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請分享 ?晚上,劉伯陽宴請斯蒂文等人吃飯,加深對彼此的了解,一群老毛子被灌的醉醺醺,東倒西歪,斯蒂文最後已經醉的連說話都含糊了,再也不顧及什麼紳士風度,他臉膛燥紅的對劉伯陽道:「劉堂主,我來z國的次數不多,加上這次,也才只有短短兩次而已,我還沒嘗過貴國的女人是什麼滋味兒呢,你能不能給安排一次?」

劉伯陽笑道:「可以。《》.」

「最好是……大學生哦……」斯蒂文咧嘴笑道。

劉伯陽把崔國棟叫過來,附耳說了幾句,崔國棟上下打量了斯蒂文一眼,嘿嘿壞笑,轉身去安排。

劉伯陽又讓老貓幫斯蒂文等人在酒店裡開了房間,斯蒂文以及那幾個隨從晃晃悠悠的上了樓,不一會兒,崔國棟給他們叫的小姐就到了,沒有一個是z國女孩兒,全都是e國來哈市讀大學的留學生,斯蒂文那些人醉的分不清東西南北,看到女孩兒抱到床上就上了,他們本來是想嘗嘗鮮的,結果玩兒來玩去還是自己國家的女人,估計醒來之後夠他們憋屈的。

劉伯陽和眾兄弟們大笑著離開酒店,劉伯陽才不捨得讓z國女孩兒便宜這些渾身長毛的老毛子呢,不管咋說也是自己國家的資源,肥水不流外人田。

劉伯陽眾人走到酒店門口,剛準備開車離去,忽然殺手出身的克里斯汀娜敏銳捕捉到一絲危險氣息,對著劉伯陽道:「小心!」

而就在同時,劉伯陽高震飛等人也全都感覺到了,劉伯陽閃電般一歪頭,一顆子彈擦著他的耳朵飛過去,「砰」一聲打到地上,黑暗中爆起火星!

「有殺手!」李萬豪等人緩過神來,下意識的大叫道!

劉伯陽摸著火辣辣的耳朵,抬頭看向酒店對面的大廈,黑漆漆一片,不過模糊間只見十三樓的窗戶上閃過一絲金屬反光,「在那兒!」崔國棟指著道!

話一說完,老貓虎子萬梓良張向東已經奮不顧身的衝上去,那棟大廈有四個門,四人分頭行動,不能讓兇手從任何一個門逃走。

「陽哥,你沒事吧?」高震飛問。

劉伯陽搖搖頭,面無表情道:「沒事!」

他和高震飛宛如兩根標槍一般站在原地不動,周圍的小弟們自發跑過去把大樓包圍起來,槍聲驚動了酒店以及公路上無數的行人,所有人都驚慌的跑過來看熱鬧。

可就在這時,十三樓上發生了極其震驚的一幕,一個黑影像只大蝙蝠一樣張開兩翼徑直從十三樓跳了出來,然後以凌空滑翔的姿勢朝劉伯陽俯衝過來,人群嘩然,這他-媽是拍電影嗎?現實生活中,竟然真有人能從天上飛下來?!

「是x國『血夜黑蝠』阿隆索!!劉伯陽,你要小心!這人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殺手之一!」克里斯汀娜忽然驚叫道!

劉伯陽和高震飛眉頭一皺,劉伯陽隱然已經把裂空刀攥在手中——有了首都遇襲的經驗,他知道這段時間有人會找自己麻煩,所以早就有了防備,高震飛的離別鉤也準備就緒,兩人蓄勢待發,隨時準備迎敵!

高震飛沉聲道:「『血夜蝙蝠』?」

「對!他號稱x國殺人王!世界高手銀榜上的人物!在這個年代很多人不相信西方有吸血鬼的存在,但阿隆索就是其中之一,他最大的嗜好就是吸人血!」

「我他-娘-的怎麼覺得這麼噁心?跟拍科幻電影一樣!」崔國棟冷笑著聳聳肩膀,已經從車裡拿出兩扇半月彎刀,也隨時可以投入作戰!

