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坐下來吧!」陳陽沖著許菲菲招了招手,示意許菲菲坐下來,許菲菲拉了一把椅子,坐在陳陽的對面,她的眼睛眨了眨「你到底要看什麼,我很奇怪你照的部位,內臟、頭顱,你到底想要看什麼?」「大概看看,我也不知道要看什麼。」陳陽搓了搓鼻子,沒有立刻看結果,而是起了身,走到許菲菲的身後,兩手放在許菲菲的肩膀上,輕輕捏著「菲菲,你感覺這樣怎麼樣?舒服嗎?」

「不舒服!」許菲菲嘴裡說道「要是別的時候的話,我還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但你現在突然給我按摩,我懷疑你對我有別的企圖,我可受不了這個,你還是別捏我了,誰知道你對我要幹什麼!」

「我就是給你捏捏肩膀!」陳陽笑了笑,隨即鬆開了手,又回到了他的座位,許菲菲的眼睛看著陳陽的眼睛,手攤開,說道:「你說吧,你到底要我幹什麼,你這樣的話,我心裏面會感覺不安的,我可是苦命的孩子,受不了你對我突然好起來的。」「恩,倒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我口渴了,幫我買兩瓶飲料,最好再給拿一盒口香糖,你知道的,我要是沒有這些東西的話,會影響到我的判斷的……!」「我就知道你有企圖,要不然的話,你怎麼會對我突然好心腸起來!」許菲菲沖著陳陽撅了撅嘴,然後站起身來,說道:「咱們可說好了,就這一次,下不為例啊!」「恩,下不為例!」陳陽沖著許莽菲用力點了點頭許菲菲這樣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很快,許菲菲就拿著陳陽要的飲料和口香糖回來了當她回來的時候,就看見陳陽手裡拿著片子,正在自己看著,許菲菲把飲料放在陳陽的面前,嘴裡說道:「給你!」「哦!」陳陽應了一聲,他的手裡拿著片子,又掃了兩眼之後,把片子扔在面前的桌子上右手搓了鼻子,站起了身拿過來飲料,陳狙喝了起來,他的身子卻轉向了窗口。

「你到底想要看什麼?、,許菲菲直到現在還是不清楚,到底陳陽想要找什麼,但在許菲菲瞧來,陳陽讓可兒做核磁共振檢查,一定是陳陽想到了一些病因,陳陽雖然嘴裡經常說著一切不著邊際的話語,但陳陽卻真的有水平,他是不會在病人的診斷上面浪費時間的。

只可惜許菲菲卻沒有能看出來,也不知道陳陽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菲菲,你看到癌症了嗎?」陳陽冷不丁拋出這句話來,這話把許菲菲給嚇了一條,怎麼扯到癌症上面了,許菲菲拿起結果看了看嘴裡說道:「結果上面不是寫的很清楚嗎,沒有發現異常。」

陳陽對於許菲菲這句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他手裡握著飲料瓶,一口氣把飲料喝乾凈了,轉過身來「你有沒有發現可兒的猝倒不是神經原因。」陳陽這句話一說出來,那許菲菲卻笑了起來,就聽到許菲菲說道:「我已經看出來了!」「也就意味著並不是和可兒的吸毒有關係我本來以為可兒的病症是和那方面有關係,假如真是那樣的話情況就很好處理了,也是最好的結果,只要成功戒毒,可兒就沒有問題了,但現在,我卻失望了,很顯然,可兒的病因是和那沒有關係的!」「不是吸毒,也可以是別的原因,也有可能是神經的損傷,我剛剛只是提到可兒的神經沒有損傷,不是說……!」許菲菲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陳陽打斷了,就聽陳陽說道:「菲菲,你不需要感覺有什麼不好的,我們是醫生,雖然對一名只有十五歲的少女來說,這個結果可能很殘酷,但她在吸毒的時候,就應該會想到可能有這個結果,並不是說,她年輕就不會得病……!」

陳陽這一番話說下來,許菲菲沒有了話語,就像剛剛陳陽所說的那樣,許菲菲剛剛確確實實是在為可兒解釋的,她想說服陳陽,可兒不可能得太嚴重的疾病,但陳陽的話,卻讓許菲菲這個念頭被打消了,陳陽說的沒有錯,這個時候,可不是為可兒辯解的時候!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你說不是神經得,那可能是什麼癌症?」

許菲菲的眼睛一下子也瞪了起來!

