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祁連納雪點了點頭金妙目流轉綻放著一絲精芒金道:「火候差不多了。按探子送回來的情報金北面十數個大部落上百萬的牛羊馬群損失三分之二還多,到處都是被凍死的牲畜,現在各全部落的恐慌在蔓延倪等到春天來了后,那些凍死的牲畜就會腐爛轟各全部落都會陷入缺糧的危機和大瘟疲的侵襲轟我已經讓人在一些小部落散我古爾濟特有充足糧食的消息,已經有一些部落派人來與我聯繫。轟倏

「你要那批糧食拿回去做砝碼金兼并那些小部落!之金夏羽一聽就知道祁連納雪打的主意金不過不能不說這種簡單的辦法對於草原各部落的作用十分明顯,不過這種好事夏羽怎麼能不分一杯羹呢?

如今靈夏鎮糧倉內的糧食堆積如山金五百擔一個滿倉小型糧倉,足足有兩百餘座金加上從土鎮。下關掠奪回來的糧食金足裝滿了三百多座,這些糧食分成四處存放漸以保證安全。

整個冬天轟靈夏鎮內的居民都是以凍死的牛羊為食物金糧食為輔金最大限度的保存糧食金以用來對於春荒。

兩個多月的牛羊肉管飽漸讓整個靈夏鎮內的居民各咋小滿面油光倪身子骨健碩漸而充足的糧食也保證了靈夏鎮民心的穩定,對靈夏鎮的認同感也大幅度增加,民心也小幅度上揚。達到了田以上金夏羽在靈夏鎮的威信也逐步的建妾起來。

「五萬擔糧草並不是一個小數目!轟倪夏羽沉吟了半晌金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

祁連納雪微皺了下眉頭轟臉土掛起一絲清冷的道:「你想背約!轟倪夏羽抬起頭轟呵呵一笑道:「怎麼會之只是擔心你那裡能不能放的下金五萬擔糧草金你知道是數目概念么?就是堆成一座小山也夠了金你就不怕這些糧草堆放在部落內金不會有人起了歹心,一把火燒了。

「這個不用你管轟只要你兌現你的承諾就好金另外漸我還要一千扛的鹽漸出萬具馬鞍馬鐙之一萬五千把彎刀漸三千張長弓轟箭十萬」轟祁連納雪一點都不客氣,直接獅子大張口的道。

夏羽聽的把眼睛都瞪了出來。道:「鹽可以給你金這也是我當初承諾給你的漸但一萬具馬具轟一萬五千把彎刀金三千張長弓金箭十萬金我好像從來都沒有答應過」轟夏羽搖了搖腦袋:「不可能漸就算把你自己賣給我轟我也拿不出來這麼多東西!轟氣

別說他現在真拿不出來氣就算能拿的出來金他也不會給漸就這出介小冬天轟夏羽6續已經給對方提供了八千具馬具,一萬一千把彎刀轟一千張長弓轟三萬支箭金這都是用來換取古爾濟特那些牲畜的金有了這些古爾濟特部落在草原上已經是很強大的部落了金至少那些連鎧甲都缺乏的草原部落,是沒法與她爭雄的。如果真的給了她轟那祁連納雪就能組建起兩萬人的龐大騎兵隊伍倪充足的糧食轟還有草原上緊缺的食鹽金強大的武力金到時候對方還會依靠自己么?雖然說祁連納雪已經是他的女人了,但只要古爾濟特一天沒有掌握在自己手中金他都不會放鬆對這個女人的限制金野馬也要套個套才會乖乖的聽話金他可不希望在草原上樹立起一個強大的敵人。

祁連納雪那剛才還冷若冰霜的臉龐轉瞬化成陽春三月的如水溫柔轟窈窕玲瓏的**靠了過來轟芊芊玉手拉著夏羽的大手探入自己的皮襖內轟朱唇玉潤金無限嬌柔的道:「我的王轟人家可是你的女人呢?古爾濟特說到底還不是你的轟這批武器對人家真的很重要!奴家只要征服了那些不開眼的部落,就乖乖的到你身旁做王的女奴好不好金到時候隨你怎麼樣,你就答應奴這一次么?轟金

那柔媚撒嬌的聲音金好似帶著魔音一樣轟讓夏羽差點脫口答應倪輕咬了舌尖,疼痛讓夏羽清醒過來金大手在這草原妖精的碩大的胸脯上使勁的揉捏了幾下金祁連納雪鼻子里輕輕的恩哼了兩聲金那滿含著秋水一般的妙瞳,好似罩著一襲輕紗倪朦朧曼妙轟勾人魂魄:「你就算勾引我也沒用轟如果你現在就將古爾濟特納入靈夏鎮金我就算砸鍋賣鐵也給你湊齊了這些東西

祁連納雪嘟著櫻唇,恨恨的看了眼夏羽轟將夏羽的大手拍掉:「那你以後別想在碰人家」。祁連納雪扭頭裝作很生氣的樣子金夏羽卻是理也不理的繼續埋頭吃著酥餅。折騰了一咋小早上,體力消耗太大:「白素轟還有吃的沒,在給我拿點來,餓死了!」

白素坐在一旁一直很尷尬的看著兩人較量金走也不是金不走也不是。聽到夏羽的話,立刻如臨大赦。逃也似的離開,臉上那少女懷春般的羞澀楚楚憐人金看的夏羽也是一愣。香風掃過金倩影已然消失在門庭。

「就那麼好吃么?比本公主還好吃」。祁連納雪看夏羽理也不理金終於耐不住的回過頭,看著夏羽狼吞虎咽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的道。

