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樓上兩個女人聊的熱火朝天時,樓下停著的一輛大麵包車裡,兩個男人正在沉默的抽煙。

車子里放著重金屬音樂,不過,為了提防吵到周圍的鄰居,他們將音量調的很低,也只有車子里的人能夠聽到。所以,即便那幾個男人唱得撕心裂肺,也沒辦法喚醒他們的身體和精神。車窗全部關的嚴實,只留下一條小縫用來透氣。車子里的煙霧沒辦法及時的散出去,整個車廂里都有一股嗆人的味道。

他們是厲傾城的保鏢,是秦洛讓喬木幫忙,專門從特種部隊的退伍軍人裡面挑到的,每個人都是以一當百的好手。 幸運俏妻娶進門 厲傾城的保護衛隊一共有六個人,兩人一組,以三班倒的形式守護在厲傾城身邊。

今天輪班的是外號叫做黑手和小七的兩個男人,其它四人都在樓上休息。休息地點就在傾城美容院對面的一幢樓上,只要他們這邊有什麼風吹草動,打聲招呼,他們就能夠迅速趕來支援。這也是秦洛安排的,因為他知道厲傾城喜歡在這邊休息。而晚上又格外需要注意一些。

「再抽一根?」小七把手裡的煙盒遞過去。

「不抽了。」黑手為人比較沉默。「嗓子痛。」

「嘿。」小七咧嘴笑了一聲。「長夜漫漫,無法睡眠。除了抽煙還能做什麼?」

說完,他又叼了根煙放在嘴裡。

咔—–

火機點燃,車廂里再次煙霧繚繞起來。

「開門透透氣。」小七說道。「這個點了,哪還有人出門?」

黑手坐在車邊,伸手把車門推開一些。

呼—–

涼爽的夜風吹進來,兩人都覺得精神為之一震。車廂裡面的煙氣也狂#泄而出,呼吸起來覺得暢快多了。

「舒坦。」小七說道。「要是能喝上一口冰鎮過的啤酒就好了。」

「影響任務。」黑手說道。

「嘿嘿,就是說說。」小七說道。

黑手正要說些什麼,突然間眼睛一花,有一道紅色的人影閃現。

他的反應也算靈敏,第一時間就伸手摸槍。

他的動作很快,這個動作他已經練習過好幾十萬遍—–

槍在手,保險開,他扣動扳機準備射擊。

嗖——

他只覺得脖子一涼,手上的力氣便被抽取。那放在扳機上的手指怎麼也沒辦法按下去。

小七發現情況有異,把手裡燃燒著的煙蒂當做武器彈了出去。

砰——

煙頭彈在那個衝過來的男人臉上,痛得他悶哼一聲。

趁著這隻煙蒂為他爭取到的寶貴時間,他從懷裡摸出一把三棱軍刺,身體前撲,狠狠地向那一抹火紅色刺了過去。

砰!

他的手腕被抓住。

咔嚓!

他的整隻手臂被折斷。

在他準備張嘴呼救時,那把軍刺狠狠地捅進他的嘴裡。

咔嚓—–

握著軍刺的那隻手臂用力的一攪,他的滿嘴白牙和舌頭全都脫落。黏稠的血液從嘴裡流敞出來,就像是新榨出來的胡蘿蔔汁。當然,顏色和濃度要遠遠勝過那個。

他努力的想去看清楚襲擊者的面孔,然後脖子一涼,他的身體僵硬的躺倒在車座上,了無聲息。

電光火石,殺人只在眨眼之間!

