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時候,梁旭出來阻止辛塵的動作,更是火上澆油,徹底將辛塵激怒。

一旦辛塵動怒,一定不會放過梁旭。如果辛塵不能控制情緒,對梁旭出手的話,梁家自然而然的擁有了與皇室開戰的理由。

而且,梁家還是處於受害者的一方,大家對梁家,更多的將會是同情。

若想得天下,需先得人心。

梁家正是想通過符咒師大賽,獲得一個正當的理由,與皇室開戰。

可惜,辛塵對這一切,毫不知情,輕易落入了梁家的陷阱之中。

「滾開!」去路被擋,辛塵滿臉的惱怒。自從自己當上了皇室的統領者,還沒有誰,敢對自己如此的無禮。

「辛塵陛下,符咒師大賽,公平公正,而且,誰都不可以打斷比賽的進行,這可是陛下定的規矩!」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辛塵如此喝罵,梁旭的臉色,也陰沉下來,針鋒相對的說道。

這時,天舜符王也揮動雙翼,來到了兩人的身邊。

「梁旭,你設置的項目,本就超出了考核的範圍,現在,大部分選手都已經受傷,你還嫌事情鬧的不夠大是不是!」天舜符王怒道。

「如果超出範圍的話,梁棟和朱帥為什麼會通過考核。再說,考核的項目輪流負責,這也是你們當初定下的規矩,現在要出爾反爾了么?」梁旭沒有絲毫的退讓,爭鋒相對的說道。

「看來,你是不讓了!」辛塵的雙眼一眯,一把金系長劍瞬間在手中凝聚,劍尖直指梁旭符王。

「身為堂堂皇室陛下,擅自打斷比賽進程,維護自身利益,我梁旭,就算是死,也不會讓!」梁旭的眼中,滿是詭計得逞的笑意。

只要辛塵,敢繼續向前一步,那麼梁家埋伏在此處的高手,會全部動手!

半空中的氣氛,瞬間變的緊張起來。

大家驚恐的看著半空中的兩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口。雖然梁家最近幾年發展迅速,可沒有想到,現在居然敢與皇室直接叫板!

就當辛塵忍不住將要動手的時候,一道強大的靈魂力量,突然進入到了靈兒公主的水晶球之中。

這股靈魂力量,在進入之後,並沒有其他的動作,只是釋放出了一股強大的靈魂威壓。

在這靈魂威壓之下,短尾狼的靈魂,瞬間驚懼的停止了動作。

靈兒公主靈魂上的疼痛,瞬間消失不見!

就是現在!

靈兒公主的意念一動,全部的靈魂力量,朝著短尾狼的靈魂轟然撞去。

短尾狼的靈魂,沒有做絲毫的抵抗,便被靈兒公主的靈魂,徹底擊碎。

靈兒公主,在這個緊張的時刻,艱難的完成了考核!

不僅如此,場上所有依舊在和短尾狼搏鬥的選手,都紛紛的完成了考核。

他們無一例外的,受到了那強大靈魂的助力。

出手之人,正是朱帥!

早在梁旭擋住辛塵陛下的時候,朱帥就突然反應了過來。

當日在天墓山脈之中,玄陰與梁寬的對話,瞬間出現在了朱帥的腦海之中。

怪不得梁天行這些天強忍著沒有對自己出手,原來,他們梁家的計劃,是借符咒師大賽,與皇家開戰!

沒有絲毫的猶豫,朱帥的靈魂力量瞬間湧出,侵入到了場中所有的水晶球之中,幫助他們,全部通過了考核。

朱帥要做的,就是徹底打亂梁家的計謀!

場中眾人紛紛結束了考核,半空中的梁旭,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他沒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謀划的考核,會被朱帥破去。

他們千算萬算,唯獨沒有算到,朱帥的靈魂力量,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現在,不僅梁家的計劃被朱帥打亂,就連自己,都落得一個犯上的名聲!

「你們梁家,現在是越來越囂張了!」見靈兒安然通過了考核,辛塵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一些,在天舜符王的勸說之下,收起手中的長劍,朝著梁旭喝斥一聲,回到座位之上。

不過,辛塵眼中的怒意,沒有絲毫的消散。

梁天行的雙掌,瞬間緊握。

剛才,他已經準備發號施令了,可是這一切,都被朱帥一人打亂。

本想留著你慢慢的戲弄,看來,你等不及要送命了!