克里斯汀娜沒再說什麼,神情是從未有過的凝重,她也把自己一身的暗器全都準備好了,劉伯陽眾人不清楚阿隆索的厲害,克里斯汀娜可是清楚的很,想當年阿隆索剛出道的時候,一個人屠了x國三位侯爵,殺人過千!實在是惡魔一般的存在!

眼看著阿隆索在兩隻的巨大黑色蝠翼的輔助下以極快的速度滑翔下來,街道上的行人們都嚇傻了,不少女人發出尖叫,頑皮的小男孩兒們則興奮的指著「空中飛人」歡呼不停,以為是電影中蝙蝠俠呢,可沒過多久他們就為自己的好奇心付出代價,「血夜蝙蝠」阿隆索在距離地面五六米的時候,忽然張開雙手,灑出幾顆黑色小圓球,落到地上先後爆炸,克里斯汀娜驚呼一聲:「是『侵蝕毒霧』!快閃!」話音剛落,那些黑色小圓球爆炸的地方,盪起大片的血紅色煙霧,快速瀰漫,宛如下霧一般把整條街道全都籠罩起來,劉伯陽高震飛崔國棟等人搞不清狀況,只能先閃,幾道黑影閃過,紛紛退到血霧以外的地方,而這時,被血色大霧籠罩的那些人卻先後發出凄厲的慘叫,借著公路上的霓虹燈,劉伯陽清楚的看到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兒慘叫著捂著自己的雙眼,兩道鮮紅的血液順著她的眼眶留下來,緊接著小女孩兒的衣服、頭髮,甚至是皮膚,都開始消失!她捂著臉的那兩隻小手瞬間侵蝕成肌肉,肌肉也很快消失,變成森白的骨骼,小女孩兒已經痛苦的臉哭都發不出聲了,骨骼眨眼間變黑,然後慢慢消融……

一個活生生小女孩兒,竟然只在幾秒鐘的時間內,完全化為一灘血水!

劉伯陽高震飛等人看在眼裡,又驚悸又痛心,可那紅色的血霧正在飄濃,根本沒辦法衝進去營救,心裡別提有多急了!

眼前的場面說不出的驚悚,除了那個可憐的小女孩兒之外,所有被血霧籠罩的無辜行人,幾乎是跟小女孩兒一樣被㊣(5)活活腐蝕成血水,很多人像《生化危機》里的血屍一樣慘嚎,他們的衣服沒了,皮膚肌肉沒了,有的人開膛破肚露出裡面狼藉的五臟,還在無助的奔跑哭叫著……

「這他-媽到底是什麼人!!媽-的就為殺老子一個人,用得著這麼狠嗎?!」劉伯陽暴怒問道!

連克里斯汀娜這種世界出名的殺手都不忍看血霧中的慘亂景象,她顫聲道:「如果你想了解阿隆索的可怕之處,這只是剛剛開始!劉伯陽,如果你相信我,現在咱們就趕緊撤!跟『血夜蝙蝠』正面交鋒絕對不是明智之舉!你誰也救不了,只能救你自己!」

「這種人為什麼會找咱們的麻煩?他給誰賣命?」崔國棟冷冷問。

「誰出錢他給誰賣命!不過能請的起他的人,在世界上一定很有名頭!——別說了!趁阿隆索沒追過來,咱們撤吧!」 從心愛你:席少這次來真的 克里斯汀娜滿心焦急!

「撤?往哪撤?這個王八蛋殺了我這麼多兄弟,你讓我撤?我管他什麼『血夜蝙蝠』,今天非把他宰了不可!」劉伯陽大怒道!

劉伯陽的暴怒也不是沒理由的,剛才在那血霧中,他和高震飛崔國棟李萬豪這些身手好的人自然是逃出來了,可隨身帶來的那些小弟們卻沒那麼好命,全部慘死在裡面,況且老貓虎子他們現在都跑進大廈沒出來,自己如何能先跑?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春暖花開,萬物復甦。

再沒有什麼比聽到兄弟的事業正在蒸蒸日上,要讓蘇沐現在高興的很。李樂天的心性就是那樣,能夠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事業來做,絕對比渾渾噩噩的過一輩子要強。 庶女不好惹 再說誰敢說現在的娛樂界沒有利潤?只要運作的好,娛樂界的利潤將會以滾雪球般的速度,讓所有人為之驚嘆。

