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旁邊的秦正有點擔心,難道真的是墨家那戶人家的人。

「先生,對不起,我們剛剛只是開了一句玩笑,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秦正諂媚的討好,現在的他真的怕眼前的男人會對付自己。

「那萬一,我當真了呢?」墨北辰怎麼會放過這樣的男人。

男人的未婚妻十分的不解,明明是他們佔優勢的,怎麼現在就變了。

「親愛的,你怎麼跟他道歉了啊,我們可是有舅老爺啊,怕他做什麼。」女人此時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看到這麼完美的男人已經成家了,她心裡有一種滿滿的嫉妒感。

秦正扯了扯女人,「親愛的,我們不要鬧好不好。」

女人直接甩開秦正的手,「你說什麼呢,是他們破壞了我們的求婚儀式,是他們應該給我們道歉,你看你現在怎麼回事。」

一看自己的男人這麼窩囊,女人氣不打一處來。

經理一看這麼不懂事的客人,「墨先生可是我們榆城最大集團的繼承人,聖元集團知道吧,你們該和先生好好道歉,還有我們咖啡廳之後不允許你們這樣沒有禮貌的客人進來。」

女人一聽到經理的難聽的話,「你說誰沒有禮貌呢,我未婚夫和我在你們咖啡廳求婚,結果被這些人打斷,我。」

秦正不想讓自己的未婚妻繼續說下去,朝著她吼了一聲,「行了,要鬧回去鬧。」

女人被秦正突然一吼,愣住了,然後摔掉了桌面上的玫瑰,「秦正,你這個混蛋。」

女人直接跑開,秦正想要追出去,可是他也知道自己要是得罪了眼前的這位,自己也要完了。

「對不起,墨先生,墨夫人,我今天晚上因為求婚的事情,可能是太激動了,可能造成您的不便在下在這裡真誠的道歉。」

說完了之後,秦正已經沒有當時的硬氣,現在的他看起來精神狀態不是很好。

豆豆扯了扯墨北辰的衣服,「爹地,我肚子餓了。」

墨北辰聽到兒子這麼說,立馬起身,他們全家人沒有一人應答秦正的話。

待他們都離開了之後,秦正回過神,「經理,你看這,墨先生是不是,」

經理知道他想問什麼,「你不知道這墨先生十分護著家裡人。」

言下之意,秦正可能遇上了大麻煩了。 「當年他們要對付的人是你,只是當時你只是陰差陽錯被救了,她們見自己的目標沒有達到,又怕自己暴露,所以連錢都不要就跑了。」

賀朝禮怎麼都沒有想到墨北定當時才三十幾,那個時候墨北辰才十歲,就是十歲的孩子怎麼會和大人搶東西,可是沒想到確是這樣的下場。

這個時候,墨北辰心裡亂得一塌糊塗,其實他才是幫凶,如果他不和那位母親一起去買蛋糕慶祝就不會這樣了吧。

他怎麼也沒想到當年的真相會是這樣所以他害了自己的恩人。

這個時候賀朝禮知道墨北辰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北辰,我還有奇怪的事情要說。」

他想不明白的是,到底是什麼原因,那一方勢力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查到。

墨北辰冷下臉,「賀朝禮,把所有的事情都說清楚。」

到了這個時候他就是想知道直接所想要做的事情能夠把這些事情。

賀朝禮這個時候看了墨北辰一眼,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可是這件事,她總覺得十分的詭異。

「北辰,就是這件事,我心裏面特別的疑惑,當初有兩方人手來到這裡,而且不得不說,那個時候,那些人離開了之後,根本沒有辦法查到他們的地址。」

「而且他們在看了當時出的事情之後就離開了,其實沒有動手,但是我猜測,那些人不是我們這裡的人只是他們是誰,我現在根本沒有辦法查清楚。」

賀朝禮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現在就是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樣去調查這件事。

墨北辰這個時候冷靜下來,「他們是不是朝著我來的。」他現在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把所有的危險查清楚。

賀朝禮搖了搖頭,「不是朝著你,是朝著和你一起的女人去的。」

心術:腹黑狂妃 墨北辰冷靜下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他突然發現這件事情真的必須要好好查一查了,不讓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現在不知道自己該這麼說,如果葉清音真的知道這些事情的真相,會是什麼樣子。

