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沒什麼可是,就這麼決定了。」歐陽斷天笑道:「寶貝女兒,你離開通天仙城吧!」

「九天仙界地域遼闊,九天仙帝若想抓你,難如登天。」

「況且我的寶貝女兒,如今是帝王境十二階的強者,你獨自離去,為父也放心。」

「今後太平了,你再返回來看看為父。」

聞言,歐陽芊芊含淚道:「謝謝爹爹,女兒真的要走了。」

「今日一別不知何日相見,您一定要保重。」

「嗯。女兒你也要照顧好自己。」歐陽斷天叮囑道:「你從小到大,心地單純,你實力是有了,不過閱歷卻很少。」

「你獨自在外,萬事要多加小心,且不可以真面目示人。」

「這裡有一副面具,是為父在時空法寶內,耗時萬年煉製而成,你若戴上,便沒人知道會是你。」

說著,歐陽斷天右手一翻,一張薄如蟬翼的女子面具出現在手。

歐陽斷天一念之間,人皮面具騰空而去,化為一蓬光束印在了歐陽芊芊的容顏上。

頓時,歐陽芊芊的模樣變了,變成了另一副少女的面孔,雖然面具稱得上是驚艷,但是卻無法和她真正的容貌相比。

「女兒,從今以後,你就叫纖纖,你是個孤兒,沒有姓氏只有名字,你記住了嗎?」

歐陽斷天叮囑道。

「女兒記住了。」歐陽芊芊噙著淚水,「女兒今後就叫纖纖,父親,女兒走了,今後會回來看你的。」

「短期內,你千萬不要回來。」歐陽斷天千叮嚀萬囑咐道:「九天仙帝是奪魂神犬,它能嗅到你的體味,所以,你記住,九天仙帝到的地方,你一定要退避三舍。」

「嗯,女兒記下了。」歐陽芊芊點了點螓首,轉身邁出了雅閣。

當歐陽芊芊邁出商鋪時,張三丰忽然想到了什麼,自雅閣內憑空消失,旋即,出現在了街道上,給前方的歐陽芊芊,傳音道:「小姐,你煉製的時間、空間屬性的亞神器劍,就在片刻前已經被人買走了。」

「不過那人,臨走時說了一句您煉製的亞神劍有瑕疵。」

歐陽芊芊驀然回首,娥眉一皺,「瑕疵?怎麼可能?我煉製的劍怎麼可能有瑕疵?」

歐陽芊芊根本不信。

要知道,歐陽芊芊在鴻蒙九天仙界,共有三個身份!

其一,四大美女之一!

其二,貴為通天仙城城主的千金!

其三,她的煉器術造詣,已成為了聖階亞神器師。

仙界有神器師嗎?有當然有,只不過不超過五指之數。

而這些神器師,都是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老怪物。

歐陽芊芊卻不同,她的年齡要比這些老怪物小的多。

此外,在所有聖階亞神器師中,她是年齡最小的一位!

年紀輕輕,便是帝王境十二階,和成為能夠煉製極品亞神器的聖階神器師,已令同輩中人望塵莫及!

此外,她還被譽為,除了昔日隕落的九天仙帝方芷箐外,第二個天之驕女!

她數個光環齊聚一身,的確是罕見的妖孽之才!

歐陽芊芊冷哼道:「本小姐煉製的不可能有瑕疵,那人有病。既然他覺得有瑕疵,那他為何還購買?」

「小姐,老奴也是這樣覺得的。」張三丰說道。

歐陽芊芊隨口道:「把那人的模樣,給我凝聚出來看看,若讓我碰到他,我要他好看。」

「老奴遵命。」張三丰應聲間,右臂一揮,一蓬仙力自虛空中凝聚出了一名身穿紫袍的青年。

「咦?此人我好像見過……」歐陽芊芊娥眉緊蹙,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小姐,怎麼了?」張三丰問道。

「哦沒什麼,張伯你回去吧,我走了。」歐陽芊芊說完后,不舍的望著張三丰,輕聲道:「張伯,你保重。」

話罷,歐陽芊芊轉身,不多時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天大地大,總有我的容身之處,隨遇而安吧!」歐陽芊芊暗忖此處,忽然,嬌軀一顫,頓時,一副見鬼的樣子,「我想起來了,是他!」

