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雲權緋腹道,你們兩個這麼能吃,一般人還真養不起。

客棧夥計跑了過來開口道:「各位我們存儲的食物已經被她們兩位吃完了,我們的廚師正在外出採購,不能及時的上菜,還請各位諒解。」

靈兒開口道:「我吃飽了,你呢?」

「吃飽了。」

「那我沒輸,你也沒贏如何?」

「可以。」

坐在他們傍邊的眾人笑道:「看來靈兒遇到對手了。」

他們正準備進房間里的時候,靈兒開口道:「你不能和公子睡在一起。」

小鹿姐故意逗她道:「怎麼,怕你們的公子喜歡上我不成!」

雲權慌忙的解釋道:「小鹿姐,並不能再外面待太久,一會她便會回到我的丹田之中。」

靈兒聽到這裡才讓她一同進入了房間里,當他們準備睡覺的時候,雲權開口道:「小鹿姐,我們也該休息了,你就先回去吧。」

「好吧,我就先走了,不過你一夜兩個身體吃得消嗎?」

雲權尷尬的笑道:「笑了笑,小鹿姐你誤會了!」

「誤會什麼,都上床了,姐姐明白,我就先走了!」

隨後她便化作一道流光鑽入了雲權的身體裡面。

靈媗姐與靈兒嬌羞的躺在那裡,剛才的話,他們也全都聽到了。

不過他們並不在意,如果可以她們巴不得雲權要了她們。

可是雲權卻並不打算那麼做,雖然他們有一些親密的動作。

不過始終沒有越過那道紅線,最多只是當他們體內的冰火兩儀珠變得活躍的時候,赤身裸體的相擁在一起而已。

第二天,雲權他們決定先離開這裡,雖然雲權並不害怕聖域閣的報復,不過當雲權不在靈兒他們身邊的時候,他們就會變得非常的危險。

所以雲權決定把他們安置在一處安全的地方。

隨後他們便啟程,來到了一處離聖域閣比較遠的一處村莊處安置了下來。

經過差不多快一個月的時間,雲權也想看看三岳門到底有沒有按照自己的意願發展。

雲權把她們安置好以後便讓極樂帶著自己回到了當初來到青州的邊界之地。

當關雨三兄弟見到雲權以後,恭敬的上前行禮道:「我等參見公子。」

「不用多禮,你們進展的怎麼樣啦?」

關雨開口道:「回公子,我們已經大致按公子的要求發現,我們的弟子已經有嚴格的等級劃分,宗門建築也快竣工了。」

投降吧實習女醫生 「只是我們宗門的服飾,還沒有定下來,所以我想請問公子,我們的服飾要怎麼設計?」

雲權開口道:「你們自行決定,服飾同一,用特定的令牌來辨別身份便可。」

「是,屬下明白!」

「你們的經濟來源是靠什麼支撐的。」

「回公子,我們這裡的弟子眾多,所以我們取用一部分的財力在各大城中都開設了商鋪,不但能打支撐三岳門的日常開銷,也能及時得知外面的風吹草動。」

穿越在吸血鬼身邊 雲權點頭道:「你做的很好。」

「兩個月後,你們便可以接管青州。」

關雨欣喜道:「是,我等定然不會辜負公子期望。」

隨後雲權去看了一下他們建造宗門的進程,此刻已經有初步的規模,建築風格也比較氣派。

三岳門就建造在三座山嶽的中間,地勢也是易守難攻。

雲權不僅讚歎他們竟然能找到一處如此秀麗的地方,怕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整體來說雲權還是比較滿意,現在只需要運用暗部的力量,便可以朝著雲權打算的方向發展。

現在唯一一個比較麻煩的地方,就是自己必須在青州三岳門與蒼州青龍觀分別設立一個可逆行的大型傳送陣!

然後才能讓暗部的弟子,直接跨越幾大州來到這裡。

雲權先前在自己的儲物戒中發現了轉送陣的布置方法,所以才會想出讓一座勢力替代聖域閣的想法。

正好藉此機會可以讓暗部之名走出蒼州。

雲權雖然基本上掌握了傳送陣的布置方法,不過此陣法過於複雜,恐怕雲權一時半會很難布置的出來。

雲權先在三岳門考察完地形以後,找到一處比較隱秘的地方便秘密的開始布置那傳送陣法。

此後雲權每天都會抽出一些時間來此布置陣法。

終於在一周后完成了第一座傳送陣。

雲權又在上面布置了一層隱藏結界。

隨後雲權回到了靈媗姐他們所在的村落,他決定帶著靈媗姐他們回到蒼州的凌雲宗,現在的凌雲宗的地位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今的蒼州霸主便是凌雲宗,想必靈媗姐與劉昊他們也挺想念凌雲宗的,此刻的雲權也並沒有太大的擔心。

除非遇到一些天字境的隱世強者,才會讓雲權感到畏懼,不過天字境的強者在九州大陸又能有幾人呢!

