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吾主,這些事情,蒼也知道的,所以你最好早點過去,要趕在蒼對他們動手之前,將這道猿一族全部拉攏!」

迦葉叮囑道。

「我現在便去!」

秦南眼神一凝,要來了地圖之後,身形立即沒入虛空之中。

以他如今的修為,從第十小仙域,趕到第二小仙域,還需要一點時間,故而迦葉與他講起了無主穹圖的種種力量。

「吾主,你先前用過吾主穹圖,想必已經知道,無主穹圖可以將修士,給吸入其中,在他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竊來所修的問道之法!」

「其實,這為無主穹圖的九陣之一,竊道陣之力!」

「這竊道陣,只能竊取主宰之下,與一般的問道之法,那種非凡的問道之法,是無法竊取的。另外,除了竊取道法之外,還可竊取修士的法寶,天材地寶等等。」

「九陣之首,名大衍陣!」

「此乃當年周帝所創,專為晉陞永恆不滅之體所用。不過,你如今的修為,只能將此陣運轉三成,得你晉陞主宰之後,方能完全運轉。」

「其次,則為誅帝陣,蒼自詡為天帝,此陣就是為他而設,專破本源之力!」

「另外還有……」

迦葉一一道來。

秦南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絲異色。

這無主穹圖,果然不是一般的強大,已經完全超出了問道之器的層次!

唯獨可惜的一點,它與周天不死山一樣,不達到主宰境界,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非常的少。

時間流逝,半天之後,秦南抵達了第二小仙域。

他看了一眼地圖,就收斂了渾身的氣息,宛如鬼魅一般,在暗中潛行。

與第十小仙域不同,各大古族之人,基本都駐紮在這個小仙域之中,主宰級別的巨頭,也有著一些。

一個時辰之後,秦南就來到了這通猿一族的族址,一處上古絕地之中。

只見到,在秦南的前方,一共六十七座大山,在天空盡頭倒立,下方為一片浩瀚大海,海水呈現出淡紫色,虛空之中,漂浮著一道道符文,閃閃發亮。

秦南眸光一掃,就能看到,在這片天地間,暗中充斥著一道道無比驚人的禁制,哪怕是他現在的修為,也不禁感受到了一絲寒意。

作為一個上古大族,它的底蘊,仍舊是不能小覷的。 一聽王允仲又要花錢僱人,老太太便下意識的想要開口。

老爺子見狀連忙給她遞了個眼色,她這道歉完了,兒子氣也消了,事情就到此為止就行了,後面兒子怎麼安排就怎麼來,可別跟著摻和了。

老太太張了張嘴,到底是把口中的話給咽了下去。

……

周六一早,簡艾收拾了東西準備去中山影視城探班,出門看著在沙發上喝酸奶的司月道:「你中午就去白晝那吃吧,赤煉來了你也沒有過去打個招呼呢,而且你白晝大哥剛剛死裡逃生,你也該去關心一下不是?」

司月寒聞言輕輕點了點頭:「你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簡艾微微一笑:「我當天去當天回,不用惦記。」

豪門癡纏:毒寵灰姑娘 出了小區門,閆天家的車已經等在小區門口,簡艾對這輛車記憶猶新,當時她剛剛和清歡成為朋友,第一次被清歡邀請出去玩的時候就是坐的閆天家的這輛林肯。

那時候的閆天還對自己有很大的成見,總之對自己是萬般瞧不上。

誰能想到如今,她要和閆天兩個人一起又坐上這輛車去探清歡的班。

細想想,閆天對自己改變態度的轉折點,是林逸過生日的時候,溫泉別墅著火那件事之後。

果然救命之恩大於天啊!

「簡艾!」

見簡艾從大門出來,閆天一個腦袋從車窗里探出來,一臉燦爛笑容的沖她揮手。

簡艾見狀,腳下的腳步不禁快了些,走到車前直接拉開車門上了車。

「你這都帶了些什麼東西啊?」

一上車,簡艾發現寬敞的車後座被塞滿了大包小包的東西,將將給她留了一個坐的位置。

隨手翻看了幾個,簡艾發現都是吃的!

