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早就明白這個侵蝕力很強大,但是看見柳逸一個真武境都輕易解決了,以為侵蝕力並不強大,但是現在終於明白,柳逸的手段有多麼的變態。

羅峰和輕妙仙子看到這個情形,心裡慶幸無比,幸好柳逸阻止了他們,要不然自己兩人也要上當。

「噗嗤。」

轉眼間的功夫,侵蝕力已經蔓延到了天武境的身上,一口污血噴了出來,體內的真氣快速的被侵蝕。

「柳逸閣下,幫在下一把,我給你五十萬靈晶。」

程耀文發現自己的真氣快速的被吞噬,心裡驚駭異常,要是這樣下去,不到片刻,自己就會被這個侵蝕力化為灰燼,心裡也是對柳逸的手段驚駭,想到這個地方,也明白只有可以救他。

這個時候也不敢討價還價了,時間拖延長一點,自己就危險一點,而且千辛萬苦修鍊出來的真氣也會被吞噬更多,一下子就說出了五十萬靈晶的數目,這個數目,幾乎是他全身的財富了。 鳳舞奇緣 就在唐風意淫的時候。

只聽黎彼得公子忽然很曖昧地對楚雪靈說道:「雪靈,今晚我要給你一個驚喜。」說完輕輕地一拍巴掌。

隨著巴掌聲,整個餐廳的燈光頓時暗淡下來。

&nbu……!」

浪漫的歌聲中,一個巨大的心形鮮花點綴著的三層大蛋糕被人用小推車,緩慢地推了出來,蛋糕上插著蠟燭,閃爍著燭光。

黎彼得用柔情似水的眼神望著楚雪靈道:「雪靈,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忘了嗎?我說過,我會給你一個驚喜的,現在,你就接受我的祝福吧。」

在一片歡呼聲中,周圍響起了優美的音樂,一名穿著企鵝服的小提琴手拉著小提琴,歡快地圍繞在了楚雪靈身邊。

此刻,穿著一襲紫黑色高開領晚禮服的楚雪靈,給人的印象就像是童話故事裡面的白雪公主,蛋糕,鮮花,音樂,還有風度翩翩的白馬王子,這一切的一切,充滿了溫馨浪漫的感覺……

女人們好生羨慕,心說,做這樣的女人實在是太幸福了。

男人們則嘖嘖讚歎,心說,這位公子哥為了博紅顏一笑,可真是下足了本錢啊。

「雪靈,現在你就許個心愿,然後吹蛋糕吧。」黎彼得風度翩翩地笑道。

楚雪靈確實被黎彼得的安排給雷了一下,說實話,別看黎彼得口口聲聲喊她做女朋友,其實那都是家裡面的老人家們給安排的,雖然黎彼得是一個風流無限的青年才俊,但在在楚雪靈的心裏面,她對黎彼得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no菲林,no愛情!

此時,面對這樣盛大的場面,她不禁有些尷尬,自己究竟應不應該接受眼前人人稱讚的男子呢?

永恆聖帝 亦或者是……

她用美眸看了一眼唐風。

暈!

只見唐風活似上不了宴會檯面的狗肉,正在用指頭沾著大蛋糕的奶油,表情美滋滋,極其享受地吮吸啊吮吸,比嬰兒吮吸奶嘴兒還要下力百倍……

這該死的傢伙,這一輩子沒吃過大蛋糕么?

楚雪靈在心裏面把唐風朽木不可雕的形象鄙視了又鄙視。

忽然,一個狡黠的念頭從楚雪靈心中升起,美眸望著唐風露出促挾的笑容。

「雪靈,你該吹蛋糕了。」黎彼得見楚雪靈沒有反應,只是瞟著唐風那個混蛋嬌笑,心中直接就把唐風祖宗十八代的女性直系親屬問候了一個遍,心說,媽的,想跟我搶女朋友,門都沒有!

