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師妃暄喜形於色,背負色空劍,當即趕去。了空則唱一聲佛諾,將兩小強釋放開來。

客棧的房間中,胡飛面色蒼白。搖搖欲墜。不過面容表情卻甚是喜悅。

「這樣的招式!連我的混沌神軀都承受不住,只有一種可能。是神武!神武!」

「我剛剛靈感勃,使出了神武大圃擒拿手,一舉將這個世界上的佛教氣運都給抓起來,擒拿到這方和氏璧當中去了!」

「這種神武,居然可以擒拿氣運!簡直不可思議!可惜我的這個身體。只有o級實力,雖然是混沌神軀。但終究還是半神。所以網剛領悟出來的神武,還不能如同我拳一般隨意使用。因此力量反噬,把我的左臂都給爆掉了

周圍的聲音開始吵吵嚷嚷起來。胡飛神念撲扇開去,立即感應到各方勢力風起雲湧,都向這裡極衝刺而來。 重生之薔薇花開 宋閥、李閥、王世充、凈念禪院、突利、曲傲、榮鳳樣、伏寡、王薄等等,群豪匯聚!

胡飛冷笑一聲,繼續閉目,品味琢磨著剛剛的那一記神來之筆。

大圃擒拿手!

這是他掌握和氏璧,接觸到整今天地的運轉,再加上那一霎那的福至臨心,冥冥之中下意識使出來的神武。

這當中有必然,也有更多的偶然。

如果再讓胡飛複製一遍這樣的過程,未必能領悟出神武。

不過當他使用出來之後,便有了第一次的印象感應。第二次使用。便駕輕就熟,容易很多了。

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一個輕柔仙靈中卻帶著堅定不移的意味的動人女音:「何方高人。和妃暄開的這個玩笑呢?和氏璧乃是天下明君的象徵,代表著眾望所歸,天下人的福杜。還請閣下歸還給天下百姓罷。」 刀巋飛落腳的弦個客棧,不過只是兩層樓房的小本經口樓的一間客房中出衝天七彩霞光之後。這間名不見經傳的客棧,剎那間成了洛陽城最矚目的地方。

加之慈航靜齋領袖整個武林白道,今次開展了為和氏璧挑選天下明主的活動,導致群雄都趨之若驁。眼巴巴地派遣手下趕過來。

因此,一出現異狀,立即風起雲湧!一**的勢力,都從各自的據點趕來。鳥瞰下去,洛陽大城氣象萬千,此時卻以一個小客棧為中心,半百的高手從城中各處,駕駐輕功,登牆上瓦,飛奔而來。

群豪聚集之後,牢牢包圍住這間客棧,卻因為互相制衡,情況不應。所以沒有人敢搶先一步邁入進去。

等到師妃暄、了空、凈念禪院四大金剛親自趕來,眾望所歸,便由師妃暄正式開**涉。其餘人則虎視曉眈地盯著那間客房的榨色房門。

師妃暄說完開場白,全場一片寂靜。

驀地。房門洞舁,胡飛右手托著霞光肆意的和氏璧,光明正大地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群豪齊齊一愣。

胡飛劍眉星目。狼背蟀腰,眼神中藏有神光,溫潤中帶著堅定。最為特別的是,他只有一隻右手。他的左臂成為了剛網施展第二神武的代價。

獨臂的男人,千古重寶的和氏璧,淵淳嶽峙、不動如山的氣勢。這一切構成一種獨特的畫面,教群豪都在心中忍不住讚歎一聲:居然有如此氣勢的男人。

同時也在心中納悶,這個男人是誰?按照道理,這樣明顯的身體特徵,加之如此的氣勢,一定不是一位無名之輩才是。

胡飛緩緩轉動眼球,掃視當場。

以李世民為的李閥,以宋魯為的宋閥,以楚尤紅為的獨孤閥。以王世充為的洛陽城實權派。還有突利、伏賽、王薄、宋金網、劉黑閱等等。紛紛聚集成一個個的小集團,既互相戒備,同時也將貪婪的目光牢牢地盯著自己手中的和氏璧。

「師妃暄,你要我的和氏璧?佛道兩家果真野心勃勃,居然想操縱整今天下大勢。為天下人挑選明主,你們有什麼資格?錢表天下百姓,你們又憑什麼?」胡飛一開口。低沉雄渾的聲音便傳遍當場所有人的耳中。

