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似乎有殺不盡的勢頭。

齊空明一拳轟出,空氣瞬間濃縮,炸裂開來,又有著一隻只血狼死去。

齊空明有著一點不耐煩了,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把長劍。

冰冷的氣息綻放而出,齊空明微微彎下了腿。

轟!

一聲轟鳴之聲響起,齊空明的身影在狼群之中一閃而過,向著更為深處而去。

一路上的血狼都被一劍斬斷,化為冰渣子,掉落一地。

一初始那個使用大刀的人,似乎有點較勁的意味,身影也飛掠而起,向著更深處而去。

一路上,俱是轟鳴之聲。

既然你不出來,我就逼你出來!

齊空明眼神露出一抹堅定,手中長劍不斷揮舞著。

聽著後面的轟鳴聲,齊空明微微轉頭,看見是那個使用大刀,臉上帶著鱷魚面具的人立刻又轉了回來。

這人怎麼跟過來了?

齊空明微微有些疑惑,但是現在齊空明也管不了這麼多,他現在只想要殺了血狼王,這樣子才會輕鬆許多。 「小子,看你身體都不壯實,還不回去?」一陣雄渾的聲音響起,齊空明向後看去。

首長小妻超V5 確實,這個鱷魚面具人的身材異常的高大,比之他見過的人,他是最為高大雄壯之人。

「身體壯不壯實,等會你就知道了。」齊空明沒有糾纏,速度更加得快了。

「哼!」鱷魚面具之人的速度也瞬間提升。

齊空明揮舞著冰靈劍,一隻只血狼立即化為冰渣子,而鱷魚面具之人大刀一掄,一大片的血狼立刻被火焰刀鋒切割而死。

燒焦味異常的腥臭,讓人作嘔。

「去吧。」血魔狼王紅色的眼睛微微一動,妖語緩緩吐出。

在樹上的血狼王與狽妖相視一眼,便一躍而下,身影消失。

血魔狼王緩緩轉身,它的身後已經有著一個出現。

「人類,找死嗎?」血魔狼王沙啞的聲音響起。

那個人沒有回答,一把長刀出現在了他的手裡,金色的靈力噴薄而出。

……

嗷嗚~

一聲悠揚的聲音響起,齊空明立刻停住了腳步,周圍的血狼立即改變的了方向,立刻避開了齊空明與鱷魚面具之人。

齊空明腳下靈力忽地噴薄而出,速度飆升,向著聲音的方向而去。

這必然是血狼王的聲音!

鱷魚面具人也立刻跟了上來,沒過一會兒,他便看見了停住的齊空明,走進一看他也停住了腳步。

血狼王!

還有著它身上趴著的狽!

狼狽為奸!

齊空明與鱷魚面具人立即緩緩散開,手中的武器都在閃爍著寒光。

「人類,見到我們不跑嗎?」一聲柔媚的聲音響起,竟是狽在開口說話。

狽妖!

「何必與他們多言!」血狼王爺立刻開口說話!身影便一閃,化為一道道血色的殘影。

血狼王妖!

齊空明手中長劍瞬間橫擋在了面前。

叮~

血狼王的身影出現,沒了狽妖。

破空聲響起,齊空明瞬間意識到了不對勁,左手上剛剛出現了一面盾牌,又有一個身影一閃而至。

鱷魚面具人!

大刀一揮,火焰瀰漫,阻攔在了狽妖的面前。

與齊空明背對背著,看著眼前各自面對的妖!

「小子,這可是兩隻四錢修為的妖,我們得合作了。」鱷魚面具人輕聲說著,齊空明沒有說話,只是緩緩點了頭。

這種情況,合作是很好的選擇。

嗖!

容不得齊空明多想,血狼王狼爪已經來到面前,血色的的靈力化為四道鋒利的利刃瞬息而至。

齊空明渾身上下藍光一震,可是血色利刃卻立刻切割開了齊空明的靈力外衣,斬在了血肉之上。

齊空明感受到了這靈力中令人窒息的狂暴氣息。

可是,這樣子的狂暴靈力傷不了齊空明。

齊空明一步未退,手中長劍冰之靈力湧出,藍光閃過。

血狼王身影極快,以一個極不可思議之角度,躲過了這一下斬擊。

唰!

血狼王的身影再次化為了一道道殘影,快到了一個很可怕境界,在現在齊空明的眼裡竟然還可以造成殘影的速度,可以說,齊空明很少見。

當然,這也是齊空明剛剛突破了修為,少見識罷了。

唰唰唰……

一聲聲聲響響起齊空明上半身的衣物化為一片片碎布,飄落。

齊空明盾牌已經擋在了面前,齊空明似乎毫髮無傷,但是齊空明卻感受到了自己體內血液的狂暴。

這是?

齊空明立刻意識到了血狼王的靈力,恐怕不簡單。

人族修鍊到了四錢修為可以淬鍊靈力,妖族亦是如此!

忽地,一道身影倒飛而去,齊空明定睛一看,竟是那位鱷魚面具人。

「小心!」鱷魚面具人身在空中看著齊空明立刻大喊著,齊空明立即轉身,渾身靈力爆發,肌肉涌動,盾牌擋在了面前。

轟!咚!!!