夏羽喝了口水金將食物咽下去金道:「沒你好吃金不過還是不行!轟轟

「你能給多」我拿東西來換懷不成!凡祁浮納雪咬著貝齒。狠狠的

「換漸你那點家底好像也沒有多少了吧轟剩下的東西也都是從我這裡拿回去的金你準備拿什麼跟我換!」夏羽頭也不抬的反問道,祁連納雪還想反駁,卻現自己的部落真的沒有什麼可拿得出的東西轟可惡的男人。

祁連納雪雙目狠狠的瞪著夏羽金櫻唇小聲的嘀咕著漸什麼忘恩負義。可惡,無恥金下流總之貶義詞全安在夏羽的身上金夏羽心裡一笑金沒看出來這鐵血公主也有小女孩的一面。看著對方那幽怨的大眼睛倪夏羽呵呵出笑道:「你要的太多了之我這裡真沒有那麼多金五千副馬具金甲胄漸七千把彎刀轟一千二百張弓。五萬箭!」

「真的么?」祁連納雪本來就沒打算能從夏羽這裡要到那麼多東西。無非是坐地還錢那一套倪只不過她這生意人水準太差漸就算使上美人計漸也只是肉包子打狗漸現在聽到夏羽主動開口金雖然東西都降了一半還多倪但也能讓古爾濟特實力提升一個台階,興奮的祁連納雪直接撲到夏羽的身上金送上了香唇。

個長吻結束金祁連納雪那滿面的喜悅依舊壓抑不住漸夏羽看著近在咫尺的精緻容顏,坐起身道:「這些東西我可以給你,但有一個條件。如果你不答應轟就當我之前什麼話都沒說!」

「什麼條件!」

「你知道我以前在草原上有一全部落的漸只不過被你給毀了轟我要在草原上建立一全部落。」夏羽直接攤牌的道氣古爾濟特畢竟不是自己人轟夏羽不得不防漸如果對方真的崛起了那倒霉的肯定是自己轟將赫連博派到草原上去轟建立起一支屬於他的草原騎兵金壓制一下這個女人的野心,另外也能為靈夏鎮提供一個源源不斷輸送優良戰馬的牧場轟受制於人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祁連納雪妙目轉動金良久這才盯著夏羽道:「我答應了金東西什麼時候送過去!」

「只能說儘快,我的水營受了重創。損失了不少船隻金所以需要一點時間轟我先送一批糧食過去轟其餘的你找紫晴商量。」夏羽想了想道。

夾雜了利益的交易,夏羽也沒有心思親熱,離開了小院后金夏羽徑直來到二進的大堂金在旁邊的籤押房內找到了吳用:「軍師金找我有什麼事情么!」

「確實有事轟不過都是預料中的事情轟這是快馬剛送回來的消息!」吳用站起身轟從桌子上取出一份信札轟遞給了夏羽。

「巾煙鎮果真過了凌雲夾道。凌雲寨堡被攻佔金巾煙鎮長驅直入,連佔薛鎮南方八個村落,好快的度金如今已經兵臨薛鎮城下金三方對峙薛鎮!看看南面的形勢變得複雜了!」夏羽顰蹙著眉頭金道:「對了。凌雲寨堡內的兩千士兵呢?戰死了。還是投降了!」

吳用搖了搖頭轟道;「據說是守了兩天金最後沒有糧草了金所以突圍了轟不過暫時還沒有這支軍隊的消息!對了,還有情報說金沿途村南面的天鷹堡最近也頻繁的調兵金看樣子也有北上的意圖金我想巾相鎮和天雷鎮很可能達成了妥協!」

「如果是這樣的話轟那就不妙了。陳校尉那邊有什麼消息么?」夏羽沉吟半晌,抬起頭問道。

「陳校尉那邊進展順利倪那魔王軍在損失了數千精銳后,已經全面收縮漸陳校尉已經拿下了鹿鳴村,沿途已經在無障礙金不要一日就能打到魔王鎮城下!」

「派人給陳校尉帶信轟讓他退回來吧轟讓陳亮校尉的北營駐紮鹿咯。臨湖金只要對方不來攻轟就不要輕舉妄動!」夏羽想了想金道。

神武帝尊 巾徊鎮北上金天雷鎮也疑似北上,兩鎮之間到底有沒有達成共識,夏羽並不知道,不過這兩鎮的北上卻讓本來快塵埃落定的南方局勢變得複雜起來轟與魔王軍一戰金水營半殘。損失了兩個衛金只剩下出個衛的底子倪大批精銳水卒戰死金沒有兩月恢復不過來金西營更是傷筋動骨金四千人只活下不到一千金整個網建立起來的建制直接被打殘了金而短時間內轟夏羽已經沒有能力在組建滿員的西營,只能調撥了五萬兩白銀給周倉讓他在後方重整旗鼓轟並防禦靈夏島揮一下餘熱,讓這個猛將軍反思反思。

赫連博的近衛騎兵營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架子金失去了草原后轟就等於失去了血液轟近衛騎兵營很難展起來轟但在草原上金祁連納雪的強勢讓夏羽根本就無從展倪而這一次也算是找到了一介,突破口轟將赫連博派到草原上去轟重整旗鼓轟利用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壯大自己轟平衡漸漸一家獨大的古爾濟特。