了空禪師被氣得不行。忍不住唱了一個佛諾,道:,「和氏璧,原本為貧僧所保管。施主偷走盜取。轉眼間,便是成了施主的東西。佛門中人自古以來便是世外之人。只是觀今天下,流離失所,哀鴻遍野。我佛慈悲,不忍再看黎民受苦。便為天下太平出一份力氣罷了。」

胡飛看向師妃暄身旁的了空禪師。

了空穿的是一襲黃色內袍,棕式外套的僧服,份外顯出他鶴立雞群般的然姿態。

他的身材修長瀟洒,鼻子平直,顯得很有個性。上唇的弧形曲線和微作上翹的下唇,更拱托出某種難以言喻的魅力,嵌在他瘦長的臉上既是非常好看,又是一派悠然自的的樣兒。下領寬厚,秀亮的臉有種乎世俗的湛然神光,神態既不文弱,更不是高高在上的盛氣凌人,而是教人看得舒服自然。

最使人一見難忘是他那對深邃難測的眼睛,能令任何人生出既莫測其深淺,又不敢有小覷之心。

胡飛點點頭,諷刺道:「的確是一副好皮囊,更難得修鍊閉口禪,言辭鋒銳,叫我難及。難怪凈念禪院、慈航靜齋聯手起來,放出一個拿和氏璧挑選天下明君的消息,各大豪雄都趨之若驁。哈,修天道修的寂寞了,管一管俗世也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不巧的是,本教要偏偏就看不得人妄自尊大!」

「憑什麼就你代表天下百姓。顧念天下蒼生?憑什麼你說的話,便要讓人都聽你的?又憑什麼你認為的明主扶持起來,統一中原,便是大慈大悲,為天下百姓謀求福社?」

這些話句句誅心。讓在場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教皇?!難不成閣下便是武國之主不成?」師妃暄眨眨雙眼,明亮如水的目光凝注在胡飛身上,神情肅穆。

胡飛冷哼一聲,拿捏著和氏璧道:「正是本教皇!」

一時間,群雄都不禁倒抽一口冷氣。胡飛來歷神秘之極,誰也查不出來他是從哪裡蹦出來的。加之武國如日中天,橫霸南方。在天下群豪當中,乃是當仁不讓的第一位。

在場的那個不是人中豪傑,都對一手建立武國的胡飛,多有猜測。如今終於見到真面目,頗有一種聞名不如見面,盛名之下果無虛士的感覺。

人的心理是很奇怪的。

胡飛出道以來,成長之迅。崛起之恐怖,實在非人力所為。當眾人知道胡飛的真實身份之後,看向胡飛的目光便有不著深深的忌憚和**裸的嫉……

當先,在場的王世充便陰陰地笑著道:「教皇大人真是好膽色,不怕再也走不出洛陽城么?」

胡飛昂傲然道:「我想要去哪裡。天底下沒有人阻止得了我。我想要作什麼,即便是天塌地陷。滿天神佛伸手,都要給我乖乖地讓道!」

「狂妄!」

「目中無人!」

「好生囂張!」

群雄紛紛喝罵。

胡飛的狂妄以及目空一切,已經遠遠出了群豪的想象。師妃暄輕輕嘆一口氣,婉轉道:「胡教主對佛道有頗多的誤解。在武國的國都冠軍,佛寺道廟都被清除殆盡。整個都城只允許信仰武神的教徒。是以妃暄觀之,教主大人你絕對是一個堅持自我,從不為別人轉移意志的人。不知妃暄可有猜錯?。

「自然不錯。」

師妃暄又自嘆息一聲,表達出非常惋惜的情感,道:「那麼就恕妃暄無禮了。和氏璧至關重大。師妃暄為蒼生計,要用手中的色空劍討要這枚玉黛。」

說話間,抽出色空劍,神色堅毅,眼中透著神光。

「怎可教仙子動手。我李世民前來代勞罷。」李世民一開口,周圍群雄立即反應過來,紛紛搶著出手的機會。

胡飛隻身一人,怎麼看都是好漢難得群毆。至於胡飛面對萬箭齊而絲毫不損的傳聞,從來都沒有人相信。只當這是一個渲染胡飛武功高的謠言而已。

比。,正

幾乎所有人都在打著小算盤:誰先解決了胡飛,不就先拿到了和氏璧么?