「對!」陳陽點著頭,說道:「我就是這樣懷疑的……不過,這核磁得檢查結果卻沒有能證實我的推測!」

法式麪包英式咖啡 「那就不是癌症了,畢竟她的年紀還很小,只有十五周歲,怎麼可能年紀輕輕就會得癌症呢,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我想這裡面應該還有別的並,是我們所不知道,至少目前還沒有查到,你說是不是?」陳陽又點了點頭,陳陽嘴裡說道:「許菲菲,你現在是越來越厲害了,你說得我很贊同,我是沒有能看出來有癌症,但是,並不能排除有癌症…不對,我還漏了一項!」陳陽說到這裡,他停了下來「她的叫有高含量蛋白過濾xìng病毒,難道……!」

陳陽說到這裡不再吭聲了,這個結果是陳陽所不願意見到的,但這個結果就在眼前,又讓陳陽不得不去考慮這個可能,他背對著許菲菲,一直都沒有吭聲,而許菲菲剛剛聽到了陳陽那句話之後,卻有些困huò不解起來,許菲菲不是什麼病都知道的,有些病對許菲菲來說,還是很陌生的,有些醫療上的術語,許菲菲還不是完全明白,就像陳陽剛剛所說的那句話,許菲菲並不明白……。

「那是什麼?」許菲菲問道。

「來判斷一個惡xìng疾病的標準!」陳陽說到這裡的時候,他稍微停頓了一下,緊跟著說道:「是腎上腺綜合症,一種惡xìng的疾病。」許菲菲一皺眉,她竟然沒有聽說過這種疾病[email protected]。 「靈兒,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會臉紅的。」歐陽無意中看到藍靈兒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竟然毫不避諱的盯著自己看,不由的開玩笑道。

「歐陽,你不知道你剛剛拿槍的動作有多帥,簡直比周潤發還要好看。」藍靈兒簡直把歐陽當成偶像一樣的拉著他的手,「你要是去拍電影的話,一定會比成龍還紅。」想了想,藍靈兒又肯定的說道。

歐陽小心的把手從藍靈兒的手中抽回來,「那當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誰。」說著把已經上膛的槍放回槍套,這樣保險一點,要是槍走火那可不是鬧著玩的,雖然自己不怕。

也就在這個時候,曹洋和東方強他們也正興奮的檢查著自己的武器,要知道他們可全是中國大陸精英部隊里出來的,全是好戰份子。自從離開了部隊,對他們來說就是離開了戰場。

憋了這麼久,終於有敵人自動送上門來上他們練手,他們能不興奮嗎,現在對於他們唯一的遺憾就是武器少了點,只有那麼幾把手槍。

在距離歐陽他們不遠處的一座小山坡上,一溜八輛豪華汽車停在那裡一動不動。

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年輕人手上拿著望遠鏡,正監視著藍靈兒的一舉一動。在這名年輕人的身後,站著一排的黑衣大漢,一個個穿著黑西裝打著領帶,腰間鼓起,一幅香港電影中經典的黑色會打扮。

