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接下來,張青雲主動的將話題引到了工作上,他仔細的跟占江暉彙報了他在港城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同時他也說出了他接下來的工作計求和對未來形勢的判斷,前前後後占江暉聽得很仔細。

一談到工作,占江暉馬上像變了一個人,張青雲感到了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占書記還是依舊和往日般威嚴,剛才前面他生氣的情形現在想來是特別的不真實,這感覺完全就是兩個人。

「恩,你的考慮是不錯的。你能夠意識到踏踏實實的工作,這我和很欣慰。我們黨一直都是非常注重群眾工作的,我們經常講要服務群眾、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很多人理解不了這些,甚至有些人把這些話當成了作秀的一種手段,這是可悲的。,工

華東那邊的情況確實有些特殊,不過我倒認為華東官場被內地其他地方要純潔一些,同時也透明一些。你能在那邊干幾年,這是組織上對你的培養,希望你不要辜負了黨對你的要求。」占江暉認真的道,停諄教誨,字字真言。

張青雲連連表示自己一定不辜負領導的期望,一定會著手把工作抓好,做出色。兩人的談話也漸漸入佳境,張青雲時而會就一些難點問題向占江暉請教。而占江暉在不吝賜教的同時,也會主動談一些江南政局和京城政局的事情。

從占江暉口中,張青雲大致了解何坤可能馬上也要退居二線了,而以前和自己恩怨頗多的高吉祥下放到京津市擔任改委正廳副主任,現在也直接處在了占江暉的領導之下。

當然這些話都是占江暉一筆帶過的,他關鍵談的還是京津市的問題,偶爾甚至還會就京津經濟展方面的問題問計張青雲。張青雲也沒有矯情,自己怎麼理解的就怎麼回答,占江暉聽得也是感觸頗多,偶爾可能還有共鳴,這一聊就是幾個小時,直到郭彩芝來叫門,兩人才結束這一次馬拉松式的談話。

辭別占江暉,從衚衕小區張青雲一路駕車出來心情非常的棒,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張青雲感覺今天確實很有收穫」

接下來幾天,張青雲忙著拜年,一直到初五將事情都忙活得差不多了,他才去港城駐京辦。

港城不愧是經濟達城市,港城的駐京機構外面掛牌港城大酒店,酒店級別很高,屬級酒店,平時對外營京辦老任兼任酒店總經理必據…一年下來酒店營收可以平衡,駐京辦方面政府要少補貼不少的錢,從這一點就很能體現出港城人的精明。

駐京辦通過這種方式來辦,一來不擔心有人反映鋪張浪費,二來也確實可以把接待方面安排得高規格點,平常宴請京城的客人不用走地方風味的路子,很能彰顯出港城的大氣和與眾不同。

港城駐京辦主任叫沈韓楊,一個很有趣的名字,從名字就可以看出來其父母可能只會百家姓,恰恰就用百家姓中的一句話的三個卓做名字,這乍一聽上去味道還不錯。

沈韓楊個子不高,一看上去就是那種很精幹的人,年紀大約的多歲,一口華東普通話,說話的時候嘴中像含了一個東西,不過聽上去倒味道不壞,給人一種軟綿綿的感覺,一如江南的綿軟的風情。

「張書記,還是您的面子管用,改委的領導一聽說是您負責項目,批得很快。昨天我送了材料過去,高技術司文司長沒說什麼直接簽字了,現在就等財稅司李司長確認,我估計問題也不大。」沈韓楊道,本來是一句拍馬屁的話,可是從他嘴中說出來給人的感覺絲毫不覺得過分,沈韓楊在與人交往方面看來確實是挺有專長。

「沈主任,那和我的面子沒關係,這個項目本來就是我們最合適,再加上以前你們工作做得到位,現在批下來也實屬正常的。」張青雲含笑道。

沈韓楊笑了笑,並沒有反駁,心中對這個張副書記又多了一分好感。從沈韓楊對自己的稱呼中,張青雲就判斷出他應該是閏淵的人,因為在港城大部分人都稱呼張青云為張市長,稱書記不多。