當他們準備妥當以後便啟程離開前往蒼州的凌雲宗。

他們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便回到了凌雲宗內。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行,雲權的修為已經到了六品鑄台境,靈媗姐的修為也到達了九品魂基境,王翼與劉昊修為持平,也全都邁入了九品魂基境,蘇穎兒的修為則還在八品魂基境,不過用不了多久她應該也會步入九品魂基境。

當見到雲權以後,楚浩天激動的走了過來,「小子,感謝你為我凌雲宗做的一切,讓我凌雲宗能夠重放異彩。」

雲權開口道:「這是我應該做的,您不必客氣,用不了多久我便會讓凌雲宗登上九州霸主的位置!」

「對了,你與暗部應該有著某種關係吧?」

雲權點頭道:「暗部這個勢力與我先祖有些淵源,所以我便尋求他們的力量幫助我們。」

「那我怎麼以前沒有聽說過有暗部這樣一個勢力?」

雲權開口道:「原來他們隱匿於暗處與世隔絕,不參與外世的紛爭。」

「就在前不久他們做出了,出世的決定,想要改變九州的格局,我就推薦了凌雲宗,沒想到他們竟然爽快的決定,幫我們凌雲宗坐擁九州霸主的位置。」 蘇亦然卻是對著慕容治道,」若是三妹妹有相擾之處,還望王爺海涵。「

慕容治擺擺手,」三小姐一切都好,並無相擾本王,本王有事,先行離去了。「

」王爺慢走。「蘇亦然端的還是端莊賢淑的大家閨秀之樣。

蘇雲初只是站在蘇亦然身後,看著這一幕,並不多說話,心中卻是有些計較了。

蘇亦然回頭,卻是對著蘇雲初道,」今日,三妹妹不是與趙小姐和鳳小姐出去么?如今怎的是治王送回了府中?「

這副相問的口氣,實在有些怪異,蘇亦然看著蘇雲初,雖是面上帶笑的,但是那表情卻是就像蘇雲初背著她約會她的情人一般。

蘇雲初看著蘇亦然的神色,」大姐姐如此問我,我也不知如何作答,若我說半路遇見了王爺,王爺順路帶我回來,大姐姐會信么?「

蘇雲初坦然地看著蘇亦然,蘇亦然卻是定定地看著蘇雲初,」三妹妹還小,許多事情還不明白,女子不能隨意與男子同車而行,何況,三妹妹也不該不加考慮,隨意破壞父親的計劃。「

蘇雲初嘴角揚起一抹笑意,她今日的心情並不好,」大姐認為,父親有什麼計劃?我又如何破壞了,今日我做了什麼事情,讓大姐如此訓斥?「

蘇亦然看了蘇雲初一眼,在看看這府門口,卻是開口,」府門口並非說話之處,三妹妹還是先進門吧。「說著,不再與蘇雲初多說,便當先進了府門。

蘇雲初也不再多說,她心情有些鬱悶,車上慕容治的那番話,倒是讓她想起了一些往事,先前慕容治屢次三番的試探也有了原因,那麼今日呢,馬車之上那番話又是什麼意思,蘇雲初最厭煩的便是這樣不明不暗的東西,還有突然出現的蘇亦然,莫名其妙的問句,都讓她心中有一些煩躁。

當即進了侯府之中,蘇雲初不再與蘇亦然說話,便要往水雲間而去。

可是蘇亦然卻是叫住了蘇雲初,」三妹妹,日後說話做事,可要考慮再三。 步步成婚:老婆,離婚無效

蘇雲初回頭,慢慢走近蘇亦然,嘴角含著一抹笑意,定定地看了一眼蘇亦然,」大姐放心便是,我對你想要的東西沒有興趣!「

蘇亦然面上有些尷尬,正待不知如何說下去,蘇雲初卻是嘴角帶著一絲譏諷,繼續道,」何況,你以為,若是我想要的,你,還有父親的計劃我會放在眼中?今日,你還能這般作態?今後,少拿這種語氣來跟我說話,何況,慕容治,還不是你家的,大姐精心培養的端莊,可別壞在了一時的心急之上!「

蘇亦然眼睛微縮,面上有一絲尷尬笑意,」三妹妹說的是什麼話……「

」我說什麼,大姐自然是明白的,你我之間,也不必這般假惺惺,你能忍你一回兩回這種說話的語氣,你也別給你一點面子就把自己太當一回事!你愛爭風吃醋是你的事,可惜,弄錯了對手!「蘇雲初不理會蘇亦然的惺惺作態,只留下了一句冷然的話,便轉身利落離開。

看著蘇雲初離去的背影,蘇亦然卻是不再說話,但微微泛紅的臉,卻被蘇雲初直白的話語弄得尷尬不已,又羞又氣,可她不能發作出來,但是微微抿住的嘴巴,卻是顯示了她此刻心中的複雜情緒,以及有些不安的心神。 楚浩天笑道:「要不是你小子,我們凌雲宗也不會坐擁蒼州霸主的位置,暗部是我凌雲宗的恩人,你也是。」

「你可知道暗部在什麼地方?」

雲權搖頭道:「暗部行蹤神出鬼沒,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有方法聯繫到他們。」

雲權為了保證暗部的安全不得已才撒這些慌,並不是不信任自己未來的岳父。

只是青龍觀便是暗部,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能保證他們的安全。

因為以後暗部的行動一定會招惹很多的敵人,身為他們的部主,雲權需要為他們的生命負責!