「希望明天一切能夠變的更好!」

蘇沐微笑著收拾好東西,推門走出辦公室,杜廉早早的在外面等候著。現在儘管已經下班,但蘇沐什麼時候不走,杜廉是斷然不可能離開的。

「杜廉,下班有事沒?」蘇沐隨口問道。

「沒事!」杜廉笑道:「縣長,我現在孤家寡人一個,女朋友前段時間也吹了,回去也是一個人。」

「那好,走,叫上段鵬,我領著你們去放鬆放鬆。」蘇沐笑道。

「好咧!」

像是這樣的機會,就算晚上真的有事,杜廉都會推掉。而實際上,今晚杜廉家裡的確給他做了些安排,說是讓他相親。但杜廉原本對這些事情就很反對,如今更是有著蘇沐在,哪裡還會想著回去。大不了,一會給家裡打個電話說聲便是。

邢唐縣現在娛樂界的龍頭老大,就是金色輝煌。蘇沐三人當然來的地方便是這裡,只不過和以前不同,他沒有讓人通知楊小翠。要是每次過來,都由楊小翠陪著。那種感覺實在是不爽。

下班后的蘇沐,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打扮,就連杜廉都被他要求重新換了衣服。如今的三人,渾身上下就沒有一處像是體制內的。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平常白領下班之後,過來消遣娛樂。

「杜廉,像你這樣的年紀,應該有女朋友了吧?怎麼到現在還是一個人?是不是眼光太高了?」蘇沐微笑著調侃道。

秘書要想辦法和領導搞好關係,這是必須的。而作為領導,也不能總是板著臉,該有調節氣氛的時候就必須得有。要知道有時候,一個秘書很有可能將一個領導給送上不歸路。再說杜廉現在既然是蘇沐的秘書。又是他準備栽培的對象,自然不能和別人一樣看待。

「老闆,您就別笑話我了。***我還不是因為當初被下放,做了冷板凳。所以。女朋友家便和我分了。這一年,我也有些心灰意冷,便沒有再找。不瞞您說,就在前幾天我還碰到前任女朋友,她要結婚了。還說要讓我去吃他們的喜糖。」杜廉當著蘇沐的面,倒是真的沒有藏私。

有時候說實話很好用!

俗套的橋段!

再真實不過的現實!

蘇沐心底無奈的冷笑,有些女人就是這樣,不願意等待。將結婚當做一種攀爬的手段。你好的時候那便怎麼都好說,一旦你失去權勢。她們便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離開。杜廉現在的模樣和語氣,已經能夠證明自己猜的**不離十。

「杜哥。這樣的女人也不值得你去珍惜,要我說她當初離開你,那是你的幸運。要是現在仍然跟著你,那才是你該倒霉那。」段鵬笑著說道。

王妃人狠話不多 「是啊,段鵬的話話糙理不糙啊。要是她現在還跟著我,保不齊我頭頂上不知道該多綠了。」杜廉自嘲的一笑。

而就是這種自嘲的話,一下子拉近了杜廉和段鵬的關係。以前杜鵬還以為杜廉是個知識分子不好打交道,現在看來完全沒必要擔心這個。能夠成為蘇沐的秘書,杜廉絕對是個聰明的主兒,知道怎麼選擇交談方式。

蘇沐坐在旁邊,心情也是很不錯。一個秘書一個司機,如果這兩人的關係不能夠搞好,那對一個領導來說,絕對是致命的硬傷。

現在又不是上班時間,偶爾說些俏皮話,拉近下關係,在蘇沐看來,完全就是無傷大雅的事情。

就在三人正隨意的喝著酒,聽著樂隊的唱歌時,段鵬突然低聲道:「老闆,那邊有人沖著咱們過來了。」

蘇沐抬起頭,順著段鵬的眼光瞧過去,眼睛不由微微眯縫起來。的確是有人過來了,而且這人自己還認識。

「蘇縣長,我這不請自來,還請您老人家多多見諒。」牛德成拿著一瓶紅酒,走過來后笑眯眯道。

鼎象礦業老闆牛德成!