赫連博一走轟近衛營就只剩下不到一百人的山蠻弓手金這也是讓夏羽最鬱悶的一點轟因為從乞木扎的部落投奔后金到現在也沒有第二支部落投奔轟這讓夏羽身邊的近衛營一直都是有名無實,而隨著手下將領的權柄日重金就算這些人忠心耿耿。但手上沒有一介小強大武力保證轟他心裡總是有點不踏實,但他卻有點無可奈何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算算,手裡日前可用的兵力金東營四千人,南營四千人,加上新編的中營公孫康的三千人金一共一萬一千人轟看似不少,但用起來轟卻是捉襟見肘,下關鎮如今只有不到一千人的城衛營金這些人大多是俘虜組成。沿途村只有不到三百人轟如果天雷軍北上金根本無法抵擋,所以肯定要派出一營鎮守下關,如今巾煙鎮北上轟之前的驅虎吞狼顯然就不能在用了金面對巾煙鎮金鳳凰鎮的錢鳳兒不可能在攻打薛鎮金三方如今對峙在薛鎮轟無利可圖的錢鳳兒肯定會主動退卻金穩定既得利益轟所以下一步就是趁著鳳凰軍沒有回撤之前。攻打鳳凰鎮。 ()雷家勢力,早就遭到了國家某些高層的忌憚,這一次雷正陽的失蹤,還有政局的替,就讓某些聯盟達成一致,利用這個機會,削弱雷家的影響力。雷夏平選擇沉默,讓這些人是變得得寸進尺」當初雷家老四被調離京城,隨著掌控龍衛軍的雷正星也被調職,明著是高升,但實際是錄離雷家對京城軍權的掌控,龍衛軍這支軍隊非同小可,所以軍委高層隨著研究,把龍衛軍的指揮高層」幾乎是一窩端了。官上任三把火,但明人眼裡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雷家損失大。若不是現在核心高層根基不穩,再加上西方強兵壓進,沒有時間對政府勢力進行整頓,怕雷家掌控的南方政權會經受嚴厲的打擊。雷夏平基本都是隱形人,在核心會議上」從來不發表自己的意見,看著某些人高談論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前的那些親熱盟友,在雷家發生一點點變故之後,都變得不認識起來,只是他們也笑得太早了一些。「我們國家擁有六百萬大軍,就算是西方敢發動戰爭,我們也不是吃素的」我向軍委建議,把龍衛軍調入第一線,這麼多年的社練,耗費了國家大量的資源,現在也該起些作用了。」「老何不用這麼緊張,西方几國雖然兵動異狀,但也不一定敢挑釁我國到國事力量」你也不用太杞人憂天了。」「我也覺得是,幾十年來,我國不論是經濟還是軍事力量,都不是昔日的阿蒙,西方國家想找事,我們奉陪」目前國家面臨著戰爭的陰雲,我們應該號召全民動員,儲備戰爭物質,對了,老雷,我們幾個商量了一下,關於龍騰國際,是不是有必要進行一下改草,接受國家的行政指導」當然了」我們也不會讓雷家吃虧的,龍騰國際的高執行人,可以給個國級待遇,你看怎麼樣?」「龍騰國際也屬於東方國家的企業,在目前這個困難的時期,我覺得任何改草都有必要利於整個國家,我贊成大家的意見,老雷,你的意見呢?」「是啊」沒有國」哪裡有家,老雷也是國家核心,當然不會這樣的沒有原則,我相信他會支持國家的發展建設的。」面對著眾人的一致口徑,雷夏平臉部抽搐了一下,但是他並沒有發怒,只是隨和的笑了一下,說道:「既然大家意見都這麼統一,我當然不會反對,舉手投票吧」少數服從多數。」「老雷不愧是國家精心培養的領導人,境界很高,既然這樣,大家表決吧!」九人核心,二人棄權」四人同意,三人反對」這項針對龍騰國際的插手干預得到了通過。雷老爺在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幾十年平靜的心憤怒了,雙眸冷對的散發著怒火,把珍愛的一尊古玩摔得粉碎,世上有句話說得很好,果然是人心不足蛇吞像啊。「正陽怎麼說?」老爺問宋盈菲。宋盈菲說道:「正陽說,既然國家有了這樣的決定,他服從,不過為了表示抗議,龍騰國際從今天起,停止國內的所有業務,不再為國家提供任何的技術支持,同時撤回所有的科技人員,重設制大本營。老爺慢慢的坐了下來,說道:「那就按照正陽說的辦吧,我很想看看,這些人還能蹦醚多久?」國家雖然得到了龍騰的控制權,但是隨著龍騰的宣布,卻失去了民心,龍騰至始至終不屬於國家」而是一家私營企業,這種裸的掠奪,只要是商人,都會很寒心的,若有一天他們的企業做強做大,國家是不是也會下這樣的指令,收為國有呢?隨著龍騰的宣布,國家已經派遣了大量的幹部進入其中,監視著龍騰的所有運作,但是那些龍騰的派遣幹部」也都撤了回來,國家超過三十個大型的技術研究,都逼迫無奈的停了下來。只是這些,並不足以讓國家重視,或者在某些人心中,走幾個人算什麼,東方國家幾十億人,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相反的,雷家的退讓,讓他們覺得,雷家沒有底氣反擊,在國家的力量面前,任何的所謂家族」所謂勢力,都是不堪一擊的,而且在得到了龍騰國際的權力之後,他們又開始把眼睛盯向了揚天盟。前段時間的殺戮,揚天盟的清理,讓南方陷入了某種混亂形勢」國家調動了大軍,對揚天盟進行了震嚇,雖然沒有真正的動手,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已經顯露出意圖,俗說話,牆倒眾人推,這個世界不缺人」不缺小人。而就在這個時候,西方四國聯盟的海上艦隊已經肆無忌憚的開進了南海」並且在第一時間摧毀南海艦隊的指揮搭,然後當天下午」第一批三千人的獸化戰士登陸,行動捷,一眼就知道是蓄謀以久了。這就是雷正陽記憶中等候多年的獸化戰爭,雖然他重生了,做了很多事,但是該來的總是要來的。當初的國家,也是因為某些高層的狹隘思想,造成了大量的傷亡,雷正陽重生之後,他原以為可以避開這一切,但是當他力量失去的那一刻,他知道,他不可能保護這國家一輩,有些矛盾需要徹底的顯現出來」然後加入修正,他正是想利用這場戰爭,真正的肅清這種隱藏在地下的勢力。他們對雷家的攻擊越大,力量就顯示得越多,收拾起來,一個也跑不掉。一直到獸化戰士登陸了,國家回過神來,這些日,他們這些晉的高層,還沉澱在權力的享受中,特別是對雷家的攻擊,讓他們得到了天大的利益,一個個都以為天下都掌控在他們的手裡,他們可以擁有一切,但是獸化人的進攻,卻是打破了他們所有的夢想。原來世界並不和平,戰爭隨時可能發生」雷老爺他們那一井」為了戰爭準備了數十年,豈是眼前這些人可比相提羊論,從虛偽的正氣,到慌亂的心態」雷夏平一直在冷眼旁觀。老爺說得沒有錯,戰爭就是檢驗一個人品質的直接手段,看著這些人失去了往日的平靜,一個個如無頭蒼蠅一樣,雷夏平反而有些莫名的感。這些日,他與雷家,已經承受得夠多。但是獸化戰士並沒有引起高層的重視,這些人雖然進行了各種準備,但是獸化戰士的力量,超出了他們的預計,第一戰,超過二萬士兵死亡」一直到龍衛軍趕到,把形勢平穩下來,與獸化戰士相對。但是四國聯盟」獸化戰士超過了三萬,三萬獸化戰士對一萬龍衛軍,這個壓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大,特別是龍衛軍在這緊要的關頭」換了的指揮官,沒有了雷正星」沒有雷正陽這種貼心的人,龍衛軍戰鬥力大大的下滑。陸軍,海軍,空海,再加上龍衛軍,這似乎昭示著,一次的世界大戰,即將展開,雖然還沒有國家先使用核武器,但是每個國家都已經啟動核武裝置,隨時準備引爆,但是一個月的時間裡,龍衛軍與獸化戰士三戰,卻是三戰三敗,一萬名經過數年生死訓練的龍衛軍,受傷與死亡的人數超過了一半。這是一個血淋淋的數字。南方戰火剛起,北方又誕生了禍事,在西方結聚了大量勢力的第二代邪王楊天豪,強勢而歸,在北方掀起了風暴,一時之間,邊域地帶,那些早就蠢蠢欲動的反動分,比如疆省,藏省某些勢力團體」涌躍參於,形勢相當的嚴重,北方軍隊調兵遣將,又是一場慘烈的戰事。若按戰鬥力講,北方軍區當然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楊天豪手下率領的,卻是一支武者部隊,正面對戰不行,但是偷襲與潛入,卻是無往不利」根本就沒有人可以阻擋」他們利用這種便利,打得北方軍區損兵折將,苦不堪言。這個時候,國家想起楊天星,想起揚天盟。「老雷,現在北方遇到了一些小麻煩」需要一些援助,你看能不能讓揚天盟提供一些幫助,不論怎麼說,大家都是東方別,有義務為國家付出的。」雷夏平心裡在冷笑,說道:「這件事恕我無能為力,如果國家真的有這個需要,可以發出徵召令。」這人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了」雷夏平一直很低調的,好像什麼事都會答應的,偶而一次不配合,就讓人不爽了。「老雷,你也是國家領導人了,怎麼如此沒有大局觀,這可是我們一致的決定。」雷夏平說道:「我現在身體欠佳,需要休息,如果是大家一致的決定,就遵照執行就可以了,不需要通知我。」甚至連廢話都懶得說一句」雷夏平走人了,反正這也沒有他什麼事,也決定不了什麼,戰爭一起,雷家的反擊,也要開始了。 月二十七日。經過兩天的修孫康的傷已經大好心兒刁已經沒有問題金手下三千人也全部更換了靈夏軍制式的鎧甲金兵器金戰馬也獲得了補充金規模完全參照陳亮的北營設置轟雖然比起幾咋小老營要差了不少轟但比起在薛鎮的時候好了不知道多少金加上兩天大魚大肉的吃著。這些士兵對加入靈夏軍沒有多少怨言。