一聲巨響響起,齊空明立刻陷入地里。

一隻龐大的狽妖出現在了齊空明的面前,血狼王妖此刻正站在狽妖的頭頂,看著齊空明。

齊空明死死地頂著。

「哈哈哈!第一次啊,人類你的力氣竟然與我差不多!」柔媚的聲音再次響起,狽妖兩隻血色的眼睛看著齊空明越發的感興趣。

忽地,一條火龍衝出,一個身披火焰戰甲,身後長出龍尾龍翼之人衝出。

鱷魚面具人!六品靈脈!火焰翼龍獸!

血狼王的身影一閃而至,一團血色的靈力在它的手上凝聚著,砸在了火龍上。

靈力激烈的碰撞聲響徹這片地區。

總裁老公輕輕說愛你 忽然,倒塌之聲響起,狽妖龐大的身體向著一邊快速飛去,樹木立刻被其壓塌。

齊空明身上早已披上了玄龜戰甲。

嗷嗚~

一聲狼叫響起,血狼王身影再次一閃,來到了狽妖身邊。

狽妖站了起來,看著齊空明,心有餘悸。

這傢伙,剛才爆發了一股自己都不敢硬接的力量!

狽妖身上開始有著一層層岩石凝聚了起來,整個身軀更加的龐大了起來。

「老狼!快一點,這個恐怕不好對付!」狽妖說著,龐大的身軀竟然爆發出了極為可怕的速度。

血狼王聽到了這句話,身上的毛髮全部都矗立了起來,似乎有著血液在其中流動。

按照記載,狽沒有狼是不可能動的,可是這狽妖竟然可以離開狼,這是怎麼回事?

齊空明心中看著這龐大的狽妖,心中浮現出了疑惑之感,可是狽妖龐大的石爪已經容不得他多想了。

血狼王身影再次消失了,這一次不一樣了,沒有殘影,卻更加可怕了。

因為,鱷魚面具人的眼裡什麼都沒有。

他下意識向著面前揮舞大刀。

一隻利刃瞬間頂在了刀刃之上,鱷魚面具人心中一震,什麼時候?

火焰咆哮!火焰翼龍獸之技!

鱷魚面具人口中猛然吐齣劇烈的烈火,血狼王的身影早已消失。

焰火耀!

火焰翼龍獸之技!

鱷魚面具人身上綻放了光芒,好似一顆小型的太陽一般。

一顆龐大的血色球卻掩蓋了這光芒。

血狼王的身影出現,利爪指尖卻有著一絲絲血絲連接著血球。

齊空明雙手撐在了石爪之上,看著這一幕,手中有著一顆深藍色的靈珠出現,隨時準備拋出。

突然,一根根石刺從地面湧出,齊空明瞬間被石刺關在了裡面,又有著沙子化為一層層波浪要將齊空明掩埋。

血球落下,震天動地。

沙浪翻滾,人影消失。

「哈哈哈哈!血狼王!我不是那麼容易死的。」雄渾的聲音響起,血球之中有著火焰衝出,血狼王站在了一棵樹上,身影再次消失。

瞬息來到了鱷魚面具人面前,血色湧出,鋪天蓋地的樣子襲來。

「血葬!」血狼王血爪一閃,瞬間刺在了鱷魚面具人的身上。

不過,鱷魚面具人早已用大刀擋在了胸前。

可是,血葬只有這麼簡單。

血色瞬間包裹了一人一妖。

齊空明這邊,他的身影早已被沙子掩埋,若是一直待在這沙子中,恐怕會窒息而亡。

不過,齊空明可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

破裂重擊!玄龜之技!

齊空明手上爆發出了一股磅礴的力量,奇異無比。

狽妖感覺到了自己的石爪,包括自己的肉身受到了什麼重擊,石頭立刻裂開了,沙子也被一股巨力推出,一根根石刺也都折斷。

不僅僅這些,它的肉爪中竟然有著一陣陣痛感傳來。

裡面的血管血肉似乎在一股奇異的壓迫力下攪亂了。 狽妖的石爪寸寸裂開,齊空明身影在掉落中的碎石中躲閃著。

他拳頭緊握,一躍而起,來到了狽妖的頭部,重拳出擊!

破裂重擊!玄重破!

豪門情劫:情梟囚愛 狽妖另一隻石爪快速抓來,風呼嘯著。

齊空明直接無視了那石爪,直接轟在了狽妖的頭顱之上。

咔嚓!

頓時,狽妖頭顱上的石甲寸寸碎裂,崩裂開來,四射出去,同時石爪也直接拍飛了齊空明,狽妖的眼神露出一絲怒意,掉落的碎石化為一隻只石箭向著飛在空中齊空明射去。

狽妖直接渾身一震,所有的石甲全部裂開,在其背上凝聚成了一顆巨大的隕石般的石球,也拋射了出去。

齊空明看著無數飛來的石箭,手中出現了盾牌,直接擋在身前。

叮叮叮……

齊空明在箭雨之下下落的速度更加快了,但是,那隕石來得更快!

當!

齊空明小小的一個點擋在了巨石之上,直接墜地,巨石也隨之墜地,氣之波浪四散開來,大樹一棵棵倒下,轟隆、吱呀的聲音響徹這片地區。 帝女策:鳳卧江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