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於是他兩個最小的兄弟非常不耐煩的抬起眼鏡男也離開了。

「真有本事,把老爺子也請動了,算你們聰明!」劉慧民看著劉伯陽冷冷道。

劉伯陽聳聳肩膀,沒打算解釋,你愛咋想咋想唄…… 劉慧民進屋之前,猶豫了一下,還是指著車上的乘客道:「老四,一人給一碗羊湯,別餓死,這些年我什麼都干過,可還真沒殺過人。**!。吧*巴爺說的有理,我不能讓老爺子從下面不省心。楊青帝是吧?你跟我進來,跟巴爺說話客氣點兒!」

x族老百姓的家跟漢族普通農村家庭沒什麼不同,也有上堂側室之說,不過劉慧民的家雖然從外面看上去很氣派,真進去就顯得陳腐守舊了,這倒不是說他家裡破爛不堪,也不是說沒有現代化的傢具電視之類,主要是一種氣息氛圍上的古腐,x族的人都信教,劉慧民家裡略顯陰暗,正客廳中央牆壁上掛著一顆巨大的牛頭骨,劉伯陽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但是外族人第一眼看到絕對會感到心裡毛毛的。

劉伯陽三人主動坐到了巴爺對面,而劉慧民帶著兩個兄弟坐在旁側。巴爺親自用乾瘦的手掌為劉伯陽三人各倒了一小杯茶,輕輕推給他們道:「暖暖身子吧。你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老爺子,不用客氣。」劉伯陽笑呵呵的接過那杯茶。

「讓你喝你就喝!話那麼多,這是我們x族的規矩!」劉慧民鄙夷道。

「是嗎?」劉伯陽淡淡一笑,「既然是規矩,剛才怎麼沒見你做啊?」

劉慧民怒了:「你——!!」

「劉子,閉嘴!」巴爺冷斥道。

劉慧民憤憤不平的看了巴爺一眼,碾著牙沒說話。

「老爺子,我們是從g市來的。」劉伯陽跟巴爺說話還是很客氣的,因為他確實有點欣賞這位開明的老人。

「哦,就是順著剛開的那條公路一直走就到了吧?」巴爺問。

劉伯陽點點頭,心裡有點唏噓,這x子村還真是窮啊,除了敢在望縣飛揚跋扈,對外界簡直就是一無所知啊!他們平時連新聞都不看么?居然不知道g市的確切位置!

看到劉伯陽微驚的表情,巴爺有些訕訕的笑道:「我這把老骨頭一輩子就老死在村裡了,我從來沒去過你說的那個地方,我只是知道我們這一塊兒隸屬它。」

劉伯陽終於明白老人為何有為子孫後代著想的苦心,一輩子就只生活在這麼狹小封閉的村落里,確實夠可憐的,沒眼界沒閱歷,沒文化沒科技,跟井底之蛙有什麼兩樣!只是不知道是政府沒照顧到,還是x子們天性不求上進思想迂腐的緣故……

「不礙事的老爺子,哪天你要真想出去見見,我可以帶你去,保准讓你見到外面的世界,跟你們這兒確實很不一樣啊!」劉伯陽笑道。

「真的嗎?」巴爺有些激動。他活了將近七十年,還是頭一次有人對他說這種話!像劉慧民平時最多也就給他兩盒好煙好酒就打發了,可那算孝順嗎?那不算孝順啊!

「當然是真的!我開著車來的,你要不相信,我現在就能帶你出去遛一遭。」劉伯陽笑呵呵道。

巴爺眼睛濕潤了,雖然是第一次見劉伯陽,可劉伯陽這三言兩語確實讓他很感動,劉伯陽到底能不能把話兌現姑且不論,關鍵是這份體貼老人的心意難得啊!