「動手,不要不要傷到藍小姐。」穿白色西裝的年輕人道。

「是,少爺。」身後一名大漢一個手勢,那些站成一排的黑衣大漢迅速打開車門上了車。

這名年輕人正是香港最大的黑色會組織十三k的老大張子乾的兒子張少明,一個典型的紈絝子弟,仗著父親的勢力在香港可謂是威風到了極點。

在上一次藍靈兒到香港做電影宣傳的時候,張少明無意間見到了藍靈兒,驚為天人。

第二天在藍靈兒所住的賓館,藍靈兒就收到了張少明送來的請貼,但被藍靈兒給拒絕了。

想那張少明在香港什麼時候被人拒絕啊,所以這次藍靈兒到香港開個唱,他就派人想把藍靈兒給綁架來。

卻說張少明的那些個手下原本以為去綁架個明星還不是手到擒來,但卻沒有想到,藍靈兒的經紀人公司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他們不惜血本的給藍靈兒請來了退伍兵做保鏢。

結果是很明顯,這些黑社會綁架不成,自己也全成了肉包子打狗,一去就沒回了。

以這些特種兵的好戰程度和嗜血的程度,怎麼可能會放他們活著回去,反正他們是綁匪黑社會,自己又是保鏢,為了自己當事人的安全,也只有把他們全部幹掉了。

就這樣,不到十分鐘的過程里,十幾個黑幫份子全部被這些東方強和曹洋等人擊斃,歐陽呢,連個開槍的機會都沒有。

血腥的屠殺被藍靈兒看在了眼中,雖然這些人全是來綁架他的,但就這樣被自己的保鏢給殺了,心中還是有點不忍。胃裡也不住的犯起胃酸。

「靈兒,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歐陽見坐在身旁的藍靈兒不住的乾嘔,連忙關心問道。

藍靈兒擺了擺手,「沒事,我第一次看見殺人,有點噁心。」說著又開始乾嘔。

「那會不會影響你晚上的演唱會啊,要不要推遲?」

「不行的,現在要是推遲演唱會,那可能會引起暴動的。」藍靈兒否決了歐陽的提議。

「這樣的啊,哎,我來幫你好了。」見藍靈兒這樣皺著眉毛,又不住的乾嘔,歐陽還是決定幫幫她。歐陽伸出手放在藍靈兒的背部,很明顯的感覺到藍靈兒的身體一下子變的僵硬,再看她的臉,也因此而變的通紅。

藍靈兒見歐陽把手放在自己的背上,接著就感覺到好象有一股暖流進入到了自己的身體裡面,自己身體的不適馬上就消除了,也不想吐了。這下,她對歐陽的好奇也就越發的重了。

在山頂的張少明靠著手中的軍用望遠鏡是完完全全的看到了山下發生的那一幕,十幾個手下就這樣被人家的保鏢給幹掉了,「該第的陸成,總有一天讓他好看。」說真狠狠的踢了一下山頂一棵小樹。

他口中的陸成正是藍靈兒的經紀人兼老闆。不過他所說的要給陸成好看也只是口頭上說說,真要說起來,還真的不知道誰會給誰好看呢,在香港,陸成的勢力並不比爸爸的十三k小。

在香港,大大小小的黑社會團伙不下百個,張少明的爸爸所領導的十三k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十三k原本是美國十三k在亞洲的一個堂口,美國總部在1995年的時候被國際刑警給一鍋端了,慢慢的各地十三k分堂口也自成一派了。

現在的十三k是一個主要以販賣婦女到美國的人口走私大幫。

除十三k之外,香港黑社會中勢力比較龐大的還有旺角地區的和安樂、深水步的和勝和、佐敦道北油麻地地區的和勝義、尖沙嘴的聯勝英、土瓜灣及九龍城的福義興、灣仔的單義、中環的和合圖、西營盤及薄扶林地區的和勝堂以及勢力最大的新義安。

陸成的後台老板正是和勝堂。

香港的娛樂圈中,幾乎所有的明星都和這些黑社會組織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其中就當然也就包括了許多的天王級人物。

藍靈兒雖然不屬於香港的娛樂圈,但她想要在香港發展,也就閉不可少的要和這些黑社會打交道了。 腎上腺綜合症是一種很少見的病,某種程度上講,是一種很惡xìng的疾病!

