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後來,他們四人,就進入了天極榜中,修鍊了一個月!」

「這一個月,可以說是非同凡響,周帝因此成就了自己的非凡規則之種,蒼完善了天帝訣,葉昭仙練成了控制時空石碑的法訣,皇甫絕也完善了不朽上魔真訣。」

此話一出,秦南四人的內心,都是無不震動。

項元和項河生,雖然知道天極榜的存在,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天極榜帶來的好處,竟然會如此巨大。

「只可惜,後來上古大戰爆發之時,蒼企圖將天極榜給完全煉化,私自掌管。天極榜完全不從,蒼就設計,把天極榜害死。不然的話,如今這個時代,也不會衰敗至此。」

周尋道嘆息了一聲,又道:「秦南,你到時候要是真的回去了,記得無論如何,也要參與天極榜中,並且多與天極榜上的修士交手,將排名給提高。」

秦南銘記於心。

「說起來,當時天極榜,也發生了一件頗有意思的事情。那大概是兩千零五十年左右,天極榜忽而下達了一個任務,要尋找一個金瞳少女。具體為何,倒沒明說,後來也無人放在心上。」

「直到三十年後,周帝偶然在第三十三小仙域,發現了金瞳少女的下落,只可惜時間比較晚,金瞳少女已經被人殺害……」 聽了簡煜的話,王允梅又一次陷入沉默,她沒想到這個決定來的這麼快,她甚至完全都沒有做好任何要坦白的準備。

可是兒子的話也有些道理,她不說不代表簡長生就真的不存在了,若是以後女兒自己知道了這件事,還不如自己親口對她說來的好一些。

畢竟再怎麼樣,她還是無法做到完全信任簡長生,不然她也不會每次看見他都會緊張,就是因為對他的不信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簡長生曾深深的傷害過王允梅,所以現在在王允梅心裡,他就是一個有前科的人,縱然他表現的多麼誠懇,也無法讓王允梅徹底相信他。

如此,王允梅終究是點了點頭:「我會找個合適的機會,把一切告訴小艾的。」

這話說出口,王允梅自己都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就像簡煜說的,說出來,她就不是自己一個人承受這一切了。

見母親終於鬆動,簡煜不由伸手攬住她的肩,語氣寬慰的開口道:「媽你不用擔心,有我和小艾陪著你,不論是什麼情況,咱們都可以過去的。」

王允梅聞言,不禁伸手握住兒子的手,抬起頭扯出一絲略顯苦澀的笑意:「有你們在,媽什麼都不怕。」

簡長生被簡煜兩拳打的掛了彩,連應酬都顧不上了,獨自一人驅車去了醫院。

急診室里,簡長生神色恍惚的坐在椅子上,臉頰兩側高高的腫起,整個人顯得有些狼狽。

梅子應該會更恨他了吧。

他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意外,也從未想過要在這種情況下被小煜知道他的存在,可一切就是突如其來的發生了,突然的讓簡長生到現在都沒緩過來。

不多時,李強接到消息趕到醫院,一進急診室,看到簡長生的樣子當即嚇的驚呼一聲:「長生!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了?」

簡長生現在說話都有些吃力,醫生說他有一顆后糟牙被打的鬆動了,一會兒要拔掉。

當下囫圇著開口:「你先坐下。」

李強緊皺著眉頭在旁邊坐下,目光卻還是在簡長生腫起的臉頰上來回打量,末了追問:「到底怎麼回事,讓誰給打成這樣了?」

「小煜。」簡長生神色落寞的開口,被自己的親生兒子打,心裡多少都會有些不舒服。

李強聞言卻是一驚:「你……他為什麼打你?」

話落,李強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瞪起眼睛,低呼道:「他知道了?」

簡長生抬眼看了李強一眼,末了無力的點了點頭。

李強見狀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卻是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簡長生懊惱的呼出一口氣,道了句:「我不是故意的。」

「行了,你傷成這樣就先別說話了。」李強無奈的開口,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要不要通知淑儀一聲?你現在這樣,總得有個人照顧你啊!」李強又道。