陳慶之的東營也從西線退了回來。留在靈夏鎮休整一日後金就南下下關鎮金攻打鳳凰鎮夏羽只帶了張冰焦作的南營和公孫康的中營七千人。預計從趙家寨出兵南下轟攻打鳳凰鎮其面屏障荷村。

吳用為隨軍軍師金周紫蜻則留在後方調派軍械物資,而張楓也被從西營調出金暫歸插重營金幫助周紫晴出面打理各項事務金赫連博已經帶著五百騎兵和大批的的物資離開靈夏金前往草原上漸建立全新的赫連部落。夏羽用兩天多的時間布局完成後倪開始了第二次南征。

七千餘人輕車簡從來到白龍村。白龍村曾作為西營攻打凌家汪村的後勤補給點金所以儲存的物資不少轟加上這兩日調派的物資,夏羽從白龍村接收了八輛小型投石車轟一輛撞車轟以及二十輛廂車金進行補給之後轟軍隊馬不停蹄的來到趙家塞。

月二十九日轟夏羽在趙家塞休息一夜之後,兵鳳凰鎮金開始了第二次南征的第一戰。

荷村金個於趙家寨南方六十里。距離鳳凰鎮九十里金是南方商路上的出個樞紐金往東通往龍潭轟往北通往白龍轟荷村外有一個小湖轟湖內遍是荷花轟秋日之時轟千畝荷塘綠映紅氣端的是一方美妙精緻轟而荷塘內盛產蓮藕,在這個混亂的時代,可是少見的好東西金荷村也因此而得名通

荷村守將付明轟一今後天英雄轟本事稀疏平常漸卻善於溜須拍馬。當初付明是錢鳳的一個下人。就是靠著這張嘴才坐上了一村之長的位置轟當然也有人說他與那錢鳳有一眼轟至於真假金不得而知轟總之。付明在荷村過的日子很美氣寬敞的房子住著金家裡俏麗的丫頭摟著轟在荷村裡他說一不二。

