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淮,我愛雲淺,我一定要記住。「

第四百日。

「我叫淮。我愛雲淺。「

第五百日。

「我叫??「少年眼神有一瞬間的茫然,但還是接著說下去,「算了,這不重要,我愛雲淺。「

第六百日。

「我愛雲淺。「

第七百日。

傷痕纍纍的少年游到岸邊。這次沉默了很久,才說,「我好像愛著一個人。他叫??雲??「

第八百日。

這回少年再也想不起那個名字了。他對著那朵看了八百年的曼殊沙華怔了很久,低喃道:「我為什麼??要每年都來見你呢,小花?「

他不記得。真的不記得了。

八百年,對一個凡人的靈魂,實在是太長了。

「因為你愛一個人。「

這次的花朵,卻有了回應。

「你叫淮,你愛雲淺。「

「還有,我叫曼殊。「

他被局限在忘川河裡,目光所及只有一座小橋,兩方彼岸。他看見的除了綠色的森森鬼火,表面澄澈見底實則渾濁不堪的忘川,便只有大片血紅的彼岸花。血腥壓抑的色彩,就是冥界的基調。

你說你叫曼殊,你的名字是自己取的嗎?

少年動聽的嗓音落下,曼殊恍惚間想起另一個畫面。

那時天地還沒有色彩,連冥界這鋪天蓋地的紅紅綠綠都沒有,她似乎被人捧在手心上,聽到另一個悅耳的男聲。

「生來便帶有不祥的花么?「

「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曼殊,謝謝你,你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想法。「

??

曼殊輕輕擺動:「我?? 暗黑老公,寶妻難逑 不記得了。好像自我有意識起,就覺得自己該叫這個名字。「

少年一笑:「你才提醒我叫什麼名字,卻不知你姓名為何而來。曼殊,我們可真是同病相憐。「

曼殊反駁:「我跟你不一樣。忘川河裡的時間,要比岸上難熬得多。我的一日,便是你的一年。如何能比?「

「有何不同呢?人間與黃泉的時間也不同,天上與人間的時間也不同。「少年說,「假如你在這裡八百年。天上或許只過了八天。誰不是在苦苦熬著呢?「

「可天上的事情,與我何關?「曼殊道。

少年歪頭:「你沒有想過,你等的人就在天上嗎?你在這裡等了那麼久,對他不過是一場淺眠。「

曼殊:「我一直都在這裡,從不曾去過天上,除你也不曾認識什麼人,何來的等待?「

少年淡笑:「我不知你的前塵,從我跳下忘川起,你便已經在這裡待了很久罷。我觀察這裡過這裡的每一朵花,卻只和你說話。你知道這是為什麼?「

曼殊:「難道不是因為我離忘川最近?「

少年搖頭:「不,我見著你的第一眼,就覺得你和它們不一樣。「

「你是朵有故事的花。「

曼殊沒有葉子,不然她現在此刻一定會笑得花枝亂顫:「你可真會說笑。「

少年只是看著她,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轉而道:「你等的人在不在天上我不知道,但我等的人,一定在天上。「

曼殊好奇:「何以見得?「

少年說:「你方才所言,我愛的人叫雲淺。其實我不太記得這個名字了,但覺得好熟悉,默念一遍,就連心口都在顫慄。有什麼感情是在忘川里苦熬八百年還能一聽起就本能顫慄的呢?當年我一定很愛那個人,他也一定很愛我。刻骨銘心,刻入靈魂,才會這樣銘記。我忘了他的名字。可不會忘記愛他的心情。「

「他那麼愛我,要是死後從橋上經過,怎麼可能不認出我。所以此刻,他要麼還在人間活的好好的,要麼已經去了天上。總之他一定沒有來過黃泉。「少年篤定,「要是來了,他一定會認出我。「

「你可不要太自信了。「曼殊忍不住潑他冷水,「我在黃泉待了許多年,抱著你這樣想法跳下忘川的鬼魂我見多了。萬分之一的機會,他們總以為自己會是萬一的那一個。可我從沒有見過有誰是真能等到自己的愛人的。就算愛人真來了,兩人也是互不相識。最好的情況就是,一方還記得,另一方卻忘了??感覺這種情況好像更慘。「