簡長生一聽連忙拒絕:「別告訴她,我讓你來就是讓你幫忙瞞著她的。」

簡長生很了解喬淑儀,自己傷成這個樣子若是被她看見,她一定會受不了的。

李強卻是一皺眉:「事情是能瞞住,但是你這個傷怎麼瞞啊?腫這麼厲害,沒個十天半個月的肯定好不了啊,你總不能躲著不見她吧?」

誰知簡長生竟是點了點頭:「我最近就先不回家了,找個借口。」

李強一愣,最後忍不住長嘆一口氣:「行吧,理由你自己編,淑儀那邊我幫你打掩護。」

話落,李強不禁對著簡長生語氣警告的開口:「你最好機靈點,千萬不能讓淑儀知道這件事,不然到時候局面就崩了,誰也救不了你!」

簡長生乖乖的點了點頭:「我會注意的。」

看他這可憐的樣子,李強實在是不忍心在多責怪他了,低頭看了一眼時間,開口道:「一會兒處理完傷口,我送你去我公寓住吧,那一直空著,你這幾天就先住那邊吧。」

簡長生聞言,下意識想要對著李強笑一笑,卻不想扯動了臉上的傷,頓時疼的他倒吸一口涼氣。

……

意國,國際傭兵團總部。

漢斯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向外看去,臉上的表情看不出他此時的情緒。

軍靴踩踏地面的聲音傳來,一名手下從外面快步走進,在漢斯的背後站定:「老大,他們來了。」

聞聲,漢斯緩緩回過身來,而後走到沙發處落座后才開口道:「讓他們進來。」

手下點頭應是,回身退了下去。

不多時,門外傳來凌亂的腳步聲,而後便看見五個人先後踏入屋內。

三男兩女,且都是五官深刻的外國人模樣,五人進入屋內之後竟是直接坐到了沙發上,看上去似是不太懼怕漢斯。

而漢斯也並未表現出任何不悅,只是抬眼用目光在每個人的臉上掃過,繼而開口問:「艾琳呢?」

坐在漢斯右手下方的是一名光頭黑人,身材魁梧壯碩,名叫安德魯,聞言應到:「艾琳有事,這次的任務她就不參加了。」

安德魯身旁則坐著一名身材嬌小的金髮女人,女人只穿著熱褲和抹胸,腿部肌肉線條優美又結實,模樣嬌俏可愛,臉上永遠掛著笑容,名叫露易絲。

當下見露易絲一臉俏皮笑容的看著漢斯說到:「五個人還不夠嗎?什麼樣的目標還需要我們六個人全都到場?」

漢斯聞言,不由一臉正色的開口道:「這次任務酬金五千萬美金,我一分不要全都留給你們,至於你們去幾個人,事成之後這筆錢怎麼分,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把目標和他身邊的人全部殺了,不留一個活口。」

「五千萬?」

聽到這個數字,另一側的金髮男人不由輕輕挑眉,似是對這個酬勞很是滿意:「那不如就讓我一個人去好了,這樣大家也不用為了分錢而苦惱了。」

男子名叫蓋爾,是個外表英俊,貪財好色的歐洲人。

漢斯聞言面色一沉,當下冷冷的看向蓋爾:「若是這麼好解決的目標,你覺得我會幫你們開到這麼高的酬金嗎?」 至此,又過去了三日時間,周尋道和迦葉才將從聖天歷第一千九百八十五年至聖天歷第兩千兩百三十年,它們所知道的事情,給全部說完。

「多謝兩位前輩!有了兩位前輩所說的這一切,如若此行能夠成功,那必定會大有所為。」

項元站起身來,重重行了一禮。

https://tw.95zongcai.com/zc/58574/ 這幾日的時間,他一心二用,傷勢恢復不少,精神非常飽滿。

「秦南小友,現在一切都已準備周全,那我們就開始吧。你且坐在祭壇的最中間,待會催動之時,你將體內的力量,全部釋放出來。」

項元神情振奮,就連語速都提快了不少。

「好!」

秦南身形一動,落在了祭壇的最中間,盤膝而坐。

項元,項河生,明初老祖,則分別站在了三個角上。

「時空真諦,追溯上古!萬妙之法,隨心而動——」

項元三人同時結出法印,聲若天雷。

整座祭壇立即震顫起來,一股滔天氣勢,沖入雲霄。那每一顆時空之石中,更是釋放出來了一道道神光,盪開了一股股無形的氣息,以著驚人之勢,席捲整個島嶼。

島嶼,也開始搖晃了。

不止如此,那一處處寶地等等,像是遭到了一股恐怖的無形吸力,所有的精純仙意皆是化作了一頭頭太古巨龍向其涌去,場面震撼。

秦南見狀,迅速將體內的力量給完全釋放出來。

較為神異的是,他的氣息居然瞬間就和逆古祭壇融為了一體,不分彼此。

「秦南,此次一去,我和迦葉就不能伴隨你左右了,周天不死山和無主穹圖,你都無法催動,你只能依靠你自己。」

周尋道緩緩說道。

「嗯,我明白!兩位前輩,你們且放心,我必定凱旋而歸。」

秦南雙眸之中,似有無形的火焰,開始燃燒起來。

「對了,兩位前輩,八天前我給女帝傳音,她至今尚未理會。你們到時候,讓凌荒前輩他們,也給她傳去神念,了解她的狀況。」

秦南說道。

「好。」

此時此刻,整個島嶼的上方,都化作了一片巨大的混沌,以著驚人的速度旋轉著,猶如一個深淵之口,將要吞沒所有的一切。

轟!