在眾人羨慕的注視下,楚雪靈終於幸福地閉上了眼睛,雙手抱在一起默默許下一個心愿,然後張開美麗的雙眸,在掌聲中吹滅了蛋糕上的長壽蠟燭。

黎彼得心裏面高興極了,既然雪靈她吹滅了蠟燭,那就是說她接受自己,於是乎就很是愜意地將自己當成這場戲的白馬王子,並且將臉頰湊了上去,依照生日派對上的慣例,索求作為男友的美妙一吻。

上位 雪靈啊雪靈,你知道我為你費了多少心力么?交往這麼久,我連你美麗動人的小手都沒有牽過,現在終於可以如願以償,吻吧,哦,neteonbaby,拿出你的熱情,拿出你的漏*點,狠狠地吻我,我等待這一時刻已經很久了……!

「波!」

這個吻清晰響亮。

黎彼得閉著眼睛,陶醉中:日,怎麼沒感覺啊?

於是便張開眼一看,只見楚雪靈小鳥依人地偎在唐風身旁,還挽著唐風的胳膊。唐風臉蛋上有一個明顯的口紅印,身體則一下子陷入了石化中,捏著蛋糕的那隻手都有點顫抖。

唐風:太突然了,老子還沒準備好怎麼泡你啊,你怎麼就給我來了這麼一個突然襲擊?!

原來就在剛才那微妙的一瞬間,楚雪靈毫不猶豫地拉過身邊的唐風,給他來了一個浪漫一吻。

望著眼前這一幕,黎彼得覺得自己七竅開始流血。

「為…為什麼……」黎彼得感覺自己喉嚨沙啞到了極點。

「因為他不僅僅是我的同事,更是我的男朋友!」

楚雪靈歡欣地挽著唐風的胳膊,說話還有些嗲聲嗲氣,

「你是雪靈的男朋友?!」

黎彼得望著眼前呆的唐風,徹底被霹靂住了。

唐風有點暈。

此時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

自己升級也太快了吧?

直接從路人甲乙丙丁,升級成了眼前的男主角……

你姥姥的,

老子只不過是想來蹭一頓飯,反倒蹭回來一個女朋友,

說出,去誰信啊?!!! 「好。」

柳逸沒有絲毫的猶豫,身子一閃,就來到了台階上面,單手一抓,將龍氣運轉,快速的將程耀文身上的侵蝕力吸收煉化。

漸漸的,這件天器上面的侵蝕力也快速的消失,不到片刻,程耀文身上的侵蝕力消失,臉上一片的蒼白,這次從鬼門關走了一圈。

「嗤。」

隨著最後一聲輕響,柳逸單手一掌拍在程耀文身上,將程耀文擊飛,最後降落在地面上,手中的天器同樣還在他手中。

柳逸的身子也跟著飛了下來,眼神看著程耀文,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他不想趁火打劫,但是別人先說出來的條件,他自然不會放棄了。