因為張青雲負責的主要工作還是政府方面的,他作為書記的權利要多的是虛的。

兩人閑聊了幾句,沈韓楊倒也沒搞什存全體員工集合那一套虛的東西。只是叫了駐京辦幾個負責人過來和張青雲見禮,然後就開始給張青雲介紹駐京辦方方面面的情況。

經過他介紹,張青雲才知道駐京辦的接待和餐飲等各個方面是酒店專門開闢了一塊地方,這一塊地方是不對外營業的,這塊地方就坐落在酒店主樓的後院中。

那裡有專門給領導配的高規格的行政套房,也有專門宴客的宴會廳,張青雲前前後後認真參觀了一遍,感到非常的震撼。

駐京辦這個機構張青雲再熟悉不過了,以前清江駐京辦還有鐵馬駐京辦張青雲都經常去,具體數據他不清楚,但是清江駐京辦每年政府補貼的經費就過了勸萬。

現在再看港城駐京辦,清江駐京辦跟這裡一比那真就是茅草屋了。港城駐京辦的住房和餐飲規格比京城飯店只高不低,張青雲看過之後根本不相信一個港城大酒店的利潤能夠維持這裡的消耗。

張青雲甚至認為港城大酒店是否盈利都值得懷疑,一念及此,張青雲先前對港城人精明的感嘆立馬有了改觀,官場之人,有些地方是絕對的精,有些地方則是可以精明卻一點不精明。

就以駐京辦而論,港城駐京辦搞了一個酒店純屬就是掩人耳目。張青雲才開始不就被騙了嗎?還以為駐京辦能勉強自給自足呢,殊不知官場開源蘋流的概念向來就淡薄,鋪張浪費成風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港城哪裡又能例外呢?

一時張青雲只覺得索然無味,心中又想到了政治改革等諸多方面,覺得前路仍然很長,現在政治透明度太差了。納稅人根本就沒有享受到應有的權利,長此以往,當改革和展到了一定的程度,矛盾勢必會凸顯出來。

在矛盾凸顯出來之前,政治改革必須伴隨著經濟展同步而行,要讓政府方方面面的工作越來越透明,人民群眾可監督,老百姓可以參政議政,要慢慢向真正的民主靠攏。

張青雲腦子想著這些,沈韓楊心裡一點都不知道,不過他久居京城做交際,察言觀色的本事自然是不低。他看出張青雲情緒似乎有變化,還以為張青雲是因為自己沒有主動和他聯繫而生氣,於是他忙道:

「張書記,您來京城前閏書記就特別叮囑過我們,他說工作的事情不用太急,有您出面是肯定沒有問題的。還讓我們不要急著打擾您,說您在京城還有其他的事情,所以」

張青雲擺擺斷他的話,道:「沈主任,你誤會了。我只是驚訝於我們駐京辦的豪華啊。看了這裡,我還真有衝動去臨港市駐京辦看看。你去過臨港駐京辦了嗎?」

「張書記說笑了,臨港駐京辦在京城是數一數二的高檔場所,嶺南的美食聞名華夏,可是嶺南所有的美食在臨港駐京辦二十四小時都能吃到,單這一點我們就比不上人家了。」沈韓楊道。

「呃?」張青雲雙眉一挑,嘿嘿笑了幾聲,道:「那我還真是孤陋寡聞了,改天我得去看看。」

說這話時張青雲心中隱隱泛起了一絲不快,沈韓楊明明懂得自己的意思,他卻偏偏不順著自己的意思說,看得出來自己這個副市長在人家眼中還真就那麼回事情。

當然,也不排除張青雲感嘆駐京辦太奢華,觸及到了他的某些利益。畢竟站在沈韓楊的立場上,他總不希望政府壓他的經費的,張青雲提到了這一茬,可能觸到了他的忌諱,這才給頂了回來。

張青雲專程來一趟駐京辦,目的本來是和沈韓楊溝通,一起協調把新能源免稅區的項目搞下來。可現在看來這個沈韓楊能幹得很,事情已經被他幹得差不多了,張青雲來得倒好像有些多餘了。,工

既然沒事了,張青雲也沒有久留的打算,雖然沈韓楊苦留張青雲吃過午飯,但張青雲推說還有事,就這樣離開了本來應該屬於他的根據地港城駐京辦。他感覺得出來,自己在港城目前影響力還是差了點。看來要將自己的影響力全面的滲透到港城整個權利體系中,前面的路還很長。

時不待我,張青雲雖然想到京城多呆一段時間,但是心中總會有一種緊迫感,與其這樣,還不如將京城的事情快點處理完畢返回港城,從空降港城的那一匆起,張青雲就知道這條路是沒法回頭的。第三個九千字!希望兄弟們能多砸月票鼓勵!!!!關於爆的問題有很多兄弟有異議,我覺得很奇怪,以前我每天更新旺。字,現在每天婦。字,難道沒有變化嗎?