許菲菲卻沒有聽說過,這並不能怪她,這種疾病並沒有寫進課本裡面,甚至於很多的醫生都不知道這種疾病。

這是屬於罕見病,對於大多數的醫生來說,很難遇到這種病的患者,因此,他們對於這病並不是特別的熟悉,許菲菲來醫院實習很久了,也沒有遇到過一種這樣的疾病,因此,她對這種疾病聽都沒有聽說過,這還是第一次聽陳陽提到。

「那是一種什麼疾病呢?」許菲菲問道。

「由於慢xìngacth升高引起的組織學變化和由於缺乏皮質醇產物引起的全身xìng改變!」陳陽說了一堆名詞,讓許菲菲的感覺頭大,她最討厭的就是聽到這樣一大堆繁瑣的醫學上面的術語,那會讓她感覺很暈!

陳陽沒有理會許菲菲這個表情,繼續說道:「例如,質類固醇18-甲基氧化酶ii型缺乏表現為典型的醛固酮缺乏,慢xìng高血鉀和低血漿醛固酮.,沒有xìng分化異常存在。」

「頭好痛!」許菲菲的兩手放在腦袋處,揉了揉太陽xué,嘴裡說道:「陳陽,我知道你是一名好的醫生,但你也沒有必要跟我說出這樣一大堆的醫學術語,我頭很痛!」

「簡單說來,就是一個惡xìng的疾病!」陳陽說道,「菲菲,你既然是醫生,有些疾病就必須熟悉,雖然那些疾病可能很難記,但你既然是醫生,就要為病人負責,再難的疾病你也知道,也要熟悉,就像這種疾病,假如你以前沒有聽說過的話,那現在你就去學會,我給你時間去學!」

「我……我又不想成為像你這樣的醫生,我不是那樣的料!」許菲菲嘴裡低聲說著,陳陽的已經聽到了許菲菲那嘀咕聲,他的眼睛落在許菲菲的臉上,嘴裡說道:「菲菲,我還是那句話,既然你決定當醫生,就要對病人負責!」

「那你呢?你對病人負責嗎?」許菲菲反問陳陽。

「我當然對病人負責!」陳陽嘴裡說道,「我對得起我的每一個病人!」

「但是不是你的每個病人都會喜歡你呢?」許菲菲反問道。

許菲菲這句話一說出來,陳陽微微頓了頓,不可否認的是,許菲菲這句話問到了一個很尖銳的問題,是不是所有的病人都會喜歡陳陽!陳陽忽然把頭搖了搖,說道:「當然不可能每個病人都喜歡我,我也不需要讓每個病人都喜歡我。」

「你心裏面應該很清楚你自己的問題在哪裡,既然這樣的話,那你為什麼不去改變呢,只看見別人的不足,但你自己也是有很大的缺點,你應該帶頭改變!」許菲菲說道。

陳陽的眼睛落在了許菲菲的臉上,他忽然把頭搖了搖,說道:「強詞奪理,我和你所說的不是一件事情……,這是我的治病風格,假如別人不喜歡我這種風格的話,那就可以不找我!」

「對啊,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醫生,又不是像你這樣的專家,憑什麼我一定要知道所有的疾病,那些病人完全可以找別的醫生,這也是我的做事風格!」

「菲菲,你贏了……!」陳陽說道,「雖然我不太認同你的話,但是,你在某種程度說說贏了我…!」陳陽沒有再和許菲菲就這個話再說下去,他皺起了眉頭,又想起了可兒得病來!

雖然許菲菲說贏了陳陽,但許菲菲的心裏面卻沒有什麼開心的感覺,陳陽剛剛所說的話並沒有錯,只是許菲菲不太願意被陳陽那樣說而已,她是故意那樣反駁陳陽的,不過,許菲菲的心裏面早就下了決心,一定要回去看看這種疾病。

陳陽嘴裡咀嚼著口香糖站在可兒病房的外面,他眼睛望向裡面,卻沒有第一時間進去和可兒說,陳陽目前還在懷疑是否真是那種疾病,那是一種很嚴重的疾病,陳陽很不希望是那種病。

不可否認的是,那種疾病很少出現在十幾歲的女孩身上,很少,卻不意味著就沒有,現在什麼病都可能出現,只要有萬分之一的可能xìng,就不能放過!