寒風捲起一陣霜雪,舌的枯死的樹枝沙沙作響,暖融融的房間內金付明享受著懷裡丫頭的甜美漸一個身材幹瘦,長相猥瑣漸猶如一個沒進化完全的猴子般的人奔走如飛之氣喘吁吁的沖入房內漸那雙賊眉鼠眼正看到那半遮半露,白哲嬌嫩的酥乳。丫頭眼中被一層水霧籠罩,一片朦朧。櫻唇不時的出一聲悅耳的呻吟低鳴轟付明大手撩撥著那酥乳上的一點嫣紅轟看到管事衝進來漸壞了自己的心情轟臉上不由地一沉:「侯管事,你難道不知道進來前。要先請示么?壞了老子的心情氣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那尖嘴猴腮的侯管卓一臉苦笑轟連忙將目光從那對雪白的**上移開氣這位主可不是一個好伺候的。那可是真打啊:「爺漸卜的也不想打擾您的雅緻金可是外面來了一支大軍金眼看著就到了村外金爺轟你是不是去看看!轟倪

「軍隊!哪裡來的軍隊?。付明瞪大了眼睛金一個跳了起來轟懷裡的俏丫頭一個踉蹌金跌倒在地轟眼淚帝稀的就流了下來金一臉的楚楚可憐的模樣看著付明。

「看旗號好像是靈夏軍的!之倪這靈夏軍是哪咋小,付明自然知道轟那可是一月之內連下龍潭金土鎮轟下關三鎮的軍隊漸好像西面的什麼漁村也被打了下來,作為距離靈夏軍只有幾個裡遠的荷村村長金付明對這支軍隊充滿了敬畏。

「靈夏軍!趕緊的金給老子更衣金大開村門,準備牛羊金迎接!轟金付明一腳踢在那俏麗丫頭的挺翹的肉臀之上轟火急火燎的道。

那尖嘴猴腮的候管事聽了付明的話不由地的一愣:「村長金你說的是大開村門」。

付明啪的一下就給候管事一巴掌:「爺我說的不夠清楚么?還是你想讓爺死,那是靈夏軍,咱們薦村把帶卵子的全加起來也不夠八百人金難道不開村門金還負隅頑抗不成。你傻啊!」

候管事恍然大悟金對自家老爺佩服的五體投地金這腦袋瓜金難怪人家是村長金自己是一個管事的:「爺英明轟我這就去辦!轟,

「主公金前方就是荷村之荷村有人口二千三百餘人金守軍不過五百。錢鳳南下薛鎮金又抽調了三百人。如今荷村內只有兩百守軍倪防禦還算齊備轟村長叫付明金是一今後天英雄轟英雄道具是羽綸巾轟之前是錢鳳兒的一個下人轟一個多月前就任荷村村長,據說此人還參與了錢鳳奪權殺人的內幕轟是錢鳳兒的心腹。氣轟吳用早就將荷村的情報搞的清楚漸錢鳳如今退守薛鎮北面的一個村子之並沒有立刻回鳳凰鎮轟畢竟巾相鎮就在不遠虎視眈眈金而漩渦中心的薛鎮卻顯得異常的平靜。

夏羽哦了一聲金還沒說話之一旁的公孫康已經拍馬上前金道:「主公轟這叭帕大給我吧,黃昏之前金定拿下荷村」。夏羽點了點小頭轟他知道公孫康新投倪迫不及待的想要表忠心倪夏羽自然不能扶了他的意思念何況他也想看看公孫康的能耐金公孫康得命立刻打馬而出金身後金八百騎兵呼嘯而出倪組成一個巨大的箭矢沖向幕裡外的荷村。

公孫康立功心切金他知道只有自己變的強大金才有足夠的資本去保護自己的女人金趙卓婭的天生麗質讓他感受到一種危機金他害怕再次失去這個女人金所以公孫康急迫的想要證明自己的價值金獲得承認轟然後徹底的擁有這個女人。

所以這第一戰,公孫康要打的漂亮金不過事實總是那麼不可預料金當八百騎兵來到荷村前方金沒有想象中門戶緊閉漸木牆上是嚴陣以待的士兵倪荷村大門敞開金數百嬌弱的女子站在寒風之中金瑟瑟抖轟揮舞著手絹轟而在正中。一個身著儒衫轟臉上卻掛著諂媚笑容的傢伙站在那裡。好似翹而望,看到公孫康的到來金臉上露出一絲喜悅的笑容轟那樣子好像是迎接貴人一般翹以待。而在人群之中漸還捆著十數頭野豬。牛羊等等。

這哪裡是要打仗轟分明是迎接儀式轟難道是對方故意擺的龍門陣金那樣子好像不象金而就在這時轟付明已經大步流星的走上前金在馬前三米處氣單膝跪倒在地:「大人轟可算是等到你們了金罪人付明迎接來遲。切勿見怪轟荷村已經備好最好的酒宴倪請各個大人一定要賞光」。

公孫康看著眼下這個面容誠摯的傢伙轟剛才軍師好像說此人是那錢鳳兒的心腹手下金難道這裡面有詐漸公孫康皺著眉頭金沉默不語氣付明還以為是對方是有所顧慮金連忙站起身道:「大人,我荷村兩百一十八人士卒已經全部卸去兵器鎧甲轟在那邊迎候轟村內絕對沒有任何的埋伏」。

「大人金確實是二百餘人氣好像不是埋伏!轟倏一個親兵在公孫康耳邊說道。

公孫康嘴角一笑,跳下馬轟道:「付村長棄暗投明金讓百姓免受刀兵之苦轟實在是大義也。我家主公就在後面轟須臾就到氣付村長可與我在這等候」。

「自然轟自然」之付明沒想到對方這近千人的騎兵統領漸居然還不是最大的那頭金那得來多大的人物啊!不會是靈夏鎮的鎮長吧!付明咽了口口水,心臟砰砰的劇烈的跳動起來。

公孫康站在村口金對著親衛衛隊使了個眼色金騎兵們紛紛下馬轟立在村門兩側金另外一支人馬則進入村內倪一切都井井有條金而眼前,那數千軍馬也踏著隆隆的步子倪出現在荷村前方。