(Ps:今天有點累,只寫出兩章。求紅票支援。) 但即便肉身的壽元已經到盡頭了,只要楚天的意志依舊堅持下去的話,那麼他就不會就這樣死去,楚天現在就是要搏一把,要是他沒有撐住的話,那麼很顯然楚天今天恐怕就要死在這裡了。

在楚天的眼中出現了往日一幕幕的場景,楚天心中苦笑,恐怕這就是所謂的走馬燈了吧,但是即便是如此楚天依舊保持著自己的意志,只要能夠堅持片刻的功夫他就能夠登上山頂。

楚天的生命之火就如同風中殘燭一般隨時都可能會熄滅,現在的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快要到山頂了,亦或者即便到達了山頂之上后自己的肉身也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楚天依舊堅持著,讓自己的意志不泯滅。

而此時在楚天眼中的走馬燈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看到了一條漫無邊際的長河,這條河甚至於無法看到對岸的存在,而此時在河中有一條小船正在緩緩的搖曳而來。

看到這條小船之後,楚天心中立刻感覺到了不妙之感,他明白現在是關鍵的時刻,他要是度過這條河到達對岸的話,恐怕就真的要死路一條了。

楚天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逃走,但是此時掌舵之人抬頭看了楚天一眼,只是一眼而已楚天立刻便察覺到自己無法動彈了,此時船身已經越來越靠近,楚天心中不斷的吶喊著,想要掙脫這樣的束縛,但是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做到,而且身體還不受控制的向著那艘小舟走了過去。

但就在楚天即將腳踩在小舟之上的一瞬間,楚天發現前方突然出現了一道光芒,周圍的景象都消失不見了,因為光芒太過奪目了,楚天忍不住閉上了自己的雙眼,等他睜開自己雙眼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正穩穩的站在地面之上。

在他的面前依舊是昏暗的山洞,而此時前方已經有幾道身影聚集在一起了,他們的目光也是看向了楚天。

「沒有想到雷劫境的修為就能夠度過那幻境,真是值得稱讚。」此時一道聲音傳來。

楚天的目光看向了開口說話之人,對方正是那於海宗的聖子令狐光,場上除了那三個聖子聖女以外,還有不少人其中都是熟悉的身影,袁興傑和雅可兩人也是順利的通過了。

而楚雲雪還有其身旁的男子也通過了幻境,不過看這個樣子楚雲雪應該是被後者帶過來的,畢竟只要是傳說境的修為,想要度過那環境也並非不可能的,另外還有一名身體籠罩在黑袍之內的身影,無法察覺後者的身份。

此時楚天這才回過神來,現在自己既然站在這裡的話,那麼也就是說他順利的通過了那座山峰到達了山頂,如果有選擇的話楚天可不願意再經歷那樣的過程,他可以說是真真切切的踏入了鬼門關了。

如果不是靠著金剛法相的話,恐怕楚天就要死在那改天換命的考驗之中,這裡大部分人都是透過看穿陣法來通過的,像楚天這般瘋狂直接挑戰那幻陣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楚天也不得不暗道自己的幸運,不過有了那生死一瞬間的經歷后,楚天也是不禁產生了多餘的思索感,之前在那最後的關頭,他好像到達了奈何橋,要是乘上那艘小舟的話,恐怕他就真的回不來了,只能說是千鈞一髮之際。

但是那感覺相當的真實並不像是虛幻,楚天原本對於這世間是否存在神佛仙魔這種說法,即便是有那太古神殿楚天還是半信半疑,但是經歷過這次的生死後,他逐漸的相信了這一切。

也許就在眾生所不知道的地方,存在著一群他們不為人知的強橫存在,不管事情的結果如何,楚天此時只好先安靜的休息一會,剛剛的那種經歷可是耗費了他太多的心神。

他的身上並沒有任何的傷勢,畢竟剛剛所經歷的一切都是似真似假的幻覺。

現如今的楚天才可以好好的觀察周圍的一切,他們彷彿是身處於地底之下,先前那幾十人真正到達的只有他們幾人而已,顯然想要度過那環境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但是對於他們沒有走出環境也沒有人有任何的同情感,這便是所謂的修行,即便是同門如若無法度過修行考驗的話,那也不過是自己慢慢修行路的路人罷了。