在陳陽的眼睛裡面沒有什麼所謂的絕對,那只是一些人自欺欺人得話語而已。

但要是這個只有十五周歲的女孩子真的得了這種病的話,那她這一輩子就完蛋了……。陳陽頓了頓,這個時候,許菲菲手裡拿著一大疊的檢查報告遞給了陳陽,「這是她的檢查報告,我真的不太希望她是那種病……!」

「我也不希望,我倒是希望她能查出來癌症來,至少比那種病要好!」陳陽這句話一說出來,又引來許菲菲的一陣白眼來,許菲菲總感覺陳陽這傢伙說的話很過分,雖然,許菲菲的心裏面承認,有些話陳陽說得倒是大實話,但讓陳陽就那樣把話說出來,還是讓許菲菲感覺心裏面很不舒服,難道這個傢伙就不能換一個方式嗎?

「可兒……到底得了什麼病?」就在許菲菲把檢查報告遞給陳陽的時候,戴宏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陳陽的身邊,問著陳陽。

「我懷疑是一種惡xìng的疾病,一旦確診的話,她可能就不能在當模特了!」陳陽嘴裡說道。

「什麼……!」戴宏一驚,他沒有想到陳陽會這樣說,要是按照陳陽所說的那樣,以後可兒都不能當模特的話,那他之前已經簽約的那些合同豈不是要賠償大筆的錢,他可就完蛋了……!

「陳陽,有沒有別的辦法,哪怕讓可兒幹上半年……不行的話,三個月也行,只要能讓可兒幹上三個月的模特就行了,你一定要想想辦法,無論如何都要讓可兒再干三個月!」

陳陽的眼睛看著戴宏,「人渣!」陳陽罵道。

這個時候,不管陳陽如何的罵,戴宏是肯定不會有什麼意見的,他現在求著陳陽,想要陳陽想辦法,站在陳陽身邊的許菲菲再也看不下去了,用手一指戴宏,嘴裡罵道:「人渣,你腦子裡面全是錢,難道錢比命還重要嗎?你怎麼能想得出來,還再讓她干三個月,這是人說的話嗎……。」

許菲菲的聲音很響,就在病房的門口,許菲菲指著戴宏大罵了起來,這聲音不僅僅把那些醫生和護士吸引了過來,就連醫院的保安也以為這裡面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趕了過來,「怎麼了?」可兒在辛欣的攙扶之下從病房裡面走了出來,可兒聽到許菲菲罵人的聲音,她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許菲菲看了看可兒,又看了看戴宏,只是罵了一句「人渣」,就沒有再罵下去,可兒把目光投向陳陽,嘴裡說道:「陳專家,出了什麼事情,和我有關係吧,是不是……我的病診斷出來了?」

「沒有!」陳陽說道,「目前只是懷疑,不過呢,你不用擔心,按照目前的醫療水平,什麼病都可以治癒的……!」陳陽說著看了一眼檢查報告,他就是隨意一掃,但目光卻停留在檢查報告上面的那一組數據,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起來,「菲菲,這是誰做的檢查?」

「醫院啊!」許菲菲很奇怪地說道,「不是醫院做的檢查,你以為在哪裡做的檢查!」

「不是,我說是誰做的檢查報告,難道沒有寫錯?」陳陽問道。

「應該不會錯吧,我是去拿回來的!」許菲菲說道。

陳陽把臉轉向可兒,嘴裡問道:「可兒,你是不是一直都沒有來過月經?」

可兒點了點頭,這並不是什麼需要好隱瞞的秘密,可兒只有十五歲,在很多的人眼睛裡面,可兒還是小女孩子,小女孩子沒有月經是正常的,但是,那只是說小女孩子,但可兒卻是一名已經十五周歲得女孩子了,不管如何,連初潮都沒有來的話,就有些不對勁了,陳陽把手裡的報告遞給了許菲菲,嘴裡說道:「菲菲,你立刻再去做一次檢查,我要檢查結果,由你親自坐……可兒,你現在就配合菲菲,我想說,這次的檢查結果對你將會很重要的!」

可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好像怎麼突然之間,一切都變了!

