器」我們矛論如何也要拿到手的,泣是楊林那邊送來的測熊刊石大概落在大明河和渾河之間的那片森林之中,回去后,你就立刻派人奔偵查一二。」

吳用點了點頭,回到蝶樓后,就找了一些蝶衛去辦,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一晃的功夫,已經過去了一周的時間。這段時間內,吳用6續派出三批蝶衛,然而卻沒有一批人手傳回消息,所有的人都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杳無音信,而從周邊的幾個諸侯那裡傳回來的消息,那幾個諸侯派去的人也同樣全軍覆沒了,隕石所在的森林已經徹底的成為了一個神秘所在。

吳用在也坐不住了,匆匆的來到靈夏城,找到夏羽后,道:「主上。事情似乎出我們的想象,這一周事情內6續派出去三波人馬,無論是銅山還是大明河森林都沒有一個人傳迴音信,其他幾個諸侯派去的人也都如此,顯然神器周圍有著強大的生物守護,是不是在百花廳裡布個任務,讓那些江湖人去打探。」

夏羽斟酌了一會,道:「好吧。不過不要將神器的消息透露出去。還有在鏢師會所也布這個任務。或許那些奇人異士能幫咱們帶回一斟情報也說不定。

當天,在鏢局會所和百花廳兩個地方同時標出一今天價的探索任務。賞金十萬兩。要求帶回隕石的信息,任務難度頂級,建議弱小者不要冒險。這個任務一布,立刻引起大批的人去接受,至於最後那句勸告。非但沒有起到作用,反而起到了相反的作用,沒有人會承認自己是弱小者,何況重獎之下必有勇夫。

大批的鏢師和百花廳的江湖人前往大隋一探究竟,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眾多自認為高手的人都命喪黃泉。而僅有的幾個能活著回來的人也都有些痴痴獃呆,瘋魔了一般,說起話來前言不搭后語。

靈夏城鏢局會所前面的大街上,一座兩層的古色生香的茶樓上,成長歌,李夢浩以及幾個長歌鏢局的鏢師圍坐在一張大桌子上,茶樓自古就是消息通暢之地,就這麼一會,從周圍的桌子上就聽到了不少關於半月前布的那個探索任務的消息,而那任務的賞金已經攀升到了二十萬兩,不過去碰運氣的人卻越來越少,因為進去的人幾乎就沒有一個活著回來的,而偶爾有幾個活著回來的,也都已經瘋瘋傻傻的。

一個個頭矮小的瘦子賊眉鼠眼的上了樓,透過樓梯欄杆正看到成長歌一行,連忙笑著走上前,湊坐在桌邊,一臉諂媚的對著成長歌道:「成爺。張爺

「瘦猴來了,消息可打探出來了!」成長歌抿了口茶水,瞥了眼瘦子。眼前這個賊眉鼠眼的傢伙雖然看著就讓人生厭,不過此人卻是鏢所附近消息最靈通的包打聽,當然這打聽消息的價錢也不菲。

瘦猴一拍胸脯,嘿嘿一笑道:「怎麼說呢?成爺也知道那人已經痴痴獃呆的,盡說些不著調的話「當」的一聲,成長歌丟了小半袋的銀幣在桌子上,瘦猴聽到那金屬碰撞的清脆聲,打開袋子,裡面裝著十來個光閃閃的金幣,銀幣,瘦猴裂開嘴一笑,一搭手,錢袋就被收進了袖子里。

「成爺您大氣。」瘦猴說著眼睛掃了眼左右,然後小聲的道:「那痴傻的白三雖然說話不清不楚,前言不搭后語,但我在他身邊呆了幾天,卻也分析出幾個。可能的信息,第一,那片林子里怕是有什麼厲害的奇獸存在,第二,這種厲害的奇獸似乎不少,第三,這些奇獸似乎將森林看做是自己的領地,不允許外人進入。」

「靠,還以為你分析出什麼信息來了,這個我們也都知道。」張夢浩一翻白眼,罵道。

瘦猴嘿嘿一笑,道:「這個很多人都知道,不過他們肯定不知道那林子里有一頭身高達五丈的白色巨猿。雖然那白小三說話稀里糊塗的讓人聽著跟夢話似的,但有個晚上睡著了,我卻聽到他說夢話,五丈高的白色巨猿,怕是有十星層次了,也難怪把白小三都給嚇傻了

「十星?。成長歌和張夢浩雙目對望了一眼,十星的話那就是逆天級別了,而且那麼大的一個塊頭,所造成的殺傷力肯定不會送走了瘦猴之後,兩人閉口不言,良久張夢浩才道:「還要去么?十星奇獸啊!不知道會有多強大的力量。」