蘇沐瞧過去,無所謂道:「牛總,你這是什麼話,你又沒有得罪我,說的哪裡來的見諒的話。」

「蘇縣長,我能坐下嗎?」牛德成問道。

「坐!」蘇沐點點頭。

牛德成坐下后,感受著杜廉和段鵬身上傳來的敵意,無可來由的一笑,隨即沉聲道:「蘇縣長,我今天過來,的確是有事相求。咱們名人面前不說暗話,犬子所做的事情,我已經知道。千錯萬錯,都是我這個當爹的沒有教育好。蘇縣長,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放牛稼強一馬。」

果然是因為這個!

蘇沐眯縫著雙眼,不置可否。牛德成的鼎象礦業就像是之前自己了解到的一樣,完全是靠著趙瑞安的關係才發家的。確切的說,這個鼎象礦業的規模倒也不算小,牛德成也不是一個蠢人,在他的手中,硬是將這個廠子發展的有聲有色。

只可惜牛德成這人脾氣有些暴躁,性格中帶著一種粗魯。在這種性格的影響下,他的兒子牛稼強也變的有些不可理喻。在這邢唐縣城總是自以為是,仗著有點錢,有時候做事一點都不顧忌後路。

但通過徐錚成的彙報,蘇沐也清楚,鼎象礦業大問題沒有,牛稼強也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紈絝,倒也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的話,蘇沐早就將牛稼強給嚴辦了,不至於到現在為止,只是拘留著。

「牛總,牛稼強的事情自然有公安機關按照規定辦事,你來求我好像找錯人了吧?」蘇沐淡然道。

「不!」牛德成沉聲道:「我知道犬子得罪的就是蘇縣長,這事只要蘇縣長點頭便能掀過去。當然我知道做錯事就得認罰,蘇縣長,這張卡是我的小小敬意,您收下,就當做給兄弟們喝茶的茶水。」

「哼!」

蘇沐瞧著牛德成放到眼前的那張銀行卡,鼻端不由發出一道冷哼,「牛德成啊牛德成,你還真當現在是舊社會不成?還喝茶的茶水錢!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能夠以向國家公務人員行賄的罪名,將你抓起來!」

「不敢,不敢!」牛德成急忙搖手道:「蘇縣長,你別誤會,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讓犬子從裡面出來。只要你能答應我,答應幫忙的話,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想到自家婆娘在家裡的哭哭啼啼,牛德成就感到厭煩。但說實話他的心中也沒底,不知道牛稼強在裡面怎麼樣了。

沒錯,梁天是答應幫忙,自己也準備好了錢。但要知道梁天到現在都不告訴牛德成,他準備怎麼辦。而牛德成本能的預感到,梁天這次玩出的花招會很大。他倒是不怕,有著一個縣委宣傳部長的老爹。真要是因為這事,將蘇沐給得罪死了,牛德成可逃不掉。

到那時,別說是牛稼強,就連牛德成自己都沒有退路。思前想後,他才決定偷偷的找上蘇沐。

要是事情有斡旋的餘地,牛德成便不準備冒那麼大的危險,和蘇沐做對。沒瞧見楚作梅都讓蘇沐拿下了嗎?真要是有事,牛德成還沒有自信到,自己在趙瑞安心中的地位會比楚作梅還高。

楚作梅,趙瑞安都能夠當做棄子,何況一個牛德成?

蘇沐安靜的坐著不動,他在等,等著牛德成將會拋出什麼樣的底牌。他相信牛德成既然找上自己,依他的聰明才智,絕對不會只是想著拿這些錢堵住自己的嘴。蘇沐現在想要知道的是,牛德成的這底牌,到底值不值得蘇沐重視。

牛德成也在猶豫啊!

要知道自己的確是有底牌,但這張底牌真的要是拿出來,自己便算是背叛了趙瑞安。真要是那樣的話,就相當於自己向蘇沐遞交了投名狀。這麼做到底值不值得?如果說蘇沐真的比趙瑞安強的話,自己這麼做也算是賭對了。

重生后她成了腹黑大佬的心尖寶 這萬一要是蘇沐被趙瑞安壓下去,自己的前途,鼎象礦業的將來,可就要徹底的葬送掉!