梁天行的目光,陰冷的注視著場中微笑而立的朱帥。 是夜,梁家梁天行的房間內,梁天行與一黑袍老者相對而坐。

「梁家主,說好的今日行動,你為什麼沒有動手!」黑袍老者聲音嘶啞的說道,語氣之中,滿是怒火。

「玄陰長老息怒,今日的計劃,被人打亂了,我們得另作打算!」梁天行滿臉的恭敬。

「呵!另作打算,另作打算,這些話,我已經聽了一年了,你讓我很失望,知道么?」玄陰微微的擺動著自己乾枯的手指。

一年的期限,馬上就要到了,可是自己還沒有完成任務,這讓玄陰十分的惶恐。若是梁家繼續如此行事,玄陰只能另作打算了。

「玄陰長老,你放心吧!明日,不論無何,我們梁家,都會動手!」見玄陰的動作,一滴冷汗不由的自臉頰滑落。

「好,我再等你最後一日!」玄陰陰沉沉的說了一句,離開了房間。

目送玄陰離開,梁天行的雙手,緊握了起來。

梁天行現在十分的後悔,為什麼不早早的將朱帥擊殺,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已經超出了梁天行的預料。

不過,朱帥身上的神階法術,自己一定會用盡一切辦法搞到手,明天,就等著一場好戲看吧!

······

今天,是本屆符咒師大賽最後一天的考核。

今年的大賽冠軍,最終會花落誰家,在今日便可見分曉。所以天才剛亮,整個比武場便坐滿了前來佔位置的觀眾。

朱帥深吸了一口氣,傲然站在石台後方。

今天的比賽,尤為重要,能否成功將那溫經靈液搞到手,就在此一搏了。

往年的符咒師大賽,能闖入最後一輪的,基本上就是二十三名選手。

可是,在朱帥的幫助之下,現在依舊站在場中的,足有近百名參賽者。

而且,這些人,全部都是二星符咒師。

所以,今天的比賽,對於朱帥來說,壓力依舊十分的大。

朱帥必須拿出百分之百的狀態,才有可能在這些人之中,脫穎而出。

就是不知道,這最後一輪的比賽,考核的項目,會是什麼。

待場中的眾人全部安排妥當之中,梁旭長老站起身來,走到了主席台的前方。

今天的梁旭,看起來有些拘謹。

昨天比賽之時,梁旭按照梁天行制定的計劃,出面激怒辛塵。

本來計劃進行的十分順利,辛塵已經有了動手的衝動,可是朱帥卻突然插了一手,讓梁家的計劃落空。

所以,梁旭的處境,現在也十分的尷尬。

辛塵昨天比賽之後,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但是梁旭心中明朗,自己與辛塵的梁子,已經結下,辛塵一定會藉機報復自己。

