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雙眼微眯,蘇魅認真的思索到。片刻后,她下定了決心。

無法拿出那東西,蘇魅只能再次加固封印。一連追加了三道封印后,她長吁一口氣,退出了神識。 第669章:水性揚花的男人!

屋子裡打了冷氣,張儀伊仍然穿的很清涼。

粉紅色的紗質長裙,讓她看起像是一個雙十年華的未出閣少女。V字型的前襟開口無法遮掩住她胸前的大片嫩白肌膚,一眼看過去便深陷其中。

因為她很沒有坐相的把腳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裙擺翻起,露出黑色的絲綢底*褲。幸好這屋子裡也沒有它人,不然總是有春光乍泄的危險。

她懷裡抱著大碗巧克力冰淇淋,正窩在沙發里看一部集親情愛情友情陰謀情殺倫理為一體的鄉村風格電視劇《我是你媽》。

一邊拿著勺子往嘴裡喂冰淇淋,一邊扯著紙巾抹眼淚。紙蔞里已經丟了不少廢紙了,看來她哭得有一陣子了。

「5555——太可憐了。當媽的怎麼都這麼可憐啊——我可憐的九九啊,你到底跑到哪兒去了哇?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媽也不活了——」張儀伊擦了把眼淚,然後又挖了一大勺冰淇淋塞進嘴裡。

看得出來,王九九的離家出走對她打擊很大,她準備把自己的痛苦都溺死在這桶冰淇淋里。

咚咚——

院子里有人敲門。

張儀伊沒有動,自有保姆跑過去開門。

「張姨在嗎?」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進來。

「在的。你找夫人有什麼事嗎?」保姆問道。

「是這樣的——秦洛想來看望張姨,可是他的通行證不知道怎麼就過期了——所以我來問一下張姨,要不要帶他進來。」男人故意提高說話的聲音,好讓坐在客廳里的張儀伊也能聽得見。

「我回去幫你問問夫人。」保姆說道。

張儀伊『嚯』地一聲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光著腳丫子就要跑出門。走到門口才想起來沒有穿鞋,又抱著冰淇淋桶跑回來把布鞋給穿上。

她走到門口,表情不悅的看著子彈頭說道:「那個殺千刀的來了?」

「哈哈——張姨——」看到張儀伊怒氣沖沖的出來,子彈頭心裡就有些打退堂鼓了。張儀伊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如果沒有必要的話,沒有人敢跑來招惹她。

「問你話呢?耳朵塞住了?」張儀伊才不願意應付這傢伙,怒聲說道。

「是的。秦洛是在門口。」子彈頭說道。心想,她說的『殺千刀的』應該指的就是秦洛了吧?

為什麼張儀伊這麼恨他?難道他把人家女兒給那啥瞭然后又想始亂終棄?

要是這樣的話,自己真不應該參與進這趟混水。要是張儀伊拿刀砍人,自己勸架還是不勸架?

「你去告訴他。就說老娘不在家。」張儀伊說道。

「好的好的。」子彈頭說道。「我這就去告訴他。」

在張儀伊發飈之前,子彈頭落慌而逃。

子彈頭小跑著來到門口,擦了把額頭上的汗水,說道:「秦少,你還是回去吧。」

「九九不在家?」秦洛問道。

「我沒看到她。應該不在家。」子彈頭說道。

「張姨呢?」

「她倒是在家。」子彈頭吞吞吐吐的說道。「好像對你有很大的意見——我跑去敲門,她氣沖沖的跑出來,告訴告訴你——老娘不在家。」

秦洛一臉苦笑。看來張儀伊也把王九九離家出走的責任推到自己身上了。自己這次當真是罪愧禍首了。

看到秦洛不說話,子彈頭說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之前不是挺好的嗎?」

「沒什麼。」秦洛說道。子彈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看來王九九和揚負的婚事也就是有這麼個意向,暫時還沒有對外公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見張姨,今天必須要進去。你能不能給我想想辦法?」

「這——」子彈頭有些為難。他當真願意擔保的話,帶個人進去也不是非常為難的事情。可是,要是張儀伊知道是自己帶他進去的,她還不把自己給撕成碎塊?