雲權與楚浩天簡單的寒暄了一陣,突然楚浩天開口道:「對了,上次你們回來忘了讓你們去見見我的師傅,他老人家早就想見你了!」

雲權開口道:「還請楚伯伯引路,我這就去拜見他老人家。」

楚浩天的笑道:「好吧,你們一起隨我來吧!」

隨後楚浩天便把雲權他們帶到了宗門內的一處秘密住處。

到達這裡以後,楚伯伯在門外鞠躬道:「師尊,雲權以及靈兒他們來看你了!」

隨後一道滄桑的聲音從房間里傳了出來,「讓他們進來!」

「你們進去吧!」

隨後雲權推開了門,靈兒他們也一同進入了房間里。

靈兒率先跑到了那道歷經滄桑的身影面前開口道:「師公,有沒有想媗兒啊!」

那道有些枯瘦的身影笑著對楚靈媗開口道:「師公,當然想靈兒啦!」

「師公少騙人,您一個人待在這個地方,都不出去找媗兒玩。」隨後靈兒故作生氣的轉了過去。

那名老者慈祥的看著靈兒開口道:「師公,也是沒有辦法,我必須在這裡安心修鍊,以此來維持自己的生命,不然你師公恐怕早已經入土為安了!」

「呸~呸~,師公你別這麼說,你身體硬朗著呢!再活百年也不在話下。」

老者笑道:「師公清楚自己的身體,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師公,已經快不行嘍!就想著生前多為凌雲宗做些貢獻,如果凌雲宗沒有師公我坐鎮,還不知道其他的一些勢力會把凌雲宗欺負成什麼樣子!」

「不過現在有了你們出色的年輕一輩,師公就算是走了也放心。」

「你就是雲權吧!」

老者滿臉感激的看著雲權,開口道:「我們凌雲宗,真是受你們一族太多太多的恩惠了!」

「現在凌雲宗發展成這個樣子,是我們這些後輩們無能,沒想到時隔多年,我們凌雲宗還會再次受到你們的恩惠,老朽感謝你對我凌雲宗所做的一切。」

隨後那名老者便對雲權施以大禮。

雲權見勢急忙攙扶道:「前輩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按說我也屬於凌雲宗的一名弟子,怎能受前輩如此大禮!」

老者被雲權攙扶起來以後開口道:「這幾位是?」

雲權開口道:「這位是蘇穎兒落櫻山莊的二小姐,這位是靈兒,那兩位皆是凌雲宗的弟子,王翼,劉昊。」

隨後他們對這位蒼老的身影紛紛行禮。

老者笑道:「不必多禮,你們小小年紀就擁有不凡的實力,真是後生可畏啊,以後大陸的未來是屬於你們的!」

隨後老者開口道:「聽浩天說你們一族現在……可是真的!」

雲權點頭道:「我族之人只有少數的族人,逃離了那場浩劫。」

老者嘆了一口氣開口道:「孩子這麼多年委屈你了,以後凌雲宗便是你的家,凌雲宗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

「我也沒什麼可以幫你的,我這裡有一把寶劍,不過他的品階我卻不知!」

隨後老者取去一個劍匣開口道:「裡面這把劍,乃是你的先祖贈與我宗的寶物,不過據說這把劍,自來到凌雲宗內,凌雲宗歷代宗主沒有一位可以降服得了它。」

我現在物歸原主,希望你可以帶著這把劍去做你想做的一切!

隨後老者打開了劍匣。

雲權瞳孔一縮,「這是……往生劍!!!」

老者問道:「你認識這把劍?」

雲權點頭道:「這是玄天九器,劍之殺戮,往生劍!我曾在祖籍中見到過它的畫像。」

隨後雲權見到的講述了一下玄天九器的來歷,它們每一把,都是絕世殺器。

老者開口道:「這把寶劍竟然有如此來頭!正好,最好的兵器應該有絕世的強者持有,我相信未來的某一天,你會帶著它攀爬到修武的某個高峰。」

接著雲權伸出手握住往生劍的劍柄,想要嘗試拿起它。

突然他的耳邊響起了,小鹿姐的聲音,「你這樣是無法驅使它的,將你自己的鮮血滴在劍身,先要喚醒他沉睡的劍意。」

「然後你在嘗試使他認主。」

雲權按照小鹿姐說的,劃破自己的指尖,將自己的鮮血滴在了銀白的劍身之上,下一刻劍身竟然顫抖了起來。

接著雲權伸手握住劍柄,當他的手與劍柄接觸的那一剎那,雲權眼前浮現這樣的一副畫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