好在梁天行已經向梁旭保證,今日一定會動手,這才讓梁旭稍稍安心一些。

定住身形,梁旭輕輕嗓子,聲音很快傳遍整個比武場。

「今天,是本屆符咒師大會,最後的比試日程。今日的比賽,沒有特定的規矩,你們只要拿出最佳的狀態,煉製一張你們所能掌握的最高級的符咒便可。」

https://tw.95zongcai.com/zc/44585/ 「今天的考核,我們不會為大家提供任何的材料和幫助,一切,只能由大家自己準備。」

「最後,我與天舜符王以及長衫符王,會對你們煉製的符咒進行評估,從而確定你們最後的排名。」

「比賽的時間,依舊為三個時辰,現在,就開始吧!」

梁旭符王簡單明了的說了幾句,便退回身去。

這樣的比賽項目,完全是梁旭臨時抱佛腳設置的。

按照梁家的計劃,今年的符咒師大賽,在昨天,就會因為梁家與皇室的糾紛,宣告停止。

所以梁旭並沒有精心準備最後一輪的比賽。

只是沒有想到,梁家的計劃,卻被朱帥破壞。

毫無準備之下,梁旭只能設置這樣的比賽項目。

梁旭的話才剛剛說完,場中的參賽選手便紛紛陷入一陣驚愕之中。

雖然大多數符咒師都會隨身攜帶一些制符材料,可是這些大多是平時常用的制符材料。

想要符咒師大賽上博得頭籌,僅憑這些常見的符咒,恐怕有些困難。

得知今日的比賽項目之後,大家紛紛開始懊惱,沒有事先做好足夠的準備。

不過,既然比賽規則是這樣,大家也沒有絲毫的辦法,只能翻看著自己的納戒,想要從中湊足一副煉製的材料。

眾人紛紛開始了動作,朱帥的目光,卻直視著看台之上,梁家所處的位置。

在梁天行的身旁,今日突然出現了一位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下的神秘人。

此人全身都被黑袍包裹,只剩下一雙滿是精光的眼睛漏在外面。

但是神秘人那乾枯的手掌,讓朱帥十分確定。

這人,就是逼迫老師自爆靈丹,與梁家有著某種交易的法皇強者,玄陰!

他,居然也來到了比賽的現場!

難道,梁家等不及要動手了么?

那,自己現在的處境,可謂相當的兇險了。

若論法王高手,梁家足有五名,不過,在昊陽城時,自己擊殺了梁家的大長老梁寬,現在梁家的法王,只剩下了四名。

而自己的身邊,現在有莫雷、洛安、沈蓮三位法王護航,再加上自己也有與法王一戰的實力,從陣容上來說,並不落於下風。

可如果玄陰出手的話,那根本沒有人可以保護自己。

就算是洛家與沈家,也沒有這個實力。

收回目光,朱帥重重的舒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不安。

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全神貫注的完成今日的比賽。

現在,雪絨還躺在床上,等著溫經靈液去療傷,朱帥不能有任何的分心。

至於其他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神識潛入納戒之中,朱帥也開始挑選起煉製符咒的材料來。

今日的比賽規則,出乎大家的意料,除去梁棟之外,其餘的參賽選手,全部緊張的準備著材料。

看來,梁旭符王,已經事先將比賽的規則告知梁棟了。

不過,朱帥並不為材料的事情發愁。

朱帥一直有隨身攜帶材料的習慣,再加上這些天洛安伯父隔三差五的給朱帥送來一些制符材料,所以朱帥納戒之中的材料,十分的充裕。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自己該煉製哪種符咒。

心中略微定奪一番,朱帥決定煉製一張馭獸符。

馭獸符的煉製方法,是朱帥在秀木城的時候,從一名小偷的手中置換來的。

而它的作用,就是可以控制與符咒相同等級的魔獸,成為自己的小弟。

當時,朱帥在得知馭獸符的作用之後,激動了好久。

雖然木聖者對於馭獸符的評價,只有雞肋二字,但是朱帥明白,馭獸符對於尋常人來說,誘惑力依舊不容小覷。

試想一下,若是德克帝國的某個家族,現在擁有一張四星馭獸符,而且成功的控制到一隻四階魔獸,那將是什麼狀況。

四階魔獸,足以與人類的法王相抗衡。

這個家族的勢力,會瞬間躋身至帝國的一流行列之中。

所以,馭獸符的作用,依舊不容小覷。

朱帥,正是打算煉製一張二星馭獸符,來與其他人爭奪這冠軍之位。

從納戒之中快速的取出一些材料,一一擺放在面前的石台上,朱帥的目光,朝著四周環顧了一圈。

由於場中只剩下了不到一百名選手,所以大家的動作,朱帥都能收入眼中。

大多數的參賽者,已經決定了自己煉製何種符咒,起火開始了煉製。

剩下的少部分,或許是由於材料不足,現在正茫然失措的站在原地,眼巴巴的看著別人的動作。

其中的佼佼者,梁棟靈兒沈月等人,現在也早已開始了提煉精華。

讓朱帥感到詫異的是,三人此時的火焰,各不相同。

沈月手中的火焰,呈粉紅色,宛如桃花一般,靈動活躍。

靈兒的火焰,卻是呈褐色,看起來十分的莊重大氣。

至於梁棟的火焰,如同鮮血一般鮮紅,看起來讓人有種心悸之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