不要說可兒,就連許菲菲都不知道陳陽這是怎麼了,剛剛是那個樣子,現在好像又變了……許菲菲的眼睛盯著陳陽的臉,陳陽卻對許菲菲揮了揮手,說道:「快去,快去,記住了,一定要看仔細了……!」陳陽的手指頭在報告上面著重點了點,要求許菲菲一定要仔細檢查好那組數據,那數據是雌jī素比!

許菲菲不知道陳陽為什麼要她檢查這個,她都沒有仔細看,嘴裡答應著,就在她走得時候,還使勁得瞪了戴宏一眼,顯然,許菲菲對戴宏很不滿意。

陳陽搓了搓鼻子,對著狼狽得戴宏笑了起來,「親妹妹……一定把她當成親妹妹,我想這次你真得有必要好好的考慮了一下了……哦,對了,忘記跟你說了,假如結果沒有出錯的話……,算了,我現在還是不說了,等最後結果來,我相信那個結果一定很讓人期待啊……哈哈!」@。 ……思穎,你要過來,恩,我在醫院裡面,有一個病人。好吧,

晚上一起用餐,我這邊診斷完之後,就給你電話餐廳隨便吧,到時候決定也不晚。」

陳陽坐在辦公室裡面,他的手裡拿著手機,剛剛接到了張思穎打過來的電話。陳陽放下了電話,轉過身來,背對著窗口。

豪門蜜愛:首席的盛寵新娘 在他的面前的桌子上,擺放著一份結果報告,這是核磁的結果報告,陳陽再等待著許菲菲的結果出來。

「核磁應該檢查不出來,要是真的話,或許還有一個部位需要檢查…!」陳陽的心裏面想到這裡,他忽然拿起電話來「1小吳,你現在帶可兒去做四檢查……」…

許菲菲進來的時候,陳陽並沒有在辦公室裡面,只是在桌子上留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肚子餓,去買東西吃,你等我回來。

「都什麼年代了,還用留紙條這種辦法?」許菲菲把檢查結果報告放在陳阻的辦公桌上,起了身泡了一杯*啡,坐回座位,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脖子,嘴裡抱怨道:「真是累死人了,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要去做那種檢查……。」「在我的背後說壞話可不好啊!」陳陽手裡拎著水果走了進來,他的嘴裡還咀嚼著蘋果,見到許菲菲之後,陳陽把水裡的水果扔了許菲菲面前」「來,吃水果吧。」「哎呦,你也會買水果,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陳陽,我沒有看錯吧!」許菲菲眼睛看著陳陽,她沒有伸手去拿水果,許菲菲此刻並不是特別想吃,陳陽手裡的那個蘋果已經吃下去大半兒了,大大咧咧地坐在許菲菲的對面,笑道:「誰說我買的?」「你不是說肚子餓,要去買東西吃嗎?」許菲菲指了指那字條。

「哦,你說這個,我剛剛是肚子餓,但我沒有說過我自己買東西吃啊,剛剛遇到了你們普內科的那名小楊醫生了,1小夥子人很好,一聽說你想吃點水果,立刻就掏錢給我,要我帶給你,這些都是他的心意,我只是拿了我的酬勞而已,吃幾個蘋果你不會心疼吧,剩下的都在桌子上了,我不吃了……。」

「你!」許菲菲的眼睛一瞪陳陽「你好意思啊,竟然拿我當yòu餌。」

「這有什麼的,反正那小夥子是看上你了,就算我不讓他拿錢,他也會想法設法的拿錢買東西討你的歡心,我這樣做對他來說損失那可是很少的,只是十幾塊錢的蘋果,他都沒有放在心上你別說,這蘋果味道還不錯,菲菲,來,吃一個吧!」