「多謝柳逸閣下。」

程耀文看著台階上的寶物,現在都感到一陣餘悸,隨後將一個儲物袋拿了出來,最後遞到柳逸手中,臉上帶著感激的神色。

柳逸也毫不客氣的將儲物袋接了過去,看也沒有看,就將儲物袋收了起來,他自然不會擔心這個程耀文敢耍花樣。

「羅師叔和仙子要什麼,弟子效勞給你們取回來。」

柳逸收好靈晶之後,眼神看向了羅峰和輕妙仙子,其他的武者雖然選擇好了寶物,但是看到程耀文的下場,卻不敢上前去取回來。

這個時候,正好是羅峰和輕妙仙子最好的時機了,自己不害怕侵蝕力,自然幫他們一次,這些好的寶物,落到他們手中,自然比落到外人手中要好。

「我要一件天器。」

「我也要一件天器。」

輕妙仙子和羅峰兩人聽到柳逸的話,頓時興奮起來,他們想得到寶物,但是看到程耀文的樣子,也不敢上去了,要是柳逸將寶物取回來,自然再好不過了。

「既然如此,在下就選擇一塊玉簡了。」

柳逸說完,眼神看向其他幾個天武境,眼神中帶著詢問的神色,眼神中的意思很清楚,就是他們不上去的話,他柳逸就要上去取寶物了。

拜託花少滾遠點 等了片刻,柳逸見到幾個天武境沒有動靜和標示,身子一閃,就朝台階上面飛躍而去,全身的大輪迴決運轉,神龍九變在體內運行著。

單手朝一件天器抓去,有了經驗之後,不等侵蝕力傳來,就將龍氣運轉,快速的吞噬煉化侵蝕力,很快,兩件天器被煉化。

煉化天器的侵蝕力之後,收拾一下,眼神看向三塊玉簡,三塊玉簡之中,其中一塊帶著淡紅色,看起來奇怪無比。

按照聖龍大陸的規矩,不管是在門派還是在坊市裡面,都不能用神識去查看玉簡裡面的內容,只有一點點的信息讓你知道而已。

這個台階上面的玉簡,一共有三塊,不管這個玉簡裡面是什麼,他都不能用神識去查看,只能憑著運氣選擇一個。

沉吟了一下,單手朝淡紅色的玉簡抓去,隨後將上面的侵蝕力給抹除,收好之後就離開台階。

來到羅峰和輕妙仙子面前,將兩件天器遞給他們,自己得到了一塊玉簡,也就是說,上面的寶物跟自己完全沒有一點的關係了。

這個時候,真武境的武者已經將儲物袋裡面的財富都清理好了,最後二十幾個真武境平均分掉了這裡的財富,柳青月也有一份。

現在台階上面,還有兩個玉簡,兩件天器,兩個玉瓶了,著六樣東西,都是六個天武境的寶物,只是六個天武境都沒有上去奪取。

「各位,這裡的事情與在下無關了,在下先告辭了。」

柳逸說完,就轉身帶著柳青月離開,要離開廣場,自己的寶物已經得到了,其他的寶物與他無關。

在柳逸離開的時候,羅峰和輕妙仙子也跟著離開,但是沒有走幾步,其他的六個天武境就開口了。

「柳逸閣下,難道這麼離開了嗎?」

司馬成都看著柳逸,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其他五個天武境也是看著柳逸,要是柳逸走了,台階上面的寶物,都不可能得到。

「在下離開,難道閣下還想阻攔不成?」

柳逸轉身,淡淡的開口說道,聲音平淡無奇,但是給幾個天武境卻帶了一絲壓力,因為柳逸的語氣不怎麼好。

要是在這個時候跟柳逸作對,就算是死了,也是白死了,而且他們也沒有絲毫要跟柳逸作對的意思。

「柳逸閣下誤會了,在下等人想請柳逸閣下幫忙,柳逸閣下對寶物上面的力量有化解辦法,就請柳逸閣下出手了。」

「自然,在下等人也不會讓柳逸閣下白忙活,在下出五十萬靈晶,請柳逸閣下幫我取回那件天器。」

司馬成都趕緊解釋說道,這個時候,他沒有得到寶物,要是再將柳逸得罪了,就得不償失了。

「在下也出五十萬靈晶,請柳逸閣下將另外一件天器取回來。」

上官凌也趕緊開口,上面只有兩件天器了,要是晚一步,就被其他的幾個對手奪取了,到時候,就算是出了五十萬靈晶,也沒有什麼用了。

「不行,我也要那一件天器。」

「不錯,在下也要天器。」

剛剛等上官凌說完,另外四個天武境也是開口了,在青洲,很少人擁有天器,就算是天武境,也沒有幾個人能夠擁有天器。

就算是一個超級門派,有一件天器作為鎮教之寶,也就了不起了,他們自然沒有天器,達到他們天武境的修為實力了,要是有一件天器,實力暴漲一大截。

一時之間,六個天武境眼神相對,氣氛壓抑無比,六個人爭奪兩件天器,自然都不會鬆手。

「這樣,在下給你們一個建議,要是可以,在下就將六件物品取回來,要是不行,在下不會管你們的事情。」

「在下取回六件物品,每一件物品用儲物袋裝好,你們六人憑運氣選擇,得到天器的,給在下五十萬靈晶,得到丹藥的,給在下三分之一的丹藥,得到玉簡的,給在下十萬靈晶。」

「至於以後的事情,就與在下無關了,怎麼樣,給你們十息的時間考慮。」

柳逸說完,眼神看著六個天武境,六個天武境,就算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是憑著自己的實力修為,想要離去,也是輕鬆至極。