生死成敗,就在自己一念之間!

只是牛德成並沒有掙扎太久,要知道這裡雖然是個酒吧,聲音喧雜,光線黯淡,但保不齊真的有什麼有心人出沒。要是被人發現自己在這裡呆的時間太長,恐怕就算走出去,趙瑞安都將不再相信自己。

要麼不做,要做就要果斷利落。

自己就牛稼強一個寶貝兒子,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就這樣老死在監獄裡面吧。

只要能夠將牛稼強救出來,其餘的一切都能豁出去。

「蘇縣長,不知道您認不認識梁天?」牛德成低聲道。

「梁天?」蘇沐微微挑起眉角。

「不錯,就是梁天!」

牛德成既然說了出來,那剛才忐忑的心情便徹底消失,整個人的說話也變得利索起來,「我要說的事就是有關梁天的,他…」 ?克里斯汀娜看到劉伯陽根本不打算逃跑,心中更加著急,她忽然想到跑進大廈的虎子也還沒出來,心弦再一次繃緊,只得硬著頭皮留下來。《》.

血霧中,怪物一樣的阿隆索終於落了下來,但他沒有落到地面,而是踩到了一輛轎車的車頂,兩手抬起一桿狙擊槍,對準四周存活的行人就是一通射擊,瞬間幹掉不少還在痛苦慘叫的人,整條公路上的景象就好比人間煉獄,陰風颼颼,沒有一個人還能生還!

把礙事的人全部幹掉之後,阿隆索晃晃腦袋,露出一個陰邪的笑容,狙擊槍隨手一扔,目光牢牢鎖定在劉伯陽身上!

此時那濃濃的血霧已經隨著夜風緩緩散去,街道上死一般的寂靜,只有劉伯陽兄弟眾人和阿隆索兩相對峙,阿隆索從腰間拔出一把狼牙彎刀,踩著車頂大步流星的朝劉伯陽走過來!

克里斯汀娜想了又想,終於還是鼓足勇氣站出來道:「阿隆索前輩,什麼風把您吹到這裡來?」

阿隆索瞟了克里斯汀娜一眼,似乎有點奇怪在這遙遠的z國也會有人知道他的名號,淡淡道:「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您向來是無利不起早的人,這次來z國大開殺戒,很定是受了什麼人的邀請吧?」

「哈哈,你還挺聰明的,想拐彎抹角套我話?可惜,我跟別的殺手不一樣,我既然接了生意,不單要把主顧指定的人幹掉,其他所有相干的人,我也喜歡全部殺死!告訴你也沒用,你很快就要被我送下地獄啦!我最喜歡喝你這種漂亮女人的血!」阿隆索哈哈笑道。

隔的近了,劉伯陽才看清楚這傢伙的面容,竟然十分的英俊挺拔,五官充斥著西方貴族的色彩,只不過他的皮膚白的嚇人,據說敢喝人血的人,皮膚都會變的青白跟鬼一樣!

兩人是用x國語交談的,崔國棟聽不懂克里斯汀娜在跟他說什麼,冷冷問克里斯汀娜:「他在說什麼?」

「他說要把我們全都送下地獄!」克里斯汀娜神情嚴峻!

「艹-他-媽!口氣倒不小!老子我先來領教這傢伙到底有什麼狂妄的本事!」崔國棟說完,兩腳一拔,身影一閃,直接操著兩扇彎刀朝阿隆索絞殺上去,克里斯汀娜想拉住他已經來不及,可眼見崔國棟殺到阿隆索身前的時候,阿隆索忽然怪笑一聲,手中狼牙彎刀猛的撩殺,一道血紅的刀芒反卷而出,崔國棟大驚猝不及防,只能用兩扇彎刀招架,「當!!」的一聲火星爆濺,崔國棟倒飛出去,那道狠辣刀芒把他撞出去好幾米遠,落到地上之後還在踉蹌退步,劉伯陽高震飛雙雙衝過去將他拖住,阿隆索另一道刀芒已經像條血龍一樣劈殺下來,三人趕緊閃躲,那匹練一般的刀芒「轟!」斬在一轎車上,居然從當中被劈成兩斷,裡面的發動機跟電線爆出藍色的火花!