看著那數千兵馬轟付明不由地明了口其水,幸好自己沒有傻轟否則哪還有命在金夏羽坐在踏雪之上金也有點意外金這好像才短短不到半個小時漸就鬧出這麼大的陣仗來金夏羽還沒有反應過來金付明已經正屁顛的迎了上去,伸手要給夏羽牽馬,不過踏雪可不給這個最喜歡拍人馬匹的傢伙面子金低頭一個前撞。付明就被撞飛了出去。

「主公!」公孫康知道夏羽胯下坐的那個一匹寶馬,極有靈性轟連忙上前道:「主公金這位是荷村村長付明倪他已經棄暗投明了」。

公孫康這麼一說轟夏羽立方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金翻身下馬金對著趴在地上哼哼的付明道:「付村長金可還好」。

付明掙扎著站起身,手捂著胸口。咧著嘴笑道:「還好,還好轟大人的馬沒傷著就好

「讓士兵在外面紮營轟我們進去吧」轟一行人6續進了荷村倪付明在前方帶路金一路進了行政中心中的大堂轟分賓主入座,夏羽直接坐在上前漸而付明卻只能站在門邊轟陪著笑臉。

「付村長能棄暗投明,看來你也是識時務的人金靈夏軍這次來的目的我想我不說你也該明白」。夏羽喝了口水轟拿著架子的道。

「明白轟明白」。付明連連點頭轟道通

「付村長轟聽說你是鳳凰鎮鎮長錢鳳兒的心腹親信!轟漸夏羽語不驚人的來了一句金嚇得付明連忙跪倒在地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道:「大人。我冤枉啊!錢鳳兒那個女人心狠手辣轟為了權勢無所不用其極轟我就是一個沒權沒勢的下人,哪裡敢違抗她的命令轟只不過是為了芶活不得已才助紂為虐,如今大人解救小人與水火之中金抗卜人決心棄暗投明。哪怕為大人牽馬也是小人的福氣!」

「行了,起來吧轟不管你以前做了什麼,我都可以既往不咎轟不過又出件事轟你得幫我辦了金辦的好。日後榮華富貴該有的一樣不會少金如果辦不好金你知道後果的」。

「大人,您吩咐,只要我付明能做到的倪定盡全力!轟倏付明拍著胸脯。保證的道。

月的末尾在火爆的交易之中結束。時間進入烽火紀熙,「十二月漸雖然只是一天之隔金但撲面而來的寒氣卻已經席捲了整個北方大地。隨著最後一片樹葉的掉落倪大的被一片枯黃所替代金不過冰冷的冬季來臨並沒有讓白龍村的喧囂熱鬧清冷下來金反而隨著更遠之地的村鎮的到來金越的繁榮。

十一月三日倪夏羽帶著軍師吳用。東營統領陳慶之金西營統領周倉。近衛營統領乞木扎金赫連博。以及管理牲畜市場貿易的周紫晴轟負責規戈白龍四村的牧易金在李俊水軍的護衛下趕回了靈夏島金半月多沒有回來金靈夏島也算是大變了模樣。中夏村金昔日的河口村如今已經成了三級大村金按照周紫晴的介紹金中夏村作為靈夏島上最大的碼頭金船塢基地金更是靈夏鎮附近水道的下游關口金建設度絲毫不比靈夏鎮慢。所以升級到鎮級的規模也是指日可待。

雖然夏羽讓牧易規劃了大島上一鎮五村之間的馳道金但到目前為止倪建設最快的靈夏到中夏的馳道也只進行了一半金所以夏羽並沒有在中夏村下船倪而是直接順著大靈河而上倪昔日白村的地方金雖然已經不適於作為一個村落存在金但這裡卻成為了靈夏鎮的碼頭區金那條將白村分隔的水道被疏俊加寬,成了僅次中夏村的船塢建造基地。

靈夏碼頭上金北夏區原夏村和河谷村總管張德福金東夏區總管林田東轟西夏區總管衛文華三人在碼頭上迎接漸夏羽一行走在馳道上金回到了靈夏鎮金饒是夏羽見過幾個繁華的鎮子倏但當看到靈夏鎮的時候心裡依舊是激動難平。

靈夏鎮沒有龍潭鎮那遍布鎮外鎮內的箭塔群金也沒有鹽鎮那厚重的城牆以及防禦工事金整個靈夏鎮完全是開放式的金馳道直接通入鎮中漸遠遠的就能看到鎮中那條完全由市場組成的長街的繁華景色漸象靈夏鎮這般不建造任何防禦的城鎮如果建在其他的地方金那就跟一個**的少女站在一群強盜眼前一般倪是不可想象的轟但靈夏島的地理位置轟四周的環境決定了靈夏鎮可以不用顧忌威脅倪而且靈夏鎮不建造城牆金除了是未來展需要倪也表達了夏羽在未來的日子不會安於現狀倪只有不斷的開拓進取金向四周征伐轟以攻為守的戰略思想。

當靈夏村升級到鎮的時候轟夏羽也得到了系統智腦藍的提示倪靈夏村正式列入一方小諸侯的行列倪靈夏村村長夏羽封爵為靈夏縣開國縣男氣雖然是最低等的爵個金但也有了執掌一縣之地的權柄倪賜靈夏縣縣誌。靈夏縣縣印金靈夏男男爵封詔金數張九品官員封告金以及升級到鎮后的各種基礎建設圖紙。

