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也是軒轅無命並沒有直接大開殺戒的原因。

這次他一個人過來伯爵府,本就不是為了滅伯爵府全族,如果是要滅殺他們的話,那就會多來幾個人,那樣效率更高啊。

「不不不……」元塵伯爵連連擺手:「當然不是,只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吧?」

軒轅無命冷笑:「我還真不怕事多……不過你想活命也不是不可以,那就得看你賠償得誠意了。」

「啊,好……」元塵伯爵眼中大亮:「為了彌補我曾經做了錯誤的決定,對貴家族照成了巨大的損失,我向貴家族賠償價值兩億九品靈晶的財富。」

「就這樣?」軒轅無命冷笑:「兩億?你的命和你們思博家族近萬人的命就值這麼點錢?那你之前還能有那種吃相?要敲詐我軒轅家五個億?」

元塵伯爵嘴角抽動了下:「那您說個章程?」

軒轅無命也懶得再跟元塵伯爵廢話:「五個億,一個子都別少。另外,你得作為人質呆在荊棘谷!」

「啊?做人質?」元塵伯爵大驚失色。

「原本我還只打算讓你給出幾個兒女到我軒轅家去做客,可是你子女那麼多,心機又太陰毒,一旦有足夠的利益,恐怕連子女都能放棄。」軒轅無命沉聲道:「所以,你就老實當人質吧。」

「不!我可是堂堂伯爵,銀月帝國的高級貴族,豈能淪為階下囚,失去自由?」元塵伯爵又要開始抓狂了。

軒轅無命嗤笑:「你以為你有選擇的權力么?要麼死,要麼選擇我提的章程。」

元塵伯爵呆愣當場,生命和自由,哪個更可貴?

怕死的人實在是太好對付,軒轅無命嘴角輕揚:「我可以給你一個好消息,那就是鑒於是高級貴族,照顧你作為貴族的尊嚴,你會有獨立的小院生活。」

「你的侍妾可以跟著你一起生活,你們將擁有五十人之內配置的奴僕照顧你們的日常起居,甚至我都不會廢你的修為。你依然還是尊貴的伯爵大人,只是住的地方換了一下而已。」

「你也該知道為什麼要你做人質。」軒轅無命沉哼了一聲:「我軒轅家不懼怕任何敵人,任何挑戰!犯我族者,雖遠必誅!但是我軒轅家移居荊棘谷,就是為了能安居樂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若你在軟禁期間表現好一點,我們會考慮在適當的時候,恢復你的自由。」

元塵伯爵聞聽,這待遇還算不錯了,至少還多少保全了一點他的面子。

「閣下仁義!」玄嶠這個時候也勉強飛了過來,聞言不由感慨道:「伯爵大人,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是最好解決問題的辦法了。」

