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怎麼可能?」那中年男子露出了驚訝之色。

那中年男子在迷心術失敗后,就想跑。但是秦浩天又豈能容他掏出自己的手掌心。那中年男子瞬間覺的自己的脖子一緊。頓時喘不過氣來。

「說……是誰派你來的?」秦浩天看著那中年男子冷冷的問道。

「你殺了我吧! 寵妻有毒 我絕對不會說的!」那中年男子冷冷的看著楚雲浩。

「想死……那還不容易……」秦浩天的手一捏。那中年男子的脖子咔嚓了一聲。瞬間,他的脖子被扭斷了。

與此同時,皇宮中,殺聲震天。到處都是喊殺聲。

虛空中,一個身高兩米,的華服老者懸浮在虛空之中。

十幾個聖元帝國的高手前去圍攻他,都被他一拳一個,虛空中盪起了一團團的血霧。

葉雲裳看著和那冷酷的華服老者。無比的憤怒。這些高手,可都是聖元帝國僅存的精英。現在卻被這華服老者一拳一個。就好像殺雞一般的屠殺。

「可惡……」葉雲裳手中的劍狠狠的朝著那華服老者劈去。

虛空中,一道道無形的劍氣,帶著「嘶!」「嘶!」的破空聲,向著那華服老者刺去。

那華服老者望著葉雲裳劈來的劍氣,冷冷的一笑。不閃不避。單手向著葉雲裳拍去。

「碰!」的一聲。那劍氣在和那華服老者撞在一起,就好像碰到了銅牆鐵壁的一般。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葉雲裳被一股巨大的反彈之力撞的「蹬!」「蹬!」「蹬!」的連續退了幾步,有些吃驚的看著那華服老者問道:「你……你究竟是誰?震天教沒有你這號人物!」

葉雲裳也是玄王期巔峰的修鍊者。可是自己的攻擊,對這華服老者竟然毫無殺傷之力,這讓葉雲裳著實是太難以想象了。

那華服老者背著手,仰望著虛空,淡淡的道:「我來自於東海之巔,遨遊天地……」

葉雲裳美目一凝,忽然,她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看著那華服老者,大吃了一驚說道:「你……你是東海神君?」

那華服老者看著葉雲裳微微的一笑著說道:「呵呵,公主竟然能記得老夫,老夫榮幸之至……」

「你真的是東海神君,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不是在一百多年前就死了么?」葉雲裳看著那老者有些吃驚。

東海神君是玄武大陸一百多年前的高手。一百多年前就已是天榜第一高手。橫行玄武大陸之時,造下了無邊殺虐,就連當時的縹緲宮,聖殿都拿他沒有辦法。卻不想,此時竟然出現在了這裡。

「誰說老夫死了,老夫只是剛剛出關……」東海神君看著葉雲裳淡淡的一笑。

「東海神君,您也是前輩了,為何與震天教一起與我們聖元帝國作對?」葉雲裳看著東海神君冷然的問道。

「呵呵,很簡單,我現在已是震天教的大客卿……自然要和震天教共同進退……」東海神君淡淡的說道。

葉雲裳此時的心已沉到了谷底。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震天教竟然可以將這一百多年前的魔頭挖出來。而且還成為了震天教的大客卿。這東海神君在一百多年前已是玄武期巔峰的修鍊者。現在的實力,怕不更加可怕。

東海神君看著葉雲裳,目光中湧現出了一股貪婪之色。

「你既然是聖元帝國的公主,倒也佩做老夫的女人。給你一個選擇,只要你做老夫的女人,老夫可以保你聖元帝國皇室一脈無恙。當然,你要交出天之鑰!」

「什麼?」葉雲裳的心頭一沉。此時她才忽然的想起來。這東海神君當年不但嗜殺如命。而且貪花好色。縹緲宮和聖殿之所以當年會圍剿他,也是因為東海神君淫辱了不少兩大勢力的門人子弟。

葉雲裳自然有自己的驕傲,又豈會答應東海神君的條件。冷冷的對著東海神君說道:「你做夢,我死也不會答應你的條件……」

東海神君看著葉雲裳冷然的說道:「死……你覺的有這麼容易么?即使是死,我也會讓你的身上刻下我的烙印……」

說著,東海神君一掌對著葉雲裳的身上抓了下來。

葉雲裳感到虛空中,一股無形的力量,向著自己的身上抓了下來。身體內的玄氣就好像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壓制,變的有些紊亂了起來。