晚上,他加班到了很久,葉清音在家裡已經做好了飯菜,可是遲遲沒有見到墨北辰回來這個時候她直接給墨北辰打去的電話。

「還沒有回來嗎,飯菜都做好了。」她現在就想著墨北辰回來之後,家裡面就可以開始吃飯了。

只是他很少會晚點回來,只是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所以她現在特別的著急。

墨北辰看了一眼兩年的時間,「嗯,下班了,我現在就回去,」他也覺得自己繼續待在這裡也不妥當,所以就打算回去了。

豆豆這個時候就想著墨北辰什麼時候回來。

「媽咪,爹地什麼時候回來呀。」豆豆現在肚子餓了,他就想著墨北辰儘快的回來。

她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的,這個時候她一直坐在沙發麵前等著墨北辰的到來。

現在的她就想著自己能夠回去看看,現在的他就想著自己能夠。

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等這一回,可是她覺得墨北辰十分的反常。 墨北辰立馬帶著豆豆去附近的一個餐廳,「餓壞了吧,豆豆。」

墨北辰十分的過意不去,其實他就是想讓替著孩子出口氣,可是沒有注意到已經餓了。

豆豆點點頭,「嗯,爹地,好餓哦。」

葉清音看著豆豆的模樣,心裡也有點有點擔憂。

第二天,墨北辰來到公司的時候,見到了秦正,他就知道他的到來是因為什麼事情。

墨北辰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秦正,「有事?」身後左一跟在墨北辰,因為這個男人自己並沒有見過,所以他多注意看了幾眼。

墨北辰倒是沒有任何的表示想要看看這個男人想要做什麼

秦正低下頭,從昨天到現在,他一直沒有心思做任何的事情,他就怕自己惹了墨北辰。

他臉上帶著誠意,「墨先生,我,我想為昨天晚上做的事情道歉,對不起,我真的知道錯了,請您高抬貴手,放過我這個小人物。」

現在的他是真的有點害怕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道歉才好。

墨北辰看了他一眼,就知道這個男人在打什麼注意。

「打著方家的旗號,你倒是很會做生意。」墨北辰一笑,就算自己不出手,方家的人自然會出手。

秦正臉色蒼白,自己一直說風光的事情被墨北辰知道了。

所以他只感覺到羞愧,「墨先生,我保證,我再也不會這麼做了。」

墨北辰已經沒有任何耐心等著秦正繼續說下去,他直接離開。

秦正還想要追上,此時被左一攔在身後。

「這位先生,我勸你還是不要目然做出一些老大不喜歡的事情。」

左一雖然不知道這個人得罪了老大什麼事。

秦正這個時候低下頭,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現在不追也不是,追了也不是。

美味邂逅:農女小廚神 所以他只能看著他們離開,墨北辰這個時候來到辦公室,然後接到了一個電話。

「北辰,當初那件事我已經查清了,我現在過去找你。」

墨北辰看了一眼時間,「好,我等你。」

墨北辰收回目光,然後就讓左一把自己今天上午的行程暫時延後。

此時出現在墨北辰辦公室里的是墨北辰私人偵探的朋友。

「北辰,這些都是我查到的一些線索,你看這是你當年出事的地方,這裡當時在舉行這個活動。」

墨北辰看著上面的照片,他好像想起來了他們當時路過了一個熱鬧的地方。

只是這兩者有什麼關係,所以他這個時候看著眼前的友人,「朝禮,你說吧,這到底有什麼關係。」

對方嘆了一口氣,「他們公司當年舉辦了活動,正好把路過的車輛拍下來,而這些車裡面,我查了車牌號,已經被銷毀了,後來我再查,沒想到,我終於查到了。」

墨北辰看向自己的老朋友,「朝禮,是墨北定做的把?」

賀朝禮拍桌,「你怎麼知道,不過有些事情你一定不知道。」

其實查到了這些事情,他現在還心有餘悸,沒想到對方這麼狠

「說吧,什麼事?」他現在已經有了答案了。

賀朝禮嘆了一口氣,「我找到了當年參與的人。」 墨北辰回來的時候,葉清音和豆豆正在看著自己,「你們餓了可以先吃飯不需要等我的,」

他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自己現在面對葉清音總覺得有些不舒服。

葉清音看著墨北辰眼裡的驚慌,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嗯豆豆餓了也要等著你回來,先吃飯吧。」

清音帶著豆豆去洗手,豆豆坐在凳子上,能夠感覺到大人的氣氛十分的詭異。

「爹地,媽咪,你們吃飯呀。」豆豆看著兩個大人好像生氣了一樣。

所以他只好讓兩個人大人趕緊吃東西?