巴爺紅著眼睛道:「呵呵,不用了……我這把老骨頭,折騰不動了,我活到這把年紀,還從來沒坐過汽車呢!小夥子,有你這番話,巴爺我就很感激你啊!」

劉伯陽微笑道:「老爺子,不用謝,這是應該的。實不相瞞,我現在主管這條公路線,其目的之一就是想把望縣的經濟帶動起來,再說實際一點兒,那就是讓你們x子村也跟著富起來!我想慧民哥可能是從外面聽到了一些風言風語,所以對我產生了誤會,不過我不怪他,我能理解,我知道慧民哥想要什麼,而我本人也很願意幫你們,不然我今天也不會只帶著三個人過來了,您說對吧?」

論及談判和說好話,劉伯陽這腦子閱歷,可比巴爺劉慧民這些連學都沒上過幾天的人強太多了……

這兩聲「慧民哥」,直接把劉慧民叫的愣住了,他大為驚訝望著劉伯陽,不知為何,心裡隱隱湧上一股愧疚感,從進門到現在,他一直都在刁難劉伯陽,可現在才想起來,人家壓根就沒針對過他,一直都是心平氣和的同他說話。

想讓劉慧民這種蠻子仇恨一個人很容易,同樣培養對一個人的好感也不難,他和劉伯陽之間本就沒有多大仇怨,只不過就是聽人家說這小子賺發了,自己眼紅而已。現在想想,確實是自己沒風度了,人家賺錢靠的是本事,自己靠的啥?……

劉慧民很不自然的笑了笑,劉伯陽樂了,他打一進門就料定了劉慧民這種人的脾氣,活脫脫梁山泊李逵的類型,你跟他玩硬的,他非跟你拼到最後一口氣,可你跟他來軟的,他就招架不住了。

「老爺子,他們都叫你巴爺對吧?呵呵,不介意的話,我也喊你一聲巴爺如何?我也是有爺爺的人,所以我能體會你的心情,跟我說話用不著抱著欣賞和感激的心態,有些事是不分民族和地域的,小輩們應該尊戴老人,這是整個z國有良心的人都該做的。」劉伯陽笑道。他從小可是跟著爺爺長起來的,跟老一輩的人有一種從小培養起來的親近感。

「聽聽!劉子!你聽聽!人家是怎麼說的,你再想想你是怎麼說的!我就說你不應該整天憋在x子村,你真該出去見識一下。」巴爺恨鐵不成鋼道。

劉慧民苦澀的撇撇嘴,想反駁卻沒反駁出來,今天老爺子別的話或許沒觸動他,但是有一句卻讓他很自責很愧疚,「我活到這把年紀,還從來沒坐過汽車呢!」巴爺這句話,讓劉慧民的心狠狠揪疼!

子欲養而親不在,老人的心愿很難實現嗎?……一點都不難啊……

劉慧民是莽漢,可也不是那種霸道到連道理都不講的一根筋,他覺得自己做的不對就敢認栽,主動對劉伯陽道:「楊兄弟,」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你慧民哥這人,沒念過書,大字不識一個,只認得錢,但卻從來沒本事賺到大錢。這次的事兒是我見錢眼開了,慧民哥跟你陪個不是,你啊,別往心裡去。回頭我就把那車人放回去。我剛才聽你說你有辦法讓我們x子村變富,跟我說說行不?」 多年以後戈爾什科夫依然耿耿於懷的回憶道:「曾經有一個擊沉提爾皮茨號的機會擺在我的面前,但是他卻被艦載航空兵給毀了。當我剛剛命令艦隊進入戰鬥狀態,準備開始炮擊的時候,呼嘯而下的俯衝轟炸機和魚雷機像狼群一樣撲向了提爾皮茨號……」

當然,那時候的戈爾什科夫已經不再堅持戰列艦是海軍的核心了,在二戰中親眼目睹了海軍航空兵巨大的威力之後,他立刻改邪歸正,投入了航母派的懷抱,之後接替庫茲涅佐夫擔任海軍總司令的他,竭力地推動了核航母工程,在八十年代,一艘十萬噸級的新式航空母艦以他的名字命名。

回到戰鬥本身,戈爾什科夫當時距離提爾皮茨號大約37公里,以十月革命號和巴黎公社號經過改良的380毫米主炮的性能,是可以在這個距離上進行炮戰的。

戈爾什科夫之所以沒有這麼做,原因很簡單,第一是當時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37公裡外的提爾皮茨號在測距儀的目鏡里都只是一個橘黃色的紅點,對於十月革命號和巴黎公社號性能不咋地的光學測距儀來說,想要在這個距離上準確測距,難度頗大≮≯,。