葉雲裳的神色一駭,連忙腳一蹬,向後倒飛出去。

「砰!」的一聲,巨響。東海神君虛空一掌,狠狠的拍在了地上。

整個大地,在葉雲裳這一掌下,多出了一個大坑。

東海神君又是一掌對著葉雲裳抓了下去。

葉雲裳感覺自己四周的空間好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封鎖住了。臉色一變。看著虛空向著自己身上抓來的一爪。瘋狂的運轉起了體內的玄氣,對著東海神君刺了過去。

「屠龍劍法!」

虛空中,傳來的一道龍呤聲。一道十米長的劍氣,從葉雲裳的手裡揮出,對著東海神君刺去。

「雕蟲小技!」

東海神君冷哼了一聲。手將那劍氣碾碎。

無形的能量,穿過葉雲裳的劍氣,狠狠的向葉雲裳撞去。

「碰!」的一聲,葉雲裳悶哼了一聲,被那無形的劍氣,撞的倒飛了回去。落在地上,捂著胸口,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公主,你別無選擇,以後只能當老夫的女人……哈哈哈……」東海神君看著受了傷的雲裳公主,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說著,東海神君,又是一掌對著雲裳公主的所在抓了下去。

「是嘛?」就在這個時候,冷厲的聲音傳來。

一道黑影從遠處飛掠而來,眨眼之間,出現在了葉雲裳的面前。

〖 羅特家族老祖宗一直想找個合適的時機去接觸歐陽萬年,但之前那些都只是小蝦米罷了,那時候出手時機明顯不適合。..而現在就不同了,夕霞帝國一方光九級武聖級別的強者一來就是十數位,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是以,在那位九級武聖二度出手的時候,羅特家族的老祖宗便閃身過去幫忙擋下了這一擊,不管其它,先藉此結個善緣再說。

「尊駕何人?」那十數個九級武聖中,皇族姬氏的一個老祖宗級別的老者站了出來,盯著羅特家族的老祖宗沉聲說道:「此馬車主人污辱了我們一國之主,尊駕為何要插手其中?」

羅特家族的老祖宗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哼道:「一群無知之輩,再不把你們國主叫來,等一刻鐘時間到了,你們有得後悔的,到時別怪老夫沒有提醒你們。」

夕霞帝國那十數位九級武聖聽得心中大怒,這裡是什麼地方?是他們的帝都內城啊,居然讓人輪番的進行威脅,這口氣怎麼忍得下去?雖然知道眼前這突兀出現的存在不簡單,興許便是那傳說中武神之境的存在也不一定。但即便是那樣,就可以在夕霞帝國帝都如此威脅一國之尊了嗎? 秘巫之主 要知道姬氏皇族統治夕霞帝國足足上千萬年,勢力雖然不比尚武學院等五大超級巨頭,可作為有數的幾大超級大帝國之一,姬氏皇族又豈會沒有一點底蘊?

羅特家族的老祖宗看到那十數位九級武聖強者的反應,懶得再理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直接喊了一聲「羅特伯」,一條人影又是瞬間出現在眾人面前,然後羅特家族的老祖宗淡淡說道:「看著這些不識好歹的傢伙,別讓他們來打擾我。」

「是,老祖宗!」羅特伯恭敬的應道。然後凌厲的眼神掃向夕霞帝國那十數位九級武聖,只要他們敢有什麼異動,那就讓他們見識一下九級武聖與武神之境到底有什麼差別?

羅特家族的老祖宗交待好羅特伯之後,便轉身看向馬車車廂,微笑著說道:「歐陽公子,老朽乃羅特家族的羅特光門,有點事情想與公子談談。」

歐陽萬年又像之前一樣,踩著幻化的樓梯走上了車廂頂,瞥了羅特光門與羅特伯一眼,然後不置可否的說道:「要談什麼事一會再說。」 總裁追妻:嬌妻拒婚大作戰 說完又環顧了一眼周圍已經聚集過來的數千人,冷笑道:「還有三分鐘時間,我倒要看看這夕霞帝國的國主有沒有那個膽量敢不來?」

羅特光門見狀心中隱隱有些不快,這歐陽萬年也太不給面子了吧,好歹自己也是中位神巔峰級別的強者啊!不過羅特光門畢竟不是羅特伯可比的,閱歷豐富的他明白此時的歐陽萬年正在氣頭上,不把等了足足一個時辰的氣撒出去,只怕是沒心思理會他的。

既然如此,那就待他先解決這個小麻煩再談吧!羅特光門甚至還把羅特伯召了回來,因為他知道憑歐陽萬年的實力根本不在乎這些人,如果不讓他親自解決,那口氣可能還發泄不出來呢!