「雖然不知道不應該去,不過還是很好奇十星逆天級的奇獸會是個什麼樣子,而且那二十萬兩白銀對我們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成長歌抿著茶水,望著窗外道。

大明河北岸森林,如今這裡已經成了一片生命禁區,進入這片森林內人沒有一個能玩好無損的活著回來,不過遊盪在森林外圍的人卻依舊不少。成長歌和張夢浩是兩人結伴而行的,至於鏢局內的兄弟,兩人並沒有告訴,畢竟裡面要真有十星存在的話,兩個人萬咒曰包子打狗,帶上其他的人也是自瞎六「你確信那個士兵說的不是酒話,如果他說的都是吹出來的,咱們兩個可是真是送肉去了張夢浩有些猶豫的看著成長歌,兩人從靈夏城出來之後,就來到了大隋,在路縣的時候,正碰到一個酒醉的士兵在胡說八道,卻被兩人聽到,卻不想成長歌居然當真的一般。

「應該就是這裡了,看這裡劈砍的痕迹。很顯然之前有過不少士兵來過這裡。並在這裡休息過,而那個士兵說他們在休息的時候,聽到河對岸傳來一聲巨吼,如果沒錯的話,從這裡渡河到河對岸,應該就能找到那隕石的所在成長歌望著流動的河水,道:「也許你不相信那個人是否在胡說八道,不過作為一個同樣嗜酒如命的人,有些時候醉話比什麼話都要真

「好吧。就依你一回,我到要看看,過了河之後,是不是真如同你說的那般。」張夢浩說著就要過河。卻被成長歌一把拉住:「你幹嘛去?」

「過河啊!你不是說河對面就可能是那隕石所在的地方么?當然要過去瞧瞧,如果真瞧到了,可是二十萬兩白銀呢?」張夢浩道。

成長歌看了看天氣,笑道:「今天之是來踩踩點。咱們什麼都沒準備,過去可真是尋死去了,而且今天天色也不早了,過了河,怕也要天黑了,咱們看什麼去,今個回去,明天晚上咱們在過來,在這呆一晚上,然後趁著天沒亮的當,在渡河,就算是奇獸也要睡覺不是。」

兩人說著回了路鎮,大肆採買了不少東西,甚至還有一個帳篷,休息一夜后。再次折返進了林子,一夜無話,翌日天還沒亮,兩人便起了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將白天綁著的冰椎放在結冰的河面上,快的向河對岸滑去。

兩人小心翼翼的到達對岸,穿著一身外翻的羊毛,與四周的白雪融為一體。悄悄的向林中走去,走了沒有多遠,成長歌就一把將張夢浩拉倒在雪地上,而透著那天邊泛起的魚肚白,偷眼望向那幾顆樹後面的空曠之地上。竟是成群成群的奇獸,而那漆黑的巨石之上,一頭身高數丈的巨大雪猿正對著那冉冉升起的驕陽揮舞著巨大的拳頭,出一聲聲嚎叫。

「我靠,那瘦猴說的是真的,不會真的是十晏魔獸吧。」

「閉嘴。小心被現了成長歌大氣都不敢喘,因為就在他們七八米外。一隻卧在雪地上的白紋豹正打著瞌睡,不過如果剛才反應慢點,在往前走幾步,肯定會驚動這頭雪豹,到時候想象那空地上到處都是奇獸。想象頭皮都麻。

隨著那白色巨猿的吼叫,萬千奇獸從瞌睡中醒來,就好像是一個個。士兵一樣站起身,邁步走向隕石周圍,就好像一個將軍在檢閱著自己的士兵一般。在白色巨猿換著胸脯,又敲又打半晌,萬千奇獸調轉個。頭,竟在白色巨猿的帶領下,向林外走去。

「不對勁啊!這群奇獸怎麼都開始往林外走啊!」張夢浩看著那涌成一排。雖然不齊整,但卻亂中有序的奇獸大軍,張大了嘴巴,嘟囔的道:「這些奇獸不會是打算出林子攻城吧。」

張夢浩的猜測並沒有錯,兩個人所趕的時間有點巧,正是神器降世的一個月期滿,而在這一個月之中,奇獸也吸收了足夠的天氣之靈氣,從一個獸卵進化成一頭成年奇獸,本來這一月的時間是奇獸最脆弱的時期。如果在這個時期集中全力攻打,雖然損失不會太但也有一定機會拿下神器的,畢竟十星幼生期奇獸和成熟期奇獸戰鬥力可是有很大差別的。