「麻煩你了。」秦洛懇求的說道。他今天必須要見到張儀伊,他要從她嘴裡知道更多的詳情,而且他還要知道王九九的去向。

秦洛以為,張儀伊應該知道王九九躲到了什麼地方。她們母女的感情非常特別,如果王九九不願意做的事情,張儀伊一定會站在女兒這邊的。

子彈頭猶豫了一陣子,說道:「這樣吧。我帶你進去可以,就不跟你一起去王家了——你自己去敲門。好吧?」

「謝謝。」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秦洛感激的說道。他和大頭打了聲招呼,然後跟著子彈頭一起走進軍區大院。

還沒走到王家門口,子彈頭就不敢靠近了。指著前面的一幢小院子,說道:「那就是王九九的家。張姨在家呢。你去敲門吧。秦少,我就只能送到這兒了。」

「真的很感謝。」秦洛和子彈頭握了握手,說道。如果是在以前,這些事實在算不得什麼。但是今天,他格外的感激子彈頭的幫助。

子彈頭走遠后,秦洛走到了王家小院的門口。在心裡琢磨了一番用詞,然後伸手叩響了王家的院門。

嘎——

院門被人拉開,王家保姆站在門口,看到是秦洛,一下子愣在哪兒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畢竟,剛才夫人是不願意看到他的。

「你好,請問張姨在嗎?」秦洛主動開口打招呼。

保姆回頭看了一眼,說道:「對不起。夫人不在家」

說著,就要把門關上。

啪!

秦洛一把按在門板上,把保姆嚇了一大跳,說道:「你要幹什麼?夫人——真的不在家。」

秦洛看到她躲閃的眼神就知道她在說謊,他伸進腦袋,出聲喊道:「張姨,我是秦洛。我有要緊的事找你。」

張儀伊抱著冰淇淋筒站在門口,說道:「我不是說過我不在家嘛,你還來幹什麼?」

秦洛看到張儀伊拒絕的也不強烈,對著保姆笑笑,然後強制從她身邊鑽了進來。說道:「張姨,我知道你在家。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

張儀伊轉身往客廳走,問道:「什麼事兒?」

她自個兒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也不出聲去招呼秦洛落坐。這次對待秦洛的態度和以前的熱情截然不同。

秦洛的心裡雖然有些小小的失落,此時也顧不上這些,問道:「張姨,聽說九九要定婚了?」

張儀伊聽到秦洛的話,笑眯眯的抬起頭看向秦洛,說道:「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和我沒關係。但是和九九有關係啊。她已經是成年人了,你應該讓她選擇自己喜歡的男人。」秦洛有些氣憤的說道。這些權宦貴族怎麼都這麼麻煩啊?以後自己要是有女兒,她想嫁給誰嫁給誰,自己絕不亂點鴛鴦譜。

「我倒是想要她去選擇自己喜歡的男人。只是瞎了她的眼睛,選擇了一個沒心沒肺沒膽沒皮的傢伙。」張儀伊冷笑著說道。「以前我哭著喊著要把女兒嫁給你,你不要。怎麼?現在後悔了?」

傲月天章 秦洛一屁股坐在在沙發上,耐著性子說道:「張姨,我知道你對我有意見。九九的事兒我也有責任——可是我也有難處。我和浣溪先一步認識,雙方家人也見過面,她已經算是我的未婚妻。我很感激你和九九對我的喜愛,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來回報九九的這份感情——」

「男人喜歡一個女人,可以找出一百個追求她的理由。男人要是不喜歡一個女人,可以找出一千個拒絕的理由。」張儀伊顯然不接受秦洛的解釋。「既然你不喜歡九九,你為什麼不直截了當的拒絕她?」

「我拒絕過。」秦洛痛苦的說道。「可是——」

「可是她還死皮賴臉的纏著你?」張儀伊放下冰淇淋桶,一幅要和秦洛干架的架勢。

「不是。九九的心思單純,不是你說的那樣。」秦洛知道這女人的詞鋒犀利,卻沒想到她故意為難別人的時候會這麼厲害,讓自己無法招架。

張儀伊雙手抱胸,說道:「既然你自己都說沒辦法對我女兒負責,你現在又跑過來幹嗎?」

「我想和九九談談。」秦洛說道。他想見見王九九,確定她還安全著。他想和王九九好好的談談,看看自己能不能幫到些什麼忙。

「談什麼?」

「———」

「你連要談什麼都不知道,還談什麼?」張儀伊說道。

「我要和她談怎麼樣把這門親事給退了。」秦洛一狠心,就說出了實話。

「嘖嘖嘖,你這人還真是奇怪。」張儀伊歪著腦袋打量著秦洛。「自己不願意退婚,卻要求別人退婚。她喜歡的人是你,但是你不願意接受她。既然其它男人都不是她喜歡的,她選擇揚負和選擇揚二揚三有什麼區別?」

「總有一天她會遇到自己喜歡的人的。」秦洛說道。心想,先把這事兒拖一拖吧。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王九九總會遇到另外一個自己有感覺的男人。

「放屁。」張儀伊指著秦洛的鼻子罵道:「你當我女兒和你一樣水性揚花啊?她遺傳了我的優秀基因,骨子裡和我有八九分相似。她和我一樣都是對愛情忠貞不渝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喜歡上其它的男人?」