「買走我煉製的亞神劍的紫袍青年,不就是八十多年前,剛剛飛升的九天仙界,被萬寶山欺負,我替他解難后,他被關入遺棄之地了嗎?」

「他怎麼會出來了?」

「張伯說他片刻前剛買走的亞神劍,那他一定沒有走遠,我倒想看看,他是如何在遺棄之地毀滅中逃出生天的!」

篤定主意,歐陽芊芊釋放出了仙識,籠罩著方圓百萬仙里的通天坊市。

很快她便通過仙識發現,譚雲從坊市中的「冰火兩重閣」商鋪內走了出來。

「真的是他,我絕不會認錯。」歐陽芊芊美眸中透露出了極度的駭然之色,芳心掀起了滔天巨浪,「帝王境七階!這怎麼可能!」

「八十多年前,他只是罰仙境一階,怎會如此短暫的時間,晉陞到了帝王境七階呢?」

「他究竟是何方神聖?」

錯入豪門嫁對郎 歐陽芊芊對譚雲充滿了好奇,一邊釋放出仙識,鎖定住了譚雲,一邊朝譚雲悄無聲息的飛去……

飛去的過程中,歐陽芊芊心中迷惑不已,「咦,他朝城門方向飛去了,莫非察覺到了本小姐在窺視他?」

「不可能,本小姐雖是帝王境十二階,可是本小姐的帝王魂,強大程度媲美帝皇境四階,他沒理由會察覺到我。」 隨後,歐陽芊芊一路跟著譚雲,飛行了三日,飛出了通天仙城城門。

接下來的五日內,歐陽芊芊發現,譚雲凌空飛入了浩瀚的九天山脈之中。

夕陽西下近黃昏。

美輪美奐的山巒上空中,正在飛行的歐陽芊芊,娥眉緊蹙,凌空飛落在了一座斷崖上,「咦人呢?」

「他明明來到這裡了,怎麼不見了?」

就在歐陽芊芊迷惑時,倏然,身後襲來一股濃郁的殺意,接著,自己後頸,便被人用手死死地掐住!

卻是譚雲自她身後憑空而出,用力的掐住歐陽芊芊的後頸,冷聲道:「說,為何跟著我!不說實話,老子現在滅了你!」

「你弄疼人家了,你快放手呀!」歐陽芊芊疼得美眸中噙滿了淚水,「你購買的亞神劍中,有一柄時間、空間屬性的極品亞神劍。」

「那是我煉製的,掌柜的告訴我,說你購買時,說有瑕疵,我不服,於是便跟著你,想要問問你,你憑什麼說人家煉製的劍有瑕疵?」

聞言,譚雲劍眉一挑,頓時,施展了鴻蒙神瞳后,掐著歐陽芊芊的後頸,將其扭過身來。

歐陽芊芊頓時神色獃滯。

「告訴我,你方才說的話是真的嗎?劍真是你煉製的?」 羽·蒼穹之燼 譚雲詢問道。

歐陽芊芊神色木訥道:「是真的。」

聞言,譚雲解開了鴻蒙神瞳,急忙鬆開歐陽芊芊,抱拳道:「這位姑娘,不好意思,原來是誤會。」

此刻,歐陽芊芊望著譚雲,美眸中流露出驚恐之色,她自負,縱使自己面對帝皇境四階大能都不懼,可是,從方才青年的身上,卻感受到了令自己恐怖的氣息。

她毫不懷疑,真若和面前一表人才的青年打起來,死的人一定是自己!

見譚雲不像是壞人的樣子,歐陽芊芊美眸中的恐懼才逐漸消失,接著,她感受到後頸傳來火辣辣的疼,卻是被譚雲捏破了皮膚,有血液滲出。

想到自己從小到大,從未受過欺負,可是,卻被面前的男人,顯些扭斷脖子,她腦海中想到父親慈祥的樣子,忽然,覺得自己好委屈。

「滴答滴答——」

一滴滴豆大的淚水,滑過她吹彈可破的香腮。

「喂,你哭什麼?我又沒怎麼你!」譚雲猛地抽了抽嘴角。

「什麼嘛!」歐陽芊芊探出一根玉指,在後頸上點了一下,沾上了血跡后,將手指伸到譚雲面前,「你看到沒有?你都把人家捏出血了,還說沒怎麼人家!」

「我去!」譚雲無語的翻了翻白眼,「不是吧?你堂堂一個帝王境十二階的強者,受點皮外傷算什麼?」

「你又不是……」

譚雲還想說什麼時,但見面前沉魚落雁的少女,居然淚水不停地滴落,像是受了天大委屈一樣。

「大小姐,好了別哭了,我給你道歉行了吧?再說了,你有話就說便是,你倒好不聲不響的跟蹤我,這樣很危險的懂嗎?」譚雲頗為無語。

然而,譚雲不知,歐陽芊芊落淚,不是因為她是千金大小姐,也不是因為從來沒人欺負她的緣故。

那是因為,她想到背井離鄉,想到了仗勢欺人的九天仙帝,恐怕會對父親報復而流下的淚水。

當然譚雲捏傷她,只是她落淚的導火索。

「道歉便免了,只要你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就原諒你。」歐陽芊芊口吻質疑道:「人家乃是堂堂聖階亞神器師,自問煉製的亞神劍沒有問題,你為何說有瑕疵?」