雖然這片森林足有百十平原公里,但是對於一個十星奇獸來說,他所擁有的的盤領域太小了,這怎麼夠,所以在他進入成長期后,自然要帶著手下去拓展他們的生存空間,每一頭猛獸都會有這樣的本能,冰霜巨猿自然也不會例外。

張夢浩和成長歌看著一群奇獸逐漸走入森林,這才站起身,對視了一眼。笑了下,兩個人體內都有著冒險的種子,這種好機會自然不打算放過。趁著巨猿帶著奇獸大軍離開,兩人小心翼翼的摸到了隕石之上,不過卻現,隕石上連個毛都沒有,倒是那圓溜溜的跟鵝卵石一般的大石頭不少,兩人想了想,背上一個個頭小的當做戰利品,不過誰想兩人才走下隕石,天空中就傳來一聲尖銳的啼鳴,回頭一望,一隻巨大的鷹隼正在天空盤旋,隨時都可能俯衝而下。

「快跑!」成長歌大驚失色,大喊一聲。撒開腳丫子就往一旁的樹林中奔去,反而是張夢浩膽子大,大罵一聲,抽出冰淵骨劍,對著已經俯衝而下的疾風鷹就是一道玄冰刺,然後這才撒開腳逃竄。,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舊凶叭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最後一個問題,你為什麼會一直留在咫尺天涯?」

小蛇沉寂了一會,內心似乎很痛苦的樣子:「這個問題可以先不回答嗎?」

小楊華突然感受到了小蛇心中的悲涼,沒有堅持,轉過身留下一句話:「我要救出亞當和夏娃,你在門口幫我望風,有仙人來,記得通知我啊。」

小楊華一路沿著該隱指引的方位飛去,亞當和夏娃似乎在花園的最深處,小楊華感覺到越往深處走,四周的靈氣就越為濃重。

九玄神訣自行運轉,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靈氣,小楊華似乎漸漸的沉浸在了修鍊當中。神嬰體是純能量體,對於天地間的靈氣感悟最為敏感,而咫尺天涯曾經是仙界培育天材地寶的花園,靈氣最為濃厚,小楊華這次算是賺大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小楊華被一陣優美的笛聲給驚醒了,他感覺到神嬰體內充滿了力量,神識的感知範圍了擴大了許多。

尋聲望去,一位貌似潘安的男子正端坐在那用憂傷的語調吹奏橫蕭,他的臉白凈紅潤,隱隱似有流光閃現,深邃的眸子黝黑而有神,似乎在凝視著前方,一動也不動,平靜的宛如湖水一般,只是不經意間就會閃現出一絲痛苦,那種痛苦即便是小楊華看了也感到心驚。臉上的五官似乎是刀削的一般精緻,線條柔和,有稜有角,當真是地道的美男子。作為男人,小楊華甚至有點嫉妒他的長相。

轉過身,小楊華髮現了更加奇怪的事,男子的正對面,一個風姿絕色的女子正正聚精會神的彈琴,琴聲中透出無盡的哀怨。

眼前的情景不禁讓我感到萬分的奇怪。

小楊華感應到遠在本體的該隱,情緒十分激動。

他終於明白了,眼前的男女就是他的父母,亞當和夏娃。

亞當是美男子。

夏娃也不差,小楊華雖然見過不少美女,但是見到眼前的夏娃心中還是不免有一絲激動,一身半透明的白色輕紗,將完美的身體,毫無保留的呈現了出來。黑色的長發寫意的盤束在胸前,紅潤的嘴唇,性感無比,讓人忍不住想一親芳澤,全身散發著一種高雅的氣息。

「太美了!」

小楊華感覺神嬰體在不斷的變化長大。

想起曾經和天後,胡菲兒的瘋狂,小楊華暗暗吃驚,這可是該隱的老媽啊,自己千萬不能有什麼念頭,否則那老小子還不把自己吃了。

片刻后,小楊華的身體已經長的和正常人身體大小一樣了。

看著自己的**,小楊華急忙幻化出一件鎧甲來。

先前是拳頭大小,不穿衣服也罷,現在長大了,可不敢那樣了。

好在夏娃一直專註撫琴,並沒有看到他的樣子。

血嬰帝國。

李師師發現楊華的身體突然發出了耀眼的金光,臉色紅潤。

她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急忙去把骷髏王叫了過來。

「義父,你看小華這是怎麼了?」李師師臉色凝重,一臉的擔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