大概過去百息之後,整座逆古祭壇爆發出來了一道無比恐怖的力量,筆直衝入了那混沌之中,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大玄妙,向四方激蕩開來。

秦南一頭長發,隨風而舞。

雙眼的眸光,變的無比銳利。

「蒼,葉昭仙,給我等著吧!」

嗤拉!

風暴席捲而起,整座島嶼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震蕩之中。

……

……

聖天歷,第兩千年。

大上界,九天仙域,第五小仙域。

在第五小仙域之中,有著諸多上古禁地,以及各種各樣的傳承,幾乎每一年之中,都會有不少修士們,逆天改命,開始崛起。

故而,每一年之中,都會有無數的散修們,甚至是一些大勢力的弟子,都被吸引而來,追尋那冥冥機緣。

禁地之中,有強有弱,強大的禁地,會吸引無數的修士,平庸的禁地反之。

大若谷,就是一個平庸的禁地,每逢開啟之時,吸引的修士不超過千位,最強者也不過天仙修為。

但是,今天的大若谷,就有點與眾不同了。

在它的深處,剛剛爆發出來了三道主境的氣勢與威壓,並且還碰撞了起來,一直持續了足足三個時辰,其中有一股氣勢,才逐漸衰弱下去,歸於無聲。

「這小子的戰力還挺強大的,比起非凡之主都差不了太多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

「是的,他畢竟得到了一個天尊傳承,要是在等個一兩年,他將傳承給完全參透,肯定可以成為非凡之主,衝擊主宰境界。」一道悅耳的聲音響起。

這兩個說話之人,分別是一位身形高大,渾身布滿了各種紋路的中年男子,還有一位身穿粉色長裙,身段妖嬈的女子。

兩人的修為,皆為主境巔峰。

在他們後方的不遠之處,一位短髮青年,渾身染血,躺在地面,體內毫無一絲生機。

「哎,這可是一個天尊傳承啊。師妹,你說我們要不要……」

中年男子端詳著手中的一枚戒指,眼中流露出了抹貪婪之色。

「師兄,你最好馬上打消你的念頭,要是讓盟主知道你動過心思,那肯定饒不了你。」妖嬈女子冷聲道:「據我所知,這次的委託是劍曲道統內的一個大人物發起的,盟主都得罪不起。」

中年男子聳了聳肩,道:「師妹,我是那樣的人嗎?我只不過說說而已。對了,你消息玲瓏,盟里最近一直傳聞,盟主要鼎力去支持那個叫做蒼的人,是不是真的?」

妖嬈女子點點頭,道:「確實是真的。」

中年男子眼睛一亮,道:「沒想到,盟主居然能夠找到蒼。我聽說各大天尊道統,還有其他上古萬族和大勢力們,對他拋出橄欖枝,都被他給拒絕了。」

妖嬈女子道:「拒絕也很正常啊,蒼、周帝、皇甫絕、葉昭仙這四人,剛剛晉陞為主宰,就一舉進入了天極榜前五十!這可是自古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等到下一次天尊戰場開啟,他們肯定就能登臨天尊了。」

「像蒼他們這種人,肯定不願與屈於他人之下,肯定會自己建成一方大勢力的。我們盟主支持蒼,那可是完全把蒼放在同等地位上來對待的。」

中年男子一驚,道:「同等地位?再怎麼說,我們盟主也是一位天尊巨頭啊!這蒼不管天賦再怎麼強大,也不應該……」

妖嬈女子搖搖頭,打斷道:「好了,這些不說了,盟主在想什麼,不是我們能夠猜透的,我們趕緊離開此地吧。」

兩人剛剛準備離去,腳步忽而一頓。

「嗯?」

兩人幾乎同時扭頭,向著後方看了過去。

只見到,那渾身染血的青年,身形兀的一震,一股龐大的生機,不知從何而來,從他體內爆發出來,將那諸多傷勢,給迅速修復。 「嗯?我這是……回到上古時代了?」

秦南的意志,從那無比混沌的狀態之中,逐漸的蘇醒過來。

他幾乎瞬間就感受到了,他的意志現在佔據了一個完全陌生的身軀。

而且,這具身軀還遭到了重創,生機非常的薄弱。

轟!

就在這時,他的識海之中,彷彿響起了一道驚天炸雷,無數的畫面宛如潮水一般,一閃而逝。

「真的……成功了!」

秦南心神一振,無比驚喜。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名為林曉之,乃是第五小仙域,十大天尊道統之一劍曲道統的一名內門弟子,在十年之前,成功問道成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