當時戈爾什科夫只能用第二種選擇——炮瞄雷達。但是十月革命號和巴黎公社號的炮瞄雷達屬於第一代產品,性能並不是特別可靠,在40公里上的測距誤差有點大,並不能可靠的引導主炮進行射擊。這種雷達要到30公里以內精度才能接受,而現在,顯然是然並卵。

當然,蘇聯當時並不是沒有更好的炮瞄雷達,比如裝備在重巡洋艦和輕巡洋艦上的第二代炮瞄雷達性能就很不錯。比如說莫斯科共青團員上的炮瞄雷達就在40公里的距離上準確的識別出了提爾皮茨號,並指示給十月革命號。但問題是,莫斯科共青團員的203毫米主炮射程沒有那麼遠,看到了也打不到。

所以說,此時戈爾什科夫真心是很蛋疼,能打到的看不清。能看清的卻打不著,這不是玩兒他么?當時的戈爾什科夫恐怕在心裡畫圈圈詛咒總裝備的那群「人渣」。

不過,這其實也不能怪總裝備部,因為按照原計劃,十月革命號和巴黎公社號應該在1941年入塢進行第二輪改裝,其改造的重點就是更新火控和指揮設施,比如更換新式的對空對海搜索雷達和炮瞄雷達。

但眾所周知的是,1941年戰爭爆發了,為了應對卑斯麥、提爾皮茨號和沙恩霍斯特等德國巨艦的威脅。十月革命號和巴黎公社號的改裝計劃只能終止,兩艦得肩負起維護北冰洋航線安全的重任。只能說,十月革命號和巴黎公社號運氣太糟糕沒趕上好時候。

七公里多的距離,對於戈爾什科夫來說簡直是望眼欲穿,當時他死死的抱著望遠鏡觀察著三十多公裡外的戰況,雖然真心看不清什麼,但是一次次的爆炸聲和閃光卻讓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經過空軍飛行員的反應,蘇霍伊了解到俯衝轟炸的效果並不是特別理想。大部分炸彈都未能擊穿提爾皮茨號的主裝甲,為了解決掉提爾皮茨號。他一面下令給ro-3機群裝上fab-1500炸彈,另一面也要求魚雷攻擊波次的飛行員更給力一點。

「你們浪費了幾十條魚雷,卻僅僅擊中了提爾皮茨號一兩次,難道不覺得羞愧嗎?」

其實,這不真不能怪飛行員,因為他們大部分都是新手。之前在陸地上練習得更多的是投擲炸彈,投射魚雷真心是第一次。而且眾所周知,魚雷比炸彈貴得多,哪怕是操雷,也不能天天投著玩兒不是。所以他們中的絕大部分其實是缺乏投擲魚雷的經驗。這回第一次上場,表現不太好也就很正常了。不過小夥子們卻因為蘇霍伊的話而憋了一股勁,他們想要證明自己是行的!

第五波次依然是俯衝轟炸,24架攜帶了fab-1500的ro-2/3再一次爬上了提爾皮茨號的頭頂,比起之前的幾次俯衝轟炸,這一次要容易得多,畢竟提爾皮茨號的防空火力已經基本被打癱,而且速度也大降。

24枚fab-1500炸彈呼嘯著脫離了掛架,像流星一般向提爾皮茨號衝去,一共命中了五枚,其中只有一枚最為致命。該彈命中了提爾皮茨號艦首後方約十五米的前甲板上,巨大的體量和動能使它貫穿了艦首的數層甲板,在右舷水線下方穿出艦體后在水中爆炸。

提爾皮茨號前部艦體在這次異常猛烈的震蕩下受損嚴重,進水超過1500噸,並引發了艦體前傾。其動力裝置和火控系統也蒙受重創,按照後來死裡逃生的該艦副艦長的說法:「西里阿科斯將軍和邁爾艦長一致認為,這次的受創已經『摧毀』了提爾皮茨號,我們已經喪失大部分戰鬥力,已經不可能返回特隆赫姆了……」