的。 報告總裁:你的摯愛剛離婚 字分兩章,和明。字一章出來,後者究竟就不算是爆??? 季諾維也夫舔了舔嘴唇,現在的他面臨兩個抉擇,要麼暫時退讓,給列寧一個面子;要麼死硬到底和李曉峰分個高下,完全用事實說話。他自認為贏面非常大,但這麼做肯定會狠狠的得罪列寧。作為一個政治家,首要考慮的不是能不能贏,而是獲勝的後果!

季諾維也夫真心不願意得罪列寧,作為布爾什維克的老大,黨內絕大部分話語權的掌控者,只要列寧願意可以很輕鬆的打壓他。這個後果實在是太嚴重了,至少同勝利的果實相比,實在不成比例。如果是平時他絕對不會這麼做,但是現在,季諾維也夫很想試一試了。

挑戰列

寧的權威,固然會得罪列寧,固然後果嚴重,但是如今列寧權威因為革命路線問題已經鬆動了。如果他能夠成功,就能在黨內一鳴驚人,取得一部分話語權。這個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大到季諾維也夫完全無法抵擋。

拼得一身剮也要把皇帝拉下馬!季諾維也夫豁出去了!

「我完全同意您的意見!現在某些同志就是在誤導黨,要將黨帶到歧路上去!對此我是堅決反對,是絕不同意的!如果安德烈.彼得洛維奇不給出確實的證據,我一定要向國外局中央委員會建議,將其開除出黨!」

從季諾維也夫對李曉峰直呼其名,將同志都給省去就可以知道,他完全豁出去了,誰不知道李曉峰入黨完全就是列寧的倡導。如果將其開除黨籍,那就是當面打列寧的臉!



寧的眼神陡然犀利起來,從眼中射出的精光像刀子一樣狠狠刺了季諾維也夫一眼。可想而知列寧對這個得意門生是多麼的失望。不過他也是堅決果斷的人,季諾維也夫想玩大的,他不介意狠狠的教訓教訓對方,給他那顆蠢蠢欲動的心澆一盆冷水!



寧給李曉峰鼓勁道:「安德烈同志,不要害怕也不要擔心!說出你的意見,只要你說得有道理,誰也不能把你怎麼樣!」

李曉峰現在可是鬥志十足,完全不需要什麼鼓勵。他本來就看季諾維也夫不順眼,眼下對方要把他往死里整,你說以某人睚眥必報的性格,可能留力嗎?