靈夏縣縣誌:由村落日誌升級而成。 腹黑總裁:霸寵小逃妻 由專人記錄靈夏縣各大事紀漸以及縣內諸事。

靈夏縣縣印:開一地之衙倪持此印者自動成為一縣之長漸可以處理一縣軍政金可以建立初級縣衙轟威望十2漸威望:對平民具有一定的威懾作用通

靈夏男男爵封詔:男爵爵個的象徵金持此詔書將具有貴族爵位倪擁有開府建衙之權漸全兵營提升等級。增加彌英雄投奔幾率轟威望中2。

九品官員封告:可以任命九品官員。威望十漸附帶技能:官威轟可以招募胥吏。

靈夏鎮的縣衙再次的擴大氣前後分三進大院金一進為縣衙之二進為辦公地金三進為內宅漸二進正堂金分賓主落座金夏羽坐在上個轟其他眾人則按文武分成兩派金左側轟以張德福為金依次是牧易金林田東金衛文華倪右側金以陳慶之為倪周倉。李俊轟赫連博金乞木扎漸張冰金焦作漸寥寥十人。

「此次金讓大家齊聚一堂倪是有幾件事要辦倪如今我已經封爵倪擁有開府建衙的權利轟也就是說大家也可以擁有一個正經的官職轟而不是我們自己封的口頭官位金各位這些日子一直鞍前馬後金隨我奔波倪功勞苦勞的今天就全都算算倪該封官的封官金該賞的賞夏羽說著對著身旁的吳用一揮手金吳用會意的上前。

「封賞:令軍師吳用為縣衙都尉。總理軍務漸陳慶之為東營校尉金賞黃金為兩金白銀四兩轟絹布匹。五級層式院落一套轟周倉為西營校尉。賞黃金刃兩金白銀勁兩漸絹布三匹轟五級層式院落一套倪李俊為水營校尉漸賞黃金約兩金白銀勁兩。絹布匹轟五級層式院落一套。赫連博為近衛騎營校尉金賞黃金為兩之白銀沏兩倪絹布3匹倪五級層式院落一套倪乞木扎為近衛子營校尉倪賞黃金力兩轟白銀勁兩金絹布3匹漸五級層式院落一套金張冰金

「六卜為防備營校尉倏賞黃金舊兩抗白銀勸兩。絹布?匹。四綳屋一套另轟張德福為北夏總管漸牧易為白龍總管金林田東為東夏總管倪衛文華為西夏總管,各賞黃金力兩。白銀駒兩,絹布:匹漸五級層式院落一套

這些封賞早在靈夏村要升級到鎮夏羽就和吳用商量過了轟不過原來可沒有這般豐厚,不過在牲畜市場大賺特賺,這才讓夏羽有了點底氣。而封賞的厚薄也是仔細考慮過的,雖然分封了多位校尉金但實際上。這些校尉的地位也有所差別轟比如陳慶之金周倉金李俊則地位最高的一類金赫連博和乞木扎作為夏羽的近衛地位自然不差金不過夏羽卻想兩人擺在其他三人之下倪也屬於抬高三人的意思念畢竟現在夏羽手中只有這麼幾個拿得出手的武將,另外就是張冰和焦作二人金這兩人本身就是大頭兵出身轟比起其他人先天上就差了不少金能得一個校尉已經是受寵若驚金至於封賞少一些也不會有什麼怨言金至於四個總管,夏羽明面上是一碗水端平金但私下裡對幾人卻是另有賞賜金總之這一場封賞是每個人都很滿意。

「好了,都知道自己的封賞了金那麼就進行下一件事,根據可靠消息。一周之後轟將會有一場罕見的大風雪降臨大6,這將是一場巨大的雪災漸所以我要你們做好充分的準備轟張德福轟牧易金林田東金衛文華。你們四人回去后金要儘快做好防災的準備,千萬別給我捅出簍子來。漸

「大人放心,我們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在做準備金每家每戶都備有足夠的柴火金獸皮被褥,房屋也都進行了加固,另外還特意安排了救援隊。保證不會出現大的事故」。

「恩金如果沒事轟你們就先下去吧」轟四人6續走出后漸夏羽又將目光落到武將的身上轟道:「冬季掃穴的計劃也該提上日程,這一戰么。就是我們南面的出口,白龍村東三十里的刺蝟龍潭鎮,大家回去好好的商議一下吧金怎麼才能將整個難啃的骨頭啃下來金對了,軍師。讓木工坊打造的雪技製造多少出來!」

吳用隨口答道:「回主公轟大型雪棱已經製造出一百多具金中型雪撫四百多具轟另外還有小型雪樓二百多具。

夏羽點了點頭,道:「讓木工坊繼續打造,這些雪技可是我們在雪地里行軍的保證轟對了金好像防禦武器里能製造小型投石車金讓木工坊的人打造幾架出來,這東西也許再得到

「恩,回頭我就去木工坊!」

送走了眾人金夏羽踱步明了後院金祁連納雪已經回了部落金夏羽雖然有點不舍轟但心也放下不少轟齊人之福可不是那麼好享的金當了出輩子守法公民金面對兩個女人的時候。還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梅院,雖然後宅的面積變大了。但兩女依舊住在一起金而夏羽則單獨住在出個院內金邁入兩女所在的梅院金感覺就是比自己冷清的院子熱鬧。北方特有的火炕上,周紫晴和白素正拿著一張任命書調笑打鬧著金那滿屋的春光縈繞轟倒讓夏羽愣在門邊。沒想到整個冷艷白素也有這麼鬧的時候,那小臉紅撲撲的霎時好看。

「咳咳!轟金夏羽咳嗽了兩聲金兩女這才看到夏羽走了進來金連忙翻身坐好轟整理身上有些凌亂的衣服金周紫晴抬起頭金看著夏羽道:「開完會了!來找我們可有什麼事轟我的男爵大人!,漸

