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快的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當她回過神來,翎羽劍已然從當空之中俯衝而下,直衝甲板。

見此一幕,火德也著實嚇的不輕,本能的閃身逃離,其他人也都不敢怠慢,紛紛逃離甲板,唯有古清風一人還像沒事人一樣依舊仰躺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搭在桌子上,端著一杯酒,就那麼瞧著沖向甲板而來的翎羽劍。

確切的說,翎羽劍壓根不是沖著甲板,而是沖著他去的,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猶如一道箭矢寸芒般的翎羽劍衝下來的時候,對著的正是古清風。

沒有人知道翎羽劍為什麼會沖著古清風衝去。

此時此刻,也沒有人去思考這個問題。

「小心!快躲開!」

傾卿上仙、金花婆婆、離心仙子不顧一切的衝過去,試圖擋下失控的翎羽劍。

然。

還是遲了。

就在她們出手的那一刻,翎羽劍已然衝到了古清風的對面。

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是,原以為翎羽劍會把古清風一劍刺穿,可沒想到翎羽劍非但沒有刺穿,反而衝下來的時候,竟然圍繞著古清風旋轉起來。

這是一把蔚藍色的仙劍,看起來尤為精緻,泛著玄妙重重的水色光華,圍繞古清風旋轉的時候,翎羽劍的劍身不僅盪起道道波紋,更是發出輕靈的悅耳之聲,這種聲音很特別,像似一種低音,又如一種鳴叫。

伴隨著翎羽劍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水色光華也越來越耀眼,光華綻放之時,凌厲的威勢綻放開來,玄妙而又強大,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也令人嘆為觀止。

不可思議是她們都知道傾卿上仙的翎羽劍強大絕倫,今日才知曉,翎羽劍的強大,完全超出他們的想想,單單是這劍威就足以嚇死人。

嘆為觀止是此間的翎羽劍旋轉之時,所盪起的威勢,如同一片江河湖水掀起巨大的浪花,重重綻放,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甚為神奇。

有這種感覺的不止是他們,包括與傾卿上仙最為親近的金花婆婆、離心仙子,還有巧兒,望著這一幕也都驚呆了,她們也都是第一次見到翎羽劍竟然這般神奇。

莫說她們,就連翎羽劍的主人,傾卿上仙望著此間的一幕,亦都是滿臉的震驚。

儘管她是翎羽劍的主人,翎羽劍也是一路陪伴她長大的,但是,這把翎羽劍並不是她親手煉製的。

究竟是誰煉製的,至今也是一個謎。

提起這把翎羽劍,還得從傾卿上仙年幼時候說起,當年她剛修行沒有多久,跟隨長生閣的前輩一同外出歷練,這把劍是她在一個秘境的廢墟裡面撿到的,當年找到的時候,翎羽劍是一炳斷劍,而且只剩下半截,或許是覺得與這把劍有緣,傾卿上仙便留了下來。

直至後來有一天,一次偶然機會,她發現這把斷劍不僅極具靈性,而且竟然還蘊含劍靈,傾卿上仙無比興奮激動,於是,她花費了無數心血,用自己收藏的珍貴資源將這把斷劍重新煉製,便有了現在的精緻的翎羽劍。

雖然在以後的修行之路上,翎羽劍給予了傾卿上仙很多幫忙,不但多次感知危險,也曾在她陷入困境的時候,幫她脫困。

但是讓傾卿上仙感到遺憾的是,不管她如何做,始終都無法喚醒翎羽劍的劍靈,哪怕溫養了這把翎羽劍數百年的時間,與翎羽劍同甘共苦,不知共同經歷過多少次危險,卻依舊都未能喚醒。

她曾經問過師父浮生帝君,浮生帝君告知她,劍雖斷,靈依在,主雖死,靈不棄,是為斷劍思恩主。

浮生帝君的意思很簡單也很明確,這把當初被她從廢墟裡面撿來的斷劍,一直思念著創造他的主人,換言之,這不僅是一把蘊含劍靈的仙劍,同時還是一把有情有義的執著之劍。

浮生帝君看過這把劍之後,曾勸她放棄。

因為這把劍的力量太過強大,傾卿上仙很難駕馭,最為重要的是,劍靈思念恩主,根本不會接受她。

但是傾卿上仙並沒有放棄,她相信自己終有一天能夠用實際行動感化翎羽劍,從而讓翎羽劍接受自己,直至喚醒劍靈。

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翎羽劍的確接受了傾卿上仙,但也只是接受,僅此而已。

直至今日,依舊都未能喚醒劍靈。

然而。

就在今日,就在剛才,就在現在,就在此刻,望著此間綻放著水色光華,仿若攪動浩瀚大海盪起諸般浪花重重綻放的翎羽劍,傾卿上仙知道翎羽劍塵封已久的劍靈終於蘇醒了,不但蘇醒了,劍靈還在吟唱著數百年來,她偶然只聽過一次的劍歌。