閆天不由笑著開口道:「都是清歡愛吃的東西,我特意打聽了,影視城那邊什麼都沒有,我昨兒晚上特意去給她買的,夠她吃一個星期了。」

簡艾聞言,不禁驚奇的挑了挑眉:「怎麼著,聽你這話的意思,是每周都要去探班唄?」

閆天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沒錯,你別看清歡平時對我吆五喝六的,時間長了不見我可想我了!」

簡艾一聽就忍不住笑了,不過她還挺羨慕閆天和清歡這一對的,兩人從初中就在一起了,如今都三年過去了,閆天對清歡還是百依百順,清歡對他還是非打即罵。

典型的周瑜打黃蓋,看在單身的人眼裡,卻是別樣口味的狗糧,別有一番滋味。

「你不說也給她帶東西了嗎?」閆天看著只背了一個單肩包的簡艾好奇的眨了眨眼:「哪呢?」

簡艾聞言,拍了拍自己的書包:「我給她買了一套香薰,托朋友給她調了一種安神的精油,她不是最近睡不著覺嗎?這又熬夜又失眠的,我怕她扛不住!」

簡艾只告訴簫鴆讓他配一種安神且對身體無害的葯,沒想到簫鴆更細緻,直接調配出了安神精油,用香薰熏著,聞著就能睡著,非但對人體無害,還會舒緩腦部神經,起到助眠和養神的作用。 秦南將戰神仙瞳,催動極致,仔細掃視著這一道道禁制。

最後,他的目光,鎖定在了一座散發著淡紅色光芒的山峰之上。

入口之處,便是那裡!

秦南身形一晃,向其飛去,等他靠近之時,山峰所釋放出來的光芒,兀的變亮了數倍,一尊古碑的虛影,在半空之中,演化而出,上面書寫著一行大字。

閉族九月,外事皆不理!

「嗯?」

秦南眉頭一皺。

在九天仙域之中,任何大勢力,都是很少閉族閉宗的。

因為一旦閉族閉宗,就得關上所有的禁制,無論外界發生了怎樣的事情,他們都無法得知,無法出來。

一旦閉族閉宗,那就是發生了驚天大事,不得不閉!

而且,往常一個大勢力,閉族閉宗,那都只有兩三個月,現在道猿一族直接閉族足足九個月,更不尋常。

「吾主,直接闖進去,九個月的時間,我們耗不起!」

迦葉說道,語氣中充滿煞氣,給人種悍匪的感覺。

「嗯!」

秦南雙眸中的火焰,兀的暴漲了數十倍。

一股無比驚人的氣勢,從他體內爆發而出,沖霄而起,立即將那四面八方一道道驚人的禁制,給全部驚動。

轟轟轟!

整片天地,驟然大變,電光遊走,大雨傾盆。

一股毀滅的氣息,宛如風暴一般,席捲而出。

「隱道陣!」

秦南瞬間將無主穹圖催動起來,整張圖錄從他靈魂之中飛出,將他捲入其中,圖上的各種圖案,也是猛然一變,化作了一道道神秘紋路,釋放力量。

唰!

在這些禁制的力量,尚未徹底打下之前,秦南和無主穹圖,就此消失,無影無蹤。

這漫天的毀滅氣息,也是稍有凝固,那一道道禁制,陷入了某種茫然之中。

那闖入之人,怎麼不見了?

此乃無主穹圖的九陣之一,專門遮蔽氣息,雖然秦南只能催動其三成威能,但是就連一般的主宰巔峰巨頭,都根本無法發現他的存在。

「開道陣!」

秦南再度出手。

那圖上的一道道紋路,立刻向四方蔓延,甚至是結出了一朵朵古花。

剎那間,陣力爆發,一人一圖,宛如一把無形的絕世之劍,斬在了那石碑之上,強行穿過,進入了其中的內演世界。

整個石碑,毫無反應!

下一息,秦南眼前的景象,就完全的變了。

天空之中,掛著三輪古日,光芒照耀著大地,遠方一座座的古城,宮殿,懸浮於半空之中,裡面人頭攢動,熱鬧非凡,東西南三方之視線盡頭,則有一道道上古異象,紛紛演化。

秦南的神念,還有瞳力,瞬間如同一張無形大網,籠罩而下。

「這道猿一族,族人倒是不少。」

「不過……」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絲光芒,身形向前飛去,無人察覺。

這些宮殿,古城之中,都無任何一位主境強者!