胡飛哈哈大笑,道:「真是可笑。梟雄英雄,龍虎風雲,平時縱橫馳騁、睥睨天下,殺人如麻。而如今卻要出盡手段,趕來洛陽,以博「仙子,青睞。拜倒在一個修佛道卻出世的女子身上。真是惹人笑!」

群雄頓時齊齊冷喝,蠢蠢欲動。

師妃暄亦截斷胡飛的話,心思再也不能讓他再說下去,直接揮劍

手。

明飛躲過一擊,卻飄然落入大廳之中。

樓的群豪頓時騷動不安,陣型變化,將胡飛圍得水泄不通。

師妃暄正要再次出手,胡飛卻高舉著和氏璧道:「要讓我送還和氏璧,也不是不可以和平解決。不過再此之前,我只想問師妃暄一個問題。只要師仙子你能回答上來,我便給你就是。」

「此話當真?」眾目睽睽之下,師妃暄顧及形象,也不好繼續出手。只好收劍入鞘,問道。

「我胡某一言九鼎,金口玉言,怎會做假?!」胡飛一揚眉頭,隨意道。

「既如此,那便問吧。」師妃暄明知道胡飛將有陷阱,但是卻對這種堂堂正正的「陽謀」無可奈何。

胡飛突地展顏一笑,問道:「敢問師妃暄,你要挑選的天下明主是在場的哪一位?只要你回答上來、我便交給你好了。」

他這一問,正好問到了群豪的心坎子里。紛紛把目光投向師妃暄,期待她的回答。

師妃暄聞言上愣,竟然說不出話來。

她想要把和氏璧交給的人選。不做第二人想,必然是李世民無疑。但是現在的情況卻非常微妙。

皆因在這處小小的客棧一樓大廳之中,各方腦、勢力都有。她要明說出來,勢必就打破了這個若有若無的攻守同盟。轉而四分五裂,掉頭對付李閥去了。

哪一個豪強,都不會想和氏璧落入他人之手。畢竟這件寶物象徵意義真是太大了,可以爭取很大一部分人心,為爭霸天下減少許多的阻力。

「哪怕讓和氏璧毀壞了,也不能讓其他人得到手。」這才是群雄的普遍心態。

師妃暄如果說出李世民的名字,只怕當場翻臉的人沒有。但是背後捅刀子的人卻會不計其數。李世民能不能從洛陽反回關中,還是一個未知數。

更不妙的是,李世民乃是李淵的次子。他的父親仍舊健在,在他的頭上,還有一位哥哥。如果師妃暄說李世民乃是天下明主,這不是讓天下人想:李淵、李建成都不是當皇帝的料么?

師妃暄如果說實話,那麼這次和氏璧挑選活動,就再也達不到既定的目標。反而會陷害李世民,令其處境尷尬不堪,受到父兄的猜忌。

從來沒有這麼一刻,師妃暄如此忌憚一個人。

胡飛的武力深不可測,但是更為關鍵的是他的智慧,令師妃暄都害怕起來。

考察天下明主,並將和氏璧交到他的手上。這是一件政治秀,但是如今在胡飛的;言兩語之間,卻反而有可能成為了陷害李世民的錯招。 日此。師妃暄只好模稜兩口道!,「考察天下明擊。在節底淵叨六又要有大治:要。分別是「天下之志天下之材天下之效。天下之志指的是統一和治理天下的志向和實力,天下之材是有治理天下的才能,天下之效是大治天下的效果。」

說完,又輕輕一嘆道:「其實我們哪來資格挑選未來的明君?只是希望能為受苦的百姓作點貢獻,以我們微薄的力量加以支持和鼓勵。現在統一天下的契機,其實就在胡教主你的右手上。天下百姓的福扯決定於你們一念之間。」

「多麼熟悉的語言啊!原劇情中寇仲和宋缺聯手。慈航靜齋的梵清惠便對徐子陵如此說。只不過將句中的「胡教主。改為「子陵和少帥。而已。」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胡飛心中嘿嘿冷笑,繼而開口不屑地道三「師妃暄你避重就輕。不肯說出那個人的名字,嘿!真是佛道修鍊的好口才。慈航靜齋不過如此而已。不過我胡飛說話,一言既出天馬難追。喏,接好了。」