夕霞帝國那十數位九級武聖哪裡讓人如此輕視過?當著他們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脅他們國主,如果他們今天就這樣屁都不敢放一個的話,就算沒人笑話他們,他們也沒臉再出現在世人面前了。因此,十數個九級武聖暗中傳音,然後齊刷刷的同時撲向歐陽萬年。

羅特光門沒有出手,羅特伯也沒有出手,那個車把式老者,同樣沒有出手。

歐陽萬年看著一齊撲過來的十數位九級武聖,口一張,陡然喝道:「滾!!!」

滾字出口,帶著一股詭異且難以抗拒的精神力量,瞬間衝擊著那些九級武聖們的精神識海,他們只感腦海中「轟」的一聲,然後就此失去了知覺。

而在外人看來,十數人一齊撲向歐陽萬年,歐陽萬年只是張口罵了一聲「滾」,那十數位九級武聖級別的強者就猶如遭到了重擊一般,一個個白眼一翻,當場栽倒在地,生死不知。

見此情景,包圍著馬車的數千人齊齊倒吸了口冷氣,心中的驚駭就甭提了。

這一幕讓羅特光門心中又是一凜,雖然以他的修為同樣也能做到這個地步,但絕對無法做得像歐陽萬年這樣的舉重若輕,並且還能繼續隱藏著修為,這點才是最讓他佩服的。一般來說,以他中位神巔峰的修為,即便對方乃上位神修為,只要在他面前出手,那多多少少能從中看出一絲端倪來,絕不會像現在這樣什麼也看不出來,只有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如果是一般的出手就算了,但這次一次性對付十數名九級武聖級別的強者,還能夠給他這樣的感覺,讓羅特光門心中是相當的震憾。

「還有兩分鐘的時間,夕霞帝國的皇帝陛下,如果你現在趕過來,興許還來得及!」歐陽萬年的聲音響徹整個帝都。

整個帝都數以千萬計的民眾都聽到了這個聲音,一個個心中既震驚又佩服,震驚的自然是歐陽萬年的勇氣,佩服的自然是他的實力。並不是隨便一個人都敢在帝都內城當眾威脅一國尊主的,也不是誰都可以在當眾威脅之後的十來分鐘,還能再次出聲威脅的。如果不是實力強悍的話,放出那種威脅之言,保准在三分鐘之內便被人抓起來了。

歐陽萬年的兩次威脅,終於驚動了姬氏皇族最牛叉的一位老祖宗,這位被譽為姬氏皇族定海神針的老祖宗早在數萬年前便已經達到了傳說中的武神之境。如果不是因為姬氏皇族還沒有再次出現能夠震懾四方的武神,這位老祖宗只怕早便前往神位面了,哪裡還會停留在蛇貝大陸?

「何人如此猖狂?」姬氏老祖一聲暴喝,然後衝天而起,飛向皇城門口。

而姬昌國這個一國之尊眼看姬氏老祖都被驚動趕過去了,哪裡還敢再停留在此等消息?因此,帶著貼身護衛便朝皇城門口趕了過去。 像夕霞帝國這樣的超級大帝國,這麼多年來一直是有武神之境的強者鎮守的,就算是發生了什麼意外而導致有斷層,也不會間隔很久就會出現新的武神強者。正因為如此,幾個超級大帝國的皇族統治地位一直穩如泰山,誰也無法撼動。

姬氏老祖鎮守夕霞帝國數萬年,也就萬年前好友來訪曾經露了一面,直到現在已經足足萬年沒有在後世子孫面前露過面了,即便是姬昌國這個一國之主,也就是在接任大位之後才有幸見了老祖宗一面而已。

沒想到今天,卻因為歐陽萬年的兩聲威脅,把這位姬氏老祖給弄出來了。

武神之境畢竟是武神之境,飛行的速度也不是九級武聖可以比擬的,姬氏老祖剛剛暴喝出「何人如此猖狂」那句話,基本是話音剛落,不過區區三兩個呼吸之間,一個眉發鬍子皆白的老者便凌空出現在皇城門口,俯視下方!