最關鍵的是,這枚炸彈徹底的讓提爾皮茨號停了下來,其航速迅速跌落到10節以下。這對於後面發起魚雷攻擊的ro-2/3機群來說,等同於打死靶。

事實上也是如此,根據魚雷機飛行員回憶:「在夜空里,提爾皮茨號就是一堆篝火,之前的俯衝轟炸已經將這艘戰列艦徹底的點燃了。其防空火力已經基本癱瘓,只有少數炮位還在零星的發起攻擊,這對於我們來說,簡直就是毛毛雨。我們毫不費勁的就接近到了提爾皮茨號五百米以內。我能看到該艦甲板上不斷的有水兵跳海逃生,相當一部分身上都帶著火焰。那時候的提爾皮茨號再也看不出曾經所擁有的雄壯,此時的她在烈焰中顯得那麼無助……」

「不過我們並不會客氣,實際上我們都盼著大幹一場,都想成為收穫這份榮譽的人。魚雷一枚接一枚的被投下去,然後一枚接一枚的命中提爾皮茨號的右舷,十次爆炸?或者十二次?反正。我們中的絕大部分人都擊中了目標!」

雖說航空魚雷的威力比艦用魚雷威力小(口徑小,裝葯少),但十幾條航空魚雷也是能咬死大象的。更何況,對提爾皮茨號的打擊還不遠遠不止航空魚雷。十五分鐘之後,最後一波攻擊者抵達了戰場,比較有意思的是這一波攻擊者共由兩個部分組成。一隊是從摩爾曼斯克起飛的屬於空軍的pe-8遠程轟炸機,該機隊一共有18架,全部攜帶fab-3000炸彈。另一隊則是從列寧格勒號等航空母艦上起飛的最後一隊ro-2/3,一共12架,攜帶有fab-1000炸彈。

這三十架戰機幾乎是同時抵達戰場,也幾乎是同時進行攻擊,唯一不同的就是攻擊高度相差甚遠。pe-8機群大部分都是在五千米高度進行投彈,而ro-2/3則是繼續俯衝轟炸。

不過實話實說,這一波攻擊其實完全都沒有必要了。因為當時的提爾皮茨號可以說已經完蛋了,她僅僅是漂在海面上的死魚而已。唯一促成此次轟炸的,是空軍也想分一杯羹而已。

用戈爾什科夫的話說:「最後一輪轟炸,除了殺死更多棄船逃生的德國佬之外,就沒有更多的意義了。作為一個老海軍,對這樣的屠殺,我有些看不下去。」

當然,戈爾什科夫這是矯情。實際上他是很鬱悶自己無法投入到這場「屠戮」盛宴中去,此時。他艦隊依然無法攻擊提爾皮茨號,你說他急不急?

從摩爾曼斯克飛來的pe-8首先投入攻擊,十八架轟炸機陸續從五千米高度打開艙門,又粗又長的fab-3000炸彈帶著赫赫聲勢猛地就墜落下去。此時,天空中沒有討厭的德國戰鬥機干擾,也沒有讓人煩惱的高射炮火力。下面燒得通紅的提爾皮茨號就是一個明亮的靶子。

零時四十七分,如同平時演習一般投下的十八枚fab-3000炸彈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提爾皮茨號,直接命中兩枚,近失彈一枚。命中的第一枚炸彈穿透了a炮塔和b炮塔之間的甲板,不過在引信起爆之前。該彈就穿透了提爾皮茨號的船體,一直衝到該艦船底以下三十米的位置才爆炸。

爆炸產生的衝擊波激起了一股駭人的水柱,不光將提爾皮茨號的艦首重重的抬離海面,還衝飛了不少逃生艇。至於那些泡在海里的提爾皮茨號船員,更是在衝擊波的作用下被活活震死,一時間這片海域是「浮屍遍野」。