,可

這句話得讓群豪始知他的全名。叫做胡飛。

說完,胡飛便真的直接拋出手中的和氏璧。行動之乾脆,便教師妃暄也楞了一下。

了空禪師唱了一聲佛諾,連忙用手接過。

和氏璧重新歸於己手,不過師妃暄、李世民等人,心中卻更壓抑了。

與盛傳的凡入聖的武功相比。胡飛的胸襟和智謀更教他們害怕。能放能收,得到和氏璧之後又失去和氏璧,至始至終神情都是穩重如山。深陷重重包圍之中,仍舊面色從容,如逛游花園,信步悠然。

這一份天然的修養和氣度,是比任何的如臨大敵,戰意沖霄的狀態,都更要令旁人心折的東西。即便是李世民也忍不住在心中讚歎一句。

「胡教主能歸還和氏璧,真乃「放下屏刀立地成佛」更可見教主你是一位心智堅毅。大智大慧的人。妃暄受教了。更代萬千百姓感謝胡教主的深明大義。」師妃暄低吟道,有如天簌般的仙音,充滿了一副悲天憫人的情懷。

胡飛看著師妃暄。眼神中似冷靜似狂熱似默然又似淫邪,複雜得叫人揣摩不透他的真實想法。他上下打量著師妃暄,灼熱的目光宛若實質,說道:「坦白來講,師妃暄你長的不錯。宛若鍾天地靈氣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麗輪廓。無與倫比的真淳樸素的天生麗質,讓人想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這些詩句。你與我武神教有緣,我身為武神教皇,特地批准你入教。

此時迎著過堂風,師妃暄一襲淡青長衫隨風拂揚,說不盡的閑適飄逸,俯眺清流,從容自若。背上掛著造型典雅的古劍,平添了她三分英凜之氣,亦似在提醒別人她具有天下無雙的劍術。

真可謂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輕風。冰肌玉膚本天成,婉約清揚自驚容。

不過此時,再得聽胡飛話之後。師妃暄毫無瑕疵的年輕臉龐也顯現出錯愕的神情。那一雙亮如晨星的眼眸,也連眨幾下,掩蓋心中荒謬的情緒。

「放屁!師小姐乃是佛道中人。慈航靜齋的當代代表。怎會入你那什麼武神教!」當下便有王薄如同狗吠一般狂叫起來。

「就是此理了。閣下乃堂堂的一國之主,一般之主,卻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讓世民我也心生鄙夷。」李世民輕吐一口氣,帶著可惜的語氣道。

「得蒙胡教主錯競師妃暄乃佛道中人,修鍊的更是慈航靜齋的慈航劍典。是絕然不會入武神教的。」一談到信仰,師妃暄的臉上全是嚴肅認真。

「佛道中人,嘿,不好好修你的佛,參你的道,卻居然入世來搞風搞雨。好一個佛道中人。無非不過是估計這天下數十萬的佛寺道廟,又恐懼華夏新的主宰打壓罷逐而已。師妃暄,你與我武神教有緣。我乃武神在世代言人,不忍見你深陷佛道的深淵之中,特來點化你的。」

胡飛的這席話學足了師妃暄的悲天憫人,以及佛道以天下蒼生為借口的惺惺作態的嘴臉。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師妃暄如此的修養,也不免有些心浮氣躁。

場中,又有豪雄冷笑道:「胡教主要點化師仙子,希望不是看在她如仙般的貌美才好。如果武神教僅僅因為容貌,便要強行收納。這樣一來,便教天下人都認為:武神教不過是淫教,邪教而已了。」

「呵呵,凡夫俗子,對武神教有如此偏見也是很正常的。」被人貶斥,胡飛毫不動怒,把眼來瞧。只見說話之人,站在李世民的身邊。表面看來文質彬彬的儒服書生,白哲清秀的臉上常掛著一絲似是胸有成竹的笑意,說起話來則慢條斯理的,一副好整以暇的神態。正是李世民的智囊。長孫無忌是也。