裝逼,羅特伯心中很是不屑,如果不是老祖宗有嚴令讓他不準插手的話,他都想爆發出全身氣勢,把姬氏老祖給震懾下來了。畢竟在羅特伯的眼裡,這姬氏老祖再牛逼,也只是一個沒有凝聚出神格的武神罷了,雖然是自己修鍊到這個地步的,讓人佩服。但那又怎麼樣呢?跟他這個擁有神格的人來比,簡直是天差地遠,哪怕他的神格乃融合煉化而來,也不是區區一個連神格都沒有的武神可以比擬的。

不過,他不惹別人,並不代表別人不惹他,姬氏老祖只是匆匆掃了一眼,便把目光鎖定在羅特伯的身上。一來是因為聲音,剛剛他聽到的聲音顯然還有些稚嫩,證明聲音主人年紀不是很大。二來是因為羅特伯身上的氣息,姬氏老祖雖然還沒有凝聚出神格,但憑他的經驗以及感覺,發現羅特伯這人很不簡單。因此,姬氏老祖很悲劇的把羅特伯當成了那個威脅他們國主之人了。

至於歐陽萬年因為年紀太小,嫗氏老祖只是一眼便略了過去,而羅特光門則因為隱藏的深,再加上嫗氏老祖的注意力被羅特伯給吸引住了,是以也沒多加註意到他。而那個車把式老者就更不用說了,姬氏老祖連一個眼神都欠奉。

羅特伯本來對姬氏老祖那俯視的裝逼神態就很不滿了,現在居然還盯著他不放了,這讓羅特伯哪裡還受得了,反正老祖宗只是要他低調別亂插手此事,可現在別人惹到他頭上了,該出手時就出手不是?

於是,羅特伯不再收斂氣息,龐大的氣勢衝天而起,直朝凌空而立的姬氏老祖轟去。

姬氏老祖臉色大驚,瞬間一個閃避,落在了地上,感受著剛剛那股恐怖的氣息,姬氏老祖瞬間想到了什麼,脫口而出的問道:「你是巴克島羅特家族的人?」

羅特伯很裝逼的哼了一聲,淡淡道:「正是!」

姬氏老祖臉一陣紅一陣白,最後被他硬是擠出了一絲笑容,強笑道:「不知是羅特家族的人到了,真是失禮,太失禮了!」

羅特伯心中舒暢,表面上卻玩深沉,很裝逼的一言不發。

而包圍著馬車的數千人則是茫然不解,一是不解姬氏老祖的身份,畢竟這屬於夕霞帝國的底牌,除了姬氏皇族的核心成員以及帝國的一些大家族家主之外,誰也不知道姬氏老祖的存在。二是不解看起來牛逼哄哄的姬氏老祖為啥會突然喊出「你是羅特家族的人」這樣的話,而且在對方應是之後,態度立刻是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

姬氏老祖剛客氣的說完,又是幾條人影趕來,遠遠的就有人呼喊道:「老祖宗,只是區區一個大膽狂徒而已,怎敢勞駕老祖宗您親自處理?」說這話的正是夕霞帝國的一國之主——嫗昌國。

「混帳東西,竟敢勞煩羅特家族的前輩空等你整整一個時辰,你這國主到底是怎麼當的?」姬氏老祖劈頭蓋臉的罵道。

「啊……?」嫗昌國被罵得一頭霧水,不過老祖宗威勢深入人心,就算是罵他個狗血淋頭,他也不敢有半分的不敬。

「啊什麼啊?還不趕緊向羅特家族的前輩道歉?」姬氏老祖一邊怒斥一邊打眼色,他也是沒辦法,實在是羅特家族的威名太甚了,到了他這個級別的人都知道,在蛇貝大陸可以惹五大超級巨頭,但萬萬不能招惹巴克島的羅特家族。

「行了,你們跟羅特家族的事情往後推推,先解決我的事情再說。」歐陽萬年說到這裡,瞥了嫗昌國一眼,冷哼道:「算你運氣好,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原因,終究是在一刻鐘之內趕到了這裡。既然你做到了這一點,那我也不難為你,把你們夕霞帝國最好的美酒拿出幾壇來,只要能讓小爺我滿意了,今天的事情就一筆勾銷了。」

「呃……」直到歐陽萬年出聲,姬氏老祖才明白他鬧了個大烏龍,搞了半天,原來正主在這裡呢!再仔細一看,結果發現一點也看不透對方是什麼修為,也不知道是用什麼辦法把氣息收斂得絲毫不露。而聽他話里的意思,顯然是跟羅特家族不是一路的,那這又是哪位大神啊?怎麼看著有點不把羅特家族放在眼裡的意思呢?