「給你的任命書還滿意否」。夏羽一屁股坐在火炕之上金笑著問道。

「還湊合吧金對了金你讓我們兩個幫你打理產業金你就不怕我背後給你了刀子!」周紫晴雙手撐著下巴。眨巴著大眼睛金呵呵笑著問道。

「你敢!信不信我把你屁股打開花通轟漸夏羽看著周紫晴轟心裡在想是不是找個時間將這個女人推倒。要不然還真有點拿不準對方心裡到底怎麼打算的:「好了,說正經的。戰馬買賣只能做一次金你要想個其他的法子賺錢金日後咱們日子過的好壞可都看你的本事了!」

「什麼叫咱們的日子轟誰跟你過日子轟你可把話說清楚了哦!要不然我們白妹妹可是會誤會的周紫晴目光狡黠的笑著金對著白素道。

夏羽看著一臉羞紅的白素轟瞪了周紫晴一眼道:「懶得跟你說轟這事你好好想一想金有什麼主意了過來找我轟我先回去了!轟漸夏羽說著站起身轟對這個妖精魔女他還真是頭疼金不知道把她辦了后金會不會能有點小改觀。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請牢記經典小說網址:www.jdxs.net[拼音第一個字母]手機看小說:wap.jdxs.net【經典小說】書友qq交流群一【20417-772將滿】,群二【6946-4329】,群三【3174-2299】資源有限,請勿多加! 以國家的名義發出了徵召令,下達到了奈若的手裡,奈若冷笑。

第二天,一份宣布在京城裡傳開,奈若下令,揚天盟徹底的撤出東方國家」不留一個人,隨即,所有屬於揚天盟的產業,都全部停頓。

與之相配合的是宋盈菲的命令,為了發展的需要,龍騰總部也將遷移離京,地點未定。

揚天盟的宣布」分明就是對徵召令的反擊」而龍騰國際的這一消息,卻是讓整個世界轟動,雖然戰爭如火如荼,但是很多國家都派人來與龍騰國際接觸,願意為龍騰提供便宜的條件,包括百年無租的土地,還有三十年免稅的政策,不論是哪個國家,都沒有人敢小覷龍騰的巨大。

別的不說,光是招納的人手,就可以為國家帶來至少三萬個職位,而且龍騰的高新技術,也讓很多國家渴望不已。

這兩個消息一傳出,東方國家更是人心惶動,揚天盟與龍騰國際代表著東方國家的根基,但是現在根基一動,人心也跟著動,何況戰事不利,整個南方的天空陰雲慘霧。

在雷夏平缺席的高層會議上,第一次沒有高談論闊的場面,大家集體靜聲了,這些人都不是小孩子,這些日子對雷家的行動,取得了理想的效果」但是當一切得到的時候,他們才知道,後果也是很嚴重的。

「各位,對於揚天盟與龍騰國際」你們還有什麼意見。」

立刻,一個人站了起來,說道:「我沒有話說,以後關於雷家的事,我不再參於,也不發表意見,我選擇迴避。」

「我也迴避。」

三個人都走了」加上雷夏平,九人核心,只剩下五人。

五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我們的動作是不走過份了一些,其實對雷家,我們可以緩緩圖之,現在我們需要雷家的協助」龍衛軍士氣低層,據說龍衛軍成員已經出現了不好的流言」這個時候,我們不能再給壓力了。」

「要不要去拜訪一下雷老爺子」他也是國家的老領導了,應該會以國事為重,私事為輕的,我們所做的一切,不也是為了國家么?」

說這話的人,聲音有些輕」似乎覺得不好意思,大家心裡都明白」這很多事,是他們打著國家的恍子,進行了私利的謀奪,所以說出來,都有些愧疚。

但是雷老爺拒絕了他們的拜訪」因為這會兒雷老爺子已經徹底的失望,不經變故不知道,這些人都是國家走培養的領導人,竟然在小小的測試中」表現得如此不堪,不得不說」這是他們的失敗。

戰火更激烈,龍衛軍都被調離了戰場,因為士兵已經嘩變」不聽號令」軍委派去指揮的高層,被人卸了手腳抬回來,都沒有人敢派出工作組調查這件事,其實這件事早就已經明明白白,這高層的亂指揮」一次讓三百龍衛軍陷入重圍,只有十六人逃出來,其餘的都犧牲了。

而且這個高層竟然不願承認錯誤,一再的強勢命令進攻,這讓本來氣勢低沉的龍衛軍爆發了怒火,造成了這一次的**,只是不知道真正出手把指揮官打斷手腳的人是哪一個。

龍衛軍的調離,南方戰場失去了主心骨」在獸化戰士的肆虐下」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沒有抵擋之力,不斷有消息傳說,集體屠殺的事件已經發生」這讓整個國家陷入了恐慌,大量的南方人,逃到北方,形勢越來越嚴重。

而就在這個時候,雷正陽擺平了古武界的戰事,回來都市了,事態安展到了今天,也該出手開始清理了,但是首先要做的,就是國家政權的清理。

雷正陽的回歸,很轟動。

因為雷正陽回來的時候,正巧遇上了從北方奇襲京城的楊天豪」這一戰,被人稱為驚天之戰,這也是兩人的宿命。

楊天豪這一次率百人襲擊,也是揚東方之神的威嚴,以促成氣勢,可以更好的招兵買馬,但是他也沒有想到,雷正陽正好這個時候回來。

不過雷正陽力量被軟體之脈吸附,並不是秘密,至少楊天豪已經知道,看著眼前佇立,文雅如湖」淡然不驚的雷正陽,楊天豪卻是戾氣勃發,厲聲大喝:「雷正陽,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萬里長城的豪邁,在這裡一戰,絕對會驚天動地。

「你們知道么,雷少回來了」他真的回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