「國棟,沒事兒吧?」劉伯陽問道。

崔國棟恨恨的一咬牙道:「沒事兒!」——話雖這樣說,他兩手手心其實已經被阿隆索那一記刀芒震裂了,早已迸出血來……

自從崔國棟跟著劉伯陽一起在東北學藝歸來之後,已經好久沒吃過這樣的大虧了,他終於也冷靜下來,果然世界上還是有高手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早跟你們說千萬不要大意,當年x國一支軍隊想攔下阿隆索都做不到,他是銀榜第八的人物,在世界上足以傲視群雄了,你們現在的實力,與他差距太大!」克里斯汀娜緊張道。

「他有沒有什麼弱點?」劉伯陽問。

「有!他怕強光!所以他一般都是在晚上出沒!可現在是在晚上,根本沒有強光可以利用,阿隆索也不會給你那樣的機會!」

劉伯陽冷冷一笑,好一個「血夜蝙蝠」,吸人血吸的還真具備了蝙蝠的脾性,居然怕光啊!知道這一點就好辦了,劉伯陽回頭對李萬豪道:「老李,你趕緊找輛車上去,待會兒我們跟那傢伙動手的時候,你就用車前燈照他的眼睛,不過要小心,那傢伙隔空一刀就能把車劈碎,你儘可能的保全自己!」

李萬豪重重點頭道:「行!陽哥我明白了!」

話剛說完,忽然眾人都感覺一股凌厲無匹的氣息劈殺過來,趕緊四散跳閃,只見剛才落腳的地方,一道半月形的刀芒狠狠轟在地上,公路炸開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兩邊的瀝青都被燒黑了,冒出縷縷黑煙!

阿隆索第三刀,強悍至斯!劉伯陽知道時間不能再拖了,果斷道:「動手!」

李萬豪第一時間掉頭狂奔,對準一輛黑色桑塔納就沖了過去,這車是別人的,他的主人很可能已經死在剛才的血霧當中,李萬豪狠狠一肘子轟開車玻璃,正要鑽進去,忽然一道刀芒從天而降,李萬豪下意識的一縮脖子,渾身汗毛都炸了起來,只見身前的車輛已經被劈成兩截,零件四散崩飛!

「老李快閃!!」崔國棟話音剛落,李萬豪也憑著本能到滾出去好幾米遠,可還是晚了,那輛被劈的轎車轟然爆炸,強大的火焰氣浪把李萬豪掀上半空又狠狠砸落下來,在地上滾了好遠才停下!

「老李!!」

李萬豪使出吃奶的力氣,緩緩從地上爬起來,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陽哥,我沒事兒!」他的臉上血跡斑斑,焦黑一片,顯然被炸的不輕,萬幸的是沒斷胳膊斷腿,也算是躲避及時了!

很顯然,阿隆索㊣(5)已經識破了劉伯陽的「詭計」,他冷笑一聲,速戰速決,兩隻巨大蝙蝠翼一張,裡面呼啦啦忽然飛出無數的黑色蝙蝠,都是紅眼睛紅嘴兒,呲著獠牙飛撲向劉伯陽等人!

「這他-媽又是什麼些東西?蝙蝠?拍電影呢吧?人身上怎麼可能帶著這麼多蝙蝠?」崔國棟大叫道。

眼見那些蝙蝠像蝗蟲群一樣鋪天蓋地的飛撲過來,換誰誰不心悸?劉伯陽這群兄弟個個兒也算是身經百戰的人物了,可像這樣的敵人,還是第一次遇到!

「這是吸血蝙蝠!大家小心別被它們咬到!」克里斯汀娜情急道。

「有毒嗎?」劉伯陽冷冷問。

「毒倒是沒有,不過一旦被它們吸上就完了!它們數量太多,一分鐘之內可以把一頭牛吸干!」克里斯汀娜道。

「媽-的這麼多躲也躲不了啊,用什麼辦法能把它們驅走?」崔國棟問。

「火!」

「火?」

「對!蝙蝠最怕火!如果能把它們燒光,它們就完蛋了!」克里斯汀娜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