許菲菲被陳陽搞得哭笑不得,她可能就沒有遇到像陳陽這樣的主兒,在陳陽的眼睛裡面,似乎所有的東西都是那樣的無所謂,陳陽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他這樣做會給許菲菲帶來多大的煩惱,許菲菲可不願意自己的屁股後面跟著一個追求她的男人。

「你這個混蛋!」從許菲菲的牙齒縫裡面擠出了這句話,陳陽聽到了許菲菲這句話之後,他笑道:「我也知道我混蛋,不過呢,我這個混蛋那可是很有用處的,比如說,可以幫人看病,當然,占點小便宜那也是難免的了菲菲,我再給你透lù一條有用的消息,是關於那個小楊的。」

「沒興趣!」許菲菲搖了搖頭,說道:「我對他不感興趣,也不想知道他的事情。」「不感興趣,不一定要不知道啊……他有女友!」陳陽冷不丁冒出這句話來。

「他女友來了?」許菲菲淡淡地問道,許菲菲心裏面本來就對小楊沒有什麼興趣,自然也不會去關心小楊是否有女朋友這類的事情,許菲菲就是淡淡地問了這樣一句。

陳陽把頭搖了搖,說道:「我當然是看出來的,你不要忘記我是什麼樣的人,任何一個小小的細節都不會逃脫我的眼睛的,菲菲,我給你的這條消息有沒有用?」「沒有用,一點用處也沒有!」許菲菲沖著陳陽撇了撇嘴,顯得很無聊的模樣,說道:「你要不是這樣無聊、八卦的話,或許你會更討人喜歡。」

「無所謂啊,這就是我!」陳陽的手拿過來許菲菲所做的檢查報告,眼睛緊盯著著報告上面的雌jī素比「這是你做的?」「不是我做的,還是你做的嗎?」許菲莽聽到陳陽這句話的時候,幾乎是下意識地反問道,許菲菲最討厭的就是陳陽這樣跟她說話,陳陽那種態度許菲菲很不喜歡,陳陽沒有理會許菲菲的話,他的臉上浮現出笑容來「看起來真的很有意思菲菲,你有沒有意識到她沒有來月……經?

「你已經說過這事情了,能不能不要再問了!」許菲菲嘴裡說道,她以為陳陽這是故意找她消遣的,要知道,這句話陳陽之前就已經問過她了,陳陽聽到許菲菲這句話之後,他笑道:「你誤會了,我可不是拿你開玩笑,我在跟你談論病情……!」「可兒的病橡?」「是!」陳陽很認真地說道「你應該知道我的為人的話,我向來是不屑和你在這裡爭辯的!」「你就是這樣的人,難道不是嗎?」許菲菲並沒有因為陳陽的這句話,而有什麼改變,陳陽就是一個很無聊的毒蛇,他說的話,你都要仔細考慮一下,誰也不知道陳陽會什麼時候說出一句讓你mō不到頭腦的話來。

陳陽訕訕地笑了笑「好了,我們去看看可兒吧哦,再等一下,我還有四結果沒有出來,先去那邊看看!」

許菲菲直到現在也不知道陳陽到底要幹什麼,怎麼東一頭、西一頭的,四的結果出來之後,第一時間就送到了陳陽這邊來,陳陽手裡拿著徑果,和片子,他把片子掛了在牆上,手裡搓著鼻子,眼睛在片子上看來看去的!