譚雲看著面前的少女,眼神中流露出一抹驚艷之色,「我說大小姐,我看你的年齡也不是很大,居然器術造詣距離神器師只有一步之遙了。」

至尊狂帝系統 「還有你的境界,是帝王境十二階,你天賦不錯嘛!」

「那當然了。」歐陽芊芊瞪了譚雲一眼,破涕為笑道:「我天賦自然不錯嘍!還有了,我不是什麼大小姐,我是個孤兒。」

「好了,不說這些了,你快說說我的劍有何瑕疵?」歐陽芊芊看著譚雲,美眸中儘是質疑。

「好,看在你誠心請教的份上,我可以告訴你。」譚雲覺得眼前的少女挺有趣,並不讓人反感,便答應了。

「嗡!」

虛空微微漣漪中,一柄通體晶瑩的女士飛劍,飛出仙戒懸浮在歐陽芊芊身前,「這是你煉製的吧?」

「對,就是這柄。」歐陽芊芊點頭道。

「那好你聽清楚了,我只說一遍。」譚雲面帶如沐春風般的笑容道:

「若我未看錯的話,煉製此劍的主材料有兩種,第一種煉器材料是,百萬年份的時間屬性無塵玄晶沙,和空間屬性的仙松空間木,對否?」

「對,你這都能看出來?」歐陽芊芊瞪大了美眸,眼神中儘是不可思議之色。

譚雲笑了笑,又道:「這柄劍的瑕疵有兩點,第一是美觀,第二是威力。」

「第一點,因為你煉製時,火屬性本命真火將所有煉器材料融合后,火候過了少許,否則的話,煉製出來的飛劍,應該是通體晶瑩,泛著淡淡的熒光。」

「第二點瑕疵呢,是你用冰屬性本命真火,在幫助此劍冷卻時,在最緊要的關頭,突然,冰屬性本命真火熄滅了一下,使得飛劍冷卻中出現了波動,最終導致飛劍的威力減少了一成。」

「不是我說你,你是怎麼搞的,冰屬性本命真火還會突然熄滅。」

「我說你有瑕疵,難道有錯?」

聞言,歐陽芊芊突然瞪大了雙目,崇拜的盯著譚雲,同時,她眼神中透露出極度的震驚之色。

她微啟朱唇,不可思議道:「天啊!你……你連我冰屬性本命真火,突然熄滅一下都能猜出來!」

歐陽芊芊心中的震驚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她清楚的記得,當時自己在煉器室煉製此劍時,剛好聽到父親答應讓自己嫁給九天仙帝的消息,她這才愣了一下,使得冰屬性本命真火熄滅!

不過熄滅的剎那,她便又操控本命真火重新燃燒了起來。

可是她怎麼都想不到,面前的男子,僅憑觀看此劍,便能如此精確的推算出,自己煉製的過程!

那麼豈不是說,男子的器術造詣,要遠遠在自己之上?

想到這裡,歐陽芊芊崇拜而敬畏的看著譚雲,小聲道:「你,能看出極品亞神器的瑕疵,豈不是說,你的器術造詣,已經達到了神器師?」

「你是什麼品階的神器師?」

譚雲聳了聳肩,「和你有關係嗎?好了,我還有事要趕路,我們就此別過。」

話罷,譚雲騰空而起,朝東方山巒中飛去……

「喂,前輩你別走呀!」歐陽芊芊裙角飛揚,騰空而起,朝譚雲追去…… 被歐陽芊芊追了上萬仙里后,譚雲停止飛行,凌空而立,回首看著眼前飛來的少女,眉頭一皺,「我說小美女,我可是採花大盜,你再跟著我,小心我對你……嘿嘿嘿。」

「嘿嘿你個大頭鬼啊!」歐陽芊芊隨口道:「我看你根本不像是壞人。」

「醉了,這都嚇不跑。」譚雲無語道:「你我萍水相逢,我說你跟著我幹嘛?」

歐陽芊芊螓首低垂間,美眸一轉,旋即,變成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我是個孤兒,除了修鍊外,煉器術便是我的信仰。」

「聽了你對我劍瑕疵的話,我打算離開通天仙城,拜你為師。」

譚雲神色一正,「第一,我是個不祥之人,和我在一起你會有危險。」

「第二,我不想收徒。」

「言盡於此,告辭。」

說著,譚雲便要轉身離去。

「喂,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歐陽芊芊撅著櫻桃小嘴不滿道:「好多人都想收人家為徒,人家都不願意,你怎麼可以拒絕人家?」

正如歐陽芊芊所言,她是天之驕女,的確有人想收她為徒,都被她拒絕了。

在她之前的過往中,只有她拒絕別人,這還是頭一次被人拒絕。

「你真的很搞笑,我為什麼不能拒絕你?」譚雲皺了皺眉,朝歐陽芊芊擺了擺手。

「不,你不收我為徒,我就一直跟著你。」歐陽芊芊臉色一變,美眸彎成了月牙狀,上前一步,探出芊芊玉手,拉著譚雲,輕輕搖晃著譚雲的右臂,一副楚楚可人的樣子,「你就同意收下我嘛,好不好。」

「我真的很想跟你學習煉器術。」

「不好。」譚雲劍眉緊蹙,「放手,男女授受不親的道理,你不懂嗎?」

譚雲不再理會歐陽芊芊,轉身再次迸射向虛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