而第二枚擊中提爾皮茨號的fab-3000炸彈則擊中了艦體中部,直接命中了後部艦橋,在巨大的衝擊力作用下,整個後部艦橋轟然坍塌。而這枚炸彈則繼續深入前進,然後衝進了輪機艙,劇烈的爆炸在艦體側面和艦底撕開了可怕的大洞,徹底摧毀了周邊的艦體結構。至於那枚近失彈則在c炮塔左舷附近爆炸,將艦尾被魚雷打出的大洞進一步擴大。

如果說之前提爾皮茨號還屬於奄奄一息,可以搶修,而現在,那真心是只剩下了最後一口氣,而且就是這口氣也不會長久,因為俯衝轟炸的ro-2/3也到了。

這一輪俯衝轟炸中,共計投彈12枚,取得命中8枚的超級好成績。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提爾皮茨號已經動彈不得只能被動挨打,更關鍵的是,經過前幾輪的實戰攻擊,紅海軍飛行員的經驗條是長得飛快,取得好成績也就很正常了。

這一輪的八枚fab-1000炸彈很集中的打在了提爾皮茨號的艦體中部區域,拜之前的fab-3000炸彈的幫助,這一片區域真心是不能看了,而更多的炸彈落下來之後,很快就將提爾皮茨號的龍骨攔腰斬斷。一時整,隨著一聲巨響,這艘巨艦斷為兩截。

比較有趣的是,也就是這個時候,戈爾什科夫的兩艘戰列艦終於完成了第一輪齊射,16枚380毫米炮彈此時正在空中飛行!當它們落下來時,提爾皮茨號落水或者搭乘救生艇逃命的船員成了最不幸的受害者,大部分炮彈正好落在了他們周邊。有一艘救生艇甚至直接被炮彈打成了碎片!

接下來,這片喧囂不已的海面終於開始慢慢恢復平靜,轟炸機和攻擊機心滿意足的拍著翅膀飛走了,將這片狼藉的海域留給了戈爾什科夫的艦隊。而這也讓這位未來的海軍元帥萬分不滿。

「我的艦隊辛辛苦苦的趕來,結果卻成了給德國人收屍的存在,這算什麼?!」

憤怒的戈爾什科夫一度想繼續南下追擊已經逃跑了的沙恩霍斯特號。但是他的請求很快就被庫茲涅佐夫和蘇霍伊拒絕了。對於能夠消滅提爾皮茨號等主力艦,他們已經是萬分滿意,認為沒有必要冒險進入德國空軍的打擊範圍追擊沙恩霍斯特號。

戈爾什科夫也只能帶著兩艘戰列艦和兩艘重巡洋艦向北撤退,將接下來的營救德國船員的工作交給驅逐艦完成。返回特羅姆瑟之後,這位海軍上校將自己反鎖在艦長室里,整整生了兩天的悶氣,可見他是多麼的鬱悶。

戈爾什科夫很鬱悶,但是紅海軍卻是興奮不已,這一次作戰成果太豐碩了。擊沉了包括提爾皮茨號在內的德國主力艦,幾乎是一戰摧毀了德國海軍的全部精銳。俄國海軍上獲得這樣的戰果是什麼時候?恐怕還追溯到拿破崙時代的烏沙科夫吧?

而且俄國海軍也太需要這樣一場勝利證明自己的價值了,畢竟不管是日俄戰爭還是一次世界大戰或者是國內革命戰爭,他們的角色都是尷尬的。

而現在這場勝利太給海軍提氣了,尤其是要注意到,在這場海戰中,紅海軍的損失都不值得一提,僅僅是慎密號驅逐艦遭受重傷和損失了一些飛機。這麼微小的戰損讓海軍本身都被震驚了。尤其是那些支持戰列艦的老頑固,那個目瞪口呆的表情是相當的精彩。

紅海軍航空兵完成了對自身價值的證明。理所當然的將擊沉提爾皮茨號的戰果裝進了自家的口袋。但是這讓空軍卻很不服氣,空軍認為他們才是給了提爾皮茨號最後一擊的王牌選手,正是pe-8的攻擊才擊沉了提爾皮茨號,空軍認為這個功勞應該屬於他們。

而這就引發了一場軍種之間的大爭吵,關於究竟是誰擊沉了提爾皮茨號,成為了紅海軍和紅空軍之間永恆的嘴炮。當然。在官方戰史的說法是,擊沉提爾皮茨號90%的功勞屬於紅海軍,尤其是紅海軍的艦載航空兵,他們才是終結提爾皮茨號的主力。而空軍則是最後時刻起到了「助攻」作用。

這種說法讓空軍一直耿耿於懷,不止一次的在民間場合為自己鳴不平。認為海軍是在某仙人的偏袒下奪走了屬於他們的榮譽。對此,某仙人又是怎麼看的呢?