這樣的的信徒,但是確是儒教的擁護者。就如同虛行之一般,對武神教都有抵制情緒。即便是胡飛親自拉攏虛行之,也只者的信仰看看維持在真信徒級上六…一

看到長孫無忌的眼神二胡飛更在心中下了決定。「我要宣揚武神教。便要罷黜儒教,推翻佛道。從此天下就沒有尼姑、和尚、書生。只有武神教徒!」

儒家有經典曰:子不語怪力物神。和武神教有著絕大的衝突,刮導出來的門人不信鬼神,要修浩然正氣。正所謂「吾善養浩然正氣

旋即,胡飛有將目光轉移到李世民身邊另兩位的身上。

只見緊挨著李世民的那女子。頭戴胡帽,形圓如缽,四周垂以絲網。帽上綴以珠翠,式樣別緻,既華麗又充滿若隱若現的神秘美。她穿的衣服更與中原和南方的寬襟大袖完全兩樣,是大翻領窄袖的衣裝,突顯了她女性玲瓏的曲線,整個人看起來有著鼻子尋常的高貴氣質。

竟然是有別於原劇情,在洛陽現身的李秀寧。

在李秀寧的身旁,還站著一女。烏黑亮的秀,白嫩的嬌膚,苗條勻稱的身段,秀而彎曲的眉毛下深邃修長的鳳目,配合著身上散淡淡的天然幽香,構成了一幅令人傾倒的美女圖。

她的神態沉著老練,嫻靜端莊;但她專註堅定的眼神,又使人感到她不僅貌美動人,且有不讓男兒的果斷大膽,無所畏懼,對自己充滿信心,似是對自己所做每一件事的正確性都會深信不疑的樣子。

最令人矚目的卻是她背上斜插著,在左肩處露出了一截似是紅絲織出來的拂塵,使胡飛立即把握到她的身份。正是李靖的嬌妻紅拂女。

見胡飛的目光肆無忌憚地掃視全身,李秀寧微微皺起了一對好看的秀眉。紅佛女則乾脆伸手,將拂塵拿捏在手中,以一股不甘示弱的眼神惡狠狠地盯著胡飛而去。

她手上的拂塵血紅似火,與一身的紅衣互相競艷,烏黑閃亮的秀處更插著一朵紅白相間的菩花。配合著她的冰肌玉骨,不但沒有絲毫俗氣,還出奇地顯得冷艷秀氣。

胡飛不住地點頭,明知故問道:「李世民你身邊那兩位女子。便是李秀寧、紅拂女不成?」

李世民被胡飛非常不客氣地直呼其名,良好的涵養終究還是讓他對答到:「不錯。胡教主法眼無差

然後胡飛的下一句終於讓他佛然變色。

只聽胡飛洋洋洒洒地說道:「恩,她們倆與我武神教有緣。今趟就隨我回去吧。」

「放你***狗屁!我尉遲敬德。就來討教一下。看看你那武神教適不適合我!」說著年約二十五、六的尉遲敬德踏前一步,將腰間的鞭子拿在手中,胡飛當中明目張胆地調戲李閥的大小姐,以及李靖的妻子紅拂女,已經讓這位猛將出離了憤怒。

他的臉容有種樸拙厚重的味道。但雙目精靈閃爍,使人知他絕非可以輕易相欺的人物。他的體格既不高大也不魁梧,但是氣度卻穩立如山,自帶一股殺氣騰騰的迫人氣勢,顯示出非凡的功力和氣質。而且信心十足,乃是能於千軍萬馬中視敵人如無物的猛將。

哪知胡飛端詳他片刻,搖著頭。以一種極認真又抱著遺憾的語氣說道:「不用討教了。武神教不收你,你太丑了

「你!」尉遲敬德便要強上動手。卻被背後一人攀上肩頭阻止道:「尉遲兄,稍安勿躁。難道看不出來此人是想激怒我們么?」

說話的人。正是紅拂女的丈夫,素素暗戀的對象,李拜

兩人都不愧是智勇雙全的人物。尉遲敬德立即冷靜下來,憤憤悶哼一聲,退回到李世民身後。

紅佛女此時卻跨前一步,戰意昂揚。她用冷漠而銳利的眼神緊緊地凝注在胡飛的臉上,語氣不含任何感情的淡淡道:「要讓我入教?先問我的拂塵答應不答應吧。」

李世民輕輕一嘆,知道自己不好阻止。

場面頓時劍拔弩張,無形的風雲在胡飛和紅拂女兩人之間流轉。群豪大氣不喘,均想看看這位天策府中位居第一位的女性高手,有多少的本事,更在心中期待胡飛的武功是不是如同傳聞一樣。

哪知胡飛這個時候,又不再看向紅拂女,而是尋找到了新的目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