冷清霸少請溫柔 元塵伯爵再琢磨了下,也長吐了口濁氣:「就按閣下所說!」

軒轅無命點頭道:「很好,我在這等半個時辰,你把價值五億靈晶的東西配齊。然後跟我去荊棘谷,至於你的侍妾和僕從,讓人安排好后,自己前往荊棘谷。」

元塵伯爵趕忙離去,自然是要去湊錢。

伯爵府絕對沒有五億靈晶,他們只能用靈導器、功法和各種材料什麼湊齊這麼價值這麼多靈晶的財貨就行。

「玄嶠……」

軒轅無命輕喚了一聲玄嶠,然後飄落在地,踏入了元塵伯爵和玄嶠之前喝茶之所。

凱撒大帝,你還在這裏 玄嶠眉頭輕抬,跟著走了進去。

軒轅無命在主位坐了下來,目光淡然地看著玄嶠。

玄嶠手腳麻溜地給軒轅無命倒了一杯茶水:「這是伯爵大人最珍愛的一種叫靈神芽的茶,常喝還有助於修鍊。」

堂堂武神,親自給人斟茶,這是表足了姿態。

軒轅無命輕笑:「多謝,請坐。」

「敗軍之將,便不落座了。」 巨星從有嘻哈開始 玄嶠尷尬一笑:「願賭服輸,還請閣下示下對鄙人的處置。」

軒轅無命依然輕笑:「請坐!」

玄嶠微愕,感受到軒轅無命語氣的細微變化,他想了想,還是坐了下來,就在原來的那個位置。

「玄嶠先生,你的修為是神明境八星吧?」軒轅無命開口問道。

「是的!」玄嶠驚愕地看著軒轅無命:「閣下法眼如炬,竟然能一眼看穿鄙人修為,難不成……你是武聖?」

軒轅無命搖頭道:「我只是武魂。」

「啊……」玄嶠驚叫出聲,然後尷尬道:「閣下何必消遣鄙人?閣下實力比鄙人強大如此多,怎麼可能是武魂?」

軒轅無命輕笑:「這個我並不想多做解釋,我修為幾何無關緊要,跟修為相比,實力才是硬道理。」

玄嶠連連點頭:「那是那是……」

「如今伯爵府已經徹底沒落,如果不做點什麼,我想用不了多久,會有新的家族取締思博家族。」軒轅無命緩緩說道。

「是的……」玄嶠點頭,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能者居上,只不過他不太清楚,軒轅無命怎麼考慮起思博家族的後續問題了?

「不管是外來的還是本土的家族,我軒轅家都懶得管,但為了避免麻煩,我還是希望安山城狀態保持不變!」軒轅無命沉聲道:「不知玄嶠先生,可有什麼良策?」

玄嶠眉頭輕揚,他突然明白軒轅無命什麼意思了:「閣下恐怕已經心有定計吧!」

軒轅無命淡笑,不置可否:「達者為先,玄嶠先生畢竟是思博家族的供奉武神,有些方面自然有比我更深的了解,我想聽聽玄嶠先生的建議。」

「挾伯爵以令郡城,維持思博家族明面上在安山城的統治地位,但暗中,思博家族其實就是貴家族的附庸。」玄嶠正容道:「屆時安山郡的資源和稅收收成,大部分都可以收納到貴家族手中。」

軒轅無命笑了:「玄嶠先生大才!那就請玄嶠先生繼續坐鎮伯爵府,全權負責日常事宜,如何?」

玄嶠表情輕動:「鄙人一人之力,恐怕略顯單薄,鄙人建議,閣下可以派遣兩三個強者以思博家族供奉的身份進駐伯爵府,鄙人願意全力輔佐。」

軒轅無命很滿意玄嶠的答覆,這個老頭的確是很有人生智慧的人,知道避嫌的道理。

對於這種真正聰明的人,軒轅無命不介意許下一些好處。

軒轅無命取出了一枚丹藥:「玄嶠先生,可識得此物?」

玄嶠眼睛驟亮:「乾元益神丹?不對……好像……這跟我看過得乾元益神丹有些不一樣,好像所蘊含的能力更多。」

橫練鳴人 軒轅無命笑道:「玄嶠先生好眼力,這是一枚靈烙好的乾元益神丹。」

「靈烙好的乾元益神丹?」玄嶠眼睛都綠了:「這……這……」

玄嶠本來想問,這是給他的么,但是他實在問不出口,這乾元益神丹的價值實在太高了,這一枚丹藥丟出去,賣個兩三億絕對沒有問題,關鍵的是還有價無市。

這種丹藥,絕對能讓玄嶠至少突破一個星級的修為,甚至能直接頂到圓滿境,再過一步,就是神隱境武神了。

「這是給你的!」軒轅無命輕笑:「甚至可以現在就給你!」

「這……」玄嶠愣然:「我……需要做什麼?」

軒轅無命正容道:「玄嶠先生,會答應成為伯爵府的供奉,恐怕也就是為了能多獲得一點修鍊資源。畢竟到了你們這個層次,想有寸進都極難,需要大量的修鍊資源,是吧?」

玄嶠點頭:「是的,不過跟這枚乾元益神丹相比,伯爵府能給我的實在是太少太少,所以我跟伯爵府簽訂的協議也不過是最普通的那種輔助協議。如果閣下不嫌棄,鄙人願意給貴家族當供奉,而且簽訂生死與共的協議。」 軒轅無命嘴角飛揚,將手中的乾元益神丹丟給了玄嶠:「那它是你的了。」

接過乾元益神丹,玄嶠簡直有些不敢相信,獃獃地看著丹藥發傻。

也許有人會說玄嶠很傻,為了一顆乾元益神丹就簽了賣身契。

可真正站到玄嶠的角度上來想問題,就知道他賺到了。

玄嶠本就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要不然也不會一眼就看出軒轅無命來者不善,並且給自己預留了退路。