「你在找計么?」許菲菲問道。

「一個好東西!」陳陽的眼睛故意從許菲菲的身上掃過「你說女人和男人身體上最大的不同器官是什麼?」

「xiōng!」

「不是!」陳陽壞壞地搖了搖頭,許菲菲的臉頰忽然緋紅了起來,她的手指頭在陳陽的腰間捏了一把,嘴裡jiāo嗔道:「我可以告你對我xìngsāo擾的,你這個不良的傢伙!」「菲菲,請你不要帶個人情緒好不好,我們可是醫生,我們應該很專業的,在我們的眼睛裡面,不應該有太多的那種sè情,我們是單獨的看人體器官的,我們的存在就是為了治療病人,你現在的心態那可是很不好啊……,!」

陳陽擺出一副教訓許菲菲的模樣來,許菲菲的眼睛使勁瞪了陳陽,嘴裡冷哼道:「你不要來教訓我,你這個sè狼!」「嘿嘿,男人好sè是應當的,女人好sè也很正常,我們都是醫生,談論這些話題的時候不必有什麼顧慮的……哎呦,找我了哦,菲菲,你瞧瞧這是什麼!」陳陽的手忽然指著片子,問道。

許菲菲望過去,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起來「癌症,那的部位應該是子宮癌吧她的年紀還這樣小,怎麼可能是呢!」許菲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顯然不相信眼前所看見的這一切,可兒只有十五周歲,年紀還不到成年人,不應該有這種癌症的!

陳陽把手收了回去,忽然,他的臉上浮現出笑容來了,嘴裡笑道:「真的讓我找到了啊,我就知道在那裡,真的在那裡……哎呦,應該去吃個蘋果,菲菲,你要不要吃一個蘋果。」「不要,你怎麼還能笑得出來,她只有十五周歲啊,難道你就一點也不同情她嗎?」許菲菲的眼睛直視著陳陽,就看見陳陽搓了搓鼻子,輕呵道:「我很同情她啊,我這不是同情得想要去吃蘋果了嗎?」「你你還有沒有同情心算了,我們是醫生,本來就應該學會控制自己的感情的,你只是做了一名醫生應該做的事情而已!」「我去洗水果,等一會兒,我們一起去找可兒,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她!」陳陽這句話一說出來,又惹來許菲菲的一陣白眼,在許菲菲瞧來,陳陽有一種旁觀者的心態,好像是在看一齣戲,並沒有認為這種病對於一名只有十五周歲的小女孩子來說,意味著什麼!

那就是死亡!

許菲菲坐在辦公室裡面,沒有動彈,陳陽去洗了水果之後,在辦公室裡面把蘋果吃光了之後,又順手拿起可樂來,邊喝可樂邊走向可兒的病房,就在可兒的病房門口,陳陽又看見了戴宏!

「陳醫生……!」

戴宏剛剛想和陳陽說話,卻看見陳陽沖著戴宏擺了擺手,說道:「人渣,你在外面等著吧,我會救你的女模特的,但是,我看見你真的很不爽,所以,你最好的選擇就是不要讓我看見你!」

戴宏算是徹底被陳陽討厭了,他只好答應著,陳陽和許菲菲走進了病房裡面,可兒一臉的憔悴躺在chuáng上,陳陽看見可兒之後,他忽然笑道:「可兒,我這裡有兩個消息,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選擇聽哪一種?」。 張少明帶著剩餘的手下狠狠的離開了現場,這個時候警察才姍姍來遲。

接下來事情就是警方的取證調查做口供了,還好歐陽他們十二人都有槍牌。

藍靈兒的個人演唱會在紅磡體育館里舉行,從警察局裡一出來,藍靈兒等人就馬上到了這裡。

紅磡體育館是香港最大的室內運動場,可以容納12500人到現場。

到了紅磡體育館外,歐陽才算真正的明白了香港的記者是多麼的厲害,由於剛剛的綁架事件已經被他們知道,這些記者幾乎每一個問題都離不開這件事情。

歐陽、曹洋、東方強等十二名保鏢緊緊的圈成一個圈,將藍靈兒為在中間,避免這些記者和她有任何身體上的接觸。

好不容易,才突出了重圍,歐陽等人才算鬆了一口氣。

「靠,這些記者怎麼和狼一樣啊。」一名隊員感慨的說道,一邊說還一邊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只見他的衣服已經被撕開了一道口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