說起來,在傾卿上仙溫養翎羽劍的這數百年時間裡,翎羽劍的劍靈並不是沒有蘇醒過,曾經在傾卿上仙陷入困境的時候,翎羽劍蘇醒過一次。

那一次翎羽劍的劍靈蘇醒,也如現在這般,綻放著浩瀚的水色光華,蘊含著仿若攪動大海般的恐怖威勢,劍身蕩漾著玄妙的波紋,發出輕靈的玄妙之音,這是劍靈的聲音,也是劍靈的劍歌。

傾卿上仙原以為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劍靈蘇醒,再也沒有機會聽到劍靈發出的劍歌。

不曾想,今天卻遇到了。

只是,傾卿上仙想不通,上次是自己陷入困境,性命之憂,危在旦夕,翎羽劍的劍靈蘇醒吟著劍歌幫自己脫困。

可這次自己並沒有陷入困境,也沒有性命之憂,更沒有危在旦夕,翎羽劍的劍靈為何會突然蘇醒?而且蘇醒之後,根本不受自己控制,莫名其妙的圍繞著一位陌生男子激動而又興奮的旋轉著,歡呼著。

沒錯!

就是激動,就是興奮,翎羽劍就是在歡呼。

傾卿上仙感覺的出來,而且感覺還非常強烈,連同她的心神也都不由自主的跟隨翎羽劍激動興奮的怦怦直跳。 「怎麼會這樣?」

作為傾卿上仙最親近之人,不管是金花婆婆還是離心仙子都知道傾卿上仙用了數百年時間都沒有喚醒翎羽劍的劍靈。

望著旋轉飛舞發出陣陣劍歌的翎羽劍,她們也想不通好端端的翎羽劍為何會突然失控,劍靈又為何會突然蘇醒。

最讓她們想不通的是,翎羽劍之所以突變明顯是與這陌生男子有關,可這到底是為什麼?

究竟是這男子使了什麼手段?還是他身上有什麼吸引翎羽劍的地方,還是說這男子與翎羽劍之間有什麼關係?

事實上,疑惑的不僅僅是她們。

就連古清風自己此時此刻也都有些懵。

不過很快,他又覺得這把翎羽劍似曾相識,尤其是翎羽劍發出的陣陣劍歌,還有劍身綻放的重重玄妙,越看越覺得熟悉,猛然一想,古清風似若想起了什麼,驚訝的問道:「你是雲水劍?」

嘩的一瞬間。

翎羽劍周身的水色光華更為耀眼,仿若化作一道蛟龍般,圍繞著古清風盤旋而上,直衝天際,轉而落在古清風的掌心,緩緩旋轉,每一次旋轉,都盪起一道波紋,波紋猶如浪潮,在當空中蔓延開來,周邊的一切都如同漂泊在浩瀚的大海中一樣有種伴隨著波紋浪潮而搖曳的感覺。

玄天大船是,聚集在當空中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誰也不例外。

望著這一幕,感受著翎羽劍盪起的玄妙,傾卿上仙、金花婆婆、離心仙子等人內心是要多震撼就有多震撼,因為她們可從來不知道翎羽劍的威勢竟然如此強大,又如此玄妙。

然而除了震撼之外,內心更多的是驚疑。

因為她們看的出來,古清風明顯認識這把翎羽劍,而且只說了一句雲水劍之後,翎羽劍就立即做出了回應。

什麼意思?

難倒雲水劍是翎羽劍以前的名字?

這男子為何會知道?

他與翎羽劍之間又是什麼關係?

不知道。

誰也不清楚。

「好傢夥!我說瞧你怎麼這麼眼熟,你還真是雲水劍啊!」

古清風看起來有些激動,激動的也沒有再仰躺在椅子上,而是站起身,凝視著在掌心旋轉的雲水劍。

確實。

他很激動。

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輩子還能碰上自己很久很久以前煉製的飛劍。

那真是很久很久以前,差不多是他當年剛來到大荒那會兒煉製的,且,煉製的不止一把,而是五把,是他當年在一座古老洞府裡面找到五行之精之後,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之精鍊制了五把五行劍。

一把紫金劍。

一把藤木劍。

一把雲水劍。

一把赤火劍。

一把生土劍。

當年,他就是靠這五把五行劍在諸多高手的圍剿下一次又一次的殺出一條血路,古清風當年能夠在大荒立足,這五把五行劍也著實立下汗馬功勞,只不過,後來遭到大道審判,就是那一次審判,不僅震的五行劍斷裂,他的肉身也被審判的灰飛煙滅。