少年不在意,他揚了揚精緻絕美的臉:「可他們有誰能跟我一樣,在忘川待了那麼久,還能保持容貌完好么?「

在忘川待過的鬼幾乎沒有不毀容的,之所以用幾乎這個詞,就是因為少年是唯一的例外。

八百年的殘酷廝殺,少年現在喪失了一條胳膊與一條腿,但臉蛋還是完好的。

其實胳膊與腿也不是不可再生,只要吞噬掉足夠多的鬼魂,缺失的部位自然可以再長回來。曼殊八百日來天天見少年,每次少年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受損,最嚴重的一次,只有浮出水面的頭顱是完整的,水面下什麼都沒有。

雖然下一日少年的身體又會長回來,可他遭受的痛苦是實打實的。少年身上的每一個部位都曾被其他鬼吞噬過,唯獨這張臉,從來沒有半分瑕疵。

那些個惡鬼可不會看他好看就嘴下留情,這隻能說明少年每次都拚死護住自己的臉部。

曼殊一噎:「確實沒有,你生得很漂亮。可這裡又沒人欣賞你的容貌,你這麼在乎這張臉做什麼?「

少年答:「我當然是希望,若他有一日從奈何橋上走過,能夠一眼就認出我。「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雖然我相信即便我面目全非,他也能認出來,可我想漂漂亮亮地去見他。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少年說,「要是樣子太丑,我可就不敢見他了。「

曼殊問:「那你還記得他長什麼樣?「

少年想了想:「不記得了。「

曼殊:「??「

「但是,若我真見到了他,我一定會認得。「少年語氣堅定。

曼殊不懂他是哪來的自信。

她只是一朵花,連心都沒有,實在不懂凡人的情。

這世上真的會存在連化成灰都認得的感情嗎?

如果真的存在,那不管是愛是恨,都是一種很強烈的執念。

曼殊能夠說話,對曼殊與少年都是件喜事,至少兩個人都不會無聊了。

又是漫長的歲月。

曼殊墮入黃泉的第八百年,少年跳下忘川的第??一千萬年。

九天之上,荒蕪神界。

冰棺中沉睡的絕美男子。靜靜睜開了眼。

如今距離他被曼殊救下只過了??

八天。

曼殊已經確定少年等待的人必是羽化登仙了,否則過了這麼久,人間的那位也該老死步入輪迴了,沒道理不會來黃泉。至於來了卻認不出這種可能,曼殊給排除了。

連一千萬年都能熬過來不喪失意志的人。是不會忘了愛人的。

在親眼見證到少年一步步成為忘川之主后,曼殊已經徹底折服於少年強大堅韌的意志力。

身為忘川之主,少年還是幹了點實事的。 只做承少的心尖寶 比如隨著人口越來越多,每日的亡靈也越來越多,一座小小的奈何橋已經擠不下,每回孟婆前都要排起長長的隊伍,嚴重耽誤投胎的時辰。少年便施法變了一艘渡船,順便撈了忘川里一個看得順眼的鬼魂讓他去做擺渡人,算是緩解交通壓力。

馭靈主 少年偶爾也會坐在船頭吹骨笛,一身紅衣。容貌絕艷。他已經可以徹底離開水面,只是仍舊離不開忘川,上不了彼岸。

一千萬年,足夠將一個亡靈變得極為強大。如今的少年,就算十殿閻王來了。也打不過他。

確切來說,六界里除了夜絕,就沒有人能斗過他。沒有任何種族與個體敢說自己能在忘川里熬一千萬年,有資格說這句話的只有夜絕。

開闢鴻蒙前,夜絕在混沌霧氣里熬了萬萬載,清氣與濁氣之間的較量,要比忘川萬鬼噬咬更加殘酷。

他們二者,雖是不同種族,不同生命,卻都有著堪比天地日月的可怕意志。

曼殊的時間只過了八百年,她仍是未能化形。當年她為救夜絕傷了根本,若非少年日日以忘川水滋潤,就連說話都是不能的。

她與少年的關係已經極好。八百年裡少年是唯一與她說話的人,而對少年來說曼殊更是千萬年中唯一的夥伴。

他們各有所愛,但在彼此心目中,對方的地位都無可取代。

一千萬年足以忘記很多事情,忘記自己是誰,為何在此,再深刻的情感都會淡去。少年後來常常不記得淮是誰,雲淺是誰。曼殊不厭其煩地把這兩個名字重複給他,少年也沒有任何感覺了。