「認真你就輸了,這種事情就當不存在和沒聽到就好了!」

某仙人的態度為什麼這麼奇怪呢?按照他那個操蛋的尿性,應該會狠狠地給空軍中的某些人一點顏色看看,怎麼這迴轉性了?

原因非常簡單,因為李曉峰很明顯看穿了這就是某些人想要挑撥他和空軍的關係,這就是想故意製造矛盾要從中漁利。這點政治上的小把戲他都看不穿,真心是不配當大長老的。

這個事兒,就是雅戈達搞出來的,他攛掇了一小批空軍中不太得志的將領,故意在各種私人場合放話,為的就是要攪混水。一旦李曉峰上當了,雅戈達就會幫著斯維爾德洛夫拓展在空軍中的影響力。

「小兒科的把戲!」李曉峰對此嗤之以鼻,對於雅戈達這種「挑釁」或者說試探,他的回應很簡單,那就是不予回應。作為政治局委員如果連幾個小蝦米的犬吠都要當一回事,那才是奇葩。

當然,就這麼算了也是不可能的,李曉峰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在官方戰史中將這次行動定性,徹底的肯定了海軍尤其是艦載航空兵的功勞。

別小看了這一行為,官方的認定等於是一錘定音,這就是充分肯定了紅海軍的榮譽主體地位。如果空軍足夠聰明,就該明白李曉峰是什麼意思,接下來如果繼續縱容某些不入流的傢伙瞎胡鬧,那才真是得不償失。

實際上空軍的反應很快,一面通過官方渠道肯定了軍委或者說某仙人對戰功性質的認定,另一方面或明或暗的警告那些跟雅戈達混一塊的邊緣人物趕緊閉嘴,否則就不客氣了。

說白了,空軍其實也就是向試探一下李曉峰的態度,畢竟三大軍種之間是存在利益分配之爭的,像擊沉提爾皮茨號這樣的大功勞,就算沒參加都得上杆子往自己懷裡划拉,更何況空軍還參合了,那肯定是要爭取一二。

所以,空軍之前也是暗自縱容了雅戈達,藉此來試探某仙人的真實態度,如果某人沒有明確表示不滿意,那空軍方面肯定要加強爭功的力度。

只不過李曉峰反應讓阿爾克斯尼斯完全就沒有料到,不費吹灰之力就讓他們鎩羽而歸了……(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秒殺土豆、暢飲千杯人未醉、醉酒無楓和尤文圖斯同志! 劉慧民旁邊兩個兄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心中最粗莽彪悍的老大居然也有道歉的時候,而且還是向眼前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子!說出去都沒人信啊!

可劉伯陽卻笑了,他此次之行,賭對了,一切如他所料,果然沒有短兵相見,用談話的方式把衝突化解,真是多虧了及時站出來的巴爺,冤家宜解不宜結啊!

「是這樣,慧民哥,你如果想插手公路線的事兒,不太可能,因為這條線雖然是我包的,但還有很多其他因素在裡面,我一個人也不能全權做主。」劉伯陽道。

劉慧民稍感失望,不過還是故作無所謂的樣子道:「沒事兒,兄弟你有啥話就說吧。」

「但是我看好你們這裡的前景,如果銷售牛羊肉似乎大有市場,現在g市那邊牛羊肉價格都比較高,主要是貨源上比較緊缺,但你們還保留著放牧的傳統,別的我不敢說,你們的肉質絕對比市區那些人工餵養起來的牛羊肉要好,如果加工一下保鮮運過去,會大有銷路的。」劉伯陽道。

劉慧民眼睛一亮,問道:「加工一下?保鮮運過去?」

劉伯陽笑道:「是啊,你總不能直接把活的牛羊拉過去賣吧,宰殺和分樣都是有必要的,而且還要買幾輛冷凍車,建一個大型的冷凍保鮮倉庫。」

劉慧民猶豫了,光是聽劉伯陽說,他就知道這得投資不少錢,以劉慧民的見識,他就算相信劉伯陽,也捨不得一下子投那麼多錢進去啊!