最後雖然涅槃重生,重塑了肉身,但是並沒有回原來的地方尋找五行劍。

由於事情過去了很久,古清風早已淡忘,若非今日再次遇見五行劍中的雲水劍,古清風甚至都忘記了自己當年還煉製過這麼五把五行劍。

「古小子!你……認識這把仙劍?」

火德跑過來,瞧著漂浮在古清風掌心緩緩旋轉的翎羽劍,暗暗稱奇,疑惑詢問。

「廢話,這是爺當年煉製的,你說爺認識不認識。」

「什麼!」火德吃驚不已,道:「這劍是你小子煉製的?」

「不然你以為呢。」

當空之中,聽見古清風說翎羽劍是他煉製的時候,傾卿上仙亦震驚的難以置信。

她並沒有懷疑古清風的話,也相信這把翎羽劍就是古清風煉製的。

就在翎羽劍從她體內竄出,而後圍繞著古清風旋轉,劍靈蘇醒,發出劍歌的時候,傾卿上仙就已然猜到古清風可能就是這把翎羽劍真正的主人。

畢竟。

她重新煉製了翎羽劍,更是溫養了數百年之久,她很清楚,只有見到自己真正的主人,翎羽劍才會突然失控,劍靈才會突然蘇醒,也只有見到思念已久的主人,翎羽劍才會如此激動,如此興奮。

她只是沒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還能見到當年煉製翎羽劍的真正主人。

「你!翎羽劍當真是……你……煉製的?」

離心仙子也有些震驚的難以置信,儘管她也早已猜到翎羽劍可能碰見了真正的主人,只是內心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沒錯。」

古清風點點頭,笑道:「不過,它以前的名字叫雲水劍。」

「這……」

離心仙子愣在那裡,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那就是若古清風要回翎羽劍怎麼辦?

她很清楚,傾卿為了能夠喚醒翎羽劍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在這把翎羽劍上付出了很多心血與精力,可惜,翎羽劍思念舊主,根本不接受傾卿。

偏偏現在翎羽劍一直思念等待的舊主真的出現了,而且翎羽劍明顯很激動也很興奮,不用說,翎羽劍十有八九想繼續跟著舊主留在身邊。

這一下,傾卿豈不是會失去翎羽劍?

暫且不談傾卿數百年來在翎羽劍身上付出的諸多心血與精力,單單是這些年與翎羽劍之間培養出來的感情,也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可若是不放下又能怎麼辦?

誰叫翎羽劍的主人出現了呢?

若是人家想要要回翎羽劍。

她們也沒理由不給。

說破大天,翎羽劍是人家煉製的啊!

若是不給的話,傳出去傾卿的名譽以及長生閣的面子都會受到影響,最為重要的是,即便不給,強留下來,翎羽劍碰見了自己的主人之後,又豈會甘心繼續留在傾卿身邊。

這一下可真是糟糕透了。

離心仙子也不知該如何來安慰此間的傾卿。

「你說翎羽劍是你煉製的?憑什麼?就憑你一句話?」

這時,長生閣的弟子白澤站出來說道。

緊接著,冷覺也質問道:「你說翎羽劍是你煉製的,你如何證明?」

「的確!這大荒之內,誰人不知翎羽劍就是傾卿上仙的佩劍,憑什麼你說是你煉製的?」

「你渾身上下沒有半點修為造化,憑你也能煉製出來這等強大玄妙的翎羽劍?」

隨之,莫白羽、伏鷹、雲舟、慕風等人都紛紛站出來,質問古清風。 古清風身上那種仿若對任何人任何事都無所謂,也不在乎的勁兒,尤其是悠閑自在弔兒郎當的樣子,早已令莫白羽、伏鷹等人看不順眼。

奈何因為古清風的神秘莫測,實在叫人不知深淺,他們也尤為忌憚,更不敢說什麼。

儘管他們不知道傾卿上仙的翎羽劍為何會圍繞著古清風旋轉。

不過。

要說翎羽劍是古清風煉製的,莫白羽等人壓根就不相信。

在他們想來,傾卿上仙是乃長生閣的弟子,又是浮生帝君這樣大人物的親傳弟子,怎麼可能會用外人煉製的仙劍。

最為重要的是,他們都見識過翎羽劍的玄妙,也知道翎羽劍的強大,雖說古清風的存在神秘了點,但要說翎羽劍是他親手煉製的,在場的這些人都覺得不可能。

於是。

當古清風說完這句話后,不僅莫白羽、伏鷹等人站出來質疑,就連上官東那些個仙者也都站出來質疑。

顯然。

他們站出來的目的不僅僅是想質疑古清風,同時也都想在傾卿上仙面前表現一翻,一會兒說古清風是什麼妖人,不知用了什麼手段,試圖將傾卿上仙的翎羽劍據為己有,一會兒又說古清風是什麼邪魔外道。

一個比一個叫的響亮,一個比一個充滿正義感,激憤的樣子,恨不得當場將古清風碎屍萬段,再提著古清風的頭顱去向傾卿上仙邀功。

甲板上。

古清風又坐回椅子上,翹起二郎腿,把玩著翎羽劍,笑吟吟的瞧著當空之中義憤填膺又正義凜然的數百號人,對著火德說道:「火德啊,下輩子投胎做個娘們兒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