道猿一族在怎麼凋零,如今好歹仍在百族之中,主境強者多多少少,也會有那麼幾位。

秦南速度驚人,不到半柱香,他就飛過了半個世界。

一路之上,他看到了不少仙福道地,上古寶地,還有諸多危險之處,顯然都是給族人專門磨練的。

「嗯?」

又過了半柱香后,秦南的腳步,停了下來。

在足足三輪古日的光芒之下,他前方的天空與大地,竟然都是灰濛濛的。

而且,每一寸虛空之中,都有著一絲古意,還有一絲古老威壓,最為古怪的是,他神念掃過之時,竟然什麼都沒有感知到,顯然是被隔絕了。

秦南放緩了速度,慢慢靠近。

「那是……」

秦南瞳仁稍縮。

只見到,遠方出現了一片荒漠,上面聳立著三座長達方圓九萬丈,高有五萬餘丈,通體由某種太古礦石,打造而成的黑色祭壇,渾身刻滿了古畫,紋路,符號,氣息邪異。

那祭壇的上方,更是呈現出來了暗紅之色,有股血腥之意,像是澆灌了無數的鮮血,還擺放著一具具大大小小,顏色不一的骨骸。

每一具骨骸,都基本完整,而且還在散發著一股氣息波動。

秦南感知了一下,這裡有七具骨骸,生前皆為主宰級別的強者,餘下的三十三具骨骸,生前全部是主境級別的強者。

「周老……你看這是不是有點像,當年祭靈天尊的手段?」

迦葉語氣中充滿了驚疑。

「的確,三座祭壇,分別對立人,地,天。上面刻畫的圖案之中,有輪迴,有奈何,有地獄,有亡魂。」

周尋道點點頭。

「兩位前輩,這祭靈天尊是何人?難道是道猿一族曾經的天尊強者?」

秦南開口問道。

「不,這祭靈天尊,乃是當年天尊世家之一,許家的天尊強者,而且在許家之中,輩分極高,與許家之祖同輩。」

迦葉說道。

「許家?」

秦南一怔,想到了許如塵。

「當年這祭靈天尊,鑽研的算是死亡一道,與墓門的有些相似。而且,他當年也衝擊過無上天尊境界,只是後來慘敗了。」

「敗了之後,這祭靈天尊,就在天地間消失了許久,等他在出來之後,他就對外宣稱,他掌握了另外一種晉陞無上天尊的方式。」

https://tw.95zongcai.com/zc/23045/ 「老白去查了他的底,這祭靈天尊的構思,也算是另闢蹊徑,他想從青穹之中,搜集堪比無上天尊的骸骨,在藉以本源之力,打造成一具身軀。」

「然後,再魂,意,法,規等等,齊出肉身,融入這身軀之中,在動用一種逆天手段,賦予生機等等,重生於世。」

迦葉笑了笑,道:「縱然,此舉無法成為真正的無上天尊,但是可以感受到無上天尊的力量,提前進行參悟,算是半個無上天尊。再去衝擊無上天尊之時,就有很大機會成功。」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絲異色。

不得不說,這位祭靈天尊,的確是天馬行空,想法大膽。

「這祭壇出現在了這般,莫非說……」

秦南腦海中閃過了一道電光。

「不愧是兩大無上天尊轉世,如今道猿一族,已經完全關閉,竟然都還能悄無聲息的潛入進來,真是令人驚嘆啊!」

突然間,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秦南心神驟緊,回頭看去。

只見到,離他二十丈之處,憑空多出了三道身影。

中間為首之人,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穿一襲白袍,手持古玉竹扇,嘴角有著一絲笑意,給人一種文質彬彬,溫文爾雅之感。

但是,秦南能夠感受到,在這中年男子的體內,洶湧著一股無比磅礴的規則之力,一旦全部釋放出來,那必將是毀天滅地。

這是一位主宰境巔峰的存在!

至於中年男子左右兩邊,分別是一位身穿八卦長袍,白髮盤起,臉上皺紋密布,雙眼非常明亮的老者,還有一位國字臉,不怒自威,左手把玩著兩顆玉珠的中年男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