很快,李曉峰的第一記重拳就來了:「從一開始格里高利同志的判斷就錯了,刺客並不是沙皇的餘孽!」

季諾維也夫冷笑道:「你說不是就不是?刺客自己都承認了,而且他隨身攜帶的護照也證明他是俄國人。不知道什麼樣的蠢蛋才會對擺在面前的證據視而不見!」

「嘿嘿,可有些蠢蛋就是白長了眼睛和耳朵,刺客承認的就一定是真的?護照難道就不能作假?只有不長腦子的蠢蛋才會被敵人牽著鼻子走!」李曉峰也沒客氣,立刻就反諷了回去。

「我不跟你做口舌之爭,我只要證據!」季諾維也夫傲然道。

「證據?」李曉峰笑了,笑得無比的暢快,笑得季諾維也夫惱羞成怒,他大吼道:「快點拿出證據來!」

「證據不都擺在你面前!竟然還跟我要!」李曉峰搖頭晃腦的說道。

「哪裡有!」季諾維也夫愈發的憤怒了。

李曉峰繼續諷刺道:「所以說你白瞎了一雙好眼睛,擺在面前的證據都看不到,要這雙眼睛有什麼用?告訴你吧,證據就是護照,那麼明顯的漏洞都看不到!」

季諾維也夫暴跳如雷,掏出刺客的護照一頁頁的翻開,破口大罵道:「哪裡有漏洞!」

李曉峰淡淡道:「你難道就不看簽證的嗎?」

「簽證怎麼了?」季諾維也夫怒道。

「你看看護照上第一個簽證!」李曉峰嘆了口氣,指出了破綻。

季諾維也夫看了看,傲然道:「有什麼問題?你不要故弄玄虛!」

李曉峰嘆了口氣:「你難道沒看到第一個出境簽證是在英國辦的?你難道不覺得這之前少了點什麼?」

豪門棄女的逆襲 「少了什麼?」列寧也有了興趣,說真的,他並不太看好李曉峰獲勝,如今見某人似乎真有證據,也不禁暗暗高興。

「列

寧同志,少了從俄國出境的簽證和在英國入境的簽證,他如果真是俄國人,總不會帶著一本空白的護照憑空出現在英國吧?這合理嗎?」

「也許是他在國外遺失了護照,補辦的?」列寧想了想說出了一個理由。

李曉峰笑道:「就算他遺失了護照,簽證也是要補辦的。而且你看這些簽證的時間段,此人長期停留在英國,就算返回俄國也只是蜻蜓點水,最多不超過一個月就離開。這樣的人會是保皇派的秘密刺客嗎?」



寧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而季諾維也夫一看不妙,立刻反駁道:「這不足以說明任何問題,如果護照是假的,海關看不出來!就算此人長期逗留在英國,也只能說明國內的保皇派和英國帝國主義分子有勾結!」

李曉峰卻一點都不著急,直接無視了季諾維也夫,心平氣和的對列寧繼續分析道:「其實簽證只不過是一個小破綻。最大的破綻就是護照本身!」

季諾維也夫叫囂道:「護照沒有任何問題!你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護照是假的!」

「我不需要證明護照是假的!」李曉峰理直氣壯的說道,「列寧同志,這本護照是當場從刺客身上搜出來的,你想想,作為一個刺客,專門為了刺殺您而來。他有必要將這種立刻就會暴露身份,引發極大的政治爭端的東西帶在身上?他就不怕身份暴露?會有這麼蠢的刺客嗎?」



寧理所當然搖了搖頭,確實不存在如此腦殘的刺客,隱瞞身份都來不及,誰會傻到故意暴露?除非,除非,除非這本護照本來就是假的,暴露了也沒什麼關係!



寧能夠想得到,季諾維也夫自然也能想到,一時間他那種咄咄逼人的態度頓時偃旗息鼓了,成了霜打的茄子完全蔫了。

看著季諾維也夫沒精打採的樣子,列寧高興的表揚道:「安德烈同志,你說的很有道理!這本護照確實就是最大的破綻!」

李曉峰笑了笑,洋洋得意道:「其實就算沒有這本護照,那個刺客招認自己是俄國人,我也不會相信!」



寧奇道:「為什麼?難道他還有什麼破綻?」

「當然有!」李曉峰手舞足蹈的比劃道,「您還記得刺客那天被加涅茨基同志撞倒之前喊了什麼嗎?」



寧想了想道:「他好像罵了一句髒話!」

李曉峰笑道:「沒錯,您的記憶力太好了,突然被撞倒的時候,那個刺客用英語罵了一句髒話!」



寧頓時眼前一亮,驚道:「你是說這個刺客是英國人!」

「沒錯!這種突發事件刺客是絕對想不到的,措不及防之下他才會暴露自己的真面目。如果他真是俄國人,就該用俄語罵人而不是英語!」

「這太牽強了!我絕對不會不認可!」季諾維也夫終於忍不住了,他若是再不發話,那麼列寧絕對就會馬上下結論,然後立刻跟他算賬,失敗的代價他可是無法承受,哪怕就是胡攪蠻纏,季諾維也夫也要鬥爭到底。

可是誰能想到,列寧根本就無視了他,對列寧來說你季諾維也夫認不認可都不重要,哪怕李曉峰是雞蛋裡挑骨頭胡攪蠻纏,他也會支持,更何況李曉峰分析得頭頭是道入情入理,這時候列寧可就不是支持那麼簡單了,那就是大力支持。

「安德烈同志,你認為刺客是英國人派來的?難道英國人準備直接干預我國的內政了?」列寧憂心忡忡的問道。

李曉峰搖搖頭,道:「列寧同志,現有的證據只能說明刺客是一個英國人,至於英國人是不是打算干預我國的內政,我無法下這個結論!」

季諾維也夫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立刻叫囂道:「當然不能下這個結論!因為刺客就是保皇的沙皇死硬份子派來的,我已經掌握了他們大本營的所在地,也掌握了其中最核心的成員。我們應該主動出擊,立刻搗毀這個反革命武裝叛亂集團!」

對此列

寧只是冷笑了一聲,刺客的身份呼之欲出,可季諾維也夫還死不承認,還要主動出擊搗毀臆想中的什麼反革命武裝叛亂集團,這簡直就是個笑話。對於季諾維也夫的弱智,列寧已經不是不滿而是深深的鄙夷!