「還要繼續等下去嗎?沒有必要了吧,到了現在都還沒有闖過的人,已經沒有資格了。」盧久星冷漠的開口道。

在那幻境之內恐怕也有他不少邪道的朋友亦或者同門,但是對於他們的生死盧久星根本不感興趣,在他的眼中唯有自己罷了。

海蘭目光冷冷的看了盧久星一眼,不過她也是並沒有反駁,再等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罷了,在那桃林之內隨著時間的增長,修士只會逐漸沉浸於幻境之中。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想要再通過幻境那便是不可能的事情,眾人正是明白這一點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判斷。

此時眾人的目光看向了前方,在他們眼前有一座宮殿,想必這便是他們這次的目的地了,只是此時宮殿前方有一根根的石柱。

要是掉下石柱的話下方便是萬丈深淵,而且恐怕不只是這麼一點點而已,掉入深淵之內到底還能不能活著恐怕是未知數了。

此時那海蘭撿起一塊石頭,隨後拋出了自己的石頭向著前方的深淵而去,但是石子剛剛進入深淵的範圍內后,一瞬間就掉入了深淵之內。

「看來飛行是行不通的嘛,真是無聊凈愛弄一些無聊的花招,乖乖的將寶物交給我不就行了。」盧久星冷笑的開口道。

之後在眾人的目光中盧久星就這樣堂而皇之的踏在了石柱之上,後者顯然對於自己的實力相當的有信心,根本對於這些考驗阻礙完全沒有放在眼中。

楚天的目光看向了盧久星,就在後者剛剛踏在石柱之上后,便迅速的向著另外一根石柱而去,看樣子完全沒有停留的樣子,但是楚天還是很敏銳的感覺到了一絲不自然的地方。

恐怕這石柱之上另有乾坤,而此時其他人也是開始行動了,眾人紛紛踏上了屬於自己的石柱,楚天的目光看了楚雲雪一眼,後者顯然也是準備接受挑戰。

楚天心中倍感無奈,這個時候阻攔後者的話必然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所以如今的楚天也只能期盼楚雲雪能夠順利的通過這石柱的考驗了。

當楚天踏在第一根石柱之上后,立刻便明白這個考驗是什麼了,這裡的石柱乃是由一種名為重力岩的東西構造而成的,如此的材質在這個大陸之上根本無法找到,這乃是一種星外隕鐵。

恐怕正是因為這裡存在許多的重力岩,故此重力十分的強大,剛剛的石子正是感覺到了這樣的重力,所以才會掉落下去的。

而且不光是這樣,越是向著大殿之內靠近過去,需要跨越的石柱之間的距離也會更大一些,要是在跨越的這個過程中被重力拉到了深淵之下,恐怕永遠都別想要爬上來了,而且天知道在深淵的下方有什麼在等待著他們。 這重力岩的考驗雖然不簡單,但是對於楚天來說相比於之前的那個改天換命的大陣已經要輕鬆不少了,再加上楚天本身就是注重肉身的修行,這樣的重力岩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但是隨著不斷的向著大殿靠近過來,重力岩的程度會變得越來越強大,要是一個疏忽掉入深淵之中必然會萬劫不復,所以眾人前行的速度也是放慢了許多,而最前方的依舊是那盧久星,後者看似輕鬆的跨越重力岩的石柱。

但其實楚天可以看出他那顫抖的身軀,恐怕在後者所在的位置,重力岩的程度已經難以想象的強了。

但是對於這樣的地方,楚天反而是更加的欣喜,普通程度的修鍊已經無法鍛煉自己的肉身了,但是這個重力岩石柱顯然是最好的選擇。

楚天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此時他輕盈的在石柱之上跳躍著,比肉身的話他恐怕已經遠超過傳說境的修士了,此時眾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楚天這邊。

當看到他輕鬆的跨越重力岩的石柱后,眾人都是感覺不能夠理解,後者不過就是一個雷劫境的修士而已,甚至於還不是大圓滿,憑藉這樣的修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能夠承受這樣的重力程度。