他會那麼乾脆地表示要給軒轅家當供奉,絕不僅僅是看著乾元益神丹,而是從乾元益神丹加上軒轅無命的強大,管中窺豹,能知道軒轅家的底蘊。

要知道,就算是宗門之中,乾元益神丹這種丹藥也是彌足珍貴的,非天才弟子和核心成員,絕難享用。

再加上軒轅無命之前說的那一番話,尤其是「犯我族類,雖遠必誅」那句,更是讓玄嶠明白,軒轅家絕對是一個十分有凝聚力和重感情的家族。

如果能徹底融入到那種家族去,對他和他的後人來說,絕對也是一大契機。

賣身契又如何?

修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

找到一個適合棲身的家族依靠,這本就是很多散修在艱難拼搏,拓寬未來的一種非常行之有效的辦法。

畢竟除了宗門和皇族之外,強大的世家的確也是很好的選擇。

也許有人會覺得玄嶠有些貪生怕死,他日軒轅家有難,他怎麼可能會生死相拼?

可是軒轅無命不這麼認為,從玄嶠今日處理事情的能力來看,他比璟韶、沨晟和烈庭等人,要強得多。

玄嶠有自知之明,懂得審時度勢,還能夠力所能及地為主家謀取一些利益。

如果不是玄嶠,今日元塵伯爵會更不好過。

這樣的人,一旦能收服其心,絕對是一個很好的僕從。

這也是軒轅無命會願意用乾元益神丹收下玄嶠的原因,簽訂了詛咒契約后,軒轅無命也就徹底把玄嶠當成了自己人。

「從今往後,你便是我軒轅家旁系第二長老。」軒轅無命說道。

玄嶠凜然額首:「是,公子!」

在玄嶠看來,擁有如此實力的人,在軒轅家地位絕對不低,不過因為他知道軒轅家的家主是軒轅伯雄,也知道軒轅伯雄不是這樣的翩翩少年郎,所以才稱呼軒轅無命為公子。

至於誰是第一長老,玄嶠沒有去計較,毫無疑問是在他之前加入軒轅家的外姓人員,應該至少也是神明境武神。

不到半個時辰,元塵伯爵就回來了,跟在他身後的還有他的子女中最得力的兩個兒子,一個名為安海,一個名為安岳。

從子女的名字來看,元塵伯爵倒是有大志向的人。

不過擁有這種名字的兄弟二人,在軒轅無命面前完全沒有作為子爵的氣度,跟嵐心相比,都差距甚遠。

軒轅無命沒有多理會二人,他從元塵伯爵手中接過兩個須彌戒指,查看了下,發現裡面的東西價值的確不低於五億,甚至隱約超過六億。

「軒轅公子,我在籌備這些財貨時,多備了一些,聊表我思博家族的誠意。」元塵伯爵的姿態比之前更加的低,這是因為他和族中元老開了次會,很清醒地意識到,軒轅家放他們一條生路,倒是他們思博家免除覆滅的一個轉折點。

可以說,計算軒轅家不找他們的麻煩,四大供奉都戰死的思博家,會成為昔日仇家的大肥羊。

哪個家族輝煌之前,沒有樹立多個仇家?

收起須彌戒指,軒轅無命嘴角輕揚:「給的賠償再多,你也得去當人質。」

元塵伯爵連連點頭:「這個我知道,不敢跟公子討價還價,只是我有個請求。」

「說吧!」軒轅無命輕輕點頭。

看了眼玄嶠,元塵伯爵回眸說道:「還請公子能夠放玄嶠供奉一馬,讓玄嶠供奉繼續在我思博家當供奉。」

軒轅無命輕笑:「你擔心思博家族沒有高手坐鎮,會被其他家族成績取締甚至吞併,是吧?」

「不敢瞞公子,的確如此。」元塵伯爵重重點頭:「我也知道,我思博家族的存亡跟公子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只要我思博家族能一直把控安山城,那麼安山城範圍內的全部收益的兩成,將歸軒轅家。」