說來話長,其實這些念頭在嫗氏老祖的腦海中是一閃即過,然後他神色肅然的問道:「這位公子,敢問尊姓大名?」

嫗昌國雖然貴為一國之主,但在嫗氏老祖面前,哪裡有他說話的份,因此姬氏老祖開口,他便只能在一旁傾聽了。

「歐陽萬年!」

說完,歐陽萬年擺了擺手,不耐煩的說道:「趕緊把你們夕霞帝國最好的美酒送上來,只要美酒讓我滿意了,咱一切好說!」

「尚武學院的特等精英歐陽萬年?」嫗昌國脫口而出的驚呼道。

其它幾位曾經聽過這個名字的人也是臉色一變,歐陽萬年在尚武學院總部滅殺聖傑一家,其中甚至還包括成名已久的九級武聖聖陽,據說那聖陽武聖還被歐陽萬年的屬下用秘法煉製成了一具戰鬥傀儡,從這些消息中便可判斷出這歐陽萬年很不簡單。

不過姬氏老祖與羅特光門以及羅特伯兩人顯然是不知道歐陽萬年這些事迹的,所以聽到嫗昌國的驚呼聲,嫗氏老祖當即投去了一個疑問的眼神…… 「咦!」無邊的氣浪,將東海神君這一抓的力量完全的抵消掉了。

這個突然出現的人自然不是別人,而是我們的主角,秦浩天。

葉雲裳正有些絕望的時候,看到秦浩天擋在自己的面前。

「沒事吧?」楚雲浩看著葉雲上,關切的問。

「謝謝你……」葉雲裳看著秦浩天微微頜首。

秦浩天對著葉雲裳微微的一笑,對著他說道:「這裡就交給我了……」

葉雲裳,深深的看了楚雲浩一眼,雖然有些擔心。但她也確實知道。東海神君確實不是自己所能抵擋的。

「秦公子,你小心……!」葉雲裳對秦浩天鄭重的說。

「公主放心吧!」秦浩天淡淡的說。

葉雲裳把這裡交給秦浩天以後,就去幫助皇宮內其他的人。除了這裡以外。其他的地方,都非常的吃緊。這一次突擊皇宮的人,都是震天教的精銳高手。最低級的都是玄師期以上。哪裡是聖元帝國皇宮所能抵擋的。

「你到底是誰?」東海神君看著秦浩天。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傢伙似乎不好對付。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秦浩天!」秦浩天看著眼前的東海神君。

「秦浩天?」東海神君的眉頭一凝。

秦浩天的名諱東海神君雖然才重出江湖一段時間,可是秦浩天的名頭卻已如雷灌耳了。畢竟秦浩天是震天教的死敵。就連震天教的教主雷震天都很忌諱這個人。

「正是在下……」秦浩天面無表情。

「哈哈哈……我當是什麼三頭六臂的人……在震天教我就聽過你的名頭了。原來是這麼一個毛頭小子……」雷震天笑了起來。

「呵呵……我以往也聽過東海神君的名頭。以為是什麼風流倜儻的人物。不想一見面,才知道,原來是一個這麼的糟老頭子!當真是失望之至……」秦浩天也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譏。

「你找死……」東海海神君怒目一瞪。強烈的殺機,鎖定住了秦浩天。

秦浩天的眉頭一凝。感受到無邊的殺機鎖定住了自己。冷冷的一笑。瘋狂的運轉起了身上的玄氣。

「呼!」「呼!」強大的氣勁破空而至,向著秦浩天的身上拍了下去。

一道無形的掌影在虛空中逐漸的放大。

秦浩天眉頭一皺,冷哼了一聲。

「疊浪擊!」秦浩天冷哼了一聲。

虛空中,九重暗勁凝結了起來。九合一。爆發出了強烈的光華。

「碰!」的一聲。兩股力量在虛空中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東海神君的一掌連續破碎了秦浩天前面的八重暗勁,直到第九重的暗勁,才將東海神君的力量完全的化解。

兩人從地上打到了虛空中,又從虛空中打到了地上。周圍的建築被兩人狠狠的摧殘了一遍。震天教和聖元帝國的人從秦浩天和東海神君一交手后,就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注視起了兩人的交手。

可以說,東海神君和秦浩天這一戰的勝負,直接的關係到兩方的成敗。秦浩天如果勝了,震天教一邊自然得退卻而去。而秦浩天如果敗了。聖元帝國這一次的命運自然是堪憂。

葉雲裳感到秦浩天和東海神君交戰的中心,一股股強大的衝擊波,如排山倒海一般的衝來。就以她玄王期修鍊者的力量,竟然也抵抗不住。忍不住退卻了十幾步,運集全身的力量,才堪堪的抵擋下這衝擊波。

「好強大的力量!」葉雲裳看著虛空中交戰的兩人,心頭有些驚懍。

她想不到當初和自己在學院賽決戰的秦浩天。才短短的幾年,就甩了自己這麼遠。實力精進到了連自己都要望其項背的地步。她想不通,秦浩天這這些年到底有何奇遇。

在虛空中,秦浩天和東海神君已戰到了白熱化。秦浩天確實可以感到東海神君的實力比自己略強半籌。不過秦浩天的底牌眾多,足以彌補這實力上的差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