當走到一半的路程的時候,楚天已經超越了半數的人,此時他已經越來越靠近那三名生子聖女了,感覺到了楚天的追趕他們的目光也是側目的過來。

「兄台真是好本事啊,果然我還是沒有看錯呢。」此時袁興傑笑看著楚天開口道,他前進的速度已經慢了很多,不過看後者雲淡風輕的樣子彷彿還沒有到達極限一般。

楚天並不知道後者是什麼人,他就這樣輕易的從袁興傑的身旁通過,此時楚天已經向著生子聖女等人發起了衝擊,三人皺眉的看著楚天,在這種重力下他們都要受到極大的壓制。

但是面前的楚天就像是沒事人一般,這種事情他們也是第一次看到,楚天出人意料的舉動引來了在場所有人的註釋。

楚雲雪的目光也會看著楚天在前方的背影,雖然後者是陌生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有一種熟悉感。

「雲雪師妹怎麼了嗎?」伍宏疑惑的開口詢問道。

「沒有隻是沒想到在這種重力的壓迫下還有人能夠這樣輕易的前行,只是感覺有些驚訝而已。」楚雲雪開口道。

「即便是這樣,但是想要爭奪那秘境之內的至寶,他還沒有資格。」伍宏冷漠的開口道。

身為天資卓絕的存在,竟然被一個比自己修為弱小的人輕而易舉的超越了,他的心中自然有種不悅之感,而他都會有這樣的想法,自然而然的前方的三名聖子聖女心情也不會太爽快。

但是海蘭和令狐光兩人都是沒有什麼表示,怎麼說他們也會名門正派的聖子和聖女,要是就這樣的貿然動手,只會讓人覺得他們心胸狹隘。

此時眾人都是想要看看這個突然橫空出世的人到底能夠走到什麼程度,楚天仗著自己肉身的優勢輕而易舉的超過了海蘭和令狐光兩人。

他向著前方的盧久星追趕了過去,感覺到了楚天的追趕之後,盧久星的眉頭一皺,即便到達了這裡楚天依舊沒有放慢自己的速度,這樣一來的話他被超過只不過是時間罷了。

「區區雜碎也敢在小爺的面前張狂。」盧久星冷漠的開口道。

此時他一掌向著楚天而去,一隻血色的手掌印向著楚天而來,那血色的手掌彷彿有毀天滅地的力量一般,盧久星本就是邪教的聖子,自然不會和另外兩個名門正派的想法一樣,他的出手隨心所欲。

楚天看著迎面而來的腥風,面色便沒有任何的改變,之後他一拳轟出,在眾人的目光中,楚天的拳頭已經化為了金色,肉體金身站在了他們的面前。

所有人這才明白為什麼楚天能夠在這個重力岩上如此輕易的前行,後者的肉身修為甚至於要超過他們這些傳說境的修士,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大家才無法趕上楚天的速度。

袁興傑的眼神微微一眯,雖然先前他已經從自己的妹妹那裡聽說了楚天的實力,但是沒有想到後者的肉身修為竟然到達了這種程度。

楚天輕而易舉的一拳被震碎了那血爪,楚天就這樣從盧久星身旁輕巧的穿行而過,盧久星眼神微眯的看著楚天,他雖然想要繼續動手。

但是在這種重力岩的場合下動手對自己相當的不利,重力會對他的修為產生壓制的作用,而在這裡肉身更佔據優勢的楚天顯然會更加的有利,這也是為什麼方才傳說境自己的進攻,會被楚天輕而易舉擊潰的原因。