「你的意見呢?」列寧沒搭理季諾維也夫,直接詢問某仙人。

李曉峰堅定的說道:「我認為格里高利同志說的反革命武裝叛亂集團是根本不存在的。這是刺客設下的陷阱,我們絕對不能傻乎乎的一頭鑽進去!」

季諾維也夫跳將起來,大吼道:「什麼叫不存在!我已經派人查過了。在那個旅館確實存在著一大批從俄國逃出來的舊貴族舊官僚,刺客所指認的核心成員,一貫都是反對革命!反對我黨!時刻圖謀殺害列寧同志的反革命份子!對這樣的反革命勢力,你怎麼能夠視而不見!說!你到底有什麼陰謀!」 瓜青雲返回港城。時間網,好趕上港城召開人大四次會議照聯公工,車小偉首先代表政府作了工作報告。

從數據上看,港城去年凹超過旦四億元。人均凹近一萬美元,進口總額和出口總額增長均超過兩位數百分點,全口徑財政收入高達蜘億元,這些數據都在國內大中型城市中排名靠前。

單從經濟上說,港城的各項數據全面超過了直轄市京津市。

而這一點車小偉在作政府工作報告的也不無得意,他主要從六個方面概括了港城經濟建設所取得的成就,這六個概括是比較客觀、到位的,讓聽者很振奮人心,張青雲也是第一次全面、深入的了解港城發展的各個方面,也聽得很動容。

關於政府新一年工作重點,車小偉主要講了八點,概括起來,重要的還是提出要在保持經濟增長不減緩的前提下,調整經濟結構。經濟安展要圍繞著提升城市競爭力、輻射力、影響力三方面著造創新性城市作為一項工作來抓,要真正的實現港城發展的第三次大蛻克

在《報告》中,車小偉重點提到了城建系統方面的內容,提出在未來三到五年時間內,政府要拿出四到元來改造城市環境、人居環境以及老百姓住房的問題,這其中涉及十數項政府重點投資建設的工程,包括港城地鐵一期工程、城市中心公園、當代藝術館、城市規劃館、檔案中心等民生項目建設,另外,民生安居工程保障性住房的建設等等。

這些都是張青雲分管的工作。他也趁著這次聽工作報告的機會在認真規劃部署。

對任何一個城市而言,城市規劃和城建系統都是非常複雜、同時又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這一塊工作和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關,要解決民生問題,除了抓就業率、社會保障體系等等工作外,抓好城市規劃、城市建設、人居環境和老百姓住房以及城市管理等方面的工作。實際上就是在抓民生工程。

而同時,抓城市規戈和城建等方面的工作,對提升港城整個城市的競爭力、輻射力和影響力等方面也是非常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所有的這些工作都是錢袋子工作,處理這方面的工作,一出手就是錢,可謂責任重大。

三到五年時間,政府投資五百到八百億,這就已經是很巨大的數字了。這些錢最終都是要張青雲牽頭花出去的,除此之外,國土資源方面的土地拍賣、房地產行業的監管和治理,這中間更是涉及到的敏感問題太多,再涉及到的關係也很多,這些都將是對張青雲巨大的考驗。

舊愛新禧 去年,張青雲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站穩腳跟上,放在了如何掌控局勢上。在工作方面根本就沒有抓細,有很多方面更是沒有抓。從國土資源局算起,到城平規劃局、住房和城市建設局、交委、人居環境委還有城管,這些單位一溜排開,就沒有哪個部門不重要的。

同時,也沒有哪個部門沒有問題的,這些部門幾乎是個個部門都有問題,都有難點,都有老百姓不滿意的地方。稍微一個環節處理不好直接的結果就是激化矛盾。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爭端,這些所有部門中水究竟有多深,張青雲還沒有完全摸透,而他要想實現自己預想的把這塊工作努力抓好的目標,這些東西都是繞不過去的鴻溝。