「兩成?」軒轅無命眉頭微動:「全部收益的兩成?」

元塵伯爵連連點頭:「在以前,這些收益七成要交給公爵府,由公爵府扣去一部分管理費后,大概交四五成的樣子給帝國,我伯爵府只能留下三成的利。如非伯爵府需要一成左右的收益運轉,這三成都可以給軒轅家。」

顯然,元塵已經完全接受了勢態的變化,理智讓他迅速從大爺變成了孫子。

正應了那句識時務者為俊傑,軒轅無命點頭笑道:「成交!你放心,不但玄嶠先生依然會留下來,我還會安排兩大武神以伯爵府供奉的身份進駐伯爵府,有三大武神坐鎮,應該沒有問題吧?」

元塵伯爵笑得很複雜:「嗯,那是自然不會有問題了,如果有點什麼問題,公子你也不會坐視不管的,是吧?」

軒轅無命緩緩站了起來:「你可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

元塵伯爵點頭道:「交代清楚了,伯爵府內外事宜將由我這兩個沒出息的兒子管控一下,當然有什麼事,他們都會跟三位供奉及時交流的。」

「那好,你便跟我走吧!」

軒轅無命起身,朝外走去。

元塵伯爵跟兩個兒子交換了個隱忍的眼神,然後也跟在軒轅無命身後走了出去。

一路無話。

被軒轅無命帶著飛臨荊棘谷,看到狼藉一片的軒轅山莊,元塵伯爵心有戚戚焉,側首看向一旁軒轅無命的表情。

如果換做是他,這個時候心情肯定很不好,說不定會反覆一些決定。

對情緒感知能力超神的軒轅無命,豈能不清楚元塵伯爵的情緒?他當下冷哼了一聲:「你應該慶幸,你安排的人兩次過來,都沒有照成我軒轅家任何一個子弟的死亡,要不然你的腦袋早已經搬家。」

元塵伯爵打了個冷纏,連忙躬身:「謝公子不殺之恩。」

「只能說你命不該絕!」軒轅無命淡然道:「不過人貴在有自知之明,如果日後你膽敢玩什麼陰的,我絕對不會再給你思博家任何機會,我會像你所說,滅你全族!」

「是是是,再給我一萬個膽子,也不敢了!」元塵伯爵心頭再次一緊,不由琢磨道,看來得給族人們在多加一個緊箍咒,否則被軟禁的他,突然被殺頭了都不知道什麼情況。

因為軒轅無命去安山城的目的,軒轅劍和軒轅伬等人都知道,所以當看到他把元塵伯爵給帶了回來,也不意外。

諸人對元塵伯爵的一陣奚落,出出心頭那股惡氣,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

不過這件事,對於軒轅家來說倒是因禍得福,因此大家也沒有太過,讓元塵伯爵著實鬆了一大口氣,連忙表示軒轅家重建的費用,可以全部包在他身上。

而看到軒轅家竟然有這麼多武神級的高手,元塵伯爵有苦說不出來,要是知道軒轅家實力如此強勁,他除非是腦子進水了,否則絕對不會派人來敲軒轅家的竹杠。

讓軒轅承名將元塵伯爵帶去專門為他準備的軟禁之地時,軒轅無命將事情的處理結果大致跟諸人說了一下,大家也都十分欣慰。

「無命,你這事處理得很好!」軒轅劍對兒子的辦事能力大為讚譽。

有的時候,處理事情還真不是一味地殺伐就是最好的解決問題的辦法。軒轅無命如此處理,無疑是最為完美的方案了。

至此,軒轅家可謂是真正在銀月帝國站住了腳,只要思博家族不倒,明面上就過得去。

等於軒轅家不但多了一大筆穩定的收益,還多了思博家這一條上好的看門狗。

更難能可貴的是,軒轅無命收服了一個準神隱境武神,可能不出十年,玄嶠就會突破到神隱境。

那個時候,軒轅劍也必然已經突破到神隱境,加上深不可測的軒轅無命,軒轅家的實力將會再一次得到飛躍。

到那一天,軒轅家就完全可以殺回大周武國,滅了北堂家。

至於北堂家那個垃圾武聖鬼瞳姥姥,有軒轅無命在,很有可能就能搞定了。

為了響應軒轅無命的計劃,軒轅嶺和洪老太君決定入駐伯爵府,成為伯爵府的三大供奉之一。

當然他們真正的身份,分別是軒轅家的嫡系長老和旁系長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