在黃泉忘川,見慣生死輪迴,活得越久就越明白,名字不過是某一世的代號。除此之外毫無意義。今生叫那個名字,來世就會換個名字,何必苦苦記著。他只要記住他深愛的那個靈魂就夠了。

儘管??他們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他為何要愛他,都已經不記得了。

唯有愛一字,深入骨髓,融入靈魂,成為本能。

少年是這樣。

曼殊也是這樣。

她什麼都不記得,連心都沒有,可時間越久。就越能理解少年的執著。

她也是曾這麼念過一個人的。

可那個人??究竟是誰?

九天之上,荒蕪神界。

冰棺中沉睡的絕美男子,靜靜睜開了眼。

那些靈力在他體內周轉,用了八天時間,修復好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就連體內的力量都恢復了一半。

爹你今天讀書了嗎 剩下那一半,就只能慢慢修養了。

夜絕從冰棺中坐起來。

身邊空蕩蕩的,任何生命也沒有。

曼殊呢?

夜絕想起昏迷前,他盡全力封印白露,白露在被封印的前一瞬祭出大招,讓神界所有的神族都神力紊亂而亡。

難道曼殊也死了么?

夜絕試著感應曼殊的神魂,卻什麼也感應不到。

他眸子一顫。

曼殊已將一身神力還給夜絕,如今已不再具備神魂,而是魔魂。夜絕自然感應不到。

可夜絕不知道這一點,他只知道最大的可能。是她已經死了。就跟每個神族一樣。

除了他,整個神族都已覆滅,說不難受是假的,但也並不是不能接受。

夜絕生來就是神尊,芸芸眾生不過是他筆下一幅畫所誕生。就像一個孩子費心搭好的玩具屋塌了,他會傷心一時,但不會為此痛苦。

他的溫柔總是透著疏淡,他高高在上,眾生仰望。他視眾生平等,但他從不是眾生里的一員。

所以他並不會因為神族的滅亡而有多痛苦。守護這個世界是他與生俱來的責任。因他是創世之神。可也正是因為格局太大,他總是體會不了屬於渺小人類的那種細膩感情。

不懂什麼是情愛,什麼是悲哀。他的痛楚只能是源於生理,而不會來自心靈。

可現在,他感應不到曼殊的神魂了。

她可能死了。

那一瞬間。尖銳的酸楚與痛苦凌遲著夜絕的心,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陌生,比白露的攻擊還要令人難受。

他並不是在為神族而痛苦。

他只是為她而痛苦。

「她死了么?「他問。

神界除他再無第二者,夜絕卻問出了這麼一句話。

過了很久。

–神魂已滅,軀體已裂。

天道不是沒有看見曼殊為了救夜絕付出的代價。也不是不知道曼殊的魔魂尚在,依附在本體的曼殊沙華上,落在忘川河畔,等了八百年。

但這仍然不能抵消天道對魔族的偏見。

不,那本就不是偏見。混沌濁氣至邪至惡。站在夜絕的對立面。濁氣里誕生的魔物也是生性本惡,這次還害得夜絕力量枯竭,天道對魔族更是厭惡至極。

它不允許夜絕再和曼殊接觸。

它覺得曼殊之前之所以心存善念救下夜絕,是因為她還有神魂,也就有良善的一面。但如今神魂已滅,魔魂的本質就是血腥嗜殺,這樣的生物,怎麼配與夜絕一起。

所以,它選擇了對夜絕隱瞞部分實情。

可就是這短短的一千年,好像就有什麼發生了變化。在之前的萬萬年裡,他並不孤獨,只是偶爾感到寂寞。他煢煢孑立慣了,耐得住。

可在與曼殊共同度過千載后,她在時不覺得有什麼,她不在了,方覺得此世如此空落,心也被抽空一般。

難受。

夜絕在神殿里待了兩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