在審議人大工作報告的過程中,張青雲作為市領導參與了分組討論,港城一共有6個區,其中市區為浮海區和白果區,這兩個區的黨委書記都是市委常委,而張青雲參與的分組討論則是緊貼浮海區外面的黃陵區。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規戎黃隙區以後的規劃方向將是港城新城區的所在地,政府擬定在今後若干年要重點對黃阻區進行規哉、開發,張青雲來參加這個區的分組討論顯然是有這方面針對性的。

黃陸區區委書記叫左南山,區長叫楊太明,這兩個人張青雲以前都不是很熟悉,張青雲來港城前幾個月沒有去視察過黃陵,所以今天的分組討論算是大家的第一次接觸。

討論會由左南山主持,他的嗓音有些天然嘶啞,剛開始接觸不太容易聽清楚他說的話。好在這類主持工作,需要靈活運用的不多,套話倒是佔了很大的比重,溝通起來倒障礙不多。

不過在討論的過程中,代表們的發言倒是非常踴躍,看得出來,港城市人大代表的組成相對內地而言要多元化很多。在內地縣市人大代表基本大都是和體制內沾邊的人,即使不是體制內的人,其本身的各方面素養也還難達到人大代表的要求,像這類討論會往往都是在走過場。

但是在港城,人大代表對政府工作報告表現得極其熱心,雖然這種熱心並沒有什麼質疑,只是所有人對政府新一年的工作重點都很迫切的想吃透,但是這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進步了,看到大家發言很踴躍,張青雲的興緻也漸漸的高漲。

「張市長,為什麼在市長的政府工作賊,中沒有提到新城開發的內容呢。泣是不是意味著政府翩」不會放緩對我們黃俊的投資力度?。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代表對張青雲道,她這一問題似乎針對性很強,這一開口,其他的討論都靜下來了。

張青雲眉頭微皺,這個女人看上去有些熟悉,但是一時又想不起究竟在哪裡見過。

「新城區的規戈是我們很多年努力才定下來的方案,是絕對不會放棄的。大家都知道,港城現在正處在高速發展的階段,而城市的擴張速度也是日益加劇,所以在今後幾年,政府為了改善人居環境、提高人民生活質量,對黃陸新城區的開發不僅不會減緩投資力度,反而會增加投資力度。

黃陸的發展前途是可以預見的,而如何將黃陵新城規劃和建設好,除了要我們市委市政府、黃阻區委區政府同心協力外,還需要社會各界共同參與,在這裡我也趁此機會向在座的各位做一個要求,那就是希望大家能夠回去把我剛才說的這個觀點告知社會各界,讓大家安心、放心,讓大家一起把重心放到黃陸新城的建設上來張青雲朗聲道,算是給黃陵代表團打氣了。

他這話一說完,大家紛紛鼓掌,很多人都在審視著他。黃陳近幾年來,圭要的發展都是要依靠新城建設,為了作這個工程,黃俊已經犧牲多了。

尤其在近幾年,一些高能耗、高污染的企業,黃陸都果斷的砍掉了,目的就是要搞好新城建設。他們打出的口號是要將黃隨建設成港城的新中心區。

張青雲對黃陵的建設也是重視的,他清楚,在市委班子內部對黃俊新城的建設力度是有不同聲音的。他之所以支持黃陳新城的建設,是因為他能夠預料到港城在今後幾年發展的速度。

隨著港城的高速發展,城市人口會急遽增加,而房市泡沫的來臨也必將對港城造成巨大的衝擊。從民生的角度出發,此時開發新城。引進的是世界城市建設的先進分散理念,是很有必要的。

而反對黃陸開發的人,他們的理由也是充分的,他們考慮的是資源集中、人才集中,最關鍵的是土地資源的合理使用。所謂土地資源的合理使用,說穿了,就是一個物以稀為貴的概念,一個城市在比較集中的情況下,土地都值錢。政府通過拍賣土地所得到的收入就高。

如果將城市分散了,用傳統觀點來說就是沒能形成規模效應,城市不為之城市了,那樣一來用於商業開發的土地價值就提不上去。從經濟價值來說就不合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