(PS:繼續寫第三章。眼睛都困得睜不開了,大傢伙丟張票鼓勵一下。) 盤腿坐在蒲團上,蘇魅緩了緩神。

空間內的靈氣依然充沛如初,只是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卻沒什麼意義。

這裡的靈氣雖充沛濃郁,卻不是完整的,而蘇魅也沒有貿然將黑暗之力吸入空間。

這裡顯然被人精心設計過,裡面的一花一草皆為珍品。蘇魅擔心貿然引入黑暗之力,會打破這裡的平衡,屆時還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暫時就這樣吧。等她什麼時候強到也可以開闢出這樣的空間時,再看看能不能改造一番。

休息了片刻,蘇魅再次朝外面看了過去。

也不知道那男人走了沒有——

剛將目光移向虛空,一幅意料之外的景象豁然出現在了她眼前。

她看見了什麼?!

只見空間之外,冰山男子竟在褪去自己的衣袍。那件黑色長袍已被他扔在了地上,眼下他正在解開自己的裡衣。

「什麼情況?!」

蘇魅懵住了。她朝四周看了看,發現外面的環境儼然已經不是之前那個了。四周霧氣裊繞,不過依然能看出是在屋內。

黑金石鋪就的地板、加上宏偉華麗的黑色玉柱,這不是屋內是什麼。

蘇魅打量了一下四周,很快便在屋子中央發現了一個冒著滾滾熱氣的大池子。

他這是要沐浴么——

看見屋內的景象,蘇魅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沐浴——屋內——

這男人是回了自己的地盤么?只是她怎麼會在這裡?!

她不應該是在祁芒山脈的中心區么。這男人離開便離開,關她什麼事!

蘇魅哪裡知道,那男人的確是離開了,只是在破開空間回去時,無意間將她安身的地方給卷進去,繼而帶了回來。

如果對方不是破開空間離開的,她就不會跟著過來了。只是蘇魅哪裡會知道這個。

「靠——」

搞了半天,自己竟然還在這男人的眼皮底下,蘇魅鬱悶了。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跟著過來,但與這男人離得這般近,她總歸覺得不安全。

蘇魅正在鬱悶之時,外面正解著裡衣的男人動作一滯,忽然抬眼看向了虛空。

被發現了么!

對上一雙冷到極致的眼眸,蘇魅心神一顫,不由得再次緊張了起來。

男人定定的看著虛空,片刻后忽然又收回了目光。

沒發現么——

蘇魅緊張的看著外面,半點氣息都沒敢泄露。

男人蹙了蹙眉,繼續手中的動作。很快,他身上的裡衣便被褪了下去。霧氣中,一具絕美的身體很快就映入了蘇魅的眼帘。

蘇魅尚未從緊張中緩過神來,乍看見這一幕,不禁有些發怔,不過很快就回過了神來。

「嘖嘖——」

毫不猶豫的將目光落在外面那道身影上,蘇魅一邊打量,一邊忍不住嘖嘖的讚歎起來。

不得不承認,這男人身材真好!

肩膀寬闊、四肢修長、肌膚泛著誘人的蜜色,腹上還有性感的腹肌。蘇魅將目光往下方挪了挪,嗯——尺寸很驚人,顏色也很乾凈。

相當不錯!

這是她見過的男人中,長相、身材與氣質皆屬超一流的絕品。不得不說,這男人引起了她的興趣。

不知道他跟那白袍男子,究竟是不是同一個人。

蘇魅雙眼微眯,不禁想到了那人。 男人褪下衣袍后,徑直朝池子走了過去。

他隨手扔進了什麼東西,只見原本為乳白色的池水,頃刻間便化為了紫紅色。見池水完全變了色,他這才入了池子。

男人將身體沉入水中,快速閉上了眼睛。灼熱的蒸汽很快就打濕了他的臉,並在那排又長又密的睫毛上留下了幾滴晶瑩剔透的小水珠。

這景象——當真勾人至極!

蘇魅舔了舔唇,頭一次對男人生出了一種強烈的感覺。

「如此絕品,味道應該不錯吧。」

好想嘗嘗他的滋味——

蘇魅從不是禁慾之人,只是一直沒有遇到合她胃口的對象罷了。如今終於遇到了一個,她豈能不感興趣。

眸中閃過一抹邪肆,她當真有衝出去壓倒對方的念頭。只是不行!

以她現在的實力,別說是壓倒對方了,恐怕一露面就會被對方給滅了。更何況,就憑她這副小身板,能做什麼?!

雙眉微挑,蘇魅盯著男人看了一眼后,覺得如此絕品,她若是不品嘗一次,那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神殿——

「看來是該進去瞧瞧了。」

收回目光,蘇魅不敢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指不定會火氣狂涌的流出鼻血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