「好。」

「好。」

「就這樣。」

很快,六人都答應下來,柳逸的實力,加上羅峰和輕妙仙子,就算自己六人,也不見得是對手。等到柳逸離開之後,他們一點機會都驚訝了。

「既然如此,各位轉身吧。」

柳逸說完,身子快速的閃動,朝台階上面飛射而去,快速的施展真氣和龍氣,將六件物品上面的侵蝕力吞噬抹除。

最後用六個儲物袋將六件物品裝好,最後將這六個儲物袋都裝進到一個空袋子裡面,在裡面轉了幾圈之後,快速的將六個儲物袋倒出來。

隨後,六人都開始選擇儲物袋,柳逸取寶物的時候,他們可以用神識偷窺,但是柳逸將這些物品裝進儲物袋之後,還在暗中將上面的氣息抹除,這樣就沒有人記得儲物袋裡面裝的什麼了。

很快,柳逸就將自己儲物袋打開,很不幸的是,司馬成都和上官凌都沒有得到天器,上官凌得到一個玉瓶,司馬成都得到一個玉簡。

其他兩件天器,被其他的天武境得到,柳逸發現,司馬成都兩人的臉上神色難看無比,不過這個時候,卻不是翻臉的時候。

因為還有一個柳逸在這裡,他們可不相信,要是他們相互殘殺,柳逸不會出手趁火打劫,必須等到柳逸離開之後,再做打算。

「柳逸閣下,這是五十萬靈晶。」

「這是十萬靈晶。」

柳逸等著六個天武境的靈晶和丹藥,兩件天器,每件是五十萬靈晶,玉簡是十萬靈晶,玉瓶裡面的丹藥,柳逸要分走三分之一。

「沖靈丹,一共七十六顆,柳逸閣下,多謝了,這是二十六顆沖靈丹。」

上官凌將玉瓶裡面的丹藥倒了出來,頓時一道清香的葯氣傳到了鼻子裡面,讓所有的武者都精神抖擻。

稍稍清點了一下,一共七十六顆沖靈丹,這個丹藥,同樣是四品的丹藥,不過比起柳逸的青靈丹,卻要差了一些。

隨後,上官凌將三分之一的丹藥分出來,本來是二十五顆,但是多出的一顆,心裡急轉,將多出的一顆遞給柳逸。

很快,其他的武者也將靈晶遞給柳逸,柳逸光是取出這些物品,就分到了一百二十萬靈晶,二十六顆沖靈丹,三十一顆回靈丹。

「嗖。」

就在柳逸剛剛接過丹藥和靈晶的時候,一道危險的氣息出現,不過柳逸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

因為他早就看出了司馬成都要動手,柳逸還沒有離開就已經等不急了,這個時候也是最好的機會。

只見一道強大的力量狠狠的朝得到天器的天武境砸了過去,力量驚人,速度超乎了天武境的反應範疇。

「噗嗤。」

「司馬成都,你卑鄙無恥。」

孫武也沒有想到司馬成都趁著他給柳逸晶石的時候出手,一個不防及,強大的攻擊狠狠的砸中胸口,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身子像斷線的風箏,快速的朝遠處拋了出去,拋落的方向,正好是台階,鮮血正好噴向台階上面,鮮血灑在台階的瞬間,原本普通的石台,居然散發出濃郁的血腥之氣,更恐怖的是散發出了驚人的光芒。 就在唐風要處於深度石化中時,一股劇痛從后腰傳來,唐風差點疼得叫了起來。

死八婆,掐得好痛啊,你丫屬螃蟹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