墨北辰看了葉清音一眼,她看起來好像並不是很高興。現在的她就想著自己能夠怎麼樣把這件事告訴葉清音,所以他一直在內心醞釀。

葉清音當然不知道墨北辰現在在想說什麼,可是她總覺得自己今天做好的飯菜等著墨北辰回來。

可是卻見到他這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冷冷的模樣,她心裏面特別的不舒服。

所以她現在整個人都不好了,墨北辰主動的給葉清音夾菜,「吃吧,多吃點,今天因為辦的事情有點多,所以有點晚,是我不對。」

墨北辰主動道歉,豆豆看著兩人的模樣心裡希望自己的爹地和媽咪沒事。

現在的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也不知道這個時候該怎麼說。

葉清音見墨北辰肯道歉,自己總算是臉色好看了一點,現在的她吃還是吃得挺好的。

墨北辰見葉清音不理會自己,然後將飯菜放入自己的嘴裡,「嗯,豆豆,你媽咪今晚做的菜很好吃。」

豆豆看了自己的父親一眼,「嗯,爹地,媽咪做的菜一向好吃哦。」現在就想著自己想著就想著自己就能夠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把這件事好好的說清楚。

這個時候,墨北辰尷尬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說錯了話。

這個時候他就想著自己再說點什麼活躍氣氛,「我覺得今晚,這個時候,這個飯菜特別的好吃。」

墨北辰一說,葉清音這個時候笑了笑,「好吃就多吃一點。」

這個時候,墨北辰看著他的情況心裏面不太舒服。

這個他就想著自己終於被葉清音理了,自己心裏面總算是高興了一些。

然後他看著葉清音,眼裡含著笑意,「嗯,好夫人說的是,豆豆,聽到了沒,媽咪讓我們多吃,我們就把今晚的東西吃完,不要浪費。」

墨北辰這個時候想著自己能夠把這些事情趕緊的解決好,葉清音笑看著他這幅特別挺好的模樣,心裡特別舒服。

豆豆點點頭,然後看著墨北辰,「爹地,豆豆一直吃得很多的哦。」

現在的豆豆看起來特別的可愛,葉清音越看越舒服。

現在她就想著自己能夠把這些事情處理好了,現在就想著只要能夠讓一家人開心就好了。

墨北辰準備這個時候就想著自己能夠看著的情況,心裡特別的舒服。

錯位人生里的真愛 墨北辰看著眼前的情況,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豆豆一起說。

這個時候,她就想著自己晚上要和墨北辰好好談一談,不知道該怎麼和她一起說。 晚上,葉清看著墨北辰一直在書房裡待著,從吃完晚餐開始他就借口去處理公務了,她自己也不稀罕這是真的是假的。

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墨北辰這是在有意的避開自己,所以現在的她特別的想知道,自己該不該把這件事問清楚。

這個時候就知道自己就該把這些事情處理好了,這個時候就想著自己好好的和墨北辰聊一聊。

現在他就想著就想著自己就該好好的把就把這件事。

這個時候,就想著自己自己就能夠把這件事做好了。

墨北辰此時正在書房裡這東西,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樣去面對葉清音。

他知道自己真的很愧疚,可是真的樣子,自己能夠咋么辦。

這個時候也葉清音從卧室出來,她要去找墨北辰,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她十分的好奇葉十分的擔心。

所以她乾脆就起身去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墨北辰的反常舉止,葉清音總覺得這都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

可是沒有想到自己剛想要過去書房看一看的時候,這個時候,墨北辰出來了。

當墨北辰出來見到葉清音的時候,也嚇了一跳,「你怎麼上來了,,見到葉清音在這裡,他也十分的驚訝。」

難道是自己今天的表現太過於明顯了,所以葉清音看得出來了什麼。

葉清音走過去拉住墨北辰的手,然後拉著他走進書房裡。

「我有話要跟你說。」 華娛之閃耀巨星 葉清音臉上透露出緊張,因為看得出剛剛墨北辰臉上的驚訝,所以現在的他,也覺得她這個模樣,心裡有點奇怪。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眼裡的著急,「你是不是想要問我今天晚上這麼了?如果我告訴你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你會相信嗎?」

這個時候,葉清音搖了搖頭,不相信,因為墨北辰臉上寫著兩個字,有事。

所以她怎麼會相信墨北辰的話了,所以,她還是希望,墨北辰可以告訴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個時候她就想著自己就該嚴肅一點面對這件事情,「墨北辰你告訴我吧,把這件事告訴我。」

她要是可以理解一定會好好理解他的,墨北辰看了她一眼,「夫人你確定真的要聽嗎?」

因為他不想要把這件事藏在心裡,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葉清音點點頭,沒有什麼好憂鬱的,而且她可以感覺到墨北辰姐下來要跟自己談的話題十分的嚴厲所以她特別想要知道這是因為什麼原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