楚天就這樣輕鬆的超越了所有人,不過此時現在的重力岩石柱的程度已經對他的肉身造成影響了,楚天也感覺到了舉步維艱的感覺。

不過對於楚天來說很快就要到達大殿之前的台階了,在楚天的面前只剩下最後的三隻石柱,但是這三隻石柱相距格外的遠。

楚天想要跨越過去也必須要全力以赴才行,此時他的目光掃視了一眼身後的方向,以楚雲雪的實力應該是不可能穿過這最後的石柱。

「伍宏師兄,接下來還是你繼續向前吧,我只會拖累了你的速度。」楚雲雪開口道。

伍宏微微一愣,他看了一眼不斷向著前方而去的人群露出了猶豫之色。

「那師妹你自己小心點不要勉強,我就先行一步了。」伍宏關切的道。

之後伍宏迅速的向著石柱的前方前進,看到楚雲雪停下自己的腳步后,楚天也是鬆了口氣,看來在玄天谷門的修行也是讓楚雲雪成長了不少,後者至少已經懂得進退了。

放心下來后,楚天也是立刻開始行動,這重力岩根本攔不住他,比起這個楚天更想要去大殿看看情況,到底這個秘境之內隱藏了怎麼樣的玄機,楚天想要一探究竟。

之後楚天奮力的越出,相差上百丈距離的石柱竟然被楚天輕易的給跨越過去了,不過如果仔細看的話,楚天每一步的跨出都會在石柱之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

好在因為重力岩非常的堅硬,所以石柱才不會輕易的崩潰掉,當三步之後楚天安穩的站在了大殿之前的台階之上。

站在台階之上后,楚天身上的所有重力都已經消失不見了,楚天立刻開始向著台階之上而去,想要去大殿一探究竟,但是就在剛剛站在台階的一瞬間,楚天便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魄力壓迫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邊不是重力一般的東西,而是一種氣勢的壓迫感,楚天只感覺在那台階的上方彷彿有一名絕世強者一般,後者不允許自己輕易的靠近,這才讓楚天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哼,就算你肉身再怎麼樣的厲害,我看你如何度過這登雲台階。」盧久星冷漠的開口道。

「原來如此,是利用命數的壓迫,讓人無法前進嗎?」 暴君,從了本仙吧 楚天很快就察覺到了這個登雲台階的真相。

對於只是雷劫境修為的楚天來說,這樣的登雲台階有著很大的威脅,但是並不代表楚天絕對無法度過這樣的台階。

在所有人意外的目光下,楚天就這樣信步向著台階之上而去,眾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明明是雷劫境的修為,難道已經明悟了天命了不成?」海蘭驚訝的開口道。

「不可能如果他真的已經明悟天命的話,先前的幻境應該能夠立刻通過才對,我們也是在雷劫境大圓滿的時候才明悟了天命,這還是因為有各種機緣,沒有任何勢力做支撐的他絕對不可能做到。」令狐光開口道。

這是大家所有人的想法,只不過面對他們的這種想法,楚天卻是做出了違背他們想象的行動。 第1364章、皇帝夜訪厲傾城!

「你不答應的話,我讓秦洛親自邀請?」厲傾城笑嘻嘻的說道。

「算了。」陳思璇擺手說道。「我沒有那麼矯情。這又是給我升職又是給我漲薪水的,我為什麼不答應啊?為什麼要等到他來邀請?美男計?姐姐見過的帥哥還少了?模特圈裡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長的好看的男人和整的好看的女人——隨便挑出來一個也比你們家秦洛帥上十倍八倍的。」

厲傾城瞥著陳思璇,說道:「既然你這麼想,這麼多年過去了,也沒見你找一個你們模特圈的帥哥?」

陳思璇明顯被這個問題給噎住了,惱怒的瞪了厲傾城一眼,說道:「那時候忙著事業,哪有時間去考慮男人的事情?再說,我們這個職業,要是找了男人可就不值錢了—–你那麼多年沒找男人,難道就是在等秦洛?」

「我等到了。」厲傾城得意的笑。她伸了個懶腰,又一次把自己飽滿的酥胸給頂起來,說道:「不說了。洗澡睡覺去。困死了。」

「我先睡了。」陳思璇也打了個呵欠。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鐘了,就算她們習慣做夜貓子,也有點兒扛不住了。

咚咚——

門口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厲傾城正要去洗手間,腳步一下子停頓了下來,她走到窗口看了一眼下面的麵包車,見到麵包車還在原處,沒有任何可疑之處,這才出聲問道:「誰?」

美容院裡面不僅僅是她一個人住,還會有店長和值班的美容師,廚房阿姨,她以為是她們中的誰有事要找自己。

沒有應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