劉伯陽似乎看穿他的顧慮,笑道:「慧民哥,錢的事兒嘛,你先不用擔心,實在不行,這算咱倆合作的,我投點資,把冷藏車包辦了,而你主要負責召集全村人投點資,把保險倉庫建了,再招攬他們提供優質牛羊,宰殺之後運到g市去買就行了。」

對劉伯陽而言,他早就想在運用公路線之外也滲入其他行業了,錢嘛,當然是多多益善的好,沒誰嫌錢多燒手的,幫助劉慧民販肉這或許是個契機,萬一衝擊了整個g市肉類市場,就又能大賺一筆了。而至於購買幾輛冷藏車,這對一天就進賬數萬的劉伯陽而言,實在不是什麼難事。

劉慧民激動的不行,劉伯陽不但幫他出謀劃策,還主動提出投資合夥!以他的腦子,就算一輩子都想不出如此膽大的主意!

子村別的不多,就是放牧的人家多,除了他這種不務正業的,每戶人家基本上都養了至少二十幾隻牛羊,多了不是養不起,而是沒必要,子們養牛羊不單單是為了自己吃,當然也會弄到望縣其他地方的集市上賣肉,可是那樣賺到的利潤跟運到大型超市包裝成精品銷售簡直不能相提並論,誰都知道一件再不起眼的商品經過包裝和打廣告后利潤是翻倍的。

劉伯陽很聰明,他不會把建保鮮倉庫的錢也出了,而是讓劉慧民自己拿主意,你自己沒錢,可以找全村的人一起投資,這樣才能把大家全都聯合起來,捆在一條線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齊心協力干點事情。

而這顯然也是需要劉慧民做做全村人的工作的,就算以他的霸道,也不能強迫每個村民都出錢,必須經過全村商議,把這其中利害關係和前景都跟村民們說清楚了,只有那些自願出錢的才能收攬。更何況後面還有擴大放牧和防疫病害等等的後續工作,這都很費時間。所以劉慧民儘管現在很激動,卻暫時給不了劉伯陽答覆。

劉伯陽也不著急,其實他也有很多話沒說出來,這件事兒說起來簡單,真正操作起來還是比較困難的,首先在族中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宰殺牛羊的,連這一關都得請專業人士,而後面還有質量檢查監督等等的重重考驗,真想把子村的鮮肉送上市,還指不定要猴年馬月,再說真要把族的肉規模化,壟斷化,光一個小小子村是滿足不了需要的,必須要聯合整個望縣所有的族,一起提供肉源才行,劉慧民的惡名是打出來的,別人究竟能不能信任他,真的是個問題。

這一切真應了那句老話,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有夢想是好,真正實踐起來將會無比艱難。

然而,說句老實話,劉伯陽今天來子村,主要目的本就不是出謀劃策和扶貧就貧的,他是來跟劉慧民談判的,讓他以後不要再在自己的公路線上搗亂,兩人能交上朋友更好,把乘客們成功解救出去的幾率就更大了。

就目前看來,這次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劉慧民被劉伯陽說的無比激動,真有點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他自己也知道這事兒真操作起來不容易,所以興奮的拉著劉伯陽在屋子裡交談一些後續工作。

巴爺一直安靜的聽著劉伯陽和劉慧民談話,臉上布滿了欣慰,抬頭看看時間,已經接近飯點,老人家不動聲色的起身去準備午餐。

劉慧民既然被劉伯陽成功說動,把那車乘客放回去是理所應當的事兒,劉伯陽便悄悄吩咐高震飛和崔國棟去辦。

在族家裡是不允許抽煙的,崔國棟早就憋壞了,一出門就給自己點上一根,小聲笑對高震飛道:「四哥,還是陽哥有本事,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今天這事兒擺平了,如果是我,還指不定跟這幫傢伙拼成什麼樣呢!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陽哥也這麼能侃,直接把姓劉的侃蒙了!」

高震飛也淡笑道:「這也不是瞎侃,陽哥給他們指的路是對的,究竟能不能實現就得看劉慧民自己的本事了,不過我看這村的現狀,很夠嗆,它封建落後不是一兩天了,像巴爺這種思想開明的人太少太少,就算劉慧民再狠再霸道,也不見得能讓全村人都『入股』。」

崔國棟嘿嘿笑道:「管他呢!就算劉慧民辦不成,咱們陽哥也成了他的恩人,起碼讓他見識過有文化有眼界的人的智慧,以後無論他辦成辦不成,都沒臉皮再刁難咱們了吧!」 「你們可以回去了!」崔國棟走上了大客車,對著全車人微笑說道。()**!。*

滿車乘客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直勾勾望著崔國棟!他們絕望過太多次了,簡直以為這是幻聽,這三個少年才來了這麼會兒的功夫,居然就把他們成功解救了?!

「小、小哥……你說的是真的嗎?他們真的肯放我們走?」有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問道。

「當然是真的,難道你還想在這兒再住一晚上啊?」崔國棟開玩笑道。

看著這些人憔悴的模樣,崔國棟心裡也很唏噓,這幫無辜的傢伙實在是被折騰壞了,幸好剛才每人喝了碗羊湯,不然還指不定有多少人倒下。

乘客們愣了一下,瞬間激動的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小哥!!謝謝、謝謝你們!!」

「太感謝了!」

崔國棟擺擺手道:「不用謝,大家聽我說,放你們回去沒問題,但是有些事兒大家要牢牢記在心裡,回去不要跟任何人說。昨天出了這檔子事兒,是我們保護失當,害大家受苦了,我們陽哥已經跟這裡的老大談好了,以後擔保不會再有類似的事生,所以大家還是可以放心坐車。」

乘客們面面相覷,都沒回應什麼,這次的事可把他們嚇壞了,以後還敢不敢再坐這趟車,真成了問題。

崔國棟看在眼裡,也不好強求,只能道:「再就是,我真心希望大家回去之後不要把這件事弄的滿城風雨,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大家把它當成一場誤會,一場噩夢,當然我們戰魂堂方面也不是那種不厚道的人,為表歉意,等大家回去之後,我們的人會給予大家一定的補償,希望能讓大家消散一些心中的怨氣。因為出了這樣的事兒,是誰都不希望看到的。」

乘客們當然客套道:「不用啦!這都是我們不小心,不怪你們的!」

「就是啊!你們已經儘力了,把我們放回去就行了,很感激你們啊……」

「補償什麼的就免了,我們現在只想回家……」

他們只把這次的事情看成劉慧民帶人攔路搶劫,卻沒往更深層次的方面想(劉慧民一開始就是沖著戰魂堂來的!),這當然更好,崔國棟也不會傻到自己說出來,見大家口頭答應了,他便從後面提出一個塑料袋,裡面便是乘客們被搜走的錢包手機手勢之類,攤在身前,道:「大家有誰丟的東西,現在都可以拿回去了!」

滿車的乘客們趕緊過來哄搶,急急忙忙找回自己的貼身物品。

失而復得而且東西完好無損的心情,可以想象!崔國棟看著這些人激動的表情,認真道:「我再重申一遍,我真心希望大家能把這次的事當成一場噩夢,不要總糾結在心裡不放。東西還給大家了,除了幾個挨打的,你們大多數人也無恙,回去之後最好不要報警,也不要想著報復,這都是沒意義的,這幫x民的手段和脾氣你們不是沒見識過,你們如果記仇,跟他們過不去,那隻會給自己找不痛快!」

那些乘客們趕緊應聲道:「放心,不會的!這事兒既然過去了,我們也不會念念不放,就當自己晦氣,回去不會到處亂講的!」

「小哥